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性工具 人妻熟女

我叫陳民,一家電信設備供貨商的銷售部副經理,我的樓下住的是三月份從廈門剛搬來的公司特招的研發部的徐姓工程師,她老婆來了之後生了一個小孩,他們來的時候帶來了一個小保姆。一個小保姆,他們都叫她小惠,去得久了,我也叫她小惠了。這個小保姆是他們從廈門帶過來的,據說她的家鄉在閩西,很窮的地方,高中時候成績很好,無奈沒有錢交將來上大學的學費,只有先出來工作幾年。就這樣,被人介紹到了徐家當保姆,每個月有450塊錢的工資,包吃住,徐家也經常拿一些舊衣服之類的送給她,所以她在徐家工作的還是很勤快。

6月中旬,老徐孩子滿一百天,而且新產品的研發已經結束,只等測試期一過,就可以推給運營商了,公司特別獎勵了老徐30天的帶薪長假,老總還自己掏腰包買了去馬爾代夫的機票送給他們夫婦。老徐跟老婆還有孩子去馬爾代夫過長假去了,他家就只剩下那個福建帶來的小保姆小惠,因為熟人的熟人找的,再加上小惠在他家服務了大半年的表現,所以他們很放心把偌大一個房子交給小惠打理,臨走的時候給了他700塊錢做伙食費,並且托我在小惠遇到不能處理的事情時代替他們來處理一下。轉眼間已經過了半個月了,已經是七月初,天氣相當的炎熱,有一個星期五的晚上非常悶熱,看樣子就快要下暴雨了。

我一個人在家裡寫銷售文檔,突然電話響了,當時已經快11點鐘了,很少有人這麼晚來電的,我一看號碼,是老徐家的號碼,我以為他們夫婦回來了,就把電話接起來,裡面一個女孩子操著不是很地道的普通話很緊張的說道︰「陳大哥,我……我是小惠……,我們家出事了,您快過來一下吧!」我連忙安慰她道︰「小惠啊!發生了什麼事,你慢慢說。」

「我也不知道,我一開熱水器,家裡的燈泡就不亮了,而且廚房裡面不知道哪冒出來的煙……」她慌忙答道。一定是電器短路了,這小保姆不懂用電,要是出了什麼問題還真是危險啊,我趕緊說︰「好,我馬上下來,你不要去碰任何東西,聽到沒有?」

我趕緊從備用樓梯下到他們所住的15樓,小惠已經一臉焦急地站在門口等我了,我二話不說,走進去,屋子裡面黑區區的,只隱約看見從廚房那邊飄來一些煙霧,而且帶著塑料的焦臭。經過一番仔細的檢查以後,原來是熱水器的鍋爐引發了總閘跳閘,這種事情我還從來沒有碰到過,可能是牆上的那個插座是劣質插座的原因吧,已經燒的焦黑了,我把熱水器換了一個動力電插座,從新合上了總閘和各個分閘,房子裡面又亮了起來。

引發了小惠一陣歡呼,轉過偷來看她,才發現被剛才突發的變故已經嚇得滿臉淚水了,看見我以異樣的眼光在看她,她趕緊擦去淚水,跑去廚房給我倒了一杯熱茶,招呼我坐下休息。我本來晚上從來不喝茶的,但是看見她那麼熱情,我也不好拒絕。正把他們家的電視打開,準備翻一個頻道看看的時候,聽到「呀!」的一聲尖叫,緊接著一聲清脆的玻璃碎裂的聲音,我知道是小惠又搞砸事情了。

走過去一看,發現老徐平時用來款待客人喝酒用的三隻意大利水晶杯摔碎在地上,保姆小惠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上次在老徐家喝酒的時候老徐的愛人還很自豪的宣稱這套水晶杯是老徐的丈人花1000美金在美國買的給他們倆結婚的禮物,小惠當時也在場,可能她對美金沒有概念,但是應該知道很值錢吧。我問︰「這是怎麼回事?」原來,小惠給我倒了茶以後,把茶葉筒放回櫥櫃的時候,沒有注意到放酒杯的盤子下面有塊布,那個櫥櫃又很高,她只有一米五五,根本看不見櫥櫃的裡面還有那個放杯子的盤子,一拉那塊布,居然把盤子拖出來了。

小惠呆呆的看著我,剛剛才收回去的眼淚又全部湧了出來,她還是個孩子,這麼貴的東西打爛了,不要說當保姆的工資了,恐怕她還要借很多錢才能還得起,何況她家裡還要養比她小的几子妹,根本沒有能力來償還這筆錢。其實水晶杯這裡也不是沒有,前陣子我逛商店的時候看見過一樣的,要賣一萬多,就算是這樣她也沒法去買啊。

我讓小惠把碎了的水晶杯都撿起來,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從來沒有好好的觀察過她,雖然身材嬌小,但是她的體型已經發育的很成熟了,我一看就知道是36D的罩杯,而且一張流著類瓜子臉,水靈靈的大眼楮,讓人我見猶憐啊!身體也比較結實和豐滿,但是決不臃腫,可以說是比纖瘦稍豐滿一點點吧。小惠穿著一件淑女屋的T,有一點褪色,她的工資是買不起這種衣服的,應該是老徐愛人給她的吧。那一瞬間,我覺得心裡面有一陣奇怪的想法竄過,我也形容不出來,只覺得在那麼一瞬間自己感覺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片刻之後又回復了正常。

我回到客廳的沙發,點燃了一隻煙,坐在那裡發呆。

小惠很快把所有的碎片都收拾進了一個紙盒子,捧過來放在我面前,傻傻的邊哭邊問我︰「陳……陳大哥,我該怎麼辦啊?這個應該很貴吧,我怎麼賠得起啊?嗚嗚嗚嗚!」我有些走神了,等她第二遍叫我的時候我才反應過來,安慰她道︰「小惠,你先不要哭,這個事情的確很嚴重,我答應你跟你一起想辦法,畢竟你也是為了給我倒茶才弄壞這三個杯子的。」

「弄壞了東西要賠,這些東西很貴吧,我可怎麼才賠的起呢?就算我回家借錢來賠東西,然後拚命去打工換錢,也要等到幾年以後了,到時候我就不能上大學了啊!嗚嗚嗚嗚嗚「小惠短短續續的把自己心裡所擔憂的事情全都說出來了,這個時候,能夠體諒他的人,在她看來就只有我了。這個時候,天突然變得跟白晝一樣,一道霹靂劃破天空打在了不遠處一棟高樓上面,緊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雷聲。

轉眼間窗外下起了瓢潑大雨。響亮的炸雷,讓坐在那裡只能哭泣的小惠顯得越發楚楚可憐,可是我這個時候確異樣地沒有任何憐憫或者是同情的感覺,我感到自己內心有一股邪惡的力量正在膨脹,同時在膨脹的,就是頂在短褲下面的那個傢伙。

我把那個裝著碎片的盒子拿起來,告訴小惠︰「小惠,這件事情我也有責任,水晶杯我來想辦法,你這幾天好好呆著,不要再犯錯了。」說完我就安慰了她一下,拍了拍她的手膀,感覺了一下她細嫩的皮膚,然後就回自己家了。到家之後,我給即將從歐洲考察回來的當旅行社總經理的朋友范麗打了個電話,她說她人正在巴黎,後天就去意大利,我把水晶杯用502粘了起來,然後用DC拍了個仔細,發給了她。她看見後說照片看不出來細節,剛好她的一個手下要從國內趕去意大利與她匯合,讓我明天拿去她辦公室交給那個人。

像她這麼精明的生意人,我估計如果碰到原廠的銷售點,能夠把價錢講到300美元以內。這個事情在老徐一家回來之前辦成的話,嘿嘿……睡到半夜,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小惠的影子,幻想著用手去抓住她那對誘人的奶子的情形,弄得自己下面硬幫幫的。討厭的炸雷又一直在周圍落個不停,雨聲嘩啦啦的就像是在催促著我去做什麼事情一樣。我撥通了徐家的電話,響了兩聲,小惠就接了︰「喂?請問找哪位?」,聲音有點戰抖,估計剛剛哭完不久。「小惠,是我!陳民。是這樣的,今天我家裡空調壞了,天氣又這麼悶熱,能不能到你們那裡借住一個晚上?」

「這個啊,陳大哥,你下來吧,這樣的小事沒有問題的,我想叔叔阿姨他們也會答應的」哈哈,小妮子,肯定是一個人被雷聲搞得有點害怕了,看樣子很願意我去嘛。想完,不自覺地隔著內褲揉了揉老二。這個時候是接近兩點,我穿了個背心和平腳內褲就下去了。進去徐家,小惠看見我的穿著跟平時見到的大不一樣,略微有點羞澀,畢竟是個黃花閨女嘛。

她轉身的時候我聞到她頭髮上面飄來的香波的味道,不覺一下又興奮起來,明顯感覺平角褲被撐起來了,幸好背心比較長,擋住了。我跟小惠說杯子的問題我已經想到了辦法,讓她暫時不要心慌,她聽完當然對我感激涕零,說什麼以前以為城裡人都很自私,沒有想到還有我這樣肯幫助像她這樣農村來的人的事。

我當然是一臉溫和的謙虛了好半天,要是她知道我心裡想什麼,可能會立刻嚇得來跑掉。要征服一個人,就要找到他對於你來說存在的弱點。我借口說太熱了,問能不能在徐家洗澡,她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

進了浴室,我打開蓮蓬頭的水,爽爽的洗了起來,忽然發現旁邊的塑料筐裡面有兩件女人的內衣,看樣子是脫下來準備洗的。我拿起來摸了摸,又聞了聞,似乎體溫還沒有完全散去,而且還有少女特有的那種汗味,我忍不住就理科打起飛機來,在一陣癢麻之後,我把濃濃的精液射在了小惠的內衣上面。洗完澡,我走了出來,發現客廳的燈已經只剩一盞最暗的檯燈,小惠已經進了她的房間。我踮著腳,走到她房間門口,隔著門傾聽裡面的聲響,但是屋子外面巨大的雨聲和雷聲讓我什麼也聽不見。不管了,要做大事者就不怕冒犯人。

我輕輕轉動了門把手,推開了門,靠著窗外樓下街燈透射進窗玻璃的些許亮光,我看見了小惠正躺在她的小床上面,是仰臥的。我走過去,終於聽見了她輕輕的呼吸聲,憑著我這麼多年跟女人相處的經驗,我知道這種睡眠狀態是很沉的我把手輕輕的探進小惠的T恤,她根本沒有反應,我已經摸到乳房隆起的邊緣了,天啊,她沒有穿內衣,爽了我了。

我慢慢的用手罩住了她的乳房,她的乳頭還是凹陷狀態,我慢慢的用食指和中指揉捏她們,不一會兒就變得凸起且結實了。看見小惠一臉純真的睡相,我又忍不住去親了一下她的雙唇,並且用舌頭舔了舔她的嘴唇。可能是由於感覺到濕潤的緣故把,睡夢中的小惠居然伸出舌頭把我用來濕潤她雙唇的津液舔了進去,還做了一個吞口水的動作。「嘿嘿,小妮子,你就吞吧,有得你償的。」

我被自己這種大膽且反常的舉動震驚了,完全是一種不自覺的過程,難道內心深處真的隱藏了一個魔鬼在作祟?但是我欲罷不能了,對不起,小惠,你注定要成為我的囊中之物。

我慢慢的把手拿出來,緩緩地摸進了小惠的內褲(哈哈,忘了說了,進門的時候發現小惠只穿了一條小內褲),摸到了少女平整的丘原,細密的毛從,進而用手指探到了她下面的肉唇。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和在哪學會的這種本領,慢慢地,小惠的下面開始濕潤了,一個可愛的小肉球也從陰唇相連的地方凸起出來。隨著我十分緩慢而且又有節奏的手指運動,小惠的呼吸聲開始變得有點沉重,兩條大腿也慢慢地開始響應著節拍而夾緊放開,夾緊放開。哈哈,爽爽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覺精神上亢奮到了極點,不過我還是只能忍。

引誘或者強姦,我肯定選擇前者,因為這樣才能得到征服的完整感。我慢慢的又走出了小惠的房間,合上門,然後在腳底摸了一點沐浴露,走過小惠的房間,假裝一下腳底踩滑,摔到了地上。

「哎喲!!!!!」我誇張的叫了出來。

接著,從門縫裡面看見裡面的燈打開了,小惠醒了,趕緊問我︰「陳大哥,是你嗎?你怎麼了?」

「我洗了澡出來,摔了一跤,可能是腳上的肥皂吧……唉喲喲喲喲!!」我壞笑著在呻吟著。

小惠咚咚咚地衝了出來,看見我痛苦地倒在地上,在她心裡,這個真是一個倒了天大霉的夜晚。小惠趕緊來扶我,一邊問道︰「陳大哥,你還行嗎?」

「我還行……哎喲!」說完借勢將整個身體壓在了小惠的肩膀上,可憐的女孩子,被男人這樣壓著,一點都不知道對方心裡盤算的事情,還一個勁的說安慰關心我的話。

我說︰「可能我的腰扭傷了,不能坐沙發了,能不能扶我到老徐他們的臥室去?」

小惠這個時候只能聽我的,還不斷提醒我注意腳下,不要再踩滑了。這個時候,小惠的臉忽然刷的一下紅了,她發現自己由於慌裡慌張開門出來看,竟然還只穿著一條小內褲,上面還有幾塊鏤空的花紋。我裝著什麼也沒有看見,她也不好意思就在這個時候把我丟開去穿褲子,只好裝作什麼都沒有發現一樣一步一步地把我「扛」到了老徐的床上。

小惠看我趴在了床上,馬上就想要走開,準備回屋去穿上外褲。我怎麼能錯過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我趕緊一聲慘叫︰「啊!」

小惠嚇了一跳,停止了轉身的步伐,連忙問︰「陳大哥,你怎麼了?」

「小惠,我……我的腰扭傷的厲害,痛的很,可能肌肉斷裂了」我在那裡胡謅著嚇唬她。

小惠一聽,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我來安慰她,︰「小惠,不要怕,我可能只是拉傷,你能不能幫我按摩一下?」

「您說吧,讓我幫您按摩哪?」小妮子一點都不懷疑我的話。

接下來,我讓小惠坐到我的身上來,具體位置嘛就是屁股羅!然後讓她用手幫我按摩腰部到肩部脊椎兩側的肌肉。在我悉心的「教導」下,小惠就這麼坐在我身上上下推拿起來,我竟然爽的來迷糊了,感覺她就是一個技術豐富的推油女。過不了多久,小惠已經弄的來氣喘吁吁,慢慢的,我感覺到了屁股那裡有點濕潤,原來是這麼緊密的靠在一起的摩擦,竟然讓她那裡分泌了很多液體。當然,她現在渾身冒著熱汗,是注意不到這個的。又一次,我下面變得堅硬如鐵。

我告訴小惠,讓她坐在我屁股那裡,是為了讓受傷的肌肉保持在最佳的位置,好讓血液重新回流(騙人啊,自己都覺得很可疑!),小惠自然緊緊地坐在我的屁股上面,不敢亂移動。片刻之後,小惠已經累得來沒有力氣了,說話也上氣不接下氣︰「陳大哥,你好……好點了沒有,我……我能不能休息一下?」

「當然可以了,小惠你怎麼不早說啊,我不知道你這麼累了,謝謝你!如果你不嫌棄的話,你可以趴在我背上休息。」

天真的小保姆又一次上了我的道,她喘著氣,就趴在了我的背上。我感覺到少女起伏的胸部不停的擠壓著我的背,兩個人都早已汗流夾背了。我伸出了雙手,背對著她扶在了她的臀部兩側,她的身體震了一下,但是沒有進一步的抗拒。我說道︰「小惠,今天麻煩你了,你現在壓著我受傷肌肉的根部,千萬不要脫開,不然血液不能回流,剛才按摩的作用就浪費一大半了。」~

令我以外的,小惠「嗯!」了一聲,竟然也把自己的雙手壓在了我的雙手上面,敢情她是完全相信我了。

就這樣我們又保持同樣的姿勢十多分鐘,小惠繼續開始給我按摩。

「小惠,請你再幫我一個忙,好不好?」「陳大哥,您不要這麼客氣,您說吧,要我做什麼?」

「現在這樣按摩是有一些作用,但是還不夠,我以前認識一個按摩師,他治療運動傷害的病人的時候,都是把他們浸在溫水裡面,那樣按摩起來效果要好幾倍。」

「那我們要怎樣做才好呢?」小惠善良地一臉焦急的問我。「臥室裡的浴?」那我們要怎樣做才好呢?「小惠善良地一臉焦急的問我。

「臥室裡的浴缸,在裡面接滿熱水,你幫我在那裡面按摩吧!」看似徵詢的口氣,其實現在這小妮子已經什麼都聽我的了,一點察覺不到我設計的圈套。

徐家臥室的浴缸很大,可以並排躺兩個人,一看就是為他們夫婦倆鴛鴦浴准備的。小惠忙著給浴缸放水,扶我走進去,一點都沒有想起自己下面還是只有一條內褲。小惠又座在了我的屁股上面,跟剛才不同的是,我們周圍浸滿了暖洋洋的洗澡水。

我趴在浴缸裡面,憋住了呼吸幾十秒,把自己的臉漲得通紅,然後裝得很不好意思的說道︰「小惠,你能不能把我的褲子脫了,因為我需要你按摩再下面一些的肌肉。」

我背對著她,看不見她的表情,片刻的沉默之後,小惠輕輕的「嗯!」了一聲,輕的來我都差點聽不見。接著,我就感覺到自己的平角內褲被緩緩褪去,我這個時候真想理科翻轉過來把小惠壓在身子下面,使勁地進入她的身體,傾聽她的呻吟。

小惠坐在我裸露的屁股上面,內褲浸在水中,幫我不停的按摩背部。接下來,我該想辦法讓她褪去自己的內褲了。

「小惠,你的褲子磨得我好痛啊!」小惠的內褲是蕾斯花邊的,我說這個話不是沒有道理的,可以想像她現在臉已經紅成了什麼樣子,可惜我還看不到。不知道是我答應幫助她解決水晶杯的事情的誘使,還是對我的受傷後的關切,或者是感覺到我是個正人君子,小惠站了起來,我聽到了聲響,她把內褲脫了,坐在了我的屁股上面。

OhMyGod!!!我長這麼大還沒有像今天這樣興奮和堅硬過,被壓在身下的兄弟都痛的來要叫出來了。我只能安慰他不要太著急了。

就這樣,小惠下身赤裸地坐在我身上,幫我按摩背部。終於她又累的來沒有力氣了,我讓她躺在了浴缸裡我身邊的位置,她也沒有去穿她的那條內褲,可能是以為等會兒我還會要求她按摩吧。

我裝著很吃力的翻過身來,小惠好心地叮囑我︰「陳大哥,小心點,不要再扭到了肌肉。」她一邊還用雙手扶著我的肩膀。終於,我也成了躺著的姿勢,我看見了小惠漲的通紅的小臉別向另外一邊,看看我們現在的樣子,我的老二像一根擎天柱一樣直立著,一半還在水下面,我看見小惠用雙手遮住了自己的私處。老二呀,都快要射了小惠的T恤已經全部打濕了,變得非常透明,乳房,乳暈,乳頭都歷歷在目。

我伸手隔著衣服去撫摸她的乳房,她用手臂不斷的擋開,顯得很震驚︰「陳大哥,你這是幹什麼?」我再也不能克制了,我用力將她的衣服向上撈起來,鎮壓著她無力的反抗,等把她的上衣脫掉以後,她整個人就赤裸著和我躺在同一個浴缸裡面了。小惠不停的抗拒著,開始大聲的呼救,在這樣一個大雨傾盆的夜晚,誰能聽到來自房屋深處浴室的少女呼救聲呢?

我瘋狂的親吻著她的嘴,咬著她的乳頭,把她壓在了身下,一隻手鑽進了她的大腿根部,手指狂暴地揉捏著那裡嫩嫩的處女之地。漸漸地她的身體不再有力,手也軟了下來,可能是剛才那麼久幫我按摩已經耗盡了她的力氣。慘烈的呼救變成了哽咽的哭聲。我在她耳邊輕聲細語︰「小惠,如果你聽我的話,我就讓你能夠上大學,知道嗎?」聽了這個話,小惠哭了一會兒,然後又沉默幾秒,回答︰「陳大哥,只要你能幫我解決酒杯的事情,我就聽你的話。」

「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以後,任何我的話,你都必須聽從,知道嗎?我的要求,你都必須做到!」我開始發狠了,自己都有點受不了這種BT的轉變。

「小惠聽你的,陳大哥!小惠沒有別的辦法了,只求大哥能夠讓我上到大學。」小惠說這個話的時候眼淚不住的往下流,雖然她知道她肯定會失身於我,但是也是沒有辦法的,她不知道,我要的不只是上她。

這一夜,我在徐家的陽台上,把小惠粗暴地按在地上,姦淫了。雖然她後來有感覺到快感,有配合我的節奏,但是她的眼淚在雨中仍然是那麼明顯,我知道,這才是我想要的。隨後我讓小惠穿上了衣服,把她綁在了徐家的多功能健身器上面,回家拿來了去西藏時藏民送的皮鞭,使勁的抽打她的背,拽她的頭髮,打她的耳光,逼她幫我口交,吞我的精液。天亮的時候,我才停歇,小惠的眼圈已經哭得又黑又腫,背上全是我用鞭子抽出來的血印,一張可愛的臉也被我扇得通紅。

她的意志已經完全被我摧毀了,就一個晚上,我變成了一個道德淪喪的施虐狂,小惠也從一個質樸純真的胸懷讀上大學志向的農村來的女孩子變成了一個任我踐踏折磨的性奴。這對於我和她來說都是一場悲劇。

唯一有點讓人興奮的是,我倆好像都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定位。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初夜的故事
學姐喝了春藥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公車遇少婦
意外的一天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