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體泡湯還手淫騷女被強姦 強暴性虐

一個美艷的女人開著一輛時髦的跑車,在悠靜的山林中穿梭,清新的空氣。遠離塵囂的感覺,讓她的心情好得像一隻小鳥,快樂得想飛起來。這個女人就是我,我叫林心心,老公王立銘知道我喜歡大自然,就把這整座山林買下來送給我,讓我隨時想要親近大自然都可以。

我聽著外面鳥語花香,心頭還是有些歎息,新婚三個月,天天享受魚水之歡的我,還真不習慣沒有老公在身邊的感覺。喜歡親力親為的丈夫又飛往加拿大去接洽貿易事務,要是有他陪著我都好啊!立銘狠愛我,也狠寵我,如果我跟他說我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馬上摘給我。只是我天生喜歡大自然,而他天生就是生意好手,如果說兩人的交集點,那就是當兩人乾柴烈火般滾在一起時的契合吧!
前面的路是石頭小路,我停下車順著小路前行,「哇,好美,有果園耶!」紅艷艷的水蜜桃掛滿枝頭,果園中還有一間非常典雅的建築物,看不出來前地主還是個狠有品味的主人呢!

「我愛你……我心屬淤你……」電話鈴響起,我趕緊接起,「親愛的,我看到你說的驚喜了,果園好多水果,房子也好雅致呢,我好喜歡,等你回來你要在這裡陪我幾天,啊,這不是你要給我的驚喜嗎?你要我到房子後面去喔,好好你等我喔!」

老公好會算時間喔,打來問我喜不喜歡這片山林,他說前地主把這裡弄得狠棒,要不是一家人要移居外國,也捨不得把這麼大片的果園跟林木轉手他人。
「哇溫泉呢!好漂亮的溫泉池喔!完全沒有硫磺的味道,清澈的水面上冒著淡淡的霧氣,好棒喔!老公我好愛你!你對我最好了!」

「是不是恨不得馬上跳進去泡個過癮啊?小傻瓜,像只小麻雀吱吱喳喳的,喜歡嗎?老公我就是喜歡這樣寵著你!」老公低沉的笑聲,讓我想起他豐厚火熱的唇。

「想是想啦!可是人家沒有帶衣服來換,都怪你啦!都不告訴人家有溫泉。」我嘟起嘴,感覺好心情被打了折扣。

「不准嘟嘴,我會想吻你,想看你被我吻得紅腫的雙唇,小傻瓜,泡溫泉需要穿衣服嗎?」

「老公你……你該不會要我脫光光下去泡吧……萬一被別人看到那那……」我被老公的大膽想法嚇得口吃了。

「乖,把衣服脫了,好好享受!這溫泉可是青磺溫泉水,養顏美容。你不是最喜歡泡溫泉嗎?」老公蠱惑我。

我無法抗拒溫泉的誘惑,老公的提議讓我敏感的身體一陣顫抖,戶外全裸入浴,是我心底裡一直想嘗試的體驗,可是卻沒有膽子去體驗。

「這是我們私人的產業,外人是進不來的。」

把視頻打開,老公看著,對,對,好美的奶子……別遮……老公喜歡看,你看奶頭都翹起來了,喔,光看你的奶子我下面就脹得好大。」我慢慢解開扣子退去上衣,豐滿的乳房立刻彈跳在螢幕上,老公馬上把手機螢幕對準他胯間的鼓脹。西裝褲都被撐起來了,好壞!

「人家要泡溫泉了……不理你了……」我雙頰發燙,趕緊轉移話題。

「寶貝ㄦ……下面裙子還沒脫呢……脫下來……老公看你穿甚麼內褲。」老公聲音有些暗啞,這是他變成野獸時的徵兆。

「不要……你會變成野獸把心兒吃了。」嘴裡雖抗意,可是我的手卻自主的把裙子的拉鍊拉下來。

「心肝……任何一個男人看到你的嬌軀都會變成野獸的……你不也喜歡我變成野獸嗎?喔……喔……你竟然穿一條帶子的金色丁字褲……是我送你的情人節禮物呢,我好愛你……小心肝,你那不安分的陰毛都跑出來了……心肝你好大膽……在荒山野嶺穿得這麼淫……不怕被強姦嗎?」老公粗喘連連,不用看也知道他的手一定在跨間魯動。

裙子無聲掉落在溫泉池畔上,我彎腰把丁字褲拉到最高,啊,細繩卡進我的陰部刺激著我敏感的小荳荳,我故意一扭一扭的走進溫泉,丁字褲鑲在我股溝哩,每走一步就磨擦著我那稚嫩的肉壁。

「趴低一點……喔……我看看……屁股翹高點……好淫蕩……心肝兒……你平日裡一副清純的樣子……骨子裡怎麼那麼蕩啊!」

「不喜歡嗎?野獸?那心兒蕩給別的男人看囉!」我已步入溫泉池,趴在池畔上,騷浪的擺盪著美白的翹臀,手機對丁字褲帶子著深陷的蜜部,又轉回迷離的面部表情。

「……噢……我的大傢伙快爆炸了……你這騷婦……你敢蕩給別的男人看……我就把你拆吃入復。」

「來啊……親愛的……用你的大傢伙……來把我吃了啊!」

「啊……你這騷婦……我要馬上飛回去把我幹……喔……啊……甚麼?金總跟我約的時間到了……好好……知道了……」野獸的聲音咬牙切齒,「金總你來了……好好好的……請坐。」看著螢幕被切斷,我嬌笑著沉入溫泉池,果然是野獸,慾求不滿,談生意,哈……

「心肝……要想著我喔……我有生意要談……再談。」匆忙的簡信代替了火熱的視訊,我有點悵然。

如果不是老公身邊的那些男人,每次看到我就一副色瞇瞇,想把我生吞活剝下肚的樣子,我真想捨棄大自然,時時刻刻黏在他身邊,這樣的話,身體的情慾也可以好好燃燒。

我抱怨了嗎?不不,泡溫泉真舒服,水溫剛好,讓我全身放鬆,真好!山林中的芬多精讓我迷醉。

甜甜的水果隨手可得,看來立銘不在家時我可以長住山中,細長的手指頭在自己的嬌軀上遊走,挺翹的豐滿乳房,連我自己都迷醉,泡濕的丁字褲更緊貼我的蜜部,身體已然放鬆,然而內心深處的慾望卻像野獸一樣奔騰而出。

我一手撫弄奶子,一手探向雙腿間,撥開丁字褲的帶子,兩根手指頭一戳而入。「啊……老公太壞了……把心兒的情慾挑逗起來……卻不理人家……心兒想要男人……啊……人家本來是想要讓你看我高潮……這可是人家想給你的謝禮呢……討厭!」

老公粗喘的聲音已經把我的慾望徹底挑起,我快速抽插自己已水波盪漾的小肉穴,雙臀緊夾,讓整個蜜部浮出水面,一上一下的聳動著,好像真的在迎合男人的抽插似的,那整齊的陰毛上面水珠片片,蜜穴緊緊夾住手指。

好爽,此時的我完全沒有貴婦的模樣,忘我的在溫泉池裡手淫著。潔白的嬌軀上佈滿水珠,分不出是溫泉水還是汗水,但卻無損我的嬌艷。

手好痠,真該把老公送給我的假陽具帶著,正當我緊咬雙唇,手掐嫩乳,想要快速抽插把自己送上高潮時,腰上卻感覺被一個東西頂得狠不舒服,手向後一探,想把那礙事的東西移開。

「這是甚麼石頭啊?好像玉石呢,晶瑩剔透,啊……好討厭喔!竟然跟男人的大雞巴一模一樣,頂端光滑透亮,中間又有些皺褶,好像男人大雞巴脹大時那上面的青筋,可是觸碰起來竟也是滑順得狠。」我不相信渾然天成竟然有這種東西。

好羞人!我把這粗大的石莖放入小嘴裡舔吻著,好粗,小嘴大張才勉強把它的頭含入,一股淡淡的香味隨著我的舔吸,從石頭上散發到我的口腔裡,我更加迷醉。身體的蠢動更強烈了。

如果把它當成老公的巨根,插入心兒的蜜穴,這樣算不算出軌呢?心兒真浪,我的臉又紅又燙,可是卻一眼就喜歡上這個玉莖。比立銘的大雞巴還粗,我的小嫩穴那麼小,能插進得去嗎?

「石雞巴……今天你要讓心兒出軌了……好粗……你要輕點……別把心兒的小逼捅破了喔……啊……進去了……好粗……好燙……好奇怪……這石頭一插進我的小肉穴怎麼會發燙呢?」無暇思考的我,把兩片嫩肉分得開開的,一手握緊這個新發現的寶物,對準了把它旋轉頂入。

「好粗……把小穴撐得又酸又好刺激……啊……好爽……沒想到無意間發現的寶物竟是這般的受用……」

「美人想男人想得……用石頭手淫……真是太可憐了……老牛的大懶鳥受用的狠……我來幫你止癢吧!」不知手淫了多久,突然的渾厚男聲嚇得我彈跳起來,感覺整個心臟快跳出來了,怎麼會有男人?天啊!我雙手摀住胸部……想要遮住光裸的身體……

「嘿嘿……我老牛今天可是艷福不淺啊……別遮了……我都看光了……衣服我都幫你保管好了……你光溜溜的是要跑哪去啊?」男子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看不出年齡,但眼底燃燒的慾望卻非常可怕。

我急切尋找衣物,果然池畔上空空如也,就在一愣之時,一隻強壯的手環腰把我抱,腿間因為被嚇得還來不及拔出來的石頭玉莖,也被他另一個手掌惡意一壓。強力的衝撞使得我雙腿一麻,險些跪倒在地。

「啊!太深了……拉出去啊……你快放開我……啊……你快放手……不然我喊救命了。」我恐懼的掙扎,可是嬌弱的我哪掙得開,蜜部被男人的手掌緊緊貼合,整根石頭莖被深埋體內,敏感的蜜肉不顧主人的懼怕,竟把它緊緊吸吮住。
「嘿嘿……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的……不過美人淫叫的聲音倒是美妙得狠,省點力氣,等一會讓你在我大懶鳥下叫個夠,真是敏感的身體啊!蜜汁流了我一手掌都是,好騷的淫水!」男人不急不燥,竟把貼著我蜜部的手掌抽出來舔一舔。羞得我雙頰發燙。

「你放了我吧,你要甚麼我都給你,你不要傷害我。」我顫聲懇求,想用楚楚可憐的姿態看看能不能讓他放了我。

「我怎麼捨得傷害你呢?這麼美的奶子,細緻的皮膚,老牛我疼你都來不及了,再說了,我精通醫術,甚麼也不缺就缺個女人!」男人用抱住我的手捻捏起我粉紅的奶頭,又拉又揉,然後突然拉得好高,再彈開。立時乳波陣陣,我的奶頭被拉得生疼,然而卻敏感得立起來。

「瞧多敏感……多美啊……你的奶頭可喜歡被男人揉捏呢,喔翹得好高……」

「不要……不要……這是私人土地……你是怎麼進來的……你快放了我。」我的聲音是沒有說服力的,雖然我仍極力掙扎,但蜜穴裡傳來的陣陣快感已使我混身癱軟,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在自己的土地上任這個男人姦淫嗎?誰來救救我。

「我以前就常常上來採藥,上來的小路我比你還熟,美人……你就別抗拒了……你看你美白的嬌軀都泛紅了剛剛沒高潮狠難受吧,憋著可是會傷身的……這樣插你舒服嗎?恩!」這男人擺明是有恃無恐,竟又慢慢抽動沒入我體內的石器,可惡的是,他竟能洞察我身體的變化,羞死人了!

「嗯嗯……啊……啊!」我緊咬雙唇不讓呻吟聲溢出,下體一陣陣的快感讓我快招架不住了。

「把聲音叫出來……美人……唇真嫩……好香!」男人不讓我如意,用手定住我的後腦勺吻住我的嬌唇,撬開我的牙齒,舌頭快速侵入我只為老公而開的城池。纏著我的舌索取著我的回應,帶有淡淡藥香的男人氣息,立刻竄入我的體內,我竟然不覺得討厭。

「嗚……嗚……啊……」我的吟叫聲全數沒入男人口腔,男人的口水一口一口喥進我嘴裡,我無法呼吸竟一一吞入。

「不要舔我的奶子……你的鬍子扎得我又痛又癢……不要了……啊下面也不要了……拉出去啊……我求你。」我抽泣的聲音竟然帶有媚音,好像是在撒嬌。
「啊……太快了……心兒受不了了……不要了……停下來停下來……我會被插死的……會高潮的啊……啊……高潮了!」蜜穴內的淫器,男人快速抽動旋轉,我竟然在陌生男人火熱的注視下,控制不住大聲淫叫出來。快感的沖刷,使我緊緊抱住本來使我害怕的這個男人。整個嬌軀不斷抽蓄!

「噴出來了……淫水噴出來了……真浪!喔……真美!」男人手抽得更快了,這麼敏感的女人還是首次遇到,真是太嬌美了。

暈眩的浪潮久久未散,幸好抱住男人才沒有暈過去,啊男人,我趕緊放開雙手,把撲紅的小臉深埋腿間,我怎麼可以對這個想要姦淫我的男人投懷送抱呢。而且還在他的淫弄下高潮了,老公我……我沒臉見你了……

男人輕輕把我放下,他一定是知道我的雙腳軟綿綿,無法逃跑,耳邊一陣窸窸溹溹的聲音,我一臉紅暈的看向男人,男人正快速的脫到身上的束縛,瞧他強壯黝黑的古銅色皮膚,一定是長長出外採藥曬來的。

「啊你要抱我去哪?」男人大手一撈又把我抱起來,我嚇得緊緊圈住他的脖子,以免掉下去,耳邊傳來男人的輕笑,耳垂馬上又落入男人溫熱的唇舌。
「泡溫泉……你高潮了……全身肌肉都繃得緊緊的……需要放鬆。」這男人好像我是他的親密愛人似的,明明是淫人妻子卻有辦法理直氣壯。

「嗚……」高潮後泡在溫泉裡絕對是一種享受,男人粗糙的大手在我美白的嬌軀上遊走,那帶著粗繭的手勁像具有魔力般,讓我昏昏欲睡,我心中對他的瞿意也正一點一點的消失。嬌弱的我竟像一隻小貓咪似的偎進他的懷抱。

這個自稱老牛的男人,其實才35歲,本名王大牛,精通藥理,醫德甚好,對草藥認識甚多,他喜歡親自上山採些珍奇藥草,幫人看病。這樣的人怎會色心大起呢?由淤他誇間之物異箊常人,粗大的肉莖上長滿高凸的肉瘤,將像狼牙棒上的刺一樣,猙獰可怕,兩年前娶一美麗妻子,本應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哪之,婚後妻子每次都用厭惡的眼神對待他的命根子,跟他行夫妻交合之事時也是隨意苟合,不久兩人便離婚了事。

久未近女色,今日出來採藥,卻剛巧遇到一個全身赤裸,躺在溫泉池裡淫浪手淫的美艷女子,任何一男子看了都會獸性大發,更何況禁慾已久的他。

「啊!」石器被抽離我敏感的蜜穴,「噗通!」一聲被丟入水裡。

一進入溫泉池,我的雙腿就被拉到最開,男人捧住我的臀,火熱的巨物對準我的蜜穴口,旋轉著,然後突然手掌一放,我的身體立即一沉,巨物就藉著我高潮的淫水一寸一寸被吞入。

「不,不,不可以……不可以插進去!」我雙手緊緊巴住男人的肩膀,想要逃離這陌生的巨物,沒想到雙腿一夾,反倒像是想把那巨物迎入。

「嘴裡說不要,小穴穴可迫不及待呢……好緊……好有彈性的小逼……我幹過多少妓女……從沒幹過這麼有彈性的嫩逼!」男人再次拉開我緊夾的雙腿,腰身用力一挺。

「心兒不是妓女……你快放了我……啊……老公救我……我被別人強姦了……啊……心兒的逼會裂開的……你到底是用甚麼插進我的小逼裡……好奇怪……你這個強姦犯……」那肉莖上的肉瘤粗暴的磨擦著我的嫩肉,又痛又酥麻,跟老公幹我時感覺不同,刺激得更強烈。

「不用叫了,你低頭看看……你比妓女還騷上百倍,老牛這天生的狼牙懶鳥整根都干進你粉嫩的小逼了!」男人爽得一直扭腰,我的小肉穴實在是太緊了,緊緊吸吮著那佈滿肉瘤的巨根。

「不要……不要……我不要看……你這個色狼……啊……啊……」我一直搖頭,眼光卻不爭氣的漂向兩人交合之處,只見我那兩片粉紅逼肉,被幹得向外大翻,那紫紅色的肉瘤巨物,整根沒入深處,好可怕!這是甚麼怪物啊。

「把我的狼牙懶吸得那麼緊,還說不騷……喔太銷魂了!」男人開始大起大落抽乾我。

「啊……輕點……輕點……會裂開的……」不不……好爽……怎麼會這樣,蜜穴內的陣陣快感讓我身體竟然自主般迎合起男人的抽乾。兩個豐滿的奶子隨著肉體的撞擊,在男人的胸前挑逗磨擦著,黑白形成強烈的對比,男人的眼光更加炙熱了

「好緊好騷的浪女……小騷逼好會吸……老牛我做夢都想幹這樣的極品騷穴……總算是找到了……喔爽!太爽了以前干妓女的錢都白花了!」

「討厭……你強姦人家還說風涼話……啊……輕點……輕點……水花都噴出來了!」男人邊干我邊走入溫泉池深處,火辣的撞擊引起陣陣水波。

「喜歡慢慢干,還是快快插……你的小騷逼太緊了……想快也抽不出來……這樣旋轉爽嗎?」男人看我比較不反抗,竟改用旋轉的方式抽動。

「討厭……人家是被你強姦的還這樣問人家問題……叫人家怎麼回答啊。」我小臉紅撲撲的,用手輕搥他結實的胸,引來男人的輕笑。

「那你喜歡我這樣強姦你嗎?我強姦你有沒有比被你老公幹舒服呢?瞧你騷浪得在這荒郊野外手淫,肯定是你男人沒餵飽你。」

「才不是這樣呢,老公狠會幹我,只是他這幾天不在家!」我竟然傻傻的把自己的事情說給這個強姦犯聽。

「老公不在家……沒關係……以後老公不在家我來干你好嗎?這麼騷這麼美的騷逼怎麼可以沒人干呢。」

「你又不是心兒的老公……啊……你不要這樣一直磨我的小逼……心兒好難受……心兒的小騷逼好癢!」

「癢嗎?要我的狼牙懶幫你止癢嗎?嗯……那叫一下老公來聽聽……就幫你止癢!」

我抿著嘴就是不叫,嬌臀卻扭動起來想要得到更多的疼愛,然而男人卻故意向後退躲著我的迎合,可是卻又不把狼懶拉出去,逗得我又急又喘,全身好像萬隻螞蟻在咬似的。

「老公……牛老公……心兒的騷逼好癢……快用你的狼懶幫我止癢吧。」我放棄矜持,嬌聲懇求。

「瞧你這騷貨……開始騷了吧,騷的只要有懶鳥就認做老公了,騷……看我不幹爛你的小騷逼……看你還喊不喊強姦。我的大懶鳥早就脹得快爆了……騷逼!」男人狂暴抽動,兩手也抱起我的臀部,大起大落的狂幹我。

「啊……啊……啊……嗯嗯恩……好爽!」我被幹得上氣不接下氣,「……姦得心兒快瘋了……騷逼會開花的。」

「就是要讓你的逼開花……看你騷……看你騷……好爽……好緊的嫩穴……好好幹的小騷逼!」

「狼牙肉瘤弄得心兒快飛上天了……」

「那要不要天天讓狼懶干……騷貨……」

「要要……要天天讓你干……讓你強姦……好爽!」

「騷貨……受不了了……我的大懶鳥受不了了……我干穿你……」

「啊……啊……啊……心兒又快高潮了!」

「騷貨……我快射出來了……我要射滿你的淫洞……」

「不要……不可以……不要射進去……會懷孕的……啊……好強……好強射出來了……射出來了……射死我了……啊!」我還來不及抗議,一波波強精強勁的沖刷我多日沒有被灌溉的子宮深處。

「爽……爽……爽死了……」男人緊緊把我抱住,腰身一挺,懶鳥盡跟埋入,我的花心爽一陣陣顫抖。

沒有得到片刻歇息,男人拉出噠拉噠拉滴著淫水的大肉棒,翻過我的身體,讓我趴在池沿,我那被幹得紅腫不堪,卻泥濘不已的小穴,完全暴露在男人充滿慾望的眸光下,楚楚可憐的樣子,卻又激得男人那本來就沒有絲毫軟下來的狼牙懶,更加脹大。男人握住巨物從後面又要頂入,哪知這樣的姿勢,穴口實在太小,大龜頭怎麼擠都擠不進去。男人沒耐性的把我一隻大腿拉高,腰身又是一挺。
「不要,不要用動物交配的姿勢干心兒……心兒好怕……好羞人你放了我吧……你都已經射出來了……心兒沒有力氣了……」我聲音有些沙啞。

「臀部都自動扭動起來了……還裝清純……真是太好干了……老牛我可是第一次把這根大狼懶整跟干進女人的騷穴內,怎麼可能輕易滿足呢!」男人慢慢抽動,已經射了一次的他,這次比較不急了。

「你去找妓女……放了心兒的小穴穴……心兒的逼……會裂開的……喔……」剛高潮的嫩穴異常敏感。被大掌刻意扒開的穴口,泥濘不堪。

「妓女……那些妓女都被我這根大狼懶嚇得臉色發白……她們是看在錢的份上,勉強的把我的精液弄出來,根本沒人願意讓牠干進去,有一兩個勉強的讓我干進去,結果逼都被我乾裂開了,好幾天沒辦法接客呢。」

「那你以後以後不要去找妓女了……心兒當你的妓女。」我做夢有沒想到這樣淫蕩的話竟然從我嘴裡說出。

「真是騷貨……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口……」討厭,明明就高興得快把我頂穿了,還要指責人家。

「不要嗎?那心兒就去找別的嫖客囉!」當妓女,有錢賺又可以讓不同的大懶鳥干,如果老公不在我身邊時,這個主意好像不錯。

「騷貨……騷成這樣……我天天把我幹爛……看你還有沒有力氣去找別的嫖客嗎?裡面又燙有緊……還會吸……喔……」

「啊……啊……你饒了心兒……輕點……輕點干心兒……心兒的逼又腫又痛受不了了啦!」

「你不是要當妓女嗎?我一根大雞巴你就受不了了……怎麼當妓女啊……騷逼!」

「心兒只當你的專用妓女好嗎?」

「那心兒騷逼怎麼收費?」

「讓你干到滿意隨便給一點獎賞。」

「那如果不滿意呢?」

「不滿意就免費讓你干……讓你干到爽……好嗎?」男人聽到這樣的淫言亂語,被騷逼緊緊吸住的大懶鳥更加脹大了。

「干……深山裡的騷逼……你這妖精,騷屁股向後頂,我要把我幹得沒辦法走路……喔……騷貨。」

「麻掉了……心兒的逼……逼被干麻掉了……別拉我的奶子……我的奶子好脹……啊……全身充滿快感……心兒是妓女……是欠人幹的妓女!」男人身體前傾,雙手緊抓我脹痛不以不斷晃動的雙乳,粗暴拉扯。

「干破你這騷妓女……干……我干我干……」

「啊……」

騷浪的我已完全臣服在狼牙懶鳥的粗暴撞擊下,野外無禁忌的姦淫,讓我淫亂不堪,好像自己真的是不收錢的婊子似的,不知甚麼時候起,我已雙腳勾住男人的腰身,讓男人更加方便在我淫亂騷浪的密穴裡衝刺,晃動不已的雙乳,倒趴式的的交合讓我的美體更加誘惑。男人一點也不知饜足,細看之下,那肉瘤滿滿的懶鳥外,淫水閃閃發亮。浸濕了兩個睪丸。

一個美艷的女人開著一輛時髦的跑車,在悠靜的山林中穿梭,清新的空氣。遠離塵囂的感覺,讓她的心情好得像一隻小鳥,快樂得想飛起來。這個女人就是我,我叫林心心,老公王立銘知道我喜歡大自然,就把這整座山林買下來送給我,讓我隨時想要親近大自然都可以。

我聽著外面鳥語花香,心頭還是有些歎息,新婚三個月,天天享受魚水之歡的我,還真不習慣沒有老公在身邊的感覺。喜歡親力親為的丈夫又飛往加拿大去接洽貿易事務,要是有他陪著我都好啊!立銘狠愛我,也狠寵我,如果我跟他說我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會馬上摘給我。只是我天生喜歡大自然,而他天生就是生意好手,如果說兩人的交集點,那就是當兩人乾柴烈火般滾在一起時的契合吧!
前面的路是石頭小路,我停下車順著小路前行,「哇,好美,有果園耶!」紅艷艷的水蜜桃掛滿枝頭,果園中還有一間非常典雅的建築物,看不出來前地主還是個狠有品味的主人呢!

「我愛你……我心屬淤你……」電話鈴響起,我趕緊接起,「親愛的,我看到你說的驚喜了,果園好多水果,房子也好雅致呢,我好喜歡,等你回來你要在這裡陪我幾天,啊,這不是你要給我的驚喜嗎?你要我到房子後面去喔,好好你等我喔!」

老公好會算時間喔,打來問我喜不喜歡這片山林,他說前地主把這裡弄得狠棒,要不是一家人要移居外國,也捨不得把這麼大片的果園跟林木轉手他人。
「哇溫泉呢!好漂亮的溫泉池喔!完全沒有硫磺的味道,清澈的水面上冒著淡淡的霧氣,好棒喔!老公我好愛你!你對我最好了!」

「是不是恨不得馬上跳進去泡個過癮啊?小傻瓜,像只小麻雀吱吱喳喳的,喜歡嗎?老公我就是喜歡這樣寵著你!」老公低沉的笑聲,讓我想起他豐厚火熱的唇。

「想是想啦!可是人家沒有帶衣服來換,都怪你啦!都不告訴人家有溫泉。」我嘟起嘴,感覺好心情被打了折扣。

「不准嘟嘴,我會想吻你,想看你被我吻得紅腫的雙唇,小傻瓜,泡溫泉需要穿衣服嗎?」

「老公你……你該不會要我脫光光下去泡吧……萬一被別人看到那那……」我被老公的大膽想法嚇得口吃了。

「乖,把衣服脫了,好好享受!這溫泉可是青磺溫泉水,養顏美容。你不是最喜歡泡溫泉嗎?」老公蠱惑我。

我無法抗拒溫泉的誘惑,老公的提議讓我敏感的身體一陣顫抖,戶外全裸入浴,是我心底裡一直想嘗試的體驗,可是卻沒有膽子去體驗。

「這是我們私人的產業,外人是進不來的。」

把視頻打開,老公看著,對,對,好美的奶子……別遮……老公喜歡看,你看奶頭都翹起來了,喔,光看你的奶子我下面就脹得好大。」我慢慢解開扣子退去上衣,豐滿的乳房立刻彈跳在螢幕上,老公馬上把手機螢幕對準他胯間的鼓脹。西裝褲都被撐起來了,好壞!

「人家要泡溫泉了……不理你了……」我雙頰發燙,趕緊轉移話題。

「寶貝ㄦ……下面裙子還沒脫呢……脫下來……老公看你穿甚麼內褲。」老公聲音有些暗啞,這是他變成野獸時的徵兆。

「不要……你會變成野獸把心兒吃了。」嘴裡雖抗意,可是我的手卻自主的把裙子的拉鍊拉下來。

「心肝……任何一個男人看到你的嬌軀都會變成野獸的……你不也喜歡我變成野獸嗎?喔……喔……你竟然穿一條帶子的金色丁字褲……是我送你的情人節禮物呢,我好愛你……小心肝,你那不安分的陰毛都跑出來了……心肝你好大膽……在荒山野嶺穿得這麼淫……不怕被強姦嗎?」老公粗喘連連,不用看也知道他的手一定在跨間魯動。

裙子無聲掉落在溫泉池畔上,我彎腰把丁字褲拉到最高,啊,細繩卡進我的陰部刺激著我敏感的小荳荳,我故意一扭一扭的走進溫泉,丁字褲鑲在我股溝哩,每走一步就磨擦著我那稚嫩的肉壁。

「趴低一點……喔……我看看……屁股翹高點……好淫蕩……心肝兒……你平日裡一副清純的樣子……骨子裡怎麼那麼蕩啊!」

「不喜歡嗎?野獸?那心兒蕩給別的男人看囉!」我已步入溫泉池,趴在池畔上,騷浪的擺盪著美白的翹臀,手機對丁字褲帶子著深陷的蜜部,又轉回迷離的面部表情。

「……噢……我的大傢伙快爆炸了……你這騷婦……你敢蕩給別的男人看……我就把你拆吃入復。」

「來啊……親愛的……用你的大傢伙……來把我吃了啊!」

「啊……你這騷婦……我要馬上飛回去把我幹……喔……啊……甚麼?金總跟我約的時間到了……好好……知道了……」野獸的聲音咬牙切齒,「金總你來了……好好好的……請坐。」看著螢幕被切斷,我嬌笑著沉入溫泉池,果然是野獸,慾求不滿,談生意,哈……

「心肝……要想著我喔……我有生意要談……再談。」匆忙的簡信代替了火熱的視訊,我有點悵然。

如果不是老公身邊的那些男人,每次看到我就一副色瞇瞇,想把我生吞活剝下肚的樣子,我真想捨棄大自然,時時刻刻黏在他身邊,這樣的話,身體的情慾也可以好好燃燒。

我抱怨了嗎?不不,泡溫泉真舒服,水溫剛好,讓我全身放鬆,真好!山林中的芬多精讓我迷醉。

甜甜的水果隨手可得,看來立銘不在家時我可以長住山中,細長的手指頭在自己的嬌軀上遊走,挺翹的豐滿乳房,連我自己都迷醉,泡濕的丁字褲更緊貼我的蜜部,身體已然放鬆,然而內心深處的慾望卻像野獸一樣奔騰而出。

我一手撫弄奶子,一手探向雙腿間,撥開丁字褲的帶子,兩根手指頭一戳而入。「啊……老公太壞了……把心兒的情慾挑逗起來……卻不理人家……心兒想要男人……啊……人家本來是想要讓你看我高潮……這可是人家想給你的謝禮呢……討厭!」

老公粗喘的聲音已經把我的慾望徹底挑起,我快速抽插自己已水波盪漾的小肉穴,雙臀緊夾,讓整個蜜部浮出水面,一上一下的聳動著,好像真的在迎合男人的抽插似的,那整齊的陰毛上面水珠片片,蜜穴緊緊夾住手指。

好爽,此時的我完全沒有貴婦的模樣,忘我的在溫泉池裡手淫著。潔白的嬌軀上佈滿水珠,分不出是溫泉水還是汗水,但卻無損我的嬌艷。

手好痠,真該把老公送給我的假陽具帶著,正當我緊咬雙唇,手掐嫩乳,想要快速抽插把自己送上高潮時,腰上卻感覺被一個東西頂得狠不舒服,手向後一探,想把那礙事的東西移開。

「這是甚麼石頭啊?好像玉石呢,晶瑩剔透,啊……好討厭喔!竟然跟男人的大雞巴一模一樣,頂端光滑透亮,中間又有些皺褶,好像男人大雞巴脹大時那上面的青筋,可是觸碰起來竟也是滑順得狠。」我不相信渾然天成竟然有這種東西。

好羞人!我把這粗大的石莖放入小嘴裡舔吻著,好粗,小嘴大張才勉強把它的頭含入,一股淡淡的香味隨著我的舔吸,從石頭上散發到我的口腔裡,我更加迷醉。身體的蠢動更強烈了。

如果把它當成老公的巨根,插入心兒的蜜穴,這樣算不算出軌呢?心兒真浪,我的臉又紅又燙,可是卻一眼就喜歡上這個玉莖。比立銘的大雞巴還粗,我的小嫩穴那麼小,能插進得去嗎?

「石雞巴……今天你要讓心兒出軌了……好粗……你要輕點……別把心兒的小逼捅破了喔……啊……進去了……好粗……好燙……好奇怪……這石頭一插進我的小肉穴怎麼會發燙呢?」無暇思考的我,把兩片嫩肉分得開開的,一手握緊這個新發現的寶物,對準了把它旋轉頂入。

「好粗……把小穴撐得又酸又好刺激……啊……好爽……沒想到無意間發現的寶物竟是這般的受用……」

「美人想男人想得……用石頭手淫……真是太可憐了……老牛的大懶鳥受用的狠……我來幫你止癢吧!」不知手淫了多久,突然的渾厚男聲嚇得我彈跳起來,感覺整個心臟快跳出來了,怎麼會有男人?天啊!我雙手摀住胸部……想要遮住光裸的身體……

「嘿嘿……我老牛今天可是艷福不淺啊……別遮了……我都看光了……衣服我都幫你保管好了……你光溜溜的是要跑哪去啊?」男子身材壯碩,皮膚黝黑,看不出年齡,但眼底燃燒的慾望卻非常可怕。

我急切尋找衣物,果然池畔上空空如也,就在一愣之時,一隻強壯的手環腰把我抱,腿間因為被嚇得還來不及拔出來的石頭玉莖,也被他另一個手掌惡意一壓。強力的衝撞使得我雙腿一麻,險些跪倒在地。

「啊!太深了……拉出去啊……你快放開我……啊……你快放手……不然我喊救命了。」我恐懼的掙扎,可是嬌弱的我哪掙得開,蜜部被男人的手掌緊緊貼合,整根石頭莖被深埋體內,敏感的蜜肉不顧主人的懼怕,竟把它緊緊吸吮住。
「嘿嘿……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聽到的……不過美人淫叫的聲音倒是美妙得狠,省點力氣,等一會讓你在我大懶鳥下叫個夠,真是敏感的身體啊!蜜汁流了我一手掌都是,好騷的淫水!」男人不急不燥,竟把貼著我蜜部的手掌抽出來舔一舔。羞得我雙頰發燙。

「你放了我吧,你要甚麼我都給你,你不要傷害我。」我顫聲懇求,想用楚楚可憐的姿態看看能不能讓他放了我。

「我怎麼捨得傷害你呢?這麼美的奶子,細緻的皮膚,老牛我疼你都來不及了,再說了,我精通醫術,甚麼也不缺就缺個女人!」男人用抱住我的手捻捏起我粉紅的奶頭,又拉又揉,然後突然拉得好高,再彈開。立時乳波陣陣,我的奶頭被拉得生疼,然而卻敏感得立起來。

「瞧多敏感……多美啊……你的奶頭可喜歡被男人揉捏呢,喔翹得好高……」

「不要……不要……這是私人土地……你是怎麼進來的……你快放了我。」我的聲音是沒有說服力的,雖然我仍極力掙扎,但蜜穴裡傳來的陣陣快感已使我混身癱軟,怎麼辦?難道我真的要在自己的土地上任這個男人姦淫嗎?誰來救救我。

「我以前就常常上來採藥,上來的小路我比你還熟,美人……你就別抗拒了……你看你美白的嬌軀都泛紅了剛剛沒高潮狠難受吧,憋著可是會傷身的……這樣插你舒服嗎?恩!」這男人擺明是有恃無恐,竟又慢慢抽動沒入我體內的石器,可惡的是,他竟能洞察我身體的變化,羞死人了!

「嗯嗯……啊……啊!」我緊咬雙唇不讓呻吟聲溢出,下體一陣陣的快感讓我快招架不住了。

「把聲音叫出來……美人……唇真嫩……好香!」男人不讓我如意,用手定住我的後腦勺吻住我的嬌唇,撬開我的牙齒,舌頭快速侵入我只為老公而開的城池。纏著我的舌索取著我的回應,帶有淡淡藥香的男人氣息,立刻竄入我的體內,我竟然不覺得討厭。

「嗚……嗚……啊……」我的吟叫聲全數沒入男人口腔,男人的口水一口一口喥進我嘴裡,我無法呼吸竟一一吞入。

「不要舔我的奶子……你的鬍子扎得我又痛又癢……不要了……啊下面也不要了……拉出去啊……我求你。」我抽泣的聲音竟然帶有媚音,好像是在撒嬌。
「啊……太快了……心兒受不了了……不要了……停下來停下來……我會被插死的……會高潮的啊……啊……高潮了!」蜜穴內的淫器,男人快速抽動旋轉,我竟然在陌生男人火熱的注視下,控制不住大聲淫叫出來。快感的沖刷,使我緊緊抱住本來使我害怕的這個男人。整個嬌軀不斷抽蓄!

「噴出來了……淫水噴出來了……真浪!喔……真美!」男人手抽得更快了,這麼敏感的女人還是首次遇到,真是太嬌美了。

暈眩的浪潮久久未散,幸好抱住男人才沒有暈過去,啊男人,我趕緊放開雙手,把撲紅的小臉深埋腿間,我怎麼可以對這個想要姦淫我的男人投懷送抱呢。而且還在他的淫弄下高潮了,老公我……我沒臉見你了……

男人輕輕把我放下,他一定是知道我的雙腳軟綿綿,無法逃跑,耳邊一陣窸窸溹溹的聲音,我一臉紅暈的看向男人,男人正快速的脫到身上的束縛,瞧他強壯黝黑的古銅色皮膚,一定是長長出外採藥曬來的。

「啊你要抱我去哪?」男人大手一撈又把我抱起來,我嚇得緊緊圈住他的脖子,以免掉下去,耳邊傳來男人的輕笑,耳垂馬上又落入男人溫熱的唇舌。
「泡溫泉……你高潮了……全身肌肉都繃得緊緊的……需要放鬆。」這男人好像我是他的親密愛人似的,明明是淫人妻子卻有辦法理直氣壯。

「嗚……」高潮後泡在溫泉裡絕對是一種享受,男人粗糙的大手在我美白的嬌軀上遊走,那帶著粗繭的手勁像具有魔力般,讓我昏昏欲睡,我心中對他的瞿意也正一點一點的消失。嬌弱的我竟像一隻小貓咪似的偎進他的懷抱。

這個自稱老牛的男人,其實才35歲,本名王大牛,精通藥理,醫德甚好,對草藥認識甚多,他喜歡親自上山採些珍奇藥草,幫人看病。這樣的人怎會色心大起呢?由淤他誇間之物異箊常人,粗大的肉莖上長滿高凸的肉瘤,將像狼牙棒上的刺一樣,猙獰可怕,兩年前娶一美麗妻子,本應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哪之,婚後妻子每次都用厭惡的眼神對待他的命根子,跟他行夫妻交合之事時也是隨意苟合,不久兩人便離婚了事。

久未近女色,今日出來採藥,卻剛巧遇到一個全身赤裸,躺在溫泉池裡淫浪手淫的美艷女子,任何一男子看了都會獸性大發,更何況禁慾已久的他。

「啊!」石器被抽離我敏感的蜜穴,「噗通!」一聲被丟入水裡。

一進入溫泉池,我的雙腿就被拉到最開,男人捧住我的臀,火熱的巨物對準我的蜜穴口,旋轉著,然後突然手掌一放,我的身體立即一沉,巨物就藉著我高潮的淫水一寸一寸被吞入。

「不,不,不可以……不可以插進去!」我雙手緊緊巴住男人的肩膀,想要逃離這陌生的巨物,沒想到雙腿一夾,反倒像是想把那巨物迎入。

「嘴裡說不要,小穴穴可迫不及待呢……好緊……好有彈性的小逼……我幹過多少妓女……從沒幹過這麼有彈性的嫩逼!」男人再次拉開我緊夾的雙腿,腰身用力一挺。

「心兒不是妓女……你快放了我……啊……老公救我……我被別人強姦了……啊……心兒的逼會裂開的……你到底是用甚麼插進我的小逼裡……好奇怪……你這個強姦犯……」那肉莖上的肉瘤粗暴的磨擦著我的嫩肉,又痛又酥麻,跟老公幹我時感覺不同,刺激得更強烈。

「不用叫了,你低頭看看……你比妓女還騷上百倍,老牛這天生的狼牙懶鳥整根都干進你粉嫩的小逼了!」男人爽得一直扭腰,我的小肉穴實在是太緊了,緊緊吸吮著那佈滿肉瘤的巨根。

「不要……不要……我不要看……你這個色狼……啊……啊……」我一直搖頭,眼光卻不爭氣的漂向兩人交合之處,只見我那兩片粉紅逼肉,被幹得向外大翻,那紫紅色的肉瘤巨物,整根沒入深處,好可怕!這是甚麼怪物啊。

「把我的狼牙懶吸得那麼緊,還說不騷……喔太銷魂了!」男人開始大起大落抽乾我。

「啊……輕點……輕點……會裂開的……」不不……好爽……怎麼會這樣,蜜穴內的陣陣快感讓我身體竟然自主般迎合起男人的抽乾。兩個豐滿的奶子隨著肉體的撞擊,在男人的胸前挑逗磨擦著,黑白形成強烈的對比,男人的眼光更加炙熱了

「好緊好騷的浪女……小騷逼好會吸……老牛我做夢都想幹這樣的極品騷穴……總算是找到了……喔爽!太爽了以前干妓女的錢都白花了!」

「討厭……你強姦人家還說風涼話……啊……輕點……輕點……水花都噴出來了!」男人邊干我邊走入溫泉池深處,火辣的撞擊引起陣陣水波。

「喜歡慢慢干,還是快快插……你的小騷逼太緊了……想快也抽不出來……這樣旋轉爽嗎?」男人看我比較不反抗,竟改用旋轉的方式抽動。

「討厭……人家是被你強姦的還這樣問人家問題……叫人家怎麼回答啊。」我小臉紅撲撲的,用手輕搥他結實的胸,引來男人的輕笑。

「那你喜歡我這樣強姦你嗎?我強姦你有沒有比被你老公幹舒服呢?瞧你騷浪得在這荒郊野外手淫,肯定是你男人沒餵飽你。」

「才不是這樣呢,老公狠會幹我,只是他這幾天不在家!」我竟然傻傻的把自己的事情說給這個強姦犯聽。

「老公不在家……沒關係……以後老公不在家我來干你好嗎?這麼騷這麼美的騷逼怎麼可以沒人干呢。」

「你又不是心兒的老公……啊……你不要這樣一直磨我的小逼……心兒好難受……心兒的小騷逼好癢!」

「癢嗎?要我的狼牙懶幫你止癢嗎?嗯……那叫一下老公來聽聽……就幫你止癢!」

我抿著嘴就是不叫,嬌臀卻扭動起來想要得到更多的疼愛,然而男人卻故意向後退躲著我的迎合,可是卻又不把狼懶拉出去,逗得我又急又喘,全身好像萬隻螞蟻在咬似的。

「老公……牛老公……心兒的騷逼好癢……快用你的狼懶幫我止癢吧。」我放棄矜持,嬌聲懇求。

「瞧你這騷貨……開始騷了吧,騷的只要有懶鳥就認做老公了,騷……看我不幹爛你的小騷逼……看你還喊不喊強姦。我的大懶鳥早就脹得快爆了……騷逼!」男人狂暴抽動,兩手也抱起我的臀部,大起大落的狂幹我。

「啊……啊……啊……嗯嗯恩……好爽!」我被幹得上氣不接下氣,「……姦得心兒快瘋了……騷逼會開花的。」

「就是要讓你的逼開花……看你騷……看你騷……好爽……好緊的嫩穴……好好幹的小騷逼!」

「狼牙肉瘤弄得心兒快飛上天了……」

「那要不要天天讓狼懶干……騷貨……」

「要要……要天天讓你干……讓你強姦……好爽!」

「騷貨……受不了了……我的大懶鳥受不了了……我干穿你……」

「啊……啊……啊……心兒又快高潮了!」

「騷貨……我快射出來了……我要射滿你的淫洞……」

「不要……不可以……不要射進去……會懷孕的……啊……好強……好強射出來了……射出來了……射死我了……啊!」我還來不及抗議,一波波強精強勁的沖刷我多日沒有被灌溉的子宮深處。

「爽……爽……爽死了……」男人緊緊把我抱住,腰身一挺,懶鳥盡跟埋入,我的花心爽一陣陣顫抖。

沒有得到片刻歇息,男人拉出噠拉噠拉滴著淫水的大肉棒,翻過我的身體,讓我趴在池沿,我那被幹得紅腫不堪,卻泥濘不已的小穴,完全暴露在男人充滿慾望的眸光下,楚楚可憐的樣子,卻又激得男人那本來就沒有絲毫軟下來的狼牙懶,更加脹大。男人握住巨物從後面又要頂入,哪知這樣的姿勢,穴口實在太小,大龜頭怎麼擠都擠不進去。男人沒耐性的把我一隻大腿拉高,腰身又是一挺。
「不要,不要用動物交配的姿勢干心兒……心兒好怕……好羞人你放了我吧……你都已經射出來了……心兒沒有力氣了……」我聲音有些沙啞。

「臀部都自動扭動起來了……還裝清純……真是太好干了……老牛我可是第一次把這根大狼懶整跟干進女人的騷穴內,怎麼可能輕易滿足呢!」男人慢慢抽動,已經射了一次的他,這次比較不急了。

「你去找妓女……放了心兒的小穴穴……心兒的逼……會裂開的……喔……」剛高潮的嫩穴異常敏感。被大掌刻意扒開的穴口,泥濘不堪。

「妓女……那些妓女都被我這根大狼懶嚇得臉色發白……她們是看在錢的份上,勉強的把我的精液弄出來,根本沒人願意讓牠干進去,有一兩個勉強的讓我干進去,結果逼都被我乾裂開了,好幾天沒辦法接客呢。」

「那你以後以後不要去找妓女了……心兒當你的妓女。」我做夢有沒想到這樣淫蕩的話竟然從我嘴裡說出。

「真是騷貨……這樣的話你也說得出口……」討厭,明明就高興得快把我頂穿了,還要指責人家。

「不要嗎?那心兒就去找別的嫖客囉!」當妓女,有錢賺又可以讓不同的大懶鳥干,如果老公不在我身邊時,這個主意好像不錯。

「騷貨……騷成這樣……我天天把我幹爛……看你還有沒有力氣去找別的嫖客嗎?裡面又燙有緊……還會吸……喔……」

「啊……啊……你饒了心兒……輕點……輕點干心兒……心兒的逼又腫又痛受不了了啦!」

「你不是要當妓女嗎?我一根大雞巴你就受不了了……怎麼當妓女啊……騷逼!」

「心兒只當你的專用妓女好嗎?」

「那心兒騷逼怎麼收費?」

「讓你干到滿意隨便給一點獎賞。」

「那如果不滿意呢?」

「不滿意就免費讓你干……讓你干到爽……好嗎?」男人聽到這樣的淫言亂語,被騷逼緊緊吸住的大懶鳥更加脹大了。

「干……深山裡的騷逼……你這妖精,騷屁股向後頂,我要把我幹得沒辦法走路……喔……騷貨。」

「麻掉了……心兒的逼……逼被干麻掉了……別拉我的奶子……我的奶子好脹……啊……全身充滿快感……心兒是妓女……是欠人幹的妓女!」男人身體前傾,雙手緊抓我脹痛不以不斷晃動的雙乳,粗暴拉扯。

「干破你這騷妓女……干……我干我干……」

「啊……」

騷浪的我已完全臣服在狼牙懶鳥的粗暴撞擊下,野外無禁忌的姦淫,讓我淫亂不堪,好像自己真的是不收錢的婊子似的,不知甚麼時候起,我已雙腳勾住男人的腰身,讓男人更加方便在我淫亂騷浪的密穴裡衝刺,晃動不已的雙乳,倒趴式的的交合讓我的美體更加誘惑。男人一點也不知饜足,細看之下,那肉瘤滿滿的懶鳥外,淫水閃閃發亮。浸濕了兩個睪丸。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凌辱计划1-2
和網絡老公做愛
同窗之誼
寂寞的黃蓉
代替亡父上媽媽
大奶少婦珊妮 淫慾快感
婆的自白‧我的抉擇
CCR-廉價妓女
大家快來幹我吧
人肉榨汁機
熱門小說:
真實的 早晨的豔遇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