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帽婚紗照番外 人妻熟女

我正在專心致志地看著屏幕上在試運行的的程序,到了關鍵處又突然崩潰了,我都不記得這是第幾次程序突然崩潰了,在公司正處於上升階段的我,這次負責公司一個十分重要的項目,老總說了,成了,我可以自己有自己的辦公室和團隊,不成,那我估計也就這樣了,最近壓力太大了,每晚都熬夜趕項目進度,最近都冷落了我的女友小蕊了。

小蕊是我的大學師妹,當時一直都對她抱有好感,可是當時不知道是怕表白被拒絕還是覺得自己沒辦法給到小蕊一個安穩的生活,直到我在易網公司工作了幾年算有了點盼頭了才敢跟小蕊表白,結果小蕊原來也是對我有好感,但她一直等我主動表白,結果等了我這麼多年。

當時我真是覺得自己是一個大傻瓜,不過想到自己是一個有點逗逼的理科男能找到小蕊這樣一個女朋友我也就覺得自己傻也沒啥問題了。

小蕊是那種鄰家小妹的樣子,有點小圓臉,笑起來甜甜的,有著一把及腰的長髮,161cm的身高顯得小巧可愛,但是她腿會顯得有點長,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喜歡她那雙穿36碼鞋子的腳,小蕊一穿上絲襪和高跟鞋我就覺得有推倒她的衝動,不過這樣的機會沒有多少,小蕊喜歡穿百褶裙,所以基本都是光著腿或者穿薄薄的肉絲,只有穿超短裙時才會穿上黑絲或者深色的絲襪,再配上高跟鞋,每次這樣我多累多能推倒小蕊來一發,對了,小蕊的胸部有著傲人的D杯哦,這是我做夢都會笑醒的事。

喂喂~ 呆呆瓜,看我漂亮不?小蕊一邊喊著她對我的專屬呢稱一邊一路小跑過來。

我抬起頭,原本十分懊惱的心情一掃而空,小蕊穿著一件灰色的抹胸伴娘小禮服,雙腳踩著一雙目測跟高在8cm灰色的高跟鞋,那對雪白的D杯小白兔在沒有綁好帶子的版小禮服裡面活奔亂跳著,頭髮隨意地盤在了頭上用一隻筷子插著,嗯……小蕊在家時頭髮就是這樣弄的。

啊,太好看了,我家小蕊穿啥都這麼好看,後天估計除了新娘就沒有人能比得過我家小蕊了。

我讚歎著小蕊的穿著同時我的小弟弟也用實際行動證明了我的讚美是真實的,它已經高高的舉起了,變得又粗又硬……突然想起我已經好多天沒有和小蕊做愛了,這段時間真實冷落小蕊太多了。

「就你嘴甜,曉丹的婚禮是明天啊,不是後天啊,你記不記得的啊,你的木頭腦袋都不知道除了這些程序還記得啥,哎,幫我綁好後面的帶子看看會不會太緊了。」

小蕊說著走到我身旁轉過身背著我。

我站起來,「哎,曉丹的婚禮是明天麼,不是後天麼,我這腦袋,這都記錯了。」

幫小蕊綁著那些帶子看著那雙肩嫩滑的皮膚聞著小蕊的體香,這麼多天沒有釋放過的性慾一下子全都湧出來了,突然用雙手抓住小蕊的雙乳,不停揉弄著,從小蕊的肩膀開始吻起,一直吻到小蕊轉過頭和我舌吻著,小蕊平時很少這麼主動地和我接吻,看來小蕊最近也是壓抑得很厲害了。

小蕊的一隻手不停摸索著,尋找我那早就硬到不行頂著她大腿的小丁丁,是的我的身高也就167,小蕊穿上高跟鞋比我還高,我那不爭氣的小丁丁勃起也就8厘米左右,剛好達到醫學上的正常性交尺寸,不過硬度還是可以的,要說一夜數次還真不行,最多也就兩次,慚愧啊……還好我能公主抱小蕊,雖然也就幾米的距離……我們不停舌吻著,我雙手在小蕊那豐滿的雙乳上不停撫弄揉捏著,而小蕊則從隔著褲子撫摸著我我的小丁丁到伸手入褲子裡面握住它不停套弄著。

當我正想公主抱小蕊到床上更進一步時,我的手機響了,我正惱火誰在這時給我電話時,一看電話上的名字是丁總,立馬停止了手上的動作,深呼一口氣接通電話,「喂,丁總,您這麼晚電話過來有什麼事呢?」而小蕊在我停下動作的時候先是呆了呆,轉身看著我正忙著工作的電話,正要轉身走開,不過看了看我那頂著睡褲微微鼓起的地方,調皮笑了笑,突然雙手把褲子一拉,順身跪下用那軟軟的舌頭舔了一下我的小丁丁,我先是一愣,可是電話那頭丁總還在提問著問題,我不敢分心,之後由著小蕊亂來。

小蕊在用舌頭把我的小丁丁都舔了一次後,終於把它含進口中,不停地吞吐著,不時吐出來用手一邊幫我擼著一邊舔著,把伴娘小禮服拉低一點露出更多乳房的時候的時候還和我深情對望,哦~ 不對,是眼中充滿了小孩子惡作劇成功的得意。

而我只能死命忍住這觸覺和視覺上的極致的快感,我當時是的確很想大聲地呼喊出來的,可是丁總還在不停嘮叨著一堆問題,我還要不停回答一堆問題,可是快感不停積累著,而我只能用力扶著電腦桌努力裝著平靜,不停解答著和說出各種解釋給丁總聽。

終於,所有的快感匯成了我要射精的力量,已經多日無發洩過的精液終於在今晚全部噴射而出,小蕊察覺我要射精時想吐出我的小丁丁已經太遲了,精液先是射在了她的口中,接著她吐出的我小丁丁後精液一噴一噴地全射在她的臉上,她驚詫地想有所動作,可是我多日未宣洩過的精液太多了,這一股腦全噴出來量多力度大速度快,她躲都躲不開,大部分全在她的臉上了,那些在身體裡面憋得太久的精液黃白色的,一條一條掛在臉上,我看得一陣激動,第一次口暴第一次顏射居然這樣發生了。

她一臉嫌棄的樣子打了我一拳,就跑去無時間做清潔去了,而我還在和丁總的電話中,最終丁總在通話了半個小時後拍板決定我要連夜出差幫一個項目組收拾爛攤子,因為客戶那邊已經一團亂了。

我走入睡房,小蕊已經清潔完了那些精液,還穿著那件伴娘小禮服拿著我用上個項目得到的獎金買的卡西歐自拍神器和iphone5s在不停自拍著,還嘰嘰喳喳不停在微信上和她的姐妹淘們說個不停,估計是在說明天婚禮的時吧。

「小蕊,不好意思,明天曉丹的婚禮我可能去不了,丁總要我連夜出差幫一個客戶解決問題,不好意思啊。」

我滿臉愧疚地和小蕊說著。

「沒關係拉,你工作要緊,明天就算你過去也沒有什麼事可以做啊,我來幫你收拾行李,你自己收拾總是掉三拉四的,出差幾天啊?」小蕊雖然看著沒事一樣,可是我知道她心裡面是不愉快的,因為說要陪她參加曉丹的婚禮已經兩個月前就說好了,突然這樣的安排換做是我也會不開心的。

我收拾完行李又安慰了小蕊一會後,丁總安排公司的車已經到了樓下,我就告別小蕊踏上我的苦憋出差之旅,這一去居然去了四天。

回來後,小蕊悶悶不樂的,那天晚上我想和她做愛居然不肯,估計是在生我的氣呢,哎,這女人啊,說不生氣其實都是假的,又得哄她開心了,還好這次幫忙收拾爛攤子和自己負責的項目都十分順利做完了,丁總對我大加讚賞,升職加薪不說,還特意給了我公司不多見的一個月長假!總算熬出頭了。

假期第一天,小蕊上班去了,小蕊公司居然在週末要加班,也是第一次。

而我則一邊鼓敲著小蕊因為我給她升級6splus哄開心而淘汰的5s,一邊看著最近不知道為啥最近一年喜歡看的綠帽淫妻凌辱女友的色文,有時還把小蕊給代入文中去,順便把用了多年的索尼L36H裡面的那張內存卡拿出來打算把數據都保存到電腦裡面把手機寄回給我爸用結果手一抖,內存卡一彈出飛到了床底下。

我趴在地上發現床底那條縫太小了,只能一邊用手電筒照著一邊在不停亂摸,突然我摸到了一張光盤,用手指捏著拉出來,一看,一張普通的白色碟面的CD,上面寫著,曉丹婚禮伴娘小蕊。

我一看這名稱,自言自語到:「這是小蕊在曉丹婚禮的照片或者視頻麼?」反正閒著沒事幹,我把光盤塞進電腦,一打開就是幾個視頻文件,結果一點開第一個我頓時面紅耳赤……我點開第一個視頻,只見小蕊的閨蜜曉丹穿著婚紗面對著鏡頭跪在床上,後面一個男人扶著她的腰用著這個應該叫老漢推車的體位不停操著她,曉丹的兩隻乳房不停地前後晃動著,曉丹的乳房比小蕊還大,畢竟曉丹算是那種肉彈型的美女,大胸肥臀的廣東女人真不多見,我頂著曉丹兩隻不停搖晃著豐滿的乳房,我的小弟弟不停充血中,在婚紗這麼神聖又性感的裝扮加成下,我的小丁丁海綿體裡面血液更加的多了……曉丹滿臉滿足,有一聲沒一聲地呻吟著,我一邊想著這曉丹怎麼把自己的私密視頻也放在這碟子裡面了,一邊準備擼一擼,因為剛才剛好在看一篇色文就是穿著婚紗出軌的,這情景令我欲罷不能啊。

結果手剛噴到自己的小丁丁突然想到曉丹的老公身材沒有後面操著她的那個男人那麼好,曉丹的老公雖然我沒見過幾次,但是絕對沒有後面操著她的那個男人那麼好的身材,我先是一驚再是一詫!這男人是誰?曉丹出軌了?為什麼這視頻在這裡?沒讓我想完,那男人要曉丹說的話把我徹底驚呆了……曉丹一邊被操著一邊說:「啊~ 小蕊~ 你看到這視頻我知道你會幫我保守秘密的,啊~ 因為你的秘密…我~ 我也知道,我們是好閨蜜是…不是…你要幫我保守秘~ 密啊,說不定你也會和我一樣,喜歡上這種感覺的。」

曉丹一說完視頻就結束了。

我一聽曉丹說完,心頭一顫,什麼?小蕊的什麼秘密?我連忙點開第二個視頻,看看到底這是什麼情況,一打開,我就有點崩潰了。

視頻中,小蕊穿著那件灰色的伴娘小禮服被一個我沒有見過的男人摟著坐在一輛車的後座上,那那人雙手不停在小蕊的雙乳上揉捏著,小蕊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居然不阻止那男人的動作,還有著妝容的雙眼眼神空洞洞的望著前方任由那個男人不停玩弄著本該是我專屬的D杯嫩乳。

突然有個男人說話了。

「浩子這藥真的這麼神?吃了就這麼聽話?」這應該是坐在前面的的人說的。

原來摟著小蕊的那個男人叫浩子。

浩子:「廢話,這可是最新的產品,市場根本找不到的,是我的好哥們給我的,吃了這藥,問啥說啥叫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十分聽話,不信,我給你演示一下,小蕊,你有沒有男朋友?是不是處女?上次做愛什麼時候?」小蕊很機械地回答浩子問的問題:「有男朋友了,我不是處女了,上次做愛是上個月了。」

浩子:「怎樣,厲害吧,待會再餵她吃那藥,她就求著我們操她了,哎呦~我操!肥龍你他媽先別激動把車開好行麼,這突然急剎想撞死我啊,小米你有沒有在拍啊?」浩子剛說給小蕊餵藥,開車那個就突然急剎了一下,我也知道了車上除了小蕊還有三個人,摟著小蕊的浩子,開車的肥龍,在拍視頻的小米。

肥龍:「不好意思,一時激動,這也太爽了,這妞操起來一定爽,今天早上我看見她就想操她了,比起新娘那種肉彈型的,還是這種嬌弱妹子合我口味,對了,浩子,上次你給我看的那個女人能不能給我操一次?叫小惠還是什麼的,女神啊!」小米:「就想著自己爽,待會先把老娘侍候舒服才能過去,整天就想著操女人,怪不得珅哥說你龜頭控制大腦,浩子你這變態,玩個女人都得一直錄著,比珅哥還惡趣味。」

我聽到小米說話,居然是女的!?肥龍:「我操,我那能還珅哥比,珅哥沒千人斬都百人斬了,不是新娘不玩,那個漂亮有氣質的新娘子在你們這裡拍婚紗照不給珅哥和浩子操到的,珅哥牛逼到都在人家洞房花燭夜在新房操人家老婆了,浩子都伴娘專精多少年了,珅哥操新娘,浩子就在旁邊操伴娘,我這能沾沾珅哥和浩子的光,能操這伴娘妹子不激動一下麼,你不知道我在印尼的森林多久沒操過女人了」浩子:「好了,小米你也別為難肥龍了,他不是剛從野人狀態回到正常人麼,待會先要肥龍把你操爽了再過來不就行了,小惠啊,看有沒有機會吧,珅哥最近都愛死她了,先把藥給餵了,這藥就是起效有點慢,小米把藥給我。」

浩子一邊說一邊拿過一個瓶子,拿到小蕊嘴前,命令小蕊把拿藥喝了下去。

肥龍:「我操!一定得給我操一次啊!哎!到了到了到了,嘻嘻~ 小米,快,等我把你操爽了,我就能操這小美人了。」

小米:「頂你的肺,等你能把我操爽了再說,就怕是沒插先射了。」

之後視頻在鏡頭搖搖晃晃了幾下就結束了,而我看完這個視頻心頭一痛,小蕊那晚給人姦淫了?還是兩個人輪姦?我很難過,我心愛的小蕊居然給人姦淫了,而我還差點就蒙在鼓裡。

可是我自己卻發現自己的小丁丁居然比剛才看著曉丹給人操時更加硬了,難道是因為我最近都在看綠帽淫妻凌辱女友的色文令我有了心理上的轉變?我自己都有點驚奇這個想法,可是未細想多少,自己又迫不及待地點開了第三個視頻。

視頻一開始,就看到小蕊坐在床邊,眼神依然空洞洞的,浩子光著身子從鏡頭外走進來,坐到小蕊身邊,一隻手拉起小蕊的手放到他的小丁丁,呃……大雞吧,浩子的雞巴真的好大,比我大了不知道多少……待會這大雞巴要插入小蕊的身體?小蕊能吃得消?奇怪,為什麼我想到的問題居然是這些。

「小蕊,今晚你不回家男朋友會找麼?」浩子拉著小蕊的手放在他的大雞巴上不停擼動著,一隻手則不停撫摸著小蕊的大腿。

「我男朋友出差了,可能後天回來吧,今晚我不回家也不會找我的。」

小蕊依然機械地回答浩子的提問。

「哈哈~ 好!那我們玩到明天晚上再回家好不好?」浩子滿臉淫賤的笑著,推倒小蕊不停親吻著那對豐滿的乳房,雙手到處摸索著小蕊的身體,小蕊在藥物的影響下毫無反抗地由著浩子不停侵犯著。

浩子突然站起來,「看來春藥還沒起效啊,一點反應都沒有。

看來還是得叫那鳥人搞點能聽話又能像正常人一樣的,這藥吃得都像屍體一樣,不喂點春藥壓根沒搞頭。」

之後走出了鏡頭外,一會又回來了,手上拿著兩條,嗯~ 絲襪!!!是我最愛的絲襪,浩子拿絲襪回來要小蕊穿上麼?「來,小蕊,把絲襪穿上,之後跪著給我口交。」

浩子把絲襪扔給小蕊命令到,同時拿出手機不知道是要拍小蕊給他口交的視頻還是怎樣。

小蕊聽完浩子的命令,毫不猶豫地坐起來脫了還穿在腳上的灰色高跟鞋,開始穿起絲襪,我這才發現居然絲襪也是灰色的,有著很寬蕾絲邊的長絲襪。

我看到這裡,我居然不由自主地想起凌辱女友文那些內容,想看小蕊接下來如何給浩子姦淫,我好變態啊……「喂,珅哥,你那邊什麼情況了,在操著新娘子曉丹了還是怎樣?」浩子原來是打電話給那個在曉丹那邊的阿珅,看來那邊已經幹上了。

「操,居然都第二發了,你也太快了吧,回到新娘子家才多久?你都在開始第二發了,操,我才剛開始呢,剛要這個小婊子穿絲襪開始給我口交呢,不是新拿這只藥起效慢,估計剛才在車上就已經開始了,下次不如給小惠試試,真的聽話死了。」

浩子一邊和阿珅通話一邊一隻手伸入小蕊的禮服裡面撫弄著她的乳房。

小蕊還慢條斯理地穿著絲襪,不理浩子的動作。

「不是那只新藥起效慢得死,是說這只威力加強版春藥起效慢得死啊,曉丹穿著婚紗給你操還是旗袍?我操,已經換旗袍在操拉?曉丹這種大胸肥臀的穿著旗袍差點害我沒忍住今天在她家就要她穿著旗袍給我口一炮,穿肉絲也是性感死了,下次要她和小蕊這婊子一起穿旗袍給我們一起操吧,嗯~ 對~ 小蕊先舔一下再含進去,對,這婊子剛開始給我口交呢,待會你過不過來,肥龍說操爽了小米再過來操小蕊,你過來的話看看能不能把小惠拉出來給肥龍玩玩,肥龍說小惠他女神啊,哦,不過來啊,那你記得早上早點跑,不要給人家老公發現了,哈哈~好那先這樣,我這也得爽了。」

浩子站在那裡和阿珅通話中,而小蕊穿好絲襪和高跟鞋很自然地跪在浩子腳下開始口交起來。

浩子十分有意地側著身子對著鏡頭,這樣就能拍到小蕊給他口交的全部鏡頭了。

小蕊開始機械地來回舔弄著浩子的大雞巴,浩子用手機拍著小蕊給他口交的樣子他自己則是好像小蕊技術不怎樣好的樣子,小蕊的口交技術我自己覺得是一等一的棒的,每次小蕊給我口交我都忍不過五分鐘,可是浩子應該不這樣覺得吧。

「小蕊,來,舌頭再伸出點,用舌尖舔,對,手握著抬高雞巴舔,好,用掌心摩擦龜頭,對就是這裡,另外一隻手去輕輕按摩我的會陰處,對就是這樣,啊~ 爽……」浩子在小蕊機械地舔弄吞吐他的大雞巴一會後,終於忍不住開始教小蕊怎麼去口交了,看來浩子的確不滿意小蕊的口交,而我……我這時心中只是充滿了一種莫名的色慾之心,想看見小蕊給浩子姦淫,看見小蕊瘋狂性交的情景……我明明可以拉進度條,可是我卻在這裡一點一點得等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變態了還是本身自己就有很嚴重的綠帽情結,反正現在我心跳得很快很快……左手不停擼著自己的小丁丁……浩子站在那裡不停教著小蕊口交的方法,十多分鐘後,估計是站著太累了,浩子坐到床上,又口交了一會,浩子突然站起來走出鏡頭外,回來時手拿著一個什麼一臉淫笑。

「小蕊把這這個雙震穿蝶穿上,好好玩的哦!」浩子把一個紫色的東西拿出來讓小蕊穿上,我定格放大畫面一看,差點沒吐血。

居然是一個蝴蝶之後上面有一個假雞巴,帶子剛好組成一條內褲一樣,我明白這是什麼玩意了。

這是一個帶遙控的情趣玩具,當初在一個成人論壇的帖子上見過,那個樓主還說搞得他老婆高潮不斷,當時因為有圖就多看了幾眼,所以把這個東西記住了。

除了那個假雞巴能振動,蝴蝶的觸角和那個彎彎的尾巴剛好能頂住陰核和菊花附近,兩個馬達一起振動,所以叫雙震穿碟。

我一看這玩意,頓時熱血澎湃,小蕊要給浩子怎樣玩弄?「我不會穿,我…我…我不想穿,怕疼,這麼大,我想它插進去。」

小蕊拿著那套雙震穿蝶,雙眼望著浩子拒絕著他的要求。

「操,這藥效是不是快退了還是怎樣,他媽居然不聽話了,操你媽的,叫你穿就穿!唧唧歪歪的!」浩子一把提起小蕊扔到床上,還甩了小蕊一巴掌,拿過那套雙震穿蝶手忙腳亂地壓在小蕊身上一邊扯開她的內褲一邊把那套雙震穿蝶給她穿上。

我都沒有打過小蕊一次,浩子居然摔巴掌給小蕊,我這有點不高興了,可是不高興還不高興,我卻更加期待浩子怎樣去玩弄小蕊,我明白我這是綠帽情結爆發了。

「操,下面終於出水了,再玩你一會,包你待會求著我操你,小婊子看我今天把操死你,起來,跪著給我口交,爽了給你喂點養顏護膚的精液。」

浩子不管小蕊給那只假雞巴插入陰道引起的疼痛的慘叫連連,還要小蕊繼續給他口交。

小蕊不知道是怕浩子再打她還是藥效還沒有退,小蕊有點想哭的樣子,眼睛紅紅的,不過還是聽話地跪在地上給浩子口交起來。

浩子一手拿著那個雙震穿蝶的遙控器一手不停伸入小蕊的小禮服裡面玩弄那只嫩乳,我能聽到馬達嗡嗡嗡的聲音,證明小蕊下面正在受著前中後三路的夾擊,不知道小蕊能忍到什麼情度,我只是聽見那馬達嗡嗡嗡的聲音不斷加大,而小蕊身體顫抖的程度越來越大,呼吸聲從緩慢到急促再到完全凌亂了,有一口氣沒有一口氣的。

剛開始還能幫浩子口交,到最後,已經完全是趴在浩子的大腿上,一隻手扶著浩子的大雞巴偶爾伸出舌頭舔一下,其他時間都是不停地喘氣,發出一聲呻吟,喘氣,發出一聲呻吟。

浩子不停地調節著振動的強弱,而小蕊在春藥催動和情趣玩具不停折磨下,終於不管浩子的雞巴開始不停地呻吟著了,一開始只是若有若無地嗯哼著,慢慢聲調不斷提高聲音不斷放開,終於變成了大聲的呻吟。

「小婊子這麼快就爽到不會給我口了,哪能只有你爽沒我爽的,讓我操爛你的絲襪腿。」

浩子看小蕊已經不能再給他口交了,把小蕊拉到床上推倒拉起小蕊的左腳把他的大雞巴從絲襪的口子插入到絲襪和大腿之間開始操著小蕊的絲襪腿。

小蕊絲襪的蕾絲邊我目測有五厘米寬,而浩子的雞巴插入去之後,從那蕾絲邊的寬度來比較看,起碼有十七八厘米,太他媽變態了,這雞巴插入去小蕊能受得了嘛?我的小丁丁才8厘米!小蕊陰道8厘米之外的地方都是處女地啊!等等!那只假雞巴最少都有10厘米長,就是說我小丁丁未插入過的處女地給一隻假雞巴給奪走了!我腦中飛快地想著的問題居然是這些,我突然有點莫名的性奮在湧動著。

小蕊不停大聲的呻吟著的同時,雙手不停地抓著床單扭動著身體,而左腳死死地給浩子抱著。

浩子抱著她的左腳一邊吻著舔著絲襪包裹的嫩足和高跟鞋,雞巴不斷在絲襪和那有著嫩滑皮膚的大腿之間來回摩擦著,能看到那灰色的絲襪被雞巴上小蕊的口水和浩子的分泌物漸漸地潤濕了。

浩子喘著粗氣,動作越來越快,調節小蕊穿著那個雙震穿蝶的節奏也亂了,小蕊給浩子這樣亂調節著振動頻率而變得更加躁動不安,時而高聲呻吟時而只剩下喃喃細語一樣,身體不斷地在扭動翻轉,可是左腳一直給浩子死死地抱著在玩弄。

突然小蕊身體弓起來變得堅硬,大聲地呻吟著,下體好像失禁一樣噴出了水,難道這是傳說中的潮吹?!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畫面,小蕊居然只是給一樣情趣玩具就玩弄到高潮而且潮吹了!我不敢相信這畫面,小蕊平時高潮最多就是死死地抱著我,而且這麼多次性交才高潮了兩次,而現在居然只是給一隻情趣玩具就搞到了高潮,難道這真是浩子餵了春藥的關係?我還在不停思索著但是浩子突然的吼叫打斷了我,「我操你媽啊!居然潮吹了!想不到你他媽居然會潮吹!好久沒有給這樣玩就潮吹的婊子了!操!爽啊!」浩子也感到了意外,可他一邊咒罵著雞巴一邊還不停在絲襪裡面不停來回摩擦著,之後就射精了,看見白色的精液射在了絲襪裡面,一些滲出了絲襪,裡面一大片水跡,浩子射完,抽出那還半硬的雞巴,跪爬到小蕊的頭上,「操你媽的,給我舔乾淨了!太他媽爽了。」

浩子一手拿著他的雞巴不停地在小蕊的嘴唇邊要插入去,可是小蕊這時居然死死地閉著嘴,就是不給浩子的雞巴插入口中。

「操你媽的,又開始不聽話了,爽死你自然就開口了!」浩子看小蕊不肯給他口交,拿過拿過雙震穿蝶的遙控器把振動頻率調到最大,小蕊原本就還在高潮的餘韻中,這樣突然一陣猛攻,自然無法忍受,啊的一聲還沒叫出,浩子就把雞巴插入了小蕊的口中。

小蕊不停地掙扎著可是躺在床上的她給浩子死死的壓著,雞巴不停地抽插著一下又一下地插入小蕊的口中。

我看著這畫面,小丁丁早就在自己左手的擼動下射出了精液,感覺精液的量比平時還多好多,而且射完了,小丁丁居然比平時還硬,我真是服了我自己的變態,女友給人玩弄凌辱居然還這麼興奮,太變態了,可是那種比自己操著小蕊的興奮的感覺太爽了。

當我拿紙巾清理完自己的手,視頻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了,我連忙點開第四個視頻,只見視頻一開始,浩子就已經在操著小蕊了,而且是手持著攝像機在拍著。

小蕊躺在床上,體位不用說就是傳教士位了,浩子一手拿著攝像機一手不停揉壓著右邊被拉開衣服的D杯嫩乳,小蕊側著頭呻吟著,原本盤在頭上的頭髮已經散開,雙手抓著床單由著浩子不停地操著。

「小蕊,你除了男朋友,還有那個男人像我這樣操過你?」浩子問到。

「除…除了男朋友你是第二個這樣操我的男人,啊…太深了…」小蕊一邊呻吟一邊機械地回答著,可是語氣明顯已經沒有一開始那麼呆了。

浩子:「喜歡給男人操麼?喜歡吃大雞巴麼?喜歡吃精液麼?」小蕊「:「啊~ 啊~ 喜~ 喜歡給男人操,喜歡吃…啊~ 吃大雞巴,精液~ 啊~ 精液不喜歡吃!」浩子:「不喜歡吃精液啊,那我不操你了好不好?」說完真的就停了下來。

小蕊:「啊…別~ 不……不要停。」

浩子:「想我不停啊,那你該怎麼說呢?」小蕊:「我…我…我喜歡吃精液,快!快插進來!嗚…啊……」浩子哈哈一笑再次抽插起來,小蕊則是滿臉地滿足了的神情。

浩子:「都說你會求著我操的了,今晚好好操你,操死你!待會肥龍過來再一起操死你這個婊子!」這時攝像機給浩子扔到一邊角度剛好在他們的斜後方,我看見浩子的大雞巴不停地插入小蕊的陰道中,而小蕊那雙絲襪腳死死地纏在浩子的身上,一隻高跟鞋不知道去了哪裡,另外一隻那灰色的鞋面上有著一條類似精液流淌過的痕跡。

浩子的雞巴不斷沒入在小蕊的陰道中,估計已經插入我那未觸及過的處女地了,只見浩子的的雞巴出出入入帶出各種分泌物因為摩擦而發白的泡沫附在小蕊的陰唇外,因為角度的問題,我只看見浩子不停這樣操著小蕊到射精,而小蕊在這期間第二次高潮了。

我看完這個視頻亟不可待地點開了第五個視頻。

視頻一開始,小蕊給肥龍抱著坐在沙發上,小蕊雙手扶著沙發的扶手面對鏡頭,肥龍從後面操著她。

肥龍:「小蕊,我的雞巴大不大,小米說我的是牙籤,氣死我了,快說!我的雞巴大不大?」小蕊:「呃…龍哥你的雞巴,啊…啊…大,好大!好爽,插著我下面好舒服,好像什麼在刮著我一樣~ 啊~ 」浩子在畫面外說著:「廢話,小米那個不知道多少比我還粗的雞巴插過的無底洞,你這個當然是牙籤了,小蕊這個緊如處女啊,別他媽廢話,快認真操,就怕你熬不住三分鐘就射了,不過沒事,我這有藥,要就跟我說,別害羞,哈哈哈。」

肥龍:「干你妹,小蕊下面好緊,剛才在小米那完全沒有感覺,下面空空的,怎麼都插不到一樣,小蕊下面一插進去就好像吸著我的雞巴一樣,好爽,啊…不行了,射了!不戴套就是爽啊!內射他人女友就是爽!」浩子:「我操,你他媽新記錄啊!九分鐘,快讓開,小蕊明顯沒滿足,滾一邊拍視頻去,讓我滿足一下小蕊飢渴的陰道和子宮去。」

肥龍把小蕊放到沙發上,雙腳架在扶手上,小蕊只懂喘著氣,聳拉著頭,灰色的伴娘小禮服已經不能好好地遮擋身體,雙乳右邊裸露在空氣中,左邊也若隱若現地,灰色的絲襪已經各種水跡,高跟鞋的鞋面上有著不知道是精液還是其他體液的痕跡,頭髮凌亂不堪。

浩子一手扶著雞巴一手把小蕊的右腳一推開插進去早已經各種體液和精液流淌著的陰道裡,開始抽查起來。

小蕊給浩子已插入,抬起頭又開開始呻吟著,慢慢地雙手無力地抱著浩子埋在雙乳之間的頭,而浩子不停地換著抽插的速度和深淺,還叫肥龍拿了那個雙震穿蝶過去給他當按摩棒用,不停地刺激小蕊的陰核和乳頭,肥龍後來看不過去,拿著攝像機走到小蕊身旁開始要小蕊口交,我這看見肥龍的雞巴,不長頂多和我一樣八厘米左右,可是雞巴上好像嵌著一堆樹根一樣的血管,怪不得小蕊剛才說什麼刮著她。

小蕊看見他的雞巴想也不想就含進口中,開始吞吐著。

浩子:「肥龍你什麼時候又回去印尼做土著?有機會把那個小惠帶出來給你玩一下啊,那個真是女神級的,不過最近阿珅十分迷戀她啊,不過沒事,又有新的騷貨能操了,我和阿珅已經搞到手了,還是一個警花哦,拍婚紗照穿著警服的,結果那個她那個傻逼教師老公,他老婆在影棚給阿珅操著時還在和我討論怎麼拍照,我也是服了我,越來越牛逼了。」

肥龍:「我操,你們牛逼啊!除了小惠那樣的女神級的,連警花都操了,就不怕怎麼死都不知道。」

浩子:「怕個鳥,那個小騷貨,給我們搞上第二天就自己跑過來裝模作樣說要我們刪了視頻要我們負責,結果半推半就又給我和阿珅在影棚操了半天,還好那天下雨沒啥生意,後來要小米給她化妝換婚紗操了一發,結果現在敢和她老公說有任務,晚上過來和我過夜,都不知道是不是本來就欠人操還是女警都有M傾向,喜歡我捆著她操,前天你回來前,我還在家裡要她穿著警服給我幹呢。」

我聽到他們的對話,不禁在想這夥人到底姦污了多少女人。

肥龍:「我操,你們他媽還招人不,我回來給你們當打雜算了,對了,你們怎樣玩過小惠啊,說來聽聽,好讓我先爽爽。」

浩子:「操,小惠能搞到手我當初都不敢相信,不過能操到就不管了,從影棚到遊艇到酒店到KTV到阿珅家裡都玩過了,印象最深就是在澳門,他媽給老黑給操了,那晚真是爽到不行,什麼鬼婚紗禮服都換過,基本沒睡,從晚上九點多一直玩到第二天七八點才送她回房間,當時還留下了她的內衣和絲襪做紀念呢,以為沒什麼機會再玩了,結果前段時間她老公住院了,我們知道後又玩了她一個月,她也厲害啊,能給我們操了一晚上第二天還去醫院照顧她老公,有次帶她去認識的那家KTV,模擬場景,婚宴後新娘給客人姦污,就那晚玩了一通宵,婚紗,伴娘禮服,旗袍晚裝都換著來了一次,爽得我不行,阿珅卻不知道是太爽射太多還是怎樣,結果那晚後半段就看著我操小惠,笑死我了。」

他們居然一邊操著小蕊一邊是無忌憚地討論著怎樣玩別人的新娘子,而我卻有點想看看這個他們口中的小惠到底是何許人了,不過現在我還是看著小蕊給他們玩弄的視頻而熱血澎湃,又擼出了一發,我默默地扯出紙巾,默默地擦著手,畫面中小蕊只剩下無意識的呻吟而機械地舔著肥龍的雞巴,而浩子和肥龍還不斷的聊著怎麼玩那個小惠。

從他們聊的內容上,我知道了小惠在哪裡給阿珅和浩子玩過,玩過什麼體位,玩過什麼模擬情景,還知道小惠是半自願地給他們玩弄,而我也越發想看看小惠這女人了。

而且也知道了,小蕊是給曉丹哄著喝了他們兌了藥的水才給他們操上的,在婚宴後就已經在酒店給他們口交了一次,之後才分開一個去了新娘曉丹家一個來酒店操小蕊。

他們一邊聊天一邊操著小蕊,中間不是浩子操著小蕊就是肥龍操著她,他們兩個人不停地換著花樣玩著小蕊,哪一晚我不停看著那張光盤裡面的十多二十個視頻,直到自己的小丁丁完全不能勃起了才把光盤放回原地,而期間,我接到一個小蕊的電話,電話中小蕊說加班要通宵,可是我卻聽到嗡嗡嗡的馬達聲,那個聲音我太熟悉了,那是雙震穿蝶的馬達聲,我裝著平靜罵了她老板幾句,之後就安慰她好好幹,之後就掛了,而我心中卻是更加的興奮,小蕊今晚又給人操了,雖然有點醋意,可是那種快感卻掩蓋了一切。

過了一個星期,小蕊又說要去加班還是通宵,而我也不做任何反對,只是安慰她,等她出了門,我又在床底下摸出光盤,而這一次光盤已經變成了兩張,第二張上面寫著,小蕊婚紗。

那晚我看著小蕊穿著潔白的婚紗給阿珅和浩子姦淫的視頻再一次打飛機到丁丁不能勃起為止,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小蕊就會需要通宵加班,而光盤數也越來越多,曉丹有時也會出現在視頻裡面,曉丹穿著婚紗小蕊穿著伴娘小禮服,給阿珅浩子和肥龍姦淫著,或者兩人穿著旗袍或者小蕊穿著各種禮服,而且他們說過的那個警花我也看見了,穿著被修改過的了警服,超短的警裙配著吊帶絲襪和過膝長靴上半身還是現在的制式警服,可是已經修改得十分貼身,那個警花和小蕊都這樣穿著給他們姦淫和玩弄著,而我也期待小蕊的通宵加班……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意外的一天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