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空姐死黨 絕色美女

五點了,雖然清晨的風是冰涼的,卻仍帶不走我的一絲倦意。高速公路上車輛稀少,我卻無心享受這難得的暢快,一方面是睡眠有點兒不足,一方面是不得不驅車赴約的無奈。

記得昨天當公司老大微笑點頭的那一刻,我就期待著休假,這可是費盡心血,用企劃案換來的,心想,終於可以好好休息,睡到頭腫起來,嗯…還可以利用這個時間…此時手機響起,那一端傳來老妹的聲音。

「哥,一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好不好」雖然她的語音充滿一種愉快,可是我卻開始反射性的一陣緊張,因為老妹口中的「商量」通常是一種「要求」,甚至是一種「威脅」,一定有什麼燙手的山芋硬丟過來,等著我去接。

「ㄟㄟㄟ,少來,每次妳說的都沒好事,我可告訴妳喔,我難得休…」為了避免萬一,我得先把話講在前面,不料,她比我撂的更快。

「好啦,好啦,以前我那個死黨阿,韻築有沒有,她今天從舊金山飛回來啦,我明天要上班,你幫我去接她!」

「可是…我休假耶,我正想好好…」這下還得了,得來不易的假期竟然還要等飛機接人,還當司機!我急著想推掉。

「好啦好啦,韻築你認識嘛,幫幫忙啦,003,先謝謝囉!」

「ㄟㄟ…」回答我的,是一陣沈默,真是該死,偏偏叫我去接,這簡直就是強暴我的假期嘛!先前的興奮彷彿被人當頭淋一盆冷水,突然間,我也好想加班哦!沒想到惡夢尚未結束,我查到華航003班機到達時間是早上5點30分,我就有一種暈眩的感覺,因此心情一直惡劣到現在。

這種心情,並沒有隨著眼前熟悉的高挑美女而改變多少,韻築高中時就和老妹同班,倆人還讀同一所大學(不同系),說是我的第二個妹妹並不為過,就因為是熟人,我就絲毫不掩飾心中的沮喪。

「小哥(我是長子,她降子叫是有原因的,說來話長),很抱歉,還要麻煩你來接我,都是小慧啦,就說我想先回家,可是她說什麼都不肯,說是下班後要和我去玩,真拗不過她…小哥,真是抱歉捏…」她的神情,一貫的有點靦腆,可能是不悅爬了我滿臉。不過聽韻築口中堆滿抱歉,反而讓我感到不知如何回答而手足無措了。

「沒…沒關係,反正今天也沒事,放假嘛,我們都很高興妳回來,來來來,行李我拿!」為了化解僵硬的氣氛,言行中也加了點熱情。其實這又不是韻築的錯,我怎可將對妹妹的牢騷轉到她的身上呢,這未免太小家子氣了吧!

回台北的途中,我們簡單的閒聊著,透過車廂內的後視鏡,我發現韻築的臉色明顯的有點憔悴,「不舒服嗎,臉色不太好喔!」熟人了,透露些關心也是應該的。

「喔,嗯,頭有點昏,可能是時差吧,吹吹風好了」說罷,她便將車窗玻璃大開,清晨的涼風就充滿車室,約過半個多小時,已經到家了,看看手錶,也已經快7點了。

「來,家裡的鑰匙先給妳,四樓沒忘吧!小慧的房間老樣子妳知道的,我幫妳拿行李」看她踉踉蹌蹌的離開,心想,待會順便將洗澡水放好,讓她洗完澡好休息吧!雖是熟人,也別讓人說我們都不會待客。還好行李不是很重,拿到四樓,只見韻築趴在老妹的床上,拖鞋都沒脫,顯然睡著了。

「ㄟㄟㄟ,我知道妳很累,不舒服想休息,不過先洗個澡可能會輕鬆一點吧!」我一邊說,一邊用腳搖著她,就像叫我妹起床的樣子,只見她手擡了擡,又無力的放下,臉上還有些紅紅的,我見狀順手摸一下她的額頭,哇!燙燙的捏!記得冰箱裡還有些舒跑,我就倒了半罐,加在一大杯溫開水中,讓她喝下。

當我將她的鞋放好,行李也擺好的時候,看見韻築冒一身大汗,嗯,冒汗是退燒前兆,很好,可是得注意保暖。我從五斗櫃中拿了件乾毛巾預備給韻築用,看見她躺在床上,胸口隨著呼吸起伏,不禁有些異樣的感覺,華航的制服,穿在女生的身上,還真是好看!

不知為何,突然有種憐惜的想法與衝動,我告訴自己,就幫她擦擦汗吧!輕輕坐到床沿,扶起韻築,「妳流了一頭汗,我幫妳擦擦」一邊說著,我一邊拿乾毛巾輕撫她細緻的臉頰。韻築真算的上大美女,瓜子臉,挺鼻樑,小巧的嘴,白皙的皮膚,加上一雙大眼睛,所謂的美女應該也差不多在這個範圍(後來知道華航蠻多都是這樣的)。

我擦乾她的臉,再用冷水毛巾幫她拭一下,顯然,她舒服許多,閉著眼,說:「小哥,我好多了,這樣就好,謝謝…」突然間,我有種失落感,趕緊接著說:「妳汗流了一身,我先幫妳擦擦脖子,待會兒妳洗完澡好睡覺。」

「這…這樣不好吧?我自己來就行…」韻築連忙坐起來,還把冷毛巾拿過去,沒見她擦拭的動作,卻是一直摸著自己的額頭。

「妳看,妳坐都坐不好,還擦咧,我幫妳服務一下,啊,不收錢的喔!」為了化解這個僵局,我開玩笑的說,說的同時將她放倒在床上,擦了擦她的脖子。韻築的脖子,會讓男人著迷,白皙的皮膚,很細緻的樣子,仔細看,還長著柔細的毛髮,不知道直接的觸感如何?

擦著擦著,我提議:「妳長途飛行,又有點著涼,這樣子好不好,妳先洗個熱水澡,我幫妳弄點吃的」不知怎麼回事,我展現前所未有的溫柔體貼。看到韻築投來懷疑的眼光,我連忙解釋:「呵呵呵,病人特權!」同時也訝異似乎除了憐惜,好像有別種感覺在醞釀。

當韻築洗完澡,吃完早餐,回房休息時,我在客廳走來走去,想擠一點下午的計劃,努力了半天,還是白費,因為我腦中只是想到:再去看看韻築。打定主意上樓,真好,門沒關,韻築側躺床上,我輕輕爬上床到她身邊,摸摸她額頭確定燒已經退了,此時她突然翻過來,我趕緊跳下床,過一會兒又翻過去,我一方面知道和時差、病魔對抗是很不好過的,一方面也知道:機會來了!

「我來拿個東西,看妳翻來覆去的,好吧!好人做到底,讓你享受小慧的特權好了!」說著便不分說,在她右肩和脖子接合處輕輕揉了起來。說起來,按摩我可是非常拿手的,可是經過專業美髮師(表姊)指導過喔!也因此老妹常常強迫我幫她服務,說是「復習」。

「不…不用了啦……嗯…」剛開始韻築明顯的拒絕,不過我揉了幾下,很明顯,她開始覺得相當受用,就不拒絕了。我使出渾身解數,從後腦勺,後頸,太陽穴,一直到肩膀,肩胛骨…無一不受到照顧。「嗯…好舒服喔,小哥,這樣會睡著…」這正是我的本意,不過我還是說「妳太累,能好好睡個覺也不錯ㄚ」

一邊揉捏著,一邊將韻築放趴在枕頭上,然後開始揉著她的肩,「我看就幫妳做全套的吧,妳喜歡的話…」我自顧的解釋著,不過意外的,韻築並沒拒絕,只是嘆口氣「嗯」了一聲,享受著放鬆的舒泰。我邊按摩,邊不著痕跡地將她休閒服的下擺,拉出牛仔短褲,然後,順勢就伸進去直接與她背部的肌膚接觸。

「哦,這樣不…不好…」雖然她這麼說,但令人難以抗拒的按摩卻早已開始了,就如我想像,韻築的肌膚非常滑膩,好像塗了一層非常薄的奶油,很細很柔,觸感一流,最重要的是,遊走整個背,竟然沒有任何的突起,此時我開始在她耳朵邊灌著迷湯(也是事實啦):「妳的皮膚好滑哦,用的歐蕾沒有過期喔!」聽她輕輕笑著說:「哪有!」不過聽的出有一點點得意,成了!跨出一步。

雙手沒閒著,又說:「哇,妳背後沒有半個痘子耶,小慧要檢討囉!」如此半調笑式的稱讚,一句句讓韻築一次次的放鬆,終於,關鍵性的時刻到了。

「妳已經放鬆多了,不過還不夠,因為每次都會被妳ㄎㄝˊ一下ㄎㄝˊ一下…我照實說,妳不要多想阿…」雖然沒有提議,但我的雙手卻催促她做出關鍵性的決定,看她遊疑著,決定給她臨門一腳。「妳還是趴著,我排除萬難,想辦法幫妳放鬆全部的肌肉好了」說著,手加重了些力道,因為我感到韻築的肌膚已經微熱,可以加重一些,增加感受度。

「嗯…這樣好了,小哥,你…就幫我拿下來好了!」Yah!成功!只見韻築閉起雙眼,我則一邊按摩她的肌肉,先從袖子拉出兩邊的肩帶,然後用一隻手很快又輕柔的將背扣打開,我知道這時千萬不能毛毛躁躁的就降子一扯,而是一邊帶給她舒適,一邊輕輕托起她的肚子,她起身一些些,就輕輕一抽…ok,成功一大步!

一邊繼續帶來舒泰,一邊輕聲讚美,間雜著調笑,當然,我注意到在韻築美麗的背影兩側,胸部外圍優美的弧線,我需用極大的意志力避免碰觸它們,並且刻意繞過。過了一會兒,我輕輕說:「我現在要用兩手拇指放鬆妳的背脊旁邊肌肉,等等如果不小心…我是說如果…嗯…那個…碰到,別打我哦!好痛捏」此時韻築已經完全沈醉在舒適之中,輕輕笑了幾聲,點點頭,連拒絕都沒有了,我就大著膽子,拇指揉著背脊,其他四指則在她身側遊移,偶爾,輕輕碰著早已望眼欲穿的曲線。

雖然只是輕輕的掃過,不過那種滑膩柔軟,卻非筆墨所能形容。隨著時間的增長,我的手指和韻築的胸部外側接觸的次數就越來越頻繁,漸漸的,我重點放在其餘四指與那道弧線的接觸,她馬上有感覺,並說:「小哥,這樣好像不行…嗯…」這種毫無力量的拒絕,輕易的被我印在她脖子上的吻,以及隨後輕舔的舌頭所擊敗,我雙手劃個弧,從韻築腰際而上,直接將雙掌蓋上她的胸部,並且輕輕的揉捏著。

「小哥…」隨著一聲輕輕呼喚的淹沒,韻築的呼吸變的沈重,我輕輕將她翻過來,兩手從polo衫下愛撫著她充滿彈性的柔軟滑膩,並且在她的雙唇輕輕的吻著,她的雙頰嫣紅,眼睛微閉,感受著我的挑逗。

「小哥,不是說…按摩的嗎?怎麼變成…嗯…」雖然是這樣的疑問,可是韻築並沒逃開,有點羞怯,卻更多陶醉。我吻著她,並且輕輕將她的上衣拉起,我感覺到她稍微有些瑟縮,便將雙手繞到她的背後揉捏她的背,邊揉邊吻著她,並且利用手肘內側將她的上衣拉起。

映入眼簾的是一雙動人的椒乳,我吻著她,舌頭身過去追逐她的舌,一方面將她輕輕的摟起,先退去右臂的衣服,然後是左臂的,最後再迅速的穿過髮際除去那層障礙,同時雙手也覆上她的雙峰。

韻築的胸部並不是很大,依我的估計大概是B吧(後來證實真的是B)!不過形狀卻非常的美,自然帶有的重量感,讓它看起來相當的飽滿,渾圓的形狀,自然營造出凹陷的乳溝,乳頭則因先前的撫觸,傲然地挺立著,並隨著她的呼吸起伏,圍繞旁邊的乳暈形狀完美,一點也不會因為它稍暗的色澤而減低它的吸引力。

這等誘人的鮮果不嚐豈不可惜?吻著韻築的唇,拇指輕輕撩撥她的乳頭,然後用食指在乳暈上畫著圈圈。用舌尖輕輕舔著她的唇,然後一路輕啄而下,停留在歡欣鼓舞的乳頭上。此時手執韻築雙乳,有韻律地揉捏著,舌尖在她的乳暈上畫著圈圈,不一會兒,就將她的乳頭含住,輕輕的吸吮,並且用舌頭在口中不停的逗弄。

想必這招帶給韻築相當大的震撼,她不由得弓起身,抓著我的頭,開始嬌喘連連。「哦…小哥,你的舌頭…好厲害喔,跟誰學的啊?哦…嗯…」

「這是我在妳身上發揮的創意啊!很舒服對不對?」說罷繼續感官的攻擊,同時右手逐漸往下滑,經過平坦的小腹,正要往下時,感覺到韻築稍稍緊張的一夾。沒關係,為了攻陷眼前的大美女,得使出最大的誘惑,以及相對最大的耐心。我開始吻著她的脖子,並用左手繼續乳房的攻擊,右手則在大腿附近,點著欲望的火把。

「韻築,妳的胸部真是好誘人喔,當妳的情人實在是有福啊!」說著,繼續雙腿的愛撫,感覺到韻築稍稍放鬆了,很好!

「哪有,我飛來飛去的,經常不在國內,以前交過兩三個男友,都因為難得見面就分了…嗯…」

「可是人家說,小別勝新婚啊,不常見面感情聽說會更好捏」說話的同時,攻勢仍然不減,這有效的讓韻築放鬆下來,接下來開始再她的兩腿內側遊移,先不直接攻擊重點,讓她習慣我的手。

「不過可惜我常常是”久別”,所以每次都…哦…那裡…」說話的同時我的手已經伸進短褲的褲管,隔著絲質的內褲,覆上她的高聳的陰阜。這時她雙腿自然地一夾,我的手便先留在上面,等到她雙腿的力道不再,我的手掌就貼著她的陰阜慢慢移動,撫觸絲緞的光滑,以及其下的溫暖。

「小哥,你…怎麼…摸那裡…這樣…不行」話雖這樣說,不過在我有效的攻勢下,韻築已經放鬆雙腿的力量,並且明顯開始享受,雖然隔著內褲,也可以感覺源源不絕的蜜汁。此時將韻築輕輕放躺在床上,隨著愛撫的加長,韻築終於將雙腿輕輕打開了些。

「韻築,我要摸妳了喔,很輕很輕的…」說罷手指在她的內褲和大腿內側接縫處遊移著,韻築伸手摟住我,送上熱情的香吻,我則挑起她的內褲,用中指壓著她微微濕潤的桃源溪谷。我輕輕地撩撥著韻築最私秘的地帶,柔嫩而帶有縐折的軟肉,隨著指頭的移動而輕擺,而韻築,她的溫熱的呼吸就更沈重了。

「小哥,不公平!我上身都光了,你還穿這麼多。」韻築嬌嗔著,同時眼中閃過一絲頑皮。「對隊對,不公平,那我只好補償妳囉…」說著我便以最快的速度除去身上的衣物,並且跨跪在韻築腰際,我的肉棍早已劍拔弩張,興奮的一跳一跳的,絲毫不想掩飾心中的慾望,韻築伸出手,輕輕地用雙掌撫摸。

「喔,小哥的條件…嗯…蠻不錯的耶,我一隻手都握不住…呵…好硬」她好像把玩一個珍玩般撫摸著我,溫暖柔細的手,讓我感到相當大的快感,於是我的慾望就更明顯了。「呵呵呵,妳都仔細檢查過我了,現在換我覺得不公平囉!」我決定趁機反將她一軍,說著說著,雙手已經伸到韻築百慕達短褲的褲頭。韻築蠻配合我的動作,稍擡臀部讓我順利除去最後僅剩的衣物,不過兩腿卻又夾了起來。韻築三角地帶的毛髮並不濃密,我欺身向前,舔著她的乳頭,左手覆蓋她的陰阜,指間感覺到她的毛髮相當柔細,我不停地揉撚著,並逐漸加重力道,韻築像是極力克制它帶來的刺激,鼻間輕輕哼著,兩腿則張開了一些。

左手往下一探,伴隨著接踵而來的撫觸,韻築兩腿的角度慢慢變大,而溪谷間柔嫩的花蕾也逐漸的開放,此時我注意指間開放的花朵,粉紅色的蓓蕾伴隨流出的蜜汁,顯的嬌豔欲滴。我注意到蓓蕾頂端微露的花心,心想道:哦,花心微露,這可是感受度一流的極品哪!我用中指和無名指繼續對蕾瓣做溫柔的折磨,而食指則逗弄著逐漸硬挺的花心。「喔,小…小哥,這太刺激了,喔…啊…不行…喔…」韻築終於忍受不住這絕大的刺激,而叫出聲來,陣陣春水,緩緩湧出溪谷,腰肢則是像蛇般的扭動。

時機已經成熟,我緩緩將韻築移向床沿,自己則站在韻築的兩腿間,用堅挺的肉棒輕輕邀請著她的蓓蕾,眼光望向韻築,等著她的回應。韻築彎起雙腿做了回答,我伸手與她的手指交叉,挺腰將龜頭對準那朵嬌豔欲滴的花蕾,緩緩沈身,肉棒的前端便在蕾瓣間隱沒。

「喔…小哥…」隨著一陣嬌呼,我感覺到一陣微微的緊縮,其實韻築真可說是曲徑通幽,本就有些緊窄,如此一來更是緊緊包圍著我。將身體往前趴在韻築身上,雙手環著她的纖腰,鼻子與她廝磨著,舌頭輕舔著她的唇,這帶給她另一陣的歡娛。

感覺韻築稍微放鬆了些,挺腰緩緩卻堅定的將肉棒送到她花蕊最深處,不愧是少經開發的極品,溜滑溫暖,相當有彈性,內壁不停與肉棒邊緣接觸,感督實在難以形容。起身站在床沿,扶著韻築的纖腰,將肉棒在最深處持續頂著,並扭腰再花蕊深處舞動著。

「喔…嗯…這…這好…舒服…喔…嗯」看韻築如此受用,我也該好好感受一下她了,於是便化深頂為抽插,感受與韻築做愛的快感。快感是相對的,韻築將雙腿打的更開,並且挺腰迎合著我,提供最好的角度。美人邀約,豈敢怠慢,我更落力抽插著,這個姿勢可以清楚的看到交合的情形,只韻築的蓓蕾嫩肉被我的肉棒帶進帶出,鮮紅的顏色簡直美艷不可方物。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彼此都有了變化,韻築全身變的潮紅,皮膚變的火燙,大量春水溢出,而我,則全身發燙,肉棒無比堅挺。「小…小哥,我…我快受…不了了…嗯…哦」如我的猜測,韻築即將到達巔峰。

「韻築,我…我知道,我也…」當我感到韻築花蕊深處湧出一陣陣滾燙的春潮,便將臀部擡起,預備射在韻築身上,不料韻築很快抱緊我,力量大的超乎尋常。「小哥…我…我想要…給…給我嘛…喔…給我…」好吧,既然如此,我便緊頂著韻築,將肉棒用力頂到韻築的最深處,我發現用力時,肉棒前端可以觸到韻築的最裡面,此時她的花蕊一開一合的,陣陣擠著我的肉棒,我在也撐不下去了(也不想再撐),腰眼一麻,幾陣濃精便爭先恐後地奔向韻築的花蕊深處。

「喔,小哥,好舒服喔!」韻築的雙頰緋紅,呼吸急促,肌膚火燙,如此美女真讓人不忍離去,肉棒軟軟的讓韻築套著,撫身吻遍她的臉和脖子,雙手更是愛憐的在韻築身上輕撫,韻築閉著眼睛,享受這一切,想必也在細細回味。

突然想到,佳人如斯,如果不與她共浴不是對不起她,更對不起自己?「流了滿身汗,我們一起沖個澡吧!」說罷不捨的離開她的溫柔鄉,將她抱起。

「嗯…」她看著我,洋溢著滿足的喜悅,過一會兒,她說:「小哥,你真的好好喔,我有一種備受疼愛的感覺捏…還有啊,我今天…安全…所以…嘻」其實像這樣的美女,有機會大家誰不想疼愛呀!我紐開龍頭,讓蓮蓬頭的水流沖向彼此。正享受著,一陣超大的關門聲響起,糟糕,我妹回來了!「韻–築—我翹班回來了,妳在睡嗎?我們下午去…」樓下傳來由遠而近的大嗓門,證實我的猜測。我趕緊衝出去,胡亂穿上汗衫、短褲,沒多久,妹走進家裡。

「老哥,韻築呢?你有沒有趁我不在欺負人家啊?不過這是白問啦,人家才不會看上你哩,作夢看能不能夢到…哇…好久不見喔…」妹高興的抱著韻築,我則從妹的背後和韻築四目交接,彼此不約而同笑了笑,老妹呀,這次可出乎妳的意料喔!後來韻築真的變成我的女友,現在,老妹遇到韻築,還會調皮地叫她「嫂」呢!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性愛小護士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