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妻養成記(1-5) 人妻熟女

【慾妻養成記】開發老婆的真實記錄(一)

調教老婆的過程真是漫長而艱辛,不過有時候很多事情總是在你不經意的時候驚喜地降臨。是前天晚上發生的事了,昨天讓我回味了一整天,今天覺得還是該在這裡寫出來,不吐不快啊!

先來說說背景吧!我呢,有嚴重的淫妻傾向。幾年前和老婆結婚不久,老婆就發現了。我平時做什麼都不避著她,她察覺到我常常上家園這樣的夫妻交友網站,也常常看淫妻類型的色文色圖。老婆那時在枕邊問我為什麼看這個類型,我就坦誠的告訴她我愛好淫妻,結果老婆一開始以為我開玩笑,覺得是個男人看看色文色圖都是正常的。有兩次我和哥們喝酒,她喝多了,還拉著我哥們告訴他們說我淫妻,搞得我好尷尬。

後來,老婆慢慢也接受了我每次愛愛的時候總是要講讓別的男人一起來,不過一年前,這樣的話題僅限於行夫妻之禮的時候。去年夏天算是我開始正式調教老婆,首先是慫恿她不穿內衣,當時她還膽小,只是在我們出去旅遊的時候有兩三次不穿內衣凸點逛街的經歷,而且還小心翼翼的含著胸。

接著我給她買了T褲的比基尼,也只是在三亞的海邊穿過兩次。三亞的沙灘上能穿T褲的俄國妞都沒幾個,國人自然更少了,兩次都讓老婆羞得無地自容,她告訴我她自己能感覺到身邊男人女人的眼光全在她的臀部上。因為害羞,另外一套遇水會變得很透明的白色T褲比基尼迄今沒有穿出去過,她說下回去國外的時候答應我穿這套會透明的比基尼。

再後來老婆懷孕,這事兒就給放下了,直到今年上半年生下孩子之後,才又重提起這茬。現在產後幾個月了,她身材雖說還有點走樣,但是漸漸也在恢復,於是我的淫妻傾向又開始蠢蠢欲動。

生產後的女人真是說不清的,想法是今天一個樣明天一個樣,上週剛告訴你OK,這週又不可以了。前些時候本來在家園發了個帖子徵集會SPA的單男給老婆做異性按摩,準備藉著和陌生異性的肌膚接觸打開她的閘門,恰好遇上老婆來例假就準備延期,結果例假結束之後又不答應啦!

接下來,我就在想各種方法開發老婆啊!和論壇的黃蜂先生聊過,約好邀請他攜夫人一起和我們喝茶唱K,希望讓黃蜂的夫人放開一些給老婆做個表率,但是每次和老婆提到約家園的夫妻朋友一起坐坐這個話題,老婆就很不高興的拒絕掉。關於SPA的話題也一直沒斷過,當時發了帖子之後有很多朋友加,到現在還剩下一位聊得很投緣的朋友。

前些時候,老婆最大的進步在於晚上和我去酒吧玩的時候都願意真空了。上上週,老婆穿了條熱褲,上身只穿了一件很短的露腰T恤跟我去酒吧玩,一開始還挺放不開,慢慢地酒精上頭,就有點嗨了,拉我跟她跳舞,我說我不會,坐著不起來,於是她一個人蹦到舞池裡去了,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靜靜地欣賞。

老婆喝點酒真的很嗨,不一會兒我就看到她和好幾撥男人跳舞了,凡是來搭訕要一起跳的統統來者不拒。不到十分鐘,刺激我小心臟的場面發生了:我看到好幾撥男人輪流跟她跳著熱舞,老婆的動作很大很嗨,估計大家都發現她是真空的,於是,好幾隻手掌覆蓋在她身體上探索起來,尤其是有一雙握著她的胸部揉捏的手讓我感覺特別刺激。

老婆慢慢也累了,摟著一個高個兒帥哥的脖子來了一個長長的法式熱吻,便被帥哥帶到他們那桌去了。我可以看出旁邊其他男人羨慕又懊惱的眼神,特別是有個韓國小胖子很搞笑,搬了個凳子坐到那一桌的旁邊去,恨恨的盯著那個摟著我老婆的高個兒帥哥。

轉頭看老婆,她正和高個兒帥哥摟在一起接吻,帥哥的手從露腰的T恤下襬伸進去,從貼身的T恤上浮現出的形狀能看出他正在揉捏老婆的左胸。我就這麼饒有興緻的看了一會兒,心想今天老婆該有個突破了吧,於是端著酒走過去。老婆看見我來了,很開心的指著我給帥哥介紹:「這是我老公……」

「噗……」我一口酒差點噴出來。人家是來泡妹子的,又不是幸福家園的朋友,估計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吧!帥哥瞬間就變得很侷促,碰杯、喝酒、瞎扯,再也沒有和老婆激情的舉動。

又是十分鐘,我悄悄問老婆:「怎麼樣?要不今晚把這個帥哥打來吃了?」老婆醉眼惺忪的盯著我,很堅定的搖了搖頭。好嘛,我明白了,還不是時候。又坐了一小會兒,我拉著老婆起身告辭。

儘管沒有帶帥哥走,但是那天老婆的行為已經狠狠的刺激了我。回到家,把老婆往床上一扔,酣暢淋漓的愛了一回,箇中美妙滋味不表。而且我知道,開發老婆離成功的日子不遠了!

【慾妻養成記】開發老婆的真實記錄(二)

上篇講到老婆在酒吧裡喝多了,被和她一起的帥哥把上半身摸了個夠,但是最終沒有把人家打來吃了。但是那天之後,我和老婆連續一週都很激情。

第二個週末,我又帶著老婆去了酒吧。這回老婆還是穿著熱褲,上身是那種前面一片後面一片的休閒T恤,兩邊徹底是空的,只是在腰部的位置各有一顆扣子扣起來。其實我很想希望老婆裡面什麼都不穿,這樣從側面就可以看到老婆的大半個球形,可是老婆不敢,還是在裡面穿了一件抹胸。

因為老婆沒有按我希望的裸穿這件側漏的上衣,我坐在那兒一直做惱怒狀喝悶酒。話說,酒真是好東西,老婆幾杯下肚之後看我一直不高興,問我到底怎麼了,我說沒什麼。老婆指了指自己的胸說:「我脫了你就開心了?」我面無表情的說:「隨便。」

老婆沒說話,思想鬥爭了大概三十秒,乾了一大口酒,然後把手伸到衣服裡把抹胸向下拉,像脫裙子那樣把抹胸脫了下來。當她把抹胸一把塞在我手裡的時候,我也愣了一秒鐘,便喜笑顏開的把它捏成一團裝在了口袋裡。老婆問:「這下你開心了?」我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老婆嗲了一句:「變態!」

老婆喝酒一到點就會想跳舞,不一會就開始躍躍欲試的想去舞池了,拉我一起,我還是那句話:「不會,不去,你去吧!」於是老婆又一個人滑進了舞池。

沒多久,我就欣賞到老婆在舞池裡妖嬈的身影了,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貼著她。定睛一看,你妹的,在老婆正面的不就是上回那個吃飛醋的韓國小胖子麼?

舞池裡的頻閃和追光都很亮,我發現老婆只要把雙手揮舞起來,側漏的衣服兩邊整個胸部完全暴露出來,一覽無餘。有好幾桌坐得比較近的人都發現了,不少男女在對著她指指點點,交頭接耳。這時候我覺得還是不要太引人注目的比較好,於是走下舞池去把她拉回來,順便給韓國小胖子打了個手勢示意他一起來。

回到我們的座位旁邊,燈光比較暗,我對老婆說:「就在這裡跳吧,動作別太大了……」老婆盯了我一眼,就轉身和小胖子他們繼續跳舞了。她的動作依舊沒有收斂,還是那麼嗨。

小胖子他們倆貌似都是韓國留學生,眼睛在我老婆身上大吃冰淇淋。不過要麼是太年輕,要麼是東方人的性情吧,他們只是不停地窺視老婆的裸胸,卻從沒動手。多數老外可不怎麼斯文了,不一會兒,旁邊的一個禿頭老外就跳了過來,老婆給他拋了個媚眼,老外馬上就伸出手把老婆緊緊地摟在懷裡跳起了三貼,兩隻手還不安份的在她的臀部遊走,韓國小胖子又一次吹鬍子瞪眼了。哈哈哈!

老外估計不年輕了,用蹩腳的中文告訴老婆他很喜歡她,想XXXX。老婆的英語也不流利,告訴他這樣不好,她並不想和他睡覺,然後向他介紹我是她的老公。老外很自然的和我握手、攀談,對我說很喜歡我老婆,像我們這樣的中國人很少見。

期間還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三個身材很辣的黑妹走進酒吧,其中一個給我拋了個媚眼,我報以微笑,於是黑妹就毫不猶豫的走到我身邊,用身體貼著我跳很辣的舞,不停地用她的胸部和臀部輪流摩擦我。

我一時有點手足無措,想和黑妹交流交流,黑妹卻很直接的告訴我,讓我和她睡覺。我指著我老婆告訴她那是我的妻子,他媽的黑妹居然用英語說讓我和老婆一起搞她。他媽的真心可怕啊,她用的句子是「Fuck me!」我問她哪裡來的,黑妹告訴我她們三姐妹都來自坦桑尼亞。又閒扯了一會兒,我聳聳肩,告訴她很遺憾,我和老婆要自己回家,黑妹才悻悻地走了。

黑妹走了以後,那個和老婆跳舞的老外很賊的笑著,用英語對我說:「那三個非洲女人是妓女,睡過要給錢的。」好吧,敢情我長得那麼像嫖客麼,怎麼進門就沖著我來了?

兩個韓國棒子估計憋了好一會兒才下定決心,背上包準備走,我以為他們準備道別呢,結果拉著老婆講「很開心認識你、很喜歡你、很想和你一起、我們大家一起走」一類的話。他娘的,情真意切啊,一副韓劇範兒啊!

老婆最後給他們倆一人一個貼身抱,還是拒絕了他們,於是,棒子很不得志的走了。老外還沒放棄,一直陪老婆在跳舞,一直在摩擦老婆的身體,並反覆用蹩腳的中文夾英語對老婆說著情話,跳累了就一起在我身邊坐坐,聊天。媽呀,老外和我聊時政啊、聊觀點啊、聊健身啊,還撩起衣服給我們亮肌肉呢!

老婆讓他摸也摸了,抱也抱了,意淫夠了,我問老婆:「你想麼?」老婆說不想,她覺得這個老外太老了,身材長相都不過關。好吧,最後起身道別,看老外依依不捨的樣子,老婆倒是很憐惜的捧著他的臉,在臉頰上左右各親了一下。

回家的車上,老婆很大方的扯開我的褲子拉鍊,一張火熱的小嘴貼了上去。那個爽啊!然後我心裡在嘀咕,什麼時候老婆才會跨出實質性的那一步呢?沒有答案……老婆的心,海底的針,不懂啊不懂。

【慾妻養成記】開發老婆的真實記錄(三)

前兩次在酒吧的經歷實在是很刺激,給了我更大的開發老婆的決心,但是每次又總覺得缺了點什麼。歸根到底,還是希望能看到老婆再更進一步吧!

想來想去,還是應該讓老婆和陌生男人有徹底赤裸的面對才好。既然每次酒吧都嗨到爆了還不成功,我是不是該再走回頭路,從異性SPA的角度考慮考慮呢?

那個在QQ裡躺著的兄弟,我們還是經常聊著的。正好這段時間老婆工作挺忙,經常晚上七、八點才下班,很累的,於是我晚上一邊挑逗老婆,一邊問她要不要找個人給她做個SPA推油按摩林林總總的。以前每次提的時候老婆總是說不要,這回卻沒說不要。

原來那天她用我的iPad上網的時候看到我的瀏覽記錄,於是點進去仔細的讀了兩篇關於女人做異性SPA的色文,看得她挺嚮往的。所以,這次她答應了,但是立下一條嚴規:對方不可以插我,不然就不答應。我一聽有門,但是又不能自己自顧自的答應老婆,得對家園上的朋友尊重啊!我便沒急著應承老婆,而是第二天上網找到家園上聊到那位可以為老婆推油的朋友。

和朋友在QQ上聊了很多,挺投緣的,生活經歷、成長歷程、人生觀、世界觀、社會、女人、男人……聊了好多好多。朋友一口答應了,在他看來,過程比最後那幾秒重要多了,不一定非是奔著那個瞬間的抽搐而去的,大家開心就好。這樣,老婆應該放心了吧!

我和朋友約好等老婆第二天休息的前一個晚上,我帶她出來,由朋友幫她做個推油按摩。但這段時間老婆的工作時間一直很亂,沒有個固定的,所以只能臨時短信通知他了。

前天老婆意外的六點就下班了,我去接老婆的時候她告訴我第二天休息,然後又要連軸轉好多天。這,天賜良機哪!我趕緊鼓動老婆:「這些天累壞了,要不晚上我們就做個SPA吧?」結果老婆根本都沒思考,一下就拒絕了。額……心傷了,前些天不是你自己說的,答應你人家不插你,你就去做個推油的麼?

我也是個不喜歡多說的人,給朋友發了個消息告訴他說老婆第二天休息,但是她沒答應。朋友也沒回,我估計人家第二天也有工作,也不知道該怎麼回這個事兒。

老婆看我黑著個臉,悶悶不樂的樣子,想逗我開心,說:「我們先出去吃飯吧,我穿你喜歡的衣服。」我也沒表現出什麼驚喜的樣子,是挺失落的。老婆自顧自的換了衣服,拉我出去吃飯了。

前天老婆上衣穿得挺普通,一件很正式的針織短袖,只不過沒穿內衣。但是沒有穿平時常穿的熱褲,穿上了我剛剛給她買的半臀褲,就是那種特別特別短的熱褲,穿上會把小半個屁股蛋兒露在外面的那種。其實我一直很想看老婆穿這條褲子,但買回來好些天了她也沒見穿,今天她主動穿上,應該說我還是有些高興的,不過因為剛剛老婆拒絕推油的事兒,鬱悶的勁兒還沒緩過來,所以也沒流於臉色。

我們一起去吃晚飯,地方就在成都前幾天發生一個人在路上持刀亂捅人,捅了十幾個,截至目前已經死了五人的那個地方。過去我們隨口問了一句,結果老闆和小工都繪聲繪色的講起那件案子的現場情況,我們八卦嘛,一時也把不快的事情給忘了。吃完飯,老婆主動說:「我們去酒吧坐坐吧?」成,那就去吧!

在酒吧剛落座,老婆就拉著我說:「看,看,半臀褲!」我順著老婆的目光看過去,另外一個身材嬌小的美女穿了一條比老婆的半臀褲還要更露的半臀褲,就是那種牛仔褲的材質,但大小只相當於三角比基尼的那種褲子。

其實一開始我也很想給老婆買這麼露半臀褲的,但是把淘寶上的圖片給老婆看,老婆堅決不答應,覺得太露了,所以才沒買那麼露的,這回算是看到有真人穿了。我對老婆說:「你看,人家的比你的還露吧?」然後讓老婆把褲腰拉高一點,多露一點大腿根和臀部出來,老婆笑盈盈的去提了提褲腰。

前天晚上不好玩,氣氛一點都不熱烈,舞池裡的男人看起來都很沒勁,讓老婆都沒跳舞的欲望。我們在吧台坐到快一點鐘,準備把最後兩瓶啤酒喝完就回去的,就在這個時候,同樣坐在吧台旁邊一個白衣的男人舉起酒杯對老婆做了個乾杯的動作,老婆禮貌的拿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然後男人就開始搭訕咯!我和吧員聊著天,用餘光看著身邊的他們。

不一會兒,老婆拉著我做介紹,媽媽咪呀,這次她終於沒有直接說我是她老公了。這是我此前反覆告訴她的,你說這酒吧裡玩的朋友又不是都知道夫妻交友這回事兒,你見人就說我是你老公,有幾個男人還敢來碰你啊?

老婆介紹我是她一哥們兒,鐵哥們兒那種,然後向我介紹那個男人,江浙滬地區的,老師,來成都搞教研,過幾天就回去的。介紹完之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會兒,他們跳舞了。我仔細觀察了男人的手,儘管沒有很直接的撫摸,但總是有意無意地在老婆的身體上掃來掃去。

老婆找到玩伴了,就不再提走的事情啦!三個人氣氛不錯,酒也喝得更快一些。男人喝自己的洋酒,我又買了半打啤酒,一不留神就玩到凌晨三點過了。酒吧裡人越來越少,到工作人員都比客人多的時候,老婆對我說去一下洗手間,然後,我看到老婆自己過去兩秒鐘,那個男人就離座跟著去了,真是急色啊!

等了大概三分鐘,其實心裡也很忐忑的,明知道自己心裡希望發生什麼,但是又害怕老婆還不願意就被欺負啊!酒吧裡也沒什麼人了,於是我也往洗手間走去。

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老婆的聲音,很大,很熟悉的那種。這聲音實在是太大,酒吧也沒什麼人了,音量也關小了。我怕外面的人聽見,就趕緊敲敲門說:「走了,酒吧打烊了。」裡面男人回答:「好的,馬上。」

「窸窸窣窣」半分鐘,門打開了,男人很尷尬的對我笑。我走進去,老婆站在門背後,頭髮挺亂,像個做錯事的小女生一樣木訥的站著。我當時怕老婆是自己不願意被強行的了,趕緊把老婆扶出來,著急的在耳邊問她:「你怎麼了?沒事吧?」老婆愣了一下回答我沒事。我問:「那男人是插你了?」老婆點點頭。我問:「他是不是強姦你?」當時心裡想的,如果是老婆不願意而發生的話,我轉身就給那傢伙一個啤酒瓶子。老婆思考了三秒才回答我:「不是的。」這下我的心算是放下了。

好吧,既然如此,當然要繼續啊!我說:「那走吧,帶那男人一起。」老婆說:「不要,就這樣吧!」我說:「那哪兒成,你們剛開始整,我就敲門了,怎麼著你們也得完成未完的事業啊!」不由分說,我取了老婆的包,告訴那男人:「走,一起。這裡打烊了。」

從酒吧出來,男人還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把我拉到一邊問我:「沒事吧?」我當然告訴他沒事。男人說:「那我帶她回去沒事吧?」我說:「是的,沒事。走,一起。」驚奇的表情在男人臉上一閃而過,然後很快消失了。我說:「找個地方吧!」男人講:「就去我的酒店唄!」我說:「好吧!」拉著老婆三個人上了一輛出租車。

男人坐在副駕駛給司機指路,我拉著老婆的手坐在後座,期間老婆把結婚戒指脫下來交給我,我收起來了,然後我還小聲在老婆耳邊埋怨了一句:「怎麼能讓別人不戴套子就插呢?」其實,我更希望看到別人不戴套子的,也希望看到別人的精液在老婆的身體裡流出。不過畢竟只能流於想像,即便是尋歡作樂,底線和原則還是必須得掌握。

到了酒店,我對男人說:「我們先去買套子。」男人說:「不用啊,酒店房間都有的。」我一想對啊,便拉著老婆一起進了電梯。

進入房間左右環視了一下,典型的旅居男人,屋子很亂,但很乾淨,看得出來不吸煙,心裡印象分加了一些。三個人寒暄了二十秒,我給老婆一個詢問的眼神,老婆一轉身,說:「我洗澡去。」坐在床沿脫下鞋子就進浴室去了。

我和男人都沒脫衣,穿戴整齊的坐在兩個單人沙發上。我點上一支煙,跟他閒聊起來,他問:「你們不是第一次吧?」我給他一個曖昧的笑。說實話,我沒理解他問題具體的意思,究竟是問我和老婆是不是第一次上床,還是問我和老婆是不是第一次三人行。如果說上床,自然不是第一次;如果說三人行,那倒千真萬確是我老婆的第一次。

浴室是透明的,我們一邊聊著,一邊欣賞著老婆的身體,濺起的水霧模糊了玻璃,看起來朦朦朧朧的。十多分鐘老婆就洗好了,裹著浴巾踮著腳尖從浴室出來坐在床上,馬上拉著被子蓋住自己的身體。

男人和我推辭了一下,大概就是我們誰先去洗的問題。當然是你先去咯,我想看你儘快洗好出來鑽進被窩裡嘛!於是男人先去浴室了。他關上門,我開始問老婆問題,無非就是你喜歡不喜歡?剛才在衛生間裡的細節之類種種。關於衛生間的細節,待會兒再說。

男人洗得很快,兩分鐘就出來了,飛快的鑽進被窩裡,我把套子遞給他們,開心的逕自去了浴室。玻璃這回事兒,就是這麼簡單,你坐在外面看著裡面的女人,其實裡面的人也可以看著外面,和生活一樣,真實就好,誰也騙不了誰。這不,這會兒我就在玻璃的另一面看著外面兩個激動的身體。我一邊慢慢地洗著,一邊注視著外面的一切,這些都是在腦海裡幻想過無數次的畫面,現在就真真切切的發生在我眼前,有點氣緊,呼吸加速。

男人很熱烈的吻老婆的唇,很激動的揉捏她的胸,很著急的把她翻過來跪伏在床上。老婆面朝著浴室,男人從後面進入她的身體——這是他們剛剛在酒吧衛生間裡的姿勢,被我打斷的,現在是剛剛的延續。

我洗了大概有十分鐘才走出浴室,男人一臉幸福的樣子,沖著我喊:「你快來,你快來!」我搖搖頭,走到床邊站在老婆的面前,老婆很懂事的用小嘴包裹住我膨脹的部份,從喉頭發出各種呻吟。

男人似乎喝得有點多,或者有點乏力了,從老婆的身體裡退出來,開始用上他的手。事後真的覺得命運就是這樣,一次次刻意的安排、計劃,最終都沒有成行;但是本無計劃的一次意外,卻讓老婆遇上了這樣一個男人。

直到那晚之後,我才明白原來加藤鷹這樣的所謂「金手指」是真的存在的。到早上五點,整個床上無處不是老婆潮吹噴出的液體,那個男人用手讓她潮吹了四次!我們走的時候還在打趣他,今晚得躺在她的淫液上睡覺了。

老婆噴得受不了了,指著男人的小兄弟對他說:「我要這個。」於是男人拿出手指,又用小兄弟填滿老婆的身體,用傳統的姿勢一陣猛烈衝刺。老婆聲嘶力竭的叫喊著,我覺得很幸福,一面用手和舌尖愛撫著老婆的身體,一面用手機拍著她面部的表情。

男人發射了,老婆翻過身跪下又用嘴開始套弄我,然後把我最後的精華吸吮得乾乾淨淨。男人在旁邊一面愛撫她,一面大喊:「吞掉!吞掉!」最後老婆還是和平常一樣去衛生間吐掉了。這一點不強求,她不喜歡,所以我從來不在意她是不是做了「吞」這個動作,只要她開心就好。

都酣暢淋漓了,男人想拉老婆一起共眠,老婆婉拒了,簡單的沖洗了身體,穿上衣服說要回家去了。於是我也穿上衣服,對男人笑笑:「沒辦法,鐵哥們兒嘛,我得把她送回去。」

男人依依不捨,問我:「她是結過婚吧?」我說:「是的,她結過婚,剛生孩子沒多久呢!老公對她不好,所以她不開心的時候總是叫我出來陪她喝酒,哪兒知道今天碰上你了。你挺厲害的,她第一次三人,你就讓她噴成這樣,待會兒你就只有睡在她的水裡了。」

男人聽我這麼說,不知道是不是觸動了哪根筋,賭咒發誓的講他今天也是第一次三人,太刺激了,感謝我們什麼什麼的話。

跨出酒店大門,覺得空氣特別清新。天都快亮了,我帶老婆去簡單吃了個宵夜,其實已經算早茶了,然後趕緊回家躺上屬於我們倆的大床。

我撥弄著老婆的下身,繼續追問她剛才在衛生間裡的細節,老婆嬌羞的對我敘述著。

老婆剛進衛生間還沒關上門,男人就一個閃身擠了進去,一面把老婆按在牆上熱吻,一面伸手關上門,然後很用力地揉搓著老婆半臀褲下露在外面的屁股蛋兒。接著不到十秒,男人的手指就滑進了老婆的身體,他的手指的確太厲害,在衛生間裡讓老婆欲罷不能。

接著男人拉下老婆的半臀褲和丁字褲,一陣猛摸,不到兩分鐘就讓老婆在衛生間裡潮吹了一次。然後男人就把老婆翻過身,讓她手扶著牆翹起臀部,挺槍刺入……我在敲門前聽到那聲特別大的叫聲就是老婆被填滿的時候發出的。

聽著老婆的敘述,我又一次激動起來,幹什麼呢?還用問麼?用我最猛烈的運動來滿足老婆的身體啊!又是一輪新的激情!內心的感動,此處不再表述了!

【慾妻養成記】開發老婆的真實記錄(四)

前面寫了三篇《慾妻養成記》,然後暫時就停筆了一段時間。今兒有空,就再來記錄一下那次之後發生的故事。

話說老婆那次酒後意外被開發後,徹底愛上了在酒吧裡半醉的感覺,此後只要有時間總要拉著我去酒吧待會兒。這個是我始料未及的,不過正合我意。本來我婚前就特愛玩,婚後老婆不喜歡我天天去喝酒,我尊重老婆,就很少去了,一週也就週末和朋友去坐坐。現在變成老婆愛玩,只要有空,幾乎一兩天去一次酒吧,而且都玩得很開心,這樣夫妻感情又好了不少。

第一次之後,沒多久老婆在酒吧被一個北方大漢搭訕,真真正正的大漢啊,快兩米的身高,讓一米六出頭的老婆顯得無比嬌小。老婆一開始被他嚇到,然後也覺得人家長得不好看,不過這哥們可會說話了,一會兒就哄得老婆笑得花枝亂顫,然後順利成章的相擁著跳舞去了。

我不喜歡跳舞。俗話說當局者迷,我特別喜歡靜靜的坐在一邊,看著老婆在舞池裡妖冶的跳著,挑逗得週圍的男人口乾舌燥。

那哥們還帶了客戶來酒吧,客戶要走,就只得跟著一塊走了。臨走的時候,他在老婆的左右臉頰上各親了一下,沒留電話,留了微信。現在這個年代,通訊真發達,微信、QQ、微博,各種聯繫方式,只有我這種老古董還比較鍾情於電話號碼了吧!

老婆講:「那漢子乍看不咋滴,慢慢接觸還覺得挺有味道。」我說:「你是想把人家打來吃了吧?」老婆笑笑說:「想試試被這麼壯實高大的男人擁著的感覺。」於是,兩人在微信上的語言變得曖昧起來。她這回倒是很老實,坦坦誠誠的告訴人家我是她老公,順著還把我的號碼給了人家。估計北方漢子一時間沒搞明白怎麼回事兒,言語變得謹慎起來。

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兩天,漢子的行程要結束回北方了。他臨行的前一個晚上,我和老婆還有一幫朋友在酒吧玩,我喝得酩酊大醉,老婆和漢子在微信上聊天,我一把將手機搶過來,按著說話鍵說:「你趕緊過來,喝!」漢子問我老婆,我是不是瘋了,老婆說:「你不懂我們的生活。」漢子聽了這話貌似明白了些什麼。一小時後,漢子主動發來消息說應酬結束了,問我們還在酒吧麼?我說:「當然在啊,趕緊來。」於是漢子就來了。

來了之後自然又是一番推杯送盞,我跟朋友們只介紹說這漢子是我們北方的朋友,沒往深處講,那可不得了。

最後醉得一塌糊塗,怎麼離開酒吧、怎麼坐上出租車、怎麼到的酒店都是零星的記憶了。等我稍微清醒的時候,老婆已經渾身赤裸的翹著屁股趴在床上親吻漢子了,然後我異常興奮的也撲了上去……

那晚確實醉得太厲害,老婆批評我酒後特別亢奮,話多,事畢拉著他們倆天南海北的聊,攔都攔不住。

天亮了我和老婆才離開。送老婆上班之後,我坐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打開電腦,加上漢子的QQ和他聊。挺投緣的一個人,一直聊到他登機關閉手機。我們約好一個月後他再來成都出差的時候再聯繫。

一個月後,他按約來了,這次感覺比第一次輕鬆多了。下午老婆還在上班,我和他坐在蘭桂坊小酌了一杯,談人生、談工作、談我和老婆的愛情與性生活。

晚飯後,按老婆說的,喜歡自己微醺的狀態,我們請他去到一個安靜的小酒吧開了瓶洋酒,灌了老婆小半瓶。老婆還說,不准我們喝多,我們欣然笑了。其實我喝不喝多沒所謂的,心裡早就打定了主意今晚我不參與,我要做次看客。當然,我這想法老婆知道,漢子可不知道,他還楞兮兮的對老婆講今晚要和我一起整死她。

夜,12點,入住到上次同樣的酒店。一進門我們就像回家一樣輕鬆愉快的脫衣、沐浴。我最後一個進浴室,進去前給他們留了句意味深長的話:「不用管我,你們自便。」出來的時候,漢子已經在老婆的身體裡努力地耕耘了。

我走過他們身邊,又留下一句:「不用管我,你們繼續。」然後靜靜地裹上浴袍躺在沙發上看著對面床上的人。我想我的淫妻傾向真的是很重的,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就像在欣賞無比美好的事物。

漢子招呼我一起來,我笑著搖頭,告訴他今晚就看他自己的了,我當看客。於是漢子不再要求,只是換著花樣的在老婆身體裡努力著。老婆的叫聲時而高亢時而婉轉,下身濕得一塌糊塗,翻來覆去的好多姿勢過後,漢子終於忍不住的衝刺了。

高潮過後的女人是超美的,他們很快都睡著了。我還沒睡意,戴上耳機在手機上看美劇。不到一小時,床上又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我暗笑,你們精神可真好,於是半閉著眼睛裝睡。房間裡很暗,只有浴室的一點燈光映襯著,他們肯定看不到我在沙發上半睜開的眼睛,但我卻可以把床上的一切盡收眼底。

這一次,漢子的動作和老婆的叫聲都很輕,聽起來就像是遠遠的哭聲。他倆折騰了快一個半小時才結束,漢子又撫慰了老婆一會兒起身去浴室沖洗。我看他走了,惡作劇似的對著床上的老婆舉起我的手臂示意我沒睡著,因為我知道這個時候老婆肯定剛好轉頭來偷看我。果然把老婆嚇了一跳,壓低的聲音也掩飾不住她的驚訝,她問我:「你沒睡著啊?」我還有些得意的對她輕輕說:「是啊,我沒睡啊,你們幹的好事兒我都看著呢!」過後不表。

天亮的時候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從沙發上醒來,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問床上兩位睡得怎麼樣啊?老婆還沒開口,漢子便很老實的說沒睡多少時間,我睡的時候他還和我老婆做了一次。我心裡暗喜,沒看錯人,我喜歡這種老實坦誠的哥們兒。於是洗漱更衣,開開心心的道別之後送老婆上班去了。

後面幾天,漢子都忙於工作,也沒再見上面,只好再次約他下次來成都出差再見。

又寫著麼多啦?說說家園的朋友吧!從一開始的刻意到最後不經意的發生,我發現原來刻意安排的效果反而不好,老婆也更喜歡憑著感覺做事,所以在那麼多加我們的家園的朋友裡,我們只是保持隨意的聊天,不求什麼特別的。不過有些朋友讓老婆稍微對家園有些抵觸,主要是以下三種人:

一種是污言穢語,毫無素質,這種人就不用講了。在床笫之間的粗口是特定環境下的,可以接受,但日常交流中用上這些語言,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喜歡。

第二種是言出不行。有家園的朋友加了我們之後講希望送老婆服飾,發來一組自家經營的服裝圖片讓老婆挑選。有人欣賞是好事,我也沒多想就馬上告訴老婆了,然後老婆選好款式之後我告知了他款式、尺碼和地址,結果……結果就再沒了音信。這件事兒讓老婆也對論壇上加QQ的朋友的真實性打了很大的問號。

第三種是狂妄自負,毫不顧及他人感受。有論壇上的人加了我們QQ之後就講他幾月幾號到幾月幾號要來成都,幾月幾號想和我們共赴雲雨。拜託,且不說我和老婆都有各自的工作,加上家庭生活,我們的時間不能隨你安排一說,而且到底老婆對你有沒有感覺都還是未知數呢!能不能尊重尊重別人先。

當然,家園裡也有認識後讓老婆有些感覺的朋友。

有位朋友希望為老婆送上一身套裝,然後親眼看著老婆在他面前換上,這個人挺有意思,可惜出差美國的時間挺長。

也有一位在海南的川人朋友,儘管聊得不多,但是言語間的尊重與坦誠顯而易見,我們下次去海南是一定要和你喝兩杯的。

另外還有一對夫妻朋友,老公是個潮人(我和老婆的評價),老潮人。老婆挺喜歡這種身材保持得好、愛旅遊、愛健康的中年男人的味道,不過一直機緣不巧,前些天約好小酌的,結果他臨時遇上公務應酬,未果。

也正是和這位兄弟的相約未果,那兩天我臨時想起另一個主意。下次來寫我帶老婆做人體模特的故事。

【慾妻養成記】開發老婆的真實記錄(五)

上次寫了(四)之後,又是好久沒來更新了。今天晚上老婆加班,一個人坐在電腦前沒事兒,就接著把上次說好的老婆做模特的事兒給寫一寫。

話說那幾天本來想和一對朋友約一約的,結果要麼是他們不趕巧,要麼是我們時間不合適,結果最終還是沒能見上。閒來無事,正考慮著找哪個哥們兒絮叨絮叨的,突然想起有個朋友是畫家,以前還給老婆提過讓哥們兒給她畫幅人體油畫,老婆也覺得油畫很美,答應了的。

看看時間,已經是十月中旬,打開手機翻墨蹟天氣,提示當天最低溫度還有19度,第二天開始就要直線降溫了。於是開始給老婆做工作,告訴她趁天氣還不算冷,再晚的話估計就得等明年天氣回暖了再畫了。老婆想了下也對,就欣然答應了。

事後畫家朋友跟我講,其實他還很喜歡在冬天裡畫人體,喜歡皮膚上被凍出雞皮疙瘩的質感和人體因為氣溫冷而緊繃造成的線條。我笑著罵他:「這是我老婆,可不是你的粉子模特們,我捨不得凍著她。」

回到當時,我看老婆答應了,事不宜遲馬上給哥們兒打電話。哥們兒說他晚上可以畫,我說:「OK,晚飯後就過來找你。」然後我給哥們兒拎了瓶好酒過去,作為感謝。

晚飯後,我急匆匆的拉著老婆趕去哥們家裡,一進門就懵了,媽呀,黑壓壓一屋子人哪!原來哥們還正在晚飯,一堆什麼搞音樂的、玩油畫的朋友在家裡。稍稍有點尷尬,哥們過來跟我講等他吃飯,你們自己到畫室去泡茶喝。我說行,就帶著老婆上了樓。

才八點,我燒上水,開始泡功夫茶。老婆很仔細的一幅幅欣賞哥們的作品,然後她玩她的手機,我看我的書。一晃就到九點半了,暈,哥們兒上來了,還拎上了我給他帶的酒,端著幾個小菜,還帶著他那幫子朋友……這是要繼續喝的節奏啊!沒辦法,大家落座,開始把酒言歡,天文、地理、時事、政治、藝術、風月……除了不談經濟,我看能聊的都聊上了。我悄悄問哥們:「啥時候畫呀?」哥們說:「不急不急,等會兒喝完大家都走了再畫。」

少頃,一瓶酒就見底了,哥們兒的朋友倒不客氣,自己下樓去哥們兒家裡又取來幾瓶繼續。那晚我真是喝多了,第二天下午我去找哥們兒的時候,掐指算了算,我和他每人都喝了一斤白酒。

十二點過,有哥們兒的友人起身告辭。我們送過之後回身一看,還有仨姑娘坐在那裡,笑盈盈的,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得,接著喝唄!

酒過三巡,夜越來越深,我內心那個貓抓一樣啊!心想反正這兒剩下的那幾個朋友都是女人了,要不乾脆讓哥們兒現在開始畫唄,當著幾個女人也沒啥。悄悄跟老婆說,老婆瞪了我一眼表示反對。好吧,小妞兒害羞哪?於是我又只好作罷,陪著喝酒聊天。

一直喝到凌晨三點過,我終於忍不住了,直接問哥們兒:「啥時候畫啊?」哥們兒看來也是喝到位了,說:「好,馬上畫。」再一看老婆,也喝得面若桃花啦,應該沒剛才那麼扭捏了吧?

心裡想著待會兒哥們兒就是我認識的朋友裡第一個看到老婆裸體的男人了,激動不已,加上旁邊還有三個剛剛認識的,雖然都是女孩子,但甚至還算是陌生人,那個感覺難以用文字來表述啊!

平日裡我還是溫文爾雅的,那天徹底喝高了,對著老婆喊:「快脫快脫!」哥們兒倒是挺冷靜,擺擺手說:「不急,嫂子你先把上衣脫了,我先畫個半身速寫。」老婆依言脫掉了上衣。看過我前面文章的朋友應該知道,老婆在我的調教下已經可以每天都不穿內衣了。我聽到旁邊三個女孩子在竊竊私語,內容就是在議論老婆沒穿內衣的事情。

哥們兒拿起炭精,很快的完成了一幅老婆上半身的速寫,然後他把速寫本翻了一頁,指揮老婆躺下開始了第二幅。這時場景是老婆赤裸著上身躺在墊子上,下身穿著牛仔褲,哥們兒抱著速寫本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的對著她作畫,我站在旁邊欣賞,三個姑娘坐在一邊繼續喝酒。

這種場景估計也就對我的衝擊力很大,坐在旁邊的三個女孩子,無論是從性別上還是關於她們也是學畫畫的問題來講估計都沒啥感覺的。哥們兒認真畫畫,我也沒跟她們聊天,不多時,大概她們也覺得無聊了,就說喝多了要回家了,於是我幫哥們兒送她們到樓下乘車,回來的時候第二幅速寫也已經完成了。

沒外人了,加上也都喝高了,我和哥們兒的言語就開始放肆了起來。哥們兒毫不避諱的評價起老婆乳房的形狀、乳頭的顏色。因為老婆剛剛生完孩子還沒一年,顏色很深的,乳頭也很大,我個人覺得肯定沒有粉粉嫩嫩的少女那種美,哥們兒倒是覺得挺好,有成熟的美感。

接下來要畫油畫了,哥們兒指揮我幫他架好畫框、擠好顏料。他讓老婆脫掉褲子躺下,怕老婆冷,還搬來個取暖器放在一邊。本來我想讓老婆做一個更誇張點的姿態,但是哥們兒要老婆擺了一個最傳統的人體油畫臥姿,於是我也不好說什麼。

他一邊落筆一邊問老婆怎麼陰毛那麼短,我在旁邊搭話說:「前些時候我讓她刮了。」哥們兒很遺憾的講:「何必要刮呢!」然後表達他喜歡豐滿一點的、陰毛濃密一點的女人體。老婆很不好意思的告訴他自己的陰毛本來也很濃密,我又在旁邊搭話說等明年長起來再畫,哥們兒點點頭說好。

一邊畫,一邊聊著,老婆就這樣赤裸著身體在我們倆面前躺了一個多小時,天都快亮了,哥們兒說:「差不多了,今天先這樣吧,回頭我再慢慢潤色就可以了。」於是老婆起來,毫不避諱的裸體走到我們身邊,一起欣賞品評哥們兒完成了個大概的她的作品。

真心想讓老婆多暴露一會兒的,不過實在是心疼大凌晨的怕老婆凍著,還是趕緊取了老婆的衣服讓她穿上,然後再接著討論作品。哥們兒很直言不諱的評論最喜歡老婆的鎖骨、乳頭和臀部,並且表達下次要看看老婆「濃密的陰毛」長起來之後的樣子。

從哥們兒畫室出來,天已經濛濛亮了,我也醒酒了,趁著路上還沒交警,趕緊帶著老婆開車回家。進門就把老婆抱起來往床上一扔,三下五除二扒光她的衣服。老婆沒好氣的揶揄我說:「怎麼樣,今天又讓你淫妻淫了個夠吧?」我傻傻的笑著,自顧自的在老婆身體裡耕耘起來……

最近天冷了,年底工作也忙起來,老婆感覺都沒什麼興趣,前些天有聊了很久的家園朋友約,老婆一口拒絕了。好吧,那就明年天熱了再說吧!

哥們兒也算這裡畫界名人,要是哪位朋友不幸認出了這是誰的畫室,還勞煩保密保密。淫妻之事,留作家園的談資即可,萬不要給傳了出去喲!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初夜的故事
學姐喝了春藥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