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裡,繼父上了我 經典激情

初夏。清晨。

天氣悶熱,帶著熱浪的空氣中夾雜著潮濕,每天醒來的時候都會感覺身體膩膩的,所以每天清晨起來之後,先得洗洗澡,尤其是今天……  嘩啦啦的水聲充斥在浴室裡,水順著身體,沿著起伏的曲線慢慢流下,洗刷著身體上情慾的味道。

低下頭,看著胸前飽滿挺翹的一對,上面還有他親吻的痕跡和高潮後的潮紅,硬挺的乳頭如同雨後的櫻桃,飽滿而潤澤。就連乳暈都是粉嫩的顏色。

抬起雙手輕輕揉捏著胸部按摩。胸部腫脹未消,有點疼,大概剛才他太用力了。這嬌嫩的身體還是承受不住他的征伐,一旦沉淪便忘記了所有,疼痛也都變成了如潮般的快感。

水線擊打在身上,可是腦袋裡渾渾噩噩的想著剛才發生的旖旎,腿還有些酸痠軟軟。黏黏糊糊的有些難受的地方,用水清洗著,用手指在花瓣中緩緩的揉搓著先前被他的肉棒摩擦的發紅的地方,還有慢慢溢出的液體。

可是當手撫摸著自己的下體時,竟然覺得如同他的大手在哪裡不住的揉搓,讓我又一次氾濫了,忍者心裡的那團慾火,低聲呻吟著用手指撥開兩片花瓣,仔細的清洗了一下,把手上沾惹的蜜汁也盡數沖洗乾淨,才開始拿起洗髮水到出一點到手心,可是,那一團乳白,又讓我想起了剛剛噴射到我乳房上面的他的精華,同樣的一團一團,從哪如火一般滾燙,如鐵一樣堅硬的肉莖裡噴射出來,擊打著我的乳肉然後濺開,連嘴角都沾上了一些,我不自覺的有深處舌頭,在自己的嘴唇上面舔舐了一下。

似乎那帶著栗子味道的液體,餘味猶在。凝視片刻,我已經羞紅了臉頰,急忙把洗髮水塗抹在頭上,然後揉開。心裡卻是在想著,某一天,他也會如此待我吧。用那一團團的液體,在我的頭上散開,然後揉搓到髮梢,想到這裡,我又抑制不住的濕潤了。

閉上眼睛一邊在腦海裡面回憶著剛剛發生的畫面,一邊在頭上揉搓著泡沫,淡淡的洗髮水味瀰漫開來,遮掩了我身體裡面流出來的淫慾的味道。當泡沫被搓均勻之後,低頭有沖洗了兩遍,這才睜開有些澀澀的眼睛。把濕漉漉的頭髮用毛巾裹住。對著鏡子,欣賞著自己的美體,自戀的低頭托起乳房想要親吻,卻只差寸許,唉,看來這裡只屬於他罷。

拿起香皂,我最喜歡力士淡淡清香的味道,沾了一些水在身上慢慢將香皂摩擦著,然後在陰毛上面重重的打了幾遍之後揉搓起來,手指不自覺的觸碰到那還未消腫的痘痘,偶爾讓身體也隨之痙攣一下,低聲的沉吟,伴隨著陰毛上面被搓起的泡沫逐漸濃重起來,忍不住再一次用手在胯下撫摸了起來。直到手上的泡沫淹沒了那裡。

滑滑的身體再用泡泡浴巾搓搓,會出來好多泡泡,我調皮的吹著泡泡玩。

鏡子被浴室裡散發的霧氣遮住了,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

浴室的門被輕輕推開一點縫隙,是他。

他伸進來一顆腦袋調皮的對我說「我們一起洗吧」。

沒等我同意,赤裸的身軀已貼近了我。在霧氣朦朧中他的身影也有些模糊不清。可是卻是那麼的熟悉。

「我都洗好了,你現在進來又把我弄髒了」我低著頭伸手去推他,嬌嗲的聲音裡有些不滿。

自從媽媽那次出差在外,身為繼父的他強暴了我之後,每次媽媽不在家,他都會放蕩不羈肆意淫慾我~~從最初的反抗,到如今的享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經在這條路上沉淪了下去,可是心卻早已經陷入了他的懷抱。

他那有點糙的手掌已覆蓋住了我的飽滿,捏住了兩粒肉珠開始慢慢揉搓,耳邊低低的聲音響起「我不管,我就要和你洗」。呼吸的熱氣吹拂著我的耳廓,讓我的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顫慄起來。

情慾,又一次蔓延。

我扭過頭來,尋著他的唇瓣,狠狠的咬住,吸吮,用舌頭在他的口腔裡面搜刮著,舔舐著。鼻息凌亂,卻不願放開。他熱烈的回應著,舌頭粗暴的伸到了我的口腔裡面來,糾纏著我的舌頭,在我的牙齦上面來回的舔弄著,口水沿著我倆的嘴角流出來了一絲絲,也分不清是我的,還是他的。我發出嗯嗯的喘息聲,而他的身體則緊緊的貼著我的光滑的後背,下面的哪一跟肉莖在我的臀溝裡面不住的跳動著,用最前面的堅硬不住的摩挲著我那已經濕潤了的花瓣。

他從背後摟向前不斷撫摸我身體的雙手,手裡的蓮蓬被我捨棄了。反過一隻手撫摸上他的發絲,揉搓著那短短的頭髮,手掌傳來癢癢的感覺讓我的身體也不住的扭動起來,用身體上的泡沫把彼此的身體弄得更濕滑。

另一隻手伸到了背後,沿著他的臀摸到了我們緊貼著的地方,手不小心觸碰到他的熾熱,讓我更陷入了他製造的迷情裡。

一個轉身更貼近了他,彼此糾纏的身體,嘴巴裡溢出的嗯嗯啊啊都在訴說這一場男歡女愛。

「滑滑的是不是?有些奇怪」我嬌喘著問他。

「沒,很喜歡這味道」他的粗喘的聲音就像充滿魔力的魔咒讓我淪陷。

他的雙手撫摸上我的臀,一根手指輕輕往臀部裡面勾勒,撫摸,帶出來絲絲滑膩。然後塗抹在我的胸上,輕輕一點後在抬起時,竟然拉出一根晶瑩的絲線。

我嬌羞的低頭看著那絲線在我的乳頭和他手指見拉長,崩斷,彷彿感覺到了那絲線輕輕彈回的觸碰。

唔……不要……爸……  他急忙伸手摀住了我的嘴巴,在我的額頭上親吻著。「不要這麼叫……」我點著頭,看著他的眼睛,從那裡,我看到了愛憐和……慾望。

他的手又重新覆上了我的翹臀,在那裡摩挲著我的臀肉,然後慢慢的沿著臀溝探索著,手指在溝壑中來回的撥弄著。

我的頭輕輕靠在他的胸口,嘴裡喘息著,呻吟著,任由他的手指跳躍在幽谷裡,「好多水了~」,他又在啃咬吸食我的耳垂,我的身體微微顫抖。

有些不服輸呢,我的嘴巴狠狠的在他胸口吸食他小小的乳頭,舌頭靈活的在那粉紅上轉圈,伴隨著那小小的凸起突然間的挺起,他的嘴巴裡溢出了舒服的哼哼聲。

繼父手裡的動作越加的放肆~跐溜,一根手指進去了,「啊~嗯~」突如其來的異物進入,腔道里面一緊,讓我不自覺哼哼出聲,雙腿不由自主夾緊。

「壞蛋~~」我悶哼出聲,嘴巴在他的胸口吸出了一個小小的吻痕,而他的手指越加瘋狂的律動。手掌摀住了我的陰阜,一根手指攪弄著,抽動著,伴隨著他的抽動,手掌也揉著我的肉唇和小痘痘,一陣陣快意從那裡傳來,竟然分不清到底是那裡了。

踮起腳尖吻上他,舌頭肆意撬開他的唇,瘋狂的吸食他的舌頭。他的回吻也越加熾烈。

他把我轉身壓在了洗漱台邊,他的熾熱就在我的身後,一個挺身他就能進入的,可是此刻他卻並不著急。

我的手,被他抓在手裡支撐在洗漱台上。

他撿起掉在地下的蓮蓬,溫熱的水流過我們緊貼的身體,「我怕你冷呢」他有些微喘的聲音在後背響起,還真是個細心體貼的男人。

「不冷,很溫暖。」我趴在洗漱台上,用手慢慢抹開鏡子上的水霧,鏡子裡一對赤裸的男女,女子趴著,屁股微翹,而男人則站立著緊貼著女子,手裡的蓮蓬正洗刷著彼此身體上的泡沫。

可是,他微微晃動的身體卻在說明他此刻更想做的是別的事情。「我看到你了,你在鏡子裡」我嬉笑的對他說到,他抬頭遍看見了鏡子裡的我們。丟下手裡的蓮蓬,他的唇肆意侵略我的裸背,一隻手掌又一次撫摸上我的幽谷,被他帶起的陣陣情慾,我忘情的呻吟。

「說要我,我就給你」他的口氣有些命令,此刻,我是他手裡待宰的羔羊。

「我要,要你,要你進來」我喘息的有些求饒的聲音。

鏡子裡,我看見他蹲了下去,「啊~」。

我看不到他的樣子,只能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嘴角還流著一絲熱吻之後的口水,頭髮散亂著翹起屁股,而那個男人的手正扶著我的屁股,用舌頭撥開了臀溝。

敏感的花瓣被柔軟而濕潤的他撥開了,那裡的嫩肉被他含到了嘴裡,一邊吸吮著一邊發出吱吱的聲音,偶爾那寬大而長的舌頭從下面的痘痘一直舔到我的菊花,就會讓我身子顫抖著發出高亢的呻吟聲。

「啊……不要……舔了……嗯~嗯~流水了~」他抓緊了我的屁股,用力的掰開,將舌尖伸到了我的花穴裡面,舔弄著早就翻開來的嫩肉,我知道,那一團粉紅現在正在他的唇間被細細的抿著,舌頭卻開始了抽插的動作。

我抬著頭,啊啊的呻吟著,甚至連自己都可以感覺到他的鼻尖正頂著我的菊花蕾上面,伴隨著他舌頭的抽插不住的撞擊著那裡。

「唔……不要……老公……爸爸……不要啊……」我嘗試著扭動屁股,卻一次次的讓他更加用力的進入撞擊,他的大手捏著我的臀瓣,糾正著我的動作,讓每一次的擺動都成為他進入的契機。

花唇翻張著,我的手也伸到了那裡,隨著他的舔弄,瘋狂的揉搓著肉粒,咕嘰咕嘰的水聲夾雜著我的呻吟以及他粗重的鼻息。在浴室裡面來回的飄蕩著。

【父篇】

我看著鏡子裡面的女孩,頭髮上面沾著的水珠還在沿著髮梢往下滴落,她柔軟的身子此刻火熱的如同剛從熱水裡面撈出來的牛奶一樣,濕潤而滑膩。

我雙手扣住她胸前的雙峰,一對蓓蕾在手指間變得挺翹而堅硬,手掌下略微溫熱的感覺讓我更加的急不可耐,低頭親吻在她光滑的脊背上面,唇瓣在肌膚上面吸吮去未曾擦乾的水跡,發出吱吱嗚嗚的聲音。她的身體微微顫抖著,每一次的親吻都會讓她如掏如醉般的顫慄,一如往常。

身下的硬挺在她的臀縫中間摸索著,用自己的火熱點燃她那條迷人而騷浪的溝壑中的慾火。

「嗯……給我……」身下的夢夢似乎在夢中呻吟一般的輕聲呢喃著,一雙手伸到身後來反摟住我的腰,「快……啊……夢兒……」我的一顆心都彷彿要融化了一樣,下身感覺到了夢夢兩腿之間的顫抖,和那泡沫也洗不去的風情,哪裡早就已經泥濘一片如汪洋大海般待我雨露甘霖的播撒了,我怎能放過如此良機。

捏著乳頭的一隻手,沿著她的腰身蔓延下來,劃過臀瓣,沿著溫柔的曲線一直向下,最後向上一兜,整個手掌捂在了她那火熱的所在,毛叢柔軟,揉瓣濕潤,那溫柔鄉里早已經溪水潺潺盈盈欲滴了。

「啊……不要……摸……操進來……啊……捏……」手指撫弄開兩片肉唇,在中間撥弄著嫩肉,早已經濕潤的手指被潤濕成了從水裡拎出來的一般,微微腫脹起來的肉唇滑膩膩的幾乎不能捻住,就連大腿根上都是水撈撈的沾滿了蜜汁。

她抓住了我的巨棒,牽引著我「唔……不要挑逗……我了……快啊……」我戲謔的在她脖後的發際上輕吻了一下,然後叼住了她的耳垂,熱氣灌到她的耳朵裡面,幾乎瞬間我就發現她的臉色更加的紅了。「快點做什麼?我們有的是時間啊……」我含混的說著,用唇抿著她耳垂的肌膚,舌尖在邊緣慢慢的舔弄著。

「啊……不……要……快操……我……」她大聲呻吟著,手上用力的拉著我的巨棒對準了自己的縫隙。

蓬門大開迎巨棒,玉徑猙獰探溫柔。

我身子一挺,蘑菇頭在玉門輕點,她唔的一聲,鬆了手,然後就聽到噗的一聲。

「啊……」她的頭猛然一昂,身子都如倒弓一樣的彎曲了起來,翹起的臀和後背畫出一條迷人的曲線,伴隨著這一聲呻吟,屁股也猛然向後迎合著。

深深的進入,探觸到深處的花心,慢慢的拔出,棱角刮蹭著嫩嫩的肉壁。

剛剛還摸著她濕潤花穴的手,伸到了她的唇邊,她張開嘴,香舌微伸,纏繞上了沾滿了花蜜的指頭,和口水摻雜在一起被她的紅唇包裹起來,不住的吮吸著,鼻腔裡面發出了嗚嗚的呻吟聲。

另一隻依舊在酥胸上面撫弄的手掌,一邊在乳根上用掌緣按摩揉動著,拇指食指已經捏住了一顆蓓蕾在指間捻動,鏡子裡面的女子,鬢髮散亂,水滴依舊沿著髮梢滴落,一張俏臉,滿是緋紅,唇中含著一隻沾了自己蜜汁的指頭如同在吮吸著棒棒糖不忍張口,乳峰微微垂著,隨著我的進出不住的晃動著,就連原本白皙的身體都夢上了一層誘惑的粉色。粉色上面有被燈光暈出來的點點晶瑩,也不知是水還是她興奮的汗水。

「啊啊……快點……操……」我抽回手,兩隻手按住她的肩膀,狠狠的按在了洗漱台上面,一對脹大了起來的乳房被壓的如同白面團一樣貼在那裡。這樣,她的屁股更加的翹起,我甚至可以看到後庭菊花都在微微蠕動著,如同吐泡的魚兒。

她的花穴大開,迎合著巨棒的進出,肉唇在巨棒的進出間被帶的陷入翻出,邊緣上帶著泡沫圈住了那隻帶給她快了的肉柱。

一對毛蛋搖晃著撞擊著她的前庭,偶爾撞到前面的豆豆時,她都會不自覺得身子一顫,就連花穴都會隨之一緊,夾的我幾乎忍耐不住。

「啊……舒服……死了……快點……深點啊……我……嗯……要……來……  啊……「夢夢猛然間身子扭動著,屁股拚命的向後挺動迎合著我的進出,啪啪的聲音在浴室裡被鏡子來回反射著不絕於耳,給她的浪叫作著和聲。

我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狠狠的刺入進去,把裡面的蜜汁都擠出來了大股。

「啊……操壞……了……嗚嗚……不要啦……啊……快點……啊~啊~啊~……」隨著啪啪的聲音,她的呻吟聲更加的高亢了,花穴不住的抽搐,身子也隨之一僵,我急忙來了幾下衝刺,最後一下狠狠的頂在了最裡面,然後腰眼一麻…  …  火熱的精華噴射到了她花穴的最深處,隨著巨棒在一翹一翹的噴發,她的身子微微的抖動著,突然我覺得一股熱流沿著我的毛蛋緩緩流下,沿著大腿淌到了腳面上面。

她終於不再呻吟,只是低沉的喘息著,我匍匐在她的後背上面,任由巨棒在她的花穴裡面變軟然後被擠壓出來。

「寶貝。」「嗯。」「舒服了麼?」「嗯。」「我們洗洗吧。」「唔,不要,」

「為什麼?」「那裡疼,洗洗你又要弄了。」「……」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六年級女生浴室
辣媽的豆腐日記
初夜的故事
我老婆的趣事
白毛女老婦版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