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俱樂部是這樣形成的 人妻熟女

一、我和老婆燕兒結婚五年,有個四歲的兒子,三口之家生活的很美滿。去年,父母想念孫子,借口他家離幼兒園近,把孩子接去,長久駐紮,家裡只剩下我們兩口。兩個人的世界很方便,我們可以隨時隨地親密,只要有一方想做愛,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做。我們很感謝父母,給我們創造出這便利的條件。

可好夢不長,芳打電話來,說她家的房子被拆遷了,正愁沒地方住。一開始她要到父母家,可離單位太遠了,交通很不方便。於是想租房,可是便宜的租房沒有了,剩下的都是昂貴的,兩口子都是工人,實在拿不出太多的錢。轉了一大圈,才委婉的說出想借我家的房子,住個一年半載。

燕兒和芳青梅竹馬,從幼兒園起,小學、中學、高中、大學,一直到工作都沒有分開過,直到我娶了燕兒,良娶了芳,兩個人才算被兩個男人分開了。燕兒當然不能拒絕從小到大的好朋友,自己做主答應下來,然後通知我回家收拾房子。

我滿心不高興,因為他們的到來會影響到我和燕兒的情緒,可燕兒都承若了,我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我家的房子是我父母當年分配的福利住房,是一室一廳的格局,餐廳小臥室大的老房子。後來有了兒子,燕兒為了給孩子營造空間,把臥室一分為二,中間用單磚壘砌一道牆,才變成了小套間。孩子被接走後,那間臥室一直閒著,來了親戚朋友晚上不回家,就可以住下。芳兩口子經常到我家吃飯,喝多了的時候,經常住在隔壁。

芳兩口子來了,只帶著換洗的衣服,他們的孩子也送到父母家寄養。我家那屋什麼都是現成的,二人床、行李、衣櫃樣樣俱全,只要人來了,把帶來的衣服放進衣櫃裡,兩人就把我家佔據了。姐倆相見很熱情,芳說給房租,燕兒說什麼也不要,推推搡搡一陣,芳就甘拜下風了。於是,兩家人聚會,買了酒肉在一起喝起來,也算是喬遷之喜,更算是姐倆重新相聚。

兩家生活在一起,又是關係非常好,所以四人很融洽,早上一起吃早餐,一起上班,一起下班。燕兒和芳在一個單位,又是一個車間,下班後兩個人一起去市場,買菜回家一起做。我和良喜歡喝酒,我開車去農村的酒廠,打來一百斤散白在家裡放著;良上班的時候,把空瓶子拿到樓下小超市,下班時候再拎著啤酒上樓。我們每天晚飯都要喝酒聊天,相處的十分好,令人羨慕。

可是時間長了,問題就突顯出來了。兩家人用一個廁所,而我家的廁所沒有門閂,所以上廁所和沖涼帶來很多尷尬,很多時候,當我尿急打開廁所門,看見赤身裸體的芳在沖涼,而良也看到燕兒在沖涼。我們按上了門閂,可那木門已經腐爛,不久門閂就壞了,又形成了尷尬的局面。於是,我們發明了聲音警告,不管誰在廁所裡,只要聽到外面有腳步聲,都要喊一聲「有人」!這樣才避免了尷尬。

但是,還有一種無奈折磨著我們兩家,那就是做愛。我家的房子是改造的套間,中間是單磚壘砌的,為了節省空間,單磚還是立磚壘砌的,在加上只有一個窗戶,牆把窗戶一分為二,中間有拳頭大小的空隙,所以這屋有一點動靜,那屋就能聽得一清二楚。剛開始的時候,燕兒和芳還以為這是優勢,半夜裡兩個人隔著牆聊天。可到了做愛時候,這優勢就變成了問題。

我們都是三十左右歲,性慾正是強的時候,這不隔音的牆成了我們的阻礙。

現在雖然都思想開放,但這畢竟是夫妻之間的事,沒有哪一個人願意把不能這種事公佈於眾。我和燕兒曾經到我父母家和她的父母家尋找機會,可是父母每次見到我們都很開心,根本不給機會。所以,我們都很苦惱,可又沒有解決的辦法。

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喝酒,因為多喝酒能麻痺神經,倒在床上就睡,不想這事。所以,每天晚上我和良都喝許多酒。芳的酒量很大,和我們一起喝。可燕兒是一口酒不喝,最難為她了,一到半夜就要摸我的雞巴,把我弄的也很難受。想做,燕兒又不同意,因為她高潮的時候呻吟很大,那兩口子肯定能聽到。燕兒偷偷打電話給我,說後悔讓他們來了,畢竟這一住不知道多長時間,一兩年都有可能。

其實,我和燕兒在忍耐,芳的兩口子何嘗不是呢?我們在相互撫摸的時候,也聽到那邊兩個人喘著粗氣,時常還能聽到芳「嚶嚶」的嬌哭,還夾雜著良無奈的歎息。此時,在我家裡,有兩堆乾柴烈火,就等著一顆小小的火星把它點燃。

可這火星由誰來先點燃呢?我們只有忍耐,忍耐,再忍耐……

一個月後的一天晚飯,我們照常喝酒聊天。可這一個月的話幾乎是說沒了,只好找另一個話題。兩個女人說起單位的小紅,那可是一個風騷的女人,先後和幾位領導上床,被她老公捉姦在床離婚了。這個話題涉及到了性,立刻都沒話了,低頭沉思自己的性。這是很正常的,當話題無意中涉及到了自己,都會這樣的。

這天,也許燕兒壓抑很久,也要喝酒。她平時喝一口啤酒都臉紅,可她卻喝了一兩白酒,又喝了一瓶啤酒,於是就醉了,我把她攙扶屋裡的床上,才回來繼續喝。芳沒有聊天的人,只能看著我們喝酒聊天,不一會竟然也迷糊了,搖搖晃晃走進房間倒下了。只有我和良在一起喝,可身邊沒有兩個嘰嘰喳喳的女人,我倆忽然感到沒有興趣,於是多喝了幾口,直到感覺自己不行了,才換的啤酒。我們真的醉了,怎麼回屋睡覺都不知道。

我被燕兒弄醒,她正玩弄著我的雞巴,同時我也聽到那屋的簌簌聲音,那邊的芳也一定擼著良的雞巴。我伸手摸去,燕兒和往常一樣,早脫光了衣服,等待我中指的進入,於是我把手指插進陰道中。我喝多了,沒有主動親燕兒,而是燕兒一直在親我。我喜歡摸屁股,就把燕兒摟過來,摸著屁股。我感覺到,燕兒喝醉後,屁股也變大了,只是有點粗糙,但大屁股是我的所愛,我盡情的摸。

這時良說話了:「別管許多了,弄吧。」

話音未落,就聽見兩個女人同時驚叫一聲「啊」!這聲音是拉長的呻吟,但不是很長,隨即就停住了。我感覺燕兒是從那屋傳來的聲音,而我身邊的是芳的聲音。隨即出現一個很有意思的場景,我身邊的女人跳起來,跑到門口打開燈。

我一看,竟然是赤身裸體的芳。然後芳開門跑了出去,就聽轟的一聲相撞,兩個女人說:「他們走錯屋了。」就見門一開,芳走了進來。就聽兩個女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你走錯屋了。」芳說完蹲下身子,用手擋住奶子。吼聲又是同時的:「出去!」

我睜開眼睛看,果然是良的房間,也顧不上自己的衣物,跳起來跑到門口開門出去,迎頭正碰上良衝出來,我倆又撞在一起。互相打量一下,還好,都穿著三角褲衩,也沒打招呼就回到自己的房間。我進屋後,看到燕兒正光著身子蹲在門口,看到我進來,一下撲到我懷裡哭了。這時,那屋芳的哭泣也傳了過來。現在還能做什麼?只有把燕兒抱到床上,蓋好被子,摸著頭,無聲的安慰。

第二天,沒有早飯,因為兩個女人都沒起床,當然就沒有人喊「兩個懶鬼起床吃飯」的人了。但大家都和自覺,七點鐘都起來了。芳看見我,馬上把臉轉過去,但臉是紅的。燕兒和芳一樣,也不看良一眼,臉也是紅的。我和良也沒話,對視一眼,都不知道該做什麼。這個早晨,大家都沒做什麼,但都覺得時間特別漫長,一直等到七點半,兩個女人到很自覺,習慣性的走出家門。而我和良也對看一眼,什麼都沒說上班去了。

在單位裡,我一直神不守舍,心慌意亂。燕兒給我打來電話,她哭了,不要我再喝酒了,接著就是哭。然後問我是否摸了芳?既然都能聽到對方的聲音,我也不能隱瞞,告訴她,我把芳當成了她,摸了。之後我問良是否摸了她,她沒有回答,但從哭的聲音裡斷定,摸了。我安慰她,就是走錯了房間,沒事的,以後不喝酒了。直到最後,燕兒還是哭,我只好說:「沒事沒事,就是喝多了嘛,沒什麼大了不起的。」也許是我的安慰,燕兒平靜了許多。

現在放在我面前的問題是,晚上怎麼和這兩口子見面?見面後應該說什麼?

我思前想後,還是喝酒,因為喝酒能分散精力,把以前或剛剛發生的事忘掉。

於是,我在下班的時候特意去買了一隻燒雞,因為這是我和良最喜歡吃的。可是,當我回家的時候,在門口看到了良,他手裡也拿著一隻燒雞。讓我們沒想到的是,兩個女人下班,竟然沒一起回來,但買的也是燒雞,晚飯我們只能面對四隻燒雞喝酒,而沒有一個人提出收起兩個明天吃。

一開始喝酒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說話,平時受寵的燒雞竟然沒動幾口。只要有人舉杯,另外三個人就跟著喝酒,並且都是大口的喝。也不知道為什麼都喝多了。按理說,燕兒昨天喝多了,今天是不應該喝酒的,可她卻主動要酒喝。最後還是良說話,他一喝酒話就多。

「昨天喝多了,不好意思了。」

其實大家很尷尬,都明白此事,但又都不願意提及此事。但現在都喝多了,又把這事提出來,說話就沒有把門的了。

「還提這事幹什麼?」芳說,「說實在的,燕兒,我們來你家住,真給添麻煩了,害得你夫妻生活都不能。」

「快別說了,芳,你們不也和我們一樣嗎?」燕兒搖搖晃晃的說。

「一開始,我們誰也沒想到這些啊。」良說。

「去他媽的,夫妻弄那事本來就是很正常的,為什麼要躲躲藏藏的?」芳酒勁上來了,「我是受不了了,今晚就做。你們做不?」

「你們做,我們就做,誰怕誰?」燕兒被說的興起,也說起酒話來。

「做就做,你呢?」良一拍桌子,問我。

「我怕什麼,做就做!」我一瞪眼睛說。

於是,良抱起芳走進屋子。我也不能熊蛋包,抱起燕兒走進自己的屋子。都是喝多的人,都忍受了很長時間,說到就能辦到。我進屋後把燕兒的褲子連同褲衩一起脫下來,便把雞巴向裡插。這時,那邊傳來芳的呻吟聲,這呻吟刺激著我們倆,燕兒迫不及待的伸手握住雞巴,像陰道里拉。不一會,兩個女人都開始呻吟,幾乎同時高潮。

「燕兒,我都想死了。」芳在那屋還忘不了和燕兒說話,可能是為了明天避免尷尬吧。

「嗯,芳,我也是。」燕兒隨聲附和著。

從此,我們兩對夫妻放下顧忌,各在各自的屋子裡做愛。兩對夫妻做愛很有好處,只要有一方面做愛,就能勾起另一方性慾,馬上跟著做愛。一開始,見面還有些不好意思,但時間一長,習以為常,大家都不在乎了,有時候還要拿做愛的事開個玩笑什麼的,特別是洗床單和內褲,燕兒和芳的玩笑更多。

 

 

 

 

 

 

 

二、

在做愛方面,我們兩家人成了默契,喝酒的時候誰也不提。我和良仍然是好朋友,燕兒和芳比以前更好了,好像誰都知道誰的秘密,誰都會為誰保守這個秘密一樣。只是,兩個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很神秘,好像有什麼事不說給我們聽,只要看到我和良出現,馬上就不做聲了。

「有什麼事,不能說給我聽嗎?」我問。

「你管的?!」燕兒把頭翹得高高的,神氣十足的看著我。

「這是女人的事,你就少抄心了。」芳笑呵呵的說。

可我偏偏好奇,在單位打電話給燕兒,非要問出個四五六。起初,燕兒說什麼也不說,可經不住我再三詢問,她才告訴我,原來兩個人研究做愛時候的感受,還研究老公時間長短。平時我認為,只有男人喜歡在背後議論做愛,沒想到女人也一樣。我不禁的笑了,還好,我性功能還是可以,多數都能把燕兒弄到兩次高潮,而良大多數都是給芳一個高潮。

「芳怎麼評價我的?」我問。

「滾一邊去,這不能告訴你。」燕兒說。

不管我怎麼追問,燕兒始終不說,我知道問下去也是徒勞,於是我開玩笑說:

「不如我侍候芳一回,讓她感受一下。」

「你敢?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出軌,小心我用剪刀『卡嚓卡嚓』。」燕兒凶狠的說。

星期天,是芳的生日,兩個女人決定在家大吃一頓,所以早早出去採購,到了中午才回來。立刻下廚房忙開了,好飯不怕晚,下午兩點才做好飯菜,放在桌子上,各喊各自老公出來吃飯。自從上次走錯房間後,有一個微妙的變化,我和良總是光著膀子,下面穿著睡褲。

天不是一般的熱,而是特殊的悶熱,電風扇最大的擋,吹來的仍然是熱風。

我們先喝白酒,自然熱上加熱,我和良汗流浹背,脖子上掛著一條毛巾,不時的擦。芳和燕兒也冒汗,薄薄的衣服都有汗漬,把裡面乳房罩顏色看的一清二楚。

男人就是男人,老婆穿的再暴露也沒有感覺,別人的老婆性的特徵一顯露,就會注意。果然,良不時地飛眼看燕兒,而我也用餘光看芳。芳屬於高大女人,身材比一般女性要寬,臉盤也大,但個子高彌補了這些,看起來很勻稱。四方大臉,水汪汪的大眼睛,紅紅性感的大嘴,看起來很漂亮。特別是那圓圓的大屁股,讓我十分著迷。而燕兒,雖說不是小巧玲瓏類型的,但長的和芳恰恰相反,只有屁股大,還不能和芳相比較。

「男人真好,可以光著膀子。」芳一邊擦著汗一邊說。

「你也可以脫啊,誰又沒攔著你?」良笑哈哈的說。

「脫就脫,誰怕誰!」芳叫了一聲,看著燕兒,「你敢脫不?」

燕兒喝些啤酒,沒有醉:「行啦行啦,別胡鬧了。」

芳明顯有了醉意:「怕什麼。」就把外衣脫了,裡面是米色乳房罩,「好舒服啊。燕兒,你也脫了。」

燕兒臉一下紅了,忸怩著不肯脫。

「喂喂,你怎麼回事?我老婆都讓你老公看了,你怎麼就不讓我看?太不公平了吧?」良在一旁起哄。

燕兒尷尬的看著我,徵求我的同意。

「脫就脫唄。」我說。

「你老公都同意了,你還裝什麼?」芳過來拉扯燕兒的衣服。

「等等,讓我喝一口白酒。」燕兒端起我的酒杯,喝了一大口,「我自己脫。」

於是,我們四個人都光著上身,坐在狹小的餐廳裡。也許,女人脫了上衣感到無比的涼快,芳乾了一杯白酒,又倒了一杯。燕兒乾脆把啤酒一口乾了,自己也倒了一杯白酒。此時,氣氛更加歡快了。

「老公,我過生日,送我什麼禮物?」芳有些醉眼朦朧,問。

「晚上給。」良說。

我和燕兒都大笑起來。

「笑什麼?往年都是晚上給禮物的。」良申辯著,見我們還笑,知道是誤會了,「好好,我現在拿出來。」回身去包裡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本來合計晚上給她驚喜的,就是你們笑的。」

「哇!項鏈!」燕兒驚叫著。女人就是這樣,即使喝醉了,也能看清喜歡的物品。

項鏈是燕兒幫著戴上的,因為良喝的看不清楚,再說男人幾乎都不會戴這東西。芳很興奮,光著身子在地上轉了一圈,那肥大的奶子和屁股都顫巍巍的。

「你倆送給我什麼?」芳問。

「送給你蛋糕,本來也是要晚上給的。」我故意重複良的話,惹的三人哈哈大笑,然後又說,「這是我送的,和燕兒沒有關係。」

其實,這就是一句玩笑話,本來蛋糕是燕兒讓我去買的,應該算是我倆送的禮物,可我為了營造喜悅的氣氛,故意這樣說的。

「哈,燕兒,我倆可是從小長大,你怎麼不送我禮物?」芳叫喊著。

燕兒被弄得手無足措,狠狠的掐了我一下,解釋著:「這蛋糕……」

「我不聽,反正這是你老公送的,我現在就要你的。」芳蠻橫不講理了。

燕兒恨得咬牙切齒,一把拉過我,大聲說:「我把老公送給你行不?」

「好啊好啊,換地方。」芳走過來,把燕兒推開,一把抱住我,「今天你是我的了。」不知道是真醉了還是假醉了,又是親又是吻。把我弄的不好意思起來。

「好啊,你老公是我的了。」燕兒也抱住良,在嘴上親了一口。

我看到燕兒如此放蕩,心裡的確不好受,可是現在我抱著芳,也不好說什麼,只得接受親吻,還要裝出歡笑的樣子。這時,我們好像很投入,也不喝酒吃菜,兩對就這樣親吻著。

芳的手摸索著我的褲襠,捏著已經硬起來的雞巴。良已經把手插進燕兒的乳房罩裡,我也不客氣的摸索著芳的大屁股。

「走,進屋。」兩個女人幾乎同時說的,然後,燕兒拉著良,芳拉著我。

怎麼還來真的嗎?我有點遲疑。而此時,燕兒和良已經走進屋裡關上了門。

我也只好和芳走進我的房間。芳一邊說著:「你是我的禮物。」一邊把乳房罩脫下來,那肥大的奶子彈了出來,一挺身送到我嘴裡。我一邊含著奶子,一邊聽那屋的聲音,我聽見燕兒只有做愛才發出的聲音。看來,我也不用客氣了。於是脫了芳的褲子,按倒在床上,把雞巴插了進去。

很快,兩個屋都停止了呻吟,只有我和良喘著粗氣。我射了,料想良也射了。

芳好像酒醒了,深情的看著我,緊緊的摟住我的腰。事情來的是這麼突然,我心裡很亂,老婆在別人的懷抱裡,我有些妒火,一方面我又得到了芳感到欣慰。

接下來,我怎麼出去面對良?

「芳,完事沒?」燕兒在那屋問。

「完事了。你呢?」芳問。

「我也完事了,出去接著喝酒?」燕兒說。

「好啊。」芳說。

兩個女人好像事先商量好的一樣,問答很自然。我突然想,莫不是兩個女人下的套,我們兩個男人上當了?結果在出門的時候被證實了,兩個女人高興的擊掌,然後又舉杯慶賀。此時和剛才不一樣,四人都光著上身,下面只穿著三角褲衩。燕兒在良的身邊依偎,芳在我身邊溫柔。而我和良呆呆的相對無語。

「老公,我們這樣做,你不生氣吧?」芳看著良問。她的問話也代表這燕兒問我。

「當然不生氣了,這是我需要的。」我馬上明白了,手伸進褲衩裡,摸著芳的屁股。

良也笑了,抱住燕兒親嘴摸奶子。一下子,尷尬的氣氛沒了,換來的是歡快的聊天。原來,兩個女人在一起說的悄悄話,就是每晚做愛的事,她說她很享受,她說她更美好,時間一長,就開玩笑要換夫,說著說著就當真了。於是,研究在芳生日這一天趁喝多的時候,找到機會換。可憐我們兩個老公,稀里糊塗的被換了,但都很愉快。

話說開了,就像一層窗戶紙被捅開了,大家更加放開了手腳。燕兒親熱的喂良喝酒吃菜,時不時的伸進去摸摸雞巴;芳嘴對嘴的餵我吃菜,我的手一直放在屁股上不鬆開。直到晚上,我摟著芳進我的屋,而燕兒興高采烈地摟著良走進那個屋裡。

 

 

 

 

 

 

 

三、

性這個問題,就是公開的秘密,只要捅破了,那就會毫無顧忌。就在我和良有換妻的意思而沒敢公開的時候,我們竟然讓兩個女人換夫,說起來真是難看。

接下來光陰,當然就是我們做主了。

一開始的時候,燕兒在良的抽插下呻吟,心裡總覺得不得勁。可是看到芳在我身下扭曲的時候,也就不在乎了。我們幾乎每晚都是摟著對方的老婆做愛,而那堵曾經很討厭的牆,就成了最好的通信設備,只要有一方做愛,另一方就毫不示弱,也做愛。在做愛的時候,我和良很少交流,倒是兩個女人不知羞恥,相互喊著名字,述說自身感受。在她們交流的時候,也是我們男人最興奮的時候。

有時候,剛做完愛,兩個女人會說想自己的老公了,說著說著,兩個人喊號子:「換回來。」於是,兩個人衣服都不穿,起來就走,在門口見面的時候還要互相問好。可後來,芳有了意見:

「怎麼總是我們女人換,太不公平了,你們男人就不會換一下嗎?」

於是,芳推我起床,讓我趕緊混蛋,一邊喊著良快點過來。而燕兒也嬌滴滴的在那邊喊著我的名字,要我過去。我和良都很無奈,只得也光著身子走出去,回到自己老婆身邊。

「總是這樣換真麻煩,不如我們在一起睡。」我提議著說。

芳首先贊成,良也同意了。燕兒楞了一下,紅著臉低下頭。芳拉著燕兒說:「少數服從多數。」就把燕兒生拉硬扯的拽過來,直接推到良的床上,然後抱住我也上了床。

這是第一次兩對夫妻在一間房子裡做愛,而做愛的對象是對方的配偶。我們開著燈,親眼見證別人的雞巴插進自己老婆陰道的時刻。我和良一邊做愛,一邊把手伸過去摸摸自己的老婆。

「滾一邊,摸燕兒去。」芳把良的手推開。

「你不總說芳的屁股好,怎麼不摸,摸我做什麼?」燕兒也拒絕我。

這樣做愛是很刺激的,兩個女人很容易高潮的,不一會就兩處呻吟起來,都胡言亂語了。

「老公,使勁肏他老婆。」燕兒首先浪蕩起來,用手推著我的屁股。

「哎我肏的。」芳一皺眉頭,「老公,替我報仇。」

只要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幾天以後,我們兩對夫妻在一間屋子裡,都覺得在正常不過了,也沒有第一天那種刺激了。通常,我和良對面坐著,燕兒玩弄著良的雞巴,芳玩弄著我的雞巴,時不時的用嘴含住,然後看我們的表情。芳的嘴很大,能一口含到根,而燕兒這一點就不行了,她嘗試著把良的雞巴全放在嘴裡,結果碰到嗓子眼,馬上就有噁心的乾嘔幾下。良很體貼燕兒,讓含住一半就行了。這一天,我有想在芳的嘴裡射的慾望,於是用手按住芳的腦袋,良看出我的意思,也按住燕兒的腦袋。

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和良對視一下,一起跪在床上,屁股來回轉動,雞巴在嘴裡抽插著,結果我們倆都射了。燕兒又是一陣乾嘔,連忙把良的精子吐在地上。

芳真是極品,她把嘴張大讓我們看:「沒射啊,他沒射,你看我嘴裡有嗎?」

但誰都知道,芳把我的精子咽到肚子裡了。以後,燕兒也學著芳的樣子,把良的精子往肚子裡咽,但幾次都沒有成功,好不容易成功一次,又是一陣乾嘔。

我們兩對夫妻既然在性的方面坦誠不公,那就更加隨便,在吃飯的時候,都是赤裸全身坐在桌子上,正是盛夏,大家都很涼快。可是,這天芳卻穿著三角褲衩,大家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

「女人的事,你們不是不知道。」芳把褲衩拉開,裡面紅色一片。

「哈哈,我今天可有放炮的地方啦。」良摟住燕兒不放。

「沒事,今天我用嘴。」芳摟住我說。

「不,來事算你倒霉,今天兩個男人我都要了。」燕兒一手攥著一個幾把說。

「好好,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玩。」芳說。

於是,在晚上做愛的時候,按著燕兒的規定,良先做愛,之後我又和燕兒做了愛。燕兒很享受的樣子,來了兩次高潮,然後說:「我終於嘗到被輪姦的滋味了。」

「我告訴你們,等燕兒來事的時候,我也要。」芳看的春心大發,在一旁嚷著。

接下來幾天,我和良都是和燕兒一個人做愛。有時候是一前一後,陰道裡插著,嘴裡含著;有時候良倒在床上,燕兒騎在身上倒插蠟,然後把屁股撅起來,我從後面再把雞巴插入……總之,天天變換著各種姿勢做愛。芳在一旁看著口渴心熱,一會嚷著也要這樣做,一會拍打陰道恨例假這時候來。一個星期過去了,芳日夜盼望的例假終於走了,我們這才開始正常做愛。

不久,燕兒來了例假,這可歡喜了芳。她如法炮製,把自己在月經期我們和燕兒做愛的方式來了一遍。一邊還叫委屈,說這樣的好事讓燕兒佔先了。燕兒總是含笑不語,默默地把我雞巴擼硬,親手送進芳的陰道裡。每次芳都叫著:「我肏,真刺激。」然後對良說:「對不起了老公,等我來事的時候,也把你這東西親手送進燕兒的屄裡。」

我們兩家在這樣融洽的生活中,體驗著性愛,享受著性福,兩家的關係更加密切。呵呵,這樣的關係,想不密切都難。

轉眼,秋天來了,風一陣陣的把落葉吹下來,大地鋪上了一片黃色。黃色?

是的,我們就進行這黃色浪漫的生活。

良要出差半個月。當天晚上,他拍著我肩膀,對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好好照顧我老婆。」

「放心走吧,我不會讓芳寂寞的。」我拍著芳的屁股笑著說。

「哥們,你幸福了,一個人摟著兩個女人啦。」

「良,如果你心不平衡,等你回來的時候,我出去一晚上。」

「哈哈,說啥呢?我們哥倆誰跟誰。」良故意擺出很瀟灑的樣子,和芳親了一口,「有這哥們在家,我對你放心。」

為了讓良心裡平衡,第二天我特意讓燕兒和芳一起送良。我遠遠跟著他們,不去靠近,但是,我兜裡的電話和燕兒的電話通著的,我倒要聽聽在離別的時候良說些什麼。和良一起出差的有兩個男人,也是媳婦送到車站,他們相互見面了。

「喲,良,這個是你妹妹嗎?」一個男人問。

有兩個美女相送,良在人面前感到很自豪,走路挺著腰板,聽了問話,笑的很開心。

「不,這是芳的同學。」

不一會,站台上喇叭響了,良坐的火車就要進站,讓旅客做好準備,驗票進關。良了兩個同事和媳婦戀戀不捨,互說著要注意安全的話。而良先和芳擁抱吻別,然後把兩隻手張得大大的看著燕兒,燕兒真像一隻燕子撲到良的懷裡,也來個吻別,同時良還在燕兒的屁股上拍了兩下。芳含著淚走過去,良就一把抱過兩個人,又在臉上各親了一口。

「老公,一路上注意安全。」芳哭腔著說。

「老公,」燕兒也這樣叫,「早點回來,我和芳等你。」

哇!在場的人都看呆了,特別是良的兩個同事和兩個媳婦,眼睛瞪的老大,看著三個人。

「好啦,都別哭了,在家好好等著我。」良鬆開手,兩隻手在兩個屁股上同時拍了一下,「好好相處,不要打架哦。」

「嗯。」燕兒和芳同時答應著。

良一轉身,很瀟灑的走進人群。我不禁罵了一句,你他媽的真瀟灑。

當我和兩個女人見面的時候,只見兩個臉上都掛有淚花,看來是真動情了。

「走,回家,讓我過一把皇上的癮。」我笑著說。

「去你的,人家老公剛走,就要弄那事啊?」芳破泣為笑。

「你老公走了,這裡就閒著了,你說我能讓嗎?」我壞笑著說。

「喂喂喂,帶我一個哦。」燕兒也笑著說。

於是,我摟著兩個美女,瀟灑的走著,也引來不少羨慕的目光。

 

 

 

 

 

 

 

四、

轉眼,一年過去了。良動遷的房子還沒有蓋好,仍然在我家住。此時的我和燕兒,已經捨不得他兩口子走了。在這一年裡,和芳小時候鄰居相識。

她叫慧,是芳小時候好朋友,她的個頭和芳一邊高,但比芳瘦,顴骨挺大,屬於小眼睛美女。起初是多年沒見面,倍感親熱,於是來往密切起來,我們就認識了。慧經常和我們一起吃飯,慢慢的引見她老公見面,她老公姓石,小名叫石頭,在法院開車的。一見面,就知道石頭很色,總是盯著芳和燕兒的胸。

我們在石頭兩口子面前,一直裝的很正經,就好像正常的夫妻。可是,酒是耽誤事的,一喝多就露原形。這天,在石頭家吃飯,良喝多了,竟然忘記了裝模作樣,摸了燕兒屁股一把,而燕兒對這一摸早就習以為常,含著笑。芳也有些喝多了,竟然倒在我的懷裡。但是,馬上就明白不是在家裡,臉紅了,立起身子,喝酒擋臉。可這一切,都讓石頭兩口子看在眼裡。

在背後,慧告訴芳,良可能和燕兒有曖昧的事。芳默不作聲,把頭低下去。

「你們住在一起,是不是網上傳說中的換妻了?」慧看出點苗頭,問。

「去你的,你把我們看成什麼人了?」芳在狡辯著。

「不對,我看你家那位拍燕兒的屁股,和你倒在人家的懷裡很自然,這裡一定有鬼。」慧說。

起初,芳還在狡辯著,可後來經不起盤問,又有那句「芳,我們從小到大無話不說,你現在怎麼有事瞞著我了」?芳這才把我們的事都告訴了慧,並且要求她一定要保密。

「哇,真有這樣的事啊?!我還以為網上是胡說呢。」慧驚叫著,臉都紅了。

「慧,要不我們也換。」芳想既然你知道了底細,不如把他也拉進來,這樣就安全了,於是有了想法,才說的。

「去你的。我老公可潔身自好,從不在外面找女人的。」

「可別這樣說,慧,男人看見別人的媳婦,眼睛就發亮,石頭也是這樣。你沒看見他,總是看我和燕兒?」

慧不做聲了。

既然慧兩口子知道了我們的秘密,我們也就放開了,在他們面前顯得很親密。

一開始,慧有些受不了,想脫離我們,可石頭看的眼熱心跳,怎麼也不聽慧的話。

其實,性這個東西對誰都是有誘惑的,慧也不例外,她因是個女性,必須要保持矜持一下。可時間一長,也就慢慢的融入我們其中,見怪不怪了。

這天,在我家喝酒,芳裝醉,撲到石頭的懷裡,說:「我現在喜新厭舊啦。」

燕兒也撲過來,和石頭親嘴。石頭只是稍微抗拒一下,就任其發展了。良說:「我也喜新厭舊。」抱住慧。慧一開始反抗很強烈,但過一會看到石頭在那裡搞的火熱,也就順從了。我也來到慧的身邊,摸著奶子親嘴。一時間,又成了兩伙人,石頭摟著燕兒和芳,我和良摸索著慧。

不一會都來的興致,芳和燕兒拉著石頭走進良的屋,我和良抱起慧走進我的屋裡。在脫慧的衣服時候,遭到了強烈的反抗,甚至大罵起來。可是那屋傳來芳的呻吟聲,慧停止了反抗,倒在床上流著淚,任我們把她脫光。慧的陰道出了不少的水,良直接把雞巴插入。我拉過慧的手放在我雞巴上,但慧拒絕了。

就聽那邊芳高潮連連後,說:「該你的了,燕兒。」隨即又聽得燕兒在呻吟。

這邊,良射精了,拔出雞巴。我也不顧許多,也把雞巴插了進去。那邊燕兒高潮了,呻吟著:「啊……啊……快肏啊……石頭……我愛你。」慧被這淫蕩的叫聲所感染,在也忍不住性慾,緊緊的抱住我,開始呻吟。

事後,我們走出房間繼續喝酒。石頭在燕兒和芳的勸導下,光著身子出來的。

我和良怎麼勸說也沒有用,慧還是穿上襯衣襯褲走出來。這時,屋裡六個人中,只有慧穿著衣服。女人的事,還得由女人來解決。燕兒和芳說這不公平,上來扒光了慧的衣服。其實慧看到燕兒和芳都光著身子,就覺得自己很另類了,這才半推半就的除去了衣服。這回好了,三對夫妻都赤誠相見了。

晚上,慧的兩口子沒走,在我家住下。因為慧還不習慣在一起做愛,和良在我屋裡睡了,因為剛才做愛她沒給良高潮,結果如期的來了高潮。這邊屋裡,我和芳做愛,石頭和燕兒做愛,都射了,也有了高潮。但芳一直在挑理,因為石頭沒給她射精。這邊說話,那邊能聽到,慧也就不再矜持,相反的比燕兒和芳更加淫蕩。

自從,我們三家成了默契後,就搬到慧的家住下,她家是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孩子也在爺爺家寄養,又離我家不遠,很方便。慧也慢慢融入我們其中,就在她家寬敞的客廳裡,三對夫妻輪番的做愛,十分快活。

不久,我們親熱的事被芳單位的小紅看出來了。小紅是一個很臊的女人,我在第一回中說過,她因和領導上床被老公發現離婚了。小紅雖然比我還大一歲,但人長的很漂亮,性慾極強。她雖然和領導搞男女關係,可那些領導都是五十歲左右的人,怎麼能讓她滿足?於是她主動和芳、燕兒拉近關係,最後也入伙了。

這邊三個年輕力壯的男子,讓小紅得到了空前的滿足,死心塌地的住在石頭的家裡。

過了一段時間,燕兒又把穎和老公寧拉進來。穎,是燕兒小時候的鄰居,長的也很漂亮,我們用的是同樣的辦法,誘導她和老公寧加入的。在這裡,穎絕對是個重要人物,她QQ裡很多朋友,大多數都是男人,於是她積極發展對象,一時間找了很多夫妻來,當然有丑有俊,其中漂亮的女人有君、彩虹、靜、麗、等。

於是,換妻俱樂部宣佈成立。統共有三十多對夫妻,包括單身一人的小紅。

但是,人員還不斷的增加著,有換妻興趣的人,還在源源不斷的加入著。壯大的隊伍,都離不開穎的功勞,她找的人最多。然後,我們又從石頭家搬出來,來到呂波家。呂波也是個漂亮的女人,老公曾經是個富翁,住著別墅。但她老公犯了官司,被判了無期徒刑,她在性上面非常飢渴。就因為她家房屋大,穎才收編的,要不不帶老公的女人,她們才不幹呢。

人多了,我們的花樣就多了。比如,我們男女各站一邊,都赤身裸體,小紅那邊把燈一關,都摸黑去找配偶,不管摸到誰就和誰做愛。笑話的是,常常有夫妻兩做愛,根本沒起到換妻的作用,但都很開心的大笑起來,玩的十分開心。小紅是攝影愛好者,也喜歡寫作品,於是她編排故事,讓我們來拍,我們有很多視頻。但為了保密,是不賣的,留著自己一邊看一邊笑。還有很多玩法,就不一一說了。

換妻俱樂部成立後,我們玩的都很開心。

 

 

 

 

 

 

 

五、

我的單位要組織到海邊旅遊,明天一早就走,領導很大方,說可以帶媳婦去。

「可以帶姘頭去嗎?」我開玩笑的說。

「可以,有能耐你就帶多點。」領導也開玩笑的說。

「那好,我明天開車去,帶四個。」

「四個?不多不多,我給你一個麵包車,你帶的姘頭必須坐滿。」

「麵包車才坐幾個?」

「十一個座位,你開車,得帶十個。」

「哦,小事一樁。」

「你不吹牛能死啊?好,我今天就給你一輛麵包車。但有個條件。」

「說,什麼條件?」

「必須讓你媳婦來看到。你吹啥牛啊?」

「此話當真?」

「當真!你要是不讓媳婦來送,你輸點什麼?」

「你說?」

「這次的旅行費用你出。」

「好啊,如果我帶十個去,媳婦還同意,咱不圖臉紅,讓我們白吃白住就行了。」

「一言為定。」

我回到呂波的家,把這事和大家說了。

「我肏,你領導真的這樣說?芳,你明天跟著去。」良第一個叫著。

良的激情帶動了大家,都紛紛要去。於是,我挑選了幾個陪我出去的,又讓燕兒帶上幾個漂亮了送行,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上回我出門的時候,燕兒和芳送的我,很瀟灑,明天讓你也瀟灑一番。」

良說。

「是應該有個人陪著你,要不你在外面拈花惹草,對不起我們這些娘們。」

燕兒說。

「主要是堵那領導的嘴,還能看住這個色鬼,真是一舉兩得。」慧說。

第二天,我走進單位的時候,大家正準備上車。

「怎麼自己來的?哈哈哈。」有人開著玩笑說。

「人一會就到。」

話音未落,只見二十多女人走進院子,大家都認識我媳婦。

「老公,老公……」這些女人七嘴八舌的叫著。

「怎麼你們都來啦?車坐不下啊。」我裝逼的指著麵包車說。

「我不去,家還有事,讓她們陪你去。」燕兒說。

我瀟灑的走到領導面前,拿了車鑰匙,打開車門,一擺頭,示意她們上車。

芳先上車,然後是穎、君、彩虹、紅、靜、麗、呂波、祁紅。正好九人坐在後面,每上車一人,我都在屁股上拍一下。

黃波和黃鶴一看就是姐倆,爭著搶著要做副駕駛,最後還是黃波搶到副駕駛的位子,黃鶴在一旁撅嘴不高興。我拍了她屁股一下,說:「上後面吧,擠一擠,你瘦。」黃鶴才露出笑容,擠進車裡。

然後我摟過燕兒,親了個嘴,讓她放心的回去。

「注意安全,老公。」燕兒說。

於是,那些站在車下面的女人都紛紛上了親嘴,同樣的話:「老公,注意安全。」

「你們要看住老公,別讓他在外面拈花惹草。」燕兒對車裡說。

「你放心吧姐姐,我們這麼多的人,還看不住一個老公?」車裡的人回答著。

在場的人,包括領導都看傻了。

「我說,你要是喝酒了,誰開車?」領導有些反悔了,故意找毛病。

「我……我……」車裡的黃波和呂波說。

「還有我。」黃鶴嬌滴滴的說。

領導徹底無話,只好一揮手:「出發!」

車徐徐開動,車下的女人眼含熱淚,紛紛送行。滿單位的人都看呆了。

其實,這次瀟灑,不是我裝逼,而是為了我們換妻俱樂部更加壯大而細心琢磨出來的計策。正因為我這次看似裝逼的行為,為以後招收喜歡換妻的朋友鋪平了道路,使更多的夫妻加入了我們俱樂部,後來石頭家成了分會場。而我們的俱樂部管理更加正規,頒發了會員證。

現在,我們的換妻俱樂部正蓬勃健康的發展,已經有二百多夫妻,是一個整體。我和良是董事長,燕兒和芳是經理,每天都要管理如何換妻,當然我們也會參與的。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熱門小說:
洗手間的激情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