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愛上我老婆 人妻熟女

前言

首先當然要向各位色友自我介紹一下,最重要的是介紹我老婆讓大家認識,有機會就讓眾色友「上」一下吧!

我是小王光明,今年才27歲,在科X大學畢業,年青時一直只懂得讀書,到二十二歲還是處男一名。畢業那年正值香港經濟低微,找了工作許久才能在一間清潔公司撈個管工;人浮於事,薪金微薄也沒耐何。幸好我家境好,花光了薪水還可以向爸媽要錢,所以畢業時已經有車了,只是難付油費,爸爸送給我的頭一個星期我就把它賣了。

由於一直努力讀書,樣子又醜,根本追不到女仔,連女孩子的手也沒碰過,我的初夜就是給了X富豪的小姐(用賣車的錢)。但很想試試拍拖的感覺,於是上網找出租女友,也就是這樣認識了我現在的老婆。

我老婆叫黎小欣。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才剛剛18歲(我22歲),還在黃大仙的王X銘念中四;不過那時候她已經發育得很好,三圍是34C-24-34(現在是35E-23-35,全靠我的功勞,也是不少男人的功勞),那套校服是一件白色的恤衫,配一條灰色的百摺裙。我老婆,當時是女友,身型嬌小,155公分高,九十磅左右(胸口的兩團肉已佔了十磅),十分可愛,也算得上是個小美人。我老婆雖然鼻子不高,但櫻桃的小嘴巴,一副瓜子口臉,加上一雙水汪汪的眼睛又圓又大,實在是我見由憐又恨不得把她享用或糟蹋一番。

其實她也以自己嬌人的身材為榮,那時已經常常穿得很性感,暴露得引人犯罪。她總為吸引男人的目光而高興,又是俗語所說「波大無腦」的傻丫頭,結果惹來被吃豆腐,甚至被強姦、輪姦的色事。我以前也很疼錫她,但在結婚那晚知道被她騙了以後,就有了讓她被人硬「上」的報服心態,慢慢這些事情更令我興奮,也許是看了胡作非大大的《凌辱女友》受影響吧!至於是發生了什麼事,以後再跟各位大大分享。

在她上學的年間,經常受到女同學的排擠,大概是她可愛的樣子和姣好的身材的關係吧,都惹女生妒忌。當然,在校內自然受到不少男生追求或一大班男性色友圍著,簡直是他們的女神。那些好色男生都時刻想捕捉小欣走光的一刻,我想他們都在學生時代捐了許多子孫給我女友,恨不得把小欣「上」一番。

那年,我租了老婆一天(一天就付了她三千元),便愛上她了,所以她也算是我的初戀情人。那時,她跟我說只是出租當女友,不會拿肉體來交易的。由拖她的小手一刻開始,我便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起初小欣對我十分冷淡,但我每次租她也提高價錢(當然是靠爸爸的錢),又常送贈名牌(現在送的都是名牌內衣褲,自己也可以享受一下,幸福男兒更是免費享用了),慢慢地她被感動了,我就抱得美人歸,結婚差兩年多了,生了兩名孩子,喝人奶的關係,身材越來越好,由於還年輕,生了兩次,小穴還是緊緊的(不是我自誇,操過我老婆的男人也這樣說的)。

大家看悶了吧,現在就入正題,今晚我深愛的小欣老婆並沒有被別人上,但卻讓我知道了一件陳年舊事,讓人興奮,所以我決定學胡大大那樣記下來跟一眾色友分享。

「啊...啊啊...老公!」「呀...老,老婆...」我實在忍不住了,「噗嗤」一下把一股熱騰騰的濃射進小欣的雞邁裡;實在累得不能再動了。

「老公,太快了,人家還未滿足,快來幹多次人家吧!」

「我已經很累了。」

「人家不依呀,人家的小穴還未消癢啊,小穴要找人來插了。」

「先睡一會再插吧!」

「嗯...人家現在要,你不給我,我就要找人來輪姦我喇!」

「現在這麼夜,到哪裡找男人來姦破你的小穴?」

「嘿,我現在就穿回一件透薄的白絲睡衣,上下真空的走下公園,不信沒男人來強姦我,說不定是輪姦,把我幹得欲仙欲死。難道你忘了那次嗎?」

那次,那次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時小欣還在王X銘中學念高中,我也是把她追到手不久,見面不多,又有新鮮感,所以一見面便打得火熱。

有一晚,飯後小欣突然來到將軍澳找我,一見到我便哭了,原來是她爸爸和媽媽吵架,還把小欣罵了一頓,小欣受了委屈,來找我訴苦。我便和她轉到兩條村外的X林村的一個偏僻的小公園做她的聆聽者。

小欣一路哭一路說,一說便說到凌晨一時多,她也累了;我一把把她抱在懷裡,這時我才發覺她連校服也未換,她那件白色恤衫是初中時買的小號,根本包不住她那兩顆發育健全的大奶子。緊緊的恤衫在夜裡也看到小欣透出來的黑色喱士胸圍,至於她那條灰色百摺裙子更是短到不可以再短,站著還可以遮到小內褲,坐下來便看到整條大腿和半邊屁股了,俯身時保證要走光,不過香港的女生多數會穿打底褲的,想不到女友上學也能穿得這麼辣。

看著小欣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忍不住吻她,她也十分配合,兩根舌頭在口中水乳交融了。我伸手去摸一摸她的奶奶,「怎麼穿得這樣性感?」說著還解開了她近領口的兩粒扣子。

昨天訓導老師做了例行校服檢查,今天不會再做了,便穿得漂亮一點,不好看嗎?」小欣低下頭例笑著望上來。

「好看極了。」我伸手抓起她的裙子,竟然連打底褲都沒穿。「嘩!你這樣派冰淇淋給男同學嗎?」

小欣含羞地撒嬌:「他們真討厭,一整天金睛火眼的盯著人家的胸部,還常常把筆和工作紙丟到地上,要人家幫他們拾,乘機偷窺人家裙底走光。」

被她一說,我便幻想到當時時情形了,讓我的雞巴興奮得暴脹。那天小欣還穿了一條小碼的白色小內褲,緊緊包著她那不小的屁股,還有,脹卜卜的小穴。

這樣的美景給她的男同學看光了,那夜那些男生一定在打飛機,給小欣捐精子。

各位大大要知道,我女友的美臀實在不少,而且十分有彈性,又大又圓又挺,就是廣東俗說「好生養」的媳婦(也就是容易被男人操大肚子的臭婊子),這樣的小內褲遮不住三分一,要是暴光一定很養眼。

「你這小淫娃真要人命。」我的右手已經由小欣的纖腰游進恤衫內,慢慢游到胸罩內,她那只軟綿綿的大奶子,真繫手掌小一點也沒法完全搾住。左手也沒有空,游進了短短的校裙,隔著小碼內褲捽小欣的小淫穴。小欣的兩片臉珠都好了,低下頭嘴巴在喘氣,但下面的小嘴卻已流出了淫水。她雙腿緊緊的夾著我的手,雙手緊緊的抱著我,她有了反應。

小欣拉開我的褲鏈,把我發硬的陽具套出來,上上下下地撫弄著。

我右手加緊搓她的乳頭,左手則撥開內褲,把中指伸進去挖她的小穴。小欣興奮得小聲地叫了出來:「丫~」又忍住咬著嘴唇,後來還是忍不住「丫~丫~明~」地呻吟起來。

看來差不多可以幹了。突然,脖子一涼,「打劫!」

一把美工刀已架在我頸上。「把值錢的東東都拿出來。」一道強光照過來,的兩個戴帽子的男人在昏暗的街燈下都不清楚是什麼樣子,一個持美工刀,一個拿著電筒。

性命比財產重要,我可不敢冒這個險,把手錶、手機、銀包已給他們。「大哥們,求財不是求命,錢都到手了,不如先移開刀子吧!」

「那女的呢?」那拿著電筒的照住小欣,這不得了,小欣的完美身材盡入他們眼簾。小欣就是有種倔強,不喜歡俾人強迫,她又怒又驚,心跳加速的同時,心口兩顆肉團也隨之而起伏。兩個男賊見小欣一動也不動不耐煩了,「嘿,不動就由老子動手。」那個那電筒的把電筒交給同謀,向小欣身上搜起來。

「啊!」小欣叫了起來,那男賊該搜的地方不搜,欲雙手去搾小欣脯乳,摸了一大輪,才拿了小欣的錢包和手機。「還有無貴重的東東藏了起來?」「沒有喇!」小欣幾乎要哭了答到。

「嘿嘿~要老子相信你?讓老子搜多幾遍才實際。」

「不要。」

是男人也不會聽吧,那賊一手掀起小欣的短小校裙,伸到小內褲裡,「呵~這麼大的屁股卻穿小號內褲,真夠淫蕩。」

「別胡說。」小欣有時也愛面子。只見那男的撥開那條小可愛,把中指插進小欣的陰道裡。「依~依~啊~不...不要。」小欣發浪了。這時男賊人又把手指拿出來說:「我有胡說嗎,濕成這樣子,不是等人上的婊子就是妓女啦~」那男賊的中指有點反光,顯著是小欣的淫水了。「準備在這裡打野戰吧?」另一個男的把電筒照一照我,這時我的陽具已被嚇得半硬不軟掛在褲子上。他便取笑我:「哈~這小的陽具怎可以滿足你的賤貨女友呢?哈哈哈。」

「夠了吧,錢又把了,摸也摸夠了,放過我們吧!」被嘲笑的我有點怒。

「凶什麼,牙籤男?!我摸過你女友哪裡?」一直架刀子在我頸上的男賊說。兩賊很有默契地交換了位置,換了另一個玩弄我心愛的女友,他一雙手捏住小欣雙乳,「不小啊,是什麼杯罩呀?」

「不關你的事!」小欣雖然反抗不了,但言語上還要對抗一番,擰歪了頭說。

「哈,不說也沒關係,我親手來量度一下吧!」

「你想怎麼啊!」小欣。

「別太過份。」我。

小欣反抗了,那男奪了架在我脖子的美工刀指著少欣,我想正是我英雄救美的好機會,我正要動手,一個電筒砸過來,暈眩一下,雙手就被拗後制服了。

他們望了我兩眼,好像是笑我的無能,然後,用美工刀挑開小欣身上白恤衫的鏤扣子,

恤衫本來就不合身,扣子一被挑開,自然血兩邊彈開了,一道誘人的深溝出現在胸前。兩條肩帶被割斷,美工刀正進入乳溝之中,冰涼感覺嚇到小欣一動也不敢動,只是深呼吸和任人魚肉,乳頭都硬了凸起來。「勒」的一聲,小欣的黑色喱士胸圍,從兩邊彈開了,一對大奶子應聲跳了出來,還有兩顆黑豆子(當我第一次看小欣的乳頭時已是黑色,應該是上一手玩得過量之故)。

兩個男人面對美麗的景致看得目瞪口呆,「看夠了吧!什麼都看光了。」小欣粉淚盈眶的說。

「看光了,還沒有。」賊人被小欣的聲音驚醒了「剛才還未看清你的小褲褲啊。」說著一手抽起小欣右邊的小腿,女友都來不切反應,惟有立即夾緊大腿,盡量不暴光。「這樣子我看不清楚啊!要除出來看。」那男伸手要脫,小欣的右腿被捉住了,只有左腿亂踢,但那會有用,小可愛還是被脫了。「看!」他拿著中間深色的部分遞給賊伙看「濕成這樣,哈哈哈~」小欣羞得無地自容,老羞成怒地瞪著那賊。

「不服氣嗎?」他竟然掏出陽具來,在黑暗中也看得出碼子不小,起碼十五公分長,兇猛地朝著天,「又可以怎樣,不想變花面貓就乖乖給我含著。」那時我雖然把小欣弄到手,但還小欣還肯未替我口交。小欣的嘴巴真的很小,面對的巨物都不知如何進口,正當她將口之際,那男己用力一挺,硬將他的小陽物塞進小欣口中,還淫笑著對我說:「看,你的女友替我吹爛欣賞啊~你女友的嘴巴真小,不知小穴是否又這麼小呢?!你的小牙籤還是滿足不了這小淫娃的,讓我來幫幫手吧!」「如果你先幹就不要射在裡面,不然讓我先上。」另一個賊說道。

我想,那一夜晚小欣要被輪姦了

「OVE,OVER,一切正常。」遠處傳來警察的對講機音,那兩男人即被嚇跑了,但走前也不忘帶走小欣的奶罩和小內褲,上不到我女友,也可以拿來自瀆吧。那時都凌晨兩時多了,我和女友整理一下衣褲,我安慰小欣一番,在這情況下,她也沒心情再幹下去,不怕再來幾個賊人嗎?

由於我的八達通放在銀包裡,所以沒錢歸家,惟有等天亮走路回家,至於女友的八達通和銀包分開放,所以我便送上下真空的她乖通宵巴士回家。

回想到這裡,我心情又興奮起來,只是小弟的小弟不聽話。我對老婆說:「等一下吧!」我老婆繼續嚷道:「人家不等了,現在外出給人幹,等一下你硬了,自己在屋裡打飛機吧~」

「就像那夜你走後,我在公園打飛機一樣。」我說。

「好壞啊,老公,那夜你老婆被輪姦,你卻在打飛機,你養的妻子注定要給別人上的。」

「那次只是差點兒被輪了,也不是真。」

「老婆不是說公園裡,是說在巴士上。」

什麼?巴士?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我沒印象的?我疑惑地望了老婆一眼。小欣似乎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停了一下繼續讓著:「老公,老公,人家好想要。」我更肯定她有事瞞了我。我發怒了:「哼,快說清楚,當我是傻子嗎?!」小欣怕了,「老公不要發怒,會嚇怕老婆的,要原諒老婆,老婆才招的。」我就答應了,想不到之後發生的事竟是意想不到的...

以下發生的事情,只是我聽小欣的復途,為了讓各位大大好看一點,故此全程用第三身記錄。而細節,當然是加插入了小弟的幻想啦~

當光明送了小欣上車後,便獨個兒回到公園,為什麼又回到公園呢,當然是要發洩那股未洩的精液啦~打飛機的過程不提了,色友們也應該沒興趣知道的。

至於光明的女友小欣呢,即將面臨一場輪暴,在男友打飛機之際被陌生男人白玩。

小欣上了N線巴士(N巴香港的通宵巴士,至於號碼就不明途了),用八達通付錢便想找個座子坐下,誰知巴士的下層近樓梯的位置坐著四個不良青年在高談闊論,成了驚弓之鳥的小欣為了避開他們急急地跑上上層。哈,上層竟然一個乘客都沒有,累極的小美人便走到最後倚著窗子睡起覺來。N巴的強勁冷氣是眾所周知的(坐過都以為錯進了停屍間),小欣的乳頭都凍得硬了。

先描途一下四個不良的幸福青年吧,一個高頭大馬,藍色的頭髮都鏟了青,只留頭頂的一撮,束了條辮子,後腦和兩臂都有刺青,他叫大佬B;另一個肥肥矮矮,左邊面有一條疤痕,頭髮也鏟了青,還剷去幾行(那年代頗流行都鏟界,連LMF也唱過這樣風氣),叫肥西;另一瘦瘦削削,留金色長髮,右耳戴了五隻耳環,還穿了舌環,叫道友全;最後一個最正常,還架著一幅眼鏡,叫小龜。(以上當然是跟著小欣的描途虛構出來的啦,也許她也忘記了亂說一通)

以下發生的事情,只是我聽小欣的復途,為了讓各位大大好看一點,故此全程用第三身記錄。而細節,當然是加插入了小弟的幻想啦~

當光明送了小欣上車後,便獨個兒回到公園,為什麼又回到公園呢,當然是要發洩那股未洩的精液啦~打飛機的過程不提了,色友們也應該沒興趣知道的。

至於光明的女友小欣呢,即將面臨一場輪暴,在男友打飛機之際被陌生男人白玩。

小欣上了N線巴士(N巴香港的通宵巴士,至於號碼就不明途了),用八達通付錢便想找個座子坐下,誰知巴士的下層近樓梯的位置坐著四個不良青年在高談闊論,成了驚弓之鳥的小欣為了避開他們急急地跑上上層。哈,上層竟然一個乘客都沒有,累極的小美人便走到最後倚著窗子睡起覺來。N巴的強勁冷氣是眾所周知的(坐過都以為錯進了停屍間),小欣的乳頭都凍得硬了。

先描途一下四個不良的幸福青年吧,一個高頭大馬,藍色的頭髮都鏟了青,只留頭頂的一撮,束了條辮子,後腦和兩臂都有刺青,他叫大佬B;另一個肥肥矮矮,左邊面有一條疤痕,頭髮也鏟了青,還剷去幾行(那年代頗流行都鏟界,連LMF也唱過這樣風氣),叫肥西;另一瘦瘦削削,留金色長髮,右耳戴了五隻耳環,還穿了舌環,叫道友全;最後一個最正常,還架著一幅眼鏡,叫小龜。(以上當然是跟著小欣的描途虛構出來的啦,也許她也忘記了亂說一通)

大佬B已悄悄坐到小欣的身邊,坐下去的那一下,小欣是感覺到的,但傻姐兒還以為是行車不穩繼續睡覺,還造起綺夢來。大佬B輕輕地撫摸小欣的乳頭,小欣竟然淫得不自覺地在睡夢中吟起來,「唔唔...唔」四個色狼忍俊地淫笑起來,大佬B摸多幾下便一個嘴巴吻到小欣嘴裡(不是嘴上,而是嘴裡),小欣這時竟然出奇地配合,但更可怕的是其實大佬B把迷藥放在舌尖頂到小欣的喉嚨裡頭,幾分鐘之後,小欣便會真的變成一個浪女友。

道友全已忍不住伸手入小欣的小短裙內享受那對滑滑的大腿。由於大腿內側較為敏感,小欣才驚醒過來,她立刻往角落縮了一下,但那管用,道友全掀起了小欣的校裙,小龜立即搶說:「都說過了,剛剛她上樓梯時我就偷窺到她沒穿內褲,真夠淫啊!」「哈哈,看來今晚有個免費的美媚讓我們玩了。」肥西淫笑著說。

「不要,我已經有男友了。不要。」

「呵,我們就各人給你男友一頂綠帽吧,日後不用怕太陽了。」大佬B。

「求求你們不要。」

「求我們不要不幹你吧,看你真空上陣就知你寂寞久了,哈哈哈。」道友全。

「不是,只是剛剛,啊~~啊啊~」

道友全把頭埋到小欣的胯下,又用他的舌環刺激小欣的陰核。

道友全的中指已插進了小欣的小穴,大佬B也扯開了小欣的白恤衫。受了藥物的影響,小欣只能作出無力的反抗。

肥西也忍不住出手了,和大佬B一人捏一邊乳頭,「年紀輕輕,乳頭便發黑了,一早說過你是個小蕩婦,不知該你男友幸運還是可憐呢~」肥西說道。

「好濕啊,大哥你的藥真有效。」道友全。

「那裡,是小美人本身夠浪啦~哈哈」

「胡說,啊~啊,你們弄得人家好想要了~呀,唔」

「哈哈哈,求我們幹你吧。」肥西。

「啊啊~我要,我要,人家的小穴快癢死了。」

「哈,這小淫娃守不住了。」大佬B。

「對不起,明,啊,只是小淫娃真的想要他們的陽具啊。」被下了藥的小欣,心中還有點對男友的愧疚,只是控制不了自己。

道友全終於忍不住了,脫下牛仔褲和內褲,他那陽具不算粗,但卻很長,有十七八公分,而且龜頭大,他把小欣兩腿放到椅上,使成了M字型,把算陽具瞄準小欣的淫穴,一下,就插進了去。「啊~~~」小欣終於被幹了,經由男友和兩男賊挑逗過的小穴,這刻終有一顆大龜頭來磨擦陰壁了;小欣好像解脫一樣興奮,腰和胸也挺起來,大佬B和肥西吸啜著那兩顆小跳豆。小龜其實年紀最小,還在學,所以最懦弱又膽小,只敢把小陽具拿出來打飛機。

道友全抽插得「滋滋」水聲不斷,「喂,把她反過來從後幹吧,幹還幹,不要射在裡面,我還未幹的。」大佬B下了命令,四人八手把小欣翻過來,現在小欣左手搭在肥西肩上,右手扶著前座的椅背,面對著窗;恤衫的鏤扣子全被打開,一雙奶子在搖晃;左腳跪在椅上,右腳站著,裙子被掀起,被道友全從後幹著,淫水都流到大腿上了。

大佬B移到女友面前,拉開褲鏈,一碌又長又粗的大陽具,龜頭像乒乓球般大,十八公分長的陰莖佈滿努張的青筋,慢慢地迫入小欣的小嘴,小欣的嘴小,張盡了嘴巴又未能含住那龜頭。大佬B用手按住她的一挺,整根沒入口中,小欣的嘴角都差點裂了,小欣不知是械意識還是沒意識地吸啜起來。

大佬B:「小咀巴真夠淫;全,不要射在裡面,我還未幹呀!」

兩人就一前一後地幹著我心愛的的女友小欣。不一會兒,道友全加快抽插,停了一下,立即拔出陽具,在小欣的屁股上射出了一股又濃又黃黃白白的精液。那股精液像花灑般一點點落在我女友那渾圓白晢晢的美臀之上,慢慢流到大腿再黏滴到小腿和地上。大佬B從小欣的口中抽出那巨欣賞,走到正在喘氣的小欣的後面,扶著他那朝天的巨欣賞,向小欣流著淫水的小穴,一推,小欣「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看來這是她遇過最大的陽具。小欣兩手出力的抓緊椅柄,眉頭皺著,挺起屁股給大佬B享受她的水雞。

肥西也不蝕本,拿出他那肥肥短短的陽具(但有一顆大龜頭)放到小欣的嘴巴裡,小欣的小穴被充斥著,嘴巴只能出力吸啜。

大佬B出力的抽插,每下也抽余龜頭在小穴,又插到小欣的子宮頸裡;每受一下刺激,小欣就加倍吸啜肥西的爛欣賞。兩人都爽得很。

幹著幹著,幹了一段路,幹到紅燈位,巴士也停了下來,剛巧鄰線又又一輛巴士。那車上的乘客看到這景象嚇得張開了口。幸好那年代的手機還沒有攝綠功能,否則女友被前後輪姦的片段一定在網上任眾色友賞樂了。大佬B見到這情景,淫笑一下,推開肥西,用力一插,小欣被幹得仰起頭來,整塊俏臉和兩顆碩大的乳房連乳頭都被鄰車的坐客看光了。肥西受不了這刺激,一團濃拋物線地噴到小欣一臉也是,相信對面巴士的觀眾也看傻了眼。

紅燈也轉綠了,巴士繼續行駛,大佬B也繼續抽插,水穴被幹的「滋滋」聲也繼續不斷,有時被插到真空還響起「啪啪」聲。

小欣:「啊~丫~啊啊啊~我死了。」大佬B大力地一插,再推進一下,「丫~啊!」,停了下來,震了一下。他捉著小欣的纖腰,股屁向前頂著分鐘多,他射精了,把他的精液到我女友的子宮內。他拔出陽具的一刻,那白精佈滿他那不倒的巨物,也從小欣的小穴連著淫水流緣著大腿往下流。

小欣無力地跪在地上,上身倚伏在座位上。小龜這時才敢去摸我女友的乳房,摸了兩下,也射精了,射到小欣的胸脯上。大佬B移到小欣面前說:「臭雞,來,清潔我的雞巴。」小欣伸出舌頭,用舌尖舔大佬B的陽具,由底部到頂部再含著那大龜頭,又游到陰囊,一啜,大佬B的陽具又硬了。大佬B一手按著小欣的頭,把巨物塞進小欣咀裡,當小穴一樣前後幹。小欣也累得很,一心只想快了完結這場凌辱,伸出小手撫弄那陽具,她幾乎要兩隻小手才能完全捉住那粗鳩套弄。另外三惡也累著看戲。

最後,大佬B硬把整根陽具塞沒入小欣的小咀,頂到喉嚨裡,再一次射精。小欣別無選揀地吞下大佬B的精,但因為實在太多了,也沒法子從咀角流出來,綠著頸流到乳尖。大佬B才拔出陽具,還射了兩下噴到小欣發上,真是難以想像的多精,也不敢想他第一次射了多少精蟲到小欣的子宮內。

小欣被太多的濃精嗆了咳出不少精;之後道友全又幹了女友的小穴一次,四個不良青年也整理衣褲。

小龜:「大佬,到站了。」

大佬B:「這樣淫蕩的學生妹,也是第一次見,真爽,哈哈!」

四人便拋下小欣下車了。

小欣休息了一下,也把白恤衫的鏤扣子扣好,只是身上太多精液,尤其是胸部濕得很,白恤衫變得透明了。女友的屁屁就更濕,整條灰色百摺裙像跌進水溝濕透一樣,大腿內側小腿還不停有精液和陰精流著。

藥力慢慢退去,小欣也清醒了,然而巴士也到了總站,幸好小欣的家是在尾二的巴士站,行回家也不太遠,但已被幹到全身酸軟的她,雙腳尤其乏力。女友勉強地撐起身,一步一步扶著扶手一顛一顛的走下車,女友已是最後一個下車,車長也站在梯前等她。我心想,不會又…唉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性愛小護士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