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的夫妻 ~ 真人真事 人妻熟女

黃昏時候,一輛紅色雅哥汽車開進車庫,聽到車庫鐵門關上的聲音,我正好把最後一道青菜炒好,老公最近都比較早回來,最近經濟不景氣,工廠的訂單比較少,應酬也相對減少,這樣也好,反正家裡也不缺錢用,以前工廠忙得時候常常一個月難得在吃一次飯,現在可是標準好老公。

「可以吃飯了。」我走到客廳,正好遇上剛走進來的老公。

「好啊!小芬和小蘋回來了嗎?」老公一臉疲倦的問我。

「回來了!都在房間,你去換衣服順便叫她們下來吃飯。」我倒了杯冰茶給老公。

「好!」老公喝過茶便上樓去了,我趁機坐在客廳休息一下,這麼大一個家打理起來還真辛苦,好在小芬和小蘋還算乖巧,三樓都是她們自己整理的,偶而也會幫忙做家事。

順手打開電視,隨便轉了幾台,最近的電視越來越難看了。下午好不容易才把庭院清乾淨,這兩天颱風,被吹的亂七八糟,老公種的一些花草都被吹斷了,連棚架下面一些名貴蘭花都被吹落,住到台中已經十幾年,還是第一次被颱風吹的這麼慘,想到老公心疼的表情,真沒辦法,有些品種還不一定能再買得到。

「媽!可以吃飯了嗎?」小芬和小蘋兩人下樓來。

「可以了!順便幫你老爸盛碗飯。」我站起來和兩人一同走進廚房。

小芬是姊姊比較懂事,馬上就去準備,小蘋坐下接過碗便開始吃起來,一會兒老公也來了,一家子一同坐下吃飯。

「小芬,最近功課怎麼樣啊?」老公很注重小孩子的學業,常常關心她們的功課。

「還好啦!」

小芬今年國二,剛進入反叛期,雖然很乖巧,不過她不是很喜歡我們管太多。

「嗯!」老公今天心情不是很好,我也沒有多問。

「工廠有什麼事嗎?」我試探的問老公。

「沒什麼事!今天老陳打電話來,說暫時沒辦法還錢,還要再調一千萬。」老公無奈的說。

老陳是他的好朋友,開了一家紡織公司,最近到大陸設廠,經營的好像不是很順利,這家公司老公也有投資,所以老陳常常跟老公調頭寸。

「那你要借他嗎?」我覺得不是很妥當。

「借啊!都投資下去了!還有什麼辦法?」老公也沒有辦法。

「可是工廠最近生意不是不好嗎?還有那麼多現金嗎?」我開始有點擔心。

「現在電子零件不是很好做,我最近在打算要不要把工廠收起來。」老公雖然這麼說,但不是很有把握。

「收起來也好,又不是很賺錢,到時候再看看有沒有什麼生意可以做。」我不是很懂,不過我一向很支持老公。

「吃飽了!」兩個孩子很快便吃飽了,跑到客廳去看電視。

「今年真不順!生意難做不說,股票也賠不少,土地又被劃成工業區,連個小颱風都會把蘭花吹掉。」小孩子離開後,老公開始嘮叨。

「沒關係啦!我們保守一點,不要亂投資就好了。」

看老公心煩我也心疼,安慰著老公,反正公公留下的資產幾輩子也吃不玩,光是土地就有好幾十甲。

「聽說台北那邊有個妙地老師很不錯,我想去問看看。」

老公突然這麼說,我倒是很訝異,平常老公是不拜神念佛的。

「你怎麼會想到要去問這個?」我很奇怪老公為什麼會這麼想。

「也沒什麼啦!是老陳今天說的,他已經去問過了,聽說很準,所以他今天信心十足的跟我調錢,說是得到名師指點,這次一定可以反敗為勝。」老公終於說出來,是老陳的主意。

「好吧!如果很準,去問看看也好。」我想准不准倒是其次,心安最重要。

大家都吃飽飯,我把廚房收拾好,就先上樓洗澡,老公陪兩個女兒看電視,小蘋才小學五年級,最愛膩著她老爸,通常這樣一定是又想買什麼寶貝了。

熱水淋在臉上,真舒服,一天之中最享受的就是這個時候,結婚十幾年,生了兩個小孩,我的身材還是維持得很好,不過比起少女時代明顯豐腴多了。

我把熱水關上,將一瓶特別的藥膏抹在手上輕輕的按摩自己乳房,這是看第四台買的,聽說可以使胸部恢復堅挺,快四十歲的年紀,加上我的乳房又大,前兩年有點下垂,這種沐浴乳還滿有用的,現在乳房已經不再下垂,甚至還滿有彈性的。

按摩完乳房後,我拿了另一瓶乳液,用手指沾一點點然後抹在乳頭和乳暈,這也是第四台買的,可以使乳暈變紅,剛用沒幾天,還不知道有沒有用,兩個女兒都是喝母乳的,這使得我的乳暈特別大,又黑,實在是破壞胸部的美感,早知道就不用母乳餵了。

洗完澡出來,拿了件藍色絲質睡衣穿上,準備到樓下和他們一起看電視,我習慣睡衣裡面都不穿內衣,這樣才舒服,而且家中除了老公之外,都是女的,暴露一點也沒關係,兩個女兒也都受到我影響,都和我一樣,不過她們喜歡穿可愛型的睡衣。

一家人看完八點檔的電視後便各自回房,老公一上床就睡了,前幾年的應酬使得老公的身體變的很不好,常常顯得很疲倦,這兩年和老公幾乎都沒有做愛,早也已經習慣了,最近把心思都放在兩個女兒身上,也沒有精神想到這個問題。老公今天上台北找妙地老師,明天才回來,晚上我開車帶兩個女兒到外面吃飯,吃完後順便逛逛百貨公司,小芬的胸部越來越大,要幫她買一些胸罩。

小芬挑了件運動式胸罩和少女胸罩,我這才注意到,雖然才國中二年級,小芬的胸部居然有32B那麼大,加上162公分的身材,又是長長的瓜子臉,這妮子以後一定會迷死很多人。

逛到一半,小蘋突然要上廁所,我連忙帶她到廁所,哪知道一會兒之後,小蘋眼睛紅紅的走出廁所,走到我身邊偷偷告訴我說她流血了,我嚇一跳,連忙問她那裡受傷,小蘋說尿尿的地方在流血,我聽了就鬆一口氣,原來是初經來了,連忙叫小芬去買衛生棉,順便再幫妹妹買件生理褲。

回家路上,小芬倒是很疼妹妹,一路上告訴小蘋一些女人的基本常識,小蘋聽了似懂非懂,好像只知道自己以後每個月都會流血,現在的小孩發育都特別早,小芬也是小學就已經有月經了,小蘋和姊姊不一樣,比較嬌小,好像洋娃娃一樣,以後應該不會像姊姊一樣高吧!

晚上看小蘋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就叫小蘋來和我一起睡,小蘋從小就很纏人,一直到小學二年級才敢一個人睡,小蘋天真的問以後是不是會跟我一樣,胸部也會變大?我捎小蘋的脅下,弄得她吃吃的笑,然後告訴她以後會跟媽媽一樣。她好奇的摸著我胸部,一股麻癢從小蘋抓著我乳房的小手上傳來,全身登時發軟,連忙把小蘋抱起來,要她乖乖睡覺。

小蘋睡著後,我爬起來到浴室沖個冷水澡,最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的特別敏感,而且這幾天也開始有衝動,需要被愛的衝動,剛剛就已經全身發熱,翻來覆去睡不著,明天老公回來一定要……但是十幾年來都是老公主動,還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老公中午便回家了,很難得看到他神清氣爽的樣子,雖然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不過老公看起來還是精力充沛。老公一回家便直說妙地老師真準,一看到他便指出他身體不好,肝有問題,腎也開始變差,而且說家裡運勢很不好,最近一定損失不少。

「那該怎麼辦呢?」我半信半疑的問老公。

「老師說我們家今年有劫數,而且事情會很大條,一定要改運。」老公信心滿滿的說。

「真的嗎?准嗎?」我還是有點懷疑。

「准!我還沒說話,老師就把家裡的事說的清清楚楚,甚至連你曾經流過小孩都知道。」老公神秘的說。

「真的?」我有點相信了,那是第三胎,我不小心跌倒流掉的,還好才兩個多月,不過老公一直耿耿於懷,如果是男的就好了。

「而且老師還說我們如果躲過這個劫數,還會有小孩,還是男的。」老公眉飛色舞的說,一直沒有生個男生來傳宗接代是我們最大的遺憾,上次流產後,醫生說要在有小孩的可能性很低,更何況我已經快四十歲,原本以不抱任何希望。

「那該怎麼躲過這個劫數?」我擔心的問老公。

「妙地老師說他跟我們有緣,因此他要來家裡特別做法,他說還好我們遇到他,不然可慘了。」老公一副得救的神情。

「那!什麼時候?」聽到有得解救,我心想越快越好。

「明天!老師說明天是吉時,而且有些東西我們要趕快準備。」老公連忙要我去買一些三牲和拜拜的東西,然後趕去公司,因為他特別請老師幫他看看公司可不可以繼續經營。

老公一早便去機場接大師了,我在家中把禮品準備好,還要兩個女兒請假待在家裡,聽到車子回來的聲音,我連忙到門口迎接。

「嗯!」大師一看到我便直盯著我的眼睛好一會兒,然後一副神密莫測的樣子,沒有再說話。

「大師請進!」老公恭敬的請大師進屋,大師抬頭打量了一下屋子後才進門。

「大師請!」我連忙拿拖鞋給大師穿,但大師沒有脫鞋,直接穿著鞋子進來,我不敢多問,不過我注意到大師穿的是法鞋。

「帶我到四處看看。」大師終於開口了,老公連忙帶大師四處看,我趕快倒茶放到桌上。心想這位大師沒有很高,大概160幾公分吧,理個平頭,穿著中山裝,看起來倒是很有仙骨的樣子,只是那對眼睛小小的,卻非常尖銳,有點令人感到害怕。

「這間房子和你的八字相沖,要改風水。」大師看完房子回到客廳。

「那該怎麼辦?要不要搬家?」老公緊張的問大師。

「那倒是不用,只要改改風水就好,只是你們長期住在這屋子,已經有點受到影響,必須改運。」大師慎重的說。

「那要怎麼改?」老公還是不放心的問。

「首先要在玄關放一個大魚缸,然後還要放一個大水晶在客廳,床鋪的位置也要做改變,就像我剛剛對你說的。」大師對著老公說,我想應該是剛剛老公帶著大師看房子的時候說的吧!

「然後我給你一些符咒,每月十五拜拜的時候燒掉,連燒三個月就可以了。」大師接著說。

「謝謝大師,只是不知道該放什麼水晶才好?大師可否指點?」老公向大師請教。

「我是有一些水晶,還加持過的,只是不便宜。」大師若有其事的說。

「錢不是問題,還請大師割愛。」老公緊張的懇求大師。

「那好吧!就算我跟你有緣!不然這些水晶我也捨不得。還有,你們要改運的話,每人要準備一套貼身的衣服給我加持。」大師主動要幫我們改運,老公連忙叫我準備。

「你們如果有穿睡衣的習慣,最好也一起準備,而且要準備三天分的。」大師見我起身連忙吩咐。

我趕快到樓上拿衣服,老公的衣服還好準備,但是我的可就難了,打開抽屜反而不知該拿哪一套,只好挑一套比較素的,但是其他可就傷腦筋了,因為我的內衣多半是很花俏的,不是透明縷空就是花邊蕾絲,想到要拿給大師看,還真覺得不合適,最後只好勉強再挑兩套。

睡衣更麻煩,保守的正好都拿去洗,剩下的都是非常暴露的,但也沒辦法,我只好拿一件最常穿的連身睡衣,剩下兩件都是露背的絲質睡衣,其中一件還是短裙擺,另一件是高腰分叉的睡衣,這兩套平常我都是只有在房裡才穿的,準備好後再到女兒房間幫她們拿內衣。

「這是最基本的改運,不過只能幫你們保平安,而不能真正幫助你們轉運。」我把衣服交給大師,大師接過袋子對著我說。

「而且太太你的煞氣特別重,這段時間一定要注意。」大師用嚴肅的語氣對我說。

「大師!你不是說做完改運後,我們還可以有小孩嗎?」老公最重視這點,急忙的問大師。

「沒錯!不過那是轉運,不是改運!」大師轉頭對老公說。

「那要怎麼轉運?」我好奇的問。

「首先你們要到我的道場做淨化,先去除體內濁氣,然後再齋戒三日。」大師對著我們解釋。

「好啊!好啊!那還請大師安排。」老公聽了好像放下心中大石,鬆一口氣。

「可以!不過淨化必須耗費我大量法力,你們全家可能得分開來做。」大師進一步說明。

「好啊!那要怎麼分?」老公急忙的問。

「女的要先做,因為耗費法力比較大,你兩個女兒可以一起做,不過要媽媽協助,還有你淨化之前要做點準備,我打算幫你用最高的層次,所以你要配合。」

最後是對著老公說,老公聽到最高層次就非常高興,連忙說好。

「不過淨化這幾天有些規矩,你們要遵守才有用。」

我們聽到大師指示,都拉長耳朵仔細聽。

「淨化這幾天絕對要保持清靜,所以不能和外界聯絡,然後絕對不能近女色,知道嗎?」大師說完,老公連忙說一定遵守。

「好!那我們去看看你公司吧!」大師便起身和老公出門,我送他們到門口,臨走之前大師語重深長的看我一眼,我嚇一跳,只能微笑以對。

老公大概下午才回來,他送大師到機場,老公一進門就很高興,說大師要他把公司結束掉,因為氣勢已過,不過大師說公司收起來後會行大運,而且說老公的財庫在大陸,一定要對大陸加強投資。

老公還說大師要幫我們看所有土地的風水,而且要我們把手上的股票全部賣掉。我嚇一跳,那有好幾億的現金,不過老公說賣掉之後自然會有指引,最後老公要我下週一上台北到大師那裡轉運,我看老公這麼熱衷也只有答應。

老公接著急忙去打電話,不但要調錢給老陳,還要增加投資,他要買下老陳公司三分之二的股份,然後還打電話給營業員,要營業員明天把全部股票賣掉。看老公心情這麼好,我也很高興,心想真是遇到貴人了。

很快就星期一了,老公從公司打電話回來,很高興的對我說,有人要買公司,還開了好價錢,比預定還高多了,而且禮拜四把股票賣掉,禮拜五股票就狂跌,老公直說大師真靈,預料的都很準。他要我準備好,下午要搭飛機上台北,三點以前要到,因為大師說是吉時,我本來還很想推卻,不過老公既然這麼相信,而且大師的建議都有很好的結果,我心想去轉轉運也好。

一路上老公非常興奮,一直要我好好和大師學習,直說機會難得,大師很少要幫人做淨化,因為會折損大師數年修行,老公還說他已經包了一份大禮,還準備請求大師收他入門,我聽了也只能點頭贊成。

一路上來到汐止山邊,大師的道場是在山腰上的三層平房,前後都有個大庭院。老公敲門後,一位看起來好像是大師的弟子,前來帶領我們進去,一進屋裡便看見一個大道場,大概有四、五十人盤坐在地上聽大師講課,那弟子則帶我和老公進到道場旁應該是接待室的房間。

一會兒,剛才的男弟子帶著另外兩位男弟子抬著一個大水晶進來,男弟子告訴老公是大師吩咐的,老公連忙道謝,男弟子表示這個水晶山是大師特別割愛的,大師當初花了快五十萬才買到的,還直羨慕老公福份好。老公聽了連忙拿出支票本,開了一百萬元交給那男弟子,那男弟子本來還不肯收,後來還是老公千求萬請,那男弟子才勉為其然的收下。

隨後進來一位女孩子,告訴我們大師要我開始淨化,要帶我去準備,還要剛剛的男弟子和老公一起護送水晶回去,還特別說有弟子護持的話,這樣子才能確保水晶的效力不會消失。老公正傷腦筋不知該如何把這個大水晶搬回去,聽到大師早有安排,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和我道別後就走了,我看著老公離開的背影,突然有種強烈的感覺,想和老公一起回去,無奈那女弟子拉著我,要我跟她一起走,我也只好跟著她了。

女弟子帶著我穿過道場到另一邊的房間,那是一個鋪滿榻榻米的小房間,女弟子要我把東西放下,然後教我盤膝坐下,接著教我一些靜坐的方法,便要我開始靜坐,還告訴我說如果做不來的話可以起來休息再繼續做,然後就出去了留我一個人在房間。

我照著方法靜坐,沒有一會兒就覺得心煩意躁,站起來活動活動再繼續做,但是沒有一次能超過五分鐘,隔了半個小時,女弟子又進來了,這次和另一位女孩子進來,兩人都穿著類似旗袍的衣服,兩個女孩子表示要帶我進行下一步驟,然後便帶著我經過道場,我看到大師正帶著所有弟子靜坐,看了真令人佩服,沒想到只是靜坐就這麼難,真不趕想像接下來的功課我不知道能不能勝任。

我們進入道場後方一個房間,有幾張大圓桌和一整排櫃子,兩人要我將所有隨身物品放到其中一個櫃子,包括項煉戒子還有手錶等裝飾,然後當著我面鎖起來,並且告訴我一些規定,最重要的便是不准和外界聯絡,還有二樓以上不准隨意走動,要得到大師允許才行,然後便要我先吃飯。

原本以為是要和外面的弟子一起吃,哪知道我一個人先吃,雖然不是很餓,心想晚上大概沒法吃宵夜吧!也將就的吃幾口,都是素的,吃完後其中一人便帶我上樓,說是大師吩咐的。

我只好兩手空空的上樓,二樓是一個個房間隔著,女弟子帶我進入一個房間,打開門是一間和室,只有地板上鋪了一條毛毯和一個枕頭。我心想,該不會是我的房間吧?女弟子要我在裡面休息,可以先睡一下,然後就走了。我看房間空空的,什麼也沒有,也只有先休息一下了,心想老公應該會帶女兒去吃飯吧,如果到時候女兒來這裡不知道會不會受的了?想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不知隔了多久,一個女弟子進來把我搖醒,說大師要見我,我迷迷糊糊地爬起來,本想洗個臉,不過不好意思開口,就跟著那女弟子進入隔壁房間,是一間小房間,有擺著香案和蒲團,兩旁還有一些圓板凳,大師正在燒香,然後拿香給我,要我拜拜後跪在蒲團上,大師在我背候喃喃自語一番,拿起一支戒尺,在我肩膀拍幾下。

「你的體內濁氣上升,所以第一步便是要你排出體內惡氣。」大師說完又在我肩膀上拍兩下。

「我先幫你開竅,讓你體內的濁氣可以自然排出。」接著,大師要我爬起來,「喝!先喝下符水,如果等下有頭暈的感覺就是在排毒,排完之後便會有神清氣爽的感覺。」

大師燒了一個符咒,然後放在一個碗裡,然後要我喝下,我也不敢問大師是做什麼用的,便乖乖喝下,苦苦的有夠難喝。

「下一個步驟就是潔淨你的身體,等一下你要到淨化室去潔身沐浴。」

大師說完便要在一旁的女弟子帶我去,我一聽可以洗澡,高興了一下,畢竟那是我最愛的一件事。

女弟子帶我進入淨化室,只有一個大木桶在中間,旁邊還有一個裝滿水的水池,女弟子要我脫下衣服,我雖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還是照著做了,女弟子接過我的衣服,然後交給我一塊黃黃的東西,要我抹在身上,然後用水沖乾淨再進入木桶中,告訴我洗完後就穿放在架上的衣服,就出去了。

我將黃黃的東西抹在身上,滑滑的,不很油膩,沖乾淨後皮膚還有一些光澤,雖然沒有泡泡,不過還滿舒服的,接著我站起來想進入木桶,可是身體晃了一下,頭暈暈的,我勉強的爬入木桶,是整桶熱水,泡在裡面很舒服,還帶有陣陣香氣,頭暈的感覺慢慢的消失,不過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取而代之,我心想,大師的符水還真靈。

泡了一會兒,水變涼了,我就爬起來想穿衣服,拿起架上衣服一看,竟然是我的睡衣,交給大師改運的衣服,而且也沒有內衣褲,實在不知該怎麼辦,而且整間房間只有這件衣服,連毛巾都沒有,我只好站著等身上的水稍微乾一點,然後穿上睡衣。

天啊!這件居然是最暴露的那一件,是細肩帶絲質的短睡衣,天鵝白的絲絨波浪,穿上後只遮到我的大腿上方,想到在家裡穿這件坐下時,不小心還會露出內褲,而這時睡衣底下卻是光溜溜的身體,還好遮住胸前的是編織的花紋,而不是露出乳溝的那一種。

勉強自己穿上,也沒得選擇,半濕的身體使睡衣黏在身上,我發現自己的線條在睡衣下一覽無遺,兩個乳頭的形狀清晰可見,不過剛剛飄飄然的感覺好像使自己的反應變遲鈍,我發覺好像不能集中精神思考,只好開門出去。

女弟子在外面等我,我問她有沒有別的衣服,但女弟子說這衣服是大師祈福過的,一定要穿上。女弟子帶我進入另一個房間,是一間沒有窗戶的房間,裡面只有四個燭台點著蠟燭,我鬆了一口氣,至少可免除自己一些尷尬。

「師兄妹都走了!我可以回去了嗎?」女弟子問大師。

「嗯!你可以回去了!」大師對女弟子說,我嚇一跳,那不就變成只剩大師和我?!

「來,你背著我坐下!」大師命令我坐下。

「我現在要運功幫你將濁氣清乾淨!你要集中精神。」

大師接著兩隻手掌壓在我背部,我顫抖一下,接著好像武俠片一樣,只不過大師的手不停的顫動,我的上半身也輕輕的抖動,然後大師的手在我背部四處拍擊,最後兩手放在我的腰下,我沒有感覺到有什麼氣流進入身體,不過大師這樣拍擊好像按摩一樣,倒是非常舒服。

大師把我轉過身來,變成我和他面對面,大師要我閉上眼睛,然後兩手從我肩膀慢慢往手臂拍擊,大師的手接觸到我裸露的手臂,我深呼吸一下,覺得心跳有點加速,接著大師抓住我一隻手,用兩隻手指由肩膀慢慢向下壓,直到手指然後用力喝一聲,然後換我的另一隻手。

接著大師將我兩手平舉,而大師的手則穿入我脅下,由我的胳肢窩往下移動,經過胸部時,手掌正好壓過我的乳房邊緣,我覺得不妥把眼睛睜開一下,大師馬上沉聲要我專心。

我想說大師知道我擔心他的手掌碰到我乳房,羞的我臉頰都發熱。不過大師似乎不避嫌,手仍然在我兩側上下移動,每次經過乳房邊緣時,我身體不自覺的僵硬,大師直叫我放鬆,幾次之後才慢慢感到習慣,我開始有點緊張。

大師忽然將手掌壓在我的小腹,另一隻手掌則壓在我胸部上面,靠近脖子的地方,我感覺自己心跳加速,大師的運功好像撫摸一樣,我全身除了重要部位,全部都被大師摸過了。

壓住我小腹的手掌慢慢向下移動,接近到我的陰部上方,我緊張的心臟快跳出來,但是大師的手掌又慢慢的向上移動,直到我我的乳房下方,這樣反覆幾次,我才鬆一口氣,憑良心講,大師的運功還滿舒服的。

「唉!你體內的濁氣已經排除十之八、九,不過因為體內長期傷害,你的臟腑已經受傷。」大師收回手掌,沉重的說。

「是嗎?很嚴重嗎?」我睜開眼睛好奇的問。

「你隨我來!」大師起身要我跟他走。

我跟著大師到隔壁房間,房間並排著兩張長的手術床,大師要我倘在其中一張上面。

由於這個房間是燈火通明,我準備爬上床時才發現這點,覺得十分害羞,畢竟這件睡衣是只能在自己臥室裡穿給老公看的,大師要我仰臥,因為裙擺很短,我拉拉裙擺,將腳夾緊,很害怕不小心曝光。

「我證明給你看,你的內臟受損情形。」

大師拿張圓凳子坐在我的腳旁,雙手抓住我的一隻腳,便用手指壓我的腳掌,大師抓我的腳時,將我腳微微抬高,我正想拉住裙擺免得曝光時,一陣劇痛從腳底傳來,我痛的想拉回腳,但被大師緊緊抓住。

「你看!我輕輕的壓你穴道,你就痛成這樣,剛剛是腎臟,還有其他地方!」

大師繼續壓其他的點,我痛的根本無法顧及是否曝光,當大師稍微停手時,我瞧向大師,見他微笑看著我,這才警覺到剛剛痛得全身扭動,我另外一隻腳不小心弓在床上,趕快把腳打直,心臟猛跳,這不就被大師看光了嗎?

大師又抓住我另一隻腳,這次我痛得在床上慘叫,幾度想爬起來掙脫,根本顧不得有沒有曝光,大師放開我的腳後,叫我爬起來,倒一杯水給我。

「這是我特製的丹藥,可以幫你恢復體內受傷的臟腑。」大師拿了一顆白色小藥丸給我,我這時已經很佩服大師,一口便吞了下去。

「現在你的身體已經好的差不多,不過……」大師似有難言之隱。

「大師,沒關係,請你直說。」我這時已經非常相信大師,便請大師直言。

「因為你曾經流過小孩,所以你的下陰還無法淨化,這樣你就休想有小孩。」大師說出事情的嚴重性。

「大師那怎麼辦?你一定要幫幫忙,我老公就是希望有小孩才要我來的,那怎麼辦?」我緊張的說。

「辦法不是沒有!不過……」大師又欲言又止。

「大師,沒關係!任何方法我都願意!」我看大師猶豫不決,趕快向大師表明心意。

「好吧!這樣我就不避嫌了,你再躺下來吧!」大師要我俯臥在床上。

「要施法前我必須要和你身體的波動一致,所以接下來我要將你全身活化。」大師邊說邊接觸我的肩膀,然後慢慢的在我背部移動。

「大師!我的頭怎麼突然好暈!」忽然之間我覺得整個人好像有點恍惚,雖然躺著但是感覺自己好像變遲鈍了。

「這是靈丹開始產生作用,你不用擔心!」大師慢慢的將手移動到我的臀部,我感覺全身的肌膚變的非常敏感,大師明明沒有很用力,但是我卻覺得大師的手好像火團一樣,讓我全身暖烘烘的。

「嗯……」當大師火熱的手碰觸到我的裸露大腿肌膚,我不由自主的發出呻吟,這比剛剛背部隔著睡衣還要刺激,我感覺自己兩腿之間滑滑的。

「喔~~」當大師的手在我勻稱的腿部上游移,每次快到大腿根部時,我都忍不住發出吟叫,雖然只是輕輕的,但這時我已經無法思考,只覺得四週一切事物是如此美好。

大師把我翻轉過來,開始撫摸我全身,從耳朵到脖子,慢慢的移動到我的乳房,大師的手順著我的乳房滑走,用掌心輕壓我的乳頭,這時我感覺到體內產生一股強烈的需要,大師的手已經撫摸過我每一次肌膚,只有一個女人最重要的部份大師沒有接觸到,但我知道我那地方已經在氾濫了。

「我也只能做到這裡了,接下來的就不能再繼續了。」

大師突然停手,我覺得非常失望,勉強坐起身來,只覺得天懸地轉,而且大師好像變帥了。

「大師!求求你,我一定會配合做好的。」我覺得大師好像還有步驟沒做完,雖然現在我的神智有點迷糊,但我不想半途而廢,萬一以後和老公真的生不出男生,那老公會怨我一輩子的。

「唉!接下來要用雙修的方式才能完全化除你體內的戾氣,你願意嗎?」大師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

「願意!我願意!只要我還能為我老公生個男生,什麼是我都願意做!」我不是很懂什麼是雙修,但是我現在只知道要聽大師的話才能達成老公的心願。

「好吧,那你跟我來!」我鬆一口氣,大師終於答應了,我搖搖晃晃的,大師便扶著我上三樓,我的乳房壓在大師的臂膀上,這時只覺得好像任何東西接觸到身體都很舒服。我還在想什麼是雙修就已經到三樓了,三樓有個小玄關,大師便停下來。

「三樓是我平常修煉的地方,充滿著靈氣,因此所有進入的人都必須在這裡放下俗事之物。」大師說完,雙眼直視著我。

我沒有意會到大師指的是我身上的睡衣,大師走過來將我睡衣的肩帶往兩側拉下,睡衣便順著我的身體滑下,我本能的一手遮住胸部,一手遮住陰部,大師仔細的端詳我一番,然後點點頭,我只覺得奇怪,自己怎麼能夠在一個男人面前全裸而不會不自然?

大師開始將身上的中山裝脫下,露出強健的胸肌,我開始覺得全身發熱,兩腿微微的顫抖,大師脫下褲子,裡面有件像乩童穿的肚兜,然後大師拉著我和他一起進去。

「進到這一層的人,身上是不能有半件衣服的,要用最原始的身體去感受。」大師在進房前將他的肚兜拉下,丟回玄關,我這時只覺得效力愈來愈強,看眼前的東西都變形了,只看到大師的下身那黑黑的影子。

一進去便是一間大房間,地上是光亮的木板,四周都是鏡子,好像韻律教室一樣,不同的是中間有張大床,大師進房後便摟著我的腰,我赤裸的肌膚和大師的身體一接觸,我這時只想要原始的需求。

「你現在需要雙管齊下,首先你必須補充我的真氣,然後我必須耗費我的元陰深入你的下陰,親自替你淨化,你瞭解嗎?」

我聽的似懂非懂,只有點頭。大師將我抱到床上,我的手環住大師的脖子,大師開始吻我的眼睛、然後是耳朵、然後是鼻子,最後大師的嘴和我的唇接觸,我自動的將舌頭送上去,並且扭動我的身體去摩擦大師的身體。

大師的手正在玩弄我的乳房,大師用手指夾住我的乳頭,奇怪!不但不會痛,我還希望大師用力一點,大師另一手正壓在我的陰部,手指夾住我的陰唇,我不斷的回吻大師,然後本能的抓住大師的陰莖,我另一手則用力抓住大師的屁股。

大師的手指插入我的陰阜,我覺得不夠,我還要更強烈的刺激,我放開大師的陰莖,抓住大師插入我陰阜的手,用力向裡面插,我覺得手指太細了,便將自己的食指也插入我自己的陰道,我用力大聲的淫叫。

大師用力咬我的奶頭,我覺得好強烈的快感,我含住大師的耳朵,將舌頭伸進大師的耳朵,然後再含住大師的耳垂。

大師稍微弓起身體,我知道大師要進入我的身體,我抓住大師的陰莖,將陰莖往自己穴裡插,大師一下子整根都進入,我覺得這時候被插入的感覺和以前不一樣,每一下的抽插我都很清楚的感覺得到,我不斷的扭動自己的屁股,然後用力的夾住大師的陰莖。

我用力的收縮自己的陰道,不想讓大師的陰莖離開自己體內,但每次都被大師抽回去,然後再撕裂,抽插的快感讓我的淫水像洪水一樣外洩,順著我的大腿沾滿床單。

我瘋狂的大叫一陣之後,便感到陰阜熱呼呼的,大師拔出之後已經軟綿綿的,我滿足的依偎在大師懷裡睡著……

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全裸躺在床上,嚇了一大跳,頭又非常痛,我努力回想昨天的事情,只覺得迷迷糊糊之中好像有和人做愛,其他什麼也不記得了,摸摸自己下體,污穢的觸感,我忽然一下子清醒了,那不是夢!

門突然開了,一個全裸的男人進來,我想找東西遮住自己,四周卻空無一物,全裸的男人手上端了一盤飯菜,送到我面前,我這時認出是昨天送水晶給老公的男弟子。

「請用飯!」男弟子把飯菜放在床上,卻在旁邊坐了下來。

我又急又羞,這樣我怎麼吃的下去,而且頭痛欲裂,根本吃不下,我用手臂遮住胸部,另一手遮住陰部,緩緩的向那男弟子搖搖頭。

「我知道你頭痛!這事正常現象,來吃下這顆藥頭就不會痛了。」

男弟子從餐盤上拿顆藥和水,靠過來要我喝下,我本能往後縮,手仍然遮住自己,男弟子似乎看出我心意,但是他居然還是靠過來,然後摟住我,將藥送到我嘴裡餵我喝下,我就被半強迫的吃下。

吃完藥之後,男弟子沒有放開我的意思,我注意到男弟子的陰莖已經漲起來,我害怕的想掙脫,男弟子不讓我掙脫,反而要強吻我,而且開始亂摸我全身,我奮力掙開他,爬起來想逃開,但男弟子整個人撲上來,將我壓在床上,我仍然努力的掙扎。

但是這次藥效來得特別快,我又開始覺得飄飄然,慢慢的抵抗變成愛撫,我又開始想要了,我開始親吻那男弟子,沒注意到這時門又開了。

「你在幹什麼?」

一個全裸的女弟子進來,大聲的斥責男弟子,男弟子嚇一跳,連忙爬起來,我反而覺得有點失望。

「師父叫我上來看怎麼還沒下去,原來你在做這種事!」女弟子憤怒的說。

「老婆!我不是故意的,我太久沒碰你了,我忍不住。」男弟子委屈的說。

「少廢話!我現在是師父的仙妻,要叫我仙姑,看你跟我夫妻一場,這件事就算了,快點抱她下去!」

我嚇一跳,原來她們本來是夫妻!這個女弟子看起來還滿年輕的,胸部小小的,身材還不錯,瘦瘦的,我很訝異他的陰部居然光禿禿的。

男弟子把我橫抱起來,經過剛剛的事情,我體內的火已被燃起,而這時,我開始覺得有點恍惚,很自然的被抱著,三人一路便到一樓後院,沿路上沒有碰到其他人。

後院有個假山和池塘,假山上有到小瀑布流下,我看到師父和五個女弟子都全裸在水池裡,男弟子將我放進水池,這時原本圍著師父的女弟子都散開,冰冷的池水沒有澆熄我體內的慾火,我朝著師父的方向游去……

第三天醒來,發現自己依偎在師父懷裡,師父的背後還躺個女孩子,自己也被一個女孩從後面抱著,依稀記得昨天從水池那一刻起,自己和師父沒有分開過,在後院的水塘、在草皮上,連吃飯自己都坐在師父的大腿上,還將口裡的飯餵給師父,也將師父口裡的飯用舌頭捲回來吃下。

今天醒來頭已經不會痛了,昨天只知道吃很多顆藥丸,大概頭痛已經好了,不同的是,今天已經不會像昨天一樣害羞了。

師父叫我沐浴後在房裡休息,不可走動,不知過了多久,都沒人來理我,我突然覺得很難受,全身都覺得不對勁,又不敢亂跑,隔沒多久,我已經快受不了。

一會兒之後,一個豐滿的女弟子送飯進來,我記得昨天自己還瘋狂的舔她陰部,我第一件事便是要拿藥丸,但是卻找不到,那女弟子親了我一下便走,我想問話都來不及。

我連飯都不想吃,只想要吃藥,全身麻癢的感覺很難受,好不容易師父終於進來了,師父拿著一顆藥丸對我說,晚上有個貴客要來,問我是不是會好好招待他?我這時只想要吃藥,就猛點頭,師父見我吃完藥後便滿意的出去了。

師父要我到樓下穿上我的睡衣,然後待在其中一間房間,跟我說如果我表現好,才能繼續跟他雙修。我穿上我的紫色露背睡衣,直開到腰的那種,長裙擺往下縮窄,上面則是用兩條繩子綁住脖子,我的乳溝明顯的露出來。

有人開門進來,我張大嘴合不攏,竟然是老公的好朋友老陳,他不是去了大陸嗎?怎麼會在這裡出現?老陳淫笑得看著我,我好像明白整件事是怎麼一回事,是老陳和師父串通好,但是這時全身又感到不舒服了,我又想吃藥了。

老陳手上拿顆藥丸,我沒有任何猶豫,走到老陳面前跪下,拉下老陳的西裝褲拉煉,掏出他短粗的陰莖,我熟練的含弄他的陰莖。一會兒之後,老陳將藥丸給我,我一口便吞下藥丸,然後老陳把我拉起來,將我綁在脖子上的繩結解開,睡衣又順著我的身體滑落……

老公帶著小芬和小蘋來道場,師父很熱情的招呼老公,我聽到師父問老公有沒有按時吃藥,老公說剛好吃完,師父叫弟子在拿一些給老公,我看到那藥丸便是師父給我吃的那一種。

老公拿了藥就回家了,師父要我帶兩個女兒上三樓,我看了師父一眼,便牽著兩個女兒到三樓。

「媽!為什麼要脫衣服?」小蘋天真的問我。

「對啊!好害噪喔」小芬也抱怨著。

「這是淨化的過程!來,每人先吃一顆藥。」看著小芬健康而純潔的身體和小蘋才剛剛開始發育、微微壟起的胸部,我們三人全裸的進入房間,躺在床上。我聽到有人開門,我回頭一看,是師父和老陳……

後記︰

我終於懷孕了,醫生說是男的,只是我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

小芬現在是師父的最愛,也是整個道場的女主人,小蘋的肚子和我一樣大,而老公他老了很多,現在是道場的雜工。我們的家產一半投資老陳的大陸工廠,可是老陳從此再也找不到人,而另外一半家產都捐給道場,至於我們原本台中的家,師父則準備當成第二個道場。


喜歡就讚一下!!!
1 1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姦淫俏媳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