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島女兒篇 家庭亂倫

當我再次醒過來之後,發現郵輪上似乎有些搖晃,待我出去後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天空中已經烏雲密布,雷閃雷鳴,傾盆大雨。

而且還吹起了狂風暴雨,光是往前走都很困難,那個雨水用力地拍打在我的臉上,傳來了陣陣痛感。

「各位乘客,請你們保持冷靜,回到自己的房間,沒事的,不用擔心……」在甲闆上響起了廣播,在聽到廣播後,很多乘客都有些惶恐的進去了。

正當我也準備進去的時候,卻猛然發現,我的女兒,居然還在船尾那裏,因為她身材比較嬌小,根本贏不了這陣陣狂風,拼命的想過來,卻越來越往後退,再過一會,估計她就要被吹到海裏去了,此時此刻,我什麼也沒想,順著風勢往她那邊跑過去,一邊跑一邊喊道「娜娜,不要害怕,爸爸來了,在堅持一下。」

而娜娜在看見我之後,對我伸出了手,拼命的喊道「救我啊……」在我要接近娜娜的時候,忽然風勢增大,我越過了娜娜,被吹向了海裏,就在這個危急關頭,我抓住了船沿的欄杆,才保住了性命。

隨後我立刻爬進去,來到娜娜身邊,她將我緊緊抱住,冰涼的胸部輕輕貼在我胸口,而且還有突出的兩點,看樣子好像沒穿胸罩,哎,都這個時候我在想什麼。

就在這時,張麗忽然從下面跑了上來,估計是找不到我們所以很擔心,不過當她看見我們以後立刻放下心來,而我抱著娜娜,準備向她那邊走過去。

我滿臉的驚恐,一時間停在了原地,因為我發現,一股滔天的巨浪向我們襲來,那個高度遠遠蓋過了這艘郵輪,就那樣,巨浪無情的壓倒在這艘郵輪身上,整艘郵輪都翻船了,而我也被巨浪撲倒在了海裏面。

在海裏面讓我窒息,但是我此刻擔心的確實,張麗和娜娜到底怎麼樣了,于是喚起了我的求生意志,我拼命的往上遊,後來終于浮出了水面,隻見整艘郵輪已經七零八落了,沈下了海底……我趁機抓到了一塊漂浮過來的木闆,這估計應該是船上的木門之類的零件,抓到它以後終于讓我輕松了一些,于是我開始尋找我的前妻和女兒。

即使找到又如何,整艘船都沒了,我們也會死在大海裏,這幾個問題,我刻意的不去想……我來來回回張望著,卻怎麼也看不見我要找的人,一種叫做絕望的東西出現在我的心裏,我甚至想一起淹死在海裏算了,給她們陪葬。

就在我行將枯滅之際,一個小腦袋浮出來水面,但是因為有些遠,我不知道是誰,所以我拼命的遊過去,一點一點的接近,最後終于來到這裏。

「是娜娜,太好了。」

我忍不住脫口而出,不過我還來不及高興的時候,娜娜似乎又往下沈了,我急忙抓住了她,因為她人比較小,我將她推上了門闆上,而我則抓著門闆的邊緣,這時候,娜娜也回複了意識。

當她看見這空白的海平線,久久不能置信,她急忙問我道「媽媽呢?媽媽呢?她在那裏,我的媽媽……」當她說到張麗的時候,我心咯噔一響,此刻我心亂如麻,急忙安慰道「不要擔心,你媽媽一定會得救的,像我們一樣,再等等。」

說道最後,我自己也不太相信這種可能性,我該如何是好。

「為什麼獲救的會是你這種人,為什麼不是媽媽,你為什麼不死了算了。」

娜娜終于哭泣著,咆哮著,她的苛責就像在我的心口割了幾刀,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獲救的是張麗。

「不管你怎麼罵我都可以,我離開了你這麼多年,你恨我,這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我始終是你父親,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死在這裏,相信我……」在我說完這番話後,娜娜哭的更厲害了,我們就這樣一直漂流著,已經過了一天了,而我們早就不知道漂流了郵輪沈下去的地點多遠了……娜娜側躺在門闆上,她的嘴唇有些發紫,微張著小嘴,夜晚的海面上分外的冷,她緊緊抱住自己,眼神空洞地盯著海面,雖然我有穿白色襯衫,但是此刻也已經濕透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又過了一天,糟糕的天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烈日炎炎的中午,娜娜依然躺著,嘴唇幹裂,看樣子似乎很渴了,其實我也渴了,而且我的腳泡著海水非常不舒服,就在這個時候,我想起了前兩天撿起來的一個背包,就背在我後面,以至于我都忘記了。

我打開了背包,天無絕人之路啊,我居然在裏面發現了兩瓶水,而且還有匕首,濕透的香煙,手表,火機,還有一塊巧克力。

我急忙說道「娜娜,有水了,你看……」女兒終于動了,看向我這邊,跟我說道「我要……喝水……」我拿起了礦泉水瓶,可是一到手裏我就發現了,輕的要死,尼瑪的,早就已經喝完了,還放進背包?這麼環保?而娜娜也看見了,陷入了絕望。

我不死心,又拿起了另外一個礦泉水瓶,入手有些重,我驚奇的喊道「太好了,還剩下半瓶沒有喝完。」

我講礦泉水遞給了女兒,她沒有接,因為她也看見了,就這麼半瓶水,她眨巴著眼睛,看著我,說「要是讓我喝了,你喝什麼?」「你不用管我,隻要你能活下去,少喝點水又不會死,是不是……」看了眼瓶裏的水,我舔了舔幹裂的嘴唇,試圖喂娜娜喝水,原本我以為她會抗拒,沒想到卻老實的喝下去了。

看見瓶子裏還剩下那麼一點水,不願意浪費,我把它倒進了自己幹枯的嘴裏。

我又拿出那一小塊巧克力,捏成小塊,喂她吃,「巧克力可以補充能量啊,雖然女孩子平時吃會發胖,但是現在卻是個好東西啊,哈哈……」娜娜看著我,眼神似乎比以前柔和了很多,淺笑了一下……我們就這樣飄啊飄,又不知道飄了幾天,我已經失去了知覺,就這樣昏昏沈沈的倒下去了…………當我再次醒過來以後,發現我已經不再漂流了,而是在一處海灘上,難道說我們已經回到了陸地上?真是太好了,但是我卻沒有絲毫動彈的力氣了,好像把這輩子的力氣都用完了,腹中更是餓到前胸貼後背。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有個青春美少女朝我走過來,手裏還拿著葡萄,她把葡萄放在嘴裏嚼了嚼,隨後打開了我的嘴,嘴對嘴跟我接吻,那充滿青澀酸甜的氣息讓我難以忘懷,不知道是葡萄,還是她的唇,難道說,此刻我已經到了天國?有了葡萄的果腹,我的身體漸漸的充實了起來,再加上微風徐徐的吹起,我又睡了過去。

當我起來後,發現身上有股負擔,我一看,原來是娜娜趴在我的身上,躺在我的胸口,隨後她似乎發現我醒過來了,站起來,俏臉微紅的說道「不要誤會,隻是你昨晚好像很冷的樣子,我就想幫你取取暖。」

「原來如此。」

我並沒有多想,不過剛才那種感情挺不錯的,這孩子如果平時也能這樣跟我親密那該多好,我四下張望著,問道「我們現在是在那裏?」聽我的問題後,娜娜的眼神有些失落,最後低聲說道「我去調查過了,這裏似乎是一座小島,什麼人也沒有,不過還好長著一些水果,還有河流。」

我急忙往島上跑,越跑,我越是相信,這陣的是一座小島,在島的中央有一座小山,四處都是樹林。

咕咕咕……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奇怪的聲音,娜娜有些不好意思的捂著肚子,最後連我的肚子也叫起來了,我問道「你不是說島上有些水果嗎?怎麼會還餓著肚子?」「那是因為,島上面的森林裏,好像有些野獸,我一個人很害怕,不敢進去……」「沒事,有爸爸在這裏,我會保護你的。」

娜娜點了點頭,隨後我取過背包,我記得裏面有一把匕首,講它取了出來,正準備進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食物可以吃,而娜娜卻忽然拉住了我的襯衫,跟我說「我也要和你一起進去。」

「那怎麼行,萬一遇到危險怎麼辦?」我嚴重不同意,裏面也沒有調查過,誰知道有什麼東西。

但是娜娜的眼神卻很堅決,她留著眼淚,說道「我已經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要是你死了,我也要孤獨的留在這個島上,還不如一起死了算了。」

我輕輕擦去了她的眼淚,將她摟在懷裏,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呢,現在我已經是娜娜唯一的依靠了。

「我答應你了,但是你要記住,不要離我太遠,知道嗎?」我叮囑道。

「嗯。」

娜娜乖巧的點了點頭。

我拉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一邊往森林裏面走去,當我們越往裏面深入的時候,我急忙揮手示意停下來,因為我看見了野獸,就在不遠處,娜娜也放緩了腳步,我仔細一看,原來那是一隻狐狸,此刻這隻狐狸正在追捕者一隻山雞。

那隻山雞沒跑多久,就被後面的狐狸撲了上來,狠狠咬住了山雞的脖子,撕扯著,一直到山雞死得不能再死,狐狸才停止了動作,隨後它正要準備進餐了。

而我看見那隻山雞早就流口水了,沒想到還能撿現成的,我對娜娜說道「你在這裏不要動,今天我們有大餐吃了。」

「恩。」

娜娜點了點頭。

因為害怕狐狸把山雞給吃掉,我如同猛獸一樣的沖了過去,舉著匕首,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把這隻狐狸也一起宰了,不過那隻狐狸在發現有個龐大的人沖了過來,二話不說就要跑了,但是它又停了下來,顯然對那隻剛到手的山雞有些依依不舍。

在我跑得更近的時候,狐狸終于灰溜溜的逃跑了,老是聽人家說,狐狸這種動物非常狡猾,如今看來果真如此。

我拎起了山雞,我小時候也是在農村裏長大的,掏鳥窩,釣魚,打獵,沒少幹過,隨後我往附近的樹頂上張望著,帶著娜娜,找了十幾分鍾,終于讓我發現了幾棵蘋果樹,上面結滿了紅燦燦的小蘋果,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雖然上面有些高,但是我應該爬得上去,于是我將山雞遞給了女兒,說道「爸爸要爬上去摘些蘋果,你幫我拿一下。」

在我這麼說的時候,娜娜顯然有些不願意,大概從來沒有見過野生的山雞,而且還血淋淋的,不過在掙紮了一會之後,她還是硬著頭皮拎住了,「小心點啊。」

「你在樹下等我,千萬不要到處跑,知道嗎?」「恩,知道。」

就這樣我開始爬樹,隻不過這項功夫比我想象的還要艱難,明明小時候就像猴子一樣,現在變成了笨重的大人,反而失去了一些本領。

不過我還是繼續往上爬,終于,我的手就要夠到蘋果了,在爬高點,我終于碰到了,我折斷了枝條,幾串蘋果往地上扔,估摸著應該也夠吃了,不能摘得太狠,畢竟不知道要在這座島上呆多久,多留點資源比較好。

「啊!!!———」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娜娜的尖叫聲,我一慌神,講樹枝給踩斷了,整個人掉了下去,最後砸在了地面上,我的腳頓時有些生疼,但是我顧不上那麼多了,我發現樹下的娜娜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不見了,而山雞被扔在地上。

「救我!——」女兒再次發出了尖叫,我從聲音確定了娜娜的位置,在不遠處的一片灌木叢裏面,等我趕到這裏之後,我發現灌木叢裏面掛著一件破裂的粉紅色連衣裙,估計是女兒進去的之後,不小心被灌木叢給勾壞了.隨後我也擠進了灌木叢,隻見娜娜赤裸著倒在草地上,就剩下一條純白色的內褲,我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就看見娜娜的眼前有一條蛇,這種蛇連我也沒見過,但是此刻我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我撿了一根樹枝,也不怕自己也被咬,朝那條蛇就是狠狠的一頓打,又狠狠的一頓踩,最後那條蛇大概是被我瘋狂的樣子給嚇壞了,鑽進了草叢裏溜走了,直到這個時候,我才覺得驚恐萬分。

「沒事了,娜娜,我不是都叫你不要亂跑嗎?為什麼會在這裏?」我轉身面對著娜娜,而她看見我的眼光立刻用雙手遮掩起了身體,抽著鼻子,說道「我也不想啊,但是剛才我想上廁所,就想找個地方,我的連衣裙也被樹枝給勾破了,然後我也不管了,就在這裏小便,誰知道這條蛇突然就出來了。」

我總算明白了前因後果,畢竟娜娜也是個含苞待放的女孩,會害羞也可以理解的,正當我想把襯衫脫下來給她穿的時候,娜娜卻忽然對我說道「好奇怪,我感覺胸部有點痛,而且頭還暈暈的……」聽到娜娜說的這番話,再想到剛才那條蛇,我連忙掰開她遮住胸部的雙手,她很害羞的說道「你想幹什麼啊!我是你女兒啊。」

我定睛一看,發現女兒那白嫩的小乳房,還有兩顆含苞待放的粉紅色乳頭,我不知覺的咽了口唾液,連忙驅散了自己的邪念,因為我看見了,就在乳頭旁邊幾毫米的位置,有兩個血色的小孔,而且已經有些發青了。

「娜娜,你的胸部剛才已經被蛇給咬到了,你都沒有發現嗎?」我鎮靜的說出這番話。

而娜娜卻似乎不敢置信,隨後她也看著自己的胸部,最後終于看見了蛇牙要咬過後留下的傷口,直搖頭道,「怎麼可能,……難怪我剛才有點痛。」

「那我該怎麼辦?萬一是毒蛇怎麼辦?我不想死啊……」看著娜娜難過的樣子,身為一個醫生,以目前的環境來說,隻剩下一個辦法了,但是這個辦法娜娜一個人卻是做不到的,而且我也是個父親,怎麼能這樣……思想掙紮了好一會,但是我同時知道,時間不能拖太久,如果真的有毒的話,毒素很快就會擴散到全身了,到時候真是不敢想象。

我根本沒有考慮的餘地,于是,我坦白的對女兒說「現在隻剩下一個辦法了,那就是,爸爸幫你吸毒。」

聽到我的話後,娜娜整個人都定住了,其實她剛才也想到了這個辦法,但是她畢竟是個女孩子,怎麼可能做出這麼丟人的事情,讓自己的親生父親在哪裏吸毒。

但是娜娜更不想死在這裏,我們眼神對視著,我盡量想傳達給她,放心,有我在。

最後,娜娜咬著嘴唇,輕輕點了點頭,隨後她慢慢松開了遮住胸口的雙手,也許是太過于羞澀,她雙頰緋紅,閉上了眼睛。

而我,也漸漸的將自己的臉靠近了娜娜的胸部,這時候我才發現,娜娜的乳房發育的比同齡孩子還要好,估計也有C罩杯了吧,它就那樣挺立著,那兩顆小櫻桃,似乎在挑逗我,快點來吃我吧,我吞了吞口水。

我張開了嘴巴,一點一點的靠近了女兒,然後輕輕的含住了她的小櫻桃,此刻,她的小半個乳房已經被我含在嘴裏,我溫柔的吸允著,時不時用濕熱的舌尖舔著它乳暈上的傷口,而女兒也終于忍耐不住,發出了勾魂的叫聲。

而我似乎受到了鼓勵,更加賣力的吸允著她的奶子,然後將洗出來的東西吐在地上,就這樣反複吸允了無數次,而女兒也捂住嘴巴盡量不讓自己叫出來,雖然情非得已,但是畢竟她還小,怎麼經得起這樣的挑逗,在我的吸允下,她的粉紅色乳尖也微微的翹了起來。

而我在反複吐毒血的時候,無意中看到女兒的純白色內褲,似乎已經變成了一片潮濕,緊貼在它的陰阜上面,一小片稀松的毛也若隱若現的,而我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下面的老二直挺挺的翹了起來。

我的媽呀,這不是要我的老命嗎,雖然是自己的女兒,但是我也是個有生理反應的正常男人,趕緊將自己的邪念收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後來,我覺得吸得差不多了,就停了下來,我連忙轉過了身子,看起來像是不去看女兒的躶體,而實際上是我的老二已經頂起了高高的帳篷,為了不讓女兒看見,所以我才轉過了身。

我脫掉了身上的襯衫,遞給了女兒,而她也接了過去,穿在了身上,也許是因為發生了太尷尬的時候,在回去的時候,我們兩個人什麼話也沒有說。

在回去的路上,我順便在附近找了一些草藥,說不定能幫女兒治好傷口,好歹我也是個中醫,對于草藥還是有些了解的。

在回到了沙灘上以後,為了擺脫這個氣氛,我連忙抓起了山雞,跑到了海邊,將這隻山雞拔毛,挖掉內髒,在處理好以後,山雞看上去小了很多,不過還好也有不少的水果,應該夠吃了。

當我正想去尋些柴火的時候,發現女兒已經從不遠處抱著一些枯枝敗葉,我的襯衫穿在她身上勉強能遮住大腿,海風輕輕的吹來,襯衫飄了起來,雖然隻是一瞬間,但是我竟然發現,女兒的內褲居然沒有穿,不過我猜測女孩子都比較喜歡幹淨,所以拿去洗完正在曬吧。

把整隻山雞串好以後,我點燃了樹葉,再用手輕輕的扇了幾下,很快的連樹枝也跟著一起起火了,隨後將山雞架在火堆上,在烤了十幾分鍾後,整隻山雞發出了誘人的香味,真是令人食指大動。

我掏出了匕首,割了一個雞腿遞給了女兒,然後我也來一個,已經不知道幾天沒好好吃過東西了,我們都吃的津津有味,雖然沒有調味料,但是在海水洗過之後,山雞還是有些鹹味的,如果可能的話,下次還是搜集一些海鹽比較好。

「來,多吃點,你現在可是長身體的時候。」

我將剩下的半隻雞都給了女兒,開始吃起了蘋果。

「為什麼你老是要對我這麼好?在海上的時候也是,明明十幾年都沒有見過我了。」

娜娜低下了頭,幽幽的說道。

「這還用說嗎?我是你爸,你說這世界上有那個父母對孩子不好的,快吃吧,別想太多了,吃完早點睡。」

見到女兒執意不肯吃,我無奈之下隻好自己吃了。

「那我以後能叫你爸嗎?」當女兒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驚訝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說明了娜娜她也終于開始接受我這個父親了。

「傻孩子!」我將娜娜摟在自己懷裏,而她也靠在我身上。

旁邊的篝火仍然在燃燒著,雖然是夏季,但是吹著海風還是有些冷的,女兒就這樣沈沈的靠在我胸口上睡著了,那柔軟的觸感,讓我有些不知所措,要是她不是我女兒,恐怕我早就失去了理智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又怎麼可能睡得著,無聊之下翻起了我今天采集的那些草藥,其中大部分我都認識,外敷的,內服的,治療傷寒感冒的,然後我發現了一棵從來沒見過的草藥,總覺得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了。

應該沒有毒吧,我摘下了一小片藥葉,放進了自己的嘴裏,沒想到味道還挺好吃的,難道這不是草藥而是某種野菜?如果是這樣的話,可是個大發現啊。

看見自己也沒什麼異狀,我又吃了一些野菜,隻是吃完沒多久,我就感覺自己似乎有些燥熱,一股無名的浴火升了起來,而且我的老二也開始硬了起來,這真是見鬼了,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忽然想起了什麼……,這不是野菜,而是叫淫羊霍的催情草藥,不但能提高性慾,而且還有勃起的作用。

現在的我,感覺渾身難受極了,就在這個時候,女兒忽然翻了個身,她的睡相很不好,白色的襯衫被捲了起來,紐扣也不小心松了幾顆,露出了她半邊的飽滿酥胸,更讓我噴血的是,她的下半身如今什麼也沒有穿,我清晰的看見她私處上面的細密絨毛,由于她的一雙美腿張得很開,連那粉紅色的秘密花園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天啊,你對我太好了,瞌睡送枕頭,可是她是我的女兒啊……這不是要我的命嗎也許是我吃了太多的催情草藥,雖然我有心想離開這裏,但是腳卻挪不開步子,而眼睛也直愣愣的盯著女兒充滿了誘惑的身體。

「我到底該怎麼辦…,啊對了,我可以打手槍,隻要射出來大概就沒事了。

「我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掏出了漲的發紅的肉棒,看著女兒,我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她的後面,雙眼發紅的盯著女兒的私處,握著我的肉棒就是一陣套弄,我開始幻想著用這根肉棒插進女兒的身體裏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距離女兒越來越近,似乎有著一股不可違抗的意志在吸引著我,可是我套弄了好一會之後,仍然沒有半點想射的感覺,難道是還不夠刺激?終于,我鬼使神差的來到了女兒的雙腿之間,輕輕擡起了她的雙腿,變成了M字形,我每一個動作都小心翼翼的,唯恐娜娜忽然之間醒過來,不過她似乎睡得比任何時候還要熟,並沒有任何反應。

我的膽子逐漸大了起來,吞了吞口水,我看著女兒的私處,心理說服者自己,如果隻是在外面摩擦一下的話,應該不算亂倫吧。

對,沒錯。

最後,我緊握著自己的肉棒,在馬眼裏面已經溢出了一些精液,說明我現在的狀態非常的興奮,如果不早點發洩出來的話,對身體不好。

然後我的大腿也終于貼住了女兒的臀部,我將肉棒輕輕的觸碰了一下女兒的陰蒂,又看看她有沒有醒,隨後將我的整根肉棒都貼在女兒的陰道口上摩擦著,我差點忍不住叫了出來,這種美妙的感覺豈是用自己的手就能代替的。

我就這樣一直摩擦著女兒,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發現肉棒上忽然開始變得濕潤,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女兒在無意識之中居然流出了愛液,有了愛液的滋潤,我摩擦得越來越舒服,正當我享受的時候。

「啊……」女兒忽然叫了一聲,嚇得我渾身一顫,立刻停了下來,不過還好,女兒又繼續睡著了,看來隻是她潛意識的反應。

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才驚訝的發現,剛剛我被嚇得一顫抖,肉棒居然不小心滑進了女兒的陰道,雖然才進了肉棒的三分之一,不過那種少女特有的緊密感,讓我如癡如醉,現在的我,隻想繼續享受這種快感,哪管得之前說過的話。

我兩隻手輕輕壓著女兒的大腿往後,想讓自己可以更加深入,當我的龜頭都整個沒根而入的時候,我輕輕顫抖著,在進到一半的時候,卻遇到了阻礙。

憑著多年的經驗,和身為醫生的知識,我知道那層阻礙應該就是娜娜的處女膜,這層處女膜告訴我,如今最多也隻能進到這裏了,不然一會女兒被痛醒的話,就得不償失了。

就算隻能進入一半,我也滿足了,于是我開始在女兒的蜜穴裏抽動著,那銷魂的感覺讓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在不知不覺中我逐漸加快了節奏,每次拔插的力度又增加了幾分,而女兒即使睡著了,卻也傳來了微弱的喘息聲。

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肉棒已經快到了極限,雖然我很想射在裏面,但是要是在這裏懷孕的話,不用說也知道是我幹的好事,最後我又劇烈的抽插了幾下,終于我的精關一松,正當我準備馬上拔出去的時候,卻發現女兒的一雙大腿卻無意識的夾住了我的腰。

啊,我低吼了一聲,憋了很久的濃鬱精液如同水槍一樣射進了女兒的蜜穴裏面,而且一波未停,一波又起,我在女兒的體內連續抽搐了七八次,才把精液全部都射進了裏面,那無與倫比的快感讓我欲罷不能。

當高潮後的快感逐漸冷卻後,我的身體終于恢複了正常,想起自己身為一個父親,竟然對女兒做出這樣的事情,十分的羞愧,但是另一邊,我又覺得這種感覺也不錯。

我輕輕的將女兒夾住我的雙腿松開,從背包裏拿出了一包紙巾,隻見大量的白色的液體從女兒的蜜縫裏流淌了下來,非常的淫穢,但是卻搞得我想再來一次,拼命的忍住了自己的慾望,隨後細心地將女兒下體的精液擦幹淨,不然第二天很難解釋。

之後,我傳來了陣陣睡意,就在女兒的旁邊睡著了……就這樣過了一周,起初還以為女兒發現了我做的那些齷齪事,不過看她自然地樣子,應該是沒有發現,幸好她的睡癖像我,不過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碰過娜娜的身體,我以為我能夠忍得住,可是每一天夜裏,我都睡不著。

腦海裏想的,都是和女兒做愛的事情,明明知道不可以,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如果能夠再來一次那該多好。

女兒似乎發現我的目光有些奇怪,問道「爸,你怎麼了?」「啊,沒什麼,早點睡吧……」女兒點了點頭,還是把我的胸口當做枕頭睡覺,因為沒有被子,我們睡覺的時候隻能這樣互相取暖,在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女兒似乎睡著了,但是我又不敢確信,現在沒有吃那種催情草藥,我的膽子似乎小了很多。

「娜娜,你睡著了嗎?」我輕輕的問道,然而女兒躺在我懷裏,沒有回答,如果這個時候我發現她的眼睛是微閉著的話,恐怕也不敢做出這種事情。

看到女兒似乎睡著了,我調整了一下姿勢,讓女兒枕在我左邊的手臂上,在看她沒有反應後,我緩緩的將手伸到了她的胸前,隔著衣服撫摸了一下,那絲滑細膩的手感讓我迷醉,我逐漸加大了力度,從下往上地揉捏著她的乳房,但是這種程度又怎麼能滿足我。

我悄悄將手伸入了她的襯衣的縫隙裏面,那種零距離的觸感真的是太爽了,我一邊輕揉著她的酥胸,一邊挑逗著她的的乳尖,很快她的乳尖因為我的撫摸而變得挺立,當我正想進入下一步的時候,突然,女兒睜開了雙眼,抓住了我的右手。

「爸,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跟變態又什麼區別?」女兒就這樣苛責我。

可是這個時候我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反正上次不做也做了,我強行脫掉了她的衣服,隨後用力地壓在她身上,緊緊抱著她,說道「娜娜,你知不知道你每天穿成這樣子,對爸爸來說有多難受,爸是個正常的男人,而且在這個無人島也不知道這輩子有沒有機會獲救,到時候我們父女兩就要相依為命一輩子了。」

聽完我的話,女兒的內心有些松動,而且她想起了這些日子以來,我為了讓她活下去,連自己的命也不顧,而且她已經暗暗發誓,有機會一定要報答我的恩情。

為了不讓她思考太多,我一邊揉著女兒的奶子,一邊在舔著她的脖子,我猜測她的敏感地帶應該和她媽差不多,果然不出我所料,在我濕滑的舌頭在她脖子邊緣來回舔弄的時候,她發出了急促的叫聲,隨後,我又把舌頭移動到她的耳朵這裏,輕咬著,舔弄著。

然後舌頭又舔著她粉嫩的臉頰,最後和她嘴對嘴,我將自己的唾液順著舌頭流進她的櫻桃小嘴,女兒在悴不及防之下牙關一松,我的舌頭就順利的趁虛而入,我找到了她有些膽小的香舌,溫柔的帶領著它。

很快女兒就失陷了,雙手摟著我的脖子,眼睛迷離的看著我,最後又閉上眼睛回應著我的濕吻,對于女人來說,有時候一個恰到好處的濕吻,完全能夠挑起她的情欲,現在的娜娜也是,我們彼此吸允著對方的舌頭和唾液,她從生疏而逐漸變得熟練。

我的兩隻手也沒閑著,揉搓著女兒白皙又柔軟的乳房。

「爸,隻能摸而已哦,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女兒那羞澀欲滴的俏臉,讓我覺得更加興奮。

「我知道了。」

這一次,我光明正大的將女兒的乳房含進了自己嘴裏,我整條濕噠噠的舌頭上下舔弄著她的乳暈,時不時地轉一下圈圈,這種嫩滑的口感讓我欲罷不能啊,而女兒似乎也越來越興奮了,扣住了我的脖子,將我的頭拼命地往她胸上壓過去。

我樂得其成,舔得更加的賣力,于是悄悄用手往她的下體遊過去,當我的手指抵住她的細縫時,那如同決堤般的液體已經沾滿了我的手,于是我將她的愛液抹在她的陰蒂上,就這樣用手指轉動著,而女兒也夾緊了雙腿,正當她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我再一次堵住了她的櫻桃小嘴,而女兒的理智再一次淪陷在我的濕吻中。

最後,我打開了她的雙腿,她拼命的掙紮著,仿佛知道我接下來要幹嘛,說道「爸,不是說好了隻是摸一摸的嗎,不要這樣,我,我還是第一次……」我輕吻了一下女兒的嘴唇,溫柔滴說道「不用怕,爸爸答應你,隻是在外面摩擦一下,絕對不會放進去的,你要相信爸爸。」

看著我的眼神,雖然有些擔憂和羞澀,但是最後娜娜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我的前戲已經做得很足了,于是脫掉了自己的褲子,還有女兒的衣服,掏出了我碩大的肉棒,而女兒在看見後,露出了驚恐的面容。

「爸,你的那個……怎麼那麼大,看上去很可怕的樣子。」

「寶貝,不要害怕,要知道我就是用這個東西才有了你,來,你抓抓看。」

我跪坐在女兒的胸前,將肉棒放在她面前,她有些害怕,但是也有些好奇,最後輕輕握住了我的肉棒,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爸,你這裏怎麼那麼硬?」「那是因為它喜歡你啊,因為你當初也是這裏的一部分,娜娜,來,幫爸爸舔一舔好不好?」娜娜有些抗拒,但是隨後一想,說不定等爸爸射出來以後,就不會和她做愛了,于是她點了點頭,答應了,握住我的肉棒,有些無助的看著我「可是爸,我根本沒做過這種事情……」「不用擔心,你隻要用愛心去對待它就行了。」

在我的說服下,女兒似乎同意了,她先是用小舌頭輕輕舔了一下我的肉棒,說道「味道有些怪怪的。」

女兒好像吃冰淇淋一樣的生疏舔法,已經無法滿足我了,于是我按住了她的頭,將肉棒塞入了她的口中,正當她想抗議的時候,我說道「就這樣含著爸爸的肉棒,用舌頭捲著它,爸爸會很高興的哦。」

由于娜娜現在無法說話,隻好微微點了點頭,我將肉棒更加的深入她的口中,但是她的喉嚨不是很深,所以大概隻進了四份之三的樣子,就這樣我抓住了女兒的頭,在女兒的嘴巴裏做著活塞運動,女兒濕潤的舌頭讓我覺得好爽,而且她的口水越來越多。

逐漸的,我越來越粗暴,狠狠的在女兒的小嘴裏面抽送著,當我的節奏越來越快的時候,終于忍不住,將所有精液都射進了女兒的嘴裏,女兒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是最後還是很溫柔的將我肉棒上殘留的精液舔了個幹淨。

正當女兒要將精液吐出來的時候,我對她說道「娜娜,不要吐出來,要吞進去,這可是很有營養的東西哦。」

而女兒卻眼巴巴望著我,皺著小眉毛,一臉的不願意,最後在我的懇求下,終于將濃鬱的精液咽進了喉嚨,在吞下去的時候,還不小心被嗆到了一下。

當女兒將嘴巴擦幹淨以後,突然間,她看見我的肉棒依然挺立著,不敢置信的說道「爸,你怎麼射了以後還是那麼大……我看書裏說,男人隻要射完就會變小了。」

「那是因為爸的肉棒非常喜歡你啊,所以又變得精神起來了,這一次讓爸爸在你下面摩擦一下好不好?」「爸,你真的那麼想要嗎?」看著我堅定的眼神,最後女兒無奈的說道「好吧,但是說好了隻能摩擦而已,你要是敢進去,我這輩子都不原諒你。」

我來到了女兒的私處面前,而她由于害羞而夾緊了雙腿,但是最後還是被我給掰開了,而女兒則捂住了自己的潮紅的俏臉,嬌嗔道「爸,不要老是盯著我看,好難為情……」「不用怕,這次讓爸爸幫你舒服一下吧。」

我輕輕張開了女兒的陰唇,她的體毛很少,大多數都是細軟的絨毛,而陰唇更是嬌豔的粉紅色,最後,我用舌頭去舔弄著女兒的小豆豆,最後在我的挑逗下,逐漸變大了,偶爾我也會用嘴巴吸允女兒的蜜穴,將她裏面的蜜汁全部吸進自己嘴裏,真的是甘甜可口啊。

「啊,爸……不要,好刺激啊,我快受不了了。」

我沒有理會女兒的叫聲,繼續和她的蜜穴深吻著,上下舔弄她的縫隙,終于她外面多餘的蜜汁都被我吸完了,我將自己的舌頭捲起來,爬進了女兒的陰道裏面,上下左右的來回蠕動著,在過了幾分鍾後,女兒的小穴又再次分泌出了很多愛液。

我見時機已經成熟了,就掏出了自己的肉棒,在女兒的入口哪裏來回摩擦著,但是我下面已經快爆炸了,這種程度再也無法滿足我了,我趁女兒不注意的時候,將肉棒忽然之間滑進了她的蜜穴裏面,跟上次一樣隻是進了一半。

而這時,女兒也驚聲大叫起來,「爸,你還說隻是摩擦,你騙人……」為了不讓女兒反抗,我下半身頂住了她的臀部,又摟住她的脖子,用接吻來緩解她的害怕,最後,我說道「爸爸下面已經漲得快爆炸了,娜娜,你就讓我來一次吧,我絕對會很溫柔的。」

我的柔情似水,讓女兒有些松動了,最後我對她說道「娜娜,爸爸要你成為我的女人。」

隨後,我又和她深吻著,濕吻著,而娜娜也默許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下半身猛然一發力,終于長搶突入陣地,整根肉棒在女兒的嫩穴裏沒根而入,而女兒也發出了有些痛苦的叫聲,而我在這個時候保持住這個動作,不再挺動,而是輕吻著女兒,柔聲的安慰道「不要怕,爸爸會永遠保護你,永遠和你在一起的。」

而女兒似乎也慢慢不再害怕了,從我插進她體內的那一刻開始,我發現她看我的眼神已經不再是女兒看父親,而是一個女人在看她的男人,然後娜娜溫柔的捧著我的臉龐,說道「爸,我不怕了,你現在可以動了,我一定會忍住的。」

就這樣我們擁抱著彼此,恨不得融化在一起,而我的下面也沒有閑著,我一邊抱著娜娜,一邊在她的蜜穴裏慢慢的做著活塞運動,在我的耐心下,娜娜好像也不是那麼痛了,于是我開始用力抽動著。

整隻肉棒此刻完全在女兒的體內,她那種緊緻的包容力讓我差點交代出來,我控制好了自己的節奏,後來女兒也逐漸開始喘息,好像慢慢有了快感了,而我像是受到了鼓勵一樣,又再次加大了抽插的力度,而女兒也終于忍不住叫了出來……「啊!爸,我…感覺好像越來越奇怪了……」「是不是很舒服?」「嗯,……很舒服……」女兒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說出來。

看見她這個羞答答的樣子,我坐到了地上,將女兒扶了起來,讓她坐在我的胯下,在整個過程中我們的交合處一直沒有松開就換了一個體位,我用雙手伸到女兒的後面,緊緊抓住她的屁股,上下擡動著,配合我的肉棒,我每次都會更加緊密的沖擊著女兒的蜜穴。

「啊~,你好激烈啊,爸爸,人家快受不了了。」

終于女兒完全被淪陷在我的攻勢下,在這個時候,她雙手摟住了我的頭部,將飽滿的乳房貼在我的面前,而我當然也很不客氣的將女兒的奶子含進了嘴裏。

上面含著女兒的乳房,下面插著女兒的嫩穴,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就是此刻讓我精盡人亡,我也心甘情願了……我劇烈的坐著活塞運動,女兒也在我的進攻下,香汗淋漓,在我面前的乳房也上下顫抖著,最後,女兒用充滿了愛欲的眼神看著我說「爸,吻我。」

「恩」我和女兒濕熱地擁吻著,這一次,她非常的主動,還吸著我的舌頭,這種狀態持續了好一會,女兒忍不住說道「爸,我感覺有什麼快來了,再用力點,我要你更多的愛……」|聽到女兒這句話,我忽然間全身充滿了力量,就這樣托著女兒的屁股站了起來,而女兒為了不掉下去而緊緊摟住了我。

我的肉棒在女兒的蜜穴裏大力抽動著,每次抽動,都會發出啪啪的聲音,那是我們緊密結合著的證明,終于,我也快到達了極限,每次深入都更加用力,一直頂到了女兒的子宮口,而她也開始劇烈的叫喚著「啊,好舒服,我不行了,爸,快點給我……」終于,我再也忍不住了,將我所有的精液都射進了女兒的子宮深處,我一直射,一邊仍然不斷的插著女兒的深處,在抽射了十幾秒後,我終于停了下來,可是我仍然能感覺到,女兒的整個身體都在發出不可控制的顫抖,這說明她還在持續的高潮著。

我們兩個都無力地躺了下來,我將女兒摟在了自己的懷裏,而她充滿了幸福的笑容,說道「爸,你在我裏面射了好多,暖洋洋的,好舒服。」

幾天後,在樹林裏,女兒雙手扶在了樹幹上,充滿彈性的臀部高高的翹了起來,而我脫掉了褲子,掏出了自己的肉棒。

「爸,真是的,這幾天一天就做四五次,現在來摘點水果,你還要做……」我二話不說,就將肉棒從女兒的後面直接插入了她的蜜穴,一進去後,我立刻就說道「你這個好色的女兒,還說不要,前戲都沒做呢,為什麼裏面這麼濕?」「討厭……還不是你把人家帶壞了。」

「啊——!」還沒等她說完,我一開始就用盡全力的在她後面抽插著,現在她已經完全不痛了,此刻我們做愛的姿勢就像動物一樣,我雙手抱在女兒的小腹,臉貼在她的背上,下半身就像野獸一樣猛烈的抽插著,很快的女兒的水就越來越多。

這個後面的姿勢,真的好過癮,把我的肉棒夾得緊緊的,雖然本來女兒的小穴就已經夠緊了,我每次都深深的頂在女兒的花心,由于是在是太爽了,我在抽插了不到十幾分鍾,就感覺自己到極限了。

啪啪啪……女兒的水已經流到了我的肉棒和精囊,所以我們交合的時候,都會響起啪啪的水聲,就是這樣淫蕩的聲音讓我們情欲更加高漲,最後,我終于忍不住了,緊緊抱著女兒,下體用力再用力,最後將我滾燙的精液從後面射入了女兒的蜜穴。

在我們的交合之處,淫穢的乳白色精液從女兒的陰道裏流了出來,每次看到自己的肉棒正放在自己親生女兒的體內,而且說不定我的精子已經進入了她的卵子裏面受孕了,想到這裏,總是會讓我更加興奮。

沒有過多久,我的肉棒又堅硬地像鋼鐵一樣,我又開始在女兒的蜜穴裏抽搐著,而女兒也逐漸迷失了自我,任由我在她身上耕作,播種。

「爸,我已經是你的女人了,我還要……」「幫爸爸生個孩子好不好,我們就在這裏快樂的生活一輩子。」

「啊!啊……嗯,我要給你生好多孩子,所以,快點讓我受精吧……」完


喜歡就讚一下!!!
3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