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亂倫史 家庭亂倫

家明自幼生於富豪之家,又兼英俊強壯,是學校中女同學的偶像,惹了多少女同學害相思病,他卻一個都看不上眼。因為他最喜歡的是自己的小妹家婷,只是他父親管得嚴,兄妹兩人雖感情融洽,卻苦無機會接近。

家婷生得如花似玉,今年雖才十四歲,但已亭亭玉立。

沒想到皇天不負苦心人,這天父親有事必須去香港出差,要一個月才回來。

這天家明回家正好看見妹妹在客廳裡看電視,一問之下,母親原來到隔壁乾媽家去打牌。家明一想,這真是個好機會。

「家婷,哥哥陪你到樓上做功課好不好?」

「好啊!謝謝哥哥。」家婷高興的說。

說完便帶著家明往二樓走去。一進房間,家明把小妹一把抱住,又抱又親。家婷其實也喜歡自己的哥哥,兩人常趁父親不在時,互相親吻撫摸。這時家明開始感到忍不住,一根陽具開始漲的鐵硬,因為家婷穿著睡衣,家明又抱著家婷,因此家明便看見家婷睡衣裡的內容。

「現在的小女孩,營養真是充足,發育的這麼好。」

家明的眼光則不時故意轉到家婷的胴體和剛剛發育的胸部。

「萬一給爸知道了……」家明還是對父親有些畏懼。但他看到家婷那白嫩的大腿時就開始把持不住了。

「這麼好的肉體給別人太可惜了,不如還是我來享用吧!」家明一把脫下家婷的睡衣,露出了一對尖挺小奶,抱著家婷柔若無骨的身體,開始吸吮小乳房。

「哥,輕點……啊……好舒服。」這時,家婷的眼睛半開半閉,小嘴打開舒服的直喘氣。家明連忙把舌頭送入小
妹的口中,吸吮她又小又香的舌頭,品嚐著她香甜的唾液。

「嗯,真是人間美味。」

這時家婷小嘴被人塞住,小奶又被哥哥的大手搓揉,白嫩的身體開始冒汗。平常家明對這個小妹是無比疼愛,家婷也總是凡事躲在哥哥身後,有時親友開玩笑說:「妳這麼喜歡妳哥哥,乾脆以後長大嫁給他好了。」家婷立刻就
滿臉通紅,躲回房間。

這時家明邊親邊摸,看著自己小妹肌膚雪白,又嬌又嫩,就像白玉琢成的一樣,陽具不覺更加堅硬粗大了。於是把家婷的小內褲脫下,只見褲子中濕了一小塊,原來家婷發育的早,已經有淫水流出。家明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把小妹放在床上,分開她兩腳,然後提起自己二十公分的大陽具準備插入。

「哥,好痛,不要插了,好痛。」家婷年幼穴淺,哪經的起如此碩大的陽具,痛的眼淚直流。

「小妹,剛開始都是這樣,等過一會就好了。」

說也奇怪,兩三分鐘過後,家婷便開始覺得漸漸不那麼痛了。

「小妹,還痛嗎?」

「嗯,不太痛了,可是有點酸,有點漲。」

家明聽見小妹這麼說,心中十分高興,連忙抽送起來。過了一會,看見家婷真的不痛,這才大抽大送,因為家婷的小穴實在太肥嫩,家明幹得十分痛快。

「不痛就好,妳試著搖一搖屁股看看。」

家婷最聽她哥哥的話,連忙挺起屁股,把小陰戶湊上來迎合陽具。搖了幾下,忽然抵著一處,覺得裡面似酸非酸,似癢非癢,一股舒服的感覺直透上來,小嘴只是喘氣。

「哥,我好舒服喔……,我覺得好像要尿尿了。」

家明知道已經戳到了花心,狂抽猛插了數百下,家婷的兩手不自覺地抱住哥哥,兩隻小腿鉤住他的腰,家明也用兩手抱住小妹的纖腰,全根盡入。此時陽具更覺粗大,塞滿在家婷的陰道中。

家明說:「家婷,哥知道妳要丟精了,我們到床上去吧!」

家婷點點頭,家明就把她雙腳架在手臂上,家婷雙手抱住哥哥,兩人交舌熱吻,家明把妹妹抱起來,陽具留在家婷又暖又緊的陰道中不抽出來,一邊走一邊抽送。然後抱到家婷床上,把家婷放倒,架起雙腳從頭幹起。

再抽送幾百下,家婷忽然叫:「哥,我要尿……尿了!」雙手緊緊摟住家明。一股陰精澆在家明的大龜頭上,家明知道小妹已經進入高潮,把陽具頂住花心用力一揉,也「噗」、「噗」的把一股陽精射在家婷的小洞中。

兄妹倆抱住沈沈睡去,從這一天起只要有機會,趁媽媽不在,兩兄妹就上床做愛。
*************************************************
家明和家婷的母親名叫豔玲,今年才三十九歲,雖然已經是中年,但保養的好,不但臉蛋嬌豔,膚白肌嫩,就連身材也凹凸有致,絕不像是生過孩子的母親。

這天家明早上起來,覺得尿急,連忙到廁所撒尿。正當剛撒好時,突然有人打開門,原來是豔玲也想上廁所。這時家明露出一段大陽具,還來不及收入褲中,豔玲見了不禁臉紅,心想:「這孩子幾年沒見,竟然長的這麼大了,還沒勃起就和他父親差不多,要是起來………。」

家明覺得尷尬,急忙走出,留下他母親一人還在廁所裡。其實家明的父親年紀已大,又常忙著生意,時常冷落嬌妻。本來家明的母親也只有自怨自艾而已,沒想到早上這一幕,讓她不知如何是好,一天下來,眼前所想盡是兒子英俊的臉孔和那根又粗又大的陽具。

但苦惱的不只豔玲一人,家明這一天也一直在想自己嬌媚的母親,母親不論身材、臉蛋都是一流,那種中年婦女的豔態,實在令他心動。豔玲心中覺得煩惱,晚飯後就去找自己的好友淑娟訴苦,淑娟和豔玲是大學時的同學,對她的事一直很清楚。

「淑娟,你說,我到底應該怎麼辦?」

「那有什麼好考慮的,既然家明有這麼好的東西,不是剛好可以解決你的需要嗎?」

「這怎麼可以,他是我的兒子,這不是亂倫嗎?」

「傻瓜,現在是什麼時代了,亂倫的事到處都有,只是大家不公開而已。妳看,我老公已經過世三年了,要不是有兒子,我早就改嫁了。」

「妳是說,妳和妳兒子志遠………。」

「對啊!我老公死後,志遠就常常纏著我要和我一起睡,我本來以為他只是個小孩,沒想到每天上床就脫我睡衣,又摸又親,鐵硬的陽具在我陰戶外面頂來頂去。我原來想,這只是青春期的正常現象,不過意淫而已。後來他看我不生氣,有一次就趁我睡著時插了進來,抽送的我美醒過來。從此我們母子倆就睡在一床,有時一夜他就要玩兩、三次呢。」

艷玲聽了淑娟的話,心中七上八下的回到家中。這時時間已經很晚了,家中所有人都已經睡了,於是洗完澡後便匆匆入睡。就在半睡半醒時,忽然一個赤條條的裸體鑽進被子裡。

「媽、媽」是家明的聲音,大概是要試探她睡了沒有。

這時豔玲裝著已經睡著,想要看看兒子接下來要做什麼。沒想到兒子居然開始脫她的奶罩和三角褲。由於夏天悶熱,豔玲常常只穿著內衣褲睡覺,本來只是希望涼快一點,沒想到卻便宜了兒子。這時家明的手在她豐滿的肉球上,輕輕的撫摸著,豔玲可以感覺到一根又大又熱的陽具頂在她的屁股溝上。過了一會,家明越來越大膽,索性左手在乳房上搓揉起來,右手則去摳摸她的陰戶。摸得豔玲淫水潺潺,家明一根大陽具就要往裡送,可是一時緊張,東頂西頂就是進不去。

豔玲終於忍不住張眼一看,媽呀,一根七寸長的大陽具正頂在自己的穴口上。她這時又驚又喜,但為了母親的尊嚴,不得不叫道:「家明,你在幹什麼,難道……。」

家明心中一陣驚嚇,但轉念一想,「不行,已經到了緊要關頭,怎麼可以放棄。」

「媽,我好愛妳,我已經想媽想了很久了。」

「不行,我是你媽。」

「媽,反正爸也不常回來,不如就由兒子來孝順妳吧!」

豔玲這時慾火大熾,心中直想:「天啊!這哪是人的陽具,根本是馬的陽具。要是插到我穴裡,那不知有多美。」

家明見母親沈默,於是把母親兩腿分開,挺起陽具朝下一插。豔玲就像殺豬一般喊起來道:「呀,好痛,狠心的兒子,輕些。」原來自從家婷生後,老公就沈迷外面的野花,已經很久都沒有和她做愛了。

家明只好用兩隻手替母親扒開陰戶,慢慢輕輕捱擦捱擦許久,只進去一寸龜頭,過了一會,家明又挺起陽具朝裡一攻。

豔玲又喊起來:「好狠的兒子,怎麼不管媽的死活,一下就弄到底?快抽出來。」

家明心想:「如果抽出來,媽就不會再讓我玩了,不如開始抽送,讓媽早點舒服。」遂運動起來。起初幾下,豔玲還受不了,每送一次,一定叫一聲「啊呀」,送到幾百下,就不再叫了。再抽送一百多下,豔玲就開始浪叫起來。

「乖兒子……好兒子…插重一點,對……對…就是那裡……啊…啊……媽好爽…」

此時家明眼見母親中年美婦的騷狀和媚態,心中越來越興奮,陽具一下插的比一下重,這時見母親身體忽然一陣顫抖,一股又濃又熱的陰精澆在他的大龜頭上,他一陣舒服,也射出又濃又多的精液。

母子倆雲收雨散,家明把母親摟在懷中,一邊親嘴,一邊撫摸母親嬌嫩的兩個乳峰。他還浸在緊小陰穴中的大陽具,仍捨不得抽出。

「小鬼,媽的骨頭都要給你揉散了。」豔玲心滿意足的對兒子拋出一個媚眼。

「媽,妳好美。」家明看到美豔的母親,慵懶的躺在自己懷中,這種美態,不由得他看呆了。

「小傢伙這麼會玩,將來你娶了老婆,她怎麼受的了。」

「反正還有媽,何必擔心。」家明一陣嘻笑。

一個是中年久曠,嬌豔美婦;一個是年輕力壯,好色飢渴,於是母子倆弄了一夜直到天明才相擁而眠。從此以後,家明白天藉口教小妹做功課,搞家婷的年輕嫩穴;晚上則趁其他人不注意時,潛入母親房間裡,和母親大被同眠,恣其淫樂。直到父親回來之後,才暫時收斂。

家明和母親睡了十幾個晚上,母子倆不知在被子底下鑽研了多少性技巧,正是如膠似漆之時,突然父親出差回來,只好被打斷好事,苦不堪言。父親這一回家,就連小妹也不方便搞了。只好強忍慾火,沒事打手槍解悶。

不久就到了聯考前三個月,家明平時在校功課良好,父親對他有很大的期待。為了怕在家中不能定心唸書,於是打算把他送到桃園家明的大姊家華那裡去。

家華今年二十一歲,是家中的長女,由於生性開放活潑,在大學就交了男朋友,後來兩人閃電結婚,差點把家明的爸爸氣死。在又氣憤又無奈的情況下,只好叫家華的丈夫去桃園當廠長,所以家華就住在桃園。

這一天,家明到了桃園,就去拜訪姊姊。姊弟倆許久未見面,自然十分親熱。家明看見數年不見的姊姊,結婚後比以前多了一股成熟韻味,不變的是服裝仍然像大學時代一樣辣,穿著一件鵝黃色小背心,下身一件牛仔短褲。兩個大奶堅挺飽滿,一彈一跳,再加上那雙美麗又修長的腿,及走路時會左右搖動的翹臀。家明不禁十分羨慕姊夫的豔福。

而家華看見久未見面的弟弟,心中也是又驚又喜,還記得當年還只是一個跟前跟後的小鬼,現在居然長成一個英俊挺拔的青年。

「對了,姊夫呢?」

「他啊,陪客戶到到南部談生意去了,要後天才會回來。」

姊弟倆邊吃飯邊談,不知不覺已到晚上。其實,家華和老公的婚姻生活還算十分美滿,雖然老公在外不免拈花惹草,但家裡的工作卻未少做。只是沒想到家華風流成性,在大學時就是有名的交際花,如今被老公鎖在家中,只好每天看一些黃色小說解悶。然而小說中,男人陽具個個粗大,再想到自己的老公不覺有所不足。這時家明看著姊姊兩個鼓漲的奶子,和白嫩的大腿,心中胡思亂想,一根大陽具就在褲子裡勃起。家華正在講話,忽然注意到小弟牛仔褲裡鼓起一大包,心中立刻知道是怎麼回事。吃完飯後,家華在浴室裡洗澡。家明本來想要藉機偷窺,沒想到在門外無心咳嗽一聲。

「咳。」

「我在洗澡,外面是誰?」

「姊,是我。」

「小弟,有什麼事嗎?」

「沒事,我只是想上洗手間而已。」

「那就進來吧!」

家明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但姊姊的確是叫他進去。

「姊,不好意思。」

「我們是姊弟,有什麼好避諱的。」

家明這時故意緩慢的從褲子裡掏出碩大的陽具出來,讓他姊姊看個清楚,家華不禁張大了嘴,兩眼盯著弟弟的偉物。同時也不忘投桃報李,把兩個豐滿的肉球,和一個肥嫩的陰戶,正對自己的弟弟,給他看個清楚,又怕浸在水裡,不易看清,只好微微躺下,兩腳張開,現出個正面,使他一覽無遺。

家明看得慾火高昇,那條大陽具不覺漲的鐵硬,高高挺起。家華看到親弟弟這條七寸長,茶杯口般粗的陽具,也十分興奮。從浴盆中走了出來,一手握住弟弟的陽具,把他牽到臥房中。一進臥房,家明一把抱住姊姊,一邊揉捏豐胸肥臀,一邊就要將大陽具塞入姊姊那小洞中,沒想到姊姊那洞生的窄小,左頂右頂都進不去。

「小弟,輕點。我禁不起你這大東西。」

雖然聽到姊姊這麼說,但心中還是懷疑姊姊只是不好意思,哪有結過婚的女人受不了插的道理。就把陽具對著陰戶硬衝起來。

家華忍不過,有點生氣的說:「我叫你輕點,你怎麼又這麼急?」

家明看到插不進去,知道姊的話不是虛假。

「姊,我已經愛妳很久了,現在巴不得快一點把大陽具插進去弄,所以太過用力,妳不要生氣,弟將功贖罪就是了。」

家明把陽具提起,緩緩的在姊姊的穴口摩擦,同時嘴對嘴,口裡含著姊姊的香舌頭,一手抱著腰,一手輕輕搓揉乳頭,如此三管齊下,弄得他姊姊舒服的從鼻子裡發出「哼」、「哼」的聲音來。

「弟,好舒服……可以……可以插進去了。」

家明聽到這句話,非常高興,連忙用力一插,「啾」的一聲,他那條大陽具已然藉著姊姊的淫水全根盡沒。

「喔…喔……好舒服……好美啊…」

「對…就是那裡……插重…一點」

「哇……美死了……美死了」

「啊……啊」

家明自從和他妹妹及媽媽搞過後,一直希望能再玩其他的小穴,如今看到自己許久不見的大姊,嬌媚十足的浪態,使他神魂顛倒,用心的使勁抽插,直抽插了半個鐘頭。

「噯喔…嗯……好弟弟…你真會插……弄得姊……姊姊舒服死了……用…用力姊要……丟…了。」

家華說完,果然一陣陣的陰精就洩了出來。然而,家明這時還意猶未盡,把他母親床上所教的九淺一深、三淺一深等絕技,全部拿出來實習。弄得家華翻來覆去,又洩了兩次,這才在她體內射出濃精。

「小弟,你好棒,真是大丈夫。」

「嘻,這都是媽教的。」

「你是說你和媽……。」

家明得意的把自己和母親及小妹通姦的事,向大姊說出來。

「你這個小色鬼,玩了媽和妹後,連我這個大姊都不放過。」家華笑著說,同時玉手又去套弄那條大陽具。

「姊,妳不怪我嗎?」

「搞都搞了,還有什麼好說的。更何況你剛才那一炮打的那麼深,我有預感,一定會中。」

「搞中了,怎麼辦?」

「生下來啊,反正有你姊夫頂,怕什麼。」

十個月後,家華果然生下一個又白又胖的女嬰,這就是家明的姪女愛蘭。家明後來和她也有一段情緣,不過這是後話。

自從弟弟搬到家中後,家華這騷淫婦,晚上有體貼的丈夫搞,白天有英俊的弟弟搞,家華不曾嘗過這種滋味,十分喜歡,真是如魚得水。可惜好時光稍縱即逝,三個月後,家明考上了台北的國立大學,姊弟倆只好依依不捨的分別。回到台北的家中,母親和妹妹已在家中歡迎他。

「乖兒子,恭喜你。」

「哥,你好厲害喔!」

由於家明離開家裡已經許久,而父親又正好到美國去談分公司落成的事,要三個月才回來。因此家明高興的和母親、小妹到他的臥室一起去好好慶祝。母子兄妹三人不分晝夜盡興快樂,只希望能在他父親回來之前多玩幾次,否則又要捱那相思之苦和慾火的煎熬。

沒想到三個月後,豔玲卻意外發現自己懷孕了。心中自然又喜又怕,喜的是肚子裡懷的是心愛兒子的孩子,怕的是時間太近,瞞不過丈夫。正當她心中不知要生下還是打掉時,忽然家中接到一通電話,原來家明的爸爸在美國發生車禍,居然過世了。聽到這個消息,大家心中自然十分難過,於是家明匆匆赴美,辦理了父親的喪事。

由於家明還正在求學,因此就按豔玲的意思,將公司交由別人接手,而母子三人就靠留下的大筆遺產過日子。而在這段期間,豔玲的肚子越來越大,做愛的時候未免不方便。豔玲心疼兒子,只好每晚替他口交,又交代小女兒要多給哥哥搞。於是家明照例每晚先由母親含舔三十分鐘後,再插進小妹幼嫩的陰道中,痛快抽插一個鐘頭後,再射出
濃濃的陽精。但像家明這樣性慾旺盛的年輕人,這樣的性生活當然是不能滿足他的。本來想叫桃園的姊姊回來的,但這時家華也懷孕了,因此只好打消這念頭。

有一天,當家明下課回到家時,卻發現有一位三十左右的美豔少婦正在客廳和母親聊天,在這位少婦的身後還站著一個十五歲左右的少女,穿著一條白色的迷你裙,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豔玲看見家明回來了,連忙向家明介紹:
「家明,快來見見你的阿姨和表妹。」

「這是家明啊!已經長這麼大了。」

原來這個美豔少婦就是家明的阿姨豔心,而那個俏麗少女就是家明的表妹詩筠。豔心阿姨本來一直住在美國,這次是因為和丈夫吵架,心中不快,於是帶著女兒回台灣散心。看到家明生的英偉,不由得羨慕她姊姊有這麼好的兒子;而表妹詩筠看見高大英俊的表哥,更是心醉神迷。

當天晚上,在吃過晚飯之後,豔玲和豔心兩姊妹由於許久沒有見面,於是回到房裡聊天。豔心講到自己的丈夫如何冷落自己,不禁難過的痛哭起來,豔玲連忙安慰她。

「姊,我真羨慕妳,看你的肚子這麼大,姊夫生前一定很疼妳。」

「唉,其實妳姊夫已經有很久沒有和我同房了,坦白說,這個孩子是家明的。」

「什麼,妳是說妳和家明……。」

「是啊!我也知道母子亂倫不應該,可是這孩子又英俊又健壯,每次看到他,下身就開始酸軟起來,只好……。」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應該的,在美國,亂倫是很常見的事。爸爸搞女兒,兒子搞母親的,不知道有多少。一般家庭還好,還會偷偷摸摸的搞,要是單親家庭,父女、母子就乾脆正大光明的做起夫妻來了。就像我家隔壁的鄰居山姆,女兒才八歲,生的又白又嫩,好像小洋娃娃一樣。山姆也不管自己的女兒年幼穴淺,每天一定要搞完女兒才上班,回來第一件事又是和女兒做愛,到了晚上乾脆把陽具泡在女兒的嫩穴裡抱著睡,這些都是他告訴我老公的。弄得我老公也一直想對詩筠下手,到前幾天,詩筠才告訴我,原來她已經和老爸洗過兩次澡,連老爸的陽具也含過了,就只差沒有插穴而已。這次我帶詩筠出來,就是怕她被老公玩了。」

「真的嗎,真看不出妹夫是這種人!」

「所以嘍,得歡樂時且歡樂,能有家明這樣的好兒子相陪,姊姊真是幸福。」

「怎麼樣,小妹,妳想不想也試看看。」

「好是好,只是不知道家明本錢怎麼樣?」

「有二十公分長,三根指頭粗,硬起來和鐵棍一樣。」

「時間呢?會不會中看不中用?」

「平常一個小時絕無問題,有時興奮起來,一次兩、三個小時也常有,我和家婷輪番上陣,都還要求饒呢。」

豔心聽了不覺怦然心動,再加上豔玲一再請她幫忙,最後就爽快答應了。第二天晚上,家明正在浴室洗澡,洗到一半時,突然有人進來,原來正是他美貌的阿姨豔心。家明仔細一看,不覺慾火上升,阿姨身上竟然一絲不掛,只見兩個奶子高高聳起,肌膚白膩,下半身更是黑白分明,陰戶高高隆起,家明見了以後,陽具就硬的和鐵棒一樣。

「乖姪子,阿姨怕你一個人洗澡無聊,想來陪你一起洗,不知道可不可以?」

「當然歡迎了,能有像阿姨這樣美豔性感的女性陪浴,實在太幸福了。不過我有一個小要求,我一直想去見識泰國浴,卻沒有機會,不知道阿姨能不能客串一次?」

「小事一件,來,你先坐下。」

於是,豔心就體貼的為姪子示範如何用女體替他洗澡,她又貼又吻,弄得家明大呼過癮。而豔心又看到家明那根硬的不知如何是好的陽具,不覺心疼起來,於是溫柔的說:「年輕人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陽具的清潔,來,阿姨幫你示範一下。」

家明頓時看到阿姨低頭在他兩腿之間,開始用舌頭清理他的龜頭,阿姨的舌功確實一流,弄得家明欲仙欲死。而在舔弄了二十分鐘後,豔心也忍不住了,於是趴在浴缸旁邊,翹起肥白的大屁股說:「好姪子,快來吧!」

家明連忙站起來,一根陽具「撲」的一聲插入阿姨的美穴裡,直通到底。他知道像阿姨這種久曠的婦人,必須用持久戰,於是立刻使盡渾身解數,把九淺一深,三淺一深等看家本領都拿出來。弄得他阿姨舒服得不得了,全身軟癱在浴缸邊,心中直想:「從結婚以來,從來沒這麼舒服過,過去真的白活了。」

而家明也不知因為什麼緣故,越插越有勁,豔心已經洩了三次了,陽具仍然一點軟下來的跡象都沒有。

「好姪子,啊……啊…你饒了阿姨吧……啊……我快死了……。」

家明心中不忍,只好拔出陽具,可憐的對阿姨說:「可是我還沒出精呢,怎麼辦?」

豔心想想,只好說:「難怪你媽要求我幫忙,現在只好便宜你,把你表妹給你玩了。」說完勉力站起,到浴室門邊大叫:「詩筠,進來一下。」

詩筠聽見母親叫她,不明就裡的進了浴室,沒想到一進來,就立刻被表哥家明壓倒在地,小嘴也被家明的嘴封住,叫也叫不出來。這時家明慾得難過,突然看見表妹這樣一塊嫩肉到嘴邊,那裡還有忍住的道理,急忙把詩筠的迷你裙連小內褲一把撕下,吐了一口唾液在龜頭上,然後將陽具挺了進去。只覺龜頭一陣滾熱,陽具就進了三分之二。

可憐的詩筠那裡受得了這樣的陣仗,連叫也叫不出,就這樣昏死過去。而家明此時卻感到表妹的小穴又緊又暖,好像一張小嘴緊緊含著,他不禁舒服的大抽大送起來。過了一會,詩筠給他抽送的美醒過來,身體開始扭動,舒服得喘著氣,頭無力的亂擺,兩隻美腿緊緊纏住家明的腰,而下面居然不教而會的自動迎湊,挺起了小屁股。

詩筠無力的叫著:「媽呀……死了……要小便了…啊……」

她猛地一挺下身,又無力的落下,一陣陣的陰精就這樣澆在家明的龜頭上,正當家明閉著眼睛享受時,豔心在後面打了他一下:「死小鬼,我女兒還是處女,你就這麼狠心的弄。」

原來豔玲不愧是狼虎之年,休息一陣又恢復了。家明這時高興的抽出陽具,再插入阿姨的穴中,又幹了二十分鐘,這才射精。

事後,三人舒服的躺在浴室地板上,家明左擁右抱,豔心固然痛快,而詩筠也因為能得心中溫柔英俊的表哥疼愛,而感到滿足。從此之後,四人便日夜輪番上陣來應付家明,而家明也為大享豔福而高興。過了幾個月,豔玲為家明生下了一對美麗可愛的雙胞胎,全家都十分高興。而這段期間中,姨丈也打了許多越洋電話來請阿姨回去,但豔心實在捨不得家明的大陽具。最後姨丈也因為發生意外身亡,豔心母女這才沒有後顧之憂。而豔心也向姊姊說好,以後和詩筠家婷四人一起陪侄子,絕不可冷落她,家明的媽媽也高興的答應了。

阿姨和表妹住在一起後,家明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眼前有美豔的母親和可愛的小妹相伴,又有兩個可愛的雙胞胎女兒,實在令他欣喜萬分。

時間匆匆過去,家明已是大二的學生。有一天,家明的乾媽麗萍來找家明幫忙。家明的乾爹是他父親生前的好友,是一個北部的地主,而家明的乾媽則是當年舞廳的紅牌舞女,因為抵不住家明乾爹的誠心追求,就嫁了給他。兩人婚後生活甜蜜,生了一個女兒叫可兒。因為可兒今年就要上國中,需要一個家教,因此想請家明去教她。可兒年紀雖然小,但從小就是美人胚子,所有的親戚都公認將來她必是絕色美女。因此家明立刻爽快的答應了。

到了家教的那一天,家明高興的來到乾媽家中,沒想到乾媽有事出去了。而可兒卻帶著兩個同學在等他。

「大哥,這是我的好朋友婉芸和雪瑩,她們聽說大哥是國立大學的學生,所以都想來聽大哥上課,不知道可不可以?」

「既然是可兒的好朋友,當然沒問題了!」

「謝謝大哥,我就說我大哥不但英俊溫柔,而且對我最好了。」可兒高興的對兩個朋友說。

於是家明就開始上課,三個女孩子剛開始雖不免譏譏呱呱的說話,但不到一會就被家明生動有趣的講課方式吸引,開始靜下來圍著一張小桌子做功課。

家明一邊指導她們的功課,一邊不經意的看著可兒。可兒真是個小美人,雖然年紀還小,但已發育的十分良好,小巧嫣紅的唇,清麗粉嫩的臉蛋,纖細白淨的脖子,一頭烏黑柔長的頭髮,彷彿一捏就會碎的肩膀,挺直的背脊,尖挺可愛但又已有相當份量的乳房,以及一雙線條美好的雙腿。

「可兒真是男人心中的夢想,將來不知道誰有那麼大福份能娶到可兒!」家明心想。

而可兒的兩個同學,也是十分漂亮的美少女。婉芸溫柔文靜,卻意外的小小年紀就擁有一對大胸部,雖然比不上家明的母親,但也相當可觀;而雪瑩生的嬌小,卻十分外向活潑,時常藉著發問的機會,故意纏著家明,有意無意的往他身上靠著,甚至更過分的用左手在家明的牛仔褲外摩擦了起來。

「現在的小女孩真是人小鬼大!」家明心中滴咕著。但小女孩身上的一股獨特芳香和稚嫩的肌膚,卻使他也不拒絕雪瑩的舉動。不過由於雪瑩的搓揉,使家明的大肉棒不禁開始硬了起來。

可兒和婉芸也感覺到雪瑩的舉動,可兒臉上露出嘲弄的微笑,兩隻水靈的大眼睛直盯著家明,真讓人猜不透她心中在想什麼;而婉芸則滿臉通紅,低下頭去不敢看家明。

本來被小女孩搓揉肉棒是一件極痛快的事,但對現在的家明來說,卻是一件苦事,另外兩個女孩在旁邊,其中一個又是自己喜歡的對象。眼前有的是美少女,卻玩也不能玩,摸也不能摸,還不敢露出異狀,以免可兒去向乾媽告密。
好不容易,等兩個小時到了,家明幾乎是飛也似的收拾東西逃走,臨走前還聽見房間裡三個女孩的大笑聲。

回到家裡,家明第一件事就是把小妹找來,壓在客廳的桌上,好好的消一消他的慾火。他一邊大抽大送,一邊心中想著下次一定要好好捉弄她們三個。

過了兩天,家明向朋友買來一瓶春藥,是用來刺激女性性慾的。家明打算把這瓶藥水下在飲料裡面稀釋,讓她們三個全身麻癢,又不至於到亂性的地步,好好整整這三個小妖精。到了乾媽家,順手就把瓶子放在茶几上,沒想到可兒她們居然沒來,害家明上上下下找了好幾遍。更意外的是,當家明回到客廳的時候,茶几上的那瓶春藥居然整瓶都空了,而風騷的乾媽卻衣衫不整的躺在沙發上。

「該不會………,那可是三人份的啊!」家明心想。

「好兒子,乖兒子,快來替乾媽搔癢,乾媽下面好癢,好像火在燒一樣。」乾媽滿臉通紅的說。

其實家明的乾媽雖然已至中年,但身材仍十分健美,比起家明的親媽來雖然少了兩分豔麗,卻多了三分風騷。更特別的是,乾媽一身的肌膚是除了可兒之外,家明所見過的女人中最白的。家明也垂涎乾媽很久了,只是怕乾爹發現,所以一直很規矩。如今既然是乾媽自己要給家明上,他這乾兒子自然是義不容辭,要克盡孝道了。家明連忙脫下了褲子,露出一柱擎天的陽具來。

「媽啊!我以前接了那麼久的客,也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大的東西,這要是搞進我穴裡,那該有多爽!」麗萍心想。

家明的乾媽本來就是做這行的,後來因為嫁給了現在的老公,這才收斂許多。不過現在看見乾兒子的大肉棒,不禁心癢難搔的握住這根肉棒開始玩弄起來。而家明開始脫去乾媽今天穿的一身旗袍,露出乾媽一身的白肉,乾媽
也把美臀抬高,兩腿張開,露出一個水淋淋的陰戶出來,家明提出粗大的陽具,就這樣一插到底。

「啊,好棒…好舒服……大肉棒兒子……插重一點。」乾媽雪白肥嫩的玉體緊壓在家明身上,雙手在家明健壯的肌肉上撫摸,兩條白嫩修長的美腿,緊纏在家明的大腿上,如同一隻八爪章魚糾纏著家明。

而家明也被眼前這美豔的乾媽迷惑了,兩隻巨大的手掌,分別握住飽滿高挺的乳房,開始搓揉起來。而下半身的大陽具也開始在乾媽緊窄的陰戶裡盡情衝刺。俗語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還能坐地吸土。」家明的乾媽正
當中年,正好是性慾旺盛的時候,而老公在床上的表現卻越來越差,如今得到家明這個寶貝,怎能不好好享受。再加上春藥的刺激,她索性將家明壓倒在沙發上,騎在他身上開始大套大弄,玩起「倒澆蠟燭」來了。

家明這時也樂得享受,大肉棒由得乾媽用陰戶去套弄,兩手忙著玩弄乾媽的美乳。這時只見家明乾媽的喘息聲,和肉棒進出陰戶的套弄聲,構成了一首淫靡的交響曲。乾媽套弄了一個鐘頭,發現家明還不出精,而她已經洩了三次。於是她累得攤在家明身上。家明眼見乾媽慵懶的性感模樣,不由得性慾大起,連忙把肉棒從陰戶中抽出,雙手開始搓揉起乾媽那對肥白的美臀。

「壞小鬼,你想幹什麼,該不是想玩乾媽的屁股吧?」

「乾媽,反正你的屁股又白又美,就讓乾兒子玩一下吧!」

「好吧,乖兒,你可要輕輕的插,乾媽的屁股已經十多年沒有給人玩了。」

家明這時用手指沾了一些乾媽的淫水,把陽具和乾媽的肛門口都潤滑了,然後用力一推。那大陽具竟然一口氣推進了半截。家明這時感到陽具彷彿被一個又緊又暖的熱水袋套著,一股快感從陽具直透腦門,他高興的狂抽猛插。而更令他驚奇的是,乾媽不但不感覺疼痛,還大聲浪叫,玩的他十分爽快。引得下面的東西分外雄壯堅固,於是用這大肉棒對著屁眼直刺。在痛快玩了三十分鐘後,終於在乾媽肛門裡射出大量的陽精。

事後,乾媽緊緊抱著這英俊挺拔的乾兒子,又親又抱。她實在好久好久都沒有嘗過這種痛快的高潮滋味。而家明也是第一次搞上這種浪蕩風騷的女人,更是感到全身舒泰。

「乖兒子,要是乾媽早二十年認識你,一定會嫁給你的。」麗萍心滿意足的抱住家明說。

「乾媽,現在也還不晚啊!」

「不行,我們年紀相差太大,乾媽作你的情婦還可以,作老婆就不行了。更何況你乾爹雖然性無能,但對我實在不錯。」

「那不然這樣吧!乾媽你把可兒嫁給我,以後我就是你的半子,就可以常常孝順岳母了。」家明趁機提出要求。

「小鬼,你想的可美呢!可兒可是你的親妹妹,你如果真的敢要,我就給你好了!」

原來家明的乾媽和家明的父親生前也有一腿,可兒是家明父親的親生女兒,也是家明同父異母的妹妹。

家明聽見這件事,不禁大喜過望。怪不得可兒從小就和他親近,原來他們竟然是兄妹。更讓他高興的是,聽乾媽的意思,並不反對可兒嫁給他。於是在家明的一再要求之下,麗萍終於答應要幫家明達成他的心願。

過了幾天,就是可兒的十三歲生日。家明的乾媽幫可兒辦了一個小生日宴會,家明的乾爹雖然人在東南亞,卻也買了一條鑽石項鍊給自己的寶貝女兒。家明也參加了這個宴會,可兒高興的四處向同學介紹她英俊的乾哥。

宴會過後,家明的乾媽把家明留下來,陪她和可兒喝酒。可兒第一次喝到酸酸甜甜的葡萄酒,再加上又有心愛的乾哥相陪,而媽媽也一直勸酒,喝到最後,不禁醉倒在桌上,沈沈睡去。

「好了,把我的寶貝女兒帶去她房裡吧!可要溫柔一點玩,她還是小孩,禁不起你大弄。我可要回房睡了。」乾媽調笑著說。

「謝謝乾媽,乾兒子日後一定會報答妳的。」家明興奮的和乾媽擁吻,然後把嬌小的可兒抱入房間裡。

一進房間,先把可兒放在床上,然後將她的小洋裝脫去。可兒雙頰通紅,長長的睫毛蓋在嬌嫩的臉蛋上,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彷彿正做著甜甜的美夢。而白晰的肌膚,是乾媽的遺傳,卻比乾媽還要白;小巧的酥胸,正微顫顫著挺立;潔白無毛卻又微微隆起的陰部,就像是誘惑男人的天堂一般。

家明憐愛的先親了可兒一下,可兒就像是一個美麗可愛的小天使,讓家明捨不得一口吃下。於是家明輕柔的用手指和唇舌,輕撫了可兒身上的每一吋肌膚。一陣陣可兒身上醉人的乳香,使家明眷戀不已。最後手指停留在可兒細嫩的小奶上,而舌頭則開始進入可兒甜美的口腔中。

家明全心品嚐著可兒的櫻唇和嫩舌,吸食著她甜美的唾液。可兒香甜的唾液就好像是催情劑一樣,使得家明下半身的兇獸膨脹到前所未有的堅硬程度。

家明脫去了自己的衣服,然後輕輕的把可兒的雙腿打開,露出她粉紅幼嫩的陰部。家明再拿出準備好的潤滑油,在自己的大肉棒和可兒的陰唇上厚厚的塗了一層。然後溫柔的將陽具抵住可兒小小的洞穴入口。

可惜可兒的小穴實在太小,家明又怕弄痛了她,試了七八次都弄不進去。於是家明只好一狠心,用手扒開可兒鮮嫩的穴孔,然後一用力將大陽具插了進去。可兒在睡夢中,眉頭突然一皺,但仍然未醒過來。看樣子,乾媽在葡萄酒裡下的藥量很重。既然可兒不痛,家明樂得忍不住開始抽送起來。於是他把可兒的兩隻小腿架在自己的身上,雙手一邊搓揉可兒的一對小奶,下半身開始規律的抽送,盡情的享受可兒的處女。家明這時只覺得可兒又香又美,像豆腐一樣鮮嫩的陰戶甜美而緊窄,自己的陽具彷彿被吸著一般,感到無比舒暢。

「原來,這就是十三歲國中女生陰道的滋味,真是太美味了。」

家明越抽送越爽,不由得開始狂抽猛插起來,一根二十公分的粗大陽具,竟然全根盡沒的送入了小可兒的陰戶中。而可憐的可兒,正半夢半醒,皺著眉頭,張著小嘴舒服的在喘氣。這時家明抽送的動作越來越快,陽具也膨脹堅硬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然後終於在可兒的小子宮裡射出了又多又濃的陽精。這一天晚上,家明一共搞了五次,直玩到天明才抱著可兒沈沈睡去。

第二天,家明從睡夢中醒來,感覺到臉上彷彿有小鳥輕啄,又熱又軟的感覺。睜開眼一看,原來是可愛的可兒在懷抱中,輕吻著自己的臉頰。

「早安,家明哥。」可兒臉上露出了嬌羞的笑容。

昨晚的可兒做了一夜的好夢,醒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裸著身子躺在自己深愛的家明哥哥懷中,雖然下體感到一陣陣的漲痛,但又覺得無比的溫暖和舒適的感受。

家明看到床上的落紅,更是憐愛的抱著可兒,兩人都深深感受到彼此之間的柔情密意。於是家明在可兒的房間中待了三天,除了三餐由乾媽送來和睡覺、上廁所外,就是和可兒做愛,或由可兒含吮他的大肉棒。家明直到這一刻,才知道什麼叫「只羨鴛鴦不羨仙」。如果可兒累了,家明也會溫柔的抱著可兒,盡情傾訴心中的愛意。

從此之後,家明就開始每天來替可兒家教。乖巧的可兒都會在他來之前,把功課做好,然後洗個香噴噴的澡,等待著家明的臨幸。

有一天,正當家明高興的到可兒房間時,突然發現房間裡不只可兒一個人。除了可兒外,還有婉芸和雪瑩兩個小女生。原來可兒自從給家明搞過後,每天在學校裡總是露出幸福的微笑,等待著放學趕快回家。婉芸和雪瑩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在她們兩個的一再追問下,可兒終於說出她和家明的事。

雪瑩雖然小小年紀,但早已給父親開過苞,每天含屌插穴早已是家常便飯。而她一聽說家明和可兒的事,就連忙要求可兒帶她來給家明玩。婉芸的情況則剛好和雪瑩相反,自從上次見了家明,他英俊溫柔的影子就深深埋在婉芸的心中。

而可兒一來和她們是好朋友,二來也怕家明每天玩的不夠盡興,因此就慷慨的答應她們倆個的要求。

家明聽可兒說完後,高興的將兩個美少女左右摟住。他自從嘗過可兒美妙的少女滋味後,就一直希望能再多玩幾個小女孩。如今善解人意的可兒,居然主動帶了兩個清純可愛的小嫩穴來讓他享受,怎麼能不欣喜若狂。

家明先把自己的舌頭伸在婉芸口中,仔細的品嚐了害羞的婉芸的美舌滋味;然後伸在雪瑩的口裡,雪瑩也主動的和他熱吻起來。然後家明把這兩張小嘴合在一起,把兩根小舌頭一齊含在口裡,嘗了一會,才把兩個小女生放開。接著家明開始脫去可兒和婉芸的衣服,雪瑩這時早已脫個精光,用她的小嘴努力吸吮著家明的大陽具。家明這時一邊玩弄著婉芸發育良好的大奶,一邊和可兒接吻,另一邊則享受著雪瑩純熟的口舌服務。

家明這時站起身來,先把可兒和婉芸放在床上,然後把活潑的雪瑩壓在地毯上,天翻地覆的幹起來。剛開始雪瑩還逞強的主動迎送,但抽送三十分鐘之後,就只能張嘴喘氣,舒服的軟癱在家明身上,任他魚肉。她雖然小小年紀就經驗豐富,但從來沒有讓這麼大的陽具插過。而家明原本是想報上次的一箭之仇,但這時也起了憐惜之意,等到雪瑩洩出陰精之後,就拔出濕淋淋的大陽具,起身上了床。

家明走到床前,開始抱住婉芸,親吻她那一對大奶。婉芸嬌羞的低頭不敢看家明,這時乖巧的可兒早已將潤滑油抹在大哥的肉棒和好友的陰戶上,然後躺在婉芸的身邊,溫柔的安慰她。

家明這時對婉芸說:「乖婉芸,不要擔心,大哥會輕輕的弄。剛開始可能會有一點痛,妳要忍著點。」

然後爬到婉芸的小肚子上,對準小小的穴口,挺起陽具就往裡面送。剛開始婉芸還痛的不能忍受,拼命咬著薄被,全靠可兒在一旁不斷安慰她;等到抽送到二十分鐘之後,才開始感覺到一陣又一陣的快感隨著大肉棒的抽送而產生,舒服的讓她想要叫出來。但她害羞的個性又不願叫,只好繼續咬著薄被,抵擋那強烈的快感。心中直想:「原來做愛是這麼快樂的事,以後一定要讓大哥天天玩我。」最後強烈的高潮來臨,終於爽的讓婉芸昏死過去。

而家明這時雖然因為玩了兩個小女生,而感到無比快意,但仍覺得不夠。於是把清麗乖巧的可兒,抱在自己的腿上,開始抽插她的小穴。可兒也努力的挺送小屁股來幫助心愛的大哥出精,等到家明終於要射精時,再用溫暖的小嘴和濕滑的舌頭,吞下了大哥激射而出的淋漓。

後來,婉芸和她的父親移民到了美國,但仍然和可兒保持通信。雪瑩也因為家裡的緣故,轉學去了南部。而家明也取得了乾爹和母親的同意,和可兒訂了婚,準備等她滿十六歲,兩人就正式結婚。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媽——兒子的綺想
再來吧,姑母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