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二三事 校園學生

我就讀的大學位於一座山上。

學生比起一般大學來說略少,但也不缺正妹,尤其是很多大城市來的妹子從國中開始就很會打扮,就是那種會在下課時間搶著看時尚雜誌用高分貝大聲聊天的,你一定有印象。

這所大學有個不風光的稱號叫「淫窟」,恐怕是因為身處於普遍低溫的山上人本性渴望溫暖,加上女生又好看,第一年的夜晚生活就是在隔壁學長學姊的貓叫聲中度過。

原本和室友聽到這聲音都覺得尷尬,久了也就習慣了,甚至還會討論一些情報。

「昨天買宵夜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阿忠學長上樓,他女朋友又換了。」阿明,新一代的好男人,為人老實有求必應,好聽點叫績優股難聽點叫爛好人。

「幹那那個舞蹈系的學姊空出來了?」狗哥,情場老手(自稱),手機裡有許多學姊和女同學的電話,積極出擊型,不用說那個學姊的手機號碼他當然也有。

「今天早上七點半有人目擊到阿忠學長和那個舞蹈系學姐走在一起了,還沒有分。」四眼,其實我們四個人都有戴眼鏡,但四眼最符合戴眼鏡等於智商派的形象就給了他這個綽號,沒有甚麼八卦逃的了他的眼睛,也不知道他那些情報哪裡來的。

「別肖想了狗哥。」我,沒甚麼特色,家住雲林,鄉下人。

附帶一提這句話當然沒進到狗哥的耳裡,他只顧著敲LINE(不用想也知道對象是誰),回我的話是「對阿熱狗的確很好吃。」

我們這四人目前已各奔東西,但當年在淫窟發生的故事自然不少,有些結局不錯有些結局就顯得悲慘,不如這樣告訴各位讀者接下來的故事主題都和他們的戀情有關。

而首先,第一個成為故事主角的人,是阿明。
阿明是個隱性宅,他身材高大活像個運動選手,而實際上他確實也會打球,所以才說是隱性宅,光看外表絕對不會有人知道他是個英O聯盟成癮者。

我們時常得到圖書館領他回來,當時窮學生沒甚麼錢不能常跑網咖,阿明又是個覺得交際要做到滿的人,和同學出去花錢絕不心軟。

鑒於我們這些精蟲充腦的大學生那塞滿「英文配數字」影片的電腦都差不多破,能免費用到好電腦的地方就是圖書館了。

當時站櫃檯的女生從一開始的陌生人、到因為阿明累犯「不得用電腦區的電腦從事課業外行為」的規定,她和我們寢室的人也就熟了點,某一天吃飯時,阿明不經意地說出她叫「小羽」。

聽到這句話,我才正要開口糗他,沒想到狗哥率先拿著吃義大利麵的叉子跳了起來吼道「你這偷跑的渾蛋!」於是兩人開始在店裡發生追逐戰,直到店員出來制止後我們才知道事情的後續。

其實阿明想追小羽很久了,但交際慣的他一直不知道怎樣開口,只能不斷在小羽值班的時間去玩電腦區的電腦給她抓(「一半!至少有一半的理由是這個!」面對我們質疑的目光阿明不斷揮著手澄清,當然我們沒人相信。)

某一天阿明又被小羽抓到在玩遊戲,但當時小羽要下班了沒去阻止他,只嘆了一口氣走到他旁邊說:「我要下班了,打完這場就要停囉,下一個工讀生可沒我這麼好說話。」

突然,一直不懂如何追求異性的阿明有如得到神助一般,一句「妳讓我送妳回宿舍我就馬上停」讓小羽紅了雙頰。

那晚,阿明第一次中離,但也得到一個女友。
成為我們當中第一個死會的阿明像是換了一個人,連走路都是用跳的,我們吃飯時也不再全是男人的聚會,只要小羽有空都會和阿明一起出現。

原本小羽就是個會打扮的女生,連在我們大學都是頂尖的,一六五的高挑身高配上足以令所有足控瘋狂的美腿、C罩杯,加上她又愛穿著合身的T恤、絲襪配熱褲,每次吃飯時我都能感受到旁邊的狗哥在吞口水,至於他在看著甚麼吞就不用明說了。

私底下我們這些友人也常虧他不知幾世修來的福份,連阿明自己也傻笑著點頭,幸福到完全聽不出來我們在損他的誠度。

但說實話,哪個男人不愛美女?原本充滿陽剛之氣得我們寢室,偶爾在晚上小羽到來後也顯得活潑一些,反正看看也不用錢,如果小羽坐姿稍微不雅了些還能看到熱褲底下那包裹在絲襪中的內褲,這種美景就適合存在腦中永久保存,除了狗哥抱怨自己也應該要有女友的頻率變高之外,朋友交女友?Why Not。
大學一年級的下學期開始了,經過一個寒假後提早開學日一天抵達宿舍,原本以為只會有我一個人,沒想到宿舍裡早就有人在了。

「唷。」是四眼。

「好久不見。」我帶著訝異的神情打招呼,「你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四眼面有難色地低下頭,稍微將椅子後仰搖晃著像在思考著甚麼,他要我先把行李整理好再跟我說,我自然求之不得,背包很重的。

花了約半小時,我看著我的桌子滿意地點了一下頭。

「好了嗎?」四眼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回過頭,看到他手裡拿著手機在滑著些甚麼。

「是好了啦……到底怎麼了?」我皺著眉頭,不知為何不太喜歡這種氣氛。

「聽好,等一下我會給你看一些照片,這些照片就是我早回來的理由,暫時先保密喔。」
雖然不知道到底在幹嘛,總之我還是點了頭答應了。
從四眼手上接過手機,第一張照片地點在一個熟悉的場所。

「這不是禮堂裡嗎?」禮堂那棟建築物很老舊了,雖然一樓是禮堂但那棟建築物卻有五層,每一層都有兩三間舊教室及沒人使用的辦公室,樓梯間的格局很怪很昏暗造就不少恐怖傳說。

而照片中的地點就是其中一層的樓梯間,拍攝者似乎是從下一層的樓梯間死角往上拍的。

「有甚麼好奇怪的?難不成是靈異照片?有拍到甚麼幽靈之類的?」邊這樣發問我邊瞇起了眼睛,試圖在這張照片中找出一個人形。

四眼搖了搖頭,舉手示意我繼續往下看。

第二張照片有點不同了,兩男一女出現在樓梯上,女的表情似乎很害怕,其中一個男生抓住了她的右手。

女生穿著一件T恤,因為只有逃生口的標示燈光我無法認出那甚麼顏色,但至少知道那件T恤我曾經在小羽身上看到過。

我睜大了眼睛,呼吸略微凌亂,不知道為什麼我不敢滑向下一張,但四眼正在盯著我,他為什麼要給我看這個?不、正確的問題是,為什麼「只」給我看?

「你……」很多問題堵在口中,但四眼似乎看穿我要問甚麼了。

「這件事跟我無關,我只是拿到照片而已,無論如何你先看完吧。」

得知好友不是罪犯之後我鬆了一口氣,繼續往下滑。

兩個男人將女的壓在牆上,其中一個強吻著她的嘴、另一個則將手伸進她的衣服裡搓揉乳房(當然這是照片,但都伸進去了不會是想要幫忙抓癢吧?),這時我看得很清楚這個女生絕對是小羽,沒想到她竟然遇到了這種事!

下一張照片熱褲已經被脫下,一個男的從後方抓住小羽,一手抬起小羽的美腿架到扶手上、另一手自然又伸進了她的衣服裡,另一個人在小羽的雙腿中間,究竟是隔著絲襪還是已經脫掉了我也不清楚,但耳中彷彿聽到A片中男優舔著女生小穴的嘖嘖水聲,此刻我確定阿明已經被NTR了。

之後的照片已經失控,小羽被用不同姿勢幹著,像狗一樣被從後面幹嘴巴還得含著另一個男人的老二、在某一張照片中小羽還被抬到扶手上幹,此時我看到她的大腿那裡有幾個洞,看來他們只是把絲襪斯破而已。

那兩個男人都穿上褲子離開了,拍攝者似乎不想拍男人穿褲子的景象很快就連續幾張照片只剩小羽躺在樓梯上,大概是因為人走得差不多了拍攝者大膽了起來,照片移動了一些角度,小羽坐了起來又是連續幾張照片,可以看到側面的樓梯有些液體流下,如果是外射的話早就流下來了吧,會到現在才拍到大概是因為那是從小穴裡流出來的,不知她那時在想甚麼?

最後小羽拿起自己的熱褲穿上,起身離去。

因為是在樓梯間想必回聲會很大,都沒人聽到的話就只有可能是寒假期間。

可是為什麼寒假時小羽還在學校呢?

我向四眼投出疑惑的眼神,四眼也搖了搖頭。

「那麼,就進入主題吧,我只把這些照片給你看的原因。」四眼輕咳了幾下,裝模作樣的樣子讓我很想笑,「當我的調查員吧。」

「……有甚麼好處嗎?」

「我給你時間地點你過去埋伏,沒有比當這個職務更好接近事件的了,看照片不夠爽吧?」他手裡拿著一台單眼相機,伸到我面前。

我內心掙扎了一下,拍攝對象是我好友的女朋友,最好的選擇當然是去報警,可是報警真的好嗎?

我壓抑住自己那股想看更多的心情,說服自己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得知小羽的處境,所以換個角度說這是為了阿明。

於是,在我回過神來時四眼已經不在了,我手上還拿著那台單眼相機。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校長吃肉,我喝湯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我實在忍不住了
上錯廁所找對女友
兔子只能吃窩邊草
男友和他妹妹曖昧上床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