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淫慾 家庭亂倫

一個大約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東面是一棟二層的小樓,它就佔據了有200多平方米。樓前到院牆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鋪著水泥板。緊挨著南面的院牆種著一些竹子,而小樓的前面也砌了一個小小的花壇,裡面種著有菊花,月季。八月時節,月季花開的正豔……西面就是大門了。就像傳統的中國庭院一樣,這個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閉得嚴嚴實實,從外向裡難窺一斑……

二樓:樓梯在東北的拐角上,從樓梯上來是走廊,出了樓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衛生間前的。下面一樓的這個房間是用來做廚房的。沿著向西的走廊,從中間的房門進去是二樓的客廳,左邊和右邊各有一個臥室。這個小樓樓上和樓下的結構是一樣的。

一個午後,似火的驕陽炙烤著大地。二樓的客廳中空調吹著涼風,陳力正歪在沙發上看電視,用手中的遙控器從一個台換到另一個台、又換到另一個台……百無聊賴。十七歲的陳力一米七四的個頭,由於在學校中喜歡運動,健壯的肌肉把T恤撐的緊緊的。他已經上高二了,正在享受他的暑假……「吱,」陳力回頭看去,西邊臥室的房門開了,他的姐姐陳靜打著哈欠走了出來,她穿的睡衣短得蓋不住雪白的大腿,紗質的衣料更是朦朧地透出她曲線玲瓏的的身材。

陳靜今年二十歲,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長像更是美麗動人。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就念了兩年的職高,然後就幫她爸爸打理打理生意,不過也用不著她幹什麼。所以,後來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飯,逛逛街。

陳靜推開客廳的門走了出去……一會又回來了,她洗澡去了。浴後陳靜更是妖豔,嫵媚。

陳力看著姐姐,濕潤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著陳靜的身體,她沒穿胸罩,兩個小乳頭把睡衣頂出兩個小點,幾乎可以看到它的顏色……隨著陳靜的走動,不停的跳動。

陳力目不轉睛的盯著陳靜的胸前。他異樣的眼光被陳靜覺察到了,陳靜順著他的目光低頭一看自己胸前,不禁臉上有點發熱,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間,推開門,回頭一看弟弟仍舊盯著自己。白了他一眼:「小鬼,沒見過啊!」「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沒見過啊!』陳力心裡一毛。難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還是只是隨口說出來而已。唉,不管它,還是先看了再說。陳力從沙發站起來,悄悄地來到走廊上陳靜臥室的窗前。

這個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機會,陳力發現陳靜的窗戶上的窗簾沒有拉攏露出一絲縫隙,而那次陳靜也是浴後正在換衣服。陳力將姐姐動人的身軀一覽無遺,盡收眼底。從此,陳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惡的念頭,每天偷窺陳靜美麗動人的身體成為他最大的期待。

陳力將眼睛湊到窗戶上,從窗簾的縫隙向內窺探。正如他期盼的一樣:陳靜站在臥室中,睡衣已經脫掉了,只有一個小小的三角內褲穿在身上,卻也無法阻擋她豐滿,圓潤的屁股暴露出來,因為那個內褲太小了,只不過束在她的股溝中而已。

陳靜站在一個大鏡子前梳理著長發,她的乳房雪白豐滿而堅挺,兩個如紅櫻桃般豔麗的小乳頭在乳暈的襯托下驕傲的向上挺立著,乳房的下部和根部之間,因為重力的緣故,畫出一道耀眼的弧線,一對乳房更是因她梳頭的動作不停的晃動……陳靜望著鏡中的自己,她對自己身體很滿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這樣身材、相貌的。她的腿很長,大腿豐滿,小腿圓潤。她的腰很細,也很軟,真好像春風中的柳枝一般。陳靜看著自己,禁不住地點起腳,動了動腿,晃了幾下腰。又給鏡中的自己一個燦若春花的笑臉。

陳靜放下梳子,雙手捧起兩個乳房輕輕地揉搓,晃動。每當夜深,睡不著覺的時候她總會這樣放鬆、發洩自己。不過現在她卻不是為了自己,因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窺自己。

少女的感覺總是靈敏的,陳力還沒看幾次,陳靜就覺得有些異樣,發覺了陳力的行為。她沒阻止他,而是更放縱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讓他更從容的看清楚。剛才自己隨口說出那句話,陳靜真是有些擔心把他嚇得不敢來了。不過,他還是色心不改,就再獎勵他一下吧!

陳力看到姐姐幾乎全裸的身體時,已經不能自己了,他的雞巴迅速的膨脹起來,頂的褲子高高的,還有些漲痛。現在看到陳靜在撫摸自己的乳房,陳力再也忍不住了,他拉開褲子的拉鏈,將雞巴拿在手中揉搓著……「譁」,房中陳靜突然來到了窗前,將窗簾、玻璃全拉開了。陳力還沒反應過來,手中還在揉著雞巴,卻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撫愛的那對乳房幾乎碰到了他的臉上。

短短的一瞬間過去了。陳力跳起來就跑,穿過客廳,回到自己的臥室,倚在門上喘著氣。而幾乎是同時陳靜也跑了出來,推著陳力的房門喊著:「開門,弟弟,開門!」

「開門,小力,開開門。」陳靜一邊喊,一邊輕輕的拍著陳力的房門。

陳力的臉色蒼白,倚在門後。心中忑忐不安,口裡喃喃道:「唉,壞了……這怎麼辦,完了……」

陳靜仍在叫著門,陳力雖然驚慌不已,可是聽到陳靜的叫門聲,心想事到如今,躲是不能了。自己的姐姐總不能不見面啊,說不定好好給姐姐認錯,她能原諒自己。於是心中一橫,轉身拉開了門——陳力看著眼前的陳靜卻愣住了——陳靜仍舊是只穿著那隻小小的內褲,赤裸著身子。不同的是剛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窺,而現在姐姐完美誘人的身軀就在自己的面前。雪白的皮膚看著就是那麼的滑嫩,更有陣陣的幽香撲鼻而來……半天陳力才喃喃地說道:「姐、姐姐,剛才是我……是我錯了,姐姐……原諒我、原諒我……好嗎……」而眼睛卻還貪婪地盯著陳靜那對誘人的乳房。

陳靜看著陳力痴呆的目光,還有未拉下的褲子拉鏈,輕輕的一笑,伸手輕拍了一下陳力的臉頰。

「還沒看夠啊,這幾天你可看了不少了……」

「姐姐,我錯了,我不該……」

陳靜赤裸著走進了陳力的房間。

「小力,你長大了,會偷看女孩子換衣服了……」

「…………」

「你是不是還偷了我內褲和胸罩?」

「我……我……」

「什麼呀,老實說。」

「是……是我拿了……」

陳力低下了頭,不敢再瞧陳靜。心中卻想道:「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卻還光著身子在我面前幹嘛。」

「還給我吧。」

陳力轉身拿出鑰匙打開書桌的抽屜,兩件內衣就在裡面。這是今天上午,陳力在外邊看到在晾曬的,不由自主就偷了過來,剛剛不過聞了幾下上面的香氣就被姐姐發現。陳力更是覺得無地自容了,低著頭,紅著臉,手足無措。陳靜走過去坐在了桌前的軟凳上伸手將它們拿了過來,看著弟弟的緊張的模樣暗暗發笑。

心想: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這個樣子在你面前你還不明白嗎。

「小力,你還偷看過別的女孩子嗎?比如說……在學校。」

「沒有……在學校……學習緊張的很,怎會有種心思呢。我以前……從來也沒去想過……看這個……」

「那為什麼要偷看姐姐呢?」

「我……我……那次偶然看見了你在換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

「是想看我換衣服吧。」

「……」

「小力,看著我……,姐姐美嗎……」

「…………」

「怎麼不說話。」

「姐姐,你太美了,真的……」

「你是不是看我換過衣服……回來手淫了……」

陳力簡直有點急了,這事也要問嗎。可是,從他從小就愛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手淫時……是不是還想姐姐……」

「……」

「是不是想著……抱著姐姐……」

「…………」

陳靜看著陳力,她知道再這樣下去她這個傻弟弟就會越來越緊張,嚇到他可就不妙了。陳靜把手從陳力的褲子的拉鏈口中伸了進去,又從內褲旁邊將陳力軟綿綿的肉棒拉了出來。

「姐姐,你幹什麼……」

「小力,別急。你沒做錯什麼。你長大了,女孩子的身體吸引了你,又有什麼錯?再說手淫也是正常的。」

陳力明白了。

「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

「你偷看我換衣服時,怎麼沒想過我是你姐姐呀?」

陳靜將陳力的的皮帶鬆開,把他的褲子和內褲都向下脫到小腿處,陳力的肉棒在陳靜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開始膨大起來。

陳力激動起來。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陳靜抱了起來。來到床前把陳靜放在床上,急不可待的雙手抓住陳靜的雙乳又揉又搓。

陳靜微微的喘著氣,躺在床上任由陳力放肆的在她的身體上撫摸,親吻。陳力從來沒有親近過異性。此時他只覺得姐姐的身體是那麼的柔軟,潤滑、清香;就這樣讓他撫愛上一萬年他也願意。終於,男性的本能使他將陳靜的小內褲也扯了下來,他撲到了床上將陳靜壓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幫幫我……」

陳靜知道陳力想什麼,但是她卻把陳力從自己上推開了,下到地上。

「小力,我知道,你想幹姐姐,可是……」

「姐姐,剛才是你對我說……」

陳力有點發急的坐了起來,他那充血的肉棒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著。

「小力,你別急,姐姐又沒說不行……」

「來吧,姐姐。」

陳力將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懷中。由於他是坐在床上的所以剛好將陳靜圓圓的屁股抓在手中,陳力更是愛不釋手。

「小力,你聽我說,姐姐一定會給你的。讓你上我,但今天不行。好嗎?」

陳力放開了陳靜,望著她。

「姐姐,為什麼……」

「你不要管那麼多了…姐姐不會騙你……來,讓姐姐幫你把它消化掉……」

陳靜說著蹲在陳華的雙腿之間。用手拿住自己的雙乳把陳力的肉棒緊緊的夾在乳溝中,然後晃動著。

「弟弟,這樣行嗎……」

「姐姐,好……真好,你的奶子好軟……真舒服……」

陳力畢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這種遊戲,只有五六分鐘他就把持不住了。濃白的精液噴湧而出,射在了陳靜的下巴上,又流下到了脖子、乳房……

八月的天夜幕總是拉上的很晚,已經七點三十分,天空還是很明亮,但是房間內卻已經暗了下來。樓下客廳中已經打開了電燈,桌上擺好幾碟菜餚,陳力坐在餐桌旁邊。陳靜仍在外邊的廚房中忙碌著……這時庭院外響起兩聲汽車的笛聲,陳力聽到了跑出去打開了大門,一輛兩廂小車馳進小院,幾乎把院中的空隙佔得滿滿噹噹。

陳力和陳靜的父親陳健打開車門走了下來。他今年四十四歲;五年前他和他的妻子同在本城的一家大型國有企業工作,那時他和他的妻子者是藍領。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他深愛著的妻子那一年被工廠的一次嚴重的事故奪走性命,永遠的離開他去了。他的妻子美麗,賢淑。他和他的妻子青梅竹馬,感情深厚。

事故之後,由於他和他的妻子在平常工作中表現出色,在單位中人緣不錯,所以單位賠償了他一筆可觀的金錢。但是,他再也不願在那個令他傷心欲絕的地方待下去了;從此,他再也沒回到單位去過。領導來和他談了幾次,見無法說通他,而且理解他的心情,就為他破例提前了辦理退休的手續。

他在家閒呆一年,氣質消沉,那時他看起來就像有五十多一樣。後來,他終於想通,他還有一對可愛的兒女,為了他們也不能再這樣了。他租了一個攤位賣水果。結果,財運亨通,生意越做越大,現在他已經註冊了一家商貿公司,做各類的商品的貿易,手下還有二十多名的員工。整天生意上要待人接物,不能不注重儀表,現在看來,反比五年前那個藍領工人還要年輕。

「爸爸,您回來了。」陳力問好。

「爸爸回來了?飯就好。」陳靜在廚房中也喊道。

「回來了。」陳健就在小花池旁邊的水籠頭上洗了一把臉。走進客廳,坐在餐桌前。陳力也隨著父親坐好了;這時陳靜也端著最後的兩碟菜餚走了進來。

「去,洗手去。」陳靜對陳力說。陳力調皮的用手捏起了盤中的一塊菜放在口中,跑去洗手了。

陳健看著他年輕美貌的女兒,又想起他的妻子。多像啊,清秀瘦長的臉龐,高挑豐滿的身材。就連那抿嘴的一笑,輕責人的語氣、語調,都是那麼的相像…「爸爸,你怎麼了……」陳靜輕聲問。

「噢……沒事……沒事……」

陳靜心裡知道他又在想她的媽媽。他的房中放著許多媽媽的照片,而他常看著媽媽的照片發呆。陳靜知道自己和媽媽長得很像,因為陳健一看見她就會陷入沉思。於是她找了一張朦朧樸素一點的照片和媽媽的照片一起放在了爸爸桌上,想知道爸爸是不是分辨得出。可卻沒答案,照片還在那裡和旁的一樣一塵不染。

她當然不能也不會問她的父親:「難道沒看出這一張是你女兒的嗎?」

陳靜、陳力都坐下了。陳靜開口說:「小力,開冰箱拿瓶啤酒給爸爸。」

「拿兩瓶吧,這麼熱的天,小力也喝一杯,你也喝一點吧。」

「小力小孩子家家的喝什麼酒啊,我也不行,我一個女孩子。」

「小力不小了吧,十七歲了,又不上學,讓他喝點吧。女孩子怎麼了,你媽媽就常陪著我喝,還喝白酒呢。」

陳力拿來了啤酒打了開,倒上三杯。沖陳靜做了一鬼臉,意思說:「今天中午你也說我不小了,啊哈。」

陳靜知道他的意思,白了他一眼說:「爸爸,來,女兒今天就敬您一杯。」

陳靜今天是別有用心(這可大家在期待的),可是沒想到陳健讓她也陪他喝酒,轉念一想這也正好,等一下酒後亂性,這不是順理成章的藉口嗎,陳靜心中暗自發笑。

陳健今天的心情也不錯,兩瓶啤酒不一會就干了,陳靜又打開兩瓶。等這兩瓶喝下去陳建有些頭暈了,因為這四瓶啤酒大半都是他喝下的,他當然知道自己喝得多。不過和自己的兒女又不做生意,他也沒有在意。

陳靜又打開了一瓶,「小力,你不要再喝了。」

「嗯,你們慢慢吃,我上樓休息一會,有些頭暈。」陳力說完出去上樓了。

陳靜將陳健面前的空杯又倒滿,「爸爸,再喝一杯,今天工作很累吧。」

「不累,公司還是做前幾天那批單子。」

「來,爸爸,乾杯……」

陳靜仰頭喝著杯中的啤酒。陳健看著她,眼前是泛起他妻子的身影,不由的叫出了聲:「嬌嬌!」

陳靜放下杯子,看到陳健朦朧的眼神知道爸爸已經快要醉了,於是將椅子悄悄地移到了陳健的近前。

「你看我像『嬌嬌』嗎?」

「像……像……你就是嬌嬌……」陳健壓抑多年的情感終於爆發,陳健將陳靜抱在懷中緊緊的擁著她。而這一切都是陳靜計劃之中的事。

「嬌嬌……嬌嬌……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我……我不是在……在你身邊嗎……」

「嬌嬌……我愛你……」

「……你想要我嗎……」

「我想死了……嬌嬌……我要你……你要原諒我……這幾年我有時實在忍不住了,偷偷去找了幾次小姐……嬌嬌……你原諒我嗎?……」

「……我怎麼會不原諒你,會怪你呢?……我知道你……好苦……」陳靜爬陳健的肩上幽幽地說道。

「我們到房中吧……」

陳健抱著她踉踉蹌蹌地走進臥室,臥室裡面只開著一盞昏暗的床頭燈。陳健此時的心思早已被酒精所麻醉了,一心只想著陳靜就是他的『嬌嬌』。恐怕是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會認出是自己的女兒,何況,這不叫人清醒的光線。

陳健把陳靜放在床上就去脫她的衣服,夏天的衣服本來就不多,而今天,陳靜又特意穿得很少,而且還方便脫下的衣服。三下五除二,陳靜就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了。陳靜幫忙給爸爸脫衣服倒是費了點工夫。

兩人赤裸著身體,陳健像是瘋了似的撲在了陳靜的身上,一隻手捉住陳靜的一隻豐滿的乳房,像是握住個麵糰似的使勁揉搓。本來雪白的肌膚,變成了粉紅色。另一隻手將陳靜的雙腿分開,將身子壓了上去,他的肉棒已經充血變硬了,正頂在陳靜小穴的口上。陳靜為了配合陳健的動作將雙腿大大的分開,兩隻腳伸到的上去了。

陳健一邊揉著陳靜的乳房,一隻手扶著肉棒放在了陳靜小穴的兩瓣陰唇間。

陳靜感覺到了陳健肉棒的堅硬還有熾熱,心中喊道:「來吧,插進去吧,爸爸,享受您女兒的處女吧。」

可是陳健卻不知道她是處女,現在他甚至不知道他身下的這個肉體是他的女兒。他鬆開扶肉棒的手,屁股一挺,就已經插進去小半,他又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勁將肉棒向陳靜體內插去。

陳靜雖然是處女,可是她的小穴再緊又怎麼能阻礙陳健這猛烈的衝擊呢。陳靜感到一陣鑽心的痛感從她的私處傳遍她的全身,可是她又怕嚇醒陳健,不敢吱聲,咬著牙強忍著。

陳健的肉棒已經全部沒入了陳靜的小穴,他半蹲在陳靜雙腿之間,用身體將陳靜的雙腿撐得大大的分開著,陳靜的雙腿由於分開的太大只能向上舉著;陳健蹲著,借由雙腿用力,毫不停歇地將粗大的肉棒拔出,又狠狠刺入陳靜的小穴深處……他這種姿勢干女人的小穴最是得力、猛烈。而且陳健的性慾久經壓抑,此時干著陳靜豐滿、柔軟、溫曖的肉體,一古腦的發洩了出來。可憐陳靜卻是一個初經人道的處子之身,怎能承受得了如此粗暴的蹂躪……但是由於陳靜出於對父親的愛,是自願獻身給陳健的,此時又能如何……「……噫,呀……呀……啊……」陳靜滿臉痛苦的表情,雙手緊緊的扯著床單。只能用大聲地發出這種毫無意義的詞來減少一點自己的嫩穴裡的痛感……陳靜感覺從自己的小穴到高舉的雙腿像是要被撕裂開來……「……噫,呀……呀……啊……」陳靜的叫喊夾雜著陳健「籲……籲……」的喘氣聲……還有陳健將肉棒狠狠肏入陳靜的小穴時,小腹撞擊陳靜粉嫩的大腿發出的響亮的「……啪……啪……」之聲。

畢竟陳健也是很長時間未乾過女人的小穴,再加上酒精的刺激,如此猛烈又毫不停歇的抽插。大約有十五六分鐘,終於將熱燙的精液射入了自己女兒的小穴之中。然後趴在陳靜的身上喘著粗氣,不一會發出了鼾聲,睡著了……陳靜將她的父親從身上輕輕推下,又悄悄地將床上污穢、零亂的床單換下,步履蹣跚地走進二樓的浴室……

陳靜從浴室中走了出來,她感覺好多了。她來到陳力的門前輕輕地推了推,門鎖著,她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輕輕的叩了兩下。門打了,陳力看到姐姐站在自己的門前,而濕濕的頭髮顯然是剛剛洗過了澡,一把抱住了她,「好姐姐,我正想你呢。」

「是嗎,怎麼想的?」

「你看,我的小弟弟漲的好難受啊。」陳力拉住陳靜的手去摸自己的肉棒。

「小鬼,剛給你點甜頭,你就上臉了……」陳靜抓住陳力的肉棒揉了兩下,「弟弟,我們進屋去吧……」

陳靜走進陳力的的臥室,便躺在了床上。陳力也隨著她趴上去了,將陳靜的睡衣從下拔到了雙乳的上面,然後輕輕地壓在陳靜身上,握住那對嬌美的乳房。

「姐姐,你好美啊。」又用嘴去輕輕地吻著陳靜的臉頰。

陳靜將雙腿分開,讓陳力移到她的雙腿之間趴在她身上,「小力,你想操姐姐嗎……」

「當然好想了。」

「那,來吧。」陳靜握住陳力的肉棒引導著它來到自己的小穴前,又用另一隻手將自己的小穴的兩片花瓣分開夾住陳力粗熱的龜頭。從來沒有這種經驗的陳力感覺到一種刺激,酥麻的感覺從自己被夾住的龜頭像電流一般傳全身,全身的皮膚都在這種剌激下瞬間繃得緊緊的。

「插進來吧,乾姐姐的小穴。」陳靜又將雙手抱住陳力的屁股,向下壓著,教陳力知道該如何去做。在陳靜雙手的壓推下,陳力的屁股順勢向下用力,粗壯的肉棒便全根插入陳靜的小穴中。陳靜剛剛被爸爸陳健開苞,而且是狂風暴雨般被蹂躪。小穴的不適感雖然在浴後有了緩解,卻還沒消除。這時又被陳力的肉棒一下子刺開,又是一陣痛疼。

「唉……呀……,弟…弟……輕點……」雙手抱住陳力的屁股不讓他再動。

「姐姐,你還是處女嗎……我聽說,處女在第一次時是很痛的。」陳力看著陳靜有點痛苦的表情關切的問。

「剛才,如果爸爸沒有操我,姐姐還是處女,現在不是了。」

「爸爸!?姐姐,這……這……為什麼……」陳力不僅發愣了。

「弟弟,你平常想過操女孩子的小穴嗎?」

「以前沒有,可是直從看見你換衣服,我常常幻想……操你的小穴,姐姐,我只幻想過操你一個人,你太美了,我沒見過比姐姐更漂亮的女孩子了。」

「呸,別哄姐姐開心了。」陳靜用一雙美目白了陳力一眼,但是卻又抬起頭用雙唇在陳力的唇上輕輕的吻了一下。「弟弟,你知道爸爸有多麼辛苦嗎?自從媽媽出事後,一是因為我們兩個,二是爸爸深愛著媽媽,所以沒有再婚。可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怎麼會沒有性的的需要呢?你不是也學會了手淫了嗎?」

「可是,你們是父女啊!」

「那有什麼,古今中外,亂倫的事不是多的很嗎。連聖經上都有記載。再說……」陳靜妖媚對陳力一笑,用手拍了拍陳力屁股,「我們不是親姐弟嗎,可是你的肉棒現在在哪裡插著呀。」

「姐姐,太委屈你了。」陳力將陳靜豐滿的雙乳抓在手裡輕輕的撫弄,深情地對陳靜說道。

「不,這是我心甘情願的。我愛爸爸,我也愛你。看著爸爸看著媽媽的照片發愣的時候我就感到心痛,想要安慰他,卻又不知道如何去做。後來,我知道,我長得和媽媽太像了。爸爸看見我有時也會發愣,我就下定了決心,可是一直沒勇氣。直到今天,這個暑假,我發現你在偷窺我…我就設計了今天的這個計劃,把自己的身體奉獻給爸爸,安慰他。而你能享受姐姐的小穴……」

陳靜雙手捧起陳力的臉,給了他一個甜蜜的吻:「……我怎麼能把我這麼英俊帥呆的弟弟讓給別的女孩子呢。」說完燦爛的笑了起來。

和剛才陳健干陳靜時不同,陳健一上來就是狠操猛搗,把處子之身的陳靜操的是痛苦不堪。而現在陳力的肉棒一直插在陳靜的小穴深處一動不動。而且陳力的雙手不停的在揉搓著陳靜的乳房。漸漸地陳靜的已經被發起了性致,全身微微的發熱,雪白皮膚竟有了嫣紅的顏色。乳房鼓漲了起來,兩個乳頭也發硬了,更加的紅豔。小穴更是分泌出大量的愛液。

「弟弟,你感覺怎麼樣。」

「姐姐,你的小穴好美,濕濕的暖暖的,夾得我好舒服……」

「可是……可是……姐姐卻有點……不舒服……」

「哪裡不舒服,是不是我把我幹痛了,我拿出來好了,」

「不,不是…不是痛……,是……是……姐姐的小穴……小穴中好癢……」

「癢?……」

「弟弟,用你的肉棒,給姐姐操操……」

陳力如夢方醒,調好身姿,將肉棒抽出又緩緩地插入,就這樣開始反覆的抽插。膨大的龜頭被陳靜的小穴緊緊夾著,每一次的拔出都刮著陳靜小穴的肉壁,帶出大量的淫液,流向陳靜大腿根處,而這摩擦也讓陳力的肉棒和陳靜的小穴產生一陣又一陣酥麻的電流,讓姐弟二人初次體會到了淫慾的快感……「好……弟弟……你幹的姐姐……好……爽……啊……啊……」

「我……也是……好美……好爽……」

「好弟弟……你的雞巴……真大……好燙……啊…啊……爽死姐姐了……」

「姐姐……我就是要讓你……爽死……我……」

「……好呀……干死姐姐吧……使……勁……使勁干……」

陳靜品嚐到了這樣美妙的性愛,小穴中瘙癢的感覺,不由使她促使陳力更加大力,猛烈地來肏自己的小穴。

而陳力此時由於男性的本能,征服欲的高漲,本來也忍不住了要加快抽插的速度,可是由於怕姐姐不能承受,正在痛苦的忍耐著。接到陳靜的命令後欣喜若狂,於是將肉棒抽插的飛快,而且每一次往陳靜的小穴中肏入的時候都是使滿力氣狠狠的一下衝了進去,彷彿就像真要用那粗大、堅硬的肉棒把陳靜濕嫩的小穴搗爛,刺穿一般……在兩人交合的部位發出「啪……啪……」的響聲,還有「嗤……滋……」從陳靜的小穴中濺出的淫液的聲音……「……啊……啊……呀……弟弟……你把……姐姐……操的好爽……啊……我……不行了……啊!……好爽呀……美死姐姐了……」

而此時陳力也到了緊要的關頭,他飛快的將肉棒拔出,又狠狠扎入陳靜的小穴,使勁的操了數十下,努力地將肉棒往小穴的深處探去,好像要把自己整個人都要穿著姐姐體內似的……全身一陣說不出的爽美的感覺,將濃濃的精液噴射在陳靜的身體深處……「噢……,啊……呀……」陳靜在陳力滾燙、有力的精液的噴射下也從體內又湧出一股淫液……兩個人互相緊緊地擁著對方發熱、顫抖的身體。一動不動地享受著這淫慾高潮後的快感……(第二幕 完)(四)場景三第二天早晨:

陳健坐在樓下客廳中的沙發上,抽著香煙。門開了,陳靜端著早餐走出來,放在桌子上。陳健注視著她—陳靜只是隨便的穿了一件加長、寬大的T恤,剛剛遮住她圓圓的臀部,而雪白豐滿的大腿一覽無餘地暴露在清晨涼爽的空氣中,隨著她的走動,T恤搖擺著,依稀可以看到裡面隱藏著的那具肉體的玲瓏曲線,凸凹分明;令人遐想連連……「小靜……昨天晚上,爸爸是不是……」陳健將手中的香煙掐滅在煙缸中,看著陳靜說。

陳靜對著陳健一個甜美、又有點調皮的微笑;打斷了他的話,嬌聲地說:

「爸爸……昨天你把我弄得好痛。」

「…小靜…,爸爸真是該死……我怎麼做出這種事來了,爸爸對不起你。」

陳健滿臉痛悔的表情。

「啊,哈!」陳靜輕聲的笑了起來:「那麼還有小力,他也和你一樣!」

「小力……,這、這是怎麼了。我打死這臭小子。」陳健怒氣衝衝。

陳靜走近陳健向他的懷中偎去。

「小靜,別這樣,你是一個大姑娘了。」陳健想把她推開,卻沒推動。

「爸爸,不關小力的事。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我知道,你自從媽媽去世以後就壓抑著性慾,我就想,我既然長得和媽媽如此相像。我為什麼不能代替媽媽來安慰您呢?再說,除了爸爸、媽媽的親生女兒,誰又能和媽媽如此相像。至於小力嗎?他長大了,他偷看我換衣服,還自慰。既然我已決定用身體來撫慰您,為什麼不能也給弟弟呢。再說,他還是那麼的帥氣。」

「小靜,這是真的嗎?」陳健一臉驚愕的表情,「你怎麼能這樣呢?」

陳靜站起來,「反正昨天您已經操過您的女兒了,小力也已經幹過她的姐姐了。」

陳健站了起來,一把抱住陳靜,心想:「反正是大錯已經鑄成,做一次也是做,為什麼不好好享受這樣漂亮的女兒呢,說不定好多人都想這麼做,可是卻沒有小靜這樣自願讓父親、弟弟操的女兒呢。

「可是,小靜這樣太對不起你了,你太委屈了。」

「爸爸,這是我自願這麼做的。再說,只要您別把人家幹得那麼痛,只顧自己發洩;而像小力那樣讓我死去活來的。我還想要呢!」

「小靜,我的好女兒,我早該想到既然你的媽媽在床上就是這樣的放浪,她的女兒怎麼會沒有遺傳。」

陳健將雙手從陳靜的T恤下伸了進去,卻才發現,原來裡竟是真空的,既沒有胸罩,也沒內褲。他將陳靜移到自己的身前,從陳靜的背後抱著她,雙手正好握住陳靜那個柔軟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愛撫著坐在了沙發上,陳靜正坐在他的腿上,屁股下更能感覺到一大砣東西在蠢蠢欲動。

「爸爸,我姐姐不但是放浪,我看她是淫蕩呢。」陳力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

「爸爸,你看弟弟說人家是蕩婦呢。」陳靜撒嬌地說道。

「你怎會是一個蕩婦呢。」陳健說,「還是爸爸好。」陳靜被爸爸撫弄得有些發癢了,感覺小穴又分沁出淫液,濕濕地發癢。她不安分地在陳健的懷中扭動著身體。

「你是一個又美麗,又可愛的……」陳健說著卻停了下來。

「什麼呀,接著說,爸爸。」陳靜問,「一個既美麗、又可愛;既淫蕩、又淫亂的一個小淫娃。」陳健接著調笑地說:「小淫娃,你的小穴好濕啊,是不是裡面好癢啊,想用爸爸的肉棒還有弟弟的來插你的小穴呀?」

「人家不來了,你們兩個欺侮我一個人。」

陳靜掙紮著假裝要站起來,卻被陳健一下子抱了起來,將她胸部向下放在了桌子上。陳健脫下了褲子,他的肉棒已經充血漲大了。

「小力,讓爸爸先來再享受一下你姐姐的小嫩穴,」

「小靜,這次爸爸不會再把你弄痛了,爸爸要讓你爽得死去活來。」

陳健站在陳靜雪白,圓嫩的屁股後雙手抓住兩瓣豐滿的肉臀向左右分開,露出了陳靜濕淋淋的小穴。

「女兒,爸爸要干你了。」

「來吧,快插進去吧,別管我痛不痛,好好享用你女兒的小穴吧。」

陳靜雖然昨天已經開苞,又被父子倆操了兩次,而且現在小穴已經充分濕潤了,可是她的嫩穴依照是那麼的緊縮。陳健粗大的肉棒使了一點勁才得以完全插入,被陳靜溫暖的小穴緊緊地夾著,讓陳健覺得是那麼舒服,大腦中更有一種肏干自己女兒那種淫亂的、莫名的快感。

「……噫呀……爸爸,好大的肉棒啊,女兒爽死了。」

陳靜剛才麻癢的小穴插入肉棒,她好像被解放了般出了一口氣,整個人感到都被充實了,沒有了剛才空虛無助的感覺,只是覺得好美,說不出舒服。

「小力,來……摸姐姐的奶子,來……」

陳力看著父女淫亂早就心癢難耐了,應聲來到了陳靜前面。陳靜現在是爬在桌子上雙腿站在地上,翹著屁股被陳健肏幹著,兩個小臂撐著身體,乳房由於下垂的緣故顯得更大、更豐滿。陳力撫弄起來更是得心應手。

「姐姐,你奶子真好玩,我都不捨得放開。」

「你……起勁的玩好了,……噢……啊……爸爸,插得好……」

陳健已經漸漸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噓噓地喘著氣。陳靜緊緊的小嫩穴夾著他的肉棒,每次肏入都嘶嘶作響,抽出時帶出大量陳靜分泌的淫液,順著陳靜雪白的大腿向下流淌著。陳靜的小穴更是能感覺到陳健的用力,因為每一下猛烈的插入,她都感到那粗熱的雞巴想要穿透自己的身體一般,撞擊了小穴口邊的陰蒂後又軋向深處的花心,那滋味是那麼的妙不可言。

「……噢……好啊……操死我了……爸爸……再用力……」

陳健看著淫蕩的女兒在自己和兒子兩人的夾擊下,喊出一陣陣淫蕩的話語,扭動著嬌軀;肉棒在女兒小穴的磨擦下產生一波又一波快感傳遍全身,不由得興奮到了極點,知道要射精了,使足了全身的力氣狠狠地操了幾下,抱住陳靜的屁股,把燙熱的精液澆灌在陳靜的小穴深處。

「啊呀……爸爸……我要死了……你幹死了我……」

陳靜也在這下狠銀的肏干、精液的衝擊下,從花心深處湧出了一股淫液,產生了高潮,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般,整個柔軟的身體爬在了桌子上。感覺好像在云端一般。

一陣平靜過後,陳健射精後變小的肉棒被陳靜的小穴慢慢地擠了出來,沾滿了濕濕的淫液,陳健離開了陳靜的身後。

「小力,你來吧。你想怎麼樣幹姐姐呢?」

「就這樣好了,我也想從後邊試試。」

陳力急切地來到陳靜的屁股後摟住陳靜的細腰,將漲得已經有些發痛的肉棒插入了陳靜濕淋淋滿是淫穢的小穴,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聽到陳力的噓氣聲,陳靜不禁笑了,「瞧把你憋得,癢死了吧?快些狠狠地操姐姐的嫩穴,讓姐姐給你止止癢。」

「真是我的好姐姐,我來了……」

陳力得到了陳靜的鼓勵,便如猛虎下山一般,拚命的搗了起來。沒幾下就將剛剛高潮過後的陳靜操得又淫叫了起來:

「好猛……,弟弟……把姐姐操死吧……這樣太美了……把小穴干爛吧……噢,好爽呀……姐姐不要活了……就這樣,我幹事吧……」

陳靜來了第二次高潮,而陳力還在奮力的抽插著,讓陳靜的這次高潮延續了更長的時間,把陳靜美得也不動了,只是浪叫著,喘著粗氣,任由陳力在自己的小穴中恣意的操弄。

「姐姐,我看不是你給我止癢,是我在給你止癢呢。」

「是的,是的。好弟弟,再狠狠操姐姐的小穴,姐姐好癢啊。」

狂風不終朝,暴雨不終晝。越是激烈的東西越是平靜的快,陳力這樣大力的操穴雙方的快感最強,但是卻無法讓肉棒持久不射,因為磨擦的快意太強了。短短的十多分鐘,當陳力把陳靜送上第三次高潮的云端時,他也在陳靜的小穴中流出了濃濃的精液。

從此,淫樂就成了他們父女,姐弟的生活絕不可少的一部分。他們在這個小院的每一個角落,任何方便的時間,瘋狂地做愛。

陳靜漫不經心地向家中走去,手裡提著好多的蔬菜、水果。

陳力的學校已經開課了。而且由於面臨升學的壓力,他們學校從高一到高三都是要住校的,只在每個星期六,星期日才可以回家。今天是星期五,晚上陳力就可以回來了。於是陳靜去菜市場買了好多東西,要給在學校住了一個星期的弟弟改善一下伙食。

「小靜—;小靜—;陳靜……」

陳靜忽然聽到有一個人在身後喊自己。回頭一看,一個女孩子向自己跑來,已經到了自己的面前。

「玉潔,怎麼是你啊?」

原來是陳靜在初中和高中時的同學林玉潔;而且她們還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正在逛街,剛才在那邊的店裡看見你,就趕快出來喊你。」

「你不是大學畢業後在*市上班嗎?今天怎麼在家?」

「我不去了,那個單位不怎麼樣。再說,我媽她說,我一人在外邊她也不放心。而且我也擔心我媽她一個人在家。」

「那你怎麼不早說啊,找我玩去。」

「我也回來沒幾天,而且這幾天正忙著找工作的事。」

「怎麼樣了。」

「還行,熟人介紹了一個公司。小靜,你怎麼樣,結婚了嗎?」

「沒有,沒有。」

「看你提著這麼多菜,還以為你結婚了呢。」

「這是做給我弟弟的,他在學校住校。只有禮拜六,禮拜天回家。」

「小力,有你這樣的姐姐真是好幸福。我也到你們家蹭飯吃,怎麼樣……」

「嗯……,當然歡迎了,好久沒上我們家,走。」

陳靜本來想今天弟弟回家,他一定會迫不及待地要操自已的小穴,所以不但要讓他大吃一頓,還要讓他的肉棒好好爽一下。可是,林玉潔是自己的好朋友,以前經常在自己家吃飯,再說人家都說出口,怎麼能推脫呢。

兩人說說笑笑回到了陳靜的家中。

「你自己玩吧……我去做飯。」陳靜對林玉潔說。

「好啊,今天我可不幫你做了啊,算是你請客好了。改天我再請你。」林玉潔笑著說。

「好了,好了,懶蟲,以前你也沒幫過我幾次。」陳靜拿著買回來的東西走進了廚房。開始準備著晚飯……「陳靜,陳靜你過來。」陳靜正在廚房忙著,突然聽到林玉潔在樓上大聲地喊自己,急忙走了出來,向樓上跑去。

「怎麼了,我正做飯呢……」

陳靜快速地來到樓上,一進客廳卻嚇得臉一下子白了。林玉潔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機。可是電視機中卻是放的自己和爸爸,弟弟大操小穴的畫面。

原來,陳靜家中有DV攝像機。有一次陳力心血來潮把他們亂倫操穴的畫面拍了下來,後來大家一看還不錯,於是一邊操穴一邊拍攝,成了他們操穴時的小花樣。對這種東西,他們從不複製。也是害怕被別人看到,一般都是用同一塊記憶卡,而現在林玉潔看到的就是上個禮拜天他們拍的。

電視機中陳靜在床上撅著雪白的屁股,陳力跪在她身後,正用大肉棒操著她的小穴。陳健在床下站著,操著她的小嘴。陳靜嚇得不知所措,心想:完了,完了,這下怎麼辦呀。怎麼忘了DV在這呢。

林玉潔看見陳靜進來後驚嚇得站在那裡不動了,於是站起來走了過去。

「小靜,看你模樣是又漂亮又清純。沒想到還這麼淫蕩呀,而且還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林玉潔調笑著對她說。

「玉潔,我……,玉潔,千萬不能對外人說。我求求你了,不能把這事說出去,不然我們一家都完了,我求求你了。」陳靜一臉的驚慌抓住林玉潔的手哀求地說。

「唉,小靜,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說。你想,我們是好朋友,怎麼能出賣你呢。再說了,剛才我看到這個片子,不喊你,看過關掉了,你知道嗎?」看著陳靜嚇得不輕,林玉潔急忙說道。

「玉潔,你真的不會對旁人說?」

「當然了!我發誓。再說,就算我說,人家也不一定相信呀。」

「玉潔,真是謝謝你了。」陳靜激動地說。

「別客氣;不過我有一個更好的主意。」林玉潔一邊慢慢地拉長語調,一邊轉身走向沙發,躺在了上面慢慢地說道。

「玉潔,什麼主意啊?」陳靜急忙跟了過去。

「殺人滅口!」林玉潔大笑起來。

「玉潔,你別開我玩笑了。」

「小靜,是這樣;你和弟弟、爸爸幹這種事,被我知道了;要是如果,你爸爸還有陳力也把我給操了,我們不就在同一條船上了嗎?我不是更不會對別人說了嗎?」

「可是,如果他們強姦你,會坐牢的。到時,事情一鬧大,恐怕知道的人更多了。」陳靜驚嚇過度,腦子反應都慢了,沒想到林玉潔為什麼要這樣說。

「要是我自願讓他們操,還是強姦嗎?」

「你自願?」陳靜這下才恍然大悟過來:「玉潔,真的嗎?」

「看你那淫浪的樣子。」林玉潔指著電視機,畫面中陳靜正吸吮著弟弟剛剛在自己體內射完精的肉棒,而爸爸又把粗大的肉棒向小穴插入。

林玉潔把手從緊緊的皮帶下伸向自己的小穴處,這一瞬間,把一個長發飄逸清純美麗的少女變得像是一個極是需要卻得不到滿足只好用手自己解決的蕩婦一般。

「看得我好不難受,心想,小靜都浪成這樣了,我還在她面前裝什麼呀。乾脆今天就用他爸爸還有弟弟的肉棒解解渴好了。」林玉潔接著說。

陳靜坐在了林玉潔的身邊說:「玉潔,原來你是發騷了。你早就被男人給幹過了吧?」

「當然了,現在誰還傻得把自己的處女留給將來要嫁的人。再說那些男人看見你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要干你,第二個念頭就是怎麼樣能幹到你。你說,處女的日子好過嗎。還不如及時行樂呢。」

「你也是好浪啊。老實說被多少人幹過。」陳靜這時一顆心也已放下了,調笑地問林玉潔。

「多少人?好多,我也記不清了,不過最少也有二十人吧!」

「你好歷害呀!」

「那也沒你歷害呀,自己的弟弟敢做這也就算了,自己的爸爸也敢做!」

陳靜的臉羞紅了說:「你不知道原因,我告訴你(請看上集)。」

「今天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你不知道,小力不在家還好一點,如果他一回來;每天他們兩個把我給操得死去活來的爽得很,可是畢竟我自己對付不了他們兩個呀,還得用手,用嘴累得半死。他們倆憐惜我,不能操得盡性。今天小力又要回來了,正好你可以替我分擔一下;讓他們大干一回。」

「是呀,操得時間長了就是受不了。叉得腿就像被劈開了樣;大學時,我被一個男生騙到了他的宿舍,他們宿舍六個人,輪了我整整一夜,他的軟了,他的又硬了。開始還可以,一會爽了一會又爽了,可是最後就不行了,只有躺在那裡隨便他們操了。累得我在宿舍躺了三天都沒上課。」

「呀!你好猛呀,六個人。」

「好了,不說了,趕緊做飯吧,我們一起去,看得人家癢得難受。」林玉潔站起來關掉了電視機和DV。

陳力興沖沖回到家,本想一回來就把姐姐扒光,狠狠地操她的小穴一頓,把一星期來的積壓都發洩在陳靜雪白的肉體中。一進客廳卻看到,姐姐、爸爸還有姐姐的同學林玉潔坐在那裡,擺好豐盛的晚餐。既然還有外人陳力只好壓住心中性致,洗了手坐了下來。

「你好,玉潔姐。」陳力說。

「小力,回來了。好久不見,長得好高呀。」林玉潔對小力說。

「好了,開飯吧。小力,瞧姐姐給你做了好多的菜。」陳健說。

「謝謝我的好姐姐,真香呀。」陳力挾了一下菜送到了嘴裡。四個人邊說邊笑吃著飯。

「我吃飽了。」陳健把杯中的啤酒一飲而盡說。

「我也吃好了。」陳力站了起來想要出去。

「小力,坐下,姐姐還做了甜點,你們一定會喜歡的。」陳靜急忙說。陳力就又坐了下來。陳靜沖林玉潔擠了下眼,兩個人站了起來開始把餐桌收拾乾淨。

「玉潔,你讓小力來收拾好了,你是客人嘛。」陳健對林玉潔說。

「別這樣說,我又不外人。您就把我當您女兒一樣好了。」林玉潔說著沖陳靜一笑。陳靜也會心的笑了起來。兩個走了出去。

「爸爸,小力,甜點準備好了,在樓上,快來吧。」陳靜喊了一聲。

「還要上樓吃呀?」陳力說,和陳健一起來到了樓上。

兩個人一進屋內就看到:地板上鋪了一塊又大又厚又柔軟的毛毯,林玉潔和陳靜兩個一絲不掛,雪白豐滿的身體能讓所有正常的男人眼花繚亂。林玉潔爬在毛毯上,向上翹著圓圓的屁股正對著他們倆,輕輕地晃著,上面還有一個紅紅的蘋果。

陳靜跪在毛毯上對陳力和陳健說:「爸爸,剛才玉潔不是讓您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嗎,您要嗎?小力,姐姐的甜點好嗎?」

「當然要啊。」

「真是太好了,可是玉潔姐……」

兩個異口同聲地說。

「快來享受甜點吧。」林玉潔回頭嫵媚地嬌聲地說。陳力和陳健的肉棒一進門就被這香豔的場景給刺激的充血了。此時急切地把身上的衣服脫去。

「爸爸,讓我先操一下玉潔姐吧。」

「好,我等一下再操幹她,我先讓你姐姐爽一下。」陳健爬在了陳靜的身體上分開陳靜的雙腿,把肉棒對準了陳靜的小穴插了下去,陳靜的小穴還沒完全的濕潤,緊緊地夾著陳健的肉棒,陳健只好微微地用了一點力才肉棒完全的送入。

「噢……爸爸,輕一點……」

這時陳力就站著在林玉潔屁股後俯下身將肉棒肏入了林玉潔的小穴,林玉潔的小穴卻早已是春潮氾濫了,陳力毫不費力地把肉棒一插到底,抵在林玉潔的花心上。雙手抓住林玉潔的一對乳房,大力的揉著。

「啊,好爽,玉潔姐,姐姐你的小穴可真好。」

「弟弟,你肏到我的花心了,好癢啊,好弟弟,別停,用你的大雞巴操姐的小穴,你的雞巴又粗又長,插進小穴,小穴好爽呀。」

「玉潔姐,你說的話好浪啊。」陳力用肉棒狠狠地肏幹著林玉潔的小穴,小腹打在林玉潔柔軟的屁股上『啪,啪』做響。

「啊……呀……操得好……大雞巴……再用力啊……啊,又操到了花心……噢……好爽啊,好弟弟……你不喜歡姐姐浪嗎?」

「我太喜歡了,你越是浪叫得狠,我操著越有勁。」

「是嗎……姐姐……使勁叫給你聽……啊…大雞巴弟弟……你操死姐姐吧…我好爽呀……把我插爛吧……呀……噫呀……我要死了……」

陳靜的小穴在陳健輕輕地抽送下也是淫水橫流了,陳靜向上挺著身體迎合著陳健的肉棒。

「爸爸,我的小穴裡癢了,好難受……」

「讓爸爸給你止癢。」陳健加快了肏干的速度,一下又一下爽得陳靜立刻浪叫起來。

「噢,爸爸,太美了,操得女兒好爽啊……狠狠操您的女兒……爽死了。」

「我也是啊,你的小穴好美,夾住我的肉棒好緊,操著你好爽。」陳健說。

「爸爸……那你就儘管操好了……把它操爛……啊呀……」

「好女兒……爸爸可捨不得操爛它,我還要天天操它呢。」

「您以後又多了一女兒……啊……爽死了……小力……玉潔操著好玩嗎?」

「姐姐,我爽死了,玉潔姐這樣的美女看著就很爽,更何況能用肉棒親自操呢?啊……我要把她幹死……干死你……」陳力一邊說一邊用力的肏著林玉潔的小穴。

「姐姐長得美呀,你喜歡……以後姐姐讓你天天操姐姐的小穴……一直到你煩了……」林玉潔說。

「啊……爽死……玉潔姐……你這麼美的人……這麼美的小穴……我一輩子也操不煩……」

「好弟弟…你真要干死姐姐了……太爽了……你的雞巴太有勁了……小靜…我要被弟弟操死了……你怎麼樣……唉呀……我上天了……」林玉潔問陳靜。

「等一下……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爸爸……爸爸……好會幹小穴的……我現在爽得說不出來,只想叫……啊……啊……」陳靜回答說。

「是嗎?……爸…爸爸……你要留點力氣……等一下……操您女兒一下。」

林玉潔也叫陳健爸爸起來。

「好的,你這樣漂亮的女兒,爸爸怎麼會不去操你呢,」陳健說著,感覺要射精了,雙手從下面抓住陳靜的兩瓣屁股將肉棒用力操著陳靜的小穴,每一次都深深地插向最深處打在陳靜的花心上。

「啊……爸爸……啊……呀……好美呀……我不行了……我爽死了……把女兒的花心要操爛了……啊……」

陳健瘋狂了有幾十下,終於將肉棒抵在陳靜的小穴深處的花心上,濃濃的精液噴湧而出,打在陳靜的花心上,流向她的子宮。

林玉潔在陳力奮力的肏干下也來了高潮,爽得她只會大聲『啊』『呀』了,陳力在她嬌柔的浪叫中肉棒肏干的快感一浪高過一浪,最終淹沒了他,把積壓了幾天的精液澆灌在林玉潔令人陶醉的小穴中。房中只剩下四人粗粗的喘氣聲。

終於陳健和陳力變軟的肉棒抵抗不住林玉潔和陳靜收縮的小穴的壓迫滑了出來。林玉潔一翻身來到了陳健的身旁,陳力卻把陳靜抱起來兩個坐到了沙發上。

「姐姐,你想死我了。」陳健撫摸著陳靜的乳房說。

「你呀,是想操姐姐的小穴罷了。」

「你不想讓我操嗎?」

「去你的。」陳靜的嬌嗔地白了陳力一眼,卻用手將陳力軟綿綿的雞巴握在手心輕輕地撫摸著。

林玉潔卻把頭伸在陳健的胯下用嘴含住了陳健粘糊糊的雞巴吮著。舌頭的肉粒刺激著陳健的龜頭,麻麻地好不舒服。漸漸地大肉棒又挺拔起來,將林玉潔的小嘴撐得滿滿的。

「玉潔,讓爸爸操你的小穴好嗎?」

「我的小穴今天癢了一下午,剛才小力操得我好爽,可是現在它又癢了,正想有個雞巴來操呢。」林玉潔背靠著陳健將屁股對著陳健挺立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上去,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真爽啊……」林玉潔依靠雙腿的力量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陳健一動不用動就可享受操穴的快感。而且正好可以從林玉潔的背後捉住她正在上下波動的雙乳,盡情撫摸。

陳力的肉棒在陳靜溫柔的撫摸下也硬了起來,陳靜的小手都握不住了。

「弟弟,你的雞巴好熱呀,還大。」

「都操這麼多回了你才知道大啊,以前你的小穴都沒感覺呀。」

「我就感覺插進我的小穴弄得我好爽,來,弟弟,來操姐姐的小穴。」

陳力翻身而起,站在沙發上把陳靜的雙腿高高舉起放在自己的肩頭,使滿勁的把肉棒肏入陳靜體內。

林玉潔奮力地挺動著屁股,從小穴中湧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水順著陳健站著的雞巴向下流去。

「啊,爸爸,你的硬雞巴,幹得我好爽啊,美死我。」

「現在可是你在操爸爸啊,爸爸是給你幹得舒服死了,你屁股可真會幹。」

林玉潔一邊發出一句句淫聲浪語,一邊上下晃著屁股,用小穴操著陳健的肉棒。由於身體重力的原固,每一次落下,肉棒都猛猛地撞一下花心,又酸又麻的味道讓林玉潔每一次都全身發顫,爽到了極點。大約有二十多分鐘,林玉潔又來了高潮,美妙的感覺讓她全身無力,軟綿綿地。陳健順勢讓林玉潔爬下,抱住她的屁股,猛烈地的肏幹起來。

「呀……爸爸……我的大雞巴爸爸……我要爽死了……你操死我吧……我上天了……好美呀……呀,呀!……大雞巴呀……你要把我插透了……插爛了……呀!呀!」

在陳健的肏插下林玉潔第一次高潮還沒過去第二波的高潮就又來到了。而陳健也在林玉潔的身體內又射出了一點精液,軟了下來。兩人擁抱著撫摸著看陳力還在奮力地操著陳靜,陳力的小腹打在陳靜的屁股上啪啪地響,陳靜被弟弟操得花枝亂顫,噫噫呀呀地胡言亂語。

「…啊…爽死了……我死了……弟弟……你的雞巴太會幹了……啊!……」

「姐姐……我就是要干死你……插爛你的小穴……」

「是的……來吧……把姐姐操死好了,這……太爽了……啊!」

「姐姐,真爽啊,我真是操不夠你的小穴,啊,我不行了!」

陳力將肉棒拔了出來,扳起陳靜的頭插進了她的小嘴,陳靜配合地將濕淋淋的雞巴含住吸了一下,陳力緊緊地抱住她的頭,濃白的精液在陳靜的嘴裡流了出來……疲倦的四人草草地將身上穢物收拾了下赤裸裸地互相依偎在沙發上,欣賞DV剛剛錄下的畫面。

「爸爸,弟弟,操著我爽不爽?」林玉潔問。

陳力捏著她小的乳頭說:「當然爽了,操一輩子都行。」

「可是你的雞巴硬不了那麼久啊。」林玉潔笑著說,「剛才你們把我和小靜操得爽死了,於是現在我卻想到一件事要你們幫忙。」

「什麼事,我們一定都會幫你做的。」

「是這樣……」

第五章

林玉潔和陳健、陳力、陳靜一家人激烈的肉戰終於停止。林玉潔對大家說:

「我求你們幫忙的事就是要爸爸和陳力去操我的媽媽。」

「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是不是不太好呀?」三個人問。

「是這樣,我的媽媽長得也是非常漂亮;可是在我12歲時,我的爸爸為一個別的女人還是拋棄了我們兩個。我媽媽非常傷心,於是讓我跟了她的姓;為了我,還有對男人的失望,她從來都沒再婚的打算,現在已經十年了。可是今年她才四十三歲,在性慾的需求上正是最強烈的時候。她一個人怎麼能忍受得這種寂寞呢!?」

「當我長大品嚐了性的甜蜜,而且沉湎其中時,心中就更能體會到媽媽的寂寞和痛苦了。我想幫助她,讓她過上幸福的生活。我勸過她,對她說:『現在我已經長大,可自立了,你為什麼不考慮再婚呢?』她說一人這麼多年都過來,已經無所謂了。」

「你媽媽既然這麼說了,如果我們貿然去做很可能弄巧成拙的。」陳健說。

「是呀,尤其是你媽媽現在還是陳力的班主任。」陳靜接著道。

「林老師嗎?我可沒想到,不過你媽媽長得可真美。」陳力說。

「今天以前我還為難呢,可是現在好了,只要你們答應幫我就行了。我已經想好了一個計劃。」

星期天下午,林冰回到了家。雖然是星期天,但是她仍舊要去學校去一趟。

這在林玉潔的爸爸拋棄她們母女兩個後已經成為了習慣,因為只有在工作時,才會把心中的寂寞煩惱暫時忘卻。

從門上的小視口看到林冰回來的林玉潔和陳力急忙跑回到屋中。兩個人早已經是一絲不掛地做好了準備,林玉潔上身爬在床上,撅起屁股,陳力站在她身後把肉棒送入了她的小穴,林玉潔更是做作地大聲地叫起床來:「……哎呀……好雞巴……操死我了……好爽啊……」

推門而進的林冰聽到從林玉潔的房內傳出的叫聲,不禁一愣,向林玉潔的房間走了過去。房門不但沒有鎖,還開著一絲縫隙;正好可以從側面把林玉潔和陳力的操穴場面一覽無遺。

林冰看到女兒在一男孩子的大力的肏操下,正在大聲的浪叫。心中想:「玉潔可沒對我說過有男朋友啊。再說,大白天怎麼可以做這種事。」有心進去教育她一通。可是手才碰到房門卻又把手縮了回來,心想是自己的女兒被人家肏干,自己現在進去了,到時傳到別人的耳中,還是自家臉上無光。

「玉潔姐,我的雞巴好不好,操得你爽不爽。」

「啊……好弟弟……你大雞巴好大、好硬……把姐姐操死了……」

在門前站了這麼一會林冰這時也認出了陳力,『這不是玉潔的好朋友陳靜的弟弟,自己的學生陳力嗎!哎,你們倆、你們倆,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看著自己漂亮如花的女兒被人肏幹著,大聲的浪叫,林冰有點站不住了,腰膝發軟,氣息也漸漸粗了起來,心底中那原始的慾望一點一點地膨脹了起來。林冰也意識到了,心想:『既然我又不能進去說他們,我也不能在這兒看著自己的女兒被人家肏干的樣子啊,這像什麼話。』心中雖然這麼想著,可是林冰還是看著陳力又狠狠地操了兩下,才快步離開了。

一直在偷偷地注意著媽媽動靜的林玉潔,看到人影閃動知道媽媽走了,急忙讓陳力停下。林玉潔來到門前看了看,林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隨手一帶門,卻因為心不在焉,房門晃晃悠悠地又開了一條不大不小的縫隙。林玉潔一看大喜,對陳力說:「看來,配的鑰匙也不用著了。我去看看。」

林冰回到屋內,坐在床上,面前是一個梳妝台,注視著鏡中自己年過四十仍然漂亮且毫無皺紋的臉,想著女兒剛才的樣子,不由得心潮起伏。連門並沒有關上,都沒在意,更不知道有個人在外面看著她。林冰凝視著著鏡子,就像鏡子對她施了魔法般,解開了套裝的鈕子,一隻手從襯衫下面伸了進去,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乳房……林玉潔看著媽媽的動作,這正是她想要的,也是她計算著要發生的。看著自己的計劃一步一步開展著,林玉潔心中暗自得意。

慾望慢慢地高漲。林冰仍在輕輕地撫摸自己的乳房,另一手卻又把襯衫的紐扣一粒一粒的解開……乳罩也被扯了出來扔在了床上……「哇,粉色!無吊帶縷花的胸罩,如果讓人知道工作套裝下媽媽穿得這麼性感,只怕很多人都會流鼻血啊……」

林冰雙手捧住自己的乳房,輕輕地在空中轉著。雖然乳暈和乳頭不再是少女那種嫣紅,顏色有些深了,可是在堅挺、豐滿、白皙的乳座的襯托下仍是那麼的誘人。

林冰揉搓著自己的雙乳,看著鏡中自己近似完美的上身,不僅有些驕傲;心中難耐的寂寞卻又化做深深的慾望淹沒她的全身……林冰的氣息漸漸地粗了,微微地張開了雙唇。一隻手伸向套裙裡,屁股扭動著……一條縷花的內褲也脫離了林冰的身體,身體分泌的汁液讓它的前端已經濕潤了。林冰把它隨手扔在了一邊,就拉開了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將一個自慰棒拿了起來,操進了自己的小穴,吐出長長的一口氣,閉上眼,仰面躺在了床上。

林玉潔心說:『我就等著你用它呢。』原來有一次林玉潔偶然收拾房間時發現了林冰的這個秘密。林玉潔對正在自己的房中看著等待的陳力一招手,陳力飛快地衝進了林冰的房間,挺著他那一直撫摸著不讓它軟下來的肉棒。

林冰正閉著眼享受著自慰棒插進體內那種充實的快感,卻感到有人闖進了自己的屋中。她還沒反應過來,陳力已經把自慰棒拔了出來,用自己的肉棒插入了自己敬慕的美貌老師的小穴中,雙手抓住了那對豐滿的乳房。

「啊!誰?!啊!不!陳力,你不可以!別這樣做!陳力放手!」林冰片刻的遲鈍後反應了過來,扭動著身體想要從陳力的身下離開。

林玉潔也衝進了房間,按住了林冰掙扎的雙手,「媽媽,小力都是為了你好啊,一個活生生的男人,又熱又粗硬的雞巴不比那冰冷的自慰棒好嗎?」她示意陳力趕快抽插。

「玉潔,你、你竟然要別人來幹你的媽媽。」

「媽媽,他不是『別人』,剛才您不也看見我的小穴也讓他幹了嗎!」

「我不要……放開我……」林冰說著、掙紮著,仍然感覺到陳力大力的肏干下,熾熱的肉棒摩擦著自己久未經人道的小穴,猛烈地衝撞在自己的花心上,給自己的身體帶來一陣陣酥麻的快感。

「媽媽,你知道嗎?自從我知道你在偷偷地用自尉棒,我就很傷心。媽媽你太委屈自己了。人生很短暫,你何苦難為自己呢?小力是我找來的,今天這個事也是我計劃的。」
林冰在陳力的肏干下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全身在肉棒的打擊下,快感湧上全身,乳頭硬梆梆的,可是全身卻已經軟綿綿地無力反抗了。而且早已忘卻了的舒爽的滋味,使林冰不自主地張開了剛才還要拚命合擾的雙腿。林玉潔看到媽媽不再掙紮了就鬆開雙手,把林冰已經解開紐扣的上衣和衫衣脫了下來。

林冰開始喘氣了,嘴裡微微發出噫呀的聲音。

「媽媽,你是不是感到很爽呢。」

「可是,你……不該這樣算計媽媽,讓人家給干啊。何況,小力還是我的學生。」林冰喘著氣。

「你的意思,如果不是陳力,媽媽您就樂意了。」林玉潔笑著說。

「不……,我不是這意思……啊……呀……」一陣快感讓被女兒看著被肏干的還有點羞澀的林冰不禁叫了出聲。

「事到如今,我總不能去報案說,我被我女兒和他男朋友強姦了……但願你是對我好,愛我、關心我。」

「媽媽,小力不是我的男朋友。他只是我追求肉體快樂的一個夥伴。在大學時,你不知道我有好多人。現在在這個城市,只有他和他的爸爸。不過以後還會有其它人。」

「什麼,還有他爸爸。」林冰望著自己的女兒,覺得有些陌生,「玉潔,你怎麼會如此呢。」

「淫蕩是嗎,自從我知道爸爸和別的女人遠走高飛後。我就想,為什麼只許男人去泡女人,追求性的歡樂,可女人同樣有慾望卻不可以呢?後來我長大了知道多了,我也知道了這不是男人的專利。既然科學家為我們發明了避孕藥,安全套,為什麼我們不利用它們呢。」

林冰聽了林玉潔的話,心中感慨:『女兒說得有點道理,男人的肏干真是舒服,自己的十年的青春就這樣浪費了,每當夜深人靜自已獨處寂寞,孤枕難眠,雖然心有不甘,可是卻怕人言可畏。』

林冰雖然用自慰棒,可又如何和男人的的肉棒相比呢,陳力又一心想要把林冰幹得最舒服,林冰在女兒面前的最後一點羞恥感也被陳力的肉棒操得無影無蹤了。

「啊……好爽啊……小力……好孩子……不……好哥哥……好丈夫……」陳力已經把她送入高潮的云端,花心中湧出一股高潮後的愛液,暖暖地刺激著陳力的肉棒。

「林老師,你的小穴好緊,快受不了……」

「能不緊嗎,我好久沒被操了,那個東西插進兩下就又沒意思了。好哥哥,你的肉棒太好了。」

「媽媽,你叫他『哥哥』,他還沒我大,再說我們不是亂了輩份了嗎。」

「…啊呀…玉潔……媽媽是爽得美了……說了胡話了……反正操也操了……啊……我又不行了……啊、啊、啊……」

「冰姨……我也不行了……我、我要流出來了……」

「……好……好……你都操得我受不了了……。啊、不行,別射在那裡,我沒有避孕。」

「來,姐姐幫你接著。」林玉潔跪在床上,噘起嘴,張開了雙唇。陳力將肉棒狠命的在林冰的的小穴中操了十多下,操得林冰又是爽得亂叫,才把粘乎乎的肉棒插進了林玉潔的小嘴,濃白的精液激噴而出,灌滿了林玉潔的小嘴。林玉潔把陳力推開,把陳力的精液嚥了下去。

「媽媽,你來把它舔乾淨,好嗎?」

「嗯,我試試……」林冰猶豫了一下,還是跪在了陳力的胯下咬住了雞巴,給陳力舔了起來。把心裡的羞恥感完全扔到了九霄云外。

「玉潔姐,你把冰姨的裙子也脫了吧。」陳力看著面前這兩個美豔的母女,一個剛剛把自己的精液喝下;一個在舔自己的肉棒,而且還是自己的老師,在學校是那麼美麗高貴,現在卻變得此的放浪。心中的慾望又起來,肉棒也跟著站了起來,頂進了林冰的喉嚨。

林冰張口把陳力粗大的肉棒吐了出來,「小力你好歷害,才射過又硬了。」

「冰姨,誰叫你長得那麼漂亮啊?看見你就想操你。」

「以前在學校時想過嗎?」

「當然想過,咱們班上好多男同學都說您長得漂亮,私下都想操您呢?」

「啊、呸,你們這麼大點的小孩子也花心!小力,再操冰姨一下好嗎,玉潔你……」林冰謙意地看了林玉潔。

「媽媽,只要你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心願。小力快點安慰媽媽的浪穴。」

「媽媽才不浪呢,都是你……」林冰說著把身體扭過來把屁股對著陳力,陳力仍是站在地上,將挺立的肉棒向下壓平,肏入林冰的小穴,硬挺挺的肉棒向上挑著。

「啊……好硬啊……把我給挑起來……小穴給挑爛了……」

陳力一隻手抓住林冰屁股豐滿的白肉,另一手揉搓著林冰在自己肉棒衝擊下不斷晃動的乳房。屁股一挺一挺把肉棒如飛般地在林冰的小穴中進出。

沒有多大會林冰就支持不住了,「啊……好爽啊……好美……」一句一句的浪語隨著嬌媚的喘息聲迸了出來。

陳力大約猛操了有十多分鐘,林冰又來了高潮,整個身體都爬在了床上,雙腿也伸直了,使陳力不得不趴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而林冰雙腿緊緊地夾著,陳力肉棒也無法操了。
「小力,別操我……你把我操死了……我受不了了……你操玉潔去吧……好爽啊……」

陳力只好把肉棒抽了出來。林玉潔的小穴早已是春潮氾濫了,正用自慰棒在自己動手呢,見陳力過來,急忙把雙腿大大的分開,高高地舉在空中。

「好弟弟,快來幹我,姐姐的小穴好癢啊。」

陳力把林玉潔往床沿邊拉了下,抓住她的雙腿,滋地就操了進去,將林玉潔的好多淫水都濺了出來。

「爽不爽?」

「爽、爽、爽得很,好弟弟,我太愛你的大雞巴了,它叫我爽死了……啊…搗到花心了……把我搗爛了……啊……啊……好美呀……」

陳力和林玉潔兩人大干了二十多分鐘,林玉潔來了兩次高潮陳力才把精液射進了林玉潔的體內。

激情過後的三人在床上休息,說笑了一會。天已快黑了,林冰要去做飯,被林玉潔給攔住了。

「今天別做,我領你去一個地方吃。」

「去哪裡啊?」

「你就先別問了,去了您知道了。」

三人出了門打了出租,就去了陳靜的家中。

林冰一進門看見陳靜,就明白了原來這是陳力家。桌上已經擺好飯菜,陳靜和陳健正看著電視等他們。看見林冰他們進來,兩人急忙起身。

「小靜,老實說,今天這事是不是你也有份。」林冰笑著對陳靜說,「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嘛,說實話開始我也有點接受不了。」陳健忙說,「來坐下開飯。」

「媽媽,他們父女都已經操了。」林玉潔吃著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對林冰說了一遍。飯也吃得差不多了。

「冰妹,讓我操操你的小穴如何。」

「既來到你們家,吃了你們的飯,還不是你說了算。」林冰嗔笑著說,卻動手把衣服脫光了,將嬌美的身軀展示在陳健的眼前。

陳健不由大為讚嘆:「好美呀,冰妹,你不光臉龐生得好看,身體更動人。

我快忍不住了。」

林冰走了過去笑著說:「忍不住,就來吧。反正今天就得給你操。」伸手從皮帶下面過去抓住了陳健勃起的肉棒,「我看你剛才都已經忍不住了。」

陳健將褲子脫去,讓林冰雙手支著餐桌,把她的雙腿打開從後面插了進去,「好緊,好美的小穴,我可不想就今天操你,我要天天操你。」

「我要天天操冰姨,冰姨的小穴操起來好舒服。」

「嗯…你的雞巴好硬……好爽……只要你們願意,我天天讓你們操……喔…好美……」

「這樣好不好,乾脆爸爸和冰姨結婚好了,這樣我們一家人不是可名正言順地住在一起了。」陳靜拍著手站起來說道。

「好啊,我這樣我就又有媽媽了,而且還可以操媽媽的小穴,姐姐你太偉大了。」陳力第一個贊成。

「不知道爸爸願不願啊!?」林玉潔來到陳健的身後抱住正努力地操著自己媽媽的陳健的腰撒嬌地說。

陳健回過手來捉住林玉潔的乳房揉搓著,笑著說:「我娶了你媽媽就會有一個貌美如花的妻子可操,還順便能操你這樣漂亮的女兒。我結一次婚,帶回家兩小穴操,這樣的好事哪裡去找啊,怎麼會不同意呢。冰妹,你怎麼說。」

「反正操都被你父子倆操過了,以後還能名正言順點。」林冰一邊浪叫著,一邊說。

「媽媽,你看我現在操你另外一個女兒。」陳力撩起陳靜下面真空的裙子,把肉棒插進了陳靜的小穴。

「媽媽,小力好壞呀,欺侮我……」陳靜撒嬌地喊著。

「你爸爸不也是在欺侮我嗎……可好爽啊……我來了……我要不行了……玉潔……來……我不能做了……啊……啊……你來吧……我今天已經被操三次了…啊……喔……爽死了……」

林玉潔扶著無力的林冰向沙發走去,讓她躺在那休息一下。陳健急不可待地就在林玉潔走著時將肉棒插了進去,一步一步地走著操著,「讓我操一下我漂亮的乖女兒。」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姦淫俏媳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