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夜操表妹—怡雯 經典激情

怡雯18歲

昇宏22歲

=======================================================
雖然表兄妹之間是不能有任何越舉想法的,但是我的表妹太漂亮了,

讓我這個雄性十足的男人不能不有想法。

我的表妹怡雯五官亮麗,有著白玉似的肌膚,細嫩紅潤,

纖細的柳腰,氣質的外型,一頭又直又長的秀髮,顯得格外的飄逸動人,

鼓鼓的美臀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那銀玲般的聲音,真叫人魂牽夢縈。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終於可以一親怡雯表妹的芳澤。

還記得那年,正在外地讀書的我,得知表妹也考上離我學校不遠的大學,

所以我就常常約她出遊,甚至是當年的跨年晚會。

[開始倒數—-十,,,九,,,八,,,七,,,]

響徹雲霄的倒數聲,我帶著表妹到了商圈參加跨年晚會,

怡雯踮起腳尖興奮地張望。

[六,,,五,,,四,,,三,,,二,,,]

就在倒數結束最後一秒前,我從後方摟住了怡雯的細腰,讓她的背納入我溫暖寬闊的胸膛,

[新年快樂──]眾人齊聲高喊新年快樂,璀璨絢麗的煙火隨之躍上黑幕,為天際灑上晶晶亮亮的金粉。

她望著我,眼眶的淚激動地滑落,下一秒,她的唇便被我封住了。

在這樣群情激昂的氣氛下,就算身邊站著的是不認識的人,也都忍不住想給對方一個微笑、一個擁抱,

更何況是自己迷戀的小表妹,排除萬難我也要將她擁入懷裡,

我無法壓抑這份衝動,顧不了兩人之間的親情,我只想吻她,深深地吻她,讓她知道我有多麼地愛她。

我明白怡雯心中的悸動不亞於我,一顆懸在半空中的心讓她不去想,也無心思想應不應該、可不可以,

這樣緊緊地被我抱著的感覺,在寒風中為她帶來安全感。

那些是非對錯,以後再說吧。

儘管萬般不捨,我還是離開了她的唇,忍不住又輕啄了一下,然後指向天際:

[怡雯,妳看。]順著我指尖的方向望去,她驚歎。

如果不是站在這片天空底下,如果不是親眼見到,再怎麼聽人形容也無法深刻感受這份驚心動魄的美。

表妹靠著我胸膛,我靜靜地記住這個刻,

這是我上大學以後的第四個跨年煙火,也是表妹的第一個跨年煙火。

晚會結束,人潮散去,

我帶著表妹到我的租屋處續攤。

[乾杯,新年快樂。]我豪邁地一口飲盡杯中的啤酒,用袖口抹去嘴邊的白色泡沫。

怡雯看得目瞪口呆:[哥,,,你平時都這樣喝酒?]

我也沒催她喝,她偷偷地小口啜著那泡沫豐富的淡黃透明酒液,

泡沫覆在她的唇瓣上,喝一小口便用食指仔細擦乾唇邊。

冰冰涼涼的,很解渴,在這寒涼的冬日裡,特別刺激感官。

喝了幾口,很麻煩,她索性也學我,手一抬,頭往後仰,咕嚕咕嚕地大口將酒灌進喉裡。

[咳、咳,,,]一不小心便嗆到了,酒噴了一地。

[哈哈──]她那些小動作,我全看在眼裡,

[喂──]她拚命拍胸口,瞪我一點也不知憐香惜玉,不安慰她就算了,居然笑得那麼樂。

[這樣喝很過癮吧!多練習幾次就會了。]

她不應我,不過,是真的很有趣。

她總是優雅的,無論坐、無論行,無論說話語氣還是笑聲,這是姨丈、阿姨從小對她的教養,也是習慣,

身邊的人待她都是溫和輕言,沒人像我,如此魯莽。
夜漸漸深了,啤酒也一罐一罐地被捏扁了,拉開最後一罐啤酒,分別倒入兩個杯子內,

我對怡雯講了很多大學好玩的事,讓怡雯這大學新鮮人聽得津津有味,

怡雯:[第一次心情那麼愉快!上大學真好玩!]

我:[愉快?那約定了,以後咱們就是酒伴,有空就約出來喝個幾杯,亂哈啦,聊些八卦。]

怡雯:[好啊!不過,,,你幹麼盯著我?]

微醺下,兩人聊開了,這令她有一種解放後的輕鬆,

[沒什麼,我只是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麼事?]

[現在,我可能沒辦法騎車送妳回去了,如果不怕的話,在這裡瞇一下,明天早上再回宿舍?]

她想了下,知道酒後騎車危險,白天也累了一天,乾脆就留下來過夜了,

怡雯:[那喝完這杯就睡覺吧!]

我:[好啊,可是,我宿舍就只有一張床,沒關係吧?]

[有關係也來不及了,我又不知道怎麼回去。]她聳聳肩,什麼都不去考慮了,

[好,最後再乾一杯,謝謝妳陪我度過一個美麗的夜晚。]

[我也是,謝謝表哥。]她微笑飲酒。

多麼不可思議的夜晚,她和我,竟從表兄妹的關係,變成可以把酒言歡,同床共眠的「酒伴」?

怡雯脫小外套,爬上我的床,鑽進厚重紮實的大棉被裡,

跟著,我也解開襯衫鈕扣,僅剩一件灰色緊身內衣,邊喊冷邊縮進棉被裡。

我們兩人面對面,望著,又新奇又壓抑,這對她、對我,都是很不一樣的感受。

她從沒試過和一個男人躺在床上,蓋棉被純聊天,

我也不想驚嚇她,不想破壞此時和諧的感覺。

[要不要關燈?]我問。

[嗯。]

我裹著棉被,爬起來關上了房間的燈,四週一下子陷入黑暗。

待眼睛適應了黑,銀白皎潔的月光從床邊的小窗子透了進來,映入兩人眼底,一閃一閃的。

[噗哧,,,]她偷笑。

[笑什麼?]我問。

[好奇怪,,,我竟和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還是自己的表哥!]

她將棉被拉到下巴,沈甸甸的,很暖,也很有安全感。

[快睡。]我從棉被裡伸出手,揉揉她的頭髮。

[嗯,晚安。]她聽話地閉上眼,嘴角還掛著笑。

雖然貪看她那晶瑩無瑕的美麗臉龐,我也命令自己快點睡,以免一時獸性大起,

玩了一天的活動,也喝了不少酒、說了不少話,可是我卻睡不著,

朦朧中,感覺怡雯翻了幾次身,似乎睡得不安穩,

而我也是,如此美麗的表妹睡在身旁,我又怎能甘願睡著,

那整晚,我不知是喝了酒後,血液循環變好,還是因為表妹的關係,

讓我的下體始終充血發硬,我感覺到陰莖就像是隻被火烤後的炙熱鐵棒,

恨不得趕緊澆上冷水降降溫。

我稍稍睜開眼,發現怡雯眼睛張得大大的,望著天花板發呆。

[睡不習慣?]我沙啞問道。

她偏過頭看我,不好意思地笑笑:

[有點,,,不過,已經很累了,等一下就會睡著了。]

我用低沈性感的聲音,維持不動的姿勢,淒淒地勾起唇角對她說:

[怡雯,,,阿姨怎麼把妳生得這麼美?]

對她,我已經不是表哥和表妹如此單純的關係,我大臂一攬,

她毫無招架之力地倒在我的懷裡,我順勢用腳鎖住她的雙腿,讓她動彈不得。

這姿勢太親密、太曖昧,太引人想入非非,

我唇角微微一勾,盯著她閃爍的眼眸。

[表哥,,,你,,,你在做什麼,,,]她問話問得很虛軟,像是早已明白我的意圖。

我:[那麼妳又在想什麼?想得耳朵都紅了?]

[哪有?]她摀住耳朵,此地無銀三百兩。

我又將臉往她挪近了些,陣陣的熱氣包圍了她。

她將雙手抵在我的胸膛上,以防我更貼近。

[妳難道對表哥沒感覺?]我問,用性感邪惡的唇,輕輕吐著酒氣。

我擁著她柔軟的身體,聞著她用一樣沐浴乳卻散發出不同味道的香氣,

我是正常男人,是個很早便懂得男歡女愛的男人,明知道這狀況很難控制,但是,我想冒個險。

我全身炙熱難耐,好像一把火在我的腳底燃燒,熊熊烈火從下往上燒,竄到我的下體,

我性感地瞇起眼,饑渴地舔了舔薄唇,看著怡雯嬌羞地模樣真想往她臉上啃個幾口。

豁出去了,我一個出力把怡雯給圈住,唇快速地貼上了她的,

[你,,,]怡雯一張口,嘴裡馬上被我溫熱的舌頭給侵佔,

我的舌頭捲起她的,不斷地挑逗、試探,還不時交換著彼此的津液。

等到舌吻暫時結束,我呼吸急促地靠著她,親親她的額頭,臉頰,

[不要了!]怡雯用力地推開我,看著我因為這個吻而微喘,她竟不好意思起來,

怡雯:[我們只是表兄妹,,,你這樣,,,已經越界了,,,]她縮著脖子,感覺整個人躁熱了起來。

我:[妳不能說我沒有努力維持親戚的界線,但是,我想知道,妳真的希望一直和我停留在表兄妹的關係?]

她嚅了嚅唇,心緒太亂,也沒有心理準備要面對這樣敏感的問題,半天吐不出一個字。

我:[我發誓,表哥一開始真的沒有任何預謀,只是,生理的變化快得我踩不住煞車,,,]

我摟緊了她的腰,試探地將手掌鑽進她的上衣裡,觸碰到了她光滑柔嫩的腰部肌膚。

[表哥,,,]她猛地倒抽一口氣,緊握的小手抵抗地壓上我的胸膛。

我沒理會她,我的手往上移,就停在她胸衣的扣鉤下。

我想知道,她對我是否真的沒慾望,真的沒衝動,真的只想做表兄妹?

她急喘著,唇瓣發乾,心臟速度快得無法負荷,那拳頭是那樣地無力,那樣地欲迎還拒,下不了決心。

[啪!]我手指一挑,緊貼著她胸脯的那層薄薄布料,鬆脫了。

[不,,,表哥,,,]她縮起背脊,困難地發出聲音,腦中亂哄哄的,身體也熱烘烘的。

我凝視著她迷濛的眼,按捺著繃到極限的慾望,

我伸出手指在怡雯背後緩緩移動,一步一步往她柔軟的胸側滑過,直到整個掌心包覆上她的胸部。

一股電流瞬間流過她的心口,她不自覺嚶嚀一聲,無法承受更多的挑逗。

怡雯不自覺地抬起眼,不自覺地迎向我的注視,在那迷惑人心的眼眸中,拳頭鬆開了,終於放棄了抗拒。

我沒有遲疑,低下頭含住了她嬌艷欲滴的唇瓣。

[嗯,,,]她仰著頸,品味陌生卻又令人難耐的悸動。

我熟練地褪去彼此的衣衫,指尖探入她烏黑柔細的髮間,貪婪地品嚐她的甜美,

那樣帶著侵略性的親吻,一次比一次更深,一次比一次激起更多的漣漪。

我想取悅她,想往更深處探索,想完完全全的走進她,無論是心還是身體。

再也無法催眠自己的感情,再也無法隱瞞,我為她著迷,為她瘋狂,壓抑到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的極限。

耳鬢廝磨,肌膚之親,對深受彼此吸引的男女是何等的誘惑,

何謂表哥、表妹?我們將道德倫理拋諸腦後,

這個房間內,沒有倫理,只有男人跟女人!

我支起身體,旋身覆在怡雯上方,輕輕曲起她的膝蓋,她微顫著,因緊張而繃緊,

她想說些什麼,但是,尚未來得及開口,我已經挺身探入。

疼痛發生的一瞬間,她和我同時都不自覺低呼一聲。

[啊,,,好痛,,,好痛啊,,,]

[噢,,,好緊,,,好舒服,,,]

我的老二仿佛從冰雪連天的野外突然闖進了溫暖的淋浴室,

那種濕熱而有緊致的感覺讓我的精液差點痛快的吐出來。

我的龜頭感到一陣穌癢,擠進了一個濕熱柔軟卻緊箍的肉環,

我的腰向前一用力,「滋」的一聲,我的肉棒突破了一層障礙,

強行沒入了怡雯小穴的一半,但我馬上感覺到龜頭傳來肉壁強大的握力。

怡雯痛得[啊!!!!!]的一聲叫,上身因為劇痛而向上弓起,指甲在我胳膊的肉裡面深深地陷入,

在她還拚命扭動掙扎的時候,

我停下動作,睜大眼看著表妹,她皺起眉頭,忍耐那股不舒服感。

[怡,,,怡雯,,,妳,,,妳是第,,,第一次?]

怡雯強忍著淚水痛苦的點點頭,

久久,我不發一語,我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種種情緒在我胸口翻騰著,

我沒想到這居然是怡雯的第一次,

[處,,,處女?]我驚喜、我激動、我震撼得幾乎笑了出來。

沒想到我居然是如此漂亮的表妹第一個男人,

而她居然願意將這珍貴、不曾交給別人的身體給了我,

[天啊──]為此,我狂喜得想要仰天長嘯。

就這樣過了一會,我估計她應該沒那麼痛了吧?我也忍夠了這彷彿龜頭上綁了很多皮筋的緊勒感,

我用力向前挺腰想更進一步,可怡雯痛得再次大叫,肉棒卻沒能前進半點,她的肉洞實在是太緊了!

就這樣,我努力了3次,怡雯痛得滿頭大汗,我終於把巨大的肉棒緩緩向內插入,

我感覺到了怡雯的肉壁全力的夾擠,不過卻抵擋不住我龜頭的前進,她痛得緊緊咬住嘴唇。

就這樣我反覆地進出了幾十次,終於順利了許多,她的眉頭也漸漸舒展開了,嘴唇也不咬了。

我終於完全進入她了!她終於完全被我佔有了!

擺正姿勢,我開始前後上下的做起了活塞運動,在不斷的插入抽出的過程中,

我第一次體會到了亂倫帶來的極致快感,真是太棒了,伴隨著不斷的摩擦,這種快感來的越來越明顯。

[噢,,,噢,,,]我陷入喜悅而露出原始的慾望,

先是捧起怡雯的臉一陣亂親,等親夠了又摟起她的肩,緊緊地、緊緊地抱著,然後下體瘋狂地抽插她,

我非常難以忍受這種快感,動作相當劇烈,也相當粗暴。

怡雯的身子散發出熾熱的氣息,起伏的胸膛讓我充滿狂熱的欲望,

我完全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灼熱昂揚的陽具一下一下狠狠進出她的體內。

這種毫無空隙的緊密結合,令我們兩人一起發出激烈的嘶吟。

如此的完美,如此的契合,如此的緊密相連,彷佛我與怡雯本該是一體,

彷佛我的陽具與她的陰道是為彼此而打造,再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讓對方如此的悸動與深刻。

急促的結合頻率,激烈猛送的佔有,柔軟的大床因為兩人的重量而沉沉下墜,

堅固的床柱也因為我們激纏的交融而發出清晰的摩擦聲,還回蕩著曖昧的拍擊聲。

[哥,,,昇宏哥,,,輕點,,,慢點,,,]她低聲哀求。

我的身子忍不住的戰慄,激熱充血的老二宛如灼燙的野火,一次又一次兇猛的探入表妹的體內,

一次又一次殘忍的退出,磨蹭她緊窒敏感的甬道,

在這種高頻率的運作下,我的身上開始大汗淋漓,我的呼吸開始粗重如牛。

我喜歡聽深入時我和她的小腹互相撞擊發出的「啪啪」聲和她因為子宮被搗的驚叫聲。

這種在處女極緊極緊的肉洞裡拚力進出的感覺,真的是無與倫比!

[啊,,,嗯,,,輕點,,,表哥,,,輕點,,,好痛啊,,,]

我使勁地幹著怡雯,而怡雯的叫喊從原本的哀求漸漸轉為愉悅,

女人畢竟是女人,不管在什麼情況下,她們的身體是不會偏人的。

怡雯的身體隨著我的猛烈抽插,已經完全忘記了疼痛,開始了忘情的享受。

[嗯,,,嗯,,,喔,,,喔,,,]

想不到平時端莊賢淑的女子,在動情的時候竟然可以叫出這樣不堪入目的聲音來。

[噢,,,噢,,,怡雯,,,我的好妹妹,,,]

作為她的表哥、和她的第一個男人,我當然會推她一把,好讓她的第一次可以印象深刻。

我不停的抽送,不停的抽送,甚至用一些對付其他淫娃的手段來戲弄怡雯,

[喔,,,喔,,,怡雯,,,怡雯,,,表哥愛妳,,,噢,,,噢,,,]

淫言穢語之外,我緊緊抱著怡雯的臀部,接著手指慢慢移向她的菊花眼處,

我趁著老二塞入的同時,輕輕的用手指按壓怡雯的菊花眼,

[噢,,,,,,咿,,,咿,,,嗯,,,嗯,,,]

屁眼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怡雯整個身子弓了起來,

這麼一來我塞在她穴裡的老二被她狠狠得挺了一下,

這種快感讓我瞬間想要噴射,

怡雯纖細的長腿緊緊的纏繞著我的腰腹,她不停的嬌吟,不停的哀泣,

激情的快感令她虛弱得只能不斷承受我的疼愛與折磨。

怡雯緊窒的陰道令人發狂,我的眸子染上火焰,比野獸還要瘋狂,擺動著下身,力道大到幾乎將她搗碎,

亂倫的激情爆發成無止盡的快感巔峰,聲嘶力竭的吼聲充滿難以承受的激熱高潮,

怡雯表妹泣聲嬌吟,緊緊的揪著我的雙臂,無意識的呢喃著激情話語。

熱情的火苗燃燒我們彼此的身心,晶亮的汗水在彼此的身上交融。

白濁的濕意與清亮的水液融合,就像兩人的心相互連結,再也無法分離。

我忘情的吻著怡雯的唇,吮著她的香甜,兩人的身子緊密相連。

一會兒,我緩緩的抬起頭,深情愛戀的熾眸鎖著懷中怡雯情欲濃烈的美麗臉龐。

我一下一下的抽送,每一下都盡根沒入,

在我抽插了10幾分鐘後,怡雯的叫聲開始越來越急促,身體也開始痙攣起來,

並且她的陰道處收縮的更加緊了,夾吸的我的小弟弟又有噴薄的趨勢。

這時,一股熱流猛的淋在了我探入她身體深處的龜頭上,讓我一個激動攀上了高峰,

我說:[不行了,我要射啦!]

怡雯嚇壞了:[不行啊!哥,,,趕緊拔出來!拔出來,快!]

她越這麼說,越激起了我的獸慾,我用雙手緊緊抱住她的屁股讓她動彈不得,

然後把巨大肉棒連根沒入,使得身體緊緊結合在一起,接著我在她身體的最深處一瀉千裡,

我滾燙的精液全部澆在她的子宮上,這也激發了她最最強烈的高潮,

她雙手雙腳最大力氣地抱緊了我,腳尖繃緊,全身僵硬,肉壁緊緊握住我跳動的巨大肉棒一陣陣猛烈地收縮,

足足有好幾秒,我都被這盡情噴射的快感沖擊的欲仙欲死。

翻雲覆雨之後,怡雯幾乎是虛脫地癱在床上,無法起身,

我緩緩的拔出自己的陽具,到浴室裡擰條溫熱的毛巾,為她清理歡愛後的痕跡,

仔細的程度,害得她羞得全身又泛紅潮。

隨後,我躺到床上,大手一攬,便將怡雯緊緊地環入懷裡。

她枕著我硬邦邦的肩窩,貼著我赤裸緊實的身體,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似乎讓她煩惱得睡不著覺。

我親親她的唇,隨口說了聲[愛妳],就實實在在地睡著了。

今晚,將是我,也是她最難忘的一夜,

不管是我的預謀也好,還是自然而然因氣氛所致,

經過這一晚,我才知道原來表兄妹可以一起領略男女之間的歡愛,並且這個體驗相當刺激。

那次和怡雯交歡後,我已食髓知味,我變得更頻繁約怡雯外出閒晃,

想當然爾,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常帶她回宿舍過夜,或者賓館開房間,

假如不是排卵期,我就把陰莖幹入怡雯的嫩穴裡,吸收她少女寶貴的女性荷爾矇,

同時射出精液給她保管。

我倆常一邊看A片,一邊實習以學習新的技巧,

我們表兄妹倆真可說是互矇其利,

經過大約半年的性交享受,我們表兄妹兩人都有些許的變化,

時常吸收女性荷爾矇的我,變更俊秀英挺,雞巴也更粗壯。

而怡雯因吸收男性荷爾矇,身材更加標緻,全身散發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對我和表妹而言,床上只有男女,沒有所謂的倫理。

(全文畢)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裸睡的女兒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