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破了那個空姐的處 職業制服

初冬,漸冷,第一次見到你是在一個小小的寵物店,外面是冬季清晨少見的晴朗透過大大的玻璃窗照在我的眼睛裡,照亮了整個房間。我覺得有點恍惚,陽光打在你的身後,臉看不清楚,但是頭髮上,衣服上,手上都泛起微微的陽光。

靜靜的站在那裡,牽著一條小金毛,個子高高的。有那麼一刻,似乎集中了我心裡所有以來的想像的純美,像一場春日裡漫天飛舞的夢,那麼的不真實,像永恆天際裡的浮雲流彩,與現實世界不再有任何聯繫。陰霾晦澀中,一道光透過濃霧,重重的擊在我的心口上,讓我呼吸困難,而我甚至還沒有看到你的臉。

「我叫,蘇瀟」你的長髮被發箍緊緊的束在腦後,油亮的黑髮順從的貼在耳邊,大大的眼睛亮亮的看著我,嘴唇有些倔強的微微翹起。

一瞬,夢醒

我知道我不能愛你,因為我已經結婚了,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心裡滿滿的都是你,你的心裡滿滿的都是我,終於在那天,我即將出差之前,你突然出現在機場,緊緊的抱著我,告訴我,你愛我,你怕分開。

我沒有說話,買了一張同行的機票,然後問你:「跟我走嗎?」

直到看著飛機騰空,握緊你的手,我依然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這一切對於我而言,太瘋狂了。

我結婚了,妻子是大學時期認識的,我知道她不會是我最愛的人,因為我們有那麼多不同,可是我還是娶了她,就是因為兩年的異地戀,她一次次的握緊我,不讓我離開,我相信,妻子是真的愛我,可我始終沒有辦法讓自己全心全意的愛上這個女人。

在賓館的大堂,我們還故作鎮定,可是當房門在身後關上的那一剎那,我帶著點蠻橫的將你搬過身來,緊緊的將你摟在懷裡,你無限溫柔的看著我。於是我也不由自主的凝視著你的眼睛,你的唇,像玫瑰花瓣一樣充滿柔情的微微開啟。

我的頭略略有些傾斜,於是,你迎合著我,向另一側略歪著頭。然後,我的目光從你的眼睛漸漸的下移,落到你那美麗的嘴唇,而你也是。終於,兩個人同時閉上了眼睛,我們的唇相觸了,徹底融化在期待的吻中。

兩人都是初次接吻,雙方的動作都顯的有些笨拙,但在我們有心而發的感情帶動下,很快就陷入了甜蜜之中,此時世界上仿佛就只有我們兩人,兩個享受著世界上最美好情感的人,這種情感就是愛情。

那一瞬間,兩個人的腦子裡默契的同時冒出一個詞:「真空」,從那以後,接吻是兩個人在一起最頻繁的動作,而且無論何時何地,每次,我們都能享受其中,體會那種讓人眩暈的幸福。也許,只有真正的心靈相愛,才會有那麼美妙的感覺,也只有真正的全心投入,才讓我知道接吻如此的幸福。

當我褪去你所有的衣衫的時候,我愣住了:這是什麼樣的美麗啊,那是永遠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震撼。我永遠都不會相信天下竟然有這麼完美的身體,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毛孔,每一處凸起,每一處凹陷,都是那麼完美。那美如天仙般的秀麗臉龐,柳眉、杏目、瑤鼻、櫻唇,白裡透紅的雙頰,長長的秀髮貼在頸部、肩部,細長的雙臂,圓潤的肩膀,柔柔的脖頸襯著你性感的鎖骨,雪白的胸口光滑的像是高山上的雪,胸前,那讓人狂熱的乳房驕傲地向上堅挺,粉紅色的乳頭像兩粒櫻桃點綴其上,與周圍那一圈粉紅誘人、嬌媚至極的淡淡乳暈配在一起,猶如一雙含苞欲放、嬌羞初綻的稚嫩「花蕾」嬌嫩的,傲然而立。平坦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隨著呼吸慢慢起伏,小腹的中間還有一道東方人少有的凹線,畫著一道完美的曲線,把我的視線帶向下麵。

三角形的黑森林是那麼的神秘和誘人,你的蔭毛並不多,正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兩條修長的玉腿夾的緊緊的,像是用最純潔的和田玉雕琢出來的一樣,修長勻稱的美腿好似酥軟無力的在顫抖中傾頹,你那讓人血脈賁張如蛇般妖異的身軀軟倒在床上,如精工雕琢的挺秀鼻端滲出點點的汗珠,兩頰皮膚下流動的豔紅晶瑩如玉,紅嫩的柔唇微張,我鼻中嗅入處女般的芳芬。

我將自己的身體小心翼翼的覆蓋在你之上,感覺到一陣溫暖和從未有過的安靜。兩個人的肌膚緊緊的貼在一起,胸膛對著胸膛,雙手握著雙手。我輕輕的吻下去,點過你的唇,點過那讓人留戀的粉頸。你「嚶」的一聲,雙手抱住我的頭,將我緊緊的貼在自己的身體上,手指穿過我的頭髮,輕輕的撫摸著。

我握著你的椒乳,含著你軟軟的乳頭,那粉紅的嬌羞在舌尖慢慢變硬,挺立了起來,乳暈,在無法察覺中,擴散開來。晶瑩的乳房像被抹上了一層胭脂,嬌羞的粉紅不已。你閉上眼,享受著這個男人帶給你的歡愉,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沒有抗拒,沒有佔有,兩個人似乎都在後悔為什麼沒有早些這樣做。

我的手撫摸著你的小腹,感受著如絲綢般的滑膩,向下,向下,當我把手插在你的雙腿之間的時候,分明的感覺到了那潮濕和溫熱。軟軟的蔭唇包裹著我的手指,濕潤的塗抹在我的欲望之上,你輕輕的皺了一下眉,仿佛有些疼痛,我愣了一下。

「寶寶,怎麼了?」我以為自己哪裡做錯了。

你閉上眼,想了好久,才睜開眼,用小的不能再小的聲音說:「哥哥,我是處女…」「轟」一聲炸雷在我的腦子裡響了,我在那一瞬間甚至無法相信這是真的,這麼美麗的女孩子竟然還是處女。

我仿佛看到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珍寶,獨一無二。我對你的愛,在那一刻忽然讓我徹底無法自拔的瘋狂的愛上了這個美麗的女孩。

我輕輕的撫摸著你的身體,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妙,我慢慢的順著你豐滿的Ru房一路吻下去,吻過你的小腹,然後猛然一頭紮進你的雙腿之間。

處女地的味道是那麼的芳香,在那片充滿了誘惑的漆黑的森林之間,兩片蔭唇晶瑩欲滴,淡淡的,不經人事。我的舌頭,如蛇一般的分開蔭唇,蜿蜒的向裡面鑽去,很快,就遇到了那層薄薄的阻礙。

濕潤,溫暖,你身體裡分泌的愛液不停的流出,打濕了我的嘴巴,我貪婪的吸允著那美妙的甘露。「啊…哦…」你開始低低的呻吟起來,那聲音如歌如泣。

修長的大腿緊緊的夾著我的頭,手指在我的發間穿梭,時不時的身體抖動一下。

舌頭,時而撩撥著你的蔭唇,時而挑逗著那顆小小的陰蒂,象顆晶瑩紅潤的紅寶石。雙手覆蓋著那飽滿的乳房,乳頭在我的指尖扭來扭去。你閉著眼睛,顯得那樣的陶醉,那樣的欣喜,那樣的心醉神迷。

柔軟的嘴唇包裹住了你的陰蒂,讓那小小的凸起蕩漾在我的唇齒之間,我輕輕的吸允著,你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小聲的呼喊著「哥哥,哥哥」。我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勵,舌頭更加快速的在陰蒂上擺動,撩撥。

你果然是處女,你的小穴經我這麼一舔,積壓在體內很長時間的欲望爆發了,你感覺渾身一陣燥熱,一陣陣衝動由小穴傳遍全身,有如潮水,一浪又一浪,全身有如被電擊似的,下體一股股的熱流湧出,少女的細腰扭來扭去,滿面通紅,呼吸急速,鼻孔直噴熱氣。

少女兩腿緊夾我的頭,使勁向下用著力,只知奮力地扭動柳腰,聳動豐臀,迎合著我的舌頭,口裡忘情地淫叫著。你媚眼如絲,口中不時還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自己著微張的櫻唇。突然,你感到自己的嫩穴裡熱流急湧,整個人有說不出的舒服暢快,全身一陣劇烈地抽搐,螓首頻搖,突然一聲嬌呼:「啊……啊……好舒服……」

就在那一瞬間,你整個人像被拋起來一樣,巨大的快感迅速將你整個人都淹沒了,身體高高的拱起,猶如一座小橋,雙手緊緊的握住我的手,緊閉著眼睛,重重的喘息。

你被那一波勝過一波的強烈的電擊般的刺激弄得一陣狂喘嬌啼,銀牙輕咬,秀美的脖頸僵直地向後揚起,美眸中閃爍著一股醉人而狂熱的欲焰,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隨著你的扭動而飄蕩著,全身的雪肌玉膚滲出一層細細的香汗。雙腿之間分泌出的源源不斷的愛液甚至打濕了床單我看著你,微微的笑了。我並沒有打算進入你的身體,因為你是那麼的珍貴,我無法去破壞這樣一個女孩保留了22年的貞操。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看著自己的女人欲仙欲死是那麼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你的呼吸慢慢的平靜下來,迷離的眼神望著我的雙眼,兩個人就這樣四目相對。我翻身躺倒一邊,然後用力的摟過你,把你放在自己的胸口。你的手放在我心臟的位置,靜靜的感受著我的心跳。臉頰貼著我的胸膛,溫熱的,寬闊的。有那麼一瞬間,你覺得那就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是你一生的依靠。

也許這就是最純真的愛,在第一次赤裸相見的時刻,並沒有索取,只有付出,看著自己的愛人那麼的驚喜,讓自己的心中無限的滿足。只要我知道你什麼都願意為我做,我就心甘情願的對你好。

慢慢的,兩個人都睡著了,就這樣,你趴在我的身上,頭,還隨著我胸膛的呼吸而上下起伏。時不時的,從夢中醒來,看著這個不可思議的女人。撫摸著你直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然後又再次入睡。

當你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亮了,這一覺睡的是那麼香,甚至連夢都是那麼美好,擡起頭,我不知何時已經醒了,微笑的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孩。

「早上好,我的寶寶。」

你睜開眼,嬌羞的看著我,我的手輕輕的撫摸你的乳房,你的乳房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美麗,圓潤的乳房有32C,是東方人最完美的尺寸,白嫩的乳房上是兩點粉紅色的乳頭,這樣的顏色只有未經人事的處女才有。

乳房微微的上翹著,隨著動作,像果凍一樣顫抖。從上面看去,就像兩座火山,火山口散發著看不見的引誘,讓我幾乎能夠感受到那種狡猾而又火熱的狂野。

你摸著我的皮膚,光滑而又火熱,尖尖的手指從我的胸膛滑下,滑過我的小腹,然後猛的塞進我的內褲裡,一把握住我那早已經堅挺的蔭莖,上下套弄起來。

「噢」我快樂的輕輕的叫了一聲,我在感受著那種溫暖的手掌時,險些直接達到高潮。在你抓住我的蔭莖的同時,我的雙手也抓住我身下那兩個高聳的火山一樣的乳房,狠狠的搓揉著兩個讓我欲火焚身的魔鬼,然後把一個乳房含在嘴裡,用嘴唇夾緊,開始吸允它。

你那柔軟的皮膚在我的口中像一張紙似的,當我舔著你、吸吮著你時,在你手中的蔭莖開始挺起、變硬。你的乳頭迎合著我的舌尖,好像要在我的口中融化似的。我吸吮著它,感覺著它的變化,開始變硬,變大。我的蔭莖在你的撫摸下也在變化著,越來越大,越來越硬,更富有彈性。

在你乳房下面是一塊被你成熟、豐滿的乳房所掩蓋的神密的陰影。但我能看到處於那寬寬的兩腿之間的峽谷上面白晰的圓圓的腹部。你的肚臍像一顆黑色的珠寶,引導著我的眼光看向那白晰的腹部下麵。

一條優美的曲線延伸到你那光滑、狂熱、捲曲的蔭毛,像乳頭一樣狡猾、火熱。我看不到你的腿,你的腳,也看不到那地板。除了你下麵那塊隆起的陰阜,我什麼也看不到。

我的手在你的臀部滑動,使你感覺到和我已經親密無間。並且我自己也似乎覺得你就是我的一部分,就像是我的手指一樣。而現在我的手指已落在你兩腿上部的中心之處。

我又重新感覺到你那溫暖而又富有彈性的頭髮摩擦著我的臉。你靠著我,輕輕地移動一下,把兩腿分開來。

我的手指在你兩腿之間不停地移動著。我感覺到了你圓圓的大腿的冰涼,也感覺到了你大腿之間的濕熱。我把頭靠在你的肩上,吻著你的頸子。我的嘴唇可以感覺你頸部的悸動,並且你閉起眼,開始讓我的手指來認識你,瞭解你。

就好像有一個動物在你的兩腿之間扭動。我手指下的蔭道變得濕漉漉的,很溫暖。我感覺到它在顫動。我開始摸弄你可愛的濕滑的蔭唇了。

你的蔭唇在我的手指觸摸下隆起、抖動。像一個蠕動的迷宮迷惑著我的手指,戲弄著它們。我把臉更深地埋進你的股溝內,呼吸著你的氣味。我把你的體味吸進我的肺部深處,感覺是多麼的溫暖、清新。你的蔭唇抖動著。此時我又在你的股溝裡張開嘴,你繃緊你的臀部擠壓我的瞼,用你的股溝玩弄我的舌頭。我的舌頭扭動著,品嘗你的體味,舐著你的屁股。

你的大腿夾著我的腰,你的蔭唇完全分開了,而你的蔭道口快樂地張開了,濕濕的,舔著我的手指。我低頭狂熱地吻著那狡猾的小洞口,並且感到它也撅著嘴回吻著我。我把臉挪下一點,用鼻子頂進你的蔭道,我的嘴全濕了。

我又把嘴對著你的蔭道口,長滿蔭毛的蔭部摩擦著我的臉,需要我,請求我深入。

我吻著你陰滬閃閃發光的嫩肉,呻吟著。我又騰出一隻手盲目地伸向前去,一次又一次不停地用手掌搓揉你尖挻的陰蒂,搓揉那面很少被觸摸的嫩肉,使它們在男人的手中更加敏感、緊張。

我吻著你的蔭道,把舌尖伸進去,而你的蔭道也回應吸著它,就這樣甜蜜地吻著,快樂地呻吟著,呼喚著我深入,同時用你的蔭毛摩擦著我。

我的舌尖舔著你的陰蒂,直到它的根部也開始變硬。你扭動著,使我的舌尖知道它們是多麼喜歡這樣被舔著。我繼續品嘗著你體內海洋深處的堿味。我的手又捏住你兩個乳頭,並向下揉動著那成熟、豐滿的乳房,那乳房就像裝在薄薄皮膚裡的枕頭,很柔軟,並開始由於興奮而膨脹。我在搓揉你的乳頭時,能感覺到你那粗糙不平的乳頭上的皮膚摩擦著我的手掌。

你的身體緊繃著,雪白的皮膚因為快感而充血,變成了紅色。乳房變得更大了,甚至上面藍色的血管都清晰可見。蔭道裡源源不斷的流出愛液,打濕了賓館的床單。你睜開眼睛從鏡子看過去,兩個赤裸的肉體糾纏著,緊緊的繞在一起。

「啊」你開始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我感覺到你的蔭道越來越濕潤,越來越火熱,我知道你馬上就要到高潮了,你甚至不由自主的擡起屁股,用力的把蔭唇頂向我的臉,讓我的鼻子在兩個蔭唇之間摩擦,我停止了動作,讓你完成剩餘的部分。

你的動作越來越大,越來越快,而喘息和呻吟也變成了銷魂的叫床聲:「啊……啊……哥哥,我好舒服……噢……快點……再快點……我要高潮了。」

我感到一股熱流從蔭道深處湧出,流到我的臉上,我伸出舌頭,把所有的愛液都舔到嘴裡。你感到那柔軟的舌頭,然後在一瞬間,到達了高潮。喘息著,重重的跌落在床上,眯著眼睛,微微翹著的嘴角告訴我你有多麼的滿足。

我沒有停下,而是慢慢的爬上去,開始吻你的脖子,給你高潮後的溫存。你眯著眼睛享受著我的服務,無比滿足,呼吸漸漸平靜。

我的蔭莖開始有一種快要漲裂的疼痛,你翻身坐在我的身上,慢慢的吻下去。

一隻手還緊緊的握住我的蔭莖不停套弄。你終於脫下了我的內褲,露出我的蔭莖,你呻吟著,把嘴唇貼了上去。

舌尖在我的龜頭上輕輕的點了幾下,我開始不由自主的小聲呻吟,你用一隻手托著我的睪丸,輕輕的揉捏。舌頭,溫暖的舌頭,慢慢的從陰囊開始舔起,一直向上,順著我蔭莖的血管和筋脈,遊遍我那火熱和堅硬的下體。很快,我的蔭莖上就沾滿了你的口水,你擡起頭,看著我滿足而微閉的臉,快樂的一笑,然後猛的,把整個蔭莖含在嘴裡。

一瞬間,感覺像是被溫水環繞,甚至像回到了母體,我被你柔軟滑膩的口腔所包圍,開始不由自主的按住你的頭,想要更深入一點。你緩慢的擺動你的頭,舌頭在看不見的地方攪動著我的蔭莖,在鑽來鑽去,糾纏著那根堅硬的肉棒,抵死糾纏。然後一下一下,你開始越來越深入,我清晰的感覺到龜頭開始觸到你口腔的最深處,蔭莖下麵原本冰冷的地方開始變得溫暖。

我拉著你的手,讓你握緊蔭莖下麵的地方,那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你順從的跟隨著我的引導,我按住你的頭,用力的向下按下去,有幾次,甚至感覺龜頭已經塞到了你的咽喉。從毫無感覺到快感來臨,就在一瞬間,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了那個部分,我開始歡愉的呻吟。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的腰猛的向上頂起,蔭莖深深的插進你的嘴裡,差點就頂到喉嚨,然後就在舌頭的包圍下,開始射精,猛烈的精液一股股的沖進你的嘴裡,我足足射了差不多十次,才慢慢的停了下來,而蔭莖在你的嘴裡還不停的跳動,好像意猶未盡。

你沒有張開嘴,而是讓我在你嘴裡慢慢的變軟,舌尖不停的撩撥著已經軟下去的龜頭,直到我平靜下來,你才慢慢的吐出蔭莖,然後伸出手,把嘴裡的精液吐在上面,這讓我看的無比的興奮。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兩個人似乎忘記了此行的目的,只是在床上瘋狂的Zuo愛,休息,做愛,休息……

當兩個人都高潮後,就躺在那裡看著鏡子裡的人互相調笑,然後又因為一個火熱的眼神重新投入到永無止休的纏綿中。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沒有插入的性愛竟然讓我有了從來沒有過,不敢想像的完美的性愛體驗。

直到我再也噴不出精液,只剩蔭莖的跳動,而你叫床的聲音也開始變得嘶啞起來的時候,兩個人才終於疲倦已極的躺倒在床上,一動不動。你趴在我的身上,由於幾個小時的瘋狂做愛而帶起的深深的喘息,呼吸吹在我的鼻子裡,癢癢的。

我幸福的看著這個女孩,好像是這個世界最完美的珍寶。

而我,也一直沒有向你索取,最多只是把龜頭頂在你的蔭道口,讓兩片蔭唇夾住想要衝刺的龜頭,輕輕的滑動幾下,沾滿滑溜溜的愛液。你也放心的讓我這樣做,因為你知道我也只是這樣而已,並不會破壞你保存了22年的貞潔。

時間過得那麼快,一轉眼間,會議開完了,我就要回去了,那天晚上你看著我,你知道回去以後,我們就要裝作若無其事,你把頭埋在我的懷裡痛哭,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該怎麼做,只能是緊緊的抱著你,良久,當你停止了哭泣的時候,你擡起頭,默默的看著我,輕聲的告訴我:「哥哥,你要的我現在還不能給你,但是我知道你忍的很辛苦,從後面來吧!」

我愣了一下,好像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又「嗯」了一聲。你抓住我的手,慢慢的引導者我,劃過自己的背,然後在肛門的地方停了下來。

「我想結婚的時候再給你,可是我不想看你這麼難過,從這裡進來,好嗎?」

我什麼都沒有再說,心裡卻充滿了感激。我直起身,坐在你高高翹起的大屁股上,雙手扶住堅硬如棒的蔭莖,擠開緊緊的臀肉,抵在了肛門,然後一點一點的壓下去。

我看著龜頭慢慢的鑽了進去,由於剛才的愛撫,蔭道流出的愛液早已浸濕了肛門,滑溜溜的,你也就沒有了多少痛苦。我坐在你的身上,看著自己的蔭莖消失在你的身體裡,心中的火燒得我口乾舌燥。我想狠狠的把自己的蔭莖插進去,然後瘋狂的進進出出,可是我知道這樣會讓你疼痛不已,所以我只有慢慢來,等肛門完全適應了蔭莖的尺寸後,我才可以有下一步的動作。

雞蛋大的龜頭已經完全消失在了你的肛門裡,整個蔭莖也插進去三分之一了。

我鬆開了手,趴在了你光滑的背上,用身體的重量讓整個蔭莖完全插進你的身體。

終於,我和你連成了一體。我像歎息一樣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我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自從和你開始後,我就再也沒有碰過蔣夕,我終於找到了久違的感覺。而這感覺更加強烈,肛門的括約肌緊緊的抱著我的蔭莖,在進口處緊的要命,鑽進去後卻寬敞了很多。直腸裡熱熱的溫度刺激著蔭莖,要不是下午幾次不停的做愛,我直接就會射精。

你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我緩慢的動作並沒有讓你感到太多的痛苦。而我,竟然成為了第一個進入你身體裡的男人。你感受著自己的身體被那根堅硬的棒子塞的滿滿的,肛門處的疼痛感幾乎消失,隨之而來的甚至有一點點的舒服。

我挺起腰,把蔭莖拔出來一點,再緩緩的重新插回去,頻率很慢,很溫柔。

一隻手撐著床,怕把你壓的喘不過氣,另一隻手摟著你的乳房,手指搓捏著你的乳頭。

你自覺的翹起屁股,隨著蔭莖的抽插上下起伏,回過頭去,與我舌吻。兩個人的舌頭攪在了一起,這讓我更加的興奮,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恥骨拍擊著你肥嫩的大屁股「啪,啪,啪」的聲音響在房間裡。

你竟然感到了一陣陣微微的快感,你扭過頭去,饑渴而又痛楚的看著我的眼睛,眼神裡充滿了誘惑,我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勵,不再擔心你會痛,而是以前所未來的速度和深度狠狠的抽插起來。

我直起身,雙手捏住你的屁股,用力的扒開,分向兩邊,這樣我就能清楚的看見自己的雞芭在你身體裡的進出。褐色的肛門在蔭莖的進攻下全面淪陷了,隨著它的拔出,帶動了肌肉的翻出,然後當我狠狠的插進去的時候,肛門又深深的陷了下去。肛門處分泌的液體沾滿了我的大雞芭,亮晶晶的。

看著這樣淫蕩的畫面,聽著你從來沒有過大聲的叫床,我更加賣力的扭動自己的腰,我向前坐了坐,然後猛的把蔭莖深深的插到肛門的最深處。你被這突如其來的深入帶來的痛楚和快感刺激的快要昏了過去,你放肆的叫著,你從來沒有體驗過這樣的感覺,痛並快樂著。滿足自己男人的欲望,看著我如願以償的佔有自己的身體,原來付出是這樣的美好。

我側著身,翻到一邊,這樣兩個人像睡覺的姿勢一樣,我從後面抱著你,一只手從你的脖子下面環繞過去,抓住你的乳房,把你緊緊的貼向自己。另一隻手從你的腰上繞過去,摸上了你已經濕的一塌糊塗的陰蒂,輕輕的搓揉了起來。

在肛門和陰蒂的雙重夾擊下,你很快就失神了,巨大的,從來未有的快感讓你開始語無倫次起來。

「哦……噢……哥哥……你插的我好舒服啊……我好舒服……原來插這裡也可以有快感……啊……啊……摸我的陰蒂……輕一點……輕一點……捏我的咪咪吧……」

我更加賣力的抽插,「啪啪」聲回蕩在房間裡,你的屁股因為撞擊變得紅暈起來。汗水順著我的肩膀流下,滴到你的肩頭。

終於,巨大的快感湧來,我發出一陣野獸一般的低沈的吼聲,猛的把你壓翻在身下,大雞芭深深的插到直腸的最裡面,突突的射出精液。你感覺到了雞芭在一瞬間猛然增大,你知道我就要射精了,於是更加賣力的把屁股翹起來,淫蕩的回頭看著我,伸出手指,塞進我的嘴裡,讓我吸允,迎合著我的高潮,感覺著一股股熱流湧進自己的身體。

兩個人都疲倦不堪的倒在了床上,我扳過你的身體,依舊側躺著並沒有把蔭莖拔出來,而是依然插在你的身體裡,感受著那種被包裹的快感。只是,睡到酣處,我們依然沒有放開彼此。我緊緊的抱著你,一隻手放在你的小腹上,而你則枕著我的胳膊,抓著我的手,不肯放開。

三個月後,你接到通知,你被國外某著名航空公司錄取。你的夢想實現了,你終於成為了一名空姐,還是世界最頂尖的航空公司。

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沒有擔憂,因為我知道,我們不會分開。

你出國後的一個月,我離婚了,放棄了所有,房子,車子,存款,和我最愛的那條賽級阿拉斯加雪橇犬。

很多人說我傻,說你已經走了,玩玩就算了,你丫認真什麼,還真離婚啊。

我從來沒覺得自己傻,我是那麼的愛你,答應了你,就要做到。

離婚後的那晚,我把離婚證的照片發給你,你哭的像什麼一樣,說我好傻,說你好壞。我笑著聽你講完,然後告訴你,我已經買了機票,辦好了簽證,在你空姐培訓結束的畢業典禮那天,我會出現在你身邊,我就驕傲的告訴別人,那個最美的中國女孩是我的女人。

那天像是夢幻一樣,閃光燈打在你的身上,你是那麼的驕傲,因為十幾個國家的幾十名空姐,只有你一個人的男友到了,別的女孩都用那麼羨慕的眼神看著你,讚美我們的般配,嫉妒你的幸福。典禮結束後,我和你在異國的街道,旁若無人的牽著手,親吻,大笑,我知道,每次我們走在一起的時候,回頭率都是那麼高,因為你是如此的美麗,而我,又是如此的幸福。

那天晚上,你告訴我,「哥哥,我把自己交給你。」

兩個月的形體培訓,讓你的身材越發的美麗,雪白的肌膚,高聳的乳房,即使在你躺在床上的時候,依然高聳,那麼的飽滿,富有彈性,我並沒有急著要你,靈巧的舌頭舔遍了你的全身,因為我知道,今晚,我可以全部的擁有你。

當舌尖停在你的蔭唇的地方的時候,你那久違的呻吟終於又響起,一次次的撩撥你的陰蒂,看著你的愛液如泉湧,很快,你就到達了高潮,愛液濕漉漉的沾滿了我的臉,我扶起早已堅硬如鐵的蔭莖,輕輕的在你的蔭唇間摩擦。輕聲的告訴你「寶寶,哥哥進來了」你顫抖的聲音小聲的說:「哥哥,我怕,你慢一點!」

龜頭輕輕的分開蔭唇,慢慢的向裡鑽,很快,我就感覺到了阻擋,那層薄薄的處女膜橫在我們之間,我知道,如果我再進一點,我就是你第一個男人,而你,今生今世都不會忘記我。我不知道我們能否有未來,我不知道你和我能不能堅持過你五年的合同結束,但是我是那麼的想要你,我是那麼的愛你,我要你記住我,永遠記住。

我的身體猛然一沈,處女膜被瞬間捅破,你緊緊的抱著我,咬住我的肩頭,一聲尖叫,我知道你很疼,所以我馬上停了下來,蔭莖還有一半留在外面,我輕輕的抽出來一點,蔭莖上沾滿了鮮紅的處女血,你真的是處女!

當你疼痛漸漸消失的時候,我慢慢的填滿了你的身體,緩慢的抽動起來,而你的眉一直緊緊的皺在一起,你的身體是那麼的緊,兩條腿因為疼痛緊緊的纏繞在我的腰間,幾乎讓我無法擺動身體,直到五分鐘後,你才肯鬆開。我趴在你的身上,深深的吻著你,腰緩慢的擺動,一隻手支撐在床上,另一隻手覆蓋在你的乳房上,感受著你的柔軟。

很快,我就堅持不住了,因為你處女的身體是那麼的充滿刺激,才短短的幾分鐘,我就無法控制自己,我急促的抽動幾下,高潮的時候想把蔭莖抽出來,你馬上抱著我的皮膚,緊緊的壓在你的恥骨上,告訴我,「射在裡面,我是安全期,我想要你的全部。」

沒有猶豫,幾個月的所有積蓄噴薄而出,一瞬間的時間裡,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從未有過的高潮體驗,你微閉著雙眼,體會著暖流湧入你的身體,舒服的小聲呻吟。

那是你的初夜,至今一直很遺憾的是,初夜並沒有帶給你高潮,也許是因為真的很疼,直到三四次後,你的疼痛感才慢慢的消失,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終於把你送上了高潮,你不顧一切的緊緊的抱著我,大聲的呻吟,身體無法控制的瘋狂的抖動,那是你極度高潮的標準,雙腿突然伸的筆直,雙臂環繞著我的腰,緊閉著雙眼。我看著你,你那時的表情我至今記憶猶新。

可你還是走了,我們終究沒有敵的過距離,愛情最大的敵人。你走的這一年,我變了一個人,我開始玩世不恭,整夜的混夜店,為你戒掉的香煙也整日叼在嘴上,用一副邪惡的微笑看著我身邊的女人。一個個,她們來了又走,我卻從來沒有疼過。我所有的疼痛神經,似乎在我們最後一次通話中全部耗光,我捧著電話,哭的撕心裂肺:怎麼就沒有了?

至今依然不敢相信你已經不在我的身邊,我在一個個女人身上尋找你的感覺,可是再也沒有了,我沒想過再結婚,因為我知道,我沒辦法再去像愛你那樣愛任何一個女人。我的一生,曾經愧疚過很多女人,前妻,初戀,那麼多愛我不悔的女人,我知道我的殘忍,我也明白我那麼多的辜負,所以,也許下半生的孤單是我的報應,是給我默默懺悔的時間,只是,我那麼的想你……

寫完這篇文章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過去四五個小時,幾次淚流滿面,每個男人一生中都有一個最愛的女人,我的,就是你。

直到今天,我不恨你,即使我已一無所有,我依然感激你,在異國為我堅守的那一年,我明白你的優秀,清楚你的美麗,更知道你為我冰冷的回絕了無數個比我優秀無數倍的追求者。

我記得那個畢業典禮的下午,你挽著我的手臂,告訴所有人,我是你的男朋友,是你想嫁的那個人。

我記得那個清晨,你出浴,穿著一件米色綢質的睡衣,浴後烏黑油亮的長髮隨意的散落在胸前,黑髮之處,隱約的露出雪白的肩膀,溫潤如玉。發尖還隱約的掛著幾滴水珠,順著肩膀的曲線,慢慢滑了下來,朝陽的光輝打在上面,在那些水珠的表面鍍了一層金黃的薄膜。

你斜靠在陽臺的長椅上,微眯著眼,似已睡著。胸前放著一本書,樂嘉的《色彩性格學》,手臂輕輕的垂下,如蔥的指尖碰到了茶幾上的杯子,一縷淡霧渺渺而起,透著一股蜂蜜柚子茶的清香。修長的腿在裙擺的飄動間若隱若現,攝人奪目。

房間裡放著卡洛斯•加德爾的Po乳naCabeza,小提琴尖銳卻不刺耳,抑揚頓挫卻內斂幹練,高調又內斂的引領著旋律,猶如踩著探戈舞步的女人,有著高貴的步伐傲視一切的態度,對舞伴欲迎還拒,糾纏其中,而鋼琴鮮快明亮的節奏,把情節步步引入高潮,在音樂高潮到來前有力的擊鍵,仿佛是在下一個旋轉前深吸一口氣,然後就出發,去征服這個舞池,風琴略帶舒緩的伴奏,就是那欲迎還拒中的風情……

一首曲盡,而腦中的旋律揮之不去,猶如一場沒有盡興的舞蹈,永遠只差最後一步。那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畫面。

而你離開我,也不是因為別人,而是真的因為距離,因為太疲憊。所以我不恨你,至今依然愛著你,不知道我們今生還能不能見面,不知道還會不會聽你再叫一聲「哥哥」,願你一切安好,蘇瀟,我此生的最愛。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