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家庭亂倫 家庭亂倫

忙忙碌碌的一天終于過去了,今天是陳雷的女兒出嫁的日子,送走了所有的客人。陳雷洗了澡靠著床頭的背墊躺在床上,手中的香煙冒出淡藍色的煙霧,在空中裊裊的盤旋上升……他目不轉楮的看著他的妻子——張曉琦。

張曉琦也洗完澡出來了,用浴巾揉搓著濕漉漉的頭發,已經過了四十五歲的她,好象歲月從沒有在她身上留上痕跡——小巧可愛的雙腳;秀美的小腿,雪白豐腴的大腿被緊緊的皮膚繃出誘人的曲線;透過幾乎透明的紗質浴袍,可以看到已經養育女兒的她,腰肢仍然是那麼的細,仿佛書上寫到的可以盈盈一握;小腹也仍是那麼的平坦,也許只是多了那麼幾條妊娠紋而已;豐滿的雙乳,可能是由于承受不住了現在的重量才有點微微下垂,在乳房的底部畫出一道柔美曲線…

…本來就是出眾的臉龐,現在更是添加了一種的成熟的嬌媚……

張曉琦感覺到了陳雷的目光。一邊擦著頭發一邊笑著說,「瞧什麼啊,又不是沒見過……」

陳雷也不說話,把香煙掐滅在煙缸中。站起來走到張曉琦的身旁,解開她浴袍的系帶,也不顧張曉琦笑嗔著臉半推半就的反抗,「干什麼呀……去你的……」

陳雷仍是一言不發把張曉琦的浴袍脫下拿在手中,又躺在了床頭上。把手中的浴衣放在鼻子前,上面散發著女人的體香混合著沐浴露香味。張曉琦赤裸著身體,故意用力的搓了幾下頭發,又甩了幾下。她並不煩感這麼做,甚至應該說是張曉琦喜歡展示自己赤裸的身軀。

因為對自己的身體她也覺得非常的滿意,也可以說是驕傲、自豪。

張曉琦把手中的浴巾扔在了衣架上,撲倒在床上,把陳雷壓在了身下。一只手伸進了他的內褲,抓住了陳雷的雞巴。另一只手把他的內褲往下脫去。

「你的小弟弟還沒站起來呀?急什麼勁呀。盯著人家看的心里都癢起來了。」

陳雷用雙手抓住張曉琦的雙乳,輕輕的撫摸著,「你說,現在那小子是不是在放肆了?」

張曉琦一愣抬起頭來,問,「說什麼呢你?」

陳雷笑了一聲,「呵呵,你沒听過嗎?古時候,有個人的女兒出嫁。這個人晚上陪著客人喝酒,喝著酒,突然放下酒杯,感嘆地說,『那小子,現在一定在放肆。』」

張曉琦這才听明白。用手在陳雷的腿上輕輕地擰了一下。笑著說,「你是說李濤現在現是不是正在操著咱們的女兒啊?嗨!都操幾年了,現在你還說這個。

一點都不好笑。「說著把身下往下縮了下去,用嘴含住了那只剛剛挺起來的雞巴。

陳雷晃動的屁股,讓雞巴在張曉琦的嘴中輕輕的擺動著,「老婆!你不會不知道吧?!李濤那小子,最近可是老往你身上瞄啊。可不能,讓他娶了我漂亮的閏女,再順便把我老婆也操了,可就不妙了。」

張曉琦抬起頭來,笑著瞪了陳雷一眼。

「說什麼呢你!不過,他是老偷看我呢。呵呵!」

陳雷也笑了起,把張曉琦摟住,大力的揉搓著她的雙乳,弄得張曉琦忍不住呻吟了兩聲,「噫!呀,輕點……」

陳雷松了松手仍是揉搓著那一對雪白的雙乳,調笑著說,「恐怕你也有意思了吧?!招了吧,你那個騷穴。是不是已經被那小子給操過了?」

「沒有、沒有!沒給操過!」

張曉琦急忙否認,又笑著說,「可是,如果李濤知道了,你操了他老婆。那他還不來操你老婆嗎?!你說,他現在知不知道,你和女兒亂倫的事呢?他都和小璦在一起快兩年了呀!」

陳雷沉默了一下,「我怎麼知道呢,小璦也沒說過。反正今天她們不是成婚了嗎!以後在說吧,現在我先操操你的騷穴再說。我的雞巴硬得受不了了。」

張曉琦從陳雷的身上翻了下來,張開雙腿。

「快點操吧,人家現在好癢啊,啊……進來了……好爽呀!」

陳雷挺著雞巴在張曉琦的小穴大力的抽插著,「騷貨,還沒怎麼弄,就這麼多淫水了。操死你……」

「人家就這個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這樣說人家……啊…爽死了……」

「你是不是『騷貨』?!說,是不是……」,陳雷這時用力的往張曉琦小穴深處猛插。在他如此激烈的操弄下,張曉琦簡直爽得不能自己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公喜歡自己淫蕩的樣子,「是的,人家是『騷貨』快把人家的騷穴操爛吧。啊…插得好深…搗住人家的花心了……好爽呀……再來呀……」

雖然張曉琦淫蕩的浪叫讓陳雷很是興奮,使勁地用雞巴尻著張曉琦的小穴,毫不停歇。

可這樣最不能持久,干了有二十多分鐘,陳雷把精液灌進了張曉琦的小穴深處。

李濤和送走了鬧洞房的朋友們,去沖了一下澡,回到臥室。他的新娘陳璦已經洗過澡躺在床上。看著美麗妖艷的陳璦,李濤走過去躺了下來,輕輕的擁住她,把手伸進了她的睡衣中撫摸著她柔軟的乳房。陳璦微笑著接受著他的愛撫,「又想操穴了!你不累嗎?忙了一整天了?」

「是有點累,可是一看見你,就忍不住想操一下。」

李濤看著陳璦的臉說道,然後輕輕地在她的臉郟下吻了一下。陳璦也在李濤的唇上吻了下,听到他柔情的話語心中充滿了喜悅,卻故意說,「真是的!都讓你操那麼多回了,還沒夠呀!」

「怎麼能會夠呢!可惜我的雞巴不能一直硬下去,不然真想一直插在你的小穴中不出來,好爽啊。」

李濤附在陳璦的耳旁一邊說著,一邊抓住她的小手,讓她握住他已挺立起來的雞巴。陳璦輕輕地擼動著那堅硬而且有點發燙的雞巴,妖嗔的地說道︰「去你的,那樣你道是爽死了。人家的小穴怎麼能受得了,不讓你給操爛呀,!想得美死你了,色鬼!」

李濤把手伸進了陳璦的雙腿之間,那凸起的陰埠下,用手指拔開兩片濕漉漉的陰唇,輕輕地的攪動,陳璦禁不住『噫呀』的呻吟了一聲,李濤翻過身來蹲在她雙腿之間,把她的睡衣擼到雙乳之上。陳璦配合的把雙腿分開,舉了起來,把迷人的小穴暴露在李濤的眼前,等待他的攻擊……李濤雙手抓住陳璦的兩個足踝,把雞巴放在陳璦的兩片陰唇之間,屁股一挺,粗硬的雞巴,便已全根沒入了陳璦的小穴,李濤說道︰「我就是要把你的小騷穴操爛,操死你……」

陳璦被李濤的雞巴一下子插了進來,小穴被大雞巴充的漲漲的,感覺真是好美、好舒服。

呻吟說道︰「啊…真爽呀…好哥哥,我願意被你操死…來呀,把我的小穴操爛!」

李濤挺動著雞巴的陳璦的小穴中抽插著,「我也好爽…你的小穴夾得我好爽…你流了好多水耶……你真是好淫蕩呀…」

陳璦用如絲的媚眼瞪了他一下,「還不是你給操的…」

「那我就不操了!?」

李濤故意這麼說著,停止了抽插。卻把雞巴頂在陳璦小穴深處,把陳璦弄得又穌又麻卻又癢的難耐,不得不求饒,「我的好哥哥,是我錯了。快操呀…人家癢死了…我是淫蕩,你說的對。好難受呀,好哥哥,操吧……」

李濤其實剛才一是逗逗她,也是為了休息一下。現在听到陳璦的求饒,李濤把雞巴抽了出來。站在床下,「來,厥過屁股,讓我從後邊插進去。」

陳璦急忙爬了起來,沖著床邊對著李濤的大雞巴挺起雪白的屁股,「來,插進來吧。」

李濤雙手掐住她的細腰,把雞巴插了進去。

「爽不爽?」

「…爽…爽死人家了……好哥哥,用力操呀……好美……」

李濤一邊從後邊操著陳璦的小穴,一邊用雙手不停的玩弄著她的雙乳,兩面夾擊,更是讓陳璦爽得難以自抑,不停地『噫噫、呀呀』地呻吟著。看著美麗的妻子,在自己的胯下被自己的大雞巴干的舒服之極的樣子,李濤不由地更是拼命地抽插,一下接一下直搗向陳璦小穴深處的花心上,受到猛烈操干的小穴,蠕蠕地的收縮,把李濤的大雞巴緊緊地包著,剌激著充血的龜頭上的神經……

「啊,爽死我!我要射出來……」

李濤抓住陳璦的縴腰使勁地向自己拉,雞巴拼命地向前頂。在陳璦的小穴深處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好哥哥…你操得我好爽…你還這麼用勁往里鑽…想把我的肚子穿開呀…呵呵…你流了好多精液喲,好真熱呢…」

李濤抱著陳璦的屁股,又揉、又搓的玩弄著。直到軟縵縵的雞巴被小穴擠了出來,才不情願的離開,二個人一起去沖洗了一番。回到到臥室,二個人躺在床上,李濤玩弄著陳璦的雙乳,說道,「小璦,你告訴我了你和爸爸之間亂倫的事。可是我依然和你成婚了,你知道為什麼嗎?有的男人可是連老婆是不是處女都很在乎的呀!更不用說這種事了。當然,我確實是愛你的,可是還有別的原因,你知道嗎?」

陳璦撫摸著李濤的胸膛問道,「什麼原因?」

「馬上你就知道了!」

李濤神秘的笑了笑,光著身子出了拉開臥室門走了出去。陳璦心中充滿了疑問,想要說他沒穿衣服,別被爸媽看到,卻又沒說出口。因為她透過沒關上的房門,看見李濤,正在敲他爸媽——李志浩劉菲他們臥室的門。而且,好像他們正在等待著似的,門應聲而開了穿著睡衣的李志浩和劉菲兩個人都站在門前。而且看到赤身的李濤也沒有奇怪的樣子。他們簡短的說了什麼,三個人就向李濤的臥室走來了。這一切,發生的是那麼快,而且奇怪。陳璦還來不及想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三個已經來到屋里。陳璦驚覺自己一絲不掛,急忙抓起毯子遮住了自己。這時李志浩微笑說道,「小璦,怎麼?難道只能讓你那個爸爸看你的身體,我這個新爸爸就不能嗎?」

劉菲笑著瞪了他一眼,輕輕地推了他一把說,「瞧你說的!別嚇著孩子了!」

劉菲然後來到陳璦的身邊坐了下來,拉開她身上的毯子。把陳璦嬌美的身體暴露在柔和的燈光下,微笑著對她說,「小璦,對不起!有件事一直沒和你說……」

這時李濤也來坐到了床上,愛撫著她的身體,搶著說道,「這就是另一個原因!我們一家也是在享受著這異樣的性愛啊。」

陳璦剛才心中已經有這樣的疑惑,可卻不敢相信有樣巧合的事。看著現在眼前的事實,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這……這是真得嗎?」

劉菲笑著說道,「你看呢!」

陳璦扭過頭來,嬌嗔的地瞪了李濤一眼說道,「好呀,你騙了我這麼久!為什麼這樣做?」

李濤抱住她在臉上親了親,「璦璦,對不起是我錯了!你能接受嗎?」

「接受什麼?呵呵,你看你們已經這樣了欺侮人家了,人家能怎麼樣!」李志浩听到陳璦這麼說,急忙問道,「小璦,能讓爸爸來操你嗎?」

「爸,你急什麼呀,這麼多天你等過來了,璦璦不是沒反對嗎?是吧,璦璦!」

李濤說道,「璦璦,你不知道。我爸爸見你的第一次,就想操操你!」

李志浩听了哈哈一笑,「瞧你說的,小璦這麼漂亮。那個男人看了不想操呀!

再說,你都操了我老婆這麼多年了,也該補償一下我了吧!「

劉菲听了啐了他一口,「去你的,說什麼呢!也不怕孩子笑你!」

「媽,怎麼會呢。我們現在就是快樂的一家人了。爸爸也不過是說玩笑而已。」

陳璦赤著身子走到床下,來到李志浩的面前。把手伸進他的睡衣,握住了那根早已腫漲的雞巴。

「爸,是不是呀?你想操我……就來吧!現在…我的小穴讓你們逗的還真有點癢了呢?我看你也是吧……嘻嘻……讓我的小穴給它消消火吧……」

李志浩脫下睡衣,抱住陳璦狂熱的撫摸著她的肌膚。激動地喘著粗氣,「小璦,你的身體真是太美了,又滑、又軟。摸著好舒服呀。」

「爸爸,你別光玩弄人家,人家也好想要呢……」

陳璦在李志浩的懷中撒嬌的說道,那模樣真是又可愛,又淫蕩。讓李志浩更是激動不已,哈哈笑了起來,「呵呵,是嗎?是這里癢吧!」

說著,把一根手指插進陳璦的小穴里,「好多水呀!」

「都是你摸的啦,快點,人家受不了」

陳璦撒嬌地說著,把雙手按在床上,俯下了身子,屈起小腿,厥起渾圓的屁股,等待著李志浩雞巴的插入。李志浩順勢抓住陳璦的屁股,往兩邊分開,露出迷人的小穴,挺起雞巴插了進出,狠狠地完全沒入了滿是淫水的小穴。

「噫呀!爸爸你的雞巴好大呀!真爽呀!」

陳璦騷癢空虛的小穴得到了雞巴的安慰,把小穴撐得滿滿地感到真是爽到極點。看到自己的老爸在奸淫著自己的妻子,李濤的淫欲也被挑動了起來,他跪在床上,抱住陳璦的頭,把想要硬上起來,還軟軟的雞巴放在陳璦的臉前。陳璦知道他的意思,就張口把李濤的雞巴含在的口中,吸吮起來。陳璦雖然早已是一個淫蕩的女人,可是,卻從來沒被兩個人同時操過。李志浩在後面一下一下操著,小腹拍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作響。李濤的雞巴被吸的硬起來,也在她的嘴中一進一去地操著,好像在她的小穴中一樣。可把陳璦給爽死了,可是又無法浪叫,嘴里還有一個大雞巴,只能發出嗚嗚呻吟。臉上露出欲仙欲死的神情。劉菲看著眼前自己的老公和兒子一起在奸淫兒媳的活劇,本就是浪婦的她,也癢的淫水直流。

自己脫下了睡衣,一只手愛撫著自己的雙乳,一只手在小穴上來回的摩擦。

不時發出噫噫呀呀的呻吟。

陳璦看到劉菲光著的身體,不由也是贊美,她真是一個美人。雖然年齡大了一點,可是還是那麼誘人。和自己的母親雖然類型不同,可是,卻同樣讓男人一見就想操。這時,陳志浩插的越來越快而且使勁了,每一下都是狠狠地插到小穴的深處。陳璦在他這樣的尻忍不住要浪叫了。她把李濤的雞巴吐了出來。

「呀……大雞巴爸爸……你操死人家了……尻的好爽呀,!小穴要給你操爛了……」

李濤的雞巴被陳璦吐了出來,看到媽媽那饑渴難耐的淫蕩模樣,急忙撲了上去。劉菲看到兒子來了,也急忙分開雙腿。讓他的雞巴插了進來。

「噢,好兒子!快使勁操媽媽。呀,真硬呀!好爽呀……啊……」

李志浩和李濤兩個是『嘿、嘿』的喘著粗氣各自挺著雞巴操著身下媽媽和兒

媳。而劉菲和陳璦爽得卻大聲淫蕩的叫著,「啊……好……兒子,把媽媽的小穴操得好舒服呀!……噢,媽媽……要死了……」

「呀!呀!操到花心了,……好美啊……爸爸……你太會操了……你別把人家的小穴操爛了……啊……不……操爛吧!操死我吧……太爽了……啊啊!」

在劉菲和陳璦的浪叫中,李濤和李志浩都已經快不能再支持了,紛紛加快的速度,各自又操了幾十下,射出了精液。四個人筋疲力盡地,躺在床上,享受著剛才歡樂。在平靜中不由的都昏昏的睡去了,等睡來時已日上三竿了。李濤和陳璦急忙起床去梳洗。因為根據風俗新婚的人今天要去父母家回門。

李濤和陳璦來到陳璦的家中時已經快中午了。張曉琦在廚房準備著飯菜,陳雷在客廳看著電視,等著女兒他們。

「這麼晚來了真麼還沒來呀?」

張曉琦在廚房有點著急了,「可能是昨天晚上操得次數太多了 累得爬不起來了。哈哈」陳雷笑著說,也來到廚房。走到張曉琦的身後,撫摸著她性感的屁股。

「我們也操一回怎麼樣!」

「瞧你那死樣,說什麼呢?老色鬼!別在這搗亂」

正在這里門鈴響了,陳雷走過去開開門。是陳璦和李濤來了。

「你不是有鑰匙嗎?」

陳雷讓他們進來,關上門對陳璦說。

「在我房時呢,昨天我走時沒拿。我已經嫁到別人家,怎麼還能拿著你們的鑰匙呢!」

陳璦調皮對陳雷說。陳雷听到陳璦這麼一說,心中以為以後再也不能和自己的女兒做愛了呢。不由的心中一涼,「這麼說,你以後就不再愛你的爸爸了嗎?不再回來了嗎?」

陳璦听見爸爸這麼說,回頭看見他臉色的神色,心中已經明白了爸爸是誤會了自己的意思,急忙拉住陳雷的手說,「爸爸!不是的。我以後沒事就回來的。如果你想我,打電話我隨時就回來。」

說著沖陳雷眨了眨眼,陳雷听到女兒這麼一說,知道自己誤會。沖著陳璦呵呵地笑了兩聲。拍了拍女兒的肩膀。李濤看到也听到他父女兩個所做所說,也知道暗中什麼意思。不由地沖陳璦笑了笑,對陳雷說,「爸,你瞧璦璦多乖呀。真是你的好女兒呀。」

陳雷沒有說話只是滿意的微笑著。李濤拉著陳璦走到里間,「璦璦,你們剛才說的話我明白,我不會怪你。不過你總也得補償一下我吧!」

「怎麼補償呀?我不是讓你爸爸也操了嗎?」

「嘻嘻,把你媽也我操操好嗎?她這麼大年齡了,還是這麼迷人。每次見了他我都心癢癢的難受,雞巴都硬起來。」

「原來你想的是這麼回事呀!我沒什麼意見,我想,也沒什麼問題。我媽也是好騷的,一會準能如你的願。行了吧!」

陳璦說完在李濤的雞巴上輕輕的拍了一下,笑著跑回了客廳,坐在沙發上陳雷的身邊。

看著青春美貌,而又開朗活波人見人愛的女兒,陳雷心中不禁有點沖動起來。

陳璦看看爸爸盯著自己看,于是附到他耳邊說,「爸爸,你是不是又想操我了,呵呵。」

「小璦,別這樣,不好吧……」

陳雷以為李濤還不知道他們父女亂倫的事,所以小心地說。

「爸爸,我都告訴他了。而且還是很早以前就告訴他。」

「真得嗎!?」

陳雷吃了一驚。李濤這時已走了過來,坐在了他們對面。陳雷問道,「你……能接受……」

「不光我能接受,我們一家都能接受。」

李濤微微一笑說道。

陳璦把張曉琦也從廚房中拉了出來,把昨天晚上和李志浩、李濤、劉菲四人淫亂的事,說了一遍。

陳雷和張曉琦听了真又驚又喜,驚得是不知道李濤的家中也是這個樣子,喜的是原為並不是就他們自己家做這種事情,別人也有這個樣子的。

陳璦講完了,對張曉琦說,「剛才李濤給我說要讓他操操你,給他做補償。

行不行呀?媽媽。「

陳雷一听哈哈笑了起來,「哎呀,昨天我和你媽媽還說這個事呢!」

「是嗎?怎麼說的。」

李濤好奇的問。陳雷看張曉琦一眼說,「恐怕你媽媽心理早就想讓你操了!哈哈。」

「真得嗎?媽,你同意了。」

張曉琦雖然也很騷,但是面對自己的女婿這麼問自己讓他操,也不好意思說話。羞紅了俏臉。陳璦一看急忙對李濤使了眼色,要李濤主動去上。李濤上去抱住張曉琦,「媽,真是太好。你太迷人,我老早就想操你了。」

「別……別……別在這里。」

張曉琦知道一定要被李濤操了,可是還是有點不好意思。推搡著李濤脫她衣服的手說。

「老婆,那里不是一樣呢!你沒听小璦說昨天,他們四個在一起操嗎?來乖女兒,讓爸爸疼疼你。」

「哼,你那里會疼人家!每次都是弄疼人家!」

陳璦把爸爸的雞巴從褲子拉了出來,來回擼動著。任由陳雷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剝得精光。陳雷一只手捏著女兒的一只乳房玩弄,一只手用食指插進女兒的小穴不停的扣動著,一邊說,「是嗎?可是你每次都說爽的要死是不是真得。呵呵」

「爸,你笑人家,人家不來了……」

說著裝著要站起來。卻被陳雷順勢按在沙發,厥起了豐滿了屁股。陳雷扒開兩片柔軟的屁股,將雞巴插了陳璦的小穴里面。

「噢,爸爸……插得好深呀……」

張曉琦這時也被李濤脫的一絲不掛了。豐滿迷人的肉體讓李濤驚嘆不已,「媽,你真是太美了,太迷人了。看,你這奶又大,又柔軟。摸起好舒服呀。還有腰這麼細,我雙手可以掐住呢!」

張曉琦怎麼好意思回答自己女婿這樣的話語呢,只是閉起雙眼,享受著他的愛撫,親吻帶來快感,喘著急促的氣息。

李濤用嘴吻遍了張曉琦的全身,用手滑過了她的每一寸肌膚,不停贊嘆著,她的屁股,她的腿……最後李濤吻向了張曉琦的小穴,分開她那片濕濕的陰唇,用舌尖探向小穴里……

「噢,不要……啊…噫呀……不……」

又穌又麻還有點癢又是那麼的爽,使張曉琦忍不住叫了起來。

「啊……別這樣了……操我吧……來吧……操我……」

陳雷站在陳璦的身後一邊玩弄著女兒的雙乳,一邊不緊不慢的在陳璦的小穴的抽送著雞巴,「乖女兒,爽不爽呀……」

「爸爸……爽死我了……女兒喜歡你的大雞巴……好會操呀……」

陳璦臉靠在沙好背上充滿著被操的好爽的表情,對李濤說,「老公…快呀,你老婆正被人…操著,你還不報復,去操他老婆!呀,操死我了……」

「是呀,你也操我老婆呀!呵呵。你瞧,你讓她急得。」

陳雷也調笑著說道。李濤听見他們說,于是把張曉琦在沙發扶好,分開她兩條雪白的大腿。

「我要插進去了……」

「來吧,快點……好癢啊……里面……哦!……操進來了……太美了……快操…別停下呀……操死我……把小穴操爛…」

張曉琦也把持不住了不停的呻吟淫語。李濤把雞巴插進張曉琦溫曖的小穴,听到她的淫蕩的話語,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暴力的感覺。他掐住張曉琦的細腰,用腰部的力量使勁的用雞巴尻了起來,兩個接合部位在他大力的沖擊發出響亮地『啪啪』聲,更加雜著雞巴沖進滿是淫水的小穴時發出的『撲滋、撲滋、』聲音;

像要真要把張曉琦的小穴操爛似的。張曉琦在李濤這狂風暴雨般的操干下,開始是小聲的呻吟淫語;接著然後大聲的浪叫;最後爽的就只能有氣無力喘著粗氣了。

李濤第一次操張曉琦,覺得興奮無比,雞巴格外的持久。陳雷已經射了出來一大會了,他還在抱著張曉琦的腰使勁地尻著。弄得張曉琦小穴的淫水不停地往下流,弄濕了一大片沙發,不得不求饒。

「好了…別操了……爽死我……讓我歇會吧……啊呀!……」

看著媽媽被爽的有氣無力的只能支開雙腿讓李濤大干,陳璦連忙走過去坐下,把李濤拉到自己張開的雙腿中,自己接著來承受他的操弄。李濤又把雞巴插進了還滿是陳雷精液的自己老婆的小穴中操了起來。

「今天,操得好爽……兩騷穴!爽死了。」

「哪那一個小穴更讓你爽呢?」

陳璦一邊迎合著李濤狠狠的操干,一邊調笑著問「一個老騷穴,一個小騷穴。

都是又濕潤溫暖,又夾得緊緊地包得雞巴好爽!都一樣的讓我爽……不想拔出來。「

李濤雙手玩弄著她軟縵縵的雙乳說,「滑頭!不拔出來還想把人尻死呀。呵呵,這不是流出來嗎!好燙的精液呀,把人家的小穴都灌滿了……」

一番風雨之後,四人圍著餐桌坐了下來吃飯。李濤禁不住問,「雖然我們家里也是這個樣子!可是你們開始是怎麼發生的呢?

你問這個呀,是這樣的︰「

陳璦說道,事情開始的那一年我十八歲,正在上高三。我上的是市里的重點中學,升學率很高的。

于是,我的舅舅——就是我媽媽的哥哥也把他的兒子——托人送到這里來復讀。他已經考過一次了,本來考上了一所大學。可是因為這所大學不太理想,想要再考上一所好點的。我舅舅在外地工作,舅媽也去了,家里沒人。就把我表哥托付給我媽了,因此,我表哥也住在我們家里了。表哥比我大一歲,長得高高大大,很帥的一個男孩子。我們學校的好多女孩子都私下中和他套親乎。因為我們表兄妹,所以也十分親近。我呢,喜歡和他在一起聊聊天、復習點功課什麼的,他也喜歡和我在一起。現在想來,雖然我們是表兄妹,可能也有異性相吸的緣故。

因為他是一個帥氣的男孩子,我也是那麼的漂亮的女孩子。

那時我們雖然在一起聊天、復習功課,當然也打打鬧鬧。我當時從來也想過要和表哥上床。雖然那時我像每個花季的少女一樣情竇初開,深夜無眠的時候,會想起心中的白馬王子。就想如果是表哥……然後就拒絕自己再想下去,因為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也許是我內心深處有這麼一個想法甚至是願望,那件事發生時,我並沒有堅決的拒絕……

那是一個星期天——本為星期天也是要補課的。可是由于再有一個月就要高考了,為了使學生精神壓力不是太大。學校開始在星期六、星期天放假,讓學生回家休息一下。那天媽媽出門了,爸爸那時也忙著生意上的事也很少在家,家里就我們兩個。***的天氣已經很熱了,所以我們也都沒出去。

我躺在自己的臥室看了一會書,覺得很無聊。就站了起來,走向表哥的房間想和他聊聊天什麼的。我擰動門鎖,推開了他的房門,眼前的事讓我大吃一驚,轉瞬羞得面紅耳赤。

表哥躺在床上一絲不掛,一手拿著一本雜志在眼前——封面上印著同樣赤裸地兩個男女。另一只在來回的擼動著他的肉棒。雖然我那時才十八歲,可是這種事卻也知道了一些——同學私下總會說到這種事。「啊呀,表哥在手淫!」看到眼前情形,我羞紅著臉很尷尬,一只手還握著門鎖的把手,忘了怎麼辦才好了,傻傻地站在那里看著表哥有一分鐘,才想起來轉身——要離去。

我推門而進的剎那也驚動的表哥,拿雜志手急忙放了下來,看見我站在門前,也是一驚,愣住了,而另一只手還握在肉棒上。

「小璦,你怎麼進來了。」

這時我才想起要轉身離去。表哥從床上一下子跳了起來,跑過來一把把我給抱住了。

「哥,你……你想干嘛……放開我!放開我嘛……」

我的他的懷中掙扎著,他毫不理會。用腳把門踢關了,抱著我來到了床上,把我壓在他赤裸的身體下。他身上男人特別的氣息涌向我鼻孔——那一剎那我感覺真是很好聞。雖然以前我們距離很近里也聞到過,可是這時更是特別的強烈。

想要放棄掙扎,我當然知道他想做什麼。可是女孩子天生的羞恥感和保護自己的本能,卻又使我不停的掙扎著。雖然事後,我想我當時並不是那麼用力去掙脫。

表哥壓在我的身上,把我的T恤拔到我雙乳之上,又想解開我的胸罩。可是看來他毫無這方面的經驗,喘著氣弄了好一會兒也沒解開。只好把它也拔到我的乳房上面。我少女珍貴美麗的上身就全暴露給他了,「表哥,不要……你不能這樣!表哥!別……」

他也不說話,更不理會我說的話。貪婪地用雙手撫弄著我已經發育很大很軟的乳房,除了有時他捏到里面的乳快時有點痛外——在他的揉搓下,我還真覺得很舒服。雖然,我有時也會自己愛撫自己的乳房,可是男人的手真是不同,好像有輕微的電擊一樣,又麻又穌。

然後,他更是用嘴含住我的小乳頭,使勁的吸吮著;用舌尖觸動著。更是給我帶來更強烈的感覺。我好像已經放棄了掙扎,只是嘴里還毫無意義地說著,「表哥,不能這樣,我們是兄妹呀……放開我吧!」

生理上的本能讓我感到我的小穴有點發騷發癢。多少次在我也曾一力幻想著我的白馬王子一邊用手指在那里輕輕地攪動著……不過現在在那里攪動我的小穴、拔弄我那敏感的小豆豆的卻不是我的手指。表哥他弓起壓在我身上的小腹,用手把我的短裙連著內褲扒到我的屁股下面。然後他的手就伸進了我的雙腿之間的盡頭。褻瀆著我處女神秘地私處,「噢……表哥,別摸那里……不要呀……」

我無力的說著,我全身穌麻。我感覺已經有粘粘地愛液從我小穴的更深處涌了出來,熱熱的,流到外面又變的涼涼的……我知道表哥一定感覺到了我的淫液打濕了他的手指。他呼出的氣息越來越粗,撲到的臉上熱熱的……他的眼楮在放光……手上的動作也是越來越粗暴……我在他的身下,出于少女妗持還扭動著身體反抗著,卻是那麼的無力。對于下面絕對要發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在擔心,還是期待……也許是期待的多一點吧。因為我發覺自己的呼吸也變得粗起來,身體燥熱,就像無眠的夜晚……不同的是,表哥還在玩弄著我的身體,使這種感覺越來越劇烈。

「別這樣……表哥……別這樣……」

表哥挺起上身,騎在我的腰上,擰身向後,抓住我的內褲、裙子,把它們從我的身上徹底地扒了下來。然後分開的我的雙腿撲在它們之間,我能感覺到,他的那又粗、又熱的肉棒頂在我的小腹下方。想到那大大的東西要進入我的體內,插進我的小穴,不禁有點害怕起來,忍不住說了出來「哥,別……我害怕……那麼大……會弄痛我的……」

表哥也沒說話,他蹲在我雙腿之間,一手撫著他的肉棒,一只手分我小穴的陰唇,把肉棒放在了我的小穴前。『噢,他要來了,』我心中想到。又想到我這時要站起來也許還能跑掉,可是我卻沒有這麼做。表哥的雞巴已經慢慢地向我的小穴深處挺進……從未經歷過的小穴被撐得漲漲的好像有點撕裂的感覺,可是又覺得好舒服,代替了剛才那麻癢的感覺……慢慢插入的雞巴頂到我的處女膜上了,「表哥,不要再進去了……會很痛的……」

當然,他對我的話毫不理會。他感到有動東西在阻擋他的插入,他的雞巴稍稍後退了一點。雙手抓住我的腰。雞巴向前一沖——便全根沒入了。我的小穴被撕裂般地劇烈疼痛起來,疼的我眼淚都流出去來,不由地大聲呼喊,「啊……疼死我了!……」

表哥也是嚇了一跳。看到我的眼淚,他有點手足無搓了。可是卻又不想放棄要操已經被他的雞巴插入的我。他雞巴仍深深地插在我的身體中,在疼痛之外我能感覺到它是那麼的硬,那麼的熱……這時,表哥雙手玩弄起我的乳房,同時輕輕地吻著我的臉,說話了,「小璦……對不起!可是我……我太想要你了……」

「哥,可你是我親表哥,我們這樣做不行的……」

「我知道。所以,我是那麼的愛你,卻又不能說出來。」

「……」

「要是在古時候,我們是可以結婚的啊!」

「哥,那麼對後代不好的……」

我想到他的雞巴此時正插在我小穴中,不知道會不會懷孕。本來,我對表哥也是非常有感情的。听他這麼說,我紅著臉小聲地說道。

「可是,我一想到你以後要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娶走。被他玩弄,被他的操。我就忍不住的忌妒。」

「所以,你就想先來……對不對!」

「小璦,原諒我!好不好?我每天都幻想著和你做愛來自慰。我都要發瘋了。」

「可是……可是,你也不該就這麼強暴我呀……」

我心中從來就沒有生起,惱怒表哥念頭。又說什麼原諒呢?他的雞巴插在我的小穴中。

雖然他沒有抽動,可是它自己卻不停地在抖動著;摩擦著我的小穴深處的花心,而且它是那麼的熱,可以說是滾燙。小穴的疼痛慢慢地減輕了,可是表哥雞巴對小穴的剌激越來越強了,麻癢的感覺漸漸地把疼感壓了下去。代替的是一種難以言說感覺——希望表哥的雞巴能動一動,把這種不舒服感趕走。就想如果皮膚上有一只蟲子在爬,就用手撫掉它一樣。我的口不由得哼哼起來。表哥不知道我的感受,關切地問道,「小璦,還痛得很嗎?」

「哥,不……不疼了……可是好難受。你把你的那個動一下……」

表哥慢慢地把他的雞巴往外抽動,粗大的雞巴摩擦著我小穴的肉壁。那種不舒服感沒有了,而且是好麼的爽。

「啊……啊……」

「小璦!怎麼了?」

「表哥!就是這樣!好爽!」

我脫口而出,說完我不禁羞紅了臉。

「可是,我已經全都拔出來了!」

「……你不會再插進去呀!……」

表哥這時恍然大悟,急忙又把雞巴插了進去。

「噢!慢點。我才不疼了!慢慢插!」

表哥听話地慢慢地操著我的小穴。

「小璦,好舒服……尻著你小穴好爽啊。」

表哥一臉欲仙欲死的表情,把雞巴在的小穴中慢慢地操著。我也是這種感覺,可是出于少女妗持,卻只是咬著嘴唇哼哼著。可是,沒有多久我就無法再壓抑了,「哥哥,你尻的我好爽啊……快點……操快點……噢!就這樣,狠狠地尻我……」

我讓表哥把雞巴抽插的快點,正合他意。他馬上就抱住我的腰狠狠地尻了起來。我個不停地喘著粗氣,嘴里哼哼著。覺得,真是好爽,好舒服,我有生以來也沒有感覺這麼好過。

就這樣被表哥尻了有三十多分鐘,從我的小穴深處噴涌而出了有好多次淫水,那時的感覺更爽像是在天堂一般,我想也許這就所說的高潮。最後,表哥緊緊地托住我的屁股,把雞巴頂在我的小穴深處,噴出了熱熱地精液,滾燙地剌激著我的小穴,讓我最後又來一次高潮,「啊,好燙……好燙……我不行了……」

李濤听完陳璦的故事,不由得又來了精神。把陳璦抱在餐桌上分開她的雙腿,挺著堅硬的雞巴又插了進去。陳雷也抱著張曉琦在沙發上操。頓時客廳中響起了男人粗粗地喘息聲,和女人嬌媚的淫語……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裸睡的女兒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