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下屬們 職業制服

「輕點,再摸點潤滑油。」我坐在躺椅上,對著隔著一張桌子,正對著我坐著的趙思思說道。

趙思思將兩隻穿著黑絲的小腳從我的雞巴上移開,放在兩側,從桌子上的筆筒中取出一瓶人體潤滑液,將潤滑液擠在手上,輕輕的塗抹在我的雞巴上,然後重新用兩隻小腳的內側上下摩擦我的肉棒。

我這人一輩子沒多大愛好,就是戀足,如果在足交和操逼之間選擇一個的話,我肯定選擇足交。趙思思今年二十三歲,是來我公司實習的大學生,現在社會競爭激烈,想找到一個工作穩定收入還高的工作太難,而且這丫頭在工作期間還打碎了我珍藏的一個古董花瓶,那個花瓶價值三百萬人民幣,趙思思也不過是個普通家庭的女孩,哪裡出得起這個價錢,只好賣身抵債了。

當然我也沒做的太過分,畢竟現在的女孩都有一定的尊嚴和個性,我要是說讓她成為我的專屬性奴什麼的肯定不好,還容易被反咬一口吃官司,所以我就跟她說:「我並不會跟你發生性關係,我也不怕跟你說,我這人有戀足癖,所以你只需要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做一下足交就行了。」

趙思思思考了兩天的時間,兩天之後告訴了我答覆,當然,她同意了。

「梆梆梆。」辦公室門外傳來了市場部小王的聲音:「老闆,上個月的銷售報表出來了。」

趙思思聽見敲門聲,立刻就想收起小腳,但是被我抓住她兩隻絲襪小腳按在自己的雞巴上,沒讓她拿開。我給她示意了一個沒事的眼神,就喊道:「進來。」

小王打開門抱著一摞文件走了進來,看見趙思思表情尷尬的坐在我對面,高跟鞋就放在一邊,立刻明白了發生了什麼,飽含深意的笑了一下,走到我身邊,將手中的文件交給了我。

在趙思思來到公司之前,小王一直都是公司裡最漂亮的女性,當然,現在也是,只不過趙思思比她年輕一點。小王之所以能爬到市場主管的位置,肯定是我一手提拔的,至於是怎麼提拔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小王將文件放下之後,藉著彎腰的動作,手偷偷的伸入了桌子下面,在我的雞巴上狠狠的擼了一下,在我耳邊輕輕說道:「怎麼能欺負新人呢?」

我順勢舔了下小王的耳朵,惹的小王一陣嬌笑,對她說道:「下班後去我家。」

趙思思已經看呆了,早就聽說辦公室裡的錯綜複雜,卻沒想到竟然就這麼當著自己的面表演起來,不過話說回來,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又好意思說什麼呢。

等到小王走了,趙思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我不得不訓斥道:「繼續啊!想什麼呢!」

趙思思立刻聽話的用絲襪小腳加緊我的雞巴,趙思思的腳掌內側很柔軟,就像是乳肉一樣,加緊我的雞巴之後正好形成了一個凹處,兩隻腳掌併攏間形成了一個腳穴,這種緊致的拘束感其實並不算是足交的一種良好的感覺,我更喜歡的是用整個腳底來進行足交而不是腳掌的內側,但是趙思思的柔韌性不行,隔著桌子兩隻腳掌無法對在一起,相比起來,小王的水平就要比趙思思高的多了。

一邊享受著趙思思的小腳給我做著足交,一邊審查著上個月的銷售報告,分心二用可以降低性敏感程度,所以趙思思用腳給我擼了二十分鐘,我才剛有要射的感覺,這時候趙思思幾乎都累的兩腿都打顫了。

抓住趙思思一隻小腳,將雞巴捅在趙思思的腳心上,上下摩擦趙思思的腳心,龜頭摩擦著順滑絲襪,再加上趙思思柔軟的足底,強烈的快感一波又一波刺激著我的神經,趙思思很熟悉我這個舉動,伸著一條絲襪美腿讓我可以輕鬆的用龜頭操她的腳心,彎腰在地上撿起自己的高跟鞋,然後扭著身體趴在桌子上,伸手把高跟鞋放在我雞巴和她小腳的下面。

過了一會,我的快感終於到了極致,精液像是噴水槍一樣射在趙思思的腳心上,有力的精液讓趙思思的小腳本能的往後縮了一下,但是馬上又踩了回來,死死的壓住我的龜頭,當我的精液全部都射完之後,趙思思才坐直了身子,將高跟鞋從桌子底下取出來,此刻高跟鞋裡面已經盛滿了精液,當然,趙思思懸空的小腳上也全是精液,粘稠的精液順著趙思思的足心流到腳後跟,然後啪嗒的一下滴落在地上。

我眉頭一皺,剛想說點什麼,趙思思趕緊用另一隻絲襪腳踩在剛才滴落精液的地面上,用力的蹭了兩下,將精液全部蹭在自己的腳上,才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我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趙思思一顆懸著的心才放下。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又響了,進來的是財務部的會計張琳,張琳一頭褐色的波浪長髮,穿著時尚,完全看不出是從事會計這樣嚴謹的工作,但是我對張琳卻是一百零二個放心,張琳原先就是一家外企的會計,但是後來上面的領導偷稅漏稅,挪用公款,總數達到了兩個億。這些事張琳並不知情,一切都是會計長負責,誰知道國家調查下來,整個企業的領導和會計長全部都把責任推給了張琳,張琳被送進監獄,判了個死刑。

恰巧,我和那家外企關係並不好,同行是冤家,我們都是搞高新技術的,安插在那家公司的間諜偷偷將這件事告訴了我,我在私下裡收集證據,三個月後,我將外企打垮,並將張琳從監獄裡救了出來,嘗過監獄裡的痛苦和死亡的絕望,張琳對我這個救命恩人算是唯命是從,忠心耿耿,無意間看到我戀足這件事後,更是在任何我需要的情況下,都能滿足我的任何慾望,我對張琳也十分信任,應該說,如果這世上除了爸媽還有可以讓我無條件的給予信任的人的話,那就是張琳了。

張琳一進來,看都沒看羞紅臉的趙思思,甚至桌子上滿是精液的高跟鞋都沒看上一眼,只是將手裡的財務預算交給了我,報告了一些細節,隨後注意到我的雞巴還半軟不硬的露在外面,有些不滿的看了趙思思一眼。

「老闆的大雞吧還沒有射空呢,你怎麼可以就這樣結束?」

「行了,小琳。」我制止住小琳,不讓她繼續說下去,小琳埋怨的看了我一眼,順著趙思思那面的桌子爬到了桌子的底下,用嘴含住我的雞巴,舌頭在敏感的鬼頭上舔來舔去,小巧的舌尖在龜頭上遊走,時不時的頂頂我的馬眼,似乎是想將舌尖頂進去,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但是也確實讓我的馬眼張開,張琳趁機用力吸允,殘留在尿道中的精液猶如找到了宣洩口,在張琳小嘴中的吸力的幫助下,全部射了出去。

這次射完之後,我的雞巴才算是完全的洩慾,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漸漸變小,張琳回頭對趙思思說道:「看見了沒有?」

趙思思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張琳幫我把雞巴揣回了褲子中,然後看見桌子上的精液,嚥了口唾沫,我自然注意到了張琳這個小動作,頭疼的捂了下額頭,自從自己把張琳救了回來之後,自己在張琳的眼中已經超出了一般人的存在,這裡的人只的是人類,似乎我在張琳的眼中就是上帝,就是救世主,我的一切都是正確的,都是好的,都是真理,而張琳能夠從我這裡得到的唯一屬於我的東西,就是精液了,每次我在張琳的嘴中射完之後,張琳不像小王一樣會吐出來,而是全部咽到了肚子裡,就算我在張琳的逼裡射了精,張琳都會一直不洗自己的騷逼,直到我下次準備再操她之前,她才會清洗。

「趁熱喝了吧。」畢竟是我最信任的手下,這點恩惠我還是給得起的。

原本射完後的精液都是要讓趙思思穿在腳上的,這樣可以讓趙思思的腳更加有味道,當然這個味道不是什麼騷臭味,無意間發現男人的精液如果長期浸潤在女人的皮膚上,會讓女人的那塊皮膚更加的細膩潤滑,並且散發出一種吸引異性的香氣,也就是俗稱的女人味了。

「謝謝老闆!」張琳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捧著趙思思的高跟鞋,絲毫沒有顧忌那淡淡皮革和汗水味道的精液,把高跟鞋當成杯子,咕咕的將精液喝到了嘴裡,意猶未盡的珉了下嘴唇,然後又舔了舔張琳的高跟鞋,才將高跟鞋放回了遠處。

張琳走到趙思思旁邊,拍著像受驚的小兔子一樣的趙思思,說道:「你的小腳味道挺不錯的。」

「老闆,晚上和小王有活動麼?」張琳走到辦公室門口,突然想起什麼,說道。

「有,思思也來。」我答道。趙思思聽見我讓她也來,神色一暗,今晚她本來是約了男朋友吃飯的,沒辦法,老闆的命令自己不敢不從啊,畢竟欠了老闆三百多萬。

「思思也來,這樣不好吧,玩不開吧。」張琳有些不滿意的說道,當然,她不是對我這決定不滿意,只是對思思不滿意罷了。

趙思思也是聰明伶俐之人,一聽當事人中有人不滿意自己來,立刻跟著說道:「老闆,今晚我家裡有事。」

「哦?」我盯著趙思思看了一眼,她那點小心眼我早就調查明白了,也許是我這別有深意的一眼讓她的謊言暴露,趙思思魂不守舍的收拾桌子上的文件,手不小心碰到了一邊的高跟鞋,高跟鞋一下子倒了,砸在旁邊的瓷器上。

「卡嚓。」瓷器掉在地上,摔個粉碎,我的眼角猛烈的收縮了一下。

「老闆,這是那個明成化青花瓷吧?」張琳幸災樂禍的問道。

「昂。」我呆滯的點了點頭。

「這個是三百萬的那個還是八百萬的那個?」張琳明知故問的問道。

「三百萬。」我惡狠狠的抬頭看了趙思思一眼。

趙思思一聽見三百萬,直接嚇懵了,再看向我,柔柔的問道:「老闆,我繼續伺候你,隨叫隨到,好麼?」

我點了點頭……看在她還是處女的面子上,我忍了。

晚上越好了三個美女去了我家,我先提前離開公司,等下班之後,幾個女孩陸續的再來我家。

先來的是張琳,張琳總是那麼的積極。

「老闆,我先去洗下腳和逼。」張琳挑逗著我,當著我的面就開始脫衣服。

「一起吧。」我大度的說道。

我脫下衣服和張琳一起走進了浴室,浴池裡我已經放滿了熱水,兩個人剛一進入浴池,張琳的小手就開始不老實在我身上亂摸,同時胯起自己的大腿摩擦我的肉棒,讓它變得更大更硬。

我的手也沒閒著,伸出中指捅入張琳的小穴,因為在水裡沒需要任何的潤滑也不覺得阻礙,很自由的就開始抽插起張琳的小穴。

其實這種抽插除了手指有點皮肉包裹的感覺外,我本身並不會有太強烈的性奮,但是畢竟是我最鍾愛的下手,所以在滿足我自己興趣的同時也要滿足張琳的興趣。

張琳當然也很懂我,伸出小手將我的手指從她的逼裡抽了出來,然後自己拉開自己的小穴,一條白皙的大腿直接搭在我的肩膀上,對我說道:「操我。」

張琳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好意思不草她,將早已被張琳大腿磨硬的雞巴捅進了張琳的小逼,抱過張琳搭在我身上的美腿,對著白嫩的腳丫瘋狂的舔著。

張琳不愧是我最喜歡的助手,見我鍾情於她的腳丫,沒功夫草她,就自己在浴池中扭動起腰來,我的雞巴被緊致的陰道換著花樣擠夾著,輕微的摩擦加上那彷彿會吸允一樣的穴口,給我的肉棒帶來了一波又一波的快感。

我也不甘示弱,舌頭如同刷子一樣一遍又一遍舔著張琳的小腳,又覺得不爽,一口含住張琳的幾個腳趾,就像是舔棒棒糖一樣用舌頭挑逗著。張琳被我收入後宮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她的腳特別的漂亮,是三個女孩當中腳型最好看的,五根小腳趾短小而圓潤,輕輕的擠在一起但沒有因為擠壓變形。完美的足弓是最大的特點,這也和張琳愛穿運動鞋有關,三十六碼的大小不大不小,盈盈一握的感覺才是最好的。張琳因為管財務也基本就是坐辦公室,平日裡不走動,腳掌的皮膚也特別薄,顏色白皙,質地柔軟。

過了五分鐘,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我對張琳示意了一眼,張琳赤裸著身子走出了浴缸。翹著屁股透過貓眼一看,扭頭跟我說道:「小王來了。」

張琳把門鎖打開,並沒有拉開門,光著身子甩著奶子朝著浴缸跑來,噗通一聲跳進了浴缸裡,把水濺的到處都是。

小王推開門,就看見了張琳的背影,一下子就明白了發生了什麼,輕輕的關上門,一邊走一邊把為數不多的衣服脫了下來,當走到浴缸的時候,正好所有的衣服都拖乾淨了,就剩下兩條絲襪。

「一起脫了吧,今天絲襪就不用你的了。」我一隻手揉捏著張琳的奶子,一只手搭在浴室外面,對小王說道。

小王嘻嘻一笑,脫了絲襪,把絲襪放在我鼻子前輕輕略過,然後踏進浴缸,繞道我背後,摟著我的脖子嬌聲嬌氣的說道:「怎麼,有了新歡,就不喜歡我們的腳了?」

我的手從小王的腳上一直撫摸到小王的大腿,感受小王每一寸細膩的肌膚,最後停在小王的兩腿中間,反手一扣,扣進了小王的小穴,利用中指快速的抽動起來。

「怎麼會呢?你的小腳我一直很喜歡呢!」小王的腳是37.5碼,相比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其實也說不上小了,但是偏偏還有一種大一分閒大的感覺,小王的腳型也很好看,據說業餘她還會做腿模,嗯,以腿模的標準來說,小王的腿真的是天衣無縫,但是我更喜歡張琳這樣大腿豐盈的,因為這樣的大腿無論是摸起來還是夾起雞巴來,都十分的舒服。

「那你喜歡人家的啊,人家的小腳,還還啊,還扣人家的騷逼!」小王兩腿張開,把我夾在她兩腿中間,兩隻手順著我扣逼的節奏,揉著自己的奶子,揉著揉著,還抓住我另一隻正在捏張琳奶子的手,搶過來幫她抓奶子。

張琳則要幫我足交,不過我制止了,說道:「貼近點,我要操逼。」

張琳聽話的移動到我眼前,掰開自己的小穴,對準我高舉的雞巴坐了下去,同時兩隻手捧著自己的一個奶子送到我的嘴邊,供我吸允。

張琳自己則一上一下的運動,帶給我和她來自下身的衝擊。

大約十分鐘之後,我感覺自己差不多了,鬆開扣小王的逼和抓她奶子的手,抱住張琳,將張琳按倒在浴池中,像一個電動馬達一樣瘋狂的用我的雞巴衝撞著張琳的下體,浴池裡的水幾乎在我猛烈的活動之下全部濺出浴池之外,張琳也抓緊我的後背,大叫著:「老闆,用力,用力,親老公,再用力,操死我,操死我,我要飛了,我要飛了,我要……啊……啊……用……啊!」

隨著張琳一聲浪叫,我的精液全部湧進了張琳的體內。我下體抽搐了兩下,就叫我給拔出來了,一般情況下,張琳都會爬起來幫我把沾有精液的雞巴舔乾淨,只不過這次可能是我操的太猛了,等我雞巴拔出來之後,張琳還躺在浴池裡喘息著沒緩過來,倒是小王還長點眼力價,繞到我身前,細心的舔著我的雞巴。

我感覺到小王的舌尖在鑽我的馬眼,我拍了拍小王的後背,道:「別挑逗。」

連續射精是很傷身體,要讓身體自己緩過來,這個時間大約在十五到三十分鍾左右。

等小王舔乾淨我的雞巴,我們三個人就走出了浴室,穿好睡袍,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我忽然發現小王有點不對勁,老是扭捏著自己的兩條大長腿,我湊到小王耳邊,舔了下小王的耳朵,道:「怎麼了。」

小王不滿意的說道:「你和琳琳姐都爽了,可人家還沒爽呢。」說著,還張開浴袍,指了指已經濕潤的小穴,證明道。

我哈哈一笑,對著一旁掩面輕笑的張琳說道:「聽見沒有,交給你了。」

張琳笑答道:「是。」

小王屁顛屁顛的走到張琳面前,兩腿張開成M 型坐在張琳面前的地毯上,把粉嫩的小逼一挺,看著居高臨上坐在沙發上的張琳,道:「麻煩琳琳姐了。」

張琳一隻手拄著下吧,發死垂在臉側,笑著說道:「都是自家姐妹,客氣什麼。」

只見張琳伸出一隻小腳,先用腳掌蹭了一會小王的陰阜,等到確定小王的下體已經完全濕潤,就勾起腳尖,伸出大母腳趾,在小王的小穴口附近扭了兩下,噗的一下捅了進去,張琳的二腳趾向下勾起,掛劃著張琳的陰唇,同時小腿前後移動,用大腳趾抽插著小王的陰道。

小王滿臉欣喜,雖然沒說話,但是看著張琳抽插而伴隨的小王下體的迎合,就知道這個騷貨很爽了。

這時候門又響了,唯一的閒人也就是我過去,通過貓眼看見原來是趙思思來了,這丫頭兩隻手交織在裙前,十分的緊張,這還是她第一次來我這呢,不過她欠了我幾百萬,就算我操了她都不過分。

我把門打開,趙思思一進來,就看見小王正在被張琳用腳操逼,一下子呆住了。

「別愣著了,過來給我打腳炮。」我回到沙發,將睡衣掀開,露出軟趴趴的大雞吧,至於怎麼弄硬,就是趙思思的事情了。

也許是想到了欠我的錢,趙思思也沒有太過拒絕,而且這種事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來這裡前就做好了失身於我的準備。

趙思思坐到我對面的沙發,脫下了高跟鞋,露出那一雙滿是精斑的絲襪美腳。

對於如何讓一個雞巴硬起來,趙思思也算是有經驗的人,哪怕是隔著一層滑膩的絲襪,趙思思仍然能用大腳趾和二腳趾精巧的夾住我的包皮,輕輕一提,就將我的雞巴提起,然後往後一拉,就露出了我的龜頭。再之後,就容易多了。

足底立放,因為夾著我的包皮,雖然我的雞巴沒有徹底硬起來,但還是在趙思思的腳下立了起來,趙思思另一隻絲襪腳抬起,用腳心撫蹭著我的龜頭,順滑細膩的觸感如同過電一般刺激著我的神經,我的雞巴也很快的硬了起來。

等到我雞巴完全抬起頭來,趙思思兩隻腳掌對合,將我的雞巴夾在正中間,趙思思170 的身高,38碼的腳,一合起來正好能將我的雞巴完全夾住,而我的龜頭也正好就在趙思思的十根腳趾中間,趙思思不停的活動自己的腳趾,在我的龜頭上時而揉錯時而按壓,同時腳掌也上下活動,幫我擼管。

有了趙思思的服務,我也清閒下來,一邊體驗趙思思的絲襪美足給我帶來的快感,一邊看著另一面張琳給小王做著足交。

此刻兩個女人已經算是互相滿足了,張琳下了沙發,和小王反方向躺在地上,兩個女孩身高身材都差不多,張琳的兩條腿,一條彎曲著踩在小王的陰阜上,對著陰唇不斷摩擦,時而用腳趾挑逗一下小王的陰蒂,另一隻腳被小王雙手抱住,放在口中吸允。而張琳也做著同樣的事情,一邊享受著小王的美腳給自己做著足交,一邊抱著小王的另一隻腳丫子亂啃亂舔。

這種雙向足交的事情,兩人都不是第一次做了,我在家的時候,經常看見兩人這麼表演,我自己也會參與進去,有時候用小王的胸部做乳交(小王的胸部比張琳的要大,張琳是34C ,小王是34D ,差了一個罩杯呢),但大多數時候一般願意拿著雞巴在兩個人赤裸的身子上亂蹭,反正女孩子的皮膚都很舒服,蹭著蹭著就射了。

小王和張琳都是戀足的人,張琳的事情我就不多說了,小王我收進後宮,也是有來由的,小王最開始只是營銷部的一個業務員,那時營銷部的部長還是我的老同學呢。是我公司建立起來的元老之一,原本我這家高新技術公司就是一幫大學畢業的學生一起搞起來的,從最開始二十萬元註冊到現在的三個億市價,都是我們打拼的結果。不過後來,這些老同學一看到賺了錢,就各種動歪腦筋,想著瓜分公司的利益,我當然不能讓,趁著我還是公司一把手,採取了各種各樣的手段,把這些傢伙全部都弄下去了。

那時候我剛把財務部的老同學給送進了監獄,這個傢伙挪用公司款項來投資,如果不是張琳告訴我,我還真不知道,當時我想公司裡剩下的老同學就只有市場部一個了,正尋思怎麼弄走,機會就來了。

那天我本來已經下班,突然想到還有文件落在了辦公室,半夜又回去取,進公司的時候發現市場部的燈還亮著,我並沒有在乎,市場部經常加班加點,所以他們的工資也是最高的。回到辦公室取了文件,剛好看見市場部的報告上忘記簽名了,就拿去市場部找人。

結果剛一開門,就發現小王站在窗前,拿著不知道誰的絲襪,放在自己的臉上。而小王的褲子也脫到了膝蓋,那修剪整齊的下體中,正在被一隻手蹂躪,當然,那是小王自己的手。

小王聽見了推門聲,一看到是我,嚇得呆掉了,抽插下體的手一下子顫抖了一下,然後小王整個人都猛烈的痙攣了兩下,下體噴灑出幾滴透明的液體。

我當時也呆掉了,愣愣的看著小王將自己的手從自己的下體移開,順便還從小穴中抽出了一條已經完全濕透的完整的黑絲。

我們尷尬相視了好久,小王甚至都不穿上褲子,過了一會,小王直接把工裝裙脫掉,赤裸著下身,走到我的面前,把我推在牆上,伸出舌頭開始舔我的脖子。

我也不是什麼柳下惠,送上門來的美女沒理由不要,自那之後,小王又主動找上我發生了好幾次關係,同時也將我那市場部老同學的各種作為透露給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讓張琳和我來滿足她的慾望。

最開始只是猜測,後來我才發現小王這騷貨竟然是個同性戀,她倒是不排斥異性,但是相比異性,她更喜歡同性,而她最喜歡最癡迷的人,竟然就是張琳。

那天她用來自慰的絲襪,也是張琳的絲襪。

自從那天之後,一個是為了滿足小王,一個是我自己的癖好,我每天都會讓小王把張琳的絲襪放在自己的騷逼裡來上班,我根本不擔心小王不照做,因為這是小王求之不得的事情,小穴裡有異物,是會給小穴帶來不斷的刺激,隨著走路活著蹲坐,這種刺激會不斷加深,所以每天小王都會有要高潮的時候,哪怕沒有人去操她,這個時候小王就會來到我的辦公室,關上門,然後當著我的面高潮。我也順便享受一下小王的足交,我的門上是有身份識別的,而識別的身份卡片,目前只有小王和張琳,其他人就只能敲門等我按桌子上的開關才能進來。

這倒不會讓其它員工懷疑,因為小王是市場部的主管,張琳是財務部的主管,我們公司還有運營部,只不過沒有設主管,因為我原先就是負責運營部的。

趙思思給我做的足交不是很成功,因為沒有潤滑液,所以趙思思並不敢太用力揉搓我的雞巴,我能感受到的快感有限。即使過了二十分鐘,我依然沒有射精的感覺,甚至陰莖的充血反應都開始有點下降,也就是說我的雞巴開始出現變軟的跡象,相反張琳和小王高先後達到了高潮,因為張琳之前高潮過一次,所以是小王先高潮的,滋生於陰蒂部位的極度快感和溫熱感象觸電一般自盆腔向全身擴散,手指、脊背和大腿肌肉輕輕顫抖起來,透明的淫液射了張琳滿腳都是,張琳也不甘示弱,也不抱著小王的大腿了,直接抓住小王的美腳,兩根腳趾插入了張琳的小穴中,瘋狂的抽插起自己的下體,在小王高潮過後的半分鐘,張琳也成功的進入了高潮。

我並沒有給她倆休息的時間,立刻讓她倆穿上絲襪來幫我足交,雖然張琳平日裡就住在我家,但是並沒有準備絲襪,張琳穿過的絲襪一般都給了小王,上班的絲襪都是上班路上現買的。所以家裡只有小王剛才脫下的一雙絲襪。

那雙絲襪一看就是張琳穿過的,因為財務部的正裝絲襪和市場部的正裝絲襪並不相同,一般的各部員分不出,但是採購這些東西的人,正是我們運營部的人做的,所以小小的細節還是能分的出來的,也不知道這雙絲襪被小王用來放在自己的逼裡幾天了。

張琳並不是天天穿絲襪,因為絲襪這種東西對腳的影響並不好,所以我讓張琳多穿棉襪,一個星期中張琳也就穿個三兩天的絲襪,也就是說,小王塞到自己逼的絲襪,一般一塞就是兩三天。

小王和張琳一人穿了一隻絲襪,然後都湊到了我跟前,我看沙發地方不夠,乾脆躺在了地毯上,張琳給小王適應了一個眼神,小王就走到我的身側,坐了下來,兩隻腳掌夾住我的雞巴,但是並沒有包裹住我的龜頭,開始給我做擼管運動。

「絲足保健會做麼?」張琳問趙思思道,趙思思點了點頭,在我的正對面坐下,分開我的雙腿,做到我的兩根大腿中間,一隻赤足輕輕按揉我的睪丸,一隻絲襪腳伸出來在我的腹部到我的胸膛遊走滑動。

而張琳則站在一旁,伸出自己的那只穿著絲襪的小腳,腳心對準我的龜頭,踩了下去,因為有小王的兩隻腳夾著,我的雞巴在張琳的腳下並沒有軟倒,張琳這一踩用力剛好是我能承受的極限,龜頭在強烈的擠壓之下產生猛烈的快感,我差點就因為張琳這一腳踩下去射了。

不過小王在一旁早就準備好了,雙腳用力加緊我的雞巴,將輸尿管夾住,精液愣是被憋了回去,然後張琳保持住腳掌的力道,在踩我的龜頭的同時,用腳掌直接摩擦我的龜頭,這種跳過陰莖整體,直接刺激龜頭的方式,實在是快感最強烈的方式,我甚至懷疑張琳是不是自己太過疲憊了,才採用這樣極端的方式,這也難怪,畢竟張玲在這短短時間內已經射了兩次了。

然而這種方式,恰恰是最讓人崩潰的方式,在張琳腳掌的刺激下,我的雞巴很快又迎來了第二次射精的跡象,張琳二話沒說,直接用大母腳趾肚頂住了馬眼,同時小王的兩隻腳也再次用力,夾緊我的雞巴,經過一次憋精之後,再一次射精更加強烈,突破了小王的腳夾限制,但是仍然沒有突破張琳的腳趾,精液噴到馬眼之後,馬眼剛一張開,就被張琳的絲襪腳堵死,精液只順著邊緣流出了一點。

張琳重新把腳放在了我的雞巴上,以踩壓的方式不停的摩擦我的龜頭,我感覺自己的精神都快要崩潰了,沒想到張琳這麼會玩,我趕緊求饒道:「琳琳,這把讓我射出來,要瘋了。」

張琳嘻嘻一笑,道:「好吧。」

隨著張琳的足交,我感受到的快感再次升級,雞巴頭已經敏感的過分了,偏偏小王有意無意的夾緊一下我的雞巴,就是不讓我的快感到達頂點。

我的精神漸漸模糊,我一把抓住在我胸膛遊走的趙思思的美腳,往自己眼前一拉,趙思思「啊」的一聲,整個人都被我拽過來移動了半分。對我睪丸的保健也停了下來,不過誰還在乎那個,在張琳腳掌的刺激下,睪丸的刺激幾乎已經感受不到了。

我抱著趙思思的絲襪腳放在嘴裡用力咬緊,以此來忍受張琳對我的「折磨」,趙思思被我咬痛了,眼淚都流了出來,偏偏還不敢違背我,只好用另一隻腳繼續在我的身上遊走。

終於這次精門打開的時候,張琳沒有為難我。張琳給小王一個眼神,小王兩只腳掌向向上一合,將我的雞巴包裹龜頭完全夾住,開始用力擼動,而張琳也猛地趴在地上,一隻手挽過垂落的髮絲,一隻手抓住我的雞巴,小王順勢鬆開美腳,開始揉玩我的睪丸,而我此刻精關已經打開,馬眼都張開了,在這瞬間,張琳張嘴一口將我的雞巴含在了口中,用力一吸,我的精液就像是破堤的河水又遇見了抽水器,猛地射出,我甚至在射完之後,都感覺自己整個陰囊都有種空落落的感覺。

在我射出第一潑精液的時候,張琳沒忍住,咳嗽了一下,很可能是精液衝擊到了嗓眼,我甚至看見了有一點精液順著張琳的鼻口流了出來,張琳擦了下鼻子,繼續吸允我的雞巴,很快我又來了第二波,但是這一次我的龜頭感受到了濕潤,張琳沒有嚥下精液。

直到第三波過後,我的雞巴才算射完,張琳吐出我的雞巴,張開嘴,濃郁的精液順著嘴邊低落,正好滴在小王的美腳上,張琳衝著我傻笑,看著張琳滿嘴精液還一臉幸福的樣子,我算是一點怪罪張琳的心都沒有了。

我突出了趙思思的絲襪腳,趙思思趕緊收回了自己的腳,看了兩眼,確定沒咬破,才安下心來,這時張琳一把撲到趙思思,對準趙思思的小嘴就親了下去,將自己嘴中的精液全部都吐到了趙思思的口中,趙思思開始有點反抗,後來也就從了,眼角有淚水滑過,我歎了口氣。

小王在一邊嬌媚一笑,趴在我的胸口,伸出一隻滿是精液的絲襪腳送到張琳旁邊,張琳一下子意會了,含住小王的絲襪腳,將上面的精液全部舔到嘴裡,然後又餵給了趙思思。

我指了指已經縮小到嬰兒拳頭大小的雞巴和陰囊,對小王說道,「幫我舔乾淨吧。」

「嘻嘻,是,老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上錯廁所遇MM
媽——兒子的綺想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校長吃肉,我喝湯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