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了…亡友妻 人妻熟女

夜裡,在新界一間石屋內,陸勝超心煩意亂、心情激動、心驚肉跳地喝著酒。

二十六歲的李玲兒早已喝醉,像個「大」字熟睡床上了。

在她那艷如桃李的臉上仍有淚痕。

漆黑的秀髮散亂地遮住半邊面,倍感神秘而迷人。

她的丈夫一個月前因交通意外死了,玲兒傷心過度,經常借酒消愁。

她的胸脯像兩座巍然隆起的山丘,巨大、堅實,無懈可擊,她正均勻地起伏。

他的心跳正隨她迷人胸脯的起伏而加速跳動,那神秘的三角地帶又是另一個突起的小山丘。

細看之下,三座山丘都像似在呼吸,像充滿生命力似的。

陸勝超帶著醉意在床邊坐下,顫抖著兩手慢慢將玲兒透明睡衣的衣鈕解開。

四粒鈕解了,將睡衣左右分開,一對雪白的大奶子彈跳出來了,豪乳的起伏似乎更大了、速度也更快了。

當他的手按在乳房上時,那熱力、柔軟、彈性和起伏的感覺,使他不受控制,迅速脫去了自己和她的褲子,他急切地壓到玲兒身上,粗硬的陽具一下便完全插入她的陰道裡面,並且興奮地橫衝直撞。

玲兒在他進入體內的一剎那,突然全身震動了一下、小嘴低叫了一聲,使他嚇了一大跳!她張開了眼,使他極恐懼說︰阿嫂,你原諒我,我喝了酒,我一時衝動,我不是人!他正想抽出陰莖起來,想不到玲兒兩手卻按壓在他的屁股上,使他脫不了身。

更使他驚異的,是她迷人的眼睛亮得發光,正燃燒著不可抗拒的慾火!她那神秘而潮濕的小嘴張開了,熱烈而渴望地淫笑著,使他也情不自禁吻向她的嘴。

她熱烈回應,發出不明意義的叫喊!在陽具的挺進中,他上半身緊壓在她的一對大白奶子上,推磨得他全身發滾。

為了不致早洩,他上半身暫時離開,兩手和她兩隻大豪乳親密地談情說愛。

但玲兒已越來越興奮,她大叫大笑起來,腰腹和屁股劇烈起伏著,一對大肉球因騷動而滑脫他的手。

他兩手掀住大力握住不放,而她的腰向上挺起時,他也向下力壓。

她淫笑了,大叫道︰啊!舒服死了!就在這時,陸勝超也向玲兒射精的陰道裡射精了。

但是,她氣喘不息緊抱著他低語道︰傑哥,我愛你!陸勝超的心冷了一半。

傑哥正是他的好朋友,意外死去的玲兒亡夫。

他嚇得縮開了手。

剛才玲兒確在夢中說話,但他並未和她性交,只是一種幻想。

不過,他已解開了她的衣鈕、手指輕揉她的乳蒂,粉紅的乳蒂變粗變硬,她同時似乎深呼吸一下,豪乳大幅起伏,他正興奮地想壓在玲兒身上,她就說夢話了。

當他將縮了的手按壓在玲兒巨大的乳房上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出現了。

超哥、我托你照顧玲兒,你竟想佔有她嗎?那是已死去了的陳英傑的聲音,它恐怖而淒涼!他彷彿正站在對面、憂愁地看著他,嚇得他硬了的陽具也馬上軟了。

再看時,他已不見了。

陸勝超馬上替玲兒扣回衣鈕,他衝入廁所、用冷水淋頭。

好朋友車禍重傷入院,臨死前一手捉住他、另一手捉住玲兒,要他好好照顧她,不可讓人欺負她。

他和玲兒都流淚了,為了免使玲兒受人白眼,他將她從大嫂處接來他家裡住。

但為什麼竟對她想入非非呢?難道他想乘人之危嗎?這是真男人的壞處,恃強凌弱,所以不斷有強姦案的發生。

但這不是大丈夫所為。

何況是朋友妻,實在太可恥了!為了證明他不是乘人之危,也表示對她絕無不軌企固,陸勝超有一晚帶了做導遊的女朋友周素姍回家,但卻告訴素姍,玲兒是他的堂妹。

他向玲兒宣佈,不久將和素姍結婚,然後拖素姍入房,關上門。

他急不及待赤膊上身,急切地脫去她的毛衣、胸圍。

擁吻她,撫摸她一對不大不小卻異常堅實的乳房。

李玲兒忽然敲門,說有電話找他。

他出去一聽,卻是收了線。

他馬上回房,剝光了素姍,自己也只餘一條短褲,便將她壓在床上,亂吻她,大力捏著她堅實的乳房。

素姍頭髮散亂,眼露淫光,小嘴卻笑道︰不要啦!這麼心急!忽然又傳來敲門聲,說有電話找他。

陸勝超穿短褲外出,李玲兒站在門邊,他匆匆而出,和她緊貼而過,硬了的陽具擦著玲兒的下身,赤膊的胸膛也磨擦了她兩隻豪乳一下,他感覺她的豪乳充滿熱力和彈性。

玲兒像觸電似的一下子就彈開了,俏臉也紅了起來。

兩隻慌張的大奶子搖動不已。

但他並沒注意到,去聽了電話,奇怪地問她︰沒有聲音呀!怎麼又收了線?玲兒生氣說︰我怎麼知道?說完,一屁股坐下,像惱了成村人。

陸勝超入房,脫下褲子,壓在全身趐軟了的素姍身上,大力插入她陰道內。

她低叫一聲,臉上笑了,兩手在他身上亂摸,閉上眼忍受著他的狂吻。

她全身左搖右擺如蛇般騷動。

她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像故意向房外的李玲兒示威似的。

嘩,好勁呀!哈哈!我要你再大力一點!他越插越起勁,但仰躺的素姍、忽然變了玲兒、使他大吃一驚!停了下來。

你沒事吧!素姍奇怪地問。

他搖頭,繼續進攻時,素姍又變成玲兒了。

彷彿是玲兒淫笑著向他搖動著一對大奶子道︰快來玩我吧!於是他大力抽插,力握這玲兒的一對大豪乳,狂吻她的小嘴。

他終於射精了。

一陣敲門聲使他驚醒過來,握著的一對大豪乳馬上收縮了了,好像小了三分之一。

那不是玲兒的乳房,她正在外面敲門。

他生氣而急遼喘息地問︰什麼事呀?有電話,你聽不聽?真掃興!他摸著素姍妍一對結實的乳房,腦子裡若有所失。

忽然大力握下去,用盡了吃奶之力。

痛得素姍殺豬般慘叫,但她以為他是興奮過度,也沒怪他。

素姍臨走前說他的堂妹有點變態,幾次搔擾他們,應看心理醫生。

自從周素姍在房中和陸勝做愛之後,李玲兒對阿超冷淡不少,又好像在生誰的氣似的。

但是,她的表現卻越來越大膽。

例如穿透明睡衣不穿內衣,搖動一對大奶在屋內走來走去,洗澡時門只是虛掩,換衣服也不關門等。

陸勝超想說她又不好意思。

有一天晚上,玲兒洗完澡,不穿衣服,只圍著一條毛巾走入他房中。

他正躺在床上吸姻,吃了一驚!突然她的毛巾跌於地上,一絲不掛站在他面前。

她故作驚慌,轉身就走,兩隻大白奶氣急敗壞地狂拋著。

他閉上眼睛,突然覺悟,自己一耀而起撲上前,自後抱住玲兒,兩手大力地摸捏著玲兒豪乳和她的下體。

她低叫著,恐懼地全身如蛇般擺動,用顫抖卻充滿神秘刺激的聲音說道︰不要啦!放開我,哦!好舒服!她的聲音越來越低,掙扎的動作也逐漸慢下來。

陸勝超將玲兒向下按,使她向前彎腰、兩手撐著地,她的一對大白奶便倒掛著,脹得要爆炸似的。

玲兒脹紅了臉、生氣地搖動著身體說︰你怎可以這樣對我?但因她搖動著身體、兩隻大豪乳便左搖右擺,互相拍打,使他的一對手忙了個不亦樂乎,他又摸又壓又捏又握,急不及待地剝了自己的褲子,粗硬的大陽具自後面斜著向上插入她的陰道內、興奮達到頂點。

玲兒在被插時,瘋狂擺動身體,好像在反抗掙扎。

細看卻不似。

因為只要她擺動的幅度大一點!陰莖就會脫離她的陰道。

她只是在加深彼此性器官的磨擦、又給人以抗拒的感覺而已,想來她必期待已久了。

果然,她很快達到高潮了,身體發軟道︰啊!不要了,你不可以這樣做啦!但高潮又使她狂叫起來了,她呻道︰噢,救命,我好辛苦了!而他也兩手大力壓著一對粉紅色的肉彈,鼻子嗅著她的髮香,口吻著她的後頸,向著玲兒的陰道發洩了。

你、為什麼這樣看我呀!李玲兒慌忙拾起地上的毛巾,圍在身上,羞紅了臉。

但此刻,坐在床上的陸勝超,巳因幻想著和玲兒的性交而發洩了。

當她退出房中時,他又產生了內疚和犯罪感,莫非他真的有點變態,喜歡和一些有夫之婦做愛嗎?但玲兒的丈夫已死了。

不過她仍是一個婦人、一個成熟的婦人。

為了不使自己再有侵犯玲兒的心,陸勝超去引誘鄰居英姑。

英姑三十歲,和丈夫離了婚,有一個幾歲大兒子。

她相貌端莊,似乎目不邪視。

但在他金錢上的接濟下和慇勤幫助下,英姑已和他有說有笑,晚上常請他去閒談了。

有一天晚上,他又藉故去英姑家中,替他修理好廁所門。

當他想離去時,見她的兒子已熟睡,而她若有所失,便不走。

英姑身穿睡衣,一本正經,卻和平時不同,塗了口紅又灑了香水。

更意外的,是她睡衣內的胸圍不見了,三重保險的內衣也忘記穿在身上。

兩隻奶兒在睡衣內不守本份,搖來搖去,發出誘人的肉香!他凝視著她,英姑仍一本正經。

突然,他擁吻英姑,使她大驚失色,掙扎著。

他抱她入房,放在床上,自已在脫衣服。

英姑卻卸像被點了穴不能動,只流露出恐懼。

也許她正回味他的熱吻,或者故意給他時間吧!果然,他脫光自巳時,英姑就作勢耍起來,卻被他一下剝下了褲子、壓了上去,一下便佔有了她。

你想幹什麼?我會叫的,放開我!她叫的聲音極低、而且充滿磁性。

當他解她的衣鈕時,英姑極端恐懼,脹滿的乳房卻如觸電般震動,連腳也抖動著,她的鈕兒已解開,一對雪白大奶呈現了。

握下去,顯然沒有他女友周素姍那般結實,也沒有玲兒的彈性,即也自有她的風味,軟硬適中。

當英姑想叫時,他狂吻她的嘴。

好一會,端莊的英姑徹底解放了,她喘息也呻吟起來,流露出罕有的淫態。

這時他吸吮著她的乳房,她呻吟著,卻也叫道︰我要告你!你是衰人!但她的陰道和屁股,卸一上一下顫抖震動著,陸勝超在英姑屁股一下又一下的抖動中發洩了,他感到份外刺激。

而英姑也閉上眼,抱緊他不放。

當他張開眼時,看見李玲兒站在床前憂怨地看著他,並且飲泣地說︰你不理我了嗎?他大吃一驚。

正想起來,她卻不見了。

事後他想了又想,和英姑的做愛無疑充滿快感和刺激,但卻像去召妓一樣,很快就淡忘了。

但玲兒邦無時無刻出現在他的夢中和幻覺襄,揮之不去。

為什麼?顯然,他不是迷上有夫之婦或失婚婦人。

那麼玲兒,難道他對玲兒是因憐生愛嗎?他垂頭喪氣返回家中,玲兒竟在沙發上熟睡了。

顯然,她在等他回來。

是掛念他,還是缺乏安全感呢?正想叫醒她時,卻看見她穿了透明的性感睡袍,腰帶解開了,有一邊的睡袍也揭開,路出一隻又白又大高聳而雪白的豪乳來。

而且還可以看見她雪白的大腿,和鮮紅的內褲!任何男人看了,都會想和她做愛,甚至不惜強姦她的!她為什麼這樣做?他努力克制,叫醒了她。

玲兒急忙縛好腰帶,有少許驚恐,也有少許高興,她甜蜜地問︰你!不是我。

我剛入來,沒動過你!而她也好像忘記了,說是等他回來。

然後她憂怨地入房睡,神情和他在與英姑做愛時出現她的倩影一模一樣,使他不勝驚異。

兩三天後的晚上,陸勝超聽見玲兒在房中傳來尖叫聲,馬上衝入去,看見一條毒蛇在她身旁。

他大吃一驚,叫她不要動。

但她腳軟跌在地上了。

毒蛇作勢攻擊,情形十分危急,他不知那來的勇氣,捉住蛇尾大力拋出窗外。

玲兒起來,伏在他懷中哭了。

好一會她才說︰太危險了,你為什麼去捉它?隨時會被咬死的!為了你,我什麼也不怕!這句話衝口而出,玲兒驚異地凝視他,眼神中充滿感動、敬佩和惹人憐愛之情,逐漸燃燒起慾火來。

他大吃一騖,想推開她,卻被她抱得更緊了。

她的一對豪乳,大力地壓在他身上,劇烈的心跳好像在急不及待說︰快來玩我吧,我等得不耐煩了!你不是喜歡我嗎?偽君子!她那飽脹的下體,因屁股的擺動而強力磨擦他硬了的陽具!她的眼噴出烈火,小嘴張開,顫動著,她全身都在震動了。

當玲兒主動吻他時,情況便一發不可收拾。

兩人像野獸一樣,快速地剝光了對方的衣服。

然後她舒服地仰躺在床上如大字。

他的陽具一下便滑入她的陰道內。

我已等你很久了!玲兒淫笑道。

玲兒,我喜歡你!他緊張而喘息地說。

他大力抽插了三、四十下,玲兒全身大汗嬌喘著、呻吟著,兩隻大白奶風高浪急地拋動,陰道一下接一下強烈地收縮,緊夾他的陽具。

在收縮之中同時抖動著,有著快速的節奏!她浪笑著說道︰超哥,我舒服得要死了!於是他放慢了進攻,她卻氣喘地說︰超哥,快,大力插我吧!我舒服死了!於是,他再大力挺進,玲兒全身騷動,全身的汗水混合著他的汗水。

兩人互吻對方的身體,吸吮著對方的汗水。

突然,玲兒在一陣一陣痛苦又快樂的尖叫、淫笑和呻吟聲中,全身劇烈抽搐著,豆大的汗珠自額上流下、似臨死前的掙扎!她的臉色蒼白如紙,神情十分痛苦!她手和腳的抽搐使她不能活動了。

但身體卻抖動著,陸勝超也抽筋了,似乎會力竭而死。

他的呼吸也幾乎窒息了!他心裡在想︰難道我們會在欲仙欲死中死去嗎?終於,他向玲兒射精了!他的痛苦也逐漸減少,代之以極度的快樂!玲兒卻一動也不動,他叫了她幾聲,都亳無反應,便用力握捏她的豪乳。

啊!好舒服哦!玲兒低叫,兩手在他背上輕摸。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熱門小說:
親愛的一家亂倫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