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小孩與城裡熟女 人妻熟女

我出生在一個農村,那裡沒有山也有沒有小溪,不是大家看到或想像的山水農村。那裡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平原小村,村裡人過著男耕女織的生活。同學劉二牛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小夥伴,二牛的哥,劉大牛小學畢業就去一個大城市裡打工了,聽說混的還不錯。

這天我徑直跑向了二牛家,心想趕緊過去搶好吃的,一進門,就聽到一陣陣用普通話聊天的女人聲音。

「小雨,快來看看你大牛哥帶回來的女朋友曉丹,快叫嫂子。」劉奶奶臉上發自內心的慈祥和自豪。

「嫂子!」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這是小雨啊,我是曉丹的媽媽,我姓張,她第一次來農村,我不放心,也就陪她來了,就當是旅遊了。」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面帶微笑,搶先對我說道。

「張阿姨好,我們村很好玩,明天我和二牛帶你去轉轉。」我毛遂自薦道。

「呵呵,真是好孩子,阿姨先謝謝你了,來,帶了些城裡的零食,快吃,很好吃的。」曉丹的媽媽遞給我一大把大白兔奶糖。

我暗自佩服大牛哥厲害,小學畢業一個人去城市打工,最後還能帶回一個城裡的女孩做老婆,以後我也要娶一個城裡的漂亮老婆。我在心裡暗暗下定決心。

第二天娘忽然接到在縣城打工的爹和二牛爹的口信,說縣城那有個活,人手緊,要娘過去幫兩天忙。娘本來想要奶奶照顧我兩天,可二牛卻自告奮勇的把我弄到他家去了。

結果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卻是沒了地方,二牛家有三間房子可以睡覺。單開的一間是二牛的爺爺、奶奶住也就是劉爺爺、劉奶奶,剩餘的一間惠珍嬸和大叔住,一間就是二牛住了。

可現在一下多了三個人,卻是沒法住了,大牛鐵定是要曉丹姐住一間了,劉爺爺和劉奶奶一間。剩下張阿姨、惠珍嬸、我和二牛睡一間,好在二牛爹也去縣城打工了。

「兩個小家夥還害什麼羞啊,和阿姨一起睡就象和娘睡一樣。」張阿姨溫柔的說。

「我沒事,去年我還和娘在一個炕上睡呢。」二牛不知羞恥的說道。

「哈,二牛真是乖孩子啊,一直和媽媽睡。」張阿姨調侃的說。

「炕很大,足夠咱們四個人睡了,親家婆你還沒睡過炕吧?很舒服的,可以養身體的。」惠珍嬸鄭重的介紹著。

「好,我正好也體會一下睡炕感覺,就這麼定了。」張阿姨沖著我說。

我聽話又尷尬的點了點頭。

晚上吃完飯大家都躺在了炕上,炕很大,差不多有三米長兩米寬,我們四個人橫著睡,倒是也能擠的下。二牛睡在炕的最東頭,我緊挨著二牛,惠珍嬸挨著我,最西邊是張阿姨。白天我和二牛、大奎去鄰村人工水塘裡偷了幾尾小金魚,整個一長途奔襲,二牛跑的最快,現在躺下沒多久就發出了鼾聲。

旁邊的惠珍嬸和張阿姨則小聲的聊起了家常,一會兒又開始商量大牛哥和曉丹姐什麼時候結婚。

我的手輕輕的摸向了旁邊的惠珍嬸,剛一接觸到她的大腿外側,惠珍嬸緊張的收縮了一下。

「大牛娘,怎麼了?」張阿姨明顯感覺到了惠珍嬸異常的動作。

「沒事,剛才有個蚊子叮了我一口。」惠珍嬸略帶緊張的回答。

「哦,那咱們把蚊帳放下來吧。」說著話,張阿姨就和惠珍嬸一起把蚊帳放了下來。

桌子上的那古老的電扇也「吱扭、吱扭」的工作了起來,還能有涼風吹進蚊帳裡,還好不是太熱。

發現很難有機會騷擾惠珍嬸,我的睏意也就悄然而來了,漸漸的也感覺自己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兩個娃倒是睡的快,白天去哪瘋跑了?」矇朧中聽到張阿姨小聲的說。

「去人家鄰村水塘偷金魚去了,這孩子真不叫人省心,都是二牛調皮,還非要帶上小雨一起瘋。」惠珍嬸無奈的說著。

「大牛爹總在外邊打工,家裡可真是辛苦了你。」張阿姨關切的說。

「俺們農村人就是幹活的命,不比你們城裡人,也沒什麼辛苦不辛苦的。」惠珍嬸不由的歎息了一聲。

「以後二牛考上大學工作了,你就能享福了,大牛他們我一定盡力幫的。咱們都還算年輕,晚上這麼長的夜也真難爲你了,守活寡……」聽到這些話我機靈的醒了,看來有好戲聽了,我的睡意再也沒了。隻好繼續裝作睡熟的樣子,側耳聽著她們的聊天。

「大妹子,和他分開的時間長了,晚上你不想那事嗎。」張阿姨進一步關切的問。

「這……這個有時候也想,但沒辦法,忍忍就過去了。」惠珍嬸用難爲情的口氣說著。

「那你和曉丹爹,晚上經常弄?」惠珍嬸轉移話題問著。

「哎,也不是,我們偶爾弄一次,他那方面不太行了。」

「怎麼會不行?我男人每次回來都兇著呢,一點都不知道心疼人,還幹著就進去了,開始很疼。」惠珍嬸好像也進入了狀態,說話的語氣也沒了害羞的感覺。

「就是不行了,城裡的男人壓力大,一過四十好多就都不行了,硬度不夠,時間也短,剛被弄起性,他卻流了,每次都是敷衍他了,就當任務做了。」

「那姐姐你旁邊守著男人,卻也和我一樣苦啊。不過還是姐姐你保養的好,看你的皮膚就象二十多的姑娘似的,你和曉丹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們是姐妹呢。惠珍嬸羨慕的說著。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家事無大小,隻是咱們女人除了照顧家庭,也要追求自己的生活和自由。」張阿姨意味深長的說。

看來不隻是男人在一起聊女人,女人在一起也聊男人,而且有過之無不及。聽著她們的對話,我的雞雞條件反射的硬了起來,手不由的又摸向了嬸子。惠珍嬸又是一顫,好像很驚訝我還沒睡著,緊著又翻了個身以便掩飾自己剛才的顫抖。

張阿姨這次好像沒感覺到,卻是笑著摸了一把惠珍嬸的乳房,「別看你不戴胸罩,乳房卻是那麼挺拔,比我的強多了,我的有些下垂了,平時隻是靠胸罩維持形狀。」

「姐姐摸哪裡呢,別笑話我了,看姐姐你皮膚又細又白,往那裡一站就是那麼的‘風情萬種’,連我看了都喜歡。」惠珍嬸不太習慣的用了一個成語。

我的手終于完全貼在了惠珍嬸的大腿上,開始不老實的遊動了起來,惠珍嬸一邊抵抗著我的騷擾,一邊「平靜」的和張阿姨嘮著家常。

漸漸的我的手更進一步的塞進了惠珍嬸的屁股下邊,揉捏著那渾圓的屁股,這次惠珍嬸再也難以控製了,用偶爾的歎息聲在掩飾著逐漸加粗的呼吸。惠珍嬸突然伸手過來摸向我那已經把內褲頂的高高的陰莖,她的手在內褲外面輕輕的貼在我的陰莖上,然後又使勁的捏了一下,隔著內褲慢慢的套弄起來,我感到陰莖一陣陣的跳動,馬上有了種射精的感覺。也許是旁邊還躺著一個剛剛認識的且是我心中羨慕的城裡的阿姨,還有一個我平時瘋玩的死黨,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卻和惠珍嬸在偷偷的互相撫摸,要我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起來,我懷疑張阿姨是否都能聽到我的心跳聲了。我盡力的平息著激動的心情,拼命的剋製住了射精的感覺。

惠珍嬸也感覺到了我陰莖的跳動,也怕我射出來被張阿姨發現,就把手轉移到了我的大腿內側撫摸。

曉丹的媽好像發現了什麼,側身看了我這邊一眼,嚇的我和惠珍嬸都趕緊把手縮回去了,我一動不敢動的裝睡著。突然阿姨趴在惠珍嬸耳根邊說著什麼。

「哦,姐姐淨瞎說。」惠珍嬸的語氣明顯從緊張害怕變的輕松了起來。也不知道阿姨和她說了些什麼,要惠珍嬸的情緒變化那麼大,剛才還緊張的害怕,卻緊接著好像又完全放鬆了下來。

張阿姨又湊到惠珍嬸耳邊私語著,在月光下惠珍嬸的臉上有一絲害羞,隻是不停的點著頭,我從眼逢裡偷偷的看了一下。趕緊就又閉上眼睛裝睡。

突然,惠珍嬸的手又摸了過來,停留在我的大腿上,不!那絕對不是惠珍嬸的手,這雙手很細,和我的大腿接觸的感覺很光滑,完全不是惠珍嬸給我的顫抖中稍微帶點粗糙的感覺。

難道是……,我緊張的把眼睛更緊緊的閉了起來。

那隻手移動到了我的內褲邊緣,在那裡遲疑了一下,就貼在了我那早已硬起的雞雞上,就這樣隔著內褲貼著雞雞足足有一分鍾,我都能感覺到陰莖在使勁的顫抖、跳動著,那這隻手的主人肯定也感覺到了,那當然也就知道我並沒有睡著了。

那隻手終於有了進一步的行動,輕輕的伸進了我的內褲,緊緊的握住了我的雞雞,就這樣上下套弄了起來,這時我再也控製不住了,索性睜開了眼睛,也將錯就錯故意把她當作是惠珍嬸。

我輕輕的側起了身,這樣不容易驚醒二牛,發現曉丹媽已經和惠珍嬸換了地方,現在是張阿姨睡在我旁邊了,這時她卻把身子轉過去留給我一個脊背。再怎麼開放的女人,也不好意思第一見面就這樣主動摸一個小男孩,何況還是個賢惠的母親呢。

我悄悄的湊近了旁邊的這個「惠珍嬸」,卻突然發現在炕西頭躺著的惠珍嬸在沖我壞壞的眨著眼睛。

我會意的沖惠珍嬸笑了一下,雙手輕輕的從張阿姨的腋下穿過,環抱住了張阿姨,手接觸到了那豐滿堅挺的大奶子,摸到了那早已硬起挺立的乳頭。

張阿姨的身軀顫抖了一下,接著她立刻挪動屁股,非常緩慢的往外移去。她肯定是怕二牛感覺到我們的動作,我當然也非常配合的,緩慢前進。已經快緊緊的貼上了惠珍嬸的身體,張阿姨才稍微放心的停止了移動,我的陰莖也就緊緊貼在了張阿姨的屁股上。

雞雞插進了張阿姨的屁股縫裡,她的身子又是一震,我感覺到雞巴被張阿姨的兩塊渾圓、豐滿的臀部夾住了,那裡很緊,很熱,就這樣我悄悄的聳動著屁股摩擦著。另一隻手也沒閑著,悄悄的摸向了她的下體,我拉著張阿姨的內褲,她很配合的把屁股擡了擡,我用腳把內褲踩了下去……

手終於進入了桃園聖地,那裡的淫水早已把陰毛弄濕了,陰毛一撮撮的貼在洞口的周圍,我分開陰毛,手開始揉捏著那微微的凸起,不自覺的在裡面抽插起手指來,「嗯……嗯……」張阿姨在我的上下攻擊、摳弄下呼吸變的急促起來。她的胸部因爲急促的喘息而砰砰的跳動似乎我都能聽到。

「嗯……啊……嗯……」張阿姨的聲音竟然越來越大起來,我感覺自己在裡面摳弄著的兩根手指越來越是濕粘,那洞裡面有一種水兒慢慢地滲溢出來。

「嗯……啊啊……嗯……啊……」張阿姨突然轉過頭來,兩條渾圓的大腿交錯著分開纏繞在了我的身上,雙手死死的抱著我。忽然手伸了下去,握住了我那還略顯稚嫩但已漲硬起來的雞雞。阿姨的手緊緊的握著那肉棒急速的上下捋動。

我們的下體使勁往一起貼,阿姨迫不及待的拿著我的陰莖引向了她的陰道,雞雞順利的進入了陰道,她的雙腿緊緊纏繞在我身上,屁股開始主動的聳動著,小腹也在撞擊著我的小腹。

阿姨那輕微的呻吟響在我的耳邊,這呻吟聲讓我更加興奮,要我幹得更猛插得更深!

「啊啊……嗯……啊呀……要死了……啊……寶貝再使勁點……」張阿姨終於控製不住的說話了,這也就宣告了,她正面的向我開始了勾引。

到了後來阿姨的呻吟響成一片,頭也在枕頭上不由自主的左右扭動不停,如果說張阿姨剛開始的呻吟還帶著很強的抑製,那她現在則是完全地放開了一切。

惠珍嬸卻緊張又擔心的看了看二牛,順手拿起張阿姨脫下的內褲捂住了她的嘴「嗚……不要……嗚……阿姨……受不了了……阿姨要死了……啊……快使勁啊……」

沒想到阿姨高潮的時候喜歡哭泣著呻吟,我被她的的哭聲刺激得更加興奮,內心隱隱有了做爲一個男人天生的征服感,一股股濃濃的精液澆灌在了曉丹媽的子宮裡。

由於緊張和偷摸的感覺,要我很快的射精了,張阿姨似乎還意猶未盡,仍然緊緊的抱著我,貼著我的胸膛,緩緩的磨動著下身。

「乖,躺著別動。」張阿姨輕輕在我耳邊說,然後阿姨的身子在被單裡滑下去,來到了我的雙腿中間,我感覺到雞雞被阿姨的手托起。接著,感覺自己雞雞的龜頭處開始酥麻起來,如電流穿過一般,好像進入了一個溫暖、濕潤的所在,讓我的身體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接下來更讓我全身打顫,阿姨用舌尖輕輕的、一圈又一圈的舔著我的龜頭,接著又整個含住我的雞雞用嘴套弄、吞吐起來,我能明顯感覺到龜頭已經接觸到了她的喉嚨……我不時的伸直、扭動雙腿來表示我的快感。緊接著,阿姨竟然用舌尖輕輕的舔弄我龜頭上的馬眼,又用牙齒和舌頭輕輕的在龜頭上撕磨著……

正是精力旺盛的我,哪裡禁得起這樣的挑逗,身體再次燥熱起來,陰莖又直挺挺的站立了起來,阿姨伸手握住了,還不時的擠壓幾下,龜頭整個充血發亮。我依然平躺著,隻見阿姨跨坐在我的身上,雙手扶正我的陰莖,對準她自己的陰道慢慢的坐了下來,我感到龜頭穿過了一個緊緊的濕濕的洞口,接著阿姨整個屁股沉了下來,整根陰莖進去了,隻聽到阿姨發出一聲快樂的沉吟,她閉著眼,咬著牙,感到了下身從來沒有過的極大的滿足,阿姨坐在我的身上,屁股不停的擡起、坐下,房間裡發出了「咕唧、撲哧」的美妙的、散發著淫蕩氣味的聲音。

隻見阿姨緊緊閉著眼睛,臉上的表情被快感整個扭曲變形了,我感到大腿以及炕上整個褥單都濕透了,這時阿姨的陰道一陣收縮,臀部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深深的磨著,緊接著又快速的上下套弄起來,越來越快,屁股象發瘋一樣上下沉浮著。

「哦……啊啊……嗚嗚……寶貝……阿姨來了……嗚……。」阿姨重重的挺了幾下她的屁股,雙手胡亂的抓著旁邊的褥單,我感覺到一股一股的熱流包裹住了我的陰莖,「哦!」隨著我的一聲低吟,一股暖流也從我腳底竄向全身,陰莖酸酸的、一陣又一陣的顫抖著,又一股更多更濃滾燙的精液射向阿姨的陰道深處……

二牛這時夢囈了幾句,翻了個身,就又響起了鼾聲。還好二牛沒有醒過來。

剛才張阿姨不能自控的呻吟和哭泣,要我和惠珍嬸一直膽戰心驚,多虧有內褲把她的嘴堵住了一些。

連瀉兩次的我,就這樣在曉丹媽的懷裡,沉沉的睡了。

第二天醒來,惠珍嬸和阿姨早已起來了,在外邊準備早飯呢。我叫醒二牛,揉著惺忪的睡眼去了院子裡,發現張阿姨還和昨天一樣,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還是那樣開朗和熱情。

吃完早飯,我想回家看看,順便要把豬喂一下,在路上不知哪家的電視機裡傳來閻維文的歌曲「母親」,歌聲飄蕩在我回家的路上。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和網絡女孩做愛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喝醉的姐姐
初夜的故事
學姐喝了春藥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