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嘗人事的高中生 校園學生

李詩靈不耐煩地催促著林春山:「肥媽,你快點抄,我還要回家呢。」

「還有一點就好了,你急什麼,你家和學校就隔一條馬路。」

林春山扶了扶眼鏡抬頭對李詩靈說道。

終於林春山把作業抄好了,交給李詩靈。

李詩靈拿著作業本往書包裡面放,突然腋下伸出了一雙肥肥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乳房。

李詩靈扭動著身子說:「肥媽,你快放開,不然我要生氣了。」

可是林春山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臭烘烘的嘴巴貼著李詩靈的耳朵說:「你的奶子那麼多人摸過,我們關係這麼好,為什麼不讓我過過癮。」

李詩靈在學校裡是出了名的騷,長得漂亮而且還是英語課代表,追求者很多,但只要是長得帥的男生都可以隨便摸她的乳房,但是林春山長得肥胖顯然沒有這個福分,但是兩個人關係很好,李詩靈叫林春山「肥媽」,林春山叫李詩靈「鼻涕」。

李詩靈掙扎著轉過身來,心想今天就滿足他好了,對林春山說:「你先鬆開,我讓你摸還不行嗎。」

「好好好,這樣才對嘛,鼻涕。」

林春山喜出望外地說道。

李詩靈坐在課桌上對林春山說:「快點啊,我還要回家呢。」

林春山肥壯的大手迫不及待地按在了李詩靈的胸脯上,隔著衣服開始揉捏。

林春山只覺得手中的兩個乳房溫暖柔軟,衣服裡面兩個乳頭漸漸地硬了起來。

此時的李詩靈雙手撐在桌子上,滿面嬌紅,半瞇著眼睛,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林春山突然感覺到李詩靈沒有穿內衣,一隻手從李詩靈衣服的下擺伸進去,直接摸到了李詩靈柔軟滑膩的乳房。

林春山心裡暗暗罵著:這個騷貨真的沒有穿胸罩。

李詩靈突然感覺到林春山的手直接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先是吃了一驚,然後又鎮定下來。

「鼻涕,你的胸罩呢。

沒想到你這麼開放,現在都不穿內衣了。」

「胸罩中午被楊超搶走了」「我知道了,你中午又偷偷的給她摸奶了吧,給那個小白臉摸,都不給我摸,虧我們關係這麼好。」

說著林春山加大了手中的力度,李詩靈禁不止哼出了聲音。

林春山把手從李詩靈的衣服裡抽出來,扶著李詩靈的肩膀慢慢把李詩靈橫放在課桌上,李詩靈順從地躺在了課桌上,一雙充滿風情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林春山,似乎對要發生的事情充滿了期盼。

林春山在李詩靈的配合下脫得了李詩靈的上衣,由於李詩靈沒有穿胸罩,光潔白皙的上半身就這樣毫無保留地展現在林春山的面前。

林春山看著李詩靈美麗的胴體,總覺得艷福來得太突然,女人的身體她只看到過媽媽的,其他都是從島國片裡看到,自己雖然對李詩靈又非分之想,但礙於兩人的友誼不好說出口,沒想到現在自己的願望竟然實現了,林春山決定今天要把李詩靈操了。

李詩靈的兩個雪白堅挺的乳房就像小山丘一樣在胸膛上起起伏伏,鮮紅的乳頭就像兩顆櫻桃讓人看著就想吞下去。

雪白的肚皮上沒有一絲贅肉,光滑平整,這是林春山看到的最美麗的女人身體了。

林春山一隻手搭在李詩靈的一個乳房上,嘴巴直奔另一隻乳房的乳頭。

林春山時而用嘴唇用力地吮吸直李詩靈的乳頭,時而用牙齒輕輕地撕咬,把敏感的李詩靈弄得哼聲連連。

李詩靈的另一個乳房在林春山用來自慰的手裡被捏成各種形狀。

林春山時而用力揉捏,時而輕輕撫摸,李詩靈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前摸過她乳房的男生從來沒有讓她這樣舒服過。

這一刻,李詩靈的乳房只屬於林春山這個人,誰能想到大家眼裡的班花,英語課代表竟然讓一個噁心的胖男孩在蹂躪乳房。

林春山把李詩靈的兩個乳房輪流吮吸揉捏,鼻子貪婪地吸收著李詩靈攝人心魂的體香,足足有十幾分鐘,然後把那張肥胖噁心,貼著李詩靈乳房的臉抬起來,一臉淫笑地對李詩靈說:「鼻涕,你的奶子這麼嫩,這麼堅挺,要是你以前就讓我玩就好了。」

李詩靈此時讓林春山玩弄乳房正是意亂情迷,柔聲對林春山說:「你弄得我好舒服,以後我的奶子每天都讓你玩。」

林春山聽完大為興奮,以前他都是以友情的名義維持著和李詩靈的關係,幫他跑腿,鞍前馬後幫了李詩靈不少忙,如今終於有了回報。

林春山玩了李詩靈的乳房還不滿足,臭烘烘的嘴巴對著李詩靈的香唇就親了下去。

林春山含住李詩靈的溫軟的嘴唇開始吮吸,不久又把沾滿唾液的舌頭伸進了李詩靈的嘴裡,李詩靈迎合地含住林春山的舌頭,一隻手抓住林春山遊走在她美麗胴體上的肥爪狠狠的按在自己的乳房上,支使著林春山的手揉捏著自己的乳房。

林春山沒有想到的是,平時眼裡都是帥哥的李詩靈,此刻竟然任他玩弄,竟然破天荒地和滿嘴惡臭的他接吻。

林春山直起身子,伸手解開了李詩靈褲子上的皮帶,慢慢脫去了李詩靈的牛仔褲,而李詩靈此刻正在用自己的雙手揉捏自己佈滿紅手印的乳房,雙手各有一只手指頻繁地撥弄挺立充血的乳頭。

李詩靈雪白的藕腿,綠色卡通內褲完整的出現在林春山面前,林春山正要除去護衛李詩靈身體的最後一道屏障,卻發現李詩靈的內褲已經濕漉漉的,變成半透明的,黝黑的陰毛依稀可見。

林春山迫不及待地退去了李詩靈的內褲,李詩靈現在真的是一絲不掛地展現在林春山面前。

林春山緊接著把自己也脫了精光,原本一直被壓制在內褲裡的肉棒,此刻正昂首挺立,紅潤光澤的龜頭時不時地分泌出一些粘液。

林春山分開李詩靈的大腿,陰毛平整地分佈在三角地帶,粉嫩而又汁液氾濫的小穴毫無保留的對著林春山。

林春山把頭埋在了李詩靈兩腿之間,大力地吮吸著李詩靈的蜜液,全部吞嚥了下去,兩根粗壯的手指插進了李詩靈的小穴,撥弄著李詩靈的陰帝,李詩靈此時嬌喘連連,兩隻手緊緊捏著乳房享受著從未有過的快感。

林春山眼見時機成熟,端著粗大的肉棒,對著李詩靈的陰道口,慢慢地插了進去。

李詩靈意識到有東西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不知道因為興奮還是緊張,「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這一叫就刺激了林春山,林春山把肉棒抽出,又往前一送,這一下竟然遇到了阻力。

林春山竟然沒想到李詩靈還是處女,淫笑地對李詩靈說:「沒想到你只讓人摸奶子,還沒有被操過逼,第一次就給我吧。」

說完開始猛烈地撞擊那層處女膜,終於,李詩靈的陰道口流出了處子之血,林春山的龜頭也感覺不到阻力。

林春山加快了抽插速度,「啪啪啪」的淫靡之聲在空蕩蕩的教室裡迴盪,李詩靈因為初經人事已經開始含糊不清地喊著「用力啊,鼻涕」、「再深一點」、「好舒服啊」。

林春山粗壯的龜頭每一次都撞擊在陰道的盡頭,帶給李詩靈前所未有的充實感,短暫的破處痛苦之後李詩靈迎來了久違的快樂。

林春山的肉棒在李詩靈的陰道裡不停地進出,兩片粉嫩的陰唇隨著肉棒的抽插捲進翻出,白色的分泌物不斷地流出,原本安靜祥和的桃花運此刻正受著狂風暴雨般的襲擊。

此時的李詩靈軟噓噓地躺在課桌上,媚眼如絲,每承受一次抽插眉頭都要皺緊一次,整個人看上去卻是一副興奮而又幸福的樣子。

林春山的肉棒被李詩靈溫暖的陰道緊緊包裹著,每一次抽插都感受著李詩靈身體的柔軟,甘美多汁。

李詩靈的每一次顫慄都緊緊跟隨著林春山兇猛的抽插。

兩隻肥大的手又重新佔據了李詩靈的乳房,櫻桃般的乳頭隨著乳房被揉捏成各種情況而高低起伏。

來自乳房和下體的快感傳遍全身,,李詩靈的理智早已不存在,活了18歲,只有這一刻才是最快樂的。

李詩靈的陰道又緊又窄,林春山每一次抽插都極其費力,但是都極具快感。

隨著林春山漸漸加速,李詩靈「啊啊啊啊啊」叫個不停,宣洩著被人姦淫的快感與幸福。

林春山狠狠地抽插了幾百次,兩個人一起到達了情慾的巔峰。

粗大的肉棒在李詩靈體內噴射出了白色的渾濁液體,給李詩靈帶來了性高潮。

射完之後,林春山並沒有拔出來,肥大的身軀趴在李詩靈赤裸的胴體上,享受著盡情噴塗的喜悅感。

李詩靈被林春山壓在身下,兩個人的身體正零距離接觸著,李詩靈雙手緊緊地抱著林春山,和林春山激烈的舌吻,彷彿是在和自己深愛的情郎交歡。

兩個人纏綿了幾分鐘之後,林春山突然站起身了,那個本來已經軟下去的肉棒又恢復了剛才的雄姿。

李詩靈被林春山拉起來站在了林春山身前,林春山輕輕說:「跪下來,吃我的雞巴。」

李詩靈一撇嘴說:「人家都被你把第一次要了,兩個奶子也讓你玩了,你還要幹什麼。

那個東西又大又粗,我吃不下。」

林春山也不管李詩靈怎麼說,強行把李詩靈按著跪了下來,托著李詩靈的下巴就把肉棒送進了李詩靈的嘴裡。

李詩靈含著林春山的雞巴,不停地用舌頭刺激著龜頭,又在馬眼舔來舔去,林春山的肉棒在李詩靈溫軟的嘴唇包裹下,變的越來越硬。

林春山猛地抓住李詩靈的頭,揪著李詩靈的秀髮把肉棒頂到李詩靈的喉嚨,劇烈地抽插了幾十下,把李詩靈幹得直翻白眼,差點吐了出來。

在李詩靈性感的嘴唇的刺激下,林春山又一次達到了性愛巔峰,一股白色的液體噴射在了李詩靈的嘴裡,李詩靈忍住了噁心的鹹腥味,全部吞了下去。

連射兩次的林春山坐在凳子上休息,李詩靈用紙巾幫林春山清理著肉棒上的濁物,她總是先用嘴舔掉濁物再用紙巾清理。

林春山對李詩靈說:「鼻涕,沒想到還是我先幹了你,我比那些小白臉幸運多了。」

「都怪你,要了人家第一次,以後人家嫁不出去怎麼辦啊。」

「以後我養你,你用奶子餵我,我用雞巴餵你。」

說著在李詩靈的乳頭上狠狠地捏了一下,李詩靈禁不止又是一聲呻吟。

清理完之後兩個人都穿上了衣服,臨別一吻各自回家去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六年級女生浴室
辣媽的豆腐日記
初夜的故事
我老婆的趣事
白毛女老婦版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