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輪姦校園美女 強暴性虐

晚上過了熄燈時間後,貝貝獨自一人來到了校區偏遠的足球場。穿過足球場,她來到了學校的舊體育活動室。這個活動室在今年開學後就已經不再使用了,因為在操場的另一邊,靠近教學樓的那一邊重新造了一個新的。

活動室的一間亮著微弱的燈光,貝貝朝那一間走去。推開門,裡面已經有一個人站在那兒了。

「阿菜?」貝貝叫了那個人一聲。

阿菜,應該是個外號吧。貝貝和這個人並不是非常熟,但他是自己一個室友的男朋友,以前出去玩的時候也經常看到他。

「喲,貝貝,你來啦。」阿菜嬉皮笑臉地說道。

「嗯……」貝貝回應了一聲,隨後環顧了一圈房間。

由於已經不再使用,房間裡原本的一些體育器械都已經被搬走了,只剩下房間正中還擺放著一台老舊的乒乓桌,不過網也是破損的。房間裡除了阿菜和自己,並沒有其他人。

「其他人呢?香香呢?」貝貝問。香香就是貝貝的那個室友,也就是阿菜的女朋友。今天也正是受到了她的短信,貝貝才會這麼晚跑到這裡來。

「晚間活動」吧。他們以前也曾經玩過,在晚上熄燈時間後,在學校的某個地方,一群男女學生通宵遊戲,玩玩撲克或者其他學生之間的小遊戲什麼的。

「嗯……這個,她今晚不來。」

「不來?但是是她發我消息的……」貝貝覺得有些奇怪。

「不不,消息是我發的。呵呵,香香今天有事要回家。是我趁她不注意的時候拿她的手機發的——不然你怎麼會出來?」

阿菜說話的時候臉上還是帶著歪歪的笑。其實從第一次見到他開始,貝貝就不喜歡他這種笑容。它讓人覺得……不安全。

「你?!你把我叫出來幹什麼?」

「沒什麼,不過就是大家隨便玩玩什麼的……」說著,阿菜走近了貝貝,然後竟然十分輕薄的企圖用手撫摸貝貝的臉頰,「……就是玩玩……」

「呃……你幹什麼?」看到對方這個舉動的貝貝突然很警覺地拍掉了阿菜的手,並往後退了一步。

「呵呵,沒什麼,只不過最近我的弟弟總是沒什麼事幹,閒著有些難過,所以……想請你幫幫他。嘿嘿……」一邊說著,阿菜竟然一邊有自己的手掏著下身。

「……神……神經病……」突然明白了對方的意圖的貝貝心裡突然感到一陣恐慌,隨後立馬轉身,朝門口跑去。

但是阿菜的動作比她快一步,貝貝剛打開活動室的門,阿菜已從後面追了上來,雙手一個抓住貝貝,然後用力將她從門那裡拉了進來。隨後從後面將貝貝的身體環抱住,並使勁往屋內拖。

「啊……你幹什麼,住手!放開我!你快放開我!救命啊!」

一個女孩子的力氣到底沒有男生的大,雖然拚命掙扎,努力不讓對方把自己拖進屋內,但是被拖到了屋子中央,並且被壓到了乒乓桌上。

將貝貝壓倒之後,阿菜將貝貝的雙手按在她的身體兩側,隨後,打量著身下的女孩。

貝貝並不是一個傳統意義上的美女,她的皮膚略略有些黑,臉型也不是鵝蛋臉。但是她黑得很健康,而且頭髮很有光澤,眼睛也很大很有神,嘴巴小小的,且嘴角微微有些上翹,而且有著南方女孩特有的小巧可愛,總之,也算是非常能夠令人喜歡上的類型吧。可能正是這樣,讓阿菜打上了她的主意吧。

「嘿嘿,小可愛,我們來樂一樂!」

說完,阿菜便俯下身子,一口吻上了貝貝的櫻唇,用舌頭撬開貝齒,直通下去,在貝貝的口腔中大肆翻倒,頃刻間滿口留香。

「嗚……嗚嗚……!」但是在貝貝卻完全是另一種感覺,遭到陌生男子侵犯的恐懼正在一點一滴的蔓延,她渾身都在劇烈的顫抖,而口中更是感到腥臭不堪。她開始拚命擺動自己的腦袋,想要擺脫對方的強吻。

好在貝貝在進大學之前一直是練習游泳的,體力和力量都要比一般的女生要大。貝貝拚命掙脫了被禁錮的雙手,然後用力把阿菜的臉推開。

脫離阿菜強吻的貝貝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氣,隨後雙手撐住乒乓台,努力把自己往後抬,以脫離壓在身上的阿菜。而此時的阿菜已經慾火燒身,難以控制自己。

他雙手環抱住貝貝,並且把臉深深埋進了貝貝的胸脯裡。

由於一直練習游泳,所以貝貝的身材還是很好的,胸部豐滿、堅挺,阿菜的臉埋在裡面,只感覺到一陣柔軟。

「呃……走開……別這樣……」貝貝一手用力撐住自己的身體,不讓自己再次被阿菜壓在身下,而另一隻手則努力把阿菜的頭從自己的胸前推開。

「你這個混蛋……住手!你怎麼對得起香香啊……」

「切,我才不會管那頭大恐龍呢!」

趁著阿菜因為說話而把臉從自己胸前抬起來,貝貝的手又用力將阿菜的身體推離自己一些。而且這個時候貝貝整個人已經完全坐在了乒乓台上,也正好將雙腿騰了出來。

貝貝用膝蓋頂住了阿菜的小腹部,使他無法再貼住自己。雖然阿菜是個男生,力氣理應比較大,但是現在貝貝正處在危險境地,本能使得她將自身的潛力全都激發出來了,所以一時間阿菜還真拿她沒有辦法。當然,貝貝自己也清楚,如果時間耗的一長,自己的體力一定比不過阿菜,到時候就真的糟糕了。

一想到這裡,手腳的力量好像又大了一些,貝貝一把將阿菜從身上推開,隨後迅速翻身爬上乒乓桌,想爬到桌子的另一端,靠著桌子將阿菜隔開,然後再伺機逃離這間屋子。

可是這是阿菜卻從後面抓住了貝貝的腿,並且也想爬上了,再次把貝貝壓在身下。

情急之中,貝貝的另一條腿往後用力一蹬,結結實實的踹在了阿菜的臉上。只聽阿菜悶哼了一聲,吃痛的放開了手。

貝貝趁這個機會爬到了乒乓台的另一端,與阿菜隔著長長的桌子對峙著。

由於剛才那一腳只是情急之中胡亂踢出來的,因此力量和位置都不是非常理想,但是仍然可以看到,阿菜的鼻子下面溜了一道紅色的液體,應該是剛才被貝貝踢出了鼻血。

「臭丫頭!敢踢我!今天我非把你扒個乾乾淨淨,然後活活把你操死!」

阿菜從乒乓桌的一邊追過去,貝貝就從另一邊躲過,幾個回合下來,阿菜和貝貝中間始終隔著一個乒乓桌。在僵持了一會兒後,阿菜突然從左邊衝了過去,貝貝只能從右邊躲閃,可是沒想到這次阿菜並沒有衝過去,而是跳上了乒乓桌,直接直線衝向貝貝。

貝貝心中一驚,只能往後逃,但是很快她便發現這間房間實在太小了,後退了沒幾步後背已經貼在了牆上。阿菜一個箭步衝過來,撲向避無可避的貝貝。

情急之下貝貝想轉身閃避,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她剛翻了個身,阿菜已經撲到了她的身上,將她死死按在了牆上。

「啊……你放開我!走開啊!救命啊!來人!救命啊!」

「死丫頭,你別枉費心機了。這裡離宿舍區這麼遠,鬼才聽得到呢!」阿菜一邊用身體死死將貝貝的身體頂在牆上,一邊用雙手抓住了貝貝的外套衣領。

「小美人,現在讓我們好好享受一下!」說完,便一把將外套往下一拉,輕鬆的就將貝貝的外套脫了下來。

外套的裡面是一件黑色的短袖T恤,黑色最能勾勒出身體的曲線線條,貝貝的身材本來就好,在略帶緊身的黑色T恤的勾勒下更是引人遐思。

阿菜從身後看的口水都差點流了下來,他開始用力撕扯貝貝的T恤。只聽「嘶」的一聲,貝貝T恤的右肩被撕開,阿菜興奮得一口吻上了裸露的香肩。

「呃……不要……不要……放手啊……不要這樣……啊!」

貝貝的心中越來越恐懼,絕望的種子也漸漸爆發,雖然她仍舊拚命抖動身體,企圖掙脫。但是她明顯感到力氣已經越來越小,已經完全不可能和阿菜相抗了。

這時,得寸進尺的阿菜將貝貝一個翻身,讓她和自己面對面,隨後雙手抓住貝貝的衣領,企圖一把將貝貝的T恤撕破。

但是沒想到,貝貝卻抓住這個機會,掄起自己的膝蓋,一擊頂在阿菜的胯間。

「啊!」男人的軟襠遭到攻擊,阿菜吃痛得大叫一聲,放開了雙手。

貝貝趁機推開阿菜,朝門口跑去。

就當她剛剛打開房門想衝出去的時候,卻結結實實的撞上了一堵「牆」,將她反彈回了房間。

「陳傑?」

原來,貝貝撞上了一個人。陳傑,是貝貝另外一個室友糖糖的男朋友,比貝貝他們要高一年級。

還沒來得及等貝貝開口呼救,身後的阿菜已經撲了上來,從背後將貝貝一把抱住。

「啊,救命啊!陳傑,救我!」

「呃……貝貝?阿菜?你們在幹什麼呢?」陳傑還沒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怎麼這麼晚才來?」阿菜一面死死抱住貝貝,一面問陳傑,「別說這麼多了,快過來幫我!把這死丫頭按住!」

「阿菜……你……你到底在幹什麼?」

「他……他想非禮我……陳傑,救我啊!啊!……」貝貝拚命掙扎想掙脫阿菜,並向陳傑呼救。但是阿菜卻又將自己的T恤撕破一塊,右肩和胸前大片肌膚裸露在外。

「阿菜你幹什麼?!快放開貝貝!」

「嘿嘿,阿傑,我們是兄弟,有好東西當然一起分享啦!這個小丫頭搔得恨!今天晚上我們兩哥就把她操了!怎麼樣?」阿菜說。

「不!阿傑,別聽他的,快救我啊!我可是糖糖最好的朋友啊!」

「呵呵,阿傑,你不是說你最討厭貝貝嘛?說她總是在糖糖那邊說你的壞話,說她老是慫恿糖糖做一些你不喜歡她做的事情。這次機會來了,可以讓你好好整整這個死丫頭!」

「你說什麼啊?你這個畜牲!阿傑,別聽他的……快……救我!救我啊……」

陳傑一時呆在那裡。他想著剛才阿菜所說的。沒錯,他確實很討厭貝貝。糖糖喜歡去網吧、酒吧、KTV之類的地方通宵,還喜歡喝酒。而陳傑不喜歡女生做這些,尤其是自己的女朋友。為了這些事情,他和糖糖吵過很多次。但是貝貝卻總是喜歡和糖糖去那些地方,所以陳傑就很自然的認為是貝貝帶她去的,是她讓糖糖不聽自己的。

一想到這裡,陳傑不由得怒從心生。他看著眼前的兩人,阿菜死死的抱住貝貝,而貝貝則拚命的掙扎。看著貝貝痛苦的掙扎,纖細的蠻腰劇烈的扭動著,而身上的衣服也殘破不堪,大片的肌膚裸露在外,整副光景曼妙、性感。看到這幅場景的陳傑,想到面前性感的美人,想到她慘遭強暴的痛苦,報復的快感在陳傑心中逐漸擴散,他只覺一股氣血迅速上湧,下身也瞬間膨脹起來。

做出決定的陳傑快步走向前。而不知其意圖的阿菜和貝貝雙雙停了下來。

陳傑走到兩人面前,突然一把抓住貝貝,隨後用力將貝貝左肩的T恤撕裂。

「啊!陳傑,你幹什麼?!」貝貝驚呼。

「哈哈,小美人,今晚你死定了!」阿菜說,「阿傑,把她抱上乒乓台!」

於是兩人將貝貝抬上了乒乓台,將她牢牢按在上面。

如果只有阿菜一個人,貝貝還有可能逃脫,但是現在又多了一個健壯的男子,貝貝無論如何沒有辦法同時對付兩個人。她被按在桌上,拚命掙扎想要坐起身來,但是卻被二人死死按住,絕望的心理開始逐步蔓延。

「不要啊……求求你們不要啊……住手……」

阿菜和陳傑二人迅速地將貝貝的T恤撕爛,隨後將貝貝的內衣一把扯掉。

「呃……住手……住手……別……」

陷入瘋狂的陳傑一口含住了貝貝的右乳,另一隻手也按住了貝貝的左乳,又捏又掐,而阿菜也解開了貝貝的褲帶,並將牛仔褲一點一點脫了下來。

雖然不是潔白如玉,但是貝貝的雙腿卻呈現出健康的色澤,而且纖長修美,光滑緊質。

貝貝拚命撲騰著那雙美腿,但是阿菜已經有了防備,讓貝貝沒有辦法在踢到自己的軟襠。

陳傑看到貝貝的褲子已被脫下,也迅速脫掉了自己的褲子,然後一把扯掉貝貝的內褲,貝貝的下身完完全全的暴露在外。

「呃……救命啊……救命啊……不要……不要啊……」

在貝貝性感的大腿根部是高高隆起在小腹下端的多毛陰戶,透出一種令人無法反抗的強烈刺激,黑褐色的陰毛,蜷曲而濃密,呈倒三角形覆蓋在貝貝豐滿隆起的陰戶上,凸起的胯間黑裡透紅,中間的陰阜向外微隆,那兩片滑嫩的陰唇,高高突起,中間的那條若張若閉的肉縫,體現出成熟嫵媚的女人美妙身體。

陳傑挺起他那根早已膨脹的粗壯陽根,一口氣插入了貝貝的陰戶。

「啊!!」下身徒然刺入一根異物的疼痛讓貝貝不禁尖叫起來。

陳傑心急地伏在貝貝那曲線分明的嬌軀上,用火熱堅硬的陰莖在的貝貝雙腿的根部頂擠著。接著不顧貝貝的感受,大力抽插起來,粗挺火熱的龜頭每一下都粗暴地戳進她嬌嫩的肉穴深處,陰囊隨著陽具的大力抽插不停地撞擊著貝貝的屁股,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陳傑的陽根與貝貝陰壁裡的嫩肉每磨擦一次,貝貝的嬌軀就會抽搐一下,而她每抽搐一下,小穴裡也會緊夾一次。

此時貝貝已經徹底無力掙紮了,她淚流滿面,只能任由陳傑在她身上肆虐。

反覆抽插了數百下後,一股滾燙的陽精,猛然射進了貝貝的陰道深處。

陳傑只覺一股壓力頓時洩了下去,他滿足的抽出了自己的陽根,帶出了一股濃濃的液體和貝貝被破處後所流出的鮮血。

「怎麼樣?爽不爽啊,阿傑?」阿菜在一旁問道。此時他早已把自己的衣服也脫了精光。

陳傑沒有回答他,只是走到一旁,緩緩穿上了褲子。

陳傑搞完了之後,阿菜走到貝貝面前,再一次分開了她的雙腿,隨後刺入了自己的陽物。

此時的貝貝已經失去了意志,渾身癱軟的躺在乒乓台上,身體無意識的隨著阿菜的抽插而前後擺動著。

不久之後,阿菜也將精液射進了貝貝體內,然後滿足的拔了出來,穿好衣服,丟下近乎昏死過去的貝貝,和陳傑兩人一起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貝貝才清醒過來,她顫抖的穿上自己破敗的衣服,走出了活動室。乘著早上學校人少,回到了自己的寢室。看到歸來的貝貝這副模樣,她的室友們果斷地報了警,經調查後,將阿菜和陳傑二人捉拿歸案,並對其判刑入獄。

貝貝現在已經是大二的學生了。自從上次慘遭阿菜和陳傑的輪姦後,她過了很久才走出心理陰影,但卻始終與班上的男生保持著距離,也很少參加同學朋友之間的活動,晚上也是早早的就回寢室休息了。

但是悲慘的命運似乎並不打算放過這個可憐的小姑娘。

由於要準備測繪課期中考試所需的文具材料,那天下午貝貝獨自一個人離開學校去購買文具。

原本她是打算叫上室友一起去的,但不巧的是這天室友們正好都沒空。貝貝想反正現在大白天的,前往文具店的那條路上雖然人流量不多,也不至於有人膽子這麼大感光天化日下幹出違法犯紀的事情吧。於是她便獨自一人走出了學校。

從學校到文具店大概有兩站路左右,這片區域原本就不是什麼商業、辦公區域,而且地處市郊結合部,所以缺少人氣。

就當貝貝走在路上時,旁邊突然衝出了一輛白色面包車,一下子就攔在了貝貝前面,隨後車門被打開了,從上面衝下來三個男的,一把就將根本就不明白髮生了什麼的貝貝拖上了車,然後車門被牢牢關上,車子再度發動,朝著郊外駛去。

車裡一共四個人,一個司機,剩下的就是剛才將貝貝抬上車的那三個人。

車子不知道要開到哪裡,貝貝被三個男人壓在座椅上,絲毫動彈不得。嘴巴裡也被塞上了一塊布,發不出聲音來。而那三個男人,壓住貝貝的同時,手腳已經開始不乾淨了,他們敞開了貝貝的那件粉色條紋外衣,六隻大手隔著T恤在貝貝胸前亂摸亂捏,一邊摸一邊還猥瑣的笑著。

「嗚嗚……嗚!」如今貝貝渾身上下能夠動的恐怕只有手指和眼皮了,遭到凌辱的她連呼救都做不到,只能任由六隻髒手在身上亂竄,一年前的那場災難再度被回憶起來,眼淚已經開始在眼眶中打轉了。

「嘿嘿,小妮子的身材確實不錯啊,雖然隔著衣服,兩個奶子摸上去還是這麼爽啊!」其中一人說道。

「是啊,真是有點忍不住了,真想現在就把她扒了!老子的小弟都快漲爆了!」

「潘子、大奎,忍著點吧,這可是涼哥要的女人。反正等她爽完了,少不了我們的份!」第三個人說道。

「嘿嘿,不過阿揚,看涼哥玩女人還真是享受啊,我一看到那些娘們臉上銷魂的表情,他媽的下面就會自動標出來啊。」大奎說。

聽到這裡,貝貝已經知道,自己難逃再次遭到凌辱的下場,而這次可能要比上次更加痛苦。想到這裡,貝貝的眼淚已經奪眶而出了。!

「嗚嗚!嗚嗚……」貝貝喉嚨裡一邊發出哀鳴的聲音,一邊有力搖頭,似乎是在哀求。

「喲,小美人兒已經哭咯。」阿揚說道,「大奎,這就是你不對了,看你都把小姑娘弄哭了!」

「嘿嘿,小美人別哭,讓哥哥來好好安慰安慰你。」大奎說著,便一把將手插入了貝貝的雙腿間,之後竟然隔著牛仔褲,大肆摸著貝貝的下身。

「嗚!……嗚嗚……嗚嗚嗚嗚……」下體遭到襲擊的貝貝全身都劇烈抖動起來,似乎想要極力的掙扎,但是被三個大男人牢牢壓住的她根本無力反抗,只能極力抗拒著下體傳來的刺激。

自從一年前被輪姦之後,貝貝的下體就變得非常敏感,連貝貝自己都要很小心儘量不去觸碰它,一旦接觸到,又酸又麻又癢的感覺就會串遍全身,這種感覺只能將她帶回到那災難的一晚。

如今下身遭到了另一個人的猥褻,雖然隔著牛仔褲,但還是感覺如同被千萬隻螞蟻附身一般。

就這樣,貝貝在三人的猥褻下,車子駛到了郊外的一間別墅前停了下來。

隨後,四人便將貝貝抬進了別墅。

別墅中的擺設並不多,空空蕩蕩的,似乎並不是讓人居住的。四人將貝貝抬進了一間房間,裡面放著一張大床,另一邊還放著一張長沙發。另外,房間內還架著一架攝像機,沙發前有一張茶幾,上面零零散散的放著很多東西,似乎是各種形狀的電動棒。

四人將貝貝一把扔在沙發上,然後摘掉了她嘴上的布條。

「你們是誰?!幹嘛把我抓到這來?!快放了我!」終於能夠開口的貝貝立馬大叫起來。

「潘子、大奎,好好看著她,阿南(就是那個司機),弄好攝影機。我去叫涼哥下來。」阿揚吩咐完便走出房間,上了樓梯。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你們放了我吧……」

「我們在車上說了這麼多,小美人怎麼還不明白呢?哈哈哈。」潘子一邊說著,一邊大笑起來。

「小美人,等下我們涼哥來了,你自然會知道我們要幹什麼的。」大奎說道。

這時,一個男人走進了房間,已經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涼哥」,而阿揚就跟在他的身後。

涼哥大概四十多歲,中等身材,並沒有什麼出眾的地方,但是貝貝一見到他,就覺得有些面熟……

涼哥走到貝貝面前,蹲了下來,一手托住了貝貝的下巴,雙眼色迷迷地打量著貝貝。

「呵呵,真是不錯啊,比照片上看到的更誘人啊。」涼哥說。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我不認識你啊,你幹嘛抓我來這裡……」貝貝問道。

「你是不認識我,但是我的兒子你肯定認識!」

「你兒子?……」

「呵呵,我兒子叫呂秦!」

「呂秦……?」貝貝想了一下後,突然想到了這個名字的主人。

「阿菜?!」

沒錯了,阿菜的名字就是呂秦,這個人是阿菜的父親,難怪會覺得有些面熟呢,他們父子還有幾分相像。

想到這個名字後,貝貝渾身不由得一震。雖然後來阿菜由於強姦罪被判入獄,受到了應有的懲罰,但是那晚的經歷確實貝貝一生的噩夢。

「那……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哈哈,我想怎麼樣?哎呀……我想怎麼樣……」

說著,涼哥向阿揚他們三個使了個眼色。接到命令的三人立刻走到了貝貝的身前。

「你……你們幹什麼……不要過來!」

大奎爬上了沙發,貝貝剛想逃開,便被他一把抓住,隨後身材魁梧的大奎直接將貝貝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身上,隨後迅速地脫掉了貝貝的外衣,並牢牢的扣住了貝貝的雙手。

而阿揚和潘子也一人抓住了貝貝的一隻腳,並將它們向兩邊分開。雖然貝貝緊緊地夾緊自己的雙腿,但是兩人的力氣非常大,沒費什麼勁就將貝貝的雙腿完全的分開了。

「我今天到要看看,是什麼貨色把我的寶貝兒子弄進了大牢!」

涼哥走上前來,從沙發前的茶幾上拿起白色的裝置。

裝置的材質是塑料的,有一個手柄,手柄的末端有連接著一根電線,電線的另一頭是一個橢圓形的裝置,上面還密密麻麻鑲著一個個半圓形的小球。

「嗞……」涼哥按下了手柄上的一個開關,那個鑲著小球的橢圓形裝置立刻高頻率的抖動起來。

涼哥拿著那個抖動的裝置,走到貝貝面前,蹲了下來。

「小美人兒,知道這個是乾什麼的嗎?」

「不……不……」貝貝搖了搖頭。

「噢,不知道啊。沒關係,我示範給你看,你馬上就知道這是乾什麼的了。」

說完,涼哥將裝置朝著貝貝的胸口伸了過去。

「不……不要……你幹什麼……不要!」

涼哥將抖動的橢圓形裝置輕輕觸碰了一下貝貝的胸口,正好是在乳頭的位置上。

「啊……你幹什麼啊……快拿開!不要!不要!」

震動的裝置觸碰到貝貝敏感的乳頭,一陣瘙癢、酸麻的感覺襲遍全身。

「哈哈,見識到了吧!」涼哥笑著說道,「這個東西叫做『性愛高頻跳蛋』。這個東西的內部裝有強力振盪器,能產生高達每分鐘12000次的超高頻振,專門用來刺激女性敏感的部位。怎麼樣,爽不爽啊?」

「你……你神經病!快拿開!好……好難受啊……呃……」

「噢?看來剛才確實不夠爽啊,那再來一次!」

說完,涼哥又從茶幾上拿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跳蛋,雙手拿著兩個高頻震動的跳蛋,將它們放在了貝貝的雙乳之上。

「啊!不要啊……住手……快住手……別這樣,求求你別這樣……好難受啊!呃……」

超高頻律的震動強烈的刺激著貝貝的雙乳,雖然隔著衣服,但是強烈的觸感還是讓貝貝大聲尖叫起來。

「哈哈,舒不舒服啊?」

「涼哥,小美人還沒脫衣服呢,隔著衣服弄,怎麼可能舒服呢?」在一旁攝像的阿南突然說道。

「誒?對哦,要不是阿南提醒,我都忘了……哈哈哈!」涼哥說。

他放下手中的跳蛋,將貝貝的T恤一點一點撩了起來。

「住手啊……你們這群混蛋……不要……不要……」貝貝扭動著身體像要掙脫,但是大奎將她抱得非常緊,讓她絲毫動彈不得。

涼哥沒費多大力氣,就將貝貝的上身脫得一絲不掛。

涼哥閱人無數,貝貝的雙乳也並非十分完美。但是涼哥今天的目的旨在報復,貝貝越痛苦,他就越興奮。

所以看到貝貝此刻拚命扭動掙扎的倩影,涼哥的下身還是迅速膨脹了起來。

「小美人,做好準備了嗎?」涼哥笑問。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

貝貝的哀求只能引得涼哥更加興奮。

他加大了跳蛋的馬力,然後將它們繞著貝貝的乳頭打圈,全方位的刺激著貝貝的乳頭。

貝貝粉嫩粉嫩的乳頭在跳蛋高頻的刺激下,立刻變得堅挺起來。

「啊!住手!住手啊!好難受……別這樣……住手啊……求求你……」

「哈哈!小美人很敏感的嘛,乳頭這麼挺了!」

涼哥忍不住一口含住了貝貝的右乳,他放開跳蛋,一直手按住貝貝的左乳,而另一手則摸向貝貝的下身。

「啊……不要……不要……」

此時貝貝已經泣不成聲,但是災難還只是剛剛開始。

「涼哥,用跳蛋在她陰處試試。」阿揚說道。

「好!」涼哥放開了貝貝乳房,回答道,「阿南,拍好點啊!」

說完,就動手解開了貝貝地牛仔褲,隨後將它脫下。

貝貝的雙腿修長健美,雖然膚色有些許暗色,但是卻讓人覺得非常的健康、性感。

涼哥的右手摸著貝貝的小腿,然後一點一點向上移動,很快便到達了大腿的根部。隨後他的右手慢慢的探進了貝貝的內褲之中。

「別……別這樣,不要啊!住手!呃……不要啊……」

涼哥的手指在貝貝的內褲中撩動著她的陰毛,然後用食指探到了陰核的位置。

「啊!」陰核被觸碰到一瞬間,貝貝發出了一聲驚呼。

涼哥並沒有將手指伸入貝貝的下體內,而是直接一把扯掉了貝貝的內褲。  貝貝的下身長著細細的陰毛,薄薄的圍繞著少女的陰唇,陰唇是可愛的淺粉紅色的,兩邊陰唇緊閉著陰道口,涼哥以兩根手指輕拉開貝貝的陰唇,露出緊閉的陰道口,隨後低下頭對著貝貝的陰道口吹氣。

「呃……不要……」

涼哥打開了跳蛋的開關,然後將它放在貝貝的陰核之上。

「啊——住手……把那東西拿開……不要啊……求求你們……求求你……住手啊……啊!」

跳蛋強烈的震動著貝貝的陰核,給貝貝帶來了強烈的刺激,衝擊著貝貝的內心。她奮力扭動著身體企圖掙扎,但結果還是徒勞的。

涼哥還時不時地將跳蛋拿開一小會兒,隔一秒鐘在放上去,帶給貝貝一陣一陣的衝擊。

「啊……我受不了了……別這樣……住手……呃……我真得受不了了……求求你們停下來吧……嗚……不要……」

下體傳來的刺激使貝貝的眼中流出了淚水。這種若即若離的騷動比起當年強暴的衝擊更深,更是貝貝的身心倍感屈辱。

「小騷貨,這麼快就受不了啦,這還只是暖身運動呢。精彩的還在後頭呢!哈哈……」

涼哥將跳蛋放回到桌上,又拿起一根粉紅色的塑膠棒。棒子上面有一圈一圈的螺紋,把手處又分叉出一個短頭。

涼哥一按把手上的按鈕,帶螺紋的棒子便緩慢的旋轉起來,而那個短頭則劇烈的震動起來。

貝貝不用猜也知道,這又是另一種性虐的工具。

「不……不要……」看到涼哥將它向自己的下身伸去,心中又是一陣恐懼,不知道這東西又會帶給自己什麼可怕的感覺。

「嘿嘿,這個東西叫做『鐵甲犀牛」!它很快就會讓你感受到做女人的快感了!」

涼哥大笑著用強烈震動的「鐵甲犀牛」輕輕觸動著貝貝的陰核,隨後,將它插進了貝貝的陰道中,旋轉著的螺紋摩擦著陰道的內壁,強烈的刺激著貝貝的神經。而那個小球也像剛剛的跳蛋一樣,震動著貝貝的陰核。

「啊!不要,拿開!把那個東西拿開,我受不了了!好難受啊!不要啊……」

貝貝本能的弓起自己的身體,讓下身儘量得抬高,想要擺脫「鐵甲犀牛」的控制,但是抬起的程度有非常的有限,而且貝貝抬高一點,涼哥就將「鐵甲犀牛」往上送一點,「鐵甲犀牛」始終在貝貝的陰道中放肆著。

涼哥將「鐵甲犀牛」一抽一插,旋轉的螺紋颳著貝貝細嫩的陰道內壁,受到刺激的內壁也隨著一張一合,瘙癢酸麻的感覺直衝貝貝的心底。

而更讓貝貝痛不欲生的,就是她的身體漸漸起了某種反應。她自然知道產生這種反應是何等的恥辱,即使去年被阿菜和陳傑強暴時都不曾有過這種反應。但是,在涼哥的凌辱虐待下,這種反應,產生了。

貝貝的陰道裡開始不可控制的分泌出液體,而且一發不可收拾,已經開始流出體外了。

「哈哈,小淫娃濕啦!」涼哥大呼道,「兄弟們,加把勁,一起上!」"

「好嘞涼哥。」

不知何時大奎手上多了兩個跳蛋,他鬆開了貝貝的手,但是雙臂卻依然環抱著貝貝,然後將跳蛋按在了貝貝的兩隻乳頭上。

而阿揚和潘子也一人拿了一隻毛刷,撩著貝貝的足心。

瘙癢的感覺傳遍全身,引得貝貝拚命掙扎閃躲。她的雙手雖然騰了出來,但是雙足依然被阿揚和潘子抓著。遍體的刺激她雙手胡亂地抓著,一會兒想要推開大奎的環抱,一會兒又想要抓住涼哥的手,將「鐵甲犀牛」從體內拔出來,但是她根本沒有體力完成這些事情,只能任由他們為所欲為,內心也一點一點地在崩潰。

很快,「鐵甲犀牛」上已經沾滿了貝貝的體液,涼哥見時機成熟,便拔出了「鐵甲犀牛」,隨後將自己的食指和中指插進了貝貝的陰道中,快速摳弄著貝貝的陰道。隨著刺激得越來越加重,貝貝體內的反應也越來越重,終於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啊……啊!啊!啊!!!」

在涼哥的凌辱下,貝貝的身體終於崩潰了,下體的蜜液如同失禁一般噴湧而出,濺得到處都是。"

貝貝在達到高潮後,大奎、阿揚和潘子三個人都放開了她。

身心俱疲的貝貝側躺在沙發上,雙腿緊緊夾在一起,雙臂環抱在胸前,護住了自己雙乳。由於剛才的一陣凌辱讓她的體力所剩無幾,貝貝大口大口得喘著粗氣。但是更讓她痛苦的卻是精神上的恥辱,眼淚決堤般的滑過貝貝的臉頰。

「哈哈,小娘們兒,爽不爽啊,是不是像神仙一般快活啊!」涼哥笑道。

「求求你們,放我走吧……你們已經如願了……求求你們……」

「如願?小美人兒,你是高潮了,爽過了,大爺們還沒爽過,還沒高潮呢!」

聽到這話,貝貝驚訝得抬起頭來,只見涼哥他們已經脫的一絲不掛了,五根碩大的陽物一柱擎天。


喜歡就讚一下!!!
1 1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初夜的故事
學姐喝了春藥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