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共侍一夫 人妻熟女

「欣欣,怎麼了?不哭不哭……」曾文麗一把摟過站在門外的妹妹杜曉欣,一邊溫柔的輕聲安慰,一邊衝著屋內的男人擺手。

屋內的男人是張天宇,曾文麗的丈夫,夫妻二人新婚燕爾,正如膠似漆的時候。杜曉欣敲門的時候,張天宇正在沙發上坐著享受美麗妻子的口舌服務,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正是他舒服的時候。

看著妻子急著擺手的樣子,張天宇無奈,只好整理整理自己稍顯凌亂的衣服,轉身走向廚房,打開冰箱,倒了一杯橙汁端了過來。此時曾文麗已經扶著杜曉欣坐到沙發上。後者只是伏在曾文麗的肩上哭,也不說話。

張天宇對妻子擠了擠眼睛,衝著臥室的方向歪了歪頭,意思是說自己先進屋,讓她們姐倆說會話。曾文麗抱歉的衝著自己的丈夫苦笑了一下,表示明白。

很快客廳裡就剩下曾文麗和杜曉欣,當姐姐的自然要哄著妹妹,於是曾文麗拿起橙汁,柔聲說道:「到底怎麼了?和男朋友吵架了?前幾天看你們不是還挺好的,還跑到我這玩嗎?怎麼又……」

杜曉欣明顯沒有喝橙汁的意思,只是搖了搖頭,嘆道:「不提他了,一說他我就一肚子氣,我再也不要見他了。」說完又哭了起來。曾文麗好說歹說,終於勸著自己的妹妹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原來剛才杜曉欣去自己男友的住處,買好了夜宵,本想和他好好的享受一下溫馨的二人世界。卻不想,推開沒有上鎖的房門發現滿地散亂的都是女人的衣褲,自己的男友正在床上和兩個自己從沒見過的女人大幹特幹。這種場面讓未滿二十的杜曉欣實在是接受不了。

最最令女孩生氣的還是,對方發現了杜曉欣的到來不但沒有一絲的愧疚,反而邀請她的加入,還說什麼她的做愛技術太差,像個木頭,要那兩個女人教教她怎麼伺候男人。杜曉欣已經被氣的說不說話來,直接走到男友跟前,使勁的扇了他一巴掌,然後扭頭就離開了,隨便找了一輛出租車,就來到了姐姐的家。

曾文麗聽完了妹妹的哭訴,也是氣不打一處來,但是現在她知道不是生氣的時候。又把妹妹摟在懷裡,勸說道:「這種男人,就不要理他了,早一天知道他的真面目,對你反而是好事。你離開他是對的,要不以後他會傷的你更加深。你現在聽話,乖乖的去洗個澡,然後好好的睡個覺,明天就是全新的生活,全新的你,好嗎?」

聽著姐姐溫柔的話語,杜曉欣雖然還是很難受,但是心裡畢竟舒服多了。從小就是如此,只要遇到什麼煩心事,傷心事,難事,姐姐就是自己最好的傾訴對象。雖然不是親姐姐,但是卻遠比自己的父母還要理解自己。這就是為什麼,出了這種事杜曉欣第一時間就跑來姐姐這裡。

畢竟是自己的初戀,杜曉欣甚至毫無保留的給了男友自己寶貴的處女之身,滿以為大學還沒畢業就找到了自己的真愛,滿心的喜悅最後全部化為了淚水。

曾文麗陪著杜曉欣來到了浴室,放好了洗澡水。曾文麗雙手晃了晃妹妹的肩頭,輕聲說道:「好了,好了,眼睛都哭腫了,還用我陪你一起洗澡嗎?」

杜曉欣此時的心情已經平復了一些,想起自己剛才的失態好像全部都讓姐夫看在了眼裡,突然抓住曾文麗的手說道:「剛才……剛才都讓姐夫看見了?我……我……我可丟死人了啊!」

曾文麗一笑,回道:「怕什麼的?又不是外人,再說你現在不是小孩兒嗎?

哈哈……沒事的,後來他不是進屋了嗎?「

「才不是小孩兒呢,人家都19了,說的你好像很大是的,你不也就比我大那麼幾歲嗎?」杜曉欣很不滿姐姐說自己還是小孩子。曾文麗笑了笑,問道:「怎麼樣?還難過嗎?」

杜曉欣揚了揚頭,說道:「難過自然還是有些難過的,不過已經沒事了。為了那種人太不值得,我都可惜我剛才那麼多的眼淚了,真是浪費啊!」

「這樣想就對了,不要為難自己,好了,你快洗澡吧,睡衣就在洗手台底下的櫃裡,你都知道的,時間也不早了,洗洗睡吧。」接著又抱了抱杜曉欣,曾文麗轉身出了浴室,關上門,輕輕的吐了口氣。

這個妹妹是曾文麗最喜歡的,也勉強算的上是遠房的堂妹,雖然不是一個父母的,但從小就在一塊玩大的,自己又比她大幾歲,所以這個妹妹什麼事情都願意聽她的。

曾文麗正在沉思的功夫,丈夫張天宇輕輕的走到近前,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小聲問道:「怎麼樣了?小丫頭好了?」「嗯,暫時好了,應該沒事了,都是小孩子的事。」曾文麗親了一下丈夫的臉頰,小聲答道。

「那我們也休息吧?嘿嘿……」張天宇指了指自己的下身。曾文麗抓了抓丈夫睡褲的隆起,發現男人的肉棒硬硬的挺著。「嘻嘻……走吧,一天不要都不行啊!」女人的手伸進睡褲,握住堅硬的隆起,然後笑著小聲的說:「我牽著你走……」

兩個人很快就膩在了床上,就在張天宇心急的想要馬上直搗黃龍的時候,曾文麗突然掙開身上男人的束縛,說道:「等下,老公,今天給你玩點新鮮的吧,好嗎?」

男人笑了笑:「好啊,我等著,看有什麼新鮮的?」

曾文麗光著身子跳下床,走到衣櫃處,打開櫃門,剛要拿什麼東西,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過身來,神秘的一笑,說道:「你看著可不行,看著就沒意思了,我給你找一個個眼罩。」

男人的好奇心上來了,聽話的讓妻子給自己帶上眼罩,曾文麗一邊檢查眼罩的嚴密性,一邊說道:「我叫你看的時候,你才能看,要不就不好玩了,知道了嗎?」張天宇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張天宇什麼都看不見,只聽見妻子好像在翻什麼東西,幾分鐘過後,聽見臥室門被打開的聲音,然後只聽曾文麗輕聲說道:「好了,可以把眼罩拿開了。」

摘下眼罩,張天宇莫名其妙的朝著臥室的門口望去,只見妻子換上了日本成人片裡的學生服,短短的深色格子裙剛剛能蓋住屁股,上身是一個深色的水手服,但是領口處故意開的很大,正好能露出豐滿圓潤的上半個乳房,一副黑框眼鏡後面那閃爍的大眼睛更顯出曾文麗萌萌的氣質。

曾文麗看到自己老公有些發直的眼睛,輕聲說道:「張老師,您不打算讓我進來嗎?我有好多問題不明白呢,你幫我講講好吧?」

張天宇嘿嘿一笑,立刻無比正經的說道:「快進來吧,還站在外面幹嘛,難道要我去抱你進來?」

曾文麗閃身進屋,輕輕的關上了臥室的門,走到床邊,輕聲罵道:「別亂說話,好好演,哪有老師說要抱學生的?」

張天宇笑著點點頭,表示配合,看了看乖巧的站在自己身旁的「學生」問道:「昨天上課就發現你不好好聽講,現在還要佔用老師的私人時間給你補習,你不覺得很對不起老師嗎?」

曾文麗很乖巧的道了一聲歉,說道:「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補償老師的,老師想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說到後來,曾文麗的聲音越來越小,漸漸的臉都紅了。雖然明知道這是為了給兩人帶來刺激的,好玩的角色扮演遊戲,但是從自己的嘴裡說出來這種話,總感覺到怪怪的,有些不好意思。但反而越是這種發自內心的嬌羞,就越能激發起張天宇的慾望。

張天宇一把拉過自己的「學生」,放倒在了床上,然後瘋狂的壓了上去。曾文麗依然很配合的叫道:「老師,你要幹什麼,輕一些,別這麼粗暴。老師……」

張天宇一邊輕輕親吻著曾文麗露出的乳房,一邊隔著衣服,手還不停的揉弄著。張天宇興奮的低聲叫道:「寶貝兒,你太美麗了,我要好好的玩你。」

「老師,那可不行,我是你的學生啊,你可不能欺負我啊,老師,你……下面什麼……什麼這麼硬?別頂我了……」說完稍微推了推正壓在自己身上的張天宇,嗔道:「別那麼猴急,我要慢慢玩你呢。」

曾文麗翻過身,讓自己的男人平躺下,然後用手握住丈夫那堅硬無比的肉棒,心中暗道:「怎麼好像又粗了,這幾天總用嘴吃,莫不成刺激二次發育了?」想到這,曾文麗痴痴的笑了。

張天宇老實的躺在床上,頭枕著自己的胳膊,任由自己的肉棒在妻子的嘴裡一進一出的,他感覺妻好像特別喜歡給自己口交,而且特別喜歡自己精液的味道,每次都要讓精液射到她的嘴裡,然後她十分享受的吞進肚子裡。

張天宇在網上查過,也聽朋友討論過,大部分女性還是對口交或是精液有一定的排斥性,就算是勉強可以給自己的性伴侶口交,但是最後對精液大都是排斥的,別說吞進肚了,就是射到嘴裡再吐出來都是萬分不情願的。

但是自己的妻子曾文麗,也許是個異數了。張天宇看著妻子認真的用舌頭舔舐自己的龜頭,卵蛋,眼神專注,一看就知道非常喜歡的樣子。

張天宇抬手攏了攏妻子有些耷拉下來的頭髮,然後溫柔的看著妻子,讚道:「好老婆,你真是太好了,舔的我好舒服,我簡直興奮的想把你操上天了。」張天宇閉上眼睛,感受著妻子的舌頭在卵蛋上慢慢旋轉,然後上升,最後移動到龜頭處,轉上兩圈,最後全部用嘴包住,儘量做深喉狀,然後又張嘴吐出肉棒,再從下到上開始動作,週而復始。

這技巧是妻子從那些張天宇在網上下載的成人片裡學到的,當初只是看著提高提高興致,沒想到看過一次後妻子就學會了,轉過來用在張天宇身上。張天宇真是懷疑是不是妻子生來就是伺候男人的材料,身材豐滿白皙不說,單是這口活的技術以及對精液的痴愛,那就是最難得的了。

曾文麗結婚前絕對是個徹徹底底的處女,也從來沒想過自己竟然這麼喜歡男人的下體和精液的味道。為自己男人口交,是她最享受的事,口交的時間越長,自己也就越興奮,下身的小穴就越滑膩,所以每當自己的小穴滑膩的流出水的時候,她都會直接坐到硬硬的肉棒上面,瘋狂的發洩自己的慾火。

有時候張天宇也會要求從後面操她,只要是男人的要求,她都會聽話的擺好的姿勢。

現在曾文麗的下身就已經是洪水氾濫了,曾文麗坐直身子,調整好自己的姿勢,男人堅挺的肉棒輕鬆的全根沒入自己的濕滑的小穴內。張天宇感受著自己的肉棒被溫暖的小穴包裹著,隨著身上妻子的動作,張天宇雙手伸進那誘人的水手服,抓住妻子飽滿的雙乳,舒服的呻吟了起來。

「老婆,你真是太迷人了,我很過癮啊。」曾文麗聽著自己男人讚許的聲音,也喘息著回應道:「老公……我……我也舒服啊,你真的……好硬呢……都插死小穴了呢……」

當兩個人正在靈與肉水火交融的時候,空氣中也同時散發著淫靡的氣息,這種氣息是最容易感染周圍的環境了。在兩夫婦臥室的門外,一雙大眼睛正聚精會神的看著屋內床上二人的纏綿,不用多說,這雙眼睛的主人就是曾文麗的妹妹杜曉欣了。

本來洗完澡是要去客房休息的,但朝著客房的方向走了兩步她就停下來了,然後鬼使神差般朝著反方向——曾文麗的臥室走去。也許是還想要得到姐姐的安慰,也許只是單純的想找人陪,反正就是不想自己一個人孤單的去睡覺。好像此時的杜曉欣壓根就忘了姐姐已經有姐夫了,或者她根本就沒有介意姐夫這個在她認為似乎有些「多餘」的男人。

總之在杜曉欣的手碰到門把手的那一剎那,她猶豫了,雖然猶豫了但畢竟還是輕微推了那麼一下,所以門還是開了一個小縫。進人是肯定不夠用的,但是如果要看東西那就足夠了,所以屋內二人瘋狂的性交過程杜曉欣是一點沒有錯過。

杜曉欣第一眼就看到自己的姐姐曾文麗享受無比的舔弄著姐夫的下體,天啊,姐夫的那跟東西還真是粗壯,比起自己那個不爭氣的男友要雄壯多了。

而且平常也沒覺得姐姐的身材有多麼好,就說那豐滿的上身,杜曉欣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前,在心裡暗暗的嘆了口氣道,「怪不得自己那個死男人總是取笑自己是貧乳,果然還真是貧啊!」

本來看到姐姐和姐夫在做那事,身為妹妹的自己是應該迴避的,但是也不知道怎麼了,雙腿好像灌鉛了似的,就是挪動不起來。也許是被那淫靡的氣息感染,又或者是羨慕姐姐幸福的樣子,硬是站在原地,就那麼盯著看了起來。

此時曾文麗已經把上衣脫掉了,下身的小短裙卻依然還穿著。張天宇雙手抓著妻子的肥臀正一上一下的運動著,使得自己的肉棒每次都最大限度的進入那濕滑的小穴。由於動作劇烈,每次的抽插動作都發出那醉人的聲音,門外的杜曉欣不知不覺的就感到自己的心躁動起來。

此時杜曉欣眼神迷離,盯著不停起伏的姐姐,好像感覺坐在姐夫身上的人不是姐姐,而是自己一般。同時自己的一隻手下意識的就伸進了自己的內褲,輕輕的揉著自己稚嫩的小穴。

彷彿觸電一般的抖了一下,杜曉欣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小穴居然濕潤了。以前和自己那個男友做愛的時候,每次都是還沒有濕潤的時候就被強行的插入,就好像被強姦一般。杜曉欣從來都沒有體會到性愛的樂趣,此時此刻在自己的揉弄下,小穴不受控制般的分泌出了大量的愛液。杜曉欣第一次主動的想要一根肉棒插進自己燥熱的小穴。

再看屋內,張天宇拍了拍妻子的屁股,低聲吼道:「下來,我要從後面操你!」

曾文麗聽話的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低聲呻吟道:「老公,操我,我要你在後面把我操到高潮,我要……」

男人一手扶著妻子白嫩圓潤的屁股,一手握著自己的肉棒,對準穴口,輕鬆的全根進入。隨著肉棒的深入,曾文麗舒服的呻吟著:「老公……操我……你用力……用力的操我的小騷穴吧……操我……」

張天宇興奮的拍打了一下妻子的屁股,曾文麗呻吟的聲音更大了,兩個人的性器的接觸發出了很有節奏的「啪啪」聲。門口的杜曉欣直感到自己再也站不住了,小穴在自己的手指刺激下,就在姐姐和姐夫那激烈的撞擊聲中,居然達到了自己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屋內張天宇依然在賣力的操弄著自己的愛妻,看著妻子光滑的背部,渾圓的屁股,他更加努力的插著曾文麗的小穴。

曾文麗此時已經完全沉醉在這激烈的性愛中,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傾,慢慢的趴向床邊,而緊貼著她身體的張天宇也就跟著不斷向前移動著。就在這時,軟癱在地的杜曉欣不小心撞了一下門,雖然動作很小,沒什麼聲音,但張天宇還是下意識的感覺有人,於是不自覺的往門縫那一瞥,正好看到了杜曉欣的異狀。

此時的杜曉欣依然沉浸在高潮的震撼中,渾然不知自己這個偷窺者居然被發現了。只見她臉色潮紅,呼吸急促,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只想趕快起身離開,但是雙腿由於站的久了,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張天宇心裡一驚,但很快就釋然了,畢竟也是大姑娘了,也不是小孩子,看到了就看到了吧,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當下也沒多想,身下動作不停,抓住妻子的胳膊,固定好她的身體,繼續大力的抽插。

曾文麗被丈夫拉著胳膊,被迫的抬起上半身,嘴裡不停的呻吟著:「老公……我……我來了……好舒服……哦……我還要……要……」張天宇放開妻子的胳膊,彎下身子,雙手揉捏著曾文麗飽滿的雙乳,同時親吻著她那光滑的背部,一邊聽著妻子高潮中的呻吟,一邊輕聲笑道:「小蕩婦,你高潮的挺美的吧,這麼美妙的場景可被小丫頭看到了哦。」

曾文麗已經被持續的高潮沖昏了頭腦,已經基本上不知道丈夫說的是什麼了,只是聽到張天宇好像在嘲笑自己淫蕩,當下只是無意義的呻吟道:「我……爽死了……誰……誰看都行啊……我就要淫蕩嗎……高潮也是……也是被老公操的……說什麼小丫頭……小丫頭……是誰啊?」

曾文麗一邊呻吟著,一邊下意識的往門的方向看去,心裡還想著小丫頭是誰?

就這麼一看,正好杜曉欣也雙眼迷離的盯著曾文麗看,兩姐妹莫名其妙的對視上了。此時張天宇配合的停止了動作,好笑的看向了門外的杜曉欣。

杜曉欣此時一個激靈,突然意識到自己被發現了,頓時大窘,就想要站起來跑開,哪想一時緊張,用錯了力,上半身晃晃悠悠的竟摔進了門內。

杜曉欣簡直就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本來就潮紅的雙頰頓時變的更紅了。張天宇原本以為妻子會害羞的說不出話來,確不想曾文麗微微一笑,用手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說道:「小丫頭思春了,呵呵,都看了半天了還害什麼羞啊,姐姐和姐夫這樣也是天經地義的,也不怕你笑話姐姐我的。」

杜曉欣低著頭,不敢再看赤身裸體的二人,只是輕聲喃道:「哪有,我……我覺得你們很幸福,怎麼會笑話姐姐呢,我……我很是羨慕姐姐的。」

曾文麗坐直了身子,披了一件薄睡衣,也回身給丈夫遞了一件睡袍,看到張天宇依然硬挺的肉棒,順勢輕輕的掐了一下他的大腿。張天宇假裝疼的咧咧嘴,也沒說話,只是苦笑。

曾文麗下床,緩緩朝著杜曉欣走去,看著自己的妹妹滿面潮紅,喘息不定的樣子,心裡頓時有種奇異的感覺,心中暗道:「怎麼她好像也像高潮了似的?」

當下也不挑明,扶起依然坐在地上的杜曉欣,輕聲道:「看你,還坐地上乾嘛?

來坐在床邊吧,老實交代什麼時候開始偷看我們的。「

本來杜曉欣剛才滿腦子就想著姐姐和姐夫那赤裸裸的做愛場面,特別是姐姐那豐滿的肉體和姐夫那雄偉的肉棒給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種發自靈魂深處的震撼深深的佔據了她的心,此時被曾文麗當場問出來,於是不加思索的回答道:「就是從一開始姐姐舔……舔……啊……啊!我……我不知道,姐姐你可壞死了!」

恢復意識的杜曉欣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當面承認自己在姐姐給姐夫口交的時候就在門口偷看了的。

曾文麗也不責怪杜曉欣,只是心裡暗道:「這小妮子都是被她那個死男朋友給害的,要不是發生那種醜事,又怎麼會無端被我倆所吸引,又何苦會羨慕我,唉,可憐的妹妹,真是沒碰到好男人。」

曾文麗看了一眼此時稍顯尷尬的丈夫,越發越覺得妹妹可憐,覺得妹妹太需要一個真正的男人的關愛了。想起自結婚以來和丈夫張天宇的種種幸福,善良的曾文麗在心裡做出了一件普通人無法做出的決定。

曾文麗不想讓自己的妹妹只能依靠時間來撫平心裡所受的創傷,她明白表面堅強的杜曉欣在心裡是多麼的難過啊,自己應該想辦法讓她快速的從傷痛的陰影中走出來。

曾文麗輕輕的摟著自己的妹妹,無比愛憐的輕聲說道:「你剛才說羨慕姐姐,其實你也可以和姐姐一樣擁有一個好男人,好丈夫的啊。」

「唉……」杜曉欣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我沒有姐姐命好,姐姐也是第一次就碰到了姐夫這麼好的男人,可我……」

曾文麗打斷了杜曉欣的話,接著說道:「你也覺得姐夫是個好男人嗎?也覺得姐姐沒有嫁錯人吧。」

「當然了,姐夫多好啊,一表人才的,又能處處照顧姐姐,你們結婚的這段日子,大家都有目共睹啊,連我爸我媽都誇他呢。」杜曉欣很肯定的答道。

「那就好了啊,你就跟了你姐夫吧!」曾文麗緊跟著杜曉欣的話,無比誠懇的說道。

「啊?!」杜曉欣驚道:「那……那怎麼行……姐夫……姐夫是姐姐的丈夫啊,我怎麼可以呢?」

「我都不介意了,姐姐也願意讓妹妹跟一個好男人啊。以後你要覺得姐夫不好了,你也可以隨時不跟他嗎?他還成了香餑餑了?」姐姐笑著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張天宇,又看了看妹妹杜曉欣。

還沒等杜曉欣張口,張天宇急道:「那不是耽誤了曉欣的幸福了嗎?我又哪有曉欣說的那麼好啊!我可不能耽誤了她啊。曉欣才多大啊,我都奔三十的人了。」

「哪有,姐夫不要妄自菲薄了,不是因為你不好的,只是……只是……只是……」連說了三個「只是」,杜曉欣的臉都害羞的紅到脖子根了。

曾文麗笑道:「只是什麼只是?他還能嫌棄你不成?只要妹妹也願意跟著你天宇哥,那就行了,就不用只是了!」

「哎呀,不說了,不說了,我都聽姐姐的。」最後一句「我都聽姐姐的」是杜曉欣藏在姐姐曾文麗的懷裡,用比蚊子還小的聲音對她說的。

曾文麗拍打了一下杜曉欣的屁股,嗔道:「都偷看這麼長時間了,怎麼到現在還害羞呢。」接著轉過頭對著丈夫張天宇面帶笑容說道:「這下便宜你了,快過來抱抱新媳婦!以後可要好好對她,不許欺負我的好妹妹!」

張天宇此時也脹了個大紅臉,呆呆的說道:「這……這……這……」

曾文麗突然站起身一推妹妹杜曉欣,就把她推到了丈夫張天宇的懷裡,杜曉欣的頭正好枕在張天宇的大腿跟處。緊接著曾文麗又笑罵道:「還是老爺們呢,我們女孩子都這樣了,你還待怎的,還不主動點嗎?!」

張天宇見大局已定,自己要是再推脫實在是過不去了,於是灑脫的一笑,說道:「曉欣妹妹,我以後一定好好對你,不辜負你對我的厚愛,只要你不嫌棄我……」

杜曉欣用手堵住了張天宇的嘴,打斷了他的話,接著正色說道:「天宇哥以後不要再說這種話了,我長的也沒有姐姐漂亮,身材也沒有姐姐好,都沒有女人味,天宇哥是個好男人,我還擔心你嫌棄我呢。」

「哎呦呦,瞧這天宇哥天宇哥叫的,我骨頭都酥了。什麼也別說了,今天晚上就洞房花燭夜了。」曾文麗說著就跳上床,壓在妹妹杜曉欣的身上,上下其手,直摸的杜曉欣連連求饒不止。轉眼間姐妹倆本來就很單薄的衣物就再也掩不住二人的春光了。

張天宇在旁邊看著心裡暗道:「曉欣雖說身材沒有她姐好,但剩在年輕幾歲,皮膚白皙緊致,身上骨感有質;文麗雖說比曉欣大一些,但渾身豐滿圓滑,也是凹凸有致,哎……實在是不分上下,各有千秋啊!」看著看著,張天宇本來稍微變軟的肉棒又極度的膨脹起來。

張天宇躺下身子,頭舒服的枕著床頭的大枕頭上,故意脫下自己的睡衣,那硬挺的肉棒就這樣毫無遮掩的暴露在空氣中。張天宇就這樣盯著大床上的兩姐妹青春的甜美肉體。

正壓在杜曉欣的身上恰捏的曾文麗瞥見了丈夫的樣子,低下頭輕輕吻了一下妹妹的額頭,然後趴在她耳邊輕聲挑逗道:「看看你天宇哥,中意不中意啊?」

杜曉欣一轉頭,正好看到了那挺立的肉棒,在龜頭的頂端好像還有一滴液體,也不知道是剛才姐姐的身體分泌出來的,還是肉棒自己分泌的。想起剛才姐夫大力的操弄姐姐的樣子,不由得痴了。

曾文麗翻過身,打了一下妹妹杜曉欣粉嫩的翹臀,笑道:「等什麼呢?你姐夫臉小,不好意思過來呢,那咱們還等什麼?來,和我一起過來。」

曾文麗爬到張天宇的雙腿中間,用手握住那給自己帶來無上快感的肉棒,輕輕套弄著。

看了一眼依然扭扭捏捏的杜曉欣,曾文麗說道:「曉欣,不是姐姐非要你跟姐夫今天就在一起,但姐姐想既然你都決定了,那早一天晚一天還有什麼分別,以後當外人面你還是叫姐夫,沒有其他人呢在的時候呢,你就隨便啦,放送點,你要是不習慣和姐姐一起,那你就先去客房,等過一會姐姐叫姐夫上你屋去。」

「哎呀,姐姐,你看你說的,人家……人家……不是不好意思嗎。」杜曉欣一邊嬌嗔著說著,一邊慢慢的脫掉自己的浴衣,就這樣光溜溜的爬到姐姐和姐夫身邊。

曾文麗滿意的笑道:「這就對了嗎?誰說我們曉欣身材不好呢?你看你看,你姐夫的這根壞東西再一跳一跳的動呢。」

張天宇強忍尷尬,苦笑道:「好了好了,我的麗麗,你就別揭穿我了不行嗎?

再怎麼說我……我也硬了一晚上了,現在這種情況下我又怎麼能不激動嗎?「

曾文麗輕輕的親了親丈夫張天宇的龜頭,笑道:「好了好了,知道你今天都被曉欣打斷兩次了,她進門的時候一次,剛才又一次。讓曉欣賠償你嗎。」

曾文麗滿含笑意的拉過杜曉欣的手說道:「來吧,我的好妹妹,握住了,都看了這麼長時間了,也讓你摸摸看,看看是不是在一跳一跳的動呢。」

杜曉欣仔細的用雙手握住身邊男人的粗長的肉棒,仔細感受著,果然能清晰的感到肉棒的律動。想著也許馬上這根粗長的東西就要進入自己的小穴,不由得暗道:「這麼粗,這麼長的東西,姐姐居然能那麼的著迷。」

曾文麗又教到:「你別總握著啊,輕輕的上下動一動,別傻盯著看啊,你親親看啊,向我剛才那樣,你剛才不都看了那麼長時間,難道還不會嗎?」

杜曉欣聽話的低下頭,張開櫻桃小口,伸出了粉紅的小舌頭,向粗大的龜頭舔去。「嘴張的大一些,對!含進去,儘量的吞下去。」曾文麗耐心的教導著明顯生疏的妹妹。

吞吐了幾下肉棒,杜曉欣漸漸的迷上了姐夫張天宇肉棒的味道,也許是由於剛剛進入姐姐的身體的緣故,杜曉欣覺得肉棒上有一種淡淡的肉體的香味。

此時的杜曉欣已經忘了她的前男友曾經提出過多次,讓她給自己口交的要求,都被她拒絕了。杜曉欣總覺得那個尿尿的東西是不能用嘴來吃的。但是今天在這種情況下,杜曉欣的心裡的那層屏障被打碎了。

帶著一絲放縱,帶著一絲發洩,此時全部轉化為了對身邊的男人的愛意,好像突然覺得口交不僅不是什麼太過分的事情,而且還很享受,因為她能感受到身邊的男人此時幸福的感覺,有時候幸福和愛都是可以用行動來傳遞的。

自覺已經很熟練的杜曉欣漸漸的加快了吞吐的速度,這可就苦壞了張天宇,因為杜曉欣的牙齒總能颳到他的肉棒,雖說牙齒很小,但颳一下也是不那麼舒服的。

看到身下的杜曉欣那麼賣力的吞吐自己的肉棒,張天宇實在是說不出口讓她停止這句話,於是只好把目光轉向了在一旁看著杜曉欣的曾文麗,衝著她苦笑了一下,然後又朝著正跪在自己身下賣力口交的杜曉欣。

曾文麗會意,於是拍了拍自己妹妹的肩膀,低聲勸道:「休息一會,別太累了,姐姐也想吃你姐夫的肉棒了,你坐在你姐夫身上,親親她吧,記著別讓他太舒服了。」

杜曉欣聽話的點了點頭,直起身子跨坐在姐夫張天宇的身上,小嫩穴完全貼著男人的肉體上。能感覺到那硬硬的肉棒就貼在自己的小屁股上,燙燙的,膩膩的,感覺很舒服。

張天宇送了一口氣,張開雙臂抱著杜曉欣,輕聲說道:「來,讓姐夫好好親親我的小寶貝兒。」說完兩個人無聲的親吻在了一起。

雙手從肩膀一路向下,慢慢移動到了杜曉欣的屁股上,張天宇一邊熟練的吮吸著女孩的香舌,一邊仔細的感受著手中那滑膩緊致的臀部。雖然沒有姐姐曾文麗豐滿,但畢竟是年輕女孩的肉體,摸起來感覺一定是很好的,張天宇感到自己的肉棒越來越硬了,積攢了一晚上的精液真想馬上都灌到身上女孩的體內。

曾文麗看著摟在一起的自己的丈夫和妹妹,一種異樣感覺油然而生,興奮而又滿足的感覺充斥著自己的大腦,「好想三個人永遠都這麼的幸福的在一起」,曾文麗心裡想到。

就在曾文麗愣神的這功夫,張天宇低聲說道:「好老婆,我肉棒都硬死了,你也別傻愣著啊,一起玩吧。」

杜曉欣也轉頭看著姐姐,說道:「姐姐,妹妹感到好幸福啊,你也別光讓我一個人幸福啊,要不我心裡會難受的。」

「傻妹妹,姐姐當然也幸福了,我是怕你姐夫舒服的分心,不好好的伺候你了,呵呵……」曾文麗笑著又道:「你也趴過來,就壓在他身上,把屁股對著你姐夫,讓你體驗體驗你姐夫的舌功,我也讓你看看姐姐我是怎麼吃男人肉棒的,嘻嘻……」

當下張天宇和杜曉欣依言擺好了69的姿勢,張天宇第一次清晰的看見了杜曉欣的陰部,只見陰唇周圍竟然一根毛都沒有長,只是在陰蒂的上面稀疏的長著一些不長不短的小毛。

張天宇驚嘆道:「曉欣,你下面修理過嗎?怎麼這麼少的毛毛,也太可愛了!」

「姐夫別誇我啦,姐姐不也是這樣嗎?莫非還有區別不成?」杜曉欣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妹妹天生麗質,這回你知道自己撿到寶了吧?你就心裡美去吧。」曾文麗又輕聲朝著杜曉欣解釋道:「妹妹,他們男人都喜歡下身毛髮長的少的女人,姐姐我是經常修剪才能保持的,你是天生的尤物吶。」

杜曉欣聽到姐姐誇讚自己,心裡很是高興,接著說道:「好了,我哪有那麼好啦,姐姐不是要讓我看看你是怎麼吃……吃肉棒的嗎?」

曾文麗聽言,當下微張小嘴,丈夫張天宇的肉棒幾乎被全吞了進去,杜曉欣驚嘆道:「啊!太厲害了!姐姐怎麼把又粗又長的肉棒吞進去那麼深的?我拚命做都做不到哎。」

曾文麗擺出一副「你就學著吧」的眼神,繼續努力的上下動作著。

張天宇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覺,只有自己的愛人才能帶給自己如此刺激的深喉快感,頓時舒服的呻吟了出來:「哦,我的小寶貝,每次都讓我興奮的快射出來了,你真是一個小妖精啊!我也要讓曉欣嘗嘗我的舌頭功夫了,曉欣你準備好了哦。」

張天宇先是把頭深埋到杜曉欣的陰部,使勁的吸了一口氣,心裡暗道:「還真多虧了那個臭小子,要不我怎麼可能嘗到這麼好的嫩穴。」

當下也不遲疑,深出舌頭先是繞著陰蒂溫柔的轉圈,然後慢慢移動到陰唇的部位,雙手輕扒,頓時粉嫩的小穴立現眼前。

杜曉欣一邊看著姐姐熟練的吞吐著姐夫的肉棒,一邊感受著從下身傳來的癢癢的感覺。她能感覺出,姐夫的舌頭已經進入了自己的身體,好像一條小蟲正在自己的小穴裡爬行,一種前所未有的特殊感覺襲來。

杜曉欣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勉強堅持著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曾文麗注意到了妹妹的模樣,嘴角含笑,輕輕吐出肉棒,手指在龜頭上溫柔的滑動著,衝著妹妹說道:「曉欣,做愛是全身心都放鬆的一種活動,你怎麼好像忍耐的那麼辛苦?是姐夫弄的你不舒服了嗎?不舒服要及時告訴你姐夫……」

杜曉欣終於忍不住了,呻吟著沖姐姐解釋道:「不是的,實在是……實在是非常的舒服,舒服我想叫出來,又……又不太好意思。」「傻丫頭,舒服就要呻吟出來嗎,你叫出來,你姐夫就知道你什麼時候舒服,什麼時候不舒服了?再說忍著多辛苦啊,要叫出來才興奮嗎。」緊接著,曾文麗又說道:「喏,學我的樣子你來試試吧,你也看了半天了,我會在旁邊幫你的,記住不要讓牙齒颳到棒棒,你姐夫可是怕疼的,嘻嘻……」

杜曉欣一邊舒服的呻吟,一邊小心翼翼的吞下姐夫碩大的龜頭,並努力往嘴裡深入,想學姐姐那樣做深喉狀,哪想沒有任何深喉經驗的自己根本無法適應龜頭刺激嗓子眼的感覺,猛的抬起頭,大口的喘息著。

曾文麗看到妹妹難受的樣子,勸道:「別一下子就吞那麼深,你受不了的,你姐夫的又那麼粗,要慢慢來,適應了就可以很輕鬆自如了,你以為姐姐我第一次就可以吞那麼深嗎?」

張天宇也注意到了杜曉欣的異狀,連忙說道:「曉欣,不好意思,讓你受苦了,我會加倍賣力讓你舒服的。我想聽到你在我的舌功下舒服的叫床聲音。」

杜曉欣聽到姐夫的安慰,心裡一暖,曾幾何時,自己何時受到過男人這般的關愛啊,一種幸福感油然而生。於是接著努力的嘗試著吞吐姐夫的肉棒。曾文麗看著妹妹努力的動作,也湊近肉棒,伸出舌頭舔弄著張天宇的卵蛋。

在姐妹倆盡心盡力的口舌服務下,張天宇漸漸的不能專心的玩弄杜曉欣的小穴了,因為他感到自己終於要爆發了。「老婆,曉欣,我快要射了……你們兩個……兩個都是小妖精……曉欣……你吸的我越來越舒服了……快換你姐吧……我要是射了……精液……你……你肯定受不了的……」

曾文麗聽見老公的呻吟聲,明白老公是為了自己妹妹好,因為她是知道的,老公和自己做愛的時候最少是要射兩次的,而往往第一次的精液量是最多,也是最濃的。自己第一次吃的時候就被嗆的連連咳嗽,後來很多次後就逐漸習慣了,也不覺得有多難受了。而妹妹顯然是連口交的經驗都不多,更不用說是精液直接射到嘴裡了。

曾文麗急道:「曉欣,讓我來吧,你不行的,你不知道你姐夫今天是第一次射精,他會……會噴出來好多好濃的精液的。」

杜曉欣沒有停止吞吐的動作,反而動作越發的激烈,次次都深入到自己目前的極限。聽到姐姐著急的聲音,只是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關係的。心裡暗暗對自己說:「杜曉欣啊杜曉欣,姐夫連這種事都想到了,可見對自己的愛惜程度了,也該是自己表達愛意的時候了,不就是精液多一點濃一點嗎?沒關係的,我能行的。」

曾文麗看到妹妹並沒有像她想像那樣,害怕的讓自己承受那濃重的精液,心裡也多少明白了妹妹的想法,當下也不再勸說,只是囑咐道:「曉欣,你要是受不了姐夫就不要勉強堅持,沒關係的,反正是第一次,當你感到棒棒劇烈跳動的時候,就是要噴出來了,你自己準備好了。」

杜曉欣心裡再次感到了姐姐的愛意,她知道自己在姐姐身邊永遠都是被呵護的對象。雖然嘴上由於賣力的動作,已經有點麻木了,但是她還是堅持著,就快到了,已經可以感到姐夫的肉棒在加速跳動了,好像有東西從肉棒根部不斷的被運送上來,她知道那是什麼,自己就要第一次嘗到自己心愛的姐夫精液的味道了,心裡一陣的喜悅。

張天宇感覺到杜曉欣並沒有任何停止的跡象,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只是閉著眼睛感受著射精前的美妙的感覺,同時雙手抓住杜曉欣的屁股,用力的捏著細膩的臀肉。「不行了……射了……射了……哦……爽死了!曉欣!姐夫……好愛你啊!」

一股股濃濃的精液快速的噴射到杜曉欣的小嘴裡,她靜靜的含著姐夫的肉棒默默的承受著,雖然的確和姐姐說的一樣,好重的味道,自己以前從來沒感受過的味道,腥腥的味道刺激的她眼淚就在眼圈裡打轉,但是居然忍住了,硬是堅持著沒吐出肉棒,而且一滴精液都沒有漏出來,漸漸的感到肉棒安靜下來了,好像沒有精液在噴出來了。

杜曉欣如釋重負的小心翼翼抬起頭,看到面前姐姐那驚詫的目光,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種勝利的微笑。曾文麗的確是很驚訝,妹妹居然第一次接受丈夫的精液就能達到這種程度,可見她真是很努力。

「太厲害!姐姐可服了你了,你這個小丫頭居然忍住沒吐出來,佩服佩服,想當初姐姐第一次的時候可是別嗆的一塌糊塗。」看著杜曉欣嘟著嘴的可愛模樣不由的笑了出來。

杜曉欣擦了擦被嗆出來的幾滴眼淚,就這樣含著滿嘴的精液衝著姐姐發出「嗚……嗚」的聲音。曾文麗表情淫蕩的直起身,挪到妹妹杜曉欣的身前,輕聲說道:「你姐夫已經射了一次了,得等一會才能再有精神了,讓咱倆玩會吧?你那麼多的精液分給姐姐一些吧,可不許都獨吞了噢。」

兩姐妹擁吻在了一起,杜曉欣終於張開嘴把精液渡了一部分到姐姐的嘴裡,兩個人一邊貪婪的吃著他們共同的男人的精液,一邊激烈的舌吻起來。轉眼間張天宇噴射出的精液被兩姐妹吃了個乾乾淨淨。

「噢,姐姐最喜歡你姐夫的精液了,你說姐姐是不是太淫蕩了,怎麼就越來越喜歡精液了呢?每次姐姐都一滴不剩的吃乾淨呢。」曾文麗痴笑著說。

「以後就有人分你的寶貝精液了哦。」杜曉欣也笑著回應道。「沒關係的,你姐夫多的是,要不是擔心他精力消耗過大,姐姐我都想讓他天天射兩次。」曾文麗衝著射精後有些疲憊的丈夫擠了擠眼睛笑道。

「哈哈……」姐妹倆同時笑了。

「要不怎麼說你是小妖精呢,現在又多了一個,看來丈夫我只好舍精陪美人了。唉……你們兩個過來,在我身邊一邊一個讓我摟著休息會,我還沒讓曉欣高潮呢,任務完不成,交不了差啊,哎呀,累哦……」

張天宇笑嘻嘻的感嘆著。

曾文麗爬到張天宇的身側,輕輕掐了一下他的屁股,嗔怪道:「不美死你,我妹妹這麼嫩的一朵花可不讓你這個老牛吃了嗎?」

張天宇配合的咧咧嘴,嬉笑道:「曉欣,過來這邊讓老牛摟一摟吧,你別看我比你大著這麼幾歲,我可不算真的老牛哦。」

杜曉欣抿嘴一笑,聽話的躺在了姐夫張天宇的另一側,接道:「以後還要姐夫多愛我一些了,我也一定努力做到和姐姐一樣好。」

張天宇一邊摟著一個,讓姐妹倆的雙乳都挨著自己的身體,感受著這從天而降的幸福。姐妹倆都枕在自己男人的臂彎裡享受這份幸福。

杜曉欣首先打破了沉默,看著姐姐那豐滿的乳房奇道:「咦,姐姐的乳房怎麼長的這麼大呢?唉,我的和你比起來簡直就是太小了。」

姐姐曾文麗「嘻嘻」一笑,說道:「沒關係的啦,以後多讓你姐夫吃吃就會變大啦,呵呵……」

「姐姐,你壞死了,竟那我開心。」心裡卻暗想:「莫非和這個真有關係?

好像是聽說過這種方法,嘿,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張天宇壞笑一下,翻身越過了杜曉欣,按住她的一個乳房輕輕的揉弄著,然後衝著妻子曾文麗說道:「來老婆,咱倆一人吃一個吧,說不定明天就能長大一些呢?」

「好啊,嘻嘻……」曾文麗表示贊同的連忙湊過來,張嘴就含住了妹妹的一個乳房,張天宇也毫不客氣的叼住另外一個乳房,大吃特吃起來。

杜曉欣在姐姐和姐夫二人的進攻下,毫無抵抗的呻吟起來:「姐姐你輕些啦,怎麼比姐夫還用力。」

「不用力一些怎麼管用呢?」曾文麗壞笑道。

張天宇一邊吸吮著杜曉欣的乳房,一邊手向下移動,來到了她那最讓男人著迷的小嫩穴處,手指輕探,溫柔的撫摸著陰蒂。

「曉欣,你出了好多水喔,是不是想姐夫的肉棒了?」張天宇挑逗道。

「姐夫,你壞死了,人家一晚上都是濕的呢,還不是讓你和姐姐給害的?」

杜曉欣嘴上到是不繞人。

「那姐夫我可得負責啊,你這麼迷人的小穴,我怎麼能讓她孤單呢?我上來了哦。」

張天宇起身,跪到了杜曉欣的雙腿中間,扶著自己已經再次挺立的肉棒就想進入她的身體。曾文麗看著那粗粗的肉棒,阻止道:「等一下嗎,讓老婆我幫你清理清理,剛才射完了黏黏的就想插進去,多不乾淨。」

曾文麗趴在丈夫身前,仔細的用舌頭舔乾淨龜頭上分泌的粘液,又吻了吻張天宇,滿意的囑咐道:「好了,可以了。你可要溫柔點,小丫頭可禁不起你這個老牛哦,嘻嘻……」

「放心吧,我心裡有數。」張天宇抬起杜曉欣的雙腿,搭在自己的雙肩上,龜頭頂著小穴,慢慢的摩擦著,看著身前杜曉欣那期待的眼神,下身稍微一用力,輕鬆的全根沒入。

「啊……」,杜曉欣發出滿足的呻吟聲,感到姐夫的肉棒一下子填滿了自己的空虛。

「曉欣的小穴好舒服哦,絲毫不比你姐姐的差哦,姐夫會讓你很舒服的。」

張天宇雙手輕輕抬起杜曉欣的臀部,讓肉棒最大限度的進入到她的小穴內,緊接著就是一陣瘋狂的抽插,這邊曾文麗也配合的親吻起妹妹的乳房。

在姐姐和姐夫的雙重刺激下,很快杜曉欣就嬌聲連連:「哦……好深……姐夫插的好深啊……我喜歡……喜歡……姐夫……我……我愛你!」

張天宇看著自己的肉棒在杜曉欣19歲的嫩穴裡進進出出的樣子,也興奮的比往常更加賣力,一邊抽插還一邊親吻著杜曉欣的玉腿,連聲誇道:「姐夫也很爽啊,姐夫也很愛你!」

杜曉欣喘息著回答道:「謝謝姐夫。姐姐我要親親。」

曾文麗跨上了妹妹的身體,兩人激烈的熱吻起來。此時曾文麗的小穴緊貼著妹妹的小腹,在張天宇的角度看來,姐妹倆的小穴一上一下的擺在自己的肉棒前,想操那個就能夠到哪個。

張天宇低吼道:「曉欣,姐夫先讓你高潮,然後再操一次你姐姐,你們不要動了,就要這樣的姿勢。」

曾文麗聽到丈夫的話,還故意的扭動著自己的臀部,好像再說:「來啊,來啊,早就想讓你操我了。」

杜曉欣感到男人的抽動更加劇烈了,自己的小穴今天被插的格外舒爽,不由得又呻吟了起來:「嗚……姐姐……姐夫操的我好舒服……你吻的我也好舒服……我還要……嗚……嗚……」兩姐妹的舌頭攪動在了一起,互相吮吸著對方的唾液。

曾文麗向上竄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正好讓自己的乳房在妹妹的嘴邊,「妹妹,你也吸一吸我的奶子,姐姐也好興奮啊。」

杜曉欣聽話的咬住姐姐的一邊乳房,另一隻手抓住另外一隻乳房同時動作起來,曾文麗發出誘人的呻吟聲:「啊……嗯……妹妹吸的真好,姐姐被你搞的好舒服,等下你不行的時候姐姐還要讓你姐夫使勁的操我。」

張天宇聽見了姐妹倆的淫聲浪語,下身的動作更加猛烈了。女人的叫床聲是最好的催情良藥,張天宇渾身都充滿了精力。

在男人努力的操弄下,杜曉欣發出了最興奮的呻吟省:「啊……啊……姐夫……姐夫……曉欣要高潮了……啊……太舒服了……姐夫最棒了……使勁操我吧……操死……我吧……啊……啊……」

張天宇明顯感到肉棒被小穴夾的更緊了,他知道這就是女人高潮的最直接表現,小穴緊縮,雙腿繃緊。

「啊……啊……不行了……饒了……饒了……妹妹吧……曉欣不行了……小穴……小穴要裂了……再操……就真的操壞了……啊……又來了……又來了……曉欣要飛上天了……」

杜曉欣經過連續的高潮,已經渾身無力,再也沒有體力繼續高潮了。張天宇滿意的抽出自己的肉棒,低吼道:「來,老婆,該操你了!」

曾文麗急忙高高的翹起了臀部,興奮的呻吟道:「來吧……老公……操我……」沾滿了杜曉欣高潮分泌的淫水的肉棒輕鬆的進入了曾文麗的小穴,身後的張天宇繼續開始他的征伐。

按住妻子的臀部,張天宇深吸口氣,熟練的操弄著自己的妻子。一邊操一邊低吼道:「老婆,你們姐妹倆的小穴都是一般的緊,操的我好舒服啊。」

「我也好爽啊……嗯……嗯……老公是最棒的了……操我吧……我就是你的奴隸……是你最聽話的……性奴隸……啊……啊……老公……再快點……我……我要來了……」

興奮十足的曾文麗很容易就到了高潮的邊緣,張天宇也是舒爽到了極點,連著操了姐妹倆,這對一個男人來說,光想想就能射精了。

此時的張天宇也是在噴射的邊緣了,他低聲吼著:「老婆,我們一起高潮吧?我今天就射到你的小穴裡了,我也快射了。」

「啊……啊……射進來吧……全部都射進來吧……啊……爽……好老公……爽……操死我了!」曾文麗高聲的淫叫著。

幾次噴射後,這一場驚天動地的性愛終於到了尾聲,張天宇滿足的看著並排躺著的姐妹倆。

張天宇的精液正在一點一點的從妻子的小穴裡流出來,稍微恢復點體力的杜曉欣也湊趣的過來看著姐姐的陰部,她低下頭,輕輕的把流出的精液慢慢吃進嘴裡,然後嬌聲道:「姐夫,我也愛上你的精液了,姐姐流出來的可一點都沒浪費哦。」

已經沒有力氣的曾文麗笑了笑說道:「你這個小蕩婦,連姐姐穴裡流出來的都不放過,還真是敗給你了。」

「哈哈……」聽著姐妹倆調笑的聲音,張天宇開心的笑了起來!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