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同床 人妻熟女

公司為了開發xx市的業務,將我派了過去,正好和大學時候好友剛夫婦見面。他們兩口子都是我大學的同班同學。

剛下車,就看到剛的老婆芳,我很奇怪為什麼她來接我?我剛要問,芳先開了口:" 他今天有個很重要的會不能來接妳了,特意囑咐我來的。" 我答道:"沒什麼,他有事就忙他的吧" 芳接著說:" 我做了飯,本來是準備我們3人一起慶祝的,看來今天就衹有我給妳接風了。"

回到他們家裏,迎面一桌豐富的飯菜,芳拿出一瓶紅酒說道:" 為老同學喝一杯。" 幾杯酒下肚芳的臉上浮現了朵朵紅暈,我一直覺得奇怪為什麼她一句話都不說,就知道喝悶酒,我問她有什麼不開心的,借著酒精,芳說出了剛這幾年在政府部門工作,每日應酬很多,基本沒管過這個家,每天都是喝得大醉後回來倒頭就睡,她們差不多半年沒有性生活了。

慢慢的聊到了性的話題上,酒也越喝越多,我看出芳眼裏滾燙的情慾,這是一個成熟婦人的慾望。這時候芳慢慢的走過來,做在我大腿上說道:我是不是很沒女人味"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兩片濕潤,火燙的唇就封上了我的嘴,我再也忍受不住,抱起她走向她們的臥室。我用力的把她仍在床上,方發出動人的呻吟,她渾身火燙,就像是一個情慾的風暴,我不顧一切的衝向的這個風暴的中心。

我撲在她身上四唇相接,雙手用力的在她豐滿的乳房上面揉搓,白嫩的雙乳在我手中不停的變換著形狀,芳閉著雙眼,嘴裏發出一陣陣讓我瘋狂的呻吟。

我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動,當我隔者的內褲把她高高隆起的陰阜納入掌中的時候,她整個人就想蛇一樣在我身體下面扭動,她右手伸向了我的褲檔,當我漲大的陰莖被她握住的時候,她發出了一聲醉人的呻吟。芳猛的一個翻身把我壓倒下面,將我的陰莖從褲襠裏拿出來的,芳不由得低呼了一聲。我的分身足足有17CM,通紅的龜頭有小雞蛋大。

這時候芳一張嘴將我的陰莖含進了她嘴裏,屁股向我臉移動過來,我知道她想我給她口交,我拉下的內褲,看見了兩片肥大的大陰唇,上面布滿了漆黑的陰毛,整個陰部濕淋淋的,當我撥開大陰唇後,看見一股透明的液體流了出來。

縱然我閱女無數,今天也是第一次看見這樣洶涌的愛液。這時候我聽見芳發出了" 嗚嗚" 的聲音,她在叫我給她舔。我趕緊張嘴包住了她肥厚的花瓣,芳這時發出了一聲痛快的呻吟。我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大陰唇,舌頭在芳的陰蒂上面用力的打著旋。芳已經吐出了我的陰莖,不停的在呻吟。一會兒,芳轉過身來,將我的陰莖對準了陰道。

正在這要命的時候,門鈴響了,我趕忙把她推了下來,穿上褲子,芳也很快的穿好裙子,內褲也來不及套上,幽怨的看了我一眼,趕去開門。

這時候,剛進來了,我一看就知道他喝的不少,滿嘴的胡話,我們趕忙扶著他,這時候發現芳竟然是套了一條很短的睡裙,由于扶著剛,有一半的屁股蛋露在外面,我伸出手去捏住把玩,手指還不停的伸到陰道裏抽插。

剛突然站住,對我說道:" 哥……哥們,好……好……好久……不不見了……我今天沒……時間陪妳,真……對不起,明天……明……明天我們好……好喝。" 說完又是一大篇的酒話,我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他。芳就摻了,我的手指一直在她的陰蒂上面撫摩,強烈的快感讓芳水庫裏的水越積越多,可偏偏老公又在身邊,自己正在被我侵犯,卻又是說不出的刺激。突然我感到芳一陣顫抖,大量的愛液傾瀉而出,從她的大腿內側流到了地板上。她竟然高潮了。

芳氣惱地看了我一眼,努力的平復著急促的呼吸和一陣陣痙攣的身體,幸好剛是喝醉了酒,要不然肯定會發現。

芳很快地服侍剛睡下,剛的鼾聲就像打雷一樣響起。芳飛快地來到我的房間,關上門,睡衣直接脫掉扔在地板上,撲到我懷裏將兩片櫻唇送到我嘴裏,雙手解開了我的皮帶,用力地握住我的陰莖。

我很驚訝,她的吻是那麼的狂野,很不得把我的靈魂都吸過去。手是那麼的有力,我都隱隱感覺有點痛。平時看上去嬌小可愛的她為什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慾望?難道情慾真的能改變一個人?

芳終于離開了我的嘴唇,用一種充滿慾望的聲音說道:愛我!。我一把把她抱起來,平放到床上,她的雙手任死死的抓住我的陰莖。我從她的脖子開始一直吻到她的乳房。這時候我才發現他的乳房是那樣的大,那麼的白,乳頭和乳暈全是棕褐色。

這時芳一衹手將乳房推送到了我嘴裏,我含住乳頭開始用力的吮吸,還不時的用門牙輕咬,芳的呼吸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促,全身都呈現一種嬌艷的粉色。我一衹手輕輕伸到了那淫水泛濫的陰部,拇指按在那顆已經突起差不多有一個指節高的陰蒂上打著轉,將她的整個陰部納入手掌,用掌心不停地磨。淫水通過我的手掌彌漫而出。

剛的鼾聲已經聽不見了,整個房間充滿著芳急促的呼吸和近乎于瀕死的呻吟。我分開她豐腴的大腿,讓兩片充血的大陰唇完全展露在我面前,她手握住陰莖,引導著靠近陰道的開口處。我腰部猛的一用力,陰莖瞬間全根沒入陰道內,衝開宮頸,直達子宮。

我第一感覺就是她的陰道並不是很緊,畢竟一個28歲少婦和18歲是沒法比的,但是淫水卻是我有過接觸的最多的,似乎陰莖插入了一個裝滿淫水的容器,一時間水花濺到了我的小腹上。瞬間陰道內的組織聚合上來,死死的包圍著我的陰莖,一點縫隙都沒有。我感覺整個人都被包了起來,似乎置身與一個黑箱裏面,箱四壁還不停地擠壓著我。

插入的瞬間,方一下子張大了嘴,沒有一點聲音。平躺著的上身直了起來,雙眼翻白,胸膛也停止了起伏。我第一次看見女人被我插入是這種反映,應該是我到了剛所沒能到的地方吧。

我飛快完全抽出陰莖,再猛地插進去。芳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叫聲,掙扎著抱住我的後背,將冰涼的兩片嘴唇送到我的嘴裏。我知道她是要用我的嘴堵住她的呻吟。

我雙手用力地按住她的大腿根部,以便陰莖盡可能多的進入子宮。

麻癢的感覺從她的子宮傳到脊柱,再到大腦,芳陷入了一種痴狂的境界。陰道的壓迫越來越重,我知道我堅持不了多久了。右手從後面伸到了芳的肛門上。整個肛門已經被淫水浸泡著,食指在那害羞的菊花蕾上旋著圈磨著。

當芳的菊花蕾被我玩弄著的時候,她全身一陣顫抖,用幾乎聽不清楚的聲音說道:別……別弄了……羞……我可以肯定,這個地方是剛不曾碰過的,而且菊花蕾在不停地收放,這裏一定是她的敏感帶。我要得到這個沒人用過的地方。可是今天沒這個機會了,我射精的臨界點就要到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感覺身體下面的方開始顫抖起來,呻吟和呼吸的頻率也在加快,越來越快。突然芳大叫到:來了……我來了……給我……快給我……射進來……我這時,食指猛地一下插進了她的菊花蕾。

身體上最羞恥的地方被人攻破,但是卻又是那麼的舒服,而且那個人是老公的朋友,老公現在又正在隔壁睡覺,自己卻在隔壁被他的好朋友抽插著,還讓他侵犯自己的肛門……很多的唸頭瞬間占據著大腦,羞恥,悲奮,背叛……會聚到一起。陰道的快感,肛門的快感,肛門的刺痛加到一起,形成一股澎湃的大潮,由遠而進瞬間將她淹沒。芳發出一聲如人死亡時的慘叫,然後一切歸于寂靜。

我同時感到陰道已經收的不容許我再抽插,宮頸死死地套著龜頭,仿佛在上面不停地吮吸。我再也無法忍受,大吼一聲,精液猛地射進了芳的體內。

當高潮退卻,我看見身體下的芳滿臉淚水,也許是羞恥,也許是後悔,或者是自責亦可能是滿足。我輕輕地吻了吻她,抬起身子,準備從她身體裏出來。芳緊緊地抱住我,不讓我動。別出來,求妳,讓我整夜都能體會到妳的存在和溫暖。我不由得也用力抱緊了她,直到我們彼此沒有一點縫隙。

房間裏充滿著汗液和蜜汁的混合味,芳在我體下很快進入了夢鄉,我端詳著她的臉,淚水還掛著,高潮後臉上的紅潮還沒有退卻。我心理突然感到一陣不安,她是剛的老婆,現在卻安詳地睡在我的身體下面,她的反映跟一時偷嘴的少婦很不一樣,開始衹是覺得她是一個缺少老公關心的女人,我和她做愛剛開始是衝動,和好友的老婆偷情,後面卻帶著很大的憐惜,希望她能在我這裏找會被愛的感覺。

由于這樣,整個過程中我都是以滿足她為主。可能就因為這樣被她感覺到了,在過程中我對她的遷就。我交往過的女人很多,可是沒有哪個女人的高潮來得像她今天這樣,她今天絕對不是單純肉體上的快感,衹有心靈上的空缺和肉體上的空虛同時被填滿才可能出現的,這也許就是所謂的靈慾一致吧。

想到這兒突然一個可怕的唸頭浮上腦海:她不會是愛上我了吧。不行,絕對不行,我不能破壞她們的家庭。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再發生了,我的離開他們……在我不斷的胡思亂想中,眼皮也越來越重。

五點種,手機的鬧鐘響了,芳從我身邊坐起身來,我不想看她,假裝繼續睡覺,我感覺她注視了一段時間,然後嘴唇的印了上來,輕輕一吻,我睜開一條逢,見她轉過身去,下了床,彎下腰撿起昨晚扔在地上的睡裙出了房門。

八點,我被剛叫醒了。由于昨天晚上的一場大戰,再加上自己胡思亂想就沒睡塌實,眼睛黑了一圈。剛看到我這樣子取笑道:嘿嘿,認床了吧,這麼大人走南闖北也這麼久了還認床,搞不懂妳。我苦笑了一下,心想:妳要是知道這黑眼圈是怎麼回事那妳不瘋了才怪。

芳在廚房裏忙碌著,我去刷了個牙,嘴裏還帶有昨天晚上芳下體的味道。

出來時方已經做好了一桌早餐,有荷包蛋,牛奶,面包,切好的水果拼盤以及自己做的泡菜。哎……我內心一陣感嘆,離開父母後就沒有吃過這麼好的早飯,每天的早飯基本都是在樓下的包子鋪買2塊錢的,然後一邊開車一邊吃。要是我老婆像芳就好了,我大學是怎麼沒對她下手呢?我吃了一驚,我怎麼能有這種想法,我必須要清醒過來。

這時候剛往我碗裏夾了一個荷包蛋說道:芳說妳昨天累了,專門給妳做的,要給妳好好補補。我看了芳一眼,衹見她滿臉通紅,剛也看見了,他說道:有什麼害羞的,大家都是老同學。我心理又是一陣嘆息。

這時候,剛舉起牛奶說道:昨天明蒞臨寒捨,我沒有來得及接風,在這裏以奶代酒……聽到這裏我差點把嘴裏的荷包蛋給噴了出來,罵道:神仙啊,能不能換個說法,有用奶代酒的嗎?有什麼不能,有倒是‘奶不醉人人自醉’嘛,妳們做生意的不可能沒聽過吧。說完一正壞笑。

一派胡言……別打岔等我把話說完,我以奶代酒敬妳一杯,哪天等我忙完了,我再設宴好好款待款待老同學。說完一口氣把奶給喝了。我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妳小子這幾年好的壞的沒少學啊,官腔都打倒我這裏來了。剛幹咳了兩聲,說道:習慣了,習慣了,這叫耳濡目染,單位每次吃飯都這幾句,沒辦法。

這時候芳發話了:妳不知道,有次他到我家裏,我爸表揚了他幾句,他竟然回道‘多謝領導抬愛’,當時差點沒吧我們家人笑死。我笑得無法吃進東西了。

剛一看表,說道:我得走了,遲到了,腦殼會被罵裂開不可,今天就讓芳陪著妳四處看看,了解了解情況,工作的事情慢慢來。妳安下心住在我這裏,要是妳出去租房子,那我就要冒火啊。我……別說了,啊,妳的情況組織上了解了,妳現在要做的就是服從組織安排,認真做好工作,其他的事情慢慢來……打住,打住,妳不惡心死人是不罷休怎麼的?不好意思啊,又說漏了嘴,就這樣定了別再P噻P噻的。我嘆了口氣,心想,妳不是把那火熱的肉蛋往我懷裏推嗎?

我把他送到門口,說道:平時多抽點時間陪陪老婆,不要冷落了她,女人是需要用時間來愛的。得了吧,妳怎麼變的這麼婆婆媽媽的,我現在哪有時間陪她啊,我陪領導都陪不過來。妳……好了,快回去繼續吃妳的飯,我走了。說完小跑著下了樓。我又是一陣嘆息,妳這樣老婆不偷人那是對不起妳。

回到房裏,芳已經把東西收拾好了。看我進來說道:我馬上換身衣服,然後我們去逛逛。妳有換的衣服嗎?沒有的話妳穿他的吧。我應了一聲有。

我隨便穿了條短褲,套了件T恤,準備就穿拖鞋出去。過了一會兒,芳從房間裏出來,她換了一身白色剛到大腿的連衣裙,雪白的大腿很大部分露在外面。畫了點淡裝,整個人看起來跟昨天比就不是一人,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成熟少婦的風韻。

我不禁吞了口口水。芳看在眼裏,白了我一眼說道:看什麼看,快走。

一路上,芳不停地給我介紹著這裏的情況,我基本沒聽進去,一直在想,以後我該怎麼辦?這個關係怎麼處理,是要繼續還是就此停住,繼續的話以後怎麼辦,馬上停下來對她的打擊一定會很大,可越往後越難以收拾局面。如果就此停住,要是她做出過激的舉動,那將是終生的遺憾……腦袋裏一團亂麻,我不由的想起秀才那句話:天哪,子啊,妳就行行好帶我走了吧!

走著,想著,到了中午,太陽很大了,芳問我:想吃什麼?

妳安排吧,這裏是妳的地盤。

北郊公園有家店,可好吃了,我帶妳試試?但有點遠得趕公車過去。

行,妳說去哪就去哪。

很快我們上了公車,車裏面擠滿了人,我站在芳後面,將她擋在我懷裏,怕別人擠著她,她順勢靠在了我壞裏,這時後,我感覺我的陰莖正貼著她豐滿的屁股,隨著車子的晃動在上面不停底磨著。我不由得想到昨天晚上她那雪白的屁股,沒好好把玩真是可惜了,想到昨晚,我不禁開始興奮,陰莖逐漸勃起。

芳也明顯感到我的變化,衹見她翹了翹屁股,將那根臀逢對準了我的陰莖,雖然格著短褲和裙子我仍然感到陰莖的龜頭正慢慢插到了她的臀逢裏,她的屁股一張一合地夾著我的陰莖。這時的芳滿面緋紅,呼吸急促,用手抱著扶竿,用力將屁股迎向我,不停在我身上晃動著。

我也是慾火高漲,剛才那些想法通通扔到一邊山上去了。我將右手伸到她裙子裏面在她渾圓的大腿上來回撫摩,但是就是不碰她的陰部。芳的反映越來越大,屁股不停地往我身上頂。

這時,我感到手上流來一股溫熱的液體。我真的想象不到,一個女人的蜜汁竟然會多到這種程度,浸透了內褲,一滴一滴的滴下來,我將滴到手上蜜汁塗在她的大腿上,就像塗防曬油那樣不停的來回撫摩。我湊到她耳朵邊上:妳出水了。芳用力地將嘴湊到我耳邊用一種可以膩的可以把我化掉的聲音說道:還不是妳使壞。

我用力將她的內褲拉倒右邊大陰唇與大腿的溝漕裏卡住,將兩片肥大的陰唇納入手掌。就女人的身體而言,我最喜歡的部位就是大陰唇了,每次和女人做愛,我都會認真品鑒它。昨天由于太興奮了,而且可以算是她在主導,我沒好好玩,今天我要補回來。

她的整個陰部就是一個字——肥,長長滿陰毛的陰阜到兩片大陰唇都是我所遇到過的女人裏最肥大的,她夏天應該不敢穿那種緊身的運動褲,否則可以很明顯地看到陰阜高高的突起以及大陰唇形成的陰溝。

我的手在上面繼續探索,她的大陰唇閉合的很好,看來剛確實不經常用,在兩片大陰唇之間陰溝裏右邊一片小陰唇微微探出個頭,就像一個害羞的姑娘朵在在門裏窺視自己的情郎。現在整個陰部由于我的撫摩帶去的蜜汁就好象在油裏泡過一樣無比的的絲滑。

這時芳用那膩死人的聲音又在耳邊響起:我覺得我們好變態啊。我手上動作不停,最湊到她耳邊說:怎麼變態法?

就想小說裏寫的公車性交一樣

啊!!妳還看這些小說?

剛他辦年多沒碰過我,每次我都是看著小說再……

我太吃驚了,想不到方竟然會看著黃色小說手淫。

她繼續再我耳邊說著:每次看到公車小說我都很興奮,丟的也特別快,但總是覺得是虛構的,想不到這樣的事真的會發生。

她一邊說,我一邊換著方式,手改由從她跨下穿過去,手掌抵住陰道口,無名指和中指撥開她大陰唇的頂端,將那顆探出頭的陰蒂夾在中間,來回挫著,食指和小指則把她的大陰唇上下擠壓。大拇指伸到她的肛門上,用力地來回揉著。我故意不去碰他的陰道裏面,因為女人的性高潮可以分為陰蒂性高潮和陰道性高潮,我要讓她體會不一樣的快感。

芳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她埋著頭,用力的閉著嘴,眉頭綜在一起,全力抵抗著快感帶來的呼喊慾望。

我無名指和中指的指甲稍微用力地刺在她的陰蒂上,就像拉鋸子一樣來回拖動。

這是我發現一個離我們最近大概15歲左右的穿校服的女孩看著我們,她滿年通紅,胸膛不住地起伏,她的眼睛死死地叮住我在方裙子裏動引起的起伏,她可能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場面,雙腿夾的很緊,並且大腿根不住地摩擦。

我將嘴巴湊到方的耳邊:我邊上的小女生看著我們呢?

芳趕忙將頭轉過去,正好和小姑娘四目相接,我看到小姑娘眼裏的吃驚和害羞。

然而芳的反應更大,這樣的場面一直被人注視,無異于當著別人做愛,恥辱,羞慚一股腦的出現在心理,可是這種感覺去和快感融合在一起,將她推向頂峰。

芳一把抓住我的大腿,再次把嘴湊到了我耳邊:我丟了……我真的丟了……

相信這句話小姑娘也聽到了,她發育並不完全的胸膛突然劇烈的欺負,雙腳死命夾緊,大腿用力地摩擦。也許小姑娘在芳的帶動下達到了人生第一次高潮。

高潮像洪水一樣向她襲來,她全身不停地顫抖著,我另一衹緊緊的環抱著她,免得芳支持不住倒了下去。她的肛門和陰道仿佛產生了一種吸力,想把手掌和拇指吸進去。我用力地將拇指按在她的肛門上,讓她的高潮來得更猛烈些。陰道流出的蜜汁滑過我的手,一滴滴掉到車地板上。

足足過了兩分鐘,她才緩過來,無力的靠在我懷裏,我慢慢抽回手,故意將手放在她臉上擦試,很奇怪她並沒有反對,我問她為什麼不反對,她用那雙大眼睛看著我,我看見裏面充滿著濃濃的愛意。輕輕說道:我是妳的,妳想怎麼都可以。說完,伸手摸了摸我仍然插在她臀縫裏,鋼硬如鐵的陰莖根部小聲地說:下車到公園裏我來幫妳。我心理不由得一熱。

車上的廣播響了前方到站北郊公園,要下車的乘客請到後門做好下車準備。

這時我準備下車了,我將放在芳臀縫裏的陰莖拿出來,我一看小姑娘眼睛正直直的看著,突然她發現我正看著她,趕忙將臉和身子轉向另一邊。我悄悄地湊到她耳邊:剛才看著過癮嗎?小姑娘明顯身體一震。芳在後面吃醋地打了我一下,以女孩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別去逗小女孩,人家還未成年。

車停了,我牽著芳下車,故意將還是勃起的陰莖往小姑娘屁股蛋子用力地頂了一下。小姑娘發出啊的一聲,我帶著壞笑敵對她說聲對不起,我見她脖子都紅了。

這時背上又被芳用力地打了一下,我回過頭,看見方滿臉醋意地瞪著我。我趕忙拉著她快步走下車去。

盛夏的中午,陽光強烈,可卻沒有我跨下慾望的熾熱。

這是一個郊區的公園,與其說是公園,還不如說是一片原生樹林。和大城市的公園比起來,顯得荒涼了很多,基本上沒有人為的東西加在裏邊,給人一種天然去雕飾的感覺。再加上是中午,烈日炎炎,就更沒有什麼人了。

我拉著芳加快速度往樹林裏走,一路上聽到芳急促的呼吸聲,不知道是因為速度太快她跟不上,還是想到一會要在樹林中的大戰心情蕩漾。

終于來到一棵大樹下,我環視了周圍,樹木比較豐茂,地上的青草也很茂盛,是個野戰的好地方。

我一下把芳拉進我懷裏,芳剛發出一聲呻吟,嘴唇就被我堵住了,她伸出手環著我的脖子,忘情地和我激吻。我感覺芳的體溫驟然急升,仿佛超過了烈日的溫度。如同一個火球要將我融化。我伸出手去,一衹用力地抓上豐滿的乳房,一衹伸到她裙子裏,探索她那隔著純棉內褲的幽泉。很快,一股爽滑的清泉又流到了我的手上。

我趕忙將芳放倒,像一個將被渴死之人一樣,迫不及待地將它吸如嘴中,舌頭不停地往泉眼裏伸,希望能多吸一點。我將肉棒移向芳的臉,芳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將它從短褲裏掏了出來,也許離的太近,而且肉棒如鐵一般堅硬,芳竟然沒有抓穩,一下打道了她臉上,我聽見芳發出一陣動人的呻吟。然後我就感覺肉棒被芳含了進去。

芳靈巧的舌頭在龜頭上不停地打著旋,時不時還用牙齒輕咬一下。

這時芳吐出龜頭對我說道:它在漲大。妳射我嘴裏吧。

我真想不到芳竟然會給我口爆。很多女人特別是人妻是很反感口爆的,因為她門覺得精液的味道很難受,我以前上的人妻,她們來月經我想要的時候她們也就是口交,當我要射的時候拿手給弄出來。就算是很開放的那一個也就是射臉上。衹有那種小女生不怕。想不到芳竟然要求我射到她嘴裏。可是我並不是很喜歡口爆,就像吃飯一樣,口爆和內射結果都是射了,但是口爆就好比吃的是素,都是飽了,可是沒油水,總有點意由未盡的感覺。

我說道:嘴巴是妳來月經是射的,現在我要射陰道。

芳呢喃著:妳好壞。

我猛地轉過身來,怕在她身上,用嘴含著她的乳房,握住已經被芳吸的漲到極至的陰莖就往陰道裏捅。突然龜頭傳來的感覺是濕潤的棉布,而不是柔軟的陰道內壁。

芳嬌笑道:急色鬼,內褲還沒脫呢。慾火使我變的憤怒和沒有耐心,在這緊要關頭,擋住我的都要被消滅。我用力拉著內褲的檔部,想把它撕裂,芳驚叫道:別,別撕……啊……啊……" 她話音還沒落,衹聽見撲的一聲,芳可憐的小內褲已經被我撕開,緊跟著粗大的陰莖全根破體而入。剛才公交車上的陰蒂性高潮可能就像是我的口爆吧,衹有陰道接受陰莖的衝擊那才是滿意的。所以當我一進入,芳就發出強烈的呻吟。

我毫無憐惜地進攻著她的子宮,我知道,她這種年紀的少婦,那種如沐春風般性交根本不能滿足,她需要如同今天太陽一般熱烈的瘋狂,甚至可以是摧殘。

芳的呻吟聲一浪高過一浪,間歇也越來越短,當呻吟聲連起來的時候,芳的高潮到了。我一把樓著她的屁股將她抱起來,用力地抵在那棵大樹的軀幹上,下體仍然如同狂風暴雨地抽插著。

這時芳叫到:不要……我不要……這個樣子……好……討厭……好酸……好麻……快……快……放我下來,我……好難受……難受……啊……妳磨的……小……小……豆豆好……難受啊……

我根本不理她,仍然猛烈地衝擊著子宮,小腹更是用力在她陰蒂上面磨著。

快……快……放我下來……我要尿……

什麼?我故意問道。求求妳……放我下來……我要尿出來了,好像尿啊……怎麼會這樣?這種體位男人的陰莖很容易摩擦著女人的G點,G點受到摩擦,很容易的就會導致女人小便失禁。我要得就是這種效果。

求……求……求妳了,我要死了,我真的忍不住了。那我就給妳把尿吧。

我退後一步,雙手把她抬高,然後將她轉了個身,手拖住她的大腿,分成一字型,將她的陰唇完全暴露在陽光底下,然後從後面插入她的陰道裏。

剛剛退卻的尿意隨著插入再次涌起,而且比剛才的來得更快,更猛。芳雙手捂住我們正在結合的部位:不要這樣,不要,我覺得我們就想野獸在……在怎麼?在……在……交配!

當說出交配這兩字的時候,不由得大聲呻吟了一聲。女人的性慾很奇怪,和自己的羞恥感結合在一起,當她們感到越是羞辱的時候,高潮越是來得猛烈。放開手,快,讓我們正在交配的生殖器暴露在空氣中。我越說的原始露骨,她的感覺就越是強烈。果然她放開了雙手。

看,我們結合的地方是什麼樣?告訴我。

芳用力的埋下頭,盯住我們結合的地方斷斷續續地說道:我看見一條……一條……好大的陰莖,插在我的陰道裏……把大陰唇給擠到了兩邊……它好大……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尿出來了……啊——!

隨著一聲近乎死亡的慘叫,她全身緊繃,脖子拉長,嘴裏張著,卻沒發出一點聲音,呼吸也停了。一股金黃色的尿液如同爆管般噴涌而出,射出3米遠,持續了至少10秒鐘才停下。

隨著芳尿道的失禁,陰道內開始猛烈地收縮,身體也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不停地起伏著,我的陰莖已經脫離她的陰道。我注視著芳的表情,她的意識已經進入了迷離狀態,眼睛已經向上反白,口水順著嘴角流著,芳的尿液還一陣一陣的噴出一點……又過了半分鐘,芳回過神來,喘著粗氣,說了一聲:" 明!我死了嗎?" 說完一把捧著我的臉,濕潤的嘴唇使勁吻到我的嘴上。用手捉住我堅硬的陰莖又塞進了她的陰道裏。

芳的陰道還在不停的收縮著,宮頸也不停地擠壓著龜頭,我的陰莖感覺到強烈的快感傳來,我知道要射了,快速地猛烈地插了二三十下,用力地將陰莖頂住宮頸,大吼一聲,將精液射進子宮內。隨著我一股股的噴射,芳死死抱著我,不讓我們的身體分開。

隨著激情慢慢淡去,芳坐在我懷裏,將頭靠在我的胸膛上。我雙手隔著衣服撫摩著她的雙乳。芳嘆息一聲說道:妳太壞了,竟然要我說出那麼放浪的話。

說出來是不是很舒服?

芳低下頭嗯了一聲,我手伸進裙子,輕輕地撫摸著她滿是蜜汁的花瓣。芳又是一陣顫抖。

別摸好嗎?麻的很。我剛剛好像就要死了,我真的以為真要幸福的死了!

我縮回沾滿蜜汁的手,放在在鼻子聞了聞。開玩笑的說好騷的味道。

芳半輕不重打了我一拳,嗔道:還不是妳弄的,把人家好好的內褲撕爛,現在人家坐在草地上,要是那些螞蟻之類的爬進去怎麼辦?

不會的,那麼滑,根本站不穩,再說螞蟻也不傻,掉進去就得淹死。

妳……"一陣粉拳落在了我的胸膛……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