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賣肥熟母 家庭亂倫

我叫宋川,外號宋三,哥們兒們叫我小三子,仇人管我叫癟三。

我15歲,是在讀中學生,不過我經常逃學不上課。我喜歡到處混,和狐朋狗友一起干壞事。我從來不好好學習,長得既不高大也不帥,不過我特壞,但對哥們也夠義氣,所以我的哥們兒很多,他們都和我一樣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考試每次都是零分,我就是不愛看書,我也不想什麼前途啊理想什麼的。

我的媽媽就經常哭,哭得眼楮腫腫的,她特別希望我讀書上大學有出息,但我就是不想听她的話,她經常給我姨媽說,她一定是上輩子欠了什麼,這輩子生下這麼一個沒出息的兒子。

切,我才不理她。我爸爸兩年前出國了,是常年駐外工作,她就越來越煩,不過其實她不嘮叨的時候還挺美麗的。她21歲生的我,今年36了,1米65的身高,臉蛋柔美漂亮,身材豐滿肥熟,皮膚雪白滑膩,特別是渾圓柔軟的大白屁股,走起路來特別騷。對了,我媽叫柳湘儀,是大學中文系的老師。仗著她看了幾本古書,有詩詞文化,所以就常逼我學習。

我在街道里亂混,有個哥們叫黑龍,這是外號,因為他是黑龍江來的,東北小伙,又高又壯又黑,所以我們都叫他黑龍。他是外地轉學生,比我大一歲,不過和我們一樣愛混,不是什麼好東西,還特別能打架。

有一天,我又被老媽柳湘儀罵了一頓,出門踫到黑龍,沒想到這家伙一臉堆笑要請我喝酒吃烤肉,幾瓶啤酒下肚,這小子長噓短嘆起來︰「哎我說三兒啊,你黑龍哥都十六了,還沒找到個稱心如意的女哪。」

「行了,別扯了,你玩的小姐還少啊。」

「嗨,那些半青不熟的鄉下妹有什麼勁啊,說實話,我愛上一個女人了。」

「誰啊?」我他媽的真奇怪,這壞種也還知道愛了。

「三兒,別生哥哥的氣,哥哥就是愛上你那肥熟性感的母親啦。」

「啥?」我一楞,看這家伙一臉紅暈的真誠樣子,還TMD真是愛上我媽了不成?

「三兒,黑龍哥的幸福就全在你身上了,你幫我的忙,哥哥給你的好處沒得說。」說著抽出五百塊,「這是見面禮,三兒,收著,哥哥最近倒騰藥丸,整不少錢,你花完了哥哥再給你。」

我靠,我心想,這小子TMD我說怎麼老久不見,原來倒賣搖頭丸去了。再一看那漂漂亮亮的五百塊,我心動了,一把把錢拽過來。

「成啊,老實說,我爸出國這快兩年了,一年才回來不到一個月,按說我媽芳心寂寞著呢,要不然成天就嘮叨我學習,黑龍哥,把我媽交給你,我放心,不過——」看著對面色急的歡喜樣,我話鋒一轉,「不過我媽柳湘儀可不是一般女人,是大學教師,熟讀詩詞歌賦,情調風雅,富于傳統女人味,還有那豐滿肥熟的肉體……」

黑龍一把又掏出兩張五百,塞到我手里,「哎呀你就別扯那些了,你要什麼只管給哥哥講就行了。」

「嗨,這就好,黑龍你夠大方,其實也沒啥,告訴你個秘密,我媽特喜歡精壯的男孩打籃球的樣子,她經常默默的去看她們大學的大學生打籃球。」

「好,重要情報,哈哈,好哥們。」

高,竟神不知鬼不覺地混到我媽媽大學里,還混成了校隊一員,美其名曰外援球員,其實我知道,這小子一定沒少給媽媽大學籃球隊的教練賄賂。

很快大學籃球賽季到來,媽媽照例每場都去加油,隨著媽媽和黑龍的接觸,他們也越來越熟絡起來,不過據我觀察還沒身體接觸。

直到有一次踫到關鍵比賽,黑龍這壞種還真不賴,在隊里打上主力,關鍵比賽中更成了中流砥柱。這次關鍵比賽,媽媽早早就打扮得清純兼性感,去觀看比賽。我也想知道怎麼回事,也悄悄溜入觀眾人潮中。

這可是全國大學籃球聯賽,是正式球賽,除了黑龍這個混混外,全是正式的大學生和體委人員。不過全場也就屬這混混最惹眼,憑著人高馬大的身材,英勇奮戰,流血流汗,多次受傷後仍表述不願下場,最後憑著黑龍的戰斗意志,媽媽所在的大學隊取得了勝利。

頓時人潮洶涌,吶喊喝彩如潮水,黑龍洋洋自得的時候還沒忘記在觀眾里搜索媽媽,他知道每場比賽媽媽都會來看,而且他自信的認為,媽媽來看就是為了看他。可是令黑龍失望的是,媽媽卻不見了,他本來想借今晚和媽媽加深關系,看來要泡湯了。

這時他發現了我,走過來說︰「三兒,今天我表現亮眼吧,不過你媽呢?我剛才還看見了,操,明告訴你吧,今晚本來是個大日子,我在球場上風光完了,就沒準備讓你媽兩條腿走路回去。操,不過現在人呢。你媽不會找別的男人去了吧。」

「嗨,我剛才也看見她了,我還奇怪,她今天怎麼穿上無袖雪白連衣裙了,你說這才四月,天還涼著呢,她就這麼穿,看來我媽騷得很啊。」

「TMD,我也看見了,你媽真騷,連衣裙還TM是緊身的,把個大屁股裹得肉嘟嘟圓乎乎的,MD,你說,這涼天,夜里更涼,要是讓我發現你媽真找別的籃球員,你猜哥哥會怎麼辦。」

「啊,怎麼辦啊?」

「哈,我就把那逼小子先打殘,然後把你媽扒光,讓她光著大屁股在涼夜里裸奔。」

黑龍這小子真粗魯,我有點為媽媽擔心,把媽媽交給這個家伙,不定都有什麼花樣出來。這回,我正要說話,黑龍去更衣室換衣服了。我也跟了上去。

更衣室里,人都走了,我和黑龍一進去,突然發現,我的媽媽,柳湘儀,穿著雪白的無袖連衣裙,一個人坐在桌子上盈盈哭泣,因為是背對我們,她沒有發現。黑龍得意的一笑,沖我擠擠眼楮,我連忙躲進櫃子里,仍然監視著一切。

原來媽媽手里竟然拿一張黑龍打籃球時場上的照片,用臉貼著用手撫著。我一看,靠,是立排得,我要買游戲機這騷貨媽媽不給我買,原來攢錢就為了買立拍得拍黑龍。黑龍從媽媽身後走過去,一把抱住媽媽的腰,媽媽嚶嚀一聲嚇了一跳,回過頭看到就是黑龍,臉刷的紅到脖子,連忙要把照片藏起來,卻被黑龍一把搶了去。

「柳阿姨,這是誰的照片啊,是不是你的情人帥哥啊?」這小子明知故問,調戲我媽。

「嗯,黑龍壞,給阿姨。」

「好好好,給阿姨,那柳阿姨,你告訴我你為什麼在這里哭啊?」這小子裝溫柔起來。

我媽媽一下就禁不住撲到他懷里,「看到你在場上受傷流血,還不下來,阿姨心疼你,真不會照顧自己,阿姨心疼得就哭了,阿姨很愛哭的,你是不是要笑話我。」

「沒有,沒事,我喜歡水兒多的女人。」黑龍這小子句句挑逗。

媽媽臉紅了,推開他,臉上卻綻出幸福的桃花,拿出藥膏和繃帶說︰「壞孩子,你媽媽不在你身邊吧,真不會珍惜自己,來,阿姨給你包扎。」

黑龍很利索,把運動衣褲都脫了,只剩下槍牌運動三角褲,一根大陽具已經略略熊起。渾身汗水未全消,散發著青春男子的力量。

媽媽臉紅得成了晚霞,就那麼默默的溫柔的細心的給黑龍包扎著,也不管都晚上幾點了。兩個人話語傳情,好像很享受的樣子。

忽然一個紗布團掉落到地上了,滾進更衣櫃下面,黑龍要去拾,媽媽卻說︰「你剛受傷,不要亂動,阿姨來拾吧。」說著媽媽去拾,沒想到那紗團在櫃子下面,只有趴著伸手才能拿到,媽媽略微猶豫了一下,就趴下去,找那紗團。

這下可好,我和黑龍的玩意都暴怒了,穿著緊身連衣裙的媽媽,因為趴著而撅起絕世無雙肥圓豐滿的女性大屁股,透過繃緊的白裙,一條粉色的丁字褲明晰可見,深深陷入媽媽的屁股縫里,把兩邊大屁股肉瓣襯托得惹火非常。我心想,操,騷貨,穿丁字褲來看黑龍比賽,比賽後在更衣室里等黑龍,我的美麗媽媽,真的愛上黑龍了。

媽媽很笨,怎麼也找不到,又努力的伸手去夠,把身後的一顆大屁股扭來晃去的,黑龍再也受不了了,大喊一聲「操」,直沖我媽媽撲去。媽媽呻吟著,還來不及逃避,連衣裙已經被扒光,粉色奶罩和丁字褲在燈光下掙扎,黑龍肆意的蹂躪起那豐滿的肉體。

媽媽的呻吟越來越嬌美起來,黑龍又扒掉了媽媽的奶罩,媽媽的兩顆白奶子撲稜跳出來,奶頭是粉紅色的,黑龍就含住奶頭唆起來,口里還喊︰「阿姨,別怪我野蠻,我愛你阿姨!」

媽媽也呻吟著︰「我也愛你,黑龍,孩子。」

這時黑龍把媽媽腰拉起,使媽媽恢復撅著大屁股的樣子,一把扯掉丁字褲,對著媽媽鮮紅緊縮的小屁眼兒就吻起來,「阿姨我就愛你這雪白豐軟的大屁股,你的大屁股真TM淫蕩,我想操爆你的屁眼兒想了好久了。」

黑龍淫言下媽媽也淫蕩起來,「啊,來吧,孩子,那是阿姨的處女屁眼兒,啊,被你吻得好癢啊。」

「操,不干穴,先干屁眼兒,對,因為穴已經被男人搞過了,柳湘儀的屁眼兒還是處女。」黑龍絮叨著,拔起大肉棒就要向那可憐可愛的小屁眼兒扎去。

忽然,一聲鈴響,光光當當皮鞋走路聲傳來,是體育館財物巡防員。媽媽一下一個激靈,爬起來,大概巡防員讓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大學老師,卻在被中學男生蹂躪,如果被人發現,那就是顏面無存,黑龍也收斂起來,兩個人快速穿好衣物,迅速離開了。

我看著媽媽跑了,突然伸手攔住黑龍,「哥,我媽怎麼樣,真愛上你了吧,把屁眼兒處女都為你留著,人基本都是你的了,那該給我錢了吧。」黑龍怕被巡防員踫到,再加上基本得手心情很好,急忙掏出一把錢給我,然後跑了。

我在衣櫃黑暗中點著錢,足足三千塊,哈哈,今天早上在媽媽早飯里下的春藥果然奏效了。

 

 

 

 

 

 

 

前面說到媽媽柳湘儀傍晚發騷,連衣裙、丁字褲、美人騷體,更衣室暗約少年黑龍,兩人苟苟且且正要行那好事,卻被巡防員驚散鴛鴦。那我媽媽為什麼會那麼發騷呢?這得多虧我親自調制的春藥。

原來自從黑龍在籃球隊訓練以來,媽媽常去看他們,這小子就主動接近,間接吸引,慢慢和我媽媽越來越熟絡起來,這黑龍大概正是媽媽本來就喜歡的活力男孩的類型,再加上這黑龍又開朗爽快,笑話不斷,漸漸就真的勾到了媽媽的芳心。

只是媽媽身為大學中文系老師,36歲豐滿成熟的女人肉體卻有著一顆敏感多情的心,因此礙于面子,總是不敢點破那一層意思,兩個人彼此心中有意,卻遲遲沒有身體接觸,我看在眼里,也替他們著急,看著黑龍的錢袋子,我便想出一個用春藥催情的不算高明的卻很有用的辦法。

當然效果令我驚訝,沒想到媽媽當天果然一改賢妻良母打扮,把一副騷熟的肉體裹在半透明連衣裙里,去約會黑龍了,甚至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買了一件丁字褲,真TM淫蕩,我想這騷貨媽媽一定是注意到了黑龍喜歡她的大屁股,所以特意穿著粉紅蕾絲丁字褲,要把自己豐熟的肉臀以最美的形式展現給那少年情郎。

好,閑話少敘,我收好錢回到家,媽媽緊鎖在她臥室里,燈卻亮著,八成是光著大屁股躺在床上想黑龍想得睡不著吧,操,這個騷貨。

一夜無話,第二天我和黑龍在學校踫頭,然後一起找個館子,邊吃飯喝酒邊聊,這小子一副不爽的樣子,我問咋的,這小子就埋怨道︰「操,MD逼的舞廳里那些野雞,真JB沒勁,黑不拉基的,像從東南亞來的一樣,還是你媽好,白嫩肥熟,可是昨天TM真背,讓我有火放不出。」

「呵呵,大龍你也得歇歇,昨天剛干完球賽就干雞,看到你傷沒好,我媽媽會為你心疼的呀!」

「嗨,呵呵,真想你媽啊,那豐滿肥白的一身香肉,撅著趴在那里像只母豬寶寶一樣,真想綁住你媽好好蹂躪她。」說著拿出媽媽昨天丟下的蕾絲丁字褲,柔軟的握成一團,放在鼻尖嗅啊嗅。

這小子平時粗野慣了,說話很野蠻,聲音又大,我怕別人听見直臉紅,媽媽是文化女性,時間長了,能接受這麼一個粗魯的男孩麼,我這邊替黑龍著想,不禁勸了勸︰「哎~~~小點聲我說,大龍啊,我媽媽柳湘儀是文化女性,喜歡詩詞歌舞,喜歡情調,學名叫悶騷,你以後就算真得到我媽了,也不能老這麼粗魯啊!」

「嗨,少來了吧,哈哈,怎麼,怕我整殘你媽,怕你媽受不了,不會的,告訴你,你媽是悶騷沒錯,而且更是受虐狂,瞧那肥嘟嘟的屁股蛋子,走起路來左扭右擺,就是想讓喜歡的男人拿鞭子抽它——」

我發覺黑龍很有些雄性自大狂,說起女人不一定什麼都能說出來,就打斷了他︰「嗨嗨,我說黑龍,先別說這些了,昨天好事多磨,不過我媽的心意你也知道了,你倆之間那層薄紙也被我用春藥點破了,這大美人兒遲早是你的,你怎麼酬謝我啊。」我又琢磨黑龍的錢袋子了。

「哈,謝是一定要謝的,你放心,等你媽真做了我的女人,咱倆就不光是狐朋狗友,而且還是父子啦,親上加親是不是。」

我靠,這雜種是喝多了,想著我媽開始得意忘形胡言亂語起來,我宋三把個肥肥嫩嫩的親娘賣給你,你還沒得手,就這麼囂張啦,想來想去,我覺得還是不能讓他這麼快得逞,說起來還要多虧了昨天的巡防員才是,又後悔不該早早拿出春藥,看來形勢已經發展的不由我能夠控制。

這小子臨走前醉醺醺得意洋洋的說,晚上就要來我家,當我的面把媽媽的丁字褲衩給她。我心里忽然老大不願意,可又沒辦法,想拒絕,根本找不著什麼好借口。

兩下分手,我怏怏不樂地回到家里打開門,看媽媽怎麼穿起很久不穿的羊絨毛衣褲來,還圍著圍裙在廚房里弄菜,在往里一看,哈,原來老爸從美國突然回來休假了。

要說以往,我最不喜歡老爸回來,回來就是嘮叨,還不如一個人呆在美國讓我眼不見心不煩的好,但今天,不一樣了。

我正發愁媽媽和黑龍已經難以控制了,老爸剛好就回來,雖說老爸沒什麼一家之主的樣子和尊嚴,但畢竟是名正言順的丈夫,丈夫回來,想要偷情的妻子怎麼也得老實老實。而且說起來我老爸對我媽媽特別好,俯首貼耳,百依百順,對這麼個丈夫老媽還要偷情,這個騷貨也該自我慚愧慚愧了。

飯弄好了一大桌子,媽媽好像心中有歉一樣,特別賣力地做菜,想必是我分析的沒錯,對著丈夫心中有愧吧,因此努力作出溫柔妻的樣子,要補償一下心中的愧疚。老爸卻絲毫不察覺,樂呵呵地吃飯夾菜,看著溫柔的妻子,享受家庭的幸福,其實,嘿嘿,我真想告訴他,就是在昨天晚上,你這個溫柔的妻子還穿著丁字褲更溫柔百倍地給一個少年郎抱扎傷口呢。

不一會兒,洞洞洞,敲門聲響起,敲的很粗野,一听就知道是黑龍這個蠱惑仔,爸爸皺皺眉毛,說怎麼現在中國的門這麼薄啦敲起來聲音好大,就起身要去開門,媽媽臉卻刷的一下慘白了,騰地站起來要阻住爸爸,我心里暗暗好笑,個淫婦,現在老公回來了,情郎也上門了,看你怎麼辦。

那邊門敲得越來越響,很不耐煩的樣子,還是爸爸一把把門打開,只見一個身穿運動短褲黑背心肌肉發達的少年汗流浹背地站在門外。

不用介紹了,那就是黑龍,剛打完籃球,就順道來了我家。這雜種也沒想到我家會多這麼一個老頭,剛一愣,旁邊媽媽就趕著說,「小川啊,你同學大龍來找你打籃球了,你吃完飯了,就和同學們一起玩去吧。」嘿嘿,我心里好笑,挺急智的啊,拿我當擋箭牌,把黑龍定義成兒子的玩伴,自然就和她自己劃清了界限。

可黑龍是個爆脾氣可不接這一套,看媽媽懦懦縮縮的樣子,直出口就問,「小川是哪個啊,我知道這里只有一個人和你住的名叫宋三兒,這個老男人又是誰啊?」赫赫,說話的口氣好狂,就像媽媽的男人一家的主人一樣。

媽媽羞得臉紅到脖子,倒是旁邊爸爸不以為忤,反而和和氣氣,主動問答起黑龍的問題來,「小川就是我的兒子,我就是小川的爸爸,真是老男人啦,你是小川的同學吧,小伙子個頭結實,說話也硬朗,是個爽快可交的小伙子,來進屋坐吧,小川啊,快來招呼你朋友。」老爸糊里糊涂,把狼往室內引,嘿嘿媽媽心里不知道什麼心情啊。

黑龍倆大眼珠子左轉右轉,有點不相信的樣子,那也是,他以前沒見過我老爸,他大概是不能接受這個一個瘦弱矮小的男人怎麼能娶上媽媽那樣的肥嫩漂亮的大白羊吧!

媽媽紅著臉,羞得眼淚都快擠出來了,一轉身回了廚房開始洗盤碗。可老爸絲毫沒察覺,還是傻乎乎樂呵呵地招待黑龍坐下,大概這小子也不好意思面對這個一個毫無防備卻有友情的對手,也沒和爸爸聊,撩下一句我幫柳阿姨洗碗去,然後就一轉身跟進了媽媽在的廚房, 的一下把廚房門合住,廚房是花玻璃的,只能看見兩個人影。

爸爸說︰「呵呵,小川啊,你這個朋友還挺勤快的,來我們家就搶活干,你也一塊兒去找點活干,別讓人家在那洗碗。」

我心里說,嘿嘿,黑龍他哪是去洗碗啊,兩個男女不知道要弄什麼糾纏,我要是去了,不破壞好事,不過話說回來,去盯盯也好。

我逡巡著走到廚房邊,里面倆人沒察覺到我,我就听著里面好像一副悉娑的聲音,然後是啪的一聲耳瓜子。

原來媽媽含羞跑入廚房,想要洗碗來掩飾,可心亂如麻,哪里洗得了碗,一失神打碎了一個盤子。

黑龍正推門進去,就看見媽媽含羞含淚地蹲在地上揀碎片,從後面看媽媽的屁股又園又大,那黑龍就忍不住撲上去抱起了媽媽,下身的大陽具脹起,隔著媽媽的棉線褲緊壓在她的肥軟的屁股肉上。

媽媽心里好害怕啊,當時就嚶嚀著掙扎,可是反而更激起黑龍的欲望,黑龍一只大手緊緊抓住媽媽的奶子,一只大手得空抓住媽媽褲腰,一把就扒下來,露出肥白的屁股。

「不,嗯,不要,阿姨不要,大龍,你不許欺負阿姨。」

「阿姨,媽媽,我愛你,我太愛你了,我不能讓你離開我,我要你,要你的大屁股,要你的小屁眼兒。」

「啊,啊,壞龍龍,阿姨的丈夫回來了呀,不行啊,啊,你壞!」媽媽越掙扎,黑龍越蠻干,連棉線褲都扯開線了,白色三角褲衩也被撕爛,媽媽豐滿肉感的下身扭擺著,躲避著黑龍壯大的火熱,但桃源蜜穴里卻已經春雨漣漣。

「騷貨,肥屁股扭得真騷,沒想到在這種情況做我們的第一個愛,在你丈夫的身邊,哈哈哈,」黑龍不耐煩媽媽扭脫的上身,把媽媽背一按,狠狠壓在案板上,這樣媽媽上身沒法動,只有一顆雪白的大光屁股可憐的扭動著。黑龍啪的在媽媽屁股上打了一巴掌,然後雄起如鐵的大陽具向媽媽的蜜穴里狠狠插了進去。

「啊。爽,終於佔有柳湘儀了,我的阿姨,我的媽媽,我的女神,我的大屁股母羊,我愛你,啊。」黑龍這愣小子真是得意到極點,東施效顰的邊干我媽邊詠嘆他的女神,還把柳湘儀當成自己的媽媽來干,靠,這愣小子,我心里想,看媽媽撅著白屁股那陶醉的樣子,看來這兩個男女還真有點孽緣。

媽媽被干得連連喘氣,臉蛋陀紅成了一片,很快就泄了身,一汪淫水滋潤出來,連雌性的小屁眼都在高潮下興奮的吞吞吐吐,煞是可愛。那邊黑龍卻沒到,大陽具依然剛強如鐵,但他顯然發現媽媽興奮狀態下嫩粉紅色濕潤的小屁眼,既然穴干透了,就干屁眼,對了,這里可是媽媽留給黑龍的處女啊。

說時遲,那時快,黑龍拔出堅硬的家伙,也不需要潤滑了,對準媽媽興奮而潮濕的後庭就要插去。

大肉棒消失了,媽媽也略感奇怪,但不一會,一個粗大的棒頭就頂在屁眼上要粗暴的進入,因為黑龍的棒頭太粗壯,而媽媽的處女屁眼又太緊了,當棒頭頂在屁眼入口處時,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傳到媽媽全身,這痛一方面刺激了媽媽的性神經,一方面卻也激醒了媽媽的頭腦。

媽媽頓時大腦一涼,突然掙脫黑龍離開他重新站起來。臉上紅潤的春潮仍未全退,神色眉宇之間,卻竟然多了幾分慚愧羞恥的表情。

看媽媽這樣,黑龍一愣,正要在向上撲去時,媽媽卻拼死抵抗起來,兩個人掙得急了,媽媽一個耳光子,打在黑龍臉上。打完後,媽媽卻又忽然好像虛脫起來一樣,攤倒在黑龍懷里,但此時黑龍也沒了繼續做愛的興趣,只摟著女人听她說話,「龍,對不起,對不起,不要逼阿姨,阿姨真的不能在陷下去了,這樣做是不對的。阿姨有丈夫孩子和家庭,你也有你的前途。烏烏烏。」

「湘儀,你打在我臉上,你的話也疼在我心上,剛才我們多快樂,你那個淫蕩的樣子,我保證你的丈夫從來沒有給你過,我愛你,你愛我,為什麼我不能和阿姨在一起?」

「不,龍,你不要說下去,阿姨走到這一步,已經很墮落了,阿姨不能再這樣下去,這樣下去,也是害了你,今天,阿姨把身子也給了你,我們就到此停止吧。」

「不,阿姨,你看 液諏耍 沂前 悖 乓 玫僥悖 也皇悄侵窒 鬩灰骨櫚娜耍 乙 贍鬩槐滄櫻 艴錟鬩槐滄櫻 孜悄鬩槐滄櫻

鬩槐滄印!?

听到黑龍的真情表白,媽媽臉蛋又紅潤了,是幸福的紅,是感動的紅,淚水漣漣,全撒在黑龍胸膛上。

「好孩子,你的心意阿姨都知道,你知道,阿姨也好想……可是,」說到這里,媽媽忽然咬咬牙,決絕地站起,整理好所有衣服,堅決地說,「可是,我們沒有可能,阿姨比你大20歲,阿姨更喜歡得是成熟有魅力的中年男人,阿姨只是和你玩玩,就算我不愛我的丈夫了,也不會愛上你,我們到此為止吧。」

說著嘴唇仿佛都被咬破一般,黑龍不服氣要沖過去在摟緊媽媽,媽媽卻手里拿起一塊鋒利的瓷片,抵在脖子上。

「龍,不要逼阿姨。」

看著架勢,黑龍也沒了辦法,剛強的少年眼眶里竟然也滾著熱淚,哽咽著說不出一句話。媽媽不是黑龍第一個女人,但也許是他第一次戀愛吧,初戀總是刻骨銘心而又傷人至深的,我在門外旁觀不禁感嘆唏噓起來。

「好吧,阿姨,你不願意見到我,那我會離開,我只想對阿姨說,我黑龍平時粗魯野蠻沒錯,可我對阿姨的愛是真的!」說完,黑龍整身而走,向北風一樣悲傷堅決而不回頭。

媽媽看著離去的少年,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

真是好像拍電影一樣蒙太奇,就在廚房里感情戲肉戲大上演的時候,我那傻乎乎的老爸卻已經在臥室里對著電視躺在床上呼呼睡著了,也許是坐飛機回來時差的緣故吧。總之這個樂天派的老爸根本沒想到他的妻子和他兒子的同學在發生怎樣的故事。

以後的時間里,我到學校和幾個夜總會舞廳里,都沒有見到黑龍,我的媽媽和家庭都漸漸恢復了常態,溫柔賢惠的妻子,勤勞工作的丈夫,和游手好閑的無賴我,有時候還會想起那一晚媽媽的無袖連衣裙和性感丁字褲,要永遠埋在衣箱深處了麼,就像那段和少年的情事埋在媽媽心底深處一樣。

黑龍又跑到哪里去了,嗯,嘿嘿,小樣兒吧,叫囂說什麼跟我變成父子親上加親,在我媽面前還是太嫩了。

不過有一點就成了問題,黑龍一走,我失去了巨大收入的來源,4500塊很快就揮霍完了,我又開始發愁起來。

直到這一天,老爸忽然宣布要回美國了,但走之前,對朋友熱心腸的老爸帶到我們家一位陌生客人來。羅伯特,爸爸在美國的同事兼朋友,和爸爸駐美國相反,羅伯特剛好相反的被派駐中國,這位高大精壯的美國白人大約三十來歲,有深藍色的眼楮,瘦削陽剛的臉部,硬硬的胡子喳,和古銅色的皮膚,富于成熟男人的魅力。

就是這麼一個老爸的好朋友,被老爸介紹並托付給我們照顧,其實只是學學漢語或熟悉熟悉中國國情這樣的事,何必專門托付,老爸對妻子和朋友都太信任太放心了,呵呵。

我敏感的鼻子又嗅到財源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