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戀母往事 家庭亂倫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北方農村,在中國來說,村子不算窮,但也不富。

因為村子離市區不遠,所以大部分村民都在市區做臨時工貼補家用,農忙的時候就請幾天假,回村收收莊稼。

我爸和我媽的父母都是工人,「工人」這個字眼也許對現在的孩子來說沒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但在我出生的那個時代,工人意味著不用種地,有固定工資拿,並且老了有退休金養老,最關鍵的優點,是工人和農民的戶口本不一樣,工人的兒子可以在市區讀書,教學品質自然要比普通鎮裡的學校好很多。

那個年代還流行兒子「接」父親班,女兒也可以「接」母親的班,這樣接班的兒子和女兒就也成了工人,如果父母都是工人,那麼兒女也都是工人,但只要其中一個不是,那只有接班的那個孩子才能成為工人。

也許大家對這種文革遺留的體制不感興趣,我之所以向大家說說這些東西,是希望大家能瞭解一下我家的背景。

我爸和我媽非常不幸,姥爺這邊的工作交接給了舅舅,爺爺這邊的工作交接給了小叔,我父母只能落個普通農村老百姓的命。

沒有工人命,農村男子的第二選擇是去當兵,我爸也不例外。

他小學都沒讀完,小小年紀就開始四處打散工,18歲後參了軍,部隊復員後先後做過木匠、果園管理員、劇團吹嗩吶,後來陰差陽錯,到鎮政府的土地管理科當了臨時工。

我爸的上司雖然是正式工,但有權不用,很少管工作上的事,每天上班後就是喝茶看報紙,這樣基本上工作上的事務就是我爸在打理。

慢慢的,我爸權利越來越大,雖然是臨時工,但有時鎮長都給他幾分面子,有權自然就有錢,有錢的男人都會變壞。

我爸曾經跟好幾個女人在外面私通過,有的是鎮政府的文員,有的是鎮上醫院的醫生,曾經還有個女人找上我媽,要我媽跟我爸離婚。

起初,我媽氣的很厲害,後來慢慢也就習慣了,對農村人而言,離婚是件很丟人的事,不到萬不得已,一般都是能忍則忍。

外遇這個事情,畢竟眼不見心不煩,但我爸還有個缺點,就是好酒。

平時他清醒的時候,我爸簡直就是個聖人,很少生氣,家裡任何活兒都幹的很細緻,雖然在外面跟其它女人私通,但也是偷偷摸摸地幹,況且每次被我媽發現後都飆淚發誓下不為例。

但嗜酒這件事情,就很招人煩了。

他每次醉酒後都都要發酒瘋,曾經摔過電視、砸過窗戶玻璃、扔過10幾個暖水瓶,有一次還揚言要燒掉房子,偶爾還會動手打我和我媽。

因為醉酒這件事情,我媽和我恨透了他。

俗話說「幹部下鄉、雞魚遭殃」,我小學和初高中階段,我爸幾乎每晚都是酩酊大醉。

我估計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媽把她全部的愛都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她不相信男人,更不相信我爸,但對我卻照顧備至。

我爸每晚都有酒席,回來很晚,就算回來,也是醉醺醺的,我們母子倆在家都不敢一個人睡覺,再說那時候農村晚上經常停電,黑漆馬糊的更覺得害怕。

我跟我媽在一起睡還有另一個優點:我爸看到我在的時候會收斂一些,不敢隨意發酒瘋,有時候他看到我在就會自己一個人到隔壁屋睡覺。

小時候每天最開心的事情就是晚上吃完飯後到被窩跟媽媽聊天,我媽喜歡裸睡,我那麼小,自然也不穿衣服。

別人家的孩子一兩歲就會斷奶,而我根本沒有斷奶的概念,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我每天晚上還喝媽媽的奶,說來也奇怪,女人的奶只要一直吸,雖然過了哺乳期就會乾涸,但也能洗出一點汁來。

我媽的奶子足有F罩杯,屬於標準的竹筍型,形狀非常好看,但這對巨乳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只是食品,從來沒想過性方面的事情。

別人家的孩子只敢在睡覺的時候偷看老媽的陰部,我媽跟我之間從來沒有遮擋,她的陰部我想看就看,我很小的時候對媽媽的陰部沒什麼印象,只記得那裡黑乎乎一片。

我最喜歡的還是她的奶子,每天晚上都含著不放,吸完一隻後就吸另外一隻,有時候還喜歡拿手揉來揉去,我媽也不攔著,可能因為我爸的醉酒表現太過糟糕,我媽傷透了心,所以我們母子之間比一般家庭更過親密。

我上小學的時候正是我媽三十如狼的年紀,我爸經常徹夜不歸,就算回來也是醉醺醺的,他們倆幾乎很少做愛。

女人都有性需求,因為我們母子睡在一張床上,有時候我會看到我媽自己在摳逼,上小學的時候當然不懂,以為媽媽逼那裡被蚊子叮了,自己在抓癢。

有一次我在喝奶的時候又感覺被子地下有風,就拉起被子看了看,果然她在摳逼。

小時候我跟我媽很親,不想讓她太勞累,我經常幫忙幹點家務活,比如抹灰掃地、刷鍋洗碗之類的,看到媽媽鼻子不停發出「嗯嗯」的聲音,頭也扭來扭去,我以為她累了,就跟我媽說:「媽,我幫你撓撓吧。」

我媽怔了一下,表情就像被雷擊中了一般,我估計她當時的感覺很意外,平時我們母子倆過分親密,睡覺裸呈相向,她覺得也沒什麼,畢竟那些只是母子親情的表現,但偷看歸偷看,要摸摸逼那裡就有些,呃,怎麼說,有些不合倫常了吧。

一方面可能是我媽性壓抑太久了,另一方面我估計是我媽太愛我,有時候我覺得她就是要把我培養成一個我爸沒有缺點的替身。

當時我媽愣了一會兒,後來又笑嘻嘻說:「好啊,兒子還知道孝順媽了。」

於是我掀開被子爬到媽媽身上,腳朝著我媽臉那邊,頭慢慢湊到媽媽逼那裡。

我媽的逼那裡已是水汪汪一片,雖然外面有些有些密麻麻的陰毛,但靠近陰道口的陰毛還是沾了不少淫汁。

我伸手在我媽的逼那裡撓了幾下,我媽「嗯」了幾聲,我扭頭對我媽說:「媽,撓癢舒服吧,上次我被蚊子叮了個包,撓的時候舒服死了,就是那個包越撓越大,後來都撓破了。」

我媽聲音顫抖著說:「對,舒服,蛋子給媽好好撓撓,看到上面那個小豆子了沒,也在上面用勁搓搓。」

我看了下,果然媽媽的逼上面有個小肉芽,就把手指頭按上去,用力搓起來。

搓了一小會兒,我媽的鼻子又開始「嗯」起來,現在我知道她那是舒服的感覺了。

平時雖然跟我媽都裸著身子,但我從來沒仔細觀察過我媽的逼這裡,主要是那時候年紀小,沒什麼興趣,現在腦袋就在媽媽逼縫旁邊,小孩子的好奇心又調動了出來。

我掀開媽媽逼那裡的肉瓣,竟然發現媽媽有兩個逼眼,這個發現真是讓我大吃一驚,我扭頭對媽媽說:「媽媽,媽媽,你這裡好奇怪,竟然有兩個洞。」

我媽啐了我一聲:「你個小屁孩,這也大驚小怪,女的沒有小雞雞,上面那個洞是用來尿尿的。」

我媽話還沒說完,我就急著問:「那下面那個呢。」

我媽的聲音有點尷尬:「下面那個啊,將來你長大了,把你的小雞雞插到媽媽那裡,就能讓媽媽舒服了。」

我恍然大悟,原來如此啊,怪不得媽媽每天晚上摳逼,原來扣的是這個洞,並且扣了能讓她舒服。

作為媽媽的好孩子,我當然要義不容辭地讓媽媽快樂了。

我把指頭伸進媽媽下面那個洞,感覺裡面濕淋淋的,在裡面攪了幾下,媽媽在床那頭又發出「嗯嗯」的聲音,我知道那是對我的鼓勵,便接著用力攪起來,逼那裡慢慢水越來越多,可媽媽剛剛不是說上面那個洞才是尿尿的麼,我只好帶著疑問又問媽媽:「媽媽,你這個洞為什麼也尿尿啊。」

媽媽哈哈一聲就笑出來,差點嗆到氣:「傻兒子,女人的洞跟你們男人的小雞雞是有很大不同的,以後媽媽慢慢告訴你。」

我噢了一聲,雖然不是很明白,但也沒有刨根究底的打算,然後繼續我的摳逼大業,慢慢地,媽媽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甚至能感覺到我的三根指頭被媽媽裡面的肉壁收縮。

之後我媽大叫一聲,比剛才「嗯嗯嗯」的聲音更大,當我把指頭從洞裡拔出來的時候,一股有點偏白的汁液從那裡噴出,剛好噴到我的臉上。

我被突如其來的噴射嚇了一跳,以為把媽媽弄疼了,趕忙回頭查看,發現媽媽雖然眼睛有些迷亂,但依然微笑著,便放下心來。

小孩子對髒沒什麼概念,雖然臉上仍然掛著媽媽的淫液,但也不以為然,媽媽倒是非常介意,下床後在臉盆裡放了點水,把毛巾沾濕後給我把臉擦乾淨,又抹了抹自己的陰部,之後我們母子倆便抱著睡覺了。

後來的日子裡我經常給媽媽摳逼,久而久之,就摳逼這件事情,我變的有點不情願。

主要小孩子當時沒有性觀念,不覺得女人的逼有多吸引人,況且手指進進出出20幾分鐘挺累的。

我最遺憾的事情就是沒能在我媽風華正茂的時候跟她做愛,結果讓她虛度了10幾年沒有雞巴慰藉的光陰。

有時候手指實在累了,就用舌頭給我媽舔逼,這是一次偶然的機會發現的,那天我手指太酸,只是應付差事地給我媽挖洞,後來突發奇想,就用舌頭舔了舔,發現我媽竟然很喜歡,之後便開始舌頭跟手指交替著用。

但第一次好奇、第二次驚喜、第三次興奮、第500次麼,呃,那就有點無聊了,慢慢地,我便發現這件事情興趣不在,但我媽也不是等閒之人,她不想讓她的兒子無聊,也想解決自己的性問題,便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這個方法的關鍵點就是白糖。

小孩子都喜歡吃糖,我也不例外。

有時候我媽會對我說:「兒子,你給媽好好摳逼,扣好了媽媽給你買燒餅吃。」

那時候物資短缺,什麼東西都很貴,燒餅要2毛錢一個,雖然我爸在鎮政府工作,當每天都吃,也挺奢侈的。

聽說有好吃的,活便幹的風風火火。

有時候是燒餅,有時候是媽媽烙的病,有時候是其它好吃的,但一方面是這些東西花錢多,一方面是威逼利誘的工作總是沒自覺的活兒幹的好。

小孩子嘛,好動,趴在媽媽身上給媽媽扣個20幾分鐘,現在想來是很舒服的事,但小時候那懂這些,只是應付差事,一會兒便到旁邊幹幹這,幹幹那,經常弄得媽媽七上八下,剛有感覺我就停下了。

媽媽想的那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便是用白糖塗在自己逼那裡,讓我去舔,這下我可高興了,經常舔的媽媽呻吟聲不斷。

可惜白糖不耐舔,舔一會兒就沒了,算一下一場口交下來,也要耗掉不少白糖,那時候白糖雖然不貴,但也不算便宜,況且糖吃多了對小孩子身體也不好。

但人腦子是活的,後來媽媽又想出了用蜂蜜替代白糖,蜂蜜黏黏的,要舔很久才能舔乾淨,媽媽會在自己陰核上塗一些,在陰唇上塗一些,在陰道口放一些,有時候還會惡作劇地在屁眼旁邊塗不少,我卻不在意,我前面說過,小孩子對髒沒概念,況且媽媽的屁股每晚都洗得香噴噴的,屁眼那裡比舔逼還過癮。

就這樣,我們母子倆相依為命,互相慰藉。

這件事也不是沒有危險,有一次可能我媽太過投入,沒聽到我爸開院子大門的聲音,當我爸進門的時候,我媽才發現。

我媽驚慌失措,我頭還埋在媽媽逼那裡,幸好蓋著被子,但我媽的奶子和我的腳都露在被子外面。

幸運的是,我爸那晚醉的比較厲害,媽媽的奶子他早就沒感覺了,至於我跟我媽的69姿勢,估計他也沒想太多,看了一眼後看見我們還沒睡,他就一個人到隔壁屋睡覺了。

媽媽從來沒有讓我用雞巴插過她的逼,她覺得過早做愛對我的發育不好,最主要的還是,我那時候只是把舔逼這件事看成一件差事,我知道舔完後可能會有好吃的,並且逼那裡塗了蜂蜜,舔起來也很好吃。

說來也奇怪,我發育的很晚,雖然小小年紀就看過女人裸體,舔過逼,插過逼,但性意識也萌芽的很晚,不然早就可以享受插逼的樂趣了。

初中的時候,媽媽在市裡開了一家酒店,因為老爸在政府工作,所以就把各種請客吃飯搬到了自家的酒樓,再加上一些其它食客,酒樓的生意好的不得了,媽媽那時候開始忙碌起來,晚上回來後人變的很困,只想睡覺。

加上那時候家裡生活條件改善很多,吃的東西不再是那麼稀缺,媽媽也就不再用好吃的東西來誘惑我給她舔逼摳逼。

那時候老爸依然很少回家,雖然我已經開始讀初中,但依然跟媽媽睡在一起,他對這件事有些微詞,但可能覺得欠家裡太多,並且以為我跟我媽只是睡在一張床上,也就容忍了我的行為。

人一旦忙起來,就連做愛的事也顧不上了,媽媽每晚回來後洗洗涮涮,就摟著我睡覺了。

我那時候身高比小學高了不少,大概1米4幾,我媽1米66,雖然身高仍然有差距,但不算太大,我們倆摟在一起的時候,我的腦袋剛好可以吸奶,每晚做完作業後,我就脫光光鑽進被窩,然後腦袋蒙到媽媽乳溝裡睡覺,有時候嘴就吸著媽媽靠床單的那只奶子,一晚上都不丟開。

升了高中後,家裡慢慢富裕起來,媽媽在市區買了一棟兩室一廳的樓房,老爸委託了一點關係,把我送進了市裡的重點高中。

因為老爸要在鎮裡上班,每晚到市區有點遠,再說他經常醉醺醺的,便一個人晚上在村裡睡。

而媽媽每晚酒樓關門後,就跟我在市裡睡,因為老爸不在,我們母子倆便更加肆無忌憚。

我高一的時候身高終於超過媽媽,達到1米71,但依然沒什麼性意識,其實我也想不通為什麼我的性萌芽那麼晚。

晚上睡覺的時候,變成媽媽躺在我的懷窩裡,雖然吸奶有些困難,但媽媽的一隻奶擠在我的胸腔,另外一隻奶被我抓在手裡的感覺也棒的很。

高中的生活很枯燥,每天下午兩節45分鐘的短課,一節90分鐘的長課,然後放學,可惡的是一個半小時還要上晚自習,估計這是全國高中生最不願意過但又不得不過的生活。

班裡有個跟我關係不錯的學生,他這個人比較皮,不好好學習,晚自習經常是睡大覺,有時候還偷跑出去,經常被班主任叫家長談話。

我從小到大就是個規規矩矩的孩子(除了給老媽摳逼這個習慣),有一天晚上經不住他的勸說,班主任正好有事沒來監察,我就陪著他逃了一次課。

那時候大多蹺課學生幹的事情都是到錄影廳看錄影,有正規港片,比如劉德華、郭富城那時候演的那些槍戰片、黑社會片等等,但有時候為了招攬生意,也會黃色錄影帶。

我媽雖然從小就跟我有了超越倫理的關係,但她骨子裡也算個古典的人,她從沒看過黃色錄影,十多年前跟我爸做愛,也從沒嘗試過女上位、後入式之類的,我當然就更沒看過那些錄影了。

我跟他到了錄影廳後,先看了一部賭博槍戰片,我現在還記得,應該是黎明和袁詠儀演的那部少年賭神。

電影放完後,有幾個人沖著老闆喊:「老闆,放個毛片唄。」

話音完後,一班人哈哈大笑,老闆也沒介意,四周看了看,出屋把門關好。

我同學拍了拍我肩膀,詭異地沖我笑道:「這次你賺了,讓你看部你沒看過的。」

我一肚子狐疑,不知道他們一個個為什麼表情那麼怪異而又專注。

電影開始後,是一部美國A片,劇情有點忘記了,但好像是那種俗套的修理工與女主人的故事,對白很少,一小會兒就直入主題,那個修理工開始在女主人身上馳騁,之後不斷變換體位。

我雖然看了老媽十多年的裸體,但從來沒想過做愛,看到電視上那個男人的雞巴在女主人的逼裡進進出出,頓時有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說不出的感覺,有些興奮,有些飄飄然,腦子有些充血。

但更意外的,是自己的雞巴竟然慢慢變長變硬起來,我有些不好意思,幸虧當時穿的牛仔褲褲子緊,外面不太容易看出來。

我四周看看,發現我同學喉嚨在不停的吞口水,他的褲襠也有點鼓起來,發現我在看他,沖我嘿嘿一笑,絲毫沒在意。

從錄影廳出來後,我飛一般地騎車沖回家。

媽媽剛準備睡覺,我跑過去就把她抱了起來,然後把腦袋緊緊地靠在了媽媽奶子上。

媽媽有些手足無措,奇怪地問:「兒子你怎麼了?」我跟我媽之間無話不談,便跟她坦白交待了蹺課看毛片的事情。

媽媽有些生氣:「兒子你怎麼可以學壞,不好好學習,蹺課去那種地方。」

我自己也覺得抱歉,從小我就是個乖孩子,媽媽的話我很少不聽。

接著媽媽又數落了我一頓,我低著頭,一言不發,甚至還哭了起來,媽媽見我哭,自己也哭起來:「兒子啊,媽媽一直指望你學好,不要像你爸那樣,在外面花天酒地不顧家,你可不能辜負媽媽呀。」

我哭的更大聲,抽泣著對媽媽說:「媽媽對不起,我這次實在是太無聊了,每天晚上自習覺得腦子很累,我覺得自己每次考試都是前三名,所以也想放鬆一次,以後再也不敢了。」

媽媽聽完我的話後,怒氣有些轉弱,便把我緊緊抱進她的懷裡,安慰起我來。

我們母子兩個人平靜下來後,媽媽安靜地問:「剛才聽你說,今晚你還看了毛片?」我點點頭,我媽啐我一口,說到:「你個臭小子,還看那種片。」

我呆呆地問:「媽你以前是不是也看過?」我媽的表情有些尷尬,悻悻地說到:「呸!你老媽怎麼會看那種東西,只是有一次看到你爸拿了單位的錄影機在看,我喵了幾眼。」

說完這番話後,媽媽的臉蛋還有些微微泛紅。

我突然想起看毛片時雞雞變硬的事,便告訴了媽媽。

她聽到後有些驚訝,急忙說道:「真的嗎?讓媽媽看看,難道我兒子終於長大了。」

我都沒不好意思,直接脫掉褲子和內褲,但雞巴現在已經軟了下來,軟耷耷地垂在那裡。

我的雞巴不算長,勃起時大概12公分。

媽媽看到我的雞巴垂著,便握住我開始左右搖擺起來。

以前我媽倒也不是沒摸過我,但我都沒什麼感覺,但性意識這個東西,就如同醍醐灌頂,一下子就覺醒了。

媽媽摸我雞巴的時候我有一種在錄影廳看黃色錄影的感覺,腦子有些充血,感覺很興奮,但又說不出是那裡的興奮。

媽媽那時候準備睡覺,身上只穿著個寬鬆的背心,我站著,她坐在床邊,兩個大奶子從領口那裡露出白花花一片。

雖然每晚我都摸奶,但這次看到奶子的感覺卻大不一樣,我不再把它當成我的食品,只覺得這兩個大奶子好美。

我把手伸進媽媽的領口,在她的奶子上慢慢揉起來,沒一會兒後,雞巴就有了一種竄出去的感覺,「蹭」的一下就勃了起來。

我媽發出一聲感歎:「看來,我兒子真的是長大了。」

我猶豫著問媽媽:「媽媽,我能像錄影裡那樣來跟你做嗎?」我已經好久沒給我媽舔逼摳逼了,我學業有點重,媽媽酒樓的生意也很忙,我這麼一說,媽媽的性慾仿佛一下子又重新覺醒了一樣。

只見她臉色微微有些發紅,我知道那是媽媽發情的徵兆。

「來吧兒子,讓老媽再感受一下這種感覺。」

沒有扭扭捏捏,沒有生氣,沒有尷尬,我們母子從小親密無間的關係讓正式亂倫這件事情水到渠成,完全沒有不和諧的氣氛。

媽媽脫掉她的背心,兩個大奶子在脫離背心的時候還抖了幾下,看的我更加衝動。

我低頭就含了一直,另手也沒閑著,在另外一隻奶子上狠命地揉起來。

天哪,摸奶子竟然是這麼幸福的感覺,虧我還摸了這麼多年,這些年的日子真是白活了。

站著的姿勢讓我們母子倆都有些難受,我媽推開我,轉身躺到床上,胸部由於地心引力自然垂到兩邊。

我脫光衣服,爬到媽媽身上,用雙手握住她的奶子,緊緊地擠到中間,哇,好大一條溝啊。

媽媽的乳頭已經發硬,還有些凸起來,我在上面舔了一會兒,媽媽慢慢發出「嗯嗯」的聲音。

我突然想到毛片裡女人給男人也可以舔屌,便跟媽媽商議:「媽媽,我給你舔舔逼吧,你能不能給我也舔舔雞雞。」

媽媽輕輕打了一下我的頭,怪笑一聲:「臭小子,鬼點子還不少,不過你也給媽媽舔了那麼多年,給你舔舔也是應該的。」

我掉過身子,跟媽媽成69姿勢,小時候我的腳才能達到媽媽脖子那裡,現在轉過來後,雞巴正好可以放到媽媽嘴裡,她一口給我含住,慢慢用舌頭舔起來,雖然跟錄影裡的女人比技術有些生澀,但那種感覺也很刺激。

作為回報,我也開始細心地在媽媽的逼裡用舌頭穿擦起來,時不時地還用指頭插插,小時候是應付差事,但現在,這個逼洞對我的吸引力卻大的不得了。

不一會兒後,我媽的鼻子開始發出「嗯嗯」的聲音,我知道媽媽興奮了,逼裡也不斷有水流出來。

我把雞巴從媽媽嘴裡抽出來,調轉身子,經過媽媽小時候的教導,我知道兩個洞該插那個,嗯,是時候回報媽媽的時候了。

雞巴硬的就像要脫離身體,龜頭上還殘留著媽媽的唾液,上面的血管拔張突起,我甚至有一種自豪的感覺。

看到媽媽笑顏含春地望著我,我雞巴一挺,插了進去。

十幾年的感情沉澱啊,那是一種夾雜著各種感覺的插入。

雞巴插入媽媽逼裡的感覺就如同身上一塊巨石被拿掉,體內的壓力頓失,一顧神清氣爽的感覺遍佈全身。

我學著毛片的姿勢開始上下抽擦,媽媽的陰道肉壁還會在插入和抽出的時候抽搐一下我的雞巴,那是一種說不出的舒服感。

我甚至忘掉了陪我長大的乳房,待我回過神來,急忙把腦袋放到媽媽胸前,開始吸奶,同時屁股開始上下抽動。

眼裡看到媽媽幸福的表情,耳朵聽到媽媽「嗯嗯」的發情聲,我無比激動,只覺得雞巴那裡有無窮的能量要釋放,就如同憋了一天尿沒地方撒,想要抽出來尿在外面的時候,已然來不及,雞巴一陣抽搐,一股陽精從雞巴射入媽媽體內,我想要挪動屁股,但屁股卻沒法動彈,不僅屁股,我全身也沒法動彈,只覺得渾身飄飄然,手足麻木,趴在媽媽身上跟死了一樣。

媽媽用力抱住我,她有人生經歷,知道我剛到高潮,現在還處在性興奮當中。

男人射精後是精神最空虛的時候,這時候被女人緊緊抱住,可以緩解這種情緒,並且更有幸福感。

媽媽很體貼,對我無微不至,知道這時候的我很脆弱,便緊緊地抱著我,時而輕輕地拍拍我的肩膀。

一小會兒後,我從高潮中反應過來,看到媽媽在笑嘻嘻地看著我,想都不想,就朝媽媽的嘴上親了過去。

那時候看的電影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法式接吻,只是感覺那樣很舒服,本能地想要尋找媽媽的舌頭。

媽媽絲毫沒有閃避,還主動把舌頭伸到我的嘴裡,天哪,媽媽的口水都是那麼的甘甜,我的嘴唇就如同吸奶一般,在媽媽的舌頭上吸來吸去,兩個人的口水都不自覺地從嘴裡流了出來,旁邊的床單濕了一片。

時間就這樣幸福地過了半個多小時,慢慢地,我的雞巴又有了那種衝動的感覺,直到堅硬如鐵。

我想起錄影裡的後入式和女上位,便大大地躺到床上,乖乖地問媽媽:「媽媽,我有點累,你能不能在我上面再來一次。」

媽媽有些不情願,不是她不願意,而是她覺得這種姿勢很害羞,畢竟,出去亂倫這一點,她也是個傳統的女人。

但女人愛子的天性,還是讓我媽沒法拒絕我的建議,她匍匐著身子起身,一隻腿跪在床上,另外一隻腿跨過我的身體,蹲直了身體後,在我呆呆的注視下,媽媽扶正我的雞巴,慢慢地套了下去。

媽媽可能有些害羞,在上面不是很動,只是輕輕地左右扭來扭去,我覺得刺激太小,便央求她上下晃動。

這次媽媽有些放開,幅度越來越大,兩隻奶子越隨著身體的晃動開始上下左右搖擺。

我把手揉在她的奶子上,用力地抓出不同形狀,放手後,奶子會恢復原狀,哇,真的是很好的彈性啊。

我又把手套在媽媽的脖子上,把她拉到我的頭前,嘴對準一直奶子,開始幸福地舔起來。

媽媽因為肚子緊貼著我的身體,沒法上下起落,只能搖擺屁股,但抽動幅度太小,讓我感覺刺激有點小。

於是,我的屁股也開始隨著媽媽的身體往上端,她離開的時候我也離開,她下落的時候我就緊緊往上貼,這樣的姿勢讓我們倆都很興奮,一小會兒後我媽又開始「嗯嗯」地叫起來。

這次的時間很長,還是我媽告訴我她要來了,讓我抓緊時間,我加快姿勢,用力把媽媽和自己操到高潮。

女上位的優勢是能看到白漿從媽媽的逼裡慢慢流出,感覺很淫蕩,很興奮。

食髓知味,既然體會到了做愛的好處,我當然是樂不思蜀。

酒樓的生意越來越正規,媽媽甚至顧了專人打理,這樣她也不用那麼忙,平時只要管住帳本,幾乎不用怎麼操心。

那時候我媽不到40歲,有了錢後便開始在意自己的身體,她那時候有點小肚子,但隨著保養的錢一筆一筆地投入,她的皮膚變的比年輕時還好,身材也變的越來越魔鬼,除了年齡的原因胸部有那麼一點點的下垂,但不吹毛求疵的話根本看不出來。

除了媽媽的奶子和逼以外,我還對媽媽的屁股越來越感興趣。

做愛的時候我經常讓她坐在女上位,但臉朝反方向,這樣就可以看到媽媽的大屁股在我身上上下左右亂擺,性感到爆。

平時在家裡,我也讓她穿上各種性感衣服,褲子和裙子一定要穿緊身的,這樣我就可以隔著布料在她屁股上摩擦,這種感覺簡直比摸奶還棒。

大部分高中生的壓力都沒法釋放,還要靠自己打手槍,而有了我媽後,我平時的腦袋舒坦的很,每晚一次做愛,白天精神很好,腦子也夠專注,學習成績也越來越好,最初高一時還是全班的前三名,高三月考時已經經常是全校第一名了。

高考過後,我被浙江大學錄取,所謂風水輪流轉,那時候國家精兵簡政,國有企業開始讓工人下崗,機關單位開始削減行政人員,我爸作為臨時工,自然就被削了下來。

這樣,我爸和我媽的地位就掉了個位置,以前我媽唯唯恐恐,生怕我爸喝酒鬧事。

現在我爸離了職,沒了權利,再也沒人請他喝酒吃飯,那些外面的小姑娘也全部離開他,沒人願意跟個沒權的人在一起。

好在酒樓的生意還不錯,但帳本也被我媽牢牢掌控,看我爸閑的可憐,我媽便給了他個收銀員的工作,一個月給他開個1000來塊錢。

我讀浙大的時候,四校還沒有合併,我讀的是西溪校區,那時候還叫杭州大學,次年才正式四校合併。

我媽不願意跟我兩地分離,便在杭州買了套房,那時候杭州的房子也很便宜,白蕩海的房子才2000一平,為了不閑著,她在杭州文三路數碼城那裡也開了一家酒樓,離我們大學很近,生意還不錯。

就這樣,我們全家搬遷到了杭州,可惜我不能每晚都跟我媽睡在一起了。

一是大學要求所有學生必須住校,早上還要晨跑打卡,這個是要計入學分的,想逃都逃不掉。

二是我爸沒了工作,只能也來杭州幫忙,我已經是個大學生,18歲出頭,再跟媽媽睡在一起估計老爸會有意見。

本來我跟我媽是不在乎我爸什麼想法的,可我爸沒了工作後有些失落感,畢竟昔日巴結他那些人全部都走遠了。

再則他沒了權利後也很少喝酒,性子越來越收斂,人反倒變的隨和起來,對我媽也是有求必應。

甚至到後來,他們還慢慢有了性生活,雖然頻率很低,大概一個月一次的樣子,但聊勝於無。

我起初有些嫉妒,但他畢竟是自己老爸,再說他們頻率很低,一個月才一次,也就慢慢把這件事放了過去。

我爸平時白天都在酒樓裡看店,大學裡的課不像高中那麼繁忙,沒課的時候,我經常偷溜回來,跟媽媽溫存做愛幾個小時。

我從來不著急,只是很享受那種跟媽媽溫存的感覺,有時候晚上我還跟媽媽到街上溜達,在路旁人少的地方,我們便坐下來在那裡摟著親熱,路人只以為我們是一對情侶。

夏天衣服穿的少的時候,媽媽還會直接跨坐在我身上做愛。

如今的我已經快入30,依舊沒有結婚,我爸想管但管不了,我媽則是在親戚前說我兩句,但私底下卻希望我們兩個人一輩子在一起。

媽媽知道我們的年齡差距,雖然我不介意,但她總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保養品一年要投入幾萬塊,總是穿著高跟鞋、絲襪這些熟女必備裝置,經常我一摸她,她就陶醉地裝入我的懷裡。

我不知道將來我媽更老的時候我會不會膩了她,但至少10年以內,我仍然會對她性趣盎然。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性愛小護士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