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爆菊花的女大學生 校園學生

我想拒決已經來不及,手指已經插進了我的菊花瓣。

我輕聲說:「這裡可是處女!你佔有了她,可要一輩子愛我。」

一)

我叫曹可馨,曾經是大學裡英語系的系花,是男孩們注目的對象。

苗條的身材、修長的雙腿和纖細的腰肢、清麗的相貌,如出水芙蓉。

在這所中學裡大家都覺得我是個高傲的公主……可是我早早地嫁給了國軍,一個部隊連級幹部,因為國軍是我的第一個男人。

校長打電話來叫我去他的辦公室。

我感覺辦公室的氣氛有些異樣,「最近要評中級教師了,你有什麼想法?」我沒轉過神來,下意識地應了一聲「是嗎。」

校長擠出笑臉來,「你的工作不錯,就是太年輕了。」

說著把手壓在了我的大腿上。

幾秒鐘的空白後,我終於反應過來。

可是這要命的幾秒鐘,已經讓這個男人的手伸進了我嬌嫩的大腿根部。

我站起來轉身就逃,校長已經追過來,把我擠壓在牆角,連動都不能動,我曲線美麗的臀部被完全密合地貼壓住,一支手已經覆上了我圓潤滑嫩的臀峰。

沉重的身體緊緊地擠住我,使我的身體完全無法活動。

而且,如此大膽的直接襲擊,也是我從來沒有碰到過的。

為了避免超短裙上現出內褲的線條,我一向習慣裙下穿T字內褲,也不著絲襪。

對自己信心十足的我,總認為這樣才能充份展現自己的柔肌雪膚,和修長雙腿的誘人曲線。

因此近乎完全赤裸的臀峰,無知地向已全面佔領著它的入侵的怪手顯示著豐盈和彈力。

我又急又羞,從沒有和丈夫以外的生疏男人有過肌膚之親,此刻竟被另外一個男人的手探入了裙內禁地,我白嫩的臉上,不由地泛起一片緋紅。

端莊的白領短裙下,豐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在被校長的大手恣情地猥褻。

渾圓光滑的臀瓣被輕撫、被緩揉、被力捏、被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一下下往返揉搓,我的背脊產生出一股極度嫌惡的感覺。

可是要驅逐那已潛入裙下的色手,除非自己撩起短裙……我無比羞憤,可被緊緊壓制的身體一時又無計可施。

全身彷彿被寒氣侵襲,佔據著美臀的灼熱五指,隔著迷你T字內褲撫弄,更似要探求我更深更柔軟的底部。

「夠,夠了……停手啊……」我全身僵直,死命地夾緊修長柔嫩的雙腿。

可是灼熱手指還是輕易地插進來,挑逗著我的陰唇,尋找著我的陰蒂……「下流……」我暗暗下著決心,決不能再任由校長恣意玩弄自己純潔的肉體,必須讓他馬上停止!可是……透過薄薄的短裙,竟會如此的灼熱。

雙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堅挺的壓迫下,鮮明地感受著生疏的陽具的進犯。

粗大,堅硬,燙人的灼熱,而且……柔嫩的肌膚,幾乎感覺得出那生疏的外形。

生疏的,卻感覺得出的龜頭的外形!已經衝到口邊的吶喊,僵在我的喉嚨深處。

原來,他已經打開了褲鏈,掏出了陰莖!現在,校長用他赤裸裸的陰莖,從背後頂住了我。

假如叫起來,被眾人衝進來看到如此難堪的場面……只是想到這裡,我的臉就變得火一樣燙。

我嫩面緋紅,呼吸急促,貞潔的肉體正遭受著淫邪的進犯。

隔著薄薄的短裙和內褲,火熱堅硬的陰莖在我的修長雙腿的根部頂擠著。

兩層薄薄的布根本起不到作用,我感覺到那粗大的龜頭幾乎是直接頂著自己的貞潔花蕊在摩擦。

從未經歷的火辣挑逗,我的心砰砰亂跳,想反抗卻使不出一點力氣。

粗大的龜頭往返左右頂擠摩擦嫩肉,像要給我足夠的機會體味這無法逃避的羞恥。

「好像比老公的龜頭還要粗大……」忽然想到這個念頭,我自己也吃了一驚。

正在被別人玩弄,自己怎麼可以有這種想法。

這樣想的時候,一絲熱浪從我的下腹升起。

被粗大滾燙的龜頭緊緊壓頂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縮了一下。

我滿臉緋紅,呼吸急促,頭無力地倚在牆上,更顯得雪白的玉頸頎長美麗。

敏感的乳尖在校長老練的褻玩下,一波一波地向全身電射出官能的襲擊。

貞潔的蜜唇被粗壯的火棒不斷地碾壓擠刺,我絕望地感覺到,純潔的花瓣在粗魯的蹂躪下,正與意志無關地滲出蜜汁,一波一波的快感襲來蕩漾著全身。

一陣敲們聲打斷了所有的動作。

不知道是怎樣離開得校長辦公室。

我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感覺全身很空虛,忍不住夾緊了大腿,一陣快感又襲上來……

二)

晚上躺在床上很難入睡,全身暖洋洋的,佈滿了奇妙的衝動,於是忍不住搓揉起身體來。

國軍一年只回來探親一次,想起我們的第一次,是在大四的假期。

那天,他帶我去郊外玩,一直牽著我的手,好暖和……我們一起來到一個草地下,他騙我說,看那是什麼,我轉頭過來的時候,就被他吻住了,我似乎全身都酥軟了,臉紅撲撲的,倒在他懷裡,這時候偏偏有幾個小鬼過來,我只好跟他轉移陣地……他壞壞地笑道:他們去樹叢裡玩一下怎麼樣,看裡面有什麼,我一邊錘打著他,一邊卻由著他拉我進樹叢……一進樹叢他就緊緊地抱住我,一邊吻著我,一邊從脖子往下摸,我氣喘吁吁,一邊說不要……當他要進一步行動往下的時候,我卻抓死死的抓住他的手,用乞求的眼神望著他,他問我有什麼感覺,我說,感覺怪怪得,全身說不出的熱……「下面東西頂著,感覺到了沒有啊?」「啊?你好壞哦……」「是不是這裡熱啊,」「是啊」「那我插進去好不好」「不要,我怕……」我說第一次有男的這樣對我,我們這樣已經很過分了,不能再往下了,他也不想讓我生氣,於是繼續摟著我接吻,撫摩我的乳房。

看我沒有掙扎,他更加恃無忌憚,我的乳頭在他的搓揉下慢慢堅挺起來,他再次試探地把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我條件反射地夾住他的手,並用那種可憐的眼神看著他,這次他沒有看我,堅持用手指搔弄我的陰唇。

薄薄的絲蕾擋不住陷進陰唇,隨著手指的動作,絲蕾摩擦著我的陰唇,最受不了的是陰蒂,每一次的動作就像電擊一樣,我堅持著,終於忍不住一哆嗦,感覺一絲愛液滲出來,我的腿也無力地鬆開。

他毫不猶豫地把手插進我的內褲,搓揉我的陰唇,並用手指挑逗我的陰蒂。

我緊緊抱住他忍不住呻吟起來:「國軍,不要呀……」可是國軍更加用力地撫弄我那濕潤的蜜穴,我的身體不由自住地扭動起來,不知道是在逃避還是迎合他的淫弄。

他要褪下我的褲子的時候,「哇,你的皮膚好嫩,像小孩子一樣。」

我羞得扭過頭去,真的已經控制不住了,我好想被充實、被蹂躪……想到國軍抽插我處女的蜜穴,我的手搓揉得更用力了,我喘息著,用兩個手指挖進去,「我要,我要……幹我,干我吧……」

三)

就在這時候嫣然推門進來,坐到床邊看著我一臉壞笑。

嫣然是我大學時的室友,和我一起被分到現在的一中,可她干了三個月就辭職不做,到一家外企去做行政助理。

我們一直合租這套房。

僵了幾秒鐘,我才勉強開腔:「什麼時候回來的,進來也不敲門?」嫣然笑著說:「我澡都洗好了,你聲音這麼響,我進來看看,誰這麼有艷福,順便好向國軍匯報。」

說著就把手伸進來,摸到了我的蜜穴,我羞紅了臉,忙推她的手,可她不一不饒地用指尖撥弄我的陰蒂,一陣酸軟的感覺刺激到全身。

我說不要呀,她已經把手指伸進了我的蜜穴:「怎麼有這麼多淫水。

剛才還說要,現在又不要了?」一邊說一邊用手指絞動我的蜜穴。

我緊張得用力抓住她的手臂,終於忍不住哼出聲音來。

嫣然看我很享受的樣子,忽然站起往返她自己的房間。

過了一會兒,只見她光著身子拎了一個尼龍袋竄回來,轉進我的被窩,抱緊我的身體,用火熱的唇吸吮我的嘴唇,使我快要暈眩。

我的身體和她的身體緊貼在一起,能感覺到她的心也在亂跳,必是無法抑制的性慾被點燃。

嫣然把追求性慾的灼熱肉體緊緊壓在我灼熱的身上摩擦,用柔軟的大腿夾住我,飢渴的四瓣蜜唇交織錯疊在一起。

我的情慾狂熱,已經無法用理智抑制。

我用一隻手緊抱嫣然的肉體,用另一隻手撫摩她的身體。

手指顫顫抖抖的在她的腰和臀部的微妙曲線上徘徊,再慢慢繞回到火熱且柔軟的陰戶,那裡已經春潮氾濫。

這時嫣然又把手指插入我的蜜穴攪動,動作越來越激烈,我扭動身體大叫:「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嫣然直起身,打開尼龍袋,拿出一副皮的三角帶和一根黑色的陰莖,我嚇了一跳,問她幹什麼,嫣然笑著說:「女人不自摸,生活很坎坷……」嫣然把陰莖套在三角帶,然後穿起來,那黑色的陰莖在我眼前輕輕晃動著,高漲的情慾使我不敢再看,嫣然分開我的腿,我的肉縫頓時感覺到被堅硬地頂著。

我好想它衝進來,可是它卻在停留在肉縫裡上下摩擦,一次又一次的滑過飽滿的陰蒂,蜜穴裡酸酸麻麻的騷癢使我好痛苦,我求嫣然插進來,嫣然卻撅著嘴說:「你可是公主,不能這樣……」「嫣然,嫣然,插進來——插進來吧,我是可馨,可馨是小騷貨,是小淫婦……」嫣然不為所動,指著黑色的陰莖說:「你看我多神氣,我現在是一隻驕傲的大公雞!」「我是小母雞——發情的小母雞、淫蕩的小母雞!」「我是大狼狗——」「我是小母狗——發情的小母狗、淫蕩的小母狗!」「我是大色狼——」「我是小婊子——淫蕩的小婊子……!別說了,干我吧、干我吧,我是人盡可夫的小婊子!干我、干我、干我的騷逼!」「啊!……」我尖叫了一聲,嫣然忽然插了進來。

「啊……!好啊……!嫣然……好舒適……啊……」我拚命的淫叫聲,抱緊嫣然的身體,把雙腿分開到快要裂開的程度,腳尖伸在墊被上也不安份的抽畜,同時上身向後仰,暢快地發出嗚咽聲。

快接近高潮了,我的全身都瘋狂起來,不斷抬起屁股彷彿想要把子宮刺穿、搗爛。

麻痺的快感越來越多,我興奮的要求說:「我要高潮了、我要高潮了,用力啊!用力啊……!」終於攀上了肉慾的頂峰。

倦怠的身體鬆懈下來,全身是汗。

接著我和嫣然換位,把她也干了,嫣然的叫聲更加淫蕩、瘋狂,不停地叫著騷逼、淫逼、爛逼,好像很痛恨她自己身體似的。

四)

接下來的四天,我和嫣然一碰面就賊西西地偷笑,都不敢提星期一的事。

下了班我倆去逛嘉年華廣場。

半路上一個叫Marke的外國人打電話把嫣然叫走了,嫣然說他是公司的經理。

我很無聊,一個人獨自往回走,想著嫣然和這個Mark會不會那個……忽然感覺怪怪的,有許多甜膩膩的女人的聲音。

我才發覺走進了益民街,這是市裡三條紅燈街中最有名的。

我不期然的和一雙眼睛對上,是校長的眼睛。

校長的眼睛我很熟悉,寬容而和藹。

其實我一直很崇拜校長,有學識、有風度,雖然五十了,可是看上去才四十出頭,我想主要是他的皺紋不多,而且有著運動員的身材。

這時有個花枝招展的女郎妖媚地招呼校長進去消遣一下,而且要過來拉校長。

校長尷尬地看到我,不知所措,我快步走過去,挽起校長的胳膊就走。

那個妖媚的聲音一下變得憤怒「臭婊子,搶老娘的生意。」

校長說謝謝我,便無話可說了。

我們默默地走著,很不安閒。

校長終於忍不住了,「小曹,星期一下午的事情請你原諒我,我太卑鄙、太……」我打斷校長的話,叫他不要再提。

我們繼續默默地走著。

「小曹,你很優秀!你給我們學校帶來了很多活力。」

校長歎了口氣繼續說:「我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我的臉騰地紅了,不知道校長指什麼。

「星期天學校組織去紅樹林濕地搞活動,我想50%的動機是為了你。

以前學校也搞過,可是都推說有事情,去掉七八個人,活動也搞不成了,這次傅主任告訴我都參加。

少見啊!」我不好意思地說:「您親自帶隊,大家都會很踴躍的。」

「哪有這個愛好,你們年輕人打打鬧鬧,我不是自討沒趣。」

走到橋上,校長停下來,看著蕩漾的河水。

忽然校長轉過頭認真地看著我:「其實我是專門想去那裡消遣的。」

等我反應過來,校長已經轉過頭去了,沒有看見我紅彤彤的臉。

「我已經十年沒有夫妻性生活了!大女兒生下來,她就開始推辭,等兒子生好,就更加了,後來乾脆就說我這麼麻煩……」我愕然。

「那天的事我太衝動了,我也不知道我自己頭腦怎麼會發昏……」回到房間,我慢慢咀嚼著校長的話,暗暗同情他。

五)

星期天一早,我就收拾好東西趕到學校,上了車大家都圍著我逗趣,很熱鬧。

到了紅樹林濕地,釣魚的釣魚,撿野菜的撿野菜,划船的划船。

我去划船,一條船上擠上很多人,偏偏大李還要把船晃來晃去,我一害怕,去抓船簷,整個人就被蕩進河裡。

我濕漉漉的被拉上岸,又氣又惱又不好發作,小張慇勤地開車把我送回家,還說在下面等我,我沒好氣地說不去了。

洗好燥換上衣服,很無聊地躺在床上拿起《紅樓夢》,看著看著我就想「賈寶玉和秦可卿怎麼可能一起做春夢,而且這麼暢快淋漓,想必曹祖宗不好意思明說。」

我又想「賈寶玉不識人事,秦可卿可是春閨嬌客,應付著一老一小,定是淫得很,愛慕寶玉人物俊朗,把著寶玉這樣那樣,說不定還是扶著寶玉湊進去。」

幻想著秦可卿嬌媚淫蕩,百般挑逗賈寶玉,我渾身熱起來,蜜穴也濕潤起來,我暗暗罵自己淫蕩,不敢再胡思亂想。

這時候有人開門進來,接著就聽見嫣然語無倫次的喘息。

「Marke不要急、不要急……」好像倆人摔倒在客廳的沙發上。

嫣然「恩、恩、恩……」地哼哼著,還有老牛舔水的聲音。

我羞紅了臉,Marke居然在舔那裡,聽聲音嫣然一定很舒適。

我不自覺地把手握在熱乎乎的蜜穴上,想搓揉卻不敢,淫水越流越多,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我的手僵在那裡,可蜜穴卻越來越發騷……我暗暗罵嫣然,我不在就把這當淫窩。

這時候嫣然的哼哼聲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吃冰棒的咂叭聲和濾嘴的嗚嚕聲,我想不透他們在幹什麼,過了一會兒,嫣然透了口氣,嬌媚地說:「人家嘴都酸了。」

我一下明白了,心神一蕩,心想「下流」,拚命抿住嘴唇,可是口水卻源源不斷地分泌出來。

握緊蜜穴的手濕乎乎的,我告誡自己不要亂動。

外面動靜越來越大,想必是老外在干嫣然了,嫣然一會兒叫著「FUCKME、FUCKME……」,一會兒叫著「干我的騷逼、干我的淫逼、干我的爛逼……」極瘋狂。

忽然嫣然尖叫起來「NO、NO、NO……,不要幹那裡!不要幹那裡!」我心想又在搞什麼花樣。

「Marke,我會讓你幹的。

今天一天都是我們的,你想怎麼幹我都行……」嫣然「嗷」了一聲又哼哼起來……「FUCKME、FUCKME……」,嫣然開始焦慮了,老外也「恩、恩」起來。

他們要高潮了。

老外大叫「FUCKYOU、FUCKYOU……」,嫣然跟著「嗷、嗷……」一切安靜下來。

我鬆了口氣。

顯然嫣然被干的很爽,聲音甜膩膩的「Marke,你真棒!人家都要死掉了!」Marke用不流利的漢語說:「我們才剛開始,對嗎?」嫣然「吃、吃、吃」得嬌媚地笑「人家已經答應你了呀。

等會兒要溫柔些歐,人家菊花瓣可是處女!」

六)

趁著他們鴛鴦浴,我趕緊溜出來,內褲也來不及換。

走在街上心還在狂跳,臉燙燙的。

去哪裡呢?我感到無處可去,還是去學校吧。

我打了個的士。

學校靜靜的,我坐在辦公室裡,夾著雙腿,一股熱流依然烘著身體。

神經彷彿短路,只接受著來自雙腿間一陣陣的刺激。

我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想嫣然在幹什麼。

門被推開了,我嚇了一跳「校長,是你!」「你不是去郊遊了嗎?我在辦公室裡看見你急沖沖的,怎麼?不舒適?」看著校長關切的眼神,我站起來不知所措,心裡想的那些事一下子反應到臉上,臉也越是燒起來。

校長湊近我,打量著我的狀態,神情似忽也慢慢變了。

我想他一定是嗅到了我蜜穴裡散發出來的誘惑男性的氣息。

校長看著我燒紅的臉,喉嚨起伏了一下,慢慢抓住我滾燙的手,我沒有掙扎,靜默著。

我能感受到校長的心跳在加劇。

************

校長終於忍耐不住把我摟在懷裡,用火熱的唇吸吮我的柔唇,成熟男人的強烈體臭,使我快要暈眩。

校長的舌頭纏住我的舌尖吸吮,我收回舌尖時,他的舌頭追入我的嘴中。

忽然校長鬆開我說:「我、我不該這樣。

我送你回去吧?」我的胸脯一起一伏,春情被火熱的吻催動,蜜穴一波一波的在顫抖,淫水正溜出內褲滲到大腿上。

我抬起頭送上柔唇,校長忙躲開,「小曹,我還是送你回去吧!」我咬住嘴唇,慢慢撩起裙子,讓濕漉漉的內褲呈現在校長面前。

我再次仰起唇舔他的舌頭,校長因喜悅而顫抖,一把摟住我,更用力的吸吮我的舌頭,吞吐我的唾液。

雙手毫不猶豫地插入裙內,用力地揉捏我嬌嫩的臀部。

我「啊」了一聲,有點痛,可是我喜歡這種感覺,這種被男人渴求、被男人蹂躪的感覺。

我慢慢後退,抵住牆,承受著校長的壓迫。

我的唇因為太用力而酸軟,校長卻頑強地吮吸著我的臉、我的眼睛、我的耳垂、我的頸項,我側過身,讓他能舒適地吻我的耳垂和頸項,校長摟住我的腰枝,搓下我的內褲,撫摩著我的水草地,並用手指搓揉著草地中的熱乎乎的泉眼。

每一次的搓揉都帶來一陣愉快,也帶來更深的熱癢,渴望他搓揉的更用力些。

我哼哼著,扭動腰枝迎合著搓揉,可校長卻抽出了手。

我忙叫道不要呀!校長摟起我大步流星地走到他的辦公室,把我放在沙發上,解開我的衣裙,褪下我的內褲,抱住我的雙腿,仔細地欣賞著我那豐腴的蜜唇和那茂密的濕草地,然後動情地用嘴猛親我的乳房和蜜唇,舌頭一會兒繞著我充血而突出的陰蒂,一會兒挖著我熱乎乎的蜜洞一進一出。

我呻吟著、扭動著,性的渴望越來越激劇,心跳如鼓點,都快從嗓子裡跳出來了,「校長、校長,我要、我要、我要……」陰道裡熱癢的難受,淫水一股接著一股地不停地往外流。

校長脫去衣服,我看見那黑亮的陰毛也是一大片,比我的還多,而且又稠又長。

最引人注重的是那根強有力的巨棒,彷彿從陰毛中直挺挺地鑽了出來,高傲而怡然自得地聳立著,足有二十公分,粗得就像小孩兒的胳臂,挺撥在兩條堅實的大腿中間,還有節奏的一跳一跳地亢動著。

再看那個正在充血的大龜頭圓滾滾的,紫光滑亮,就像個大將軍。

我分開兩條大腿,校長手握住那根象燒得通紅的鐵棒似的陰莖,用另一隻手的兩指把陰唇分開,用陰莖的大龜頭在我的蜜洞口往返摩擦著。

接著,他抱住我的雙腿,胯往前猛地一挺,只聽得「滋」的一聲,那沾滿淫水的龜頭擠進了我那窄窄的蜜洞,有點疼,我忍不住「啊」了一聲。

校長關心的看看我,我閉上眼睛「嗯」了一聲,接著感覺到一股力量衝進來,撐滿了我的蜜穴。

那條陰莖在我的蜜穴裡開始有節奏的抽插,美妙的感覺也一陣一陣席捲我的全身。

我不斷呻吟著。

陰莖在我陰道裡時而深插,時而左右攪動。

夢幻般的美妙感也隨著往返的摩擦增長,越來越感到舒適,我的身子軟綿綿都快支持不住了。

我的蜜穴被幹得受不了,一陣一陣把我推向性慾的高潮。

「校長,好舒適……!嗯……嗯……喔……喔……啊……啊……!校長,我要你!!」忽然我感覺蜜穴裡一下空虛了,校長扶起我,我順從地趴在沙發上,抬起臀部,校長扶住我的腰身,用發燙的肉棒慢慢擠進我的蜜唇,接著一挺,巨大的肉棒又深深地插進我的蜜穴。

校長一邊抽插我春潮氾濫的蜜唇,一邊大力捏揉我嬌柔挺拔的乳房。

我努力用手頂住沙發承受著校長的衝擊。

「嗯……嗯……喔……喔……啊……啊……!校長,我要了!!」校長見我這樣就握住我的腰身,加勁的插,快速的抽。

我感覺到陰莖越來越粗,越來越硬,越來越燙。

陰莖的衝擊力越來越猛,校長喘氣越來越急。

「啊……啊……!用力、用力……干、干、干我、干我……干死我……受不了……喔……喔……」我止不住地狂叫起來。

這時,校長的陰莖在我蜜穴裡更加急抽急送,每一次都插到最深,然後,又猛插幾下,就覺著蜜穴裡有一股股滾燙的熱流射在蜜洞的深處。

我們靜靜地趴在一起,過了一會兒,校長慢慢起身把軟綿綿的肉棒抽了出來。

我翻過身看見乳白的精液伴隨著我體內的淫水慢慢溢出來。

校長拿來紙巾幫我擦拭。

七)

我躺在沙發上休息,禁不住回想起了剛才那會兒的激烈情景,校長揉撫著我臀部的肌膚,似乎意猶未盡,手在我全身游動,最後停在了我的蜜穴輕柔的撫著、摩著、撩著、扣著。

我的感覺也漸漸上來,配合著他的動作,我輕輕哼著。

「嗯……嗯……嗯……嗯……」校長見我這樣柔順,再次起身份開我的雙腿,把陰毛扶開,猛地吸住我的陰道口,舌頭伸進蜜洞裡往返攪動,然後又雙手攥著他那碩大無比的肉棒擠進我的蜜唇往返磨擦,我的陰蒂又開始充血而豎起來。

經過他的一陣吸舔、擺佈、折騰,我的慾望也逐漸劇增,陰戶一鬆一緊張合著,淫液也開始流淌起來,我有一種衝動。

我起身蹲在校長面前,扶住那半硬不軟的肉棒,張口含住它,輕輕地舔嗜、輕輕地吮吸。

用手撫弄那下面懸掛著的鼓鼓囊囊的兩顆肉球。

為男人口交使我有一種處女的激動,讓我渴求,使我發情。

校長似乎很享受,撫摩著我的臉蛋,低低地發出愉悅的聲音。

不知不覺中感到他那肉棒又漸漸開始發硬、發長、發熱,肉棒上的表面盤繞著的青筋暴跳起來,龜頭頓時呼呼地大漲,發著紫紅鮮亮的光,頂端的孔有如怒目圓睜,咄咄逼人。

我的手都快攥不住這忽然變大的傢伙了。

校長也興奮起來,抱住我的頭用力在我嘴裡抽插,激動地喊著我的名字。

我努力堅持著滿足校長的慾望,感受著異性的力量。

終於我堅持不住了,校長感動地抱起我輕盈的身體,示意我摟住他的頸項,難道他要抱著我性交。

果然,堅硬的肉棒從下面頂上來,校長用力一挺,「滋」的一聲碩大的陰莖全根插進來。

校長托著我的身體一上一下,陰莖開始抽動了,臀部被有節奏地向上頂抽,每一次都被插到最深處,強烈的被征服感使我感到有些頭暈目眩。

抽插了一百來下,校長氣喘如牛,坐到了沙發上,我擺動臀部一上一下套弄校長的肉棒,性交的快感傳遍我的全身,我憋不住便使勁擺動臀部,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一種輕飄飄的感覺,有如騰雲駕霧進入如夢似幻的仙境一般。

校長見我動作弱下來,又把我扶到沙發上,舉起我的雙腿,猛烈地幹著我大開的蜜唇。

陰莖抽插的越來越快,在巨棒的不停的攻擊下,蜜唇隨著陰莖被擠壓、拉動。

我不斷地發出舒心的呻吟,我赤裸嬌嫩的肢體隨著他抽插的節奏蠕動著,用全部的身心和感官盡情接受一波又一波淫慾浪潮的衝擊。

我感到了無比的亢奮,我不知如何來形容和表白這種亢奮的心情。

四周的一切,就連這世界彷彿都消失去了,時間也似乎凝固成為永恆,天地之間,只剩下兩個赤露著身體,毫無保留地盡情瘋狂地發洩著性慾。

忽然間,校長像一匹脫韁的野馬,用盡全身的力氣,向裡面猛頂,性交的快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心臟就像隨時都要爆炸似的,一下,兩下……我的感官幾乎到了所能承受的極端。

我們摟得更緊了,他的動作速度告訴我——他快要射精了!我聚精會神地等待享受這射精時刻的到來。

剎那間,他的陰莖迅速變硬、變粗、變燙。

隨著他最後頂入蜜穴裡面極深處,一股股滾燙火熱的精液,如火山的噴射一般,猛烈地撞擊在我的子宮口和陰壁上,熱乎乎的酥麻了我全身!

八)

我緊緊地摟著校長,感謝他給我的歡愉和滿足。

校長也撫摩著我的肌膚,吻著我的臉龐。

我輕聲問校長:「還要嗎?」校長很吃驚,「那就晚上吧。」

我拉住校長的手放在蜜穴上,嬌笑道:「她可受不了。

不過你還要,可以……」「可以什麼?」「可以幹這裡。」

我張開腿,握著校長的手指觸到我的菊花瓣。

校長的手指沾著淫水輕輕挖進我的菊花瓣……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超辣的乾姐
訕後直接上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極樂校園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淫校長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