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替我肉償賭債 家庭亂倫

豈有此理!真是撞邪呀!連續開了十二局都是大。我從高叉的旗袍里隱隱看出紅色內褲,即時破口大罵打莊的女人。

婆娘呀!穿了紅色內褲來邪著我呀!怪不得我輸得多龐慘啦!

突然有人拍拍我的肩頭,我的怒火馬上沖出來,我快快撥開拍著我的肩頭的手,賭徒最忌人家在背後拍肩頭,我轉身準備一拳打過去。

對方大喝一聲︰「是不是想在我地頭玩花樣呀?」

我急急收起拳頭說︰「嘻嘻!不敢!不敢!權哥……嘻嘻!」

權哥一腳跨在我坐著的椅子上說︰「爛賭勝!輸了多少呀?……想報仇嗎?拿去……」

權哥掏出一札鈔票來放到我面前。

我回答權哥說︰「權哥!不必了。你的貸款的息勁高,加上我今晚又當黑,借來都是白白輸給你……」

權哥又說︰「這麼快就認輸,有賭未為輸啊!」

我回答權哥說︰「權哥!我被你的妹妹仔的紅內褲攪邪了,輸死我啦!」

權哥又說︰「讓我看看。」

權哥拉扯著打莊的妹仔來到我身邊,將妹仔押在自己的膝上,隨手揭開妹仔旗袍的後幅,果然是紅內褲。

我對權哥說︰「呀!……就是這樣邪!」

權哥搓搓妹仔的屁股,將紅內褲拉下來,妹仔露出雪白的屁股,又用力一撕,將紅色內褲撕掉,權哥將紅內褲拋掉又說︰「這樣!不會再撞邪啦,我再幫你通通她的抽屜。」

權哥豎起兩雙手指強插入去妹仔的小穴里,妹仔即哇哇大叫。

看來今晚真是可以翻身啊!我大叫多謝權哥……如今我要大殺三方,哈哈!果然連勝多局,真是時來運到了,嘻嘻!財來自有方。

快要天亮了。

權哥又來到我面前說︰「爛賭勝!玩得開心嗎?」

輸干輸淨的我只好苦笑。

權哥又說︰「你知道規矩啦!第一期的息,今日中午12時前要還,知道嗎?」

權哥拍拍我的臉頰,又在我的頸項上輕輕擘兩下,表示如果我不還錢就刮了我的頭下來。

當今世上只有媽媽好,我即時跑回家去。

媽媽說︰「勝仔!大清早就來找我,是不是又輸了錢呀!」

嘻皮笑臉的我在嘻嘻笑。

媽媽說︰「我都知道你一定是走頭無路才來找我啦!」

媽媽竟然將我所有需要講台詞都念出來了。

媽媽說︰「可惜!我有心無力,你祖母留下的龍鳳純金手鐲都賣掉來替你還債,我再沒有分文幫你還債。」

我叫嚷︰「呀!沒錢還息,權哥一定將我啄成肉醬橫尸街頭呀!」

媽媽攤開雙手示意無法幫我……呀!我抓住我頭皮……怎麼辦?

穿著性感睡衣的媽媽在騷癢,胸前的大肉球波濤洶涌,真空的睡衣里激突隱隱的乳頭。

我對媽媽說︰「媽媽!你真是漂亮!身材又好!」

我的奉承都只是希望媽媽可以救救我。

媽媽說︰「當然!如果我不是在18歲時生了你,我就去了參加選美,隨時飛上枝頭變鳳凰呀!」

媽媽雖然差不多40歲,但是童顏的媽媽看起來都很青春,如果……她肯出來接客真是一條財路。

機靈的我對媽媽說︰「哈哈!讓我看看!一雙豪乳,腰又細,臀部翹翹,樣子美艷動人,一等的美女,簡直是仙女下凡。」

媽媽在舞手弄姿,在演示美態,沾沾自喜。

我突然搖頭說︰「可惜……」

媽媽即時皺起眉頭來,面露不安看著我,懷疑自己的美態不再。

我繼續說︰「可惜孤芳自賞,有渾圓美乳都沒用,真是大而無當,只用來自慰實在太浪費了。哎呀!我為你的美乳而嘆息,真是聞者傷心听者流淚。」

媽媽扼住自己的豪乳,垂頭喪氣低著頭在疑惑。

我又說︰「沒用了!不要再哭了!安息吧!」

我的說話令媽媽莫名其妙。

媽媽說︰「我都沒有哭。」

我又說︰「你看!你的乳頭在哭呀!怪責你沒有給人疼愛她!又沒有人跟她玩!傷心欲絕,哭不成聲。」

媽媽又說︰「勝仔!不要嚇我!講到真的一樣。」

媽媽即時拉起衣衫,雙手扼著一雙豪乳在迷惑。

我又說︰「哎呀!」

媽媽又說︰「你又哎什麼呀?我的奶子真是不開心嗎?」

我又說︰「哎呀!你看……」

我用手指勾開媽媽的內褲來看,長滿了雜亂的陰毛。

我又說︰「哎呀!長滿了野草,荒廢了的一塊良田。哎呀!……」

媽媽說︰「什麼?個個女人都一樣啦!不要玩!」

我又說︰「哎呀!好好的一塊田弄得如此田地。啊呀!……不要再哭啦!你倆都不要再哭啦!哭都沒有理睬你們!」

媽媽驚叫起來︰「不要嚇我,誰在哭呀!」

我又說︰「奶頭和小穴在哭哭啼啼,嗚……」

媽媽掩著自己的耳朵叫起來︰「不要再講啦!」

我在繼續扮哭叫……嗚……嗚……

迷惑的媽媽舔舔自己的乳房又說︰「有我疼吻你們啦!不要再哭了。」

我指著她的小穴繼續扮哭叫……嗚……嗚……

媽媽大叫起來︰「呀!救命呀!不要將奶頭和小穴講成跟人一樣,嚇壞我了。」

我又繼續扮哭叫……嗚……嗚……

媽媽終于受不了我的挑釁而大叫起來︰「呀!怕了你!你喜歡就帶她們去玩吧!」

哈哈!大胸的女人真是無腦呀!怪不得我的死鬼了的老爸在17歲就騙了老媽啦!

我立即拉著穿著睡衣的媽媽跑出去,來到權哥的旅館。

我叫嚷︰「權哥!我來還利息。」

權哥在打量穿睡衣的媽媽,奸奸的笑眯眯。

權哥拍拍我的面額︰「爛賭勝!那里找了件騷貨來。」

我笑嘻嘻對著權哥。

權哥又說︰「一個月。」

我對權哥說︰「一個月。」

權哥又說︰「差不多啦!連本帶息接一個月客都免強填數,沒有虧待你啦!」

我搖頭又豎起兩只手指嘻嘻笑說︰「兩個月,權哥!」

權哥又說︰「哈哈!有見地呀!好!爛賭勝果然是爛賭勝。」

權哥掏腰包拿了一札鈔票出來。

權哥又說︰「哈!兩個月呀!okok!」

笑嘻嘻的我馬上接了權哥的鈔票說︰「多謝權哥。」

我拉著媽媽走到另一邊說︰「媽媽!權哥會安排壯男耕你的田,和跟你的奶子玩過痛快。」

媽媽說︰「勝仔!你真是當老媽是傻子,老媽是為了幫你才下海做妓女呀!」

我呆呆的傻望著媽媽。

媽媽又說︰「奶子和良田都在哭嗚……不要哭啦!哭都是要給那些臭男人來耕。」

我一臉無奈地離開,心中在想只要我去賭一注,就可以將媽媽贖回來。

終于來到賭台前,我看看打莊的女人,又蹲下來偷看她的內褲是什麼顏色?白色!OK!

我擦擦手掌,參詳前十局的結果,嗚……那麼傳來女人的哭泣聲,我四處張望卻沒有發現。

打莊的女人敲鐘示意停止下注,我在敲鐘的最後限期孤注一擲全數買大。

打莊的女人準備開鐘之際,再次听到女人的哭泣聲,突然感到非常迷茫,緊張的我已經滿頭大汗,全身衣衫濕透,手心都出汗,心都跳出來了,萬一……買大開小。

我大叫︰「等等……」

我馬上拿回我的注碼掉頭跑去,背後傳來︰「三四六……13點……大。」

可是我沒有後悔,我直奔跑到權哥的旅館。

我拿著鈔票叫嚷︰「權哥!我想……」

權哥說︰「爛賭勝!你真是性急。」

權哥抽了我手上的鈔票當中的兩張。

權哥說︰「102號房大波美女等著你……GO!……GO!……」

權哥一定以為我來嫖妓,兩個打手來推我入房,我失足跌入房間的地上。

我叫嚷︰「權哥!我不是來嫖妓的,我來找媽媽呀!我不要錢呀!……我要帶媽媽離開呀!」

良心發現的我,自責要媽媽做妓女來換賭本和還債,真是枉為人子。

權哥來到我面前叫嚷︰「爛賭勝!` 又在我面前玩花樣。」

權哥指示兩個手下來招呼我,拳打腳踢。

權哥又說︰「孝順仔!要老母不要鈔票呀!這樣!你如何還息給我呀?你們繼續打,直至他有錢還給我。」

我急急將鈔票送到權哥面前,權哥馬上奪去我手上的鈔票。

權哥又說︰「這些鈔票是我的……繼續打……」

我已經被他們打到口腫面腫似燒豬頭一樣,媽媽突然跑進來推開其中一個打手,抱著我的頭入懷里,用身體擋住打手的腳踢。

硬吃了一腳的媽媽叫嚷︰「哎呀!豈有此理!老娘不發威當我是流局!」

媽媽轉身一手扼抱住打手的腳,一口就咬下去,然後施展一招猴子偷桃,打手被媽媽的偷襲,弄得跪在地上痛哭起來,另一個打手已經一拳揮過來,打向媽媽的後腦。

哎呀!……應聲倒地……不是媽媽而是掩著眼楮的打手……

不知道媽媽在何時叉開兩只又長又尖的手指甲,伸到背後不偏不倚剛好插正打手的眼精,我爬起來看看媽媽的屁股,媽媽的屁股有眼嗎?為何背後受敵都能極速反應,先發制人。厲害呀!

媽媽踏前兩步,權哥被媽媽的氣焰嚇倒跌在地上,媽媽又豎起兩只手指,勾著權哥的鼻孔,權哥立即跪地求饒。

權哥抖振的聲音說︰「女俠!你義薄雲天,千秋萬載!一見發財!我知道錯啦!不過你的兒子的的確確欠我的錢,你看有單有據,收不到錢,我如何向我班的兄弟交待呀?」

媽媽說︰「豈有此理!錢!……我的確是」無「,……不過我有奶子和良田。」

媽媽勾著權哥的鼻孔來到床邊,順手一推權哥就躺在床上,媽媽欲替權哥脫褲子,可是權哥雙手緊緊掩著他的老弟。

媽媽說︰「我沒有錢可以一次還清,現在我以身當息,對你和你班兄弟都算有個交代。」

可是權哥搖著頭咬緊牙關不肯放開掩著他的小兄弟的手,媽媽突然叉開兩只手指向著權哥的眼楮插過去,權哥立即掩護雙目。

哈哈!媽媽這招聲東擊西果然有效,成功拉脫權哥的褲子,二話不說一扼住權哥的老弟,反應過來的權哥已經太遲了。

媽媽說︰「我雖然是女子,但是欠債肉償的道理,我是非常明白的……讓我來還今日的利息給你。」

權哥不敢反抗,權哥心目中媽媽是惡母雞,為了保護自己的雞仔,不顧一切。

遍體鱗傷的我坐在床邊,看著媽媽替我償還利息,心中感到酸痛卻無奈,可是看見媽媽笑逐顏開,笑淫淫在吸吮權哥的陽具,啐得津津有味。看來媽媽相當享受,可能媽媽守寡太久了。哎!原本想來阻止媽媽下海做妓女,反而媽媽自享其樂。

嘩!又舔又吮!權哥的老弟都堅挺的豎起來了,權哥一定很興奮和爽爽,媽媽脫去睡衣和內褲,一雙豪乳曝露出來,權哥好像野獸一樣,抓著媽媽的乳房來搓揉,主動吸吮媽媽的奶子,明顯權哥已經被帶動了情欲,由被動變成主動,又伸手挖媽媽的小穴來調情。

媽媽的欲火也燃起來了。呻吟地叫著︰「權權!讓我每天都來還利息給你!好嗎?」

權哥叫嚷︰「好!……我愛人妻……」

看來權哥非常喜歡媽媽這種有情有義的人妻形象,水雨交融,相當投契,媽媽躺下來用手張開濃密的陰毛下的小穴,向著權哥招手,權哥已經急不及待,將他的老弟送入媽媽的小穴里,來耕這塊荒廢了多年的良田。

媽媽突然大叫起來︰「呀!……我要呀!……」

是媽媽嚇人的叫床聲,我看著權哥的屁股搖來搖去,老弟在媽媽的小穴里打轉。

噢!玩到媽媽哇哇大叫!又抽又插。媽媽將雙腳跨在權哥的肩頭上,欲火焚身的權哥越來越瘋狂,狂插媽媽的小穴。

媽媽繼續瘋叫︰「呀!……我要呀!……」

媽媽又爬起來,翹起屁股向著權哥,權哥繼續抽插媽媽的小穴,我看著媽媽的表情,非常投入,一直眯著眼楮在享受性愛,女人真是需要男人的插插,看著迷人的媽媽,我的心也動起來,老弟都豎起來。可是有得看沒有得用,我吞噬了涎液來飽飽饑餓的欲念。

老漢推車這一招做愛方式,我也曉可是英雄無用武之地,看著權哥抱著媽媽的一條腿,明顯是要讓我看看他如何出入媽媽的小穴。

哎呀!……救命呀!

在我低頭嘆氣的時候。

媽媽已經跨在權哥上面,扼住權哥的老弟對準自己的小穴套入去。

媽媽繼續瘋叫︰「呀!……我要呀!……」

哎呀!取我條命的呻吟聲!呀!我受忍不住了,我四處找尋女人來泄欲,門外有多個女人在偷看我們,我伸出雙手撲出去,我抓到了一對乳房。準備拖進來就地解決我的欲火,可是我被一個嫖客的重拳打過來。

嫖客叫嚷︰「我給了錢還未抓一下,你來抓我的妹仔的奶子,豈有此理!」

呀!……我只眼精,沙煲般大的拳頭打在我的眼楮,痛到哭起來。

傳來媽媽的溫柔聲音︰「勝仔!過來!」

我狠狠地出盡全力把門關上來發泄。嗚!……我哭著來到媽媽身旁,權哥正在握著媽媽的乳房在搓揉,擺動身體的媽媽在呻吟!

媽媽呻吟地說︰「勝仔!呀!……你的弟弟在哭叫。」

媽媽伸手來摸摸我的老弟又說︰「不要再哭!讓媽媽來疼吻,掏出來吧!」

我哭著將老弟掏出來又說︰「老弟在哭嗎?」

媽媽呻吟地說︰「呀!哭到聲嘶力竭了,來吧!」

媽媽就含著我的老弟的頭來吮,我見到權哥主動向上推插媽媽的小穴,努力耕耘媽媽的田。

我叫嚷︰「呀!我的老弟跟我一起在哭叫,老弟已經硬到插穿牆,媽媽救我呀!」

媽媽顯得手足無措,似乎想不到辦法來救我。

權哥主動起來讓出位置給我,媽媽馬上跨上來,將我的老弟來耕媽媽的田。

我眯眼來享受媽媽的良田,真舒服!啊!……

媽媽呻吟起來︰「呀!……」

我搓揉著媽媽的奶子,撩撩她的乳暈。

突然媽媽大叫起來。我發覺在後面推插著媽媽的權哥,回復了雄風的表情,凶猛地狂插,媽媽的田已經被我耕作啦!

媽媽咬牙切齒叫嚷︰「呀!我的屁眼很爽呀!」

既然大家玩得開心,我便跟權哥的節拍一起夾擊媽媽,權哥拉著媽媽的雙手腕,我扼住媽媽的奶子,權哥和我同步推插。

媽媽咬牙切齒叫嚷︰「呀!……我要……」

媽媽真是大食,要我倆合力才能將媽媽推上高潮,瘋叫的媽媽叫得震耳欲聾。可是媽媽越瘋叫,權哥和我就越興奮。

權哥咆哮起來︰「呀!……」相信權哥已經射了。

我讓媽媽躺下來,我趴上來繼續耕耘,看著笑眯眼的媽媽,意猶未盡,我要加倍努力耕耘讓她心花怒放。

我拼盡力量去耕,加速加勁。媽媽由笑眯眼慢慢變得緊張起來,皺眉又抽畜。

媽媽咬牙切齒叫嚷︰「呀!……我要……」

媽媽再上高潮再高潮。

呀!……我拔出來將種子撤在媽媽的胸脯上。

自此之後,媽媽就跟了權哥,做了權哥的女人,而我就做了權哥的便宜仔加老襟。

賭錢!已經很久沒有賭了,現在改行跟便宜老爸加老襟做高利貸。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熱門小說: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