送貨送上床 經典激情

退伍後因為學歷不夠,又沒有什麼拿的出去的經歷,更沒有什麼有錢有勢的親戚好友,經人介紹來到一家民營郵局送貨,也就是快遞啦。雖然說是早九晚六,但是東西沒送完,根本下不了班。偶而一次兩次就算了,但是常常遇到就會很度爛,尤其是像今天這個奧客,貨到付款,都約了三次了,每次都不在。

「叮咚叮咚......林小姐在嗎?您好...我是XX快遞,我剛才有跟你通過電話,有您的一件商品 」

「等等喔...」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不會是正在幹麻吧,我心裡面邪惡的想。

「抱歉喔...你可以幫我送上來嗎?我進了電梯按下八樓。

「小姐兩千四百八,麻煩你在這裡簽一下名。對不起,可以跟妳討杯開水嗎?我在外面等了好久了...」

我偷偷的看著她的臉色,真是個美人呢是我喜歡的型呢,身高大約一米六,鵝蛋臉,身上居然只穿件睡衣...不知道裡面是不是真空呢?不禁有些心猿意馬起來......想的我下半身都有些漲痛了.....

「抱歉,讓你跑了這麼多趟,請進...我去倒水給你,等一下喔...」她連忙開門說 。

我站在客廳眼睛四處打量著,估計她是剛回家不久吧,衣服還凌亂的丟在沙發上。看房子的格局,套房式,一房一廳,應該是單身吧。咦?桌上...那不就是...傳說中的遙控器嗎只見客廳上的茶几上,端端正正放著一個粉紅色的小盒子。這東西我在A片裡看多了,露出調教必備用品!心想難怪她剛才有點慌張,我如獲至寶,連忙順手拂進了我的口袋,裝做什麼都不知道。「請用」好溫柔的語氣...我很快的喝完水,將杯子交還與她。

「還要嗎?」她問道。

「謝謝,再一杯好了...」我一見她轉身,急忙將口袋裡的遙控器開關打開。

只見她一個顫抖,蹲了下來,「小姐怎麼了?妳沒事吧?林小姐你還好吧?」我假裝好意的問。

「沒事,我頭昏了一下」她聲音有點慌亂,緩緩的站了起來,四處東張西望著。

「對不起,我有點不舒服,你可以離開了嗎?」連逐客令都下的這麼溫柔,這時候會走的還是男人嗎?

「小姐,麻煩妳再給我一杯水就好,我喝完就走」我裝的很可憐的說。

「嗯...好吧...你喝完就要走喔」她連說話都有些發抖了...然後轉身去廚房。這短短的不到十步路,我想她從來沒想到過會如此的漫長。我看著她的腿都快站不直了,我關上了開關拿在手上。她捧著水杯轉身走向我,此時她也應該知道是我在搞鬼了。

「林小姐,這是什麼阿?我剛才撿到的」我把遙控器開了又關、關了又開,不斷的重複著這個動作。這下子她的表情可精采了...彷彿遭受極大的痛苦似的,五官扭曲的一字一句的說:「啊...那個...不...要玩..不可以...碰...不行...」終於兩腿一軟跪到地上,水也灑了滿地.........

「 妳沒事吧?這是什麼東西啊?」我假裝不知情的問。

「還給我...那是我的」她還兩腿發軟站不起身,像是小孩子要糖果一樣的伸手。

「這是妳的?妳怎麼證明呢?除非你告訴我這是什麼東西,證明是妳的,我就還給妳」我露出了惡魔般的笑容說。看著她欲言又止欲哭無淚的表情,手指不聽話的又將開關打了開來。

「 啊...好麻...不要了...不...快關掉...不要再...這樣..我...要叫...警察了」她還在作無謂的抵抗。

「妳叫啊,我又沒怎樣,警察來了我就說,我只是在門口撿到一個東西,好奇玩玩而已,誰知道這是什麼。說不定警察先生會知道哦!還是交給警察妳說好不好?」我繼續逗著她說。

看著她一臉苦像,我蹲下來看著她的臉說:「 呵呵...只要妳告訴我這是什麼東西就好」

「 小蜜蜂」她懦懦的說。

「我聽不到呢!大聲一點」我繼續的戲弄著她。

「小蜜蜂」聲音大了一點。

「 嗯?小蜜蜂是幹麻的啊?會飛嗎?」我故意裝傻說道。

「你先...關掉...求你啦」

「可以阿,只要你告訴我小蜜蜂是什麼我就關掉」我用非常堅定的口氣說。

「按摩器啦」她說話的聲音好比蜜蜂一般。

「妳說什麼?我沒聽到呢」

「 按摩器」她頓了頓又補上一句「按摩用的」說完還用眼角偷偷瞄我一眼。

我肚裡都笑的快打結了,她這不是畫蛇添足嗎?我邪邪一笑問道:「按摩哪裡用的啊?可以給我看看嗎?」

她臉色為難考慮良久,我拿起開關晃了晃,作勢要打開,她臉色一變終於下定了決心,將睡衣往上一撩說:「給你看啦!就會欺負人,要看看啊!」我驚訝她怎麼轉變的如此之快,還在癡癡的看著眼前的美景,一件紅色小丁,隱約可見底下濕了一塊。她把小丁一脫,只見在白淨無毛的陰戶上,一隻黃色蜜蜂佔據了花房的位置,長長的毒刺從花阜延伸到後面,一直隱沒到後庭,不由得讓我看呆了。

「喂!你是不是想跟我ML啊?喂!」我仍未從眼前美景震撼中醒來,她順手從我手中抽走了遙控器。

「啊? ML?喔!MAKE LOVE,我這個...當然」怎麼跟我原來設想的不一樣啊?本來想像是她被我百般凌辱後,才半推半就的被我姦淫得逞,最後將精液噴她滿臉後揚長而去, 現在怎麼.......

「看不出來呢!你東西還不小呢」不知何時她撫上了我已漲的發痛的陰莖,還幫我脫去全身衣物。

「你幾歲啊?身材不錯喔」

「二十四」我呆呆的說。

「小底迪乖哦!跟姐姐洗澡去」她微笑著右手拉著我的陰莖往浴室走去。

「喂!不對吧?現在是什麼情形啊?應該是我要強姦妳的吧!」我終於回過神來說。

「有什麼差別嗎?反正是要被你插吧!姐姐我喜歡主動」她笑著給我一個媚眼說。

「還沒看夠啊?來幫姐姐脫!」我聽話的幫她脫去了睡衣,果然沒戴胸罩,衣服一脫下,就見兩隻小白兔跳了出來。

「 好大喔!有36吧!」 我驚喜的問道。

「35C啦,等洗完再摸啦!先幫姐姐拿出來」拿什麼?我變得有點愣頭愣腦,她指指蜜蜂說:「你剛才不是一直想看?幫我解開!好痛!輕一點啦」

她一聲嬌嗔,害的我的手不自主抖動。雖然已不是處男,但實戰經驗屈指可數,更別說像是把按摩棒從肛門拿出來這種重責大任了,下手不禁有些太重,我看著眼前迷人的肉體不禁感嘆說:「 妳好漂亮啊!」

「乖底迪坐好哦,姐姐幫你洗澡澡」我眼淚幾乎要決眶而出,上天待我不薄啊!居然有個大美人幫我洗澡,如果不是現在這種旖旎情況,我一定跪下來好好拜謝上蒼。

正胡思亂想間,突然感到一陣溫熱從下體傳來,嗚…感謝眾家神明,不知上輩子作了什麼好事,竟然有美女主動幫我口交!

「舒不舒服?這小底迪真不乖呢」 她輕輕用手指彈了一下我的龜頭說道。

「喂!沒禮貌!這是大肉棒才不是小底迪呢!」我要提出嚴正抗議,開什麼玩笑,十五公分長妳還說小,等一下非弄得妳哇哇大叫不可。

「換我幫妳洗囉,嘿嘿...上面洗完下面洗,左邊洗完右面洗,前面洗完後面洗...」我胡謅著歪歌,大肆的滿足我的手口之欲,東摸一下西親一下,在我毛手毛腳東摳摳西摸摸攻勢之下,好不容易洗完了,她也半癱在我的懷裡了。

「奇怪怎麼越洗越滑?洗不乾淨呢」

我拿著蓮篷頭對準小穴猛沖,沖的她哇哇大叫:「好底迪,不要沖了啦!姐姐快受不了了」

「什麼好底迪,我還好樂迪勒!要叫親哥哥,好老公,不然大雞巴老公也可以。嘻嘻...」

我隨口調笑著,輕薄的話語直把她弄得六神無主,不住哀求著:「 好老公」她動情已極,俯身堵住了我的嘴,嗯,一切盡在不言中。

「乖底迪好老公,不要再舔了,姐受不了了啦!快給我...快點...求你...快插進來」躺在床上的美女不斷的蠕動著,兩手都快把床單撕破了,嘴裡不斷哀求,兩腿更是不停在我的肩上踢著,似乎不如此發洩一下,便再也承受不了快感的衝擊了。我視若無睹充耳不聞,仍舊低頭猶如機器般的一下一下舔食著她花房中的液體。就像是一隻勤勞的蜜蜂,永不知疲倦的採集著花蜜。

「 嗯,好香啊!看妳還敢不敢再作弄我」

剛才在浴室中洗完澡後,她便是如此對待我。兩人沖乾淨身體後,她跪在我的跨下,嘴裡不停吞吐著我巨大的分身,我看著我的老二在她口中快速的進出著,心理好不得意,終於在一陣酸麻後,我知道我要射了,一直叫她停止停止,她不但不依,更將整隻含住用力吸吮,加快吞吐速度。終於我囤積了好幾個月的精華,一股腦兒爭先恐後的全湧進了她的口腔。她臉上戴著微笑,將我的精華含在口中,讓我檢視後,再用力一吞全數落肚。然後用舌頭為我清理沾在我陰毛上的口水精液等穢物,然後不懷好意的將老二再度納入了口中。

「 哇...酸死了...好癢!不要在吸了,停一下啦」

剛射精後的陰莖極度敏感,被她這麼一玩,頓時酸麻癢痛各種滋味紛紛湧來,讓我不顧面子的討起饒來...

【等一下到床上不弄妳個死去活來我不是男人】我心裡面憤憤想著。

「好老公..我不敢了啦...別再舔...不要...舔那裡了,我要你的...那個...快點啦...了我,不要欺負...饒了...你的親親...好老婆啦,嗚...我...又要...洩了啦!」在大叫一聲後,她又再度丟了身子。

「人家以後不敢了啦,老公你剛才好厲害喔」她還帶著驚悸的表情說著。

我聽完不禁大為得意問:「剛才妳出了幾次啊?要說實話喔!不然...」

「四次啦!」她怯生生的舉起右手曲著拇指伸出四隻手指比著。

我居高臨下,看著她的臉大感憐惜,吻了她一下嘴唇說:「 舒服嗎?」她點點頭。

「 還想要我插妳嗎?」

「要」她大力的點著頭說。

「妳不說插哪裡我不知道耶...」我故意使壞,就是要她親口說出難為情的話語。

「下面啦」

「下面是哪裡啊?不說我不知道哦...」我繼續玩著問答遊戲...

「死相...快點插我的騷穴啦...姐姐的浪穴就是要你插!」果然不愧是會在戶外用按摩器的浪女,這麼敢說。

「用什麼插?手指?你要哪一隻?」我把右手也攤開在她面前笑著說。

「還玩?」她也笑了出來。

「底迪你喜歡聽,姐姐就說給你聽哦...姐姐的騷穴要親親好老公的大雞巴插。大雞巴好老公快點來插破妹妹的小浪穴。用力點!幹死小浪穴妹妹吧!.......」她說完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在床上滾成一團。聽著這一長串淫辭浪語,我不禁要仰天長嘆,為什麼?為什麼和A書上的都不一樣啊...天哪!!!

「可惡,竟敢取笑我,我非要處罰妳,幹死你不可,等等求饒也不放過妳」我舉起我的長槍便刺向那早已氾濫成災的淫穴,穴內果然泥濘不堪,濕滑難行,一不小心便會行差踏錯,滑出跑道。終於在我耐心的探勘之下,漸漸地走出一條康莊大道。憑藉著當兵時培養的好體力,一口氣抽插了兩百餘下。

「啊...底迪...你好猛阿...插這麼...重...這下...這下又到底了...姐姐...好...好爽...好爽...喔...不要磨...那裡...我會...受不了...啦」

「又叫我底迪了...該罰」我用力的將陰莖送到最深處,抵住裡面的一個硬塊,用力的磨了起來。

不到幾下她就大叫起來...「不要磨...喔...好酸啦...浪穴...會受不了...會壞掉...老公...不要...饒了我...我又要...到了啦」她求饒了。我甚感得意的恢復成正常活塞運動...心想如果她再不求饒,到時糗的恐怕是我。

看著眼前不斷晃動的大奶,心想這還真是個浪貨阿,居然這麼愛玩騎乘位...欣賞著女人騷浪到不行的表情,兩手隨意把玩著她的奶子屁股,怎是一個爽字可以形容,要是跟同事說起,不羨慕死他們才怪。心裡胡亂想著心事,享受著下體不斷傳來的舒爽感受,老二彷彿泡在熱水中似的,連睪丸都濕淋淋的,媽的,這女人可真夠騷的,水又多,真是爽翻了。

「駕...駕...」我終於聽懂了她一直在喃喃自語什麼了。媽的勒,把老子當馬騎啊!伸手在她屁股上給了一巴掌。

「喂!太過分了吧!還駕勒,我是馬喔,下來!」我不高興的說。

「 對不起,人家太爽了嘛!好老公不要生氣啦!」她膩著聲柔媚的說。

「不行!我要處罰妳」抓著她讓她趴下,讓她兩片肥臀高高朝向我,我翻身上馬,從後面將長槍用力的捅進了她淫水四溢的騷穴裡,兩手用力拉住她的手臂大聲說:「爽不爽啊...爽不爽...說...把我當馬騎...看我幹死妳...再駕阿...」我每說一句便用力的頂一下,直頂的她眼冒金星。

「好老公...不敢了...饒我...饒...小騷穴...小浪穴...不敢...不敢...再浪了...嗚...老公...今天...要插...插壞...小浪穴...了...不敢了」我鬆開了她的手,讓她兩手散開,隨意攤在身體兩側,只靠頭頂著床鋪,屁股迎接我新一輪狂風暴雨般的轟炸。

「妳這浪貨!我今天非要插死妳不可...叫妳浪!叫妳浪!」說完我用手狠狠的括了一下她的屁股。

「妳這浪貨...舒服嗎?爽嗎?」我幾乎是用吼的說完,我也差不多到了臨界點了。「啊...親老公...要打死...小浪貨...了...老公...我...我會...爽死...小浪貨...就是...要...老公...用力打...再打....我不行....又要...」話沒說完,我便感覺龜頭像被溫水淋到一樣,腰脊一酸,陰莖一陣抖動,兩億隻精蟲便爭先恐後的朝向她的子宮游去.......

「你真的會搞死人,從來沒這麼爽過...」她趴在我的胸前,手指輕輕撥弄著我的乳頭悠悠的說。

「姐,妳以前的男人都沒這麼厲害嗎?不要說妳沒男朋友哦...妳這麼漂亮,追妳的一定排隊排到月亮上了」我心裡暗自得意的說。

「我哪有啊,好男人都死光了,總不能讓我滿街追男人吧!只有你這種壞蛋...」說完用手指戮了一下我的胸肌。

「那是妳條件太好了,男人看了不敢追,會自卑啊」我右手緊緊的攬了她一下腰。

「底迪...你叫什麼名字啊?我們好像還沒自我介紹呢?」

「對吼!我叫阿明,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我伸出右手笑著說。

「你好,我叫雲瑄。初次見面,以後要請你多多照顧阿」她眼底露著笑意說....

當晚我們又連續作了三次,最後一次我甚至將精液深深的射進了她的直腸中後,兩人才力盡相擁而眠。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訕後直接上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妹妹的錯愛
媽媽真好,她讓我體會到性愛的快感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淫蕩的酒店領班
噢……哥哥
夜色中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