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錮的人生 經典激情

我是一個很平凡的女孩,就像我的名字一樣,楊子凡,父親一生的希望便是我能夠簡簡單單平凡的過完這一生,但是我想要的生活卻因為這個男人的出現而打亂了我本該擁有的平凡的一生。

按照父親的夙願,一直到我22歲大學畢業,都在學院裡度過了我簡單平淡而枯燥的花季年華。

父親安排我進了一家小企業做一個文職,我明白父親的意思,並沒有多言,很快的我融入了這家企業,這個職業,就在我認為我要就此度過一生到領退休金那一刻時,我的生活似乎開始慢慢地發生了一些微妙的改變。

對!現在的畫面是,我抱著一大堆文件正沖向程總辦公室,一路狂奔的我,「啊……」撲通。對的,你猜對了,我摔倒了,而且撞到了一個人,我抬頭,滿臉歉意誠懇的準備像我眼前這個被我撞到的人道歉時,我被眼前看到的這一幕驚呆了,一身黑色西裝,一條淺藍色的領帶,柔軟的頭髮和精緻的五官結合的極其完美,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拍打著身上細微的塵土,雖然摔倒了,但是完全沒有影響他的氣質,不得不說這是我見過最美,最優雅的男人,正當我發呆的時候,那雙修長的手,伸到我面前,「你沒事吧。」這幾個字像箭一樣穿過我的心,好溫柔的聲音,

「沒事沒事,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

「恩,沒事就好,以後小心點」當我腦子的速度還沒跟緊我眼睛的速度時,那個我連名字都還不知道的男人,就踱步離去了。

當我回過神,看見滿地的資料夾時,「啊。完蛋了,程總嗚嗚嗚嗚……」

這件事情在當我回想起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周,在記憶裡,好像從來都沒有過這種心跳和感覺,我想我是愛上了那個優雅的男人,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如此平凡的我,怎麼可能和那個像童話裡出現的王子有任何關係,我一如既往的重複著上班下班的規律,在回家的路中,因為是在公司附近租的房子,很便宜,但是相比較的是很偏僻,在我再巷子轉角的時候,我看見一幫混混正在毆打一個男子,那個男子被他們淹沒了,而這樣的場景,我看過無數次,在我要轉頭時,那個男子突然從人堆裡沖了出來,驚愕的眼神,淩亂的衣帶,熟悉的面孔,是他,他向我沖了過來,在即將和我擦肩而過的時候,我做出了,我這一生都不敢想像的事,我竟然拉起他的手朝我熟悉的巷子裡,狂奔起來,

一個小時後,你看到的畫面是,我和這個童話裡的人氣喘吁吁的坐在我淩亂的床上,床頭櫃上還放著,我昨天換下來沒來得及洗的深紅色蕾絲內褲,我不得不說,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刺激了,

到後來的交談中,才得知,他是我們王董玩世不恭的小兒子,叫王宇軒,今年24歲,王董本來想將公司交給他,但是誰知道,他這個兒子這麼不省心,天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打架鬥毆,就看見了今天我們看到的畫面。

他洗過澡後,我用酒精輕輕給他消了賭,就睡了,而我知道這一夜註定無眠,但是對於他來說,納尼,盡然睡得這麼香,在我模模糊糊的時候,我感覺到這雙大手在禁錮我的腰,我一下驚醒,但是卻不知所措,對於男女之事,我還是清楚的知道的,

慢慢的當我感覺到這雙大手時,已經停留在了我的胸上,我手足舞蹈的輕推著,然而這個舉動卻加劇了手中的力度「嘶~ 痛痛嗚嗚~」我生氣的瞪著雙腳,努力反抗著,爸爸說過,女人的第一次一定要留給自己的丈夫,所以出於本能的反抗著,就在這個時候,宇軒拿起床頭的襯衣把我的雙手綁了起來,開始野蠻的撕扯起我的衣服,我驚愕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此刻他就像一匹野狼一般,冰冷的眼神,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我可愛的小熊睡衣讓他輕易地進入了我上身,我的胸不大卻也有34D的大小,他熟練的搓捏著我的乳頭,好奇怪的感覺,他的舌頭靈活的舔咬著我的胸部,一股股熾熱的暖流充斥著我的身體,好熱好熱,這種感覺是我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很快他結束了對我胸部的玩弄,慢慢向下,我開始劇烈的反抗者,在意志不清的時候,我被一陣疼痛叫醒,我的腳踢到了他的臉上,他生氣的打了我一巴掌,這巴掌讓我開始害怕,顫抖

他迅速的脫下了我身上所有的衣物,一絲不掛的展現在他面前,這讓我羞恥不宜,他拉開我的雙腿,撥弄著我的陰唇,玩弄了一會,臉上小小的詫異瞬間變成了興奮,他精緻的五官埋沒在我的下體裡,那靈活的舌頭,劃過我下體的每個地方,一股股熱流讓我早已不知所措,「恩恩……不要……恩……好奇怪的感覺……啊……舌頭……啊。進去了,嗚~」

在我早已淪陷的時候,感覺到一根巨棒正在慢慢的摩擦著我的陰道口,在我還在感受的時候,他的一挺,讓我痛的掙扎起來,他很煩躁的看著我,用力的捏著我的胸,狠狠地在我臉上打了一巴掌吼道「叫你別動,聽見沒」然後用力一挺。讓整個巨物淹沒在我的陰道裡

我小聲的抽噎著,一會,好像疼痛感再慢慢消失,身體越來越熾熱,「啊……慢點……啊啊啊。輕一點……嗯~好舒服~好舒服~」

在這一夜之後,他把我帶到了他住的地方,這個奢華的私人住宅裡,我仿佛成了他專業保養得情人,這讓我至今為止都無法理解的事。

「啪」的一身,房間的水晶燈亮了起來,整個房間的光線變得刺眼起來,片刻我也睜開了眼睛,看了看眼前的這個人,用顫抖的喊道「子軒,你……你回來啦」

高大的身子坐到床邊時,床體瞬間下陷了,在還在詫異時,一雙溫熱的大手已經伸進了絲質的寬大睡衣裡,手心貼著肌膚向上時,左胸在搓捏了幾下之後,瞬間硬的像豆子一樣,在他看來,她身上所有的部分,雖然不是最精緻了,卻都是他最喜歡的,帶著粉紅的乳頭變得格外誘人。

「啊——」我嬌喘著熱氣,下意識的躲避著,正想逃脫時,卻被宇軒禁錮在雙腿之間,

「這麼快就興奮了,真是淫蕩呢,我發現自從,你破處之後,好像變得異常敏感呢……我說的對嗎、子凡?」在我耳邊溫熱的氣息,淫穢的言語讓我感到羞恥,但是卻讓我的身體慢慢地變得更加興奮。

宇軒輕輕地撕咬著我的耳垂,我的脖頸,在我喘息的時候,和我的舌頭纏綿在一起,翻滾著,攪動著,熾熱著,慢慢地往下,又來到了我的胸前,重重的拉扯了一下,卻又像蜻蜓點水般離開,乳頭在離開那片熾熱後,變得瘙癢難耐,在我正興奮的等待著宇軒下一次玩弄時,他卻玩弄著我的頭髮,我焦急的輕輕咬著下嘴唇。

「想要什麼就告訴我,你要知道,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這是宇軒帶我來他家時對我說過的話,

「想要……恩……想要……好難受~」

「哪裡難受……想要什麼呢?說出來……你不說我怎麼知道呢?」宇軒肆虐的玩弄著我的髮絲,他怎麼會不知道我想要什麼,他只是想慢慢的擊潰我內心所有的尊嚴,激發我的羞恥感、

「恩……想要咬,乳頭,乳頭,好難過,漲漲的……好難過……咬……」這幾句話讓我的臉紅的像血滴一樣,但是身體的欲望很快的駕馭了我的理智

子軒低下頭,輕吻了我的額頭「對嘛,這就對了」慢慢的輕咬,舔弄,磨捏著,再重重的吸允

「恩……啊……」乳頭被溫熱的舌頭舔弄著,撕咬著,這種疼痛和愉快讓我身體裡的每個細胞都開始熾熱難耐,

「恩恩……下麵好癢,好想要……子軒……我好難受……我要……」我此時已經被挑逗的完全無法控制下體的瘙癢,難過的扭曲著身體,

「好,好,你想要我都會給你」說著,子軒掏出了自己的雞巴,「想要就自己爭取哦」

我看見雞巴之後就像看見了一劑解毒的藥劑一般,緊緊地握在手中,開始套弄起來,用舌頭舔著龜頭,輕輕地吸允著,宇軒的雞巴很長,我只含到一半的位置就已經抵達了我的喉嚨,而宇軒總是使壞的把我的頭狠狠地往下按,讓整個雞巴都進入我的喉嚨,一陣陣噁心,從胃部翻滾而來,而這讓我興奮不已,我搖晃著我的翹腿,宇軒將我掉了個頭,現在我們在用69式,宇軒的舌技時最棒的,每一次的口交都會讓我到達最愉快的高潮點,會讓我瞬間興奮不已。

在十幾分鐘的口交後「宇軒。恩。你弄得人家下麵好癢。我要。我要……」

「你要什麼呢」說著用力的打著我的翹臀

「嗚……恩,恩……宇軒的大雞吧,雞巴,進來,進來啊,恩,我要,我要。恩……好癢啊」用自己的淫液摩擦著隱帝,慢慢的抽插著我的粉紅花蕾,抽出手指,掰開雙臀,沾滿的淫液的花璧一張一合的就像一道美味的大餐在等待人享用一般,

「啊……痛……恩恩……宇軒……啊」宇軒看到這一幕,雙手禁錮著我的細腰,狠狠地抽插著,「你活該,誰讓你這樣誘惑我呢,啊……好緊。不管草你多少次,逼都這麼緊……啊,好爽」

肉體碰撞的淫液聲和淫靡的呻吟聲交雜在一起,在這個夜回蕩著,飄揚著

就這樣的時光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了,宇軒把我關在這個豪宅裡一步也不讓我離開,這讓我很懊惱,卻也很只能乖乖聽從,這天我實在無聊之極,知道每天宇軒都回到晚上才回來,雖然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什麼,於是我好好打扮了一番,準備出去逛逛街,呼吸到了久違了新鮮空氣和這溫暖的陽光後,讓我開始有點懷戀起,我曾經雖然平凡但是卻安逸的人生了。

這一天宇軒似乎很高興,很早了起了床說是打算給我個驚喜,我興奮地等了好久,宇軒把我的眼睛蒙了起來,把我帶到了一個房間,一進去的時候,心臟還在砰砰的亂跳著,在期待這個禮物,結果,當宇軒把我眼睛的絲巾拿下來的時候,我都不敢相信這是我眼睛看到,只有驚訝,這個房間我是知道的,是一個人當我來這個家的時候,宇軒就命人修的,但是卻一直不知道在修什麼。

一張大型的床,床的四周連接著從天花板的鋼管裡垂吊下來的鐵鍊,幾個看似很古怪的大型刑具,一個櫃子,這個櫃子裡全是各種各樣的震動自慰器,在角落裡還有一個鐵籠,鐵籠內部的鋼柱上有狗鏈和自慰器連結成一體的一個懸掛裝置,而旁邊放著的是一個看起來很舒適的皮質沙發,我滿臉詫異的看著宇軒。

「親愛的,這是準備給你的禮物,你喜歡嗎?」說著宇軒親昵的摟著我的細腰,捏著我的下巴,親親的吻著我的薄唇,

接下來宇軒把我抱到了床上,用懸掛在床上的鐵鍊手銬把我的手拉了起來,我就像一個正要備受行的犯人一樣,宇軒轉頭在忙碌些什麼,我心驚膽顫的看著這個修長的背影,接著,宇軒拿著針走到了我面前

「來,乖,別動,這是會讓你很舒服的藥,別動哦~」

當我感覺到一股冰涼的液體進入我身體的時候,宇軒卻玩起了我的乳頭,然而宇軒輕柔的玩弄卻讓我痛苦不已,難受之極。

「怎麼樣,是不是感覺身體很奇怪,恩?」說著宇軒狠狠地擰了一下我的整個胸,這一下,卻讓我感覺無比的舒服,

「這樣舒服嗎?這是一種SM興趣愛好者用的藥,即便不是M用了這種藥也會變成M,只有疼痛才會讓你無比的興奮」

「耐,親愛的,我們來做點讓你更舒服的事吧!」宇軒拿起了一個像是打耳洞的器械,我便明白了,

「子凡的乳頭這麼可愛,我相信,穿上乳環會更漂亮的吧!」當器械正對上我的乳頭時,我開始劇烈的掙扎起來。我害怕,極其的害怕痛,我知道穿乳環會很痛,很痛,

「子凡不要動,不然會很痛的,不要動啊,乖乖的,一下就好了,再說現在給你打了藥,不會痛的,會讓你很舒服的,」

「嗚嗚,不要,宇軒,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求你了,別給我打乳環,疼嗚嗚」我痛苦的扭曲這身體反抗著,宇軒對準了幾次,因為我身體搖晃的太厲害了,他沒法動手了,就放棄了,我看出來他很生氣,但是我真的好害怕。

宇軒此刻卻微微的笑了一下,就像惡魔突然笑了一樣,讓我心裡打起了顫,片刻,他拿起了一個小型黑色震動器,而這個震動器卻是要插電源的,連接了電源後,宇軒塞進了我的陰道,剛進去的時候,一陣子的舒適,即刻變成了電流,一點點的傳輸到我的身體裡,從內心裡產生的恐懼讓我尖叫起來。

「啊啊,不要,快停下,快拔出來,嗚嗚,不要啊,宇軒,求你了,求你了,快關掉,關掉啊……啊嗚嗚嗚~」

「子凡知道你怕電流,那我可以停掉,但是呢?那我幫你打乳環好不好,」宇軒摸著因為恐懼而繃勁的身體,

「不要,不要,不要打乳環,痛,我害怕……嗚嗚。宇軒。不要!」我哭著求著宇軒,而這卻讓宇軒非常生氣,把電流推到了最大,這一下,讓我痛苦的幾乎要暈厥,不停地扭曲著,開始顫抖。

「子凡,只要你答應我給你打乳洞,我就關掉好不好,就像女生打耳洞一樣,一會就不痛了,而且打完了之後,我會好好補償你的,會讓你很舒服的哦。」

這個條件這麼誘人,一點點……只是一點點麼……我瞭解宇軒的性格,他一定會不折手段的達成他的目的。所以我也屈服了,只好點點頭,

宇軒滿意的笑了笑,關掉了電流,開始揉虐起我的乳頭,雖然電流停了,但是身體還是不停地顫抖著,渾身留著細汗,身體也因為藥物的原因,動彈不得,舌頭的挑弄並沒有像以往那麼久,離開了舌頭的愛撫這讓我好難受。「不要,不要停……漲,好漲啊……嗚嗚」

「等等別急,一會會讓你更舒服的,乖,」說著宇軒把我下體的震動器取了出來,而取而代之的確是,我最愛的宇軒的大雞吧,這一下的充實感,讓我的肉壁緊緊地夾著了這個安慰,害怕再次的離開,宇軒小心翼翼的用鑷子夾起了我已挺立的乳頭,因為,我的乳頭很小,所以,宇軒也各種小心,害怕穿錯了,一切都差不多了,宇軒拿著穿環槍對著我的乳頭,一瞬間,身體瞬間穿過的一陣疼痛和快感,讓我無法停止身體的渴望,「要,我還要,啊,」

「等等哦,還有一個,這是我特製的乳環,上面還可有我的名字,這樣這一輩你都是我的人了,明白嗎?」說著我看著這樣特製的乳環,雖然很小,但是卻很精緻,兩邊連結的卡扣十分精細,這樣兩邊的乳環都帶上了,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痛,反而很舒服,這兩下的疼痛完全不能滿足,現在的我。

我開始主動索取,扭動著腰,希望下體能給我帶來最大的歡樂。

宇軒看見乳環完成了,心情也極好,開始抽插起來,一個小時候後,宇軒射了,這時宇軒用了三個夾子把我的乳頭和陰蒂加起來和天花板連結起來,隨著宇軒的條換,我此刻,雙腿敞開,四肢被高空掛起,宇軒這次還在我的菊花裡插了一根大號震動自慰器,然後開始了新一輪的攻勢!

「啊啊啊……好舒服,宇軒,宇軒,啊啊啊,好舒服,要,我還要……要……恩恩恩恩……」

此後宇軒接管了他父親公司,每天都很晚回家,但是他卻始終沒有拋棄我,我們每一天都換著不同的花樣幸福的度過每一天,沒一個夜晚。

我想我的一生,也許再也回不去我想要的平凡,而這樣的禁錮,卻讓我從未後悔過!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喝醉的姐姐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訕後直接上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妹妹的錯愛
媽媽真好,她讓我體會到性愛的快感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