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周姨 人妻熟女

我生長在江邊的一個中等城市,從小到大生活平淡無奇,學習成績中上,勉強大學畢業。

我性格趨於被動,說白了就是有賊心沒賊膽,從喜歡偷看漂亮女孩身體開始就只會躲在一邊意淫跟打手槍,真正的性經歷只到我22歲剛參加工作不久的一個夏天。

我住在父母單位的宿捨區,鄰裡多為父母同事,不熟也認識。

父母已退了休,被在外地發展落戶的姐姐接去了,剩我一人在家大肆玩遊戲機、看A片,悠哉遊哉。

我們這裡一層樓只住兩戶,我家對門是三口:母親、兒子和兒媳婦,兒子到南方打工去了,母親提前退休在家,媳婦在本地工作。

說實話我挺喜歡這一家子,不僅是她們熱情和氣,這一家子遺傳基因特優良,兒子英俊高大,媳婦漂亮溫柔,連母親都看不出來快五十的人了,像剛四十的,真正徐娘半老,混身充滿媚力。

母親姓周,我叫她周姨,老伴死的早,白析健康,微胖而豐滿,乳房與臀部仍然堅挺有彈性。

媳婦姓劉,比我大六七歲,我叫她劉姐,苗條但並不瘦,是那種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非常陽光的一種。

因這家男主人常年在外,有些力活與維修方面的事基本上就由我包了,好處是在她們家搭夥吃頓晚飯(中飯在單位解決)以及幫我洗衣服。

那天晚上八點多,我正在家打遊戲,對門周姨來叫我幫忙拿東西。

在她家臥房頂櫃裡有一個紙箱,較沉,人字梯已經放好了,我爬上去一使勁盡然沒搬動,我回頭說:「周姨,好重哦,可不可以先拿一部分出來?」這時我發現周姨的臉有些紅,似乎躲避了一下我的目光,但我並未多想,她點頭同意後我就開始拿東西了。

我拿一件遞給她一件,突然我從她松大的汗衫領口處,看見了她那碩大白晰的大半個乳房,隨著她的俯身在搖晃著,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見真正的乳房,我連忙抬眼但忍不住遞東西時偷看一眼,我甚至看到了她的深紅色的乳暈及玻璃球般大小的乳頭,有一次還看到了她微隆的潔白肚皮。

我幾乎忘了一切,腦子裡只有球形巨乳,潔白肌膚,機械地遞著東西。

猛然她抬頭望了我一眼,又望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臉刷地一下更紅了,大聲到:「看什麼呢!」隨即又漂了一下我的下身方向。

我荒忙收回眼神,順著她的眼光看了一下自已,原來我只穿了一個寬鬆的三角褲就過來了,從她那個方向應該能從我的褲角看到我的小弟弟,何況不知何時,他早已勃起,支起了一個賬篷。

這使得我更加窘迫,害怕她會生氣並告訴我的父母甚至別人,那我就沒臉見人了。

我拚命想轉個方向可梯子上位置又小,用手去拉褲角,想不到小弟弟從另一邊彈了出來,正在心慌意亂時,聽見周姨哈哈哈……大笑起來,我掃了她一眼見她笑得花枝亂顫,並沒有生氣跡象,稍鬆了口氣,尷尬地陪笑了兩下,準備繼續搬東西。

突然周姨的手從我的褲角伸進去,抓住了我的小弟弟邊揉邊說:「嘻嘻嘻,小傢夥人不大,東西到不小,說,剛才在看什麼呢,這是怎麼會事?」我感覺我的臉象波了開水,小弟弟好像也更漲大了,雙腿本能地夾在一起。

我吱吱唔唔地說不出來,最後乞求到:「周姨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周姨嗔到:「那不行,不能讓你白看了吧。」

我心中一動,忽似感覺到一點什麼(平時我反應沒這麼快),我看了一眼周姨,覺得她眼中似乎在發光,還有點像A片裡浪女的媚光,我大著膽子說:「你再不放手,我可要報復了。」

她斜著眼看著我說:「是嗎?你能樣?」我吸了口氣,安定一下心神,下了兩步梯子,她的手也一直在揉捏著我的小弟弟沒放,我猛然將右手從她的領口伸進去抓住了她的一個乳房揉起來,周姨呀的輕呼一聲,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胳膊,頭也頂在我的胸前,可她抓住我的小弟弟的手並沒有放鬆,只是停止了揉捏,我伸進去的手並沒有閑著,我學著A片裡的,一會兒大力揉捏乳房,一會兒輕撚乳頭,慢慢地她的頭向後仰起,呼吸急速,身體也在下沉,手裡乳頭在迅速變硬。

突然,她鬆開雙手抱住我的腰,防止自己坐到地上,但這帶著我失去平衡,撲到她身上倒了下去,還好後面就是床,我們倒在床上,停止了活動,我們喘著氣對視了一會兒,突然她把我的頭一抱樓到她的胸前,我也不客氣隔著汗衫咬她的乳房,吸吮她的乳頭,她從鼻腔處擠出嗯嗯的聲音,我的手順著她的肚皮伸向那最令我神往的地方,她也只穿了個四角褲,插進鬆緊帶裡,摸過一個圓面深的肚臍,滑過柔軟的小腹,觸到一片毛聳聳的地帶,我扒拉著她的陰毛,手掌按到了一個饅頭大小突起部,接著手指觸到了一個小突點,只見周姨猛然像打了個冷戰,我繼續了幾下,她抬腿夾住了我的手,我只能用手指繼續探索,中指陷入了兩片肉當中,中間有些濕滑,繼續往裡伸,有一個肉洞,我的手指可以插進去,裡面有好多水,我知道這是陰道了,我的中指每插一下,周姨便哼一聲,還抬起屁股迎合我。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從她胸前掙扎起來,先脫去自己的褲頭,再幫她拉去汗衫,扒去她的褲衩,我撲了上去,我親吻她的咀,將舌頭伸進去,她也伸出舌頭與我的舌頭攪拌在一起,我下意識將小弟弟在她的下身戳著,但半天不得其門而入,她衝我媚笑了下停止我的動作,捉住我的小弟弟牽引著向她的玉門而去,我隨勢一沉,小弟弟便全身而入,這是我的第一次插入陰道,感覺小弟弟週身被濕潤火熱而柔軟的東西包裹著,還不停地蠕動擠壓,這不是手能創造出來的境界,我不自覺的抽插起來,並不懂得什麼技巧,只顧猛攻猛衝,每沖一次,周姨便哼一聲,雙手緊捏著拳頭,不一會兒,我就有了想射的感覺,她似有所覺,猛地握拄我小弟弟的根部說:「不,別這麼快,先停一停。」

我順從地停了下來,將要射出精液又憋了回去,但對一個沒有真正沾過女人的男人怎麼忍得住呢,等她的手一拿開,我又動了起來,這回力量更大,一插到底,使得周姨不停地啊啊大叫,不多久我的精閘大開,全部洩到周姨的體內,之後周姨也全身一鎮緊繃,接著又癱軟下來,我也氣喘籲籲叭在周姨身上,不想動了。

歇了一會兒,我們爬起來,雙方似乎都有些不好意思,我怯怯地說:「周姨,對不起。」

周姨沒有吱聲,我又問:「周姨,我們……,我以後還可以……」周姨望著我說:「不能怪你,我也……,只要你能保密,當我想……不,只要你想,我還可以陪你。」

「周姨你真是太好了。」

我興奮地撲到周姨懷中,「不過要小心,還有,等你娶了媳婦,我們就不要了。」

周姨接著說。

就這樣在我們的協議下,我們秘密交往下來。

此後,我沒事就泡在鄰居家中,周姨當然是心照不宣,我們也掩飾的很好,兩三個月下來,我的癮頭越來越大,我不僅找著機會和周姨做愛,我甚至幻想著泡上劉姐。

當周姨和劉姐都在場時,我表現的比較規距,當只有劉姐時,我的話明顯變多,不時開些玩笑,藉機觸碰劉姐身體,但也只此而已,而劉姐則似乎只當我是小孩子,和我對著瘋鬧,如此我已很興奮,卻沒敢想真的下手。

一個仲秋的晚上,我在周姨家無聊地看電視,周姨說出去買個東西但半天未回來,劉姐則參加一個工作應酬也還沒回家。

不知不覺中,我靠在長沙發上睡著了。

漸漸地,我作起了夢,夢中劉姐在我面前跳起了脫衣舞,標緻地身材在我面前扭動,我感覺到下身在昂揚晃動起來,這時劉姐跪到我的跨前,像A片中演得一樣,張開她的小咀,慢慢地將我的小弟弟含到了咀裡,並象性交一樣讓我的小弟弟在她咀裡一進一出,她柔軟的舌頭包裹著我的龜頭。

可笑的是,此刻我又進入了半睡半醒狀態,迷糊中我還嘲笑自己想劉姐想瘋了,像青春期大小孩一樣作這種春夢,但是我又覺得下體的快感是那麼真實,不像在做夢,我猛得睜開眼睛。

天哪,是劉姐,她正蹲坐在我小腹上,而我的小弟弟正在她的小穴裡吞吞吐吐,我不知道是嚇著了還是被這飛來豔福驚呆了,我只知道木木地躺在沙發上,腦子裡好似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害怕還是該興奮,幸好我的小弟弟還本能地豎立著。

好半天我才回過神來,我聞到劉姐身上嚴重的酒氣,隨即我興奮地反應過來,送上門的良機怎麼能白白放過,我摟住劉姐的腰,配合著她的動作抬動自己的屁股。

可惜沒多久,劉姐亢奮地朝後仰起身子,小穴裡的龜頭感覺一陣濕熱,劉姐朝後軟倒在沙發上,不一會兒昏睡過去。

可我還沒瀉火呢,而且我夢魅以求的身軀就在我面前,不能就這樣結束。

我補上去,親吻撫摸著劉姐的秀氣地臉蛋,天鵝般的脖子,豐潤的酥胸,結實的小腹,迷人的陰戶,修長的玉腿,我將我的小弟弟再次插入劉姐的小穴,大抽大幹,劉姐這時也起了反應,雙手摟住我的背,雙腿盤到我的腰上,不停地嗯啊聲中扭動起來,我忘了週身的一切,沉浸在和夢中情人的性愛當中,終於,我一瀉千裡。

當我清醒過來,一抬頭,我的心猛然一陣狂跳,當時我的臉一定寡白,我確實感到了害怕,因為周姨就站在我面前,周姨回來了,眼裡含著淚與憤怒,混身在顫抖。

「周姨……」大概只有我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叫了一聲,「報應呀……」周姨啜泣著小聲說,「你馬上出去!」突然她嚴厲地命令,我像兔子似的竄起來跑回了自己的家,那一夜我失眠。

我再也沒敢到周姨家去,不久周姨全家搬走了,房子租了出去。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