駕訓班艷遇 經典激情

為讓考取學習執照的佩珍握方向盤,漢洋是她的道路駕駛教練。

「在下一個十字路右轉!」大約經過二十分鐘後,漢洋說道。

佩珍在綠燈的十字路口慢慢向右轉。剎那間,一個幼兒園的小男孩衝出到車前。

「危險!」漢洋大叫的同時,盡速踩下助手席前的腳煞車。

教練車的車頭衝出斑馬線,熄火停住。

男孩露出恐懼的眼光,幾乎要撞上教練車穿過馬路跑走。

佩珍伏在方向盤上,後背起伏不停。

「啊……嚇死我了!我以為撞上那男孩了……」不久後,佩珍抬頭說。

後面的車按喇叭催促開車,佩珍發動引擎,通過十字路後在路旁停車。

「啊!我怎麼辦?」佩珍扭動身體。

「你怎麼了?」漢洋看著佩珍,他心臟直跳動。

漢洋心裡想:有時女人在受到驚嚇時,月經就提前開始。若是這樣,就要暫時停止駕駛,去買生理用品。

「是不是月信突然來了?這是經常發生的事……」漢洋溫和地問。

負責教佩珍,漢洋今天是第一天。

佩珍她的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胸罩可能是穿C罩杯。坐上教練車時,態度很鎮定,判斷她是有夫之婦。

年齡是二十八,不會超過三十歲。說她是位美女,不如說可愛更妥當,留下幼女般的表情。

漢洋看到她時,心裡想:她是個使男人摟在懷裡的那種女人。

「不,月信剛過去,我是標準的三十天型,從沒有差誤。」

佩珍紅著臉搖頭說道:「可是……」

「可是什麼?」

「我有很怪癖的毛病……」

「怪癖的毛病?」

「受到驚嚇時,就會……」佩珍低下頭。「知道了,是不是受驚會漏尿?」漢洋說著。

以前曾教過幾名有這種毛病的女人,教駛完後女人下車後座位是濕淋淋的。漏尿後不說一聲就走了,那樣的女人就不會再來駕訓班。

佩珍轉開臉,輕輕點頭。

「如果有這樣的毛病,最好來駕訓班前先用好衛生棉……」

「衛生棉是不夠用的。」

「那麼,就用成人紙尿片。我看過有這樣的女人,一旦漏尿後就不來,已經拿起學習執照,實在可惜,所以下次遇到這樣的女性,要建議她使用紙尿片。」

「我是用了紙尿片啊……」佩珍的聲音小的幾乎聽不見。

「那就好了,不用擔心啊!」

「可是,我想換!剛才的驚嚇使那個東西濕了……」

「原來如此……」漢洋露出困惑的表情向四周觀望:「如果有公共廁所或車站就好了,但這一帶沒有……」

這時突然注意到路邊的旅館廣告牌上面寫下一個「紅綠燈轉二百公尺」。

佩珍也在看著廣告牌,好像只好去那裡,除此之外沒有辦法。

「沒有辦法了,請把汽車開到那裡去吧!」

「正在學習中,你自己開吧!」

「要我開車進入旅館嗎?」

「是啊!」

「那樣我會出車禍!只是想到要進入旅館,就緊張得身體發抖了……」

「好吧!我來開。」

漢洋從助手席下來,改坐到駕駛座上,佩珍從駕駛座上移到助手席。

漢洋將車開到十字路口左轉,照廣告牌的指示開進旅館的大門。旅館的一樓是車庫,二樓是客房。客房分為臥房和浴室,二間的大小都差不多。進入客房後,立刻響起電話鈴聲,是確定是否已進入客房的電話。

「臨走時請打電話到櫃檯!請休息吧!」女人的聲音說完後就掛斷。

「什麼電話?」櫃檯打來的,要我們休息。

「哦!那就好,我還以為有熟人看到我進入旅館打來的,害我又漏尿了。」佩珍靠在牆上說。

「我去浴室取下尿片,然後去洗澡,如果不洗會過敏生紅疹。」

佩珍深呼吸後,想往浴室走去,漢洋立即抓住她的手拉過來。佩珍搖搖擺擺地倒入漢洋的懷裡,漢洋立刻把嘴壓在佩珍的嘴上。佩珍掙扎著,但不久就不動了。

漢洋一面吻,一面把手伸入裙子裡。佩珍穿的不是褲襪,是膝上的長襪。

長襪上是光滑的大腿,上面有隆起的紙尿片。漢洋把佩珍推倒在床上,撩起她的裙子,露出用紙尿片的下半身,雪白的大腿在紙尿片下顯得特別性感。紙尿片是褲狀,在腰部用魔術帶固定。

「你要做什麼?」佩珍軟弱無力的問。

「看你像少女般的臉,我就覺得像保護者,很想替你更換尿片。」

漢洋開始拉開魔術帶。

「啊!那樣太難為情了,有尿在上面的……」佩珍壓住漢洋的手。

「還是我給你換,就交給我吧!」

「吱吱」的拉開腰上兩側的魔術帶,解開紙尿片。

「啊!」佩珍用雙手蓋在臉上。出現濕濕的黑毛貼在上面的恥丘,聞到強烈的尿味。

漢洋用換尿片的要領,用尿片干的部份擦拭陰毛和陰戶的肉縫以及屁股,然後把紙尿片弄成一團。濕濕的黑毛很快就干了,離開恥丘站立造成立體的三角地帶。

漢洋把嘴壓在毛叢上,干的尿味變成女人的味道,進入漢洋的鼻孔,漢洋的舌頭找到肉縫。從陰戶中湧出不是尿的液體,用舌尖撈起那液體,塗在肉縫上端露出在花蕊上。

「啊……」佩珍的屁股彈動一下,「不要舔那樣髒的地方……」佩珍說。

佩珍雖這樣說,但把雙腿分開抬起花蕊。這樣一來,更容易向花蕊攻擊。用舌尖在花蕊上撥弄時,佩珍的身體多次彈動。「你不覺得髒嗎?」佩珍哼一聲,然後才這樣問「我不覺得髒,但有一點酸酸的,可是口渴了……」

漢洋回答時,不能用舌頭,所以用手指摸弄花蕊。「啊……」佩珍的上身向後仰,肉縫縮短成一半。漢洋一面玩弄花蕊,一面仔細看佩珍的陰戶。

在花蕊下分成兩片的淫唇,內側是粉紅色,外側是紅色。淫唇的發育很好,但不是很厚。肉縫不長,因此尿道口是一半向著通路開啟,這樣在尿水出來時應該會繞到通路的入口處。

漢洋覺得,漏尿的毛病可能和肉縫的長短有密切關係。如尿水沒有碰到通路能有力的形成秘物線時,女人的肉體只會感受到放出感。可是尿水直接射擊在通路的入口上,就會產生快感,而且澆在入口的尿水在這裡改變流向,會沾濕肛門和大腿流下去,這樣也會產生快感。

換句話說,下半身被尿水弄濕的同時,暫時徘徊在恍惚的境地。如果身體已經習慣漏尿,很快就能產生快感,以後就更容易漏尿。「你漏尿時,不會一直向前飛吧?」漢洋一面玩弄花蕊,一面問。「好像不是向前的……」「會從屁股上流下來吧?」「你……為什麼知道?」佩珍從蓋在臉上的手指縫中看漢洋。

漢洋脫下衣服後變成赤裸,挺立著的肉棒好像是衝著佩珍的黑叢地帶瞪大眼睛。漢洋把佩珍的衣服脫光,她完全沒有反抗。「我可以弄嗎?」漢洋跪在佩珍兩腿之間,再問一次。「你已經知道我全部的秘密,還有什麼辦法?但你不能告訴別人!」

「當然不會說了!」漢洋用肉棒的龜頭在溢出蜜汁的短小肉縫上摩擦著,同時點頭。

龜頭對正通路的入口處,屁股用力向前挺,「啊……啊……」佩珍仰頭發出哼聲,同時迎接肉棒進入,佩珍雪白的肌膚被染成粉紅色。乳房是很適當,不會太大也不會太小,微量褐色的乳頭在乳暈中直立,她的乳頭發育超過乳房。

把肉棒插入到根部後,漢洋把乳頭含在嘴裡。在這剎那,原來軟軟包圍肉棒的通路猛烈收縮。「唔……」佩珍叫了一聲,握住漢洋沒有含乳頭的乳房,向乳頭的方向摸過去。

通路的收縮有節奏的進行,就如乳頭和通路是直接的,在乳頭上刺激時通路就會收縮。漢洋停止在乳頭上親吻,專心抽插動作上,這樣一來通路就鬆弛。再度把乳頭含在嘴裡時,通路也又開始收縮。漢洋決定要繼續愛撫乳頭。「啊……」佩珍的興奮逐漸高昂,發出苦悶的哼聲,「我快要洩了……」佩珍抱緊漢洋的頭這樣說。

「啊……我要漏出來了……」佩珍又說。「漏出來?」「每次都是忍耐的,但忍耐時洩的程度就會淺,我不想用忍耐的洩出來。」「那就不要用忍耐啊!」「可是會把床弄濕了!」「有沒有準備紙尿片?」「有!」佩珍把弄在床上的皮包拉過去,從裡面拿出新的紙尿片。

漢洋讓佩珍抬起屁股,把紙尿片鋪在下面:「這樣就不用擔心弄濕床了,不用忍耐的洩出來吧!」「好的,謝謝!」佩珍閉上眼睛。

漢洋再把乳頭含在嘴裡,恢復原來抽插的動作。「啊……啊……好……」佩珍用很大的聲音,一面叫一面挺起屁股,聲音越來越大,也變成迫不及待的音調。肉的通路夾緊,幾乎要把肉棒夾斷的樣子。「漏出來……漏出來了……」佩珍的身體向後仰,嘴裡喃喃的念著。

就在這剎那,漢洋感到恥骨一帶開始增加溫度,這樣的溫度引起快感,唯有那裡有懷爐般奇妙的溫暖。

佩珍的頭向後仰,翻出白眼,全身小幅度的痙攣。漢洋悄悄的看去結合部位,就如同噴泉慢慢的冒水一樣,從佩珍的陰戶有流出,沾濕漢洋的陰毛。只有這裡感到溫暖,就是這道水流的關係。壓迫結合部時,溫暖的快感順著擴散,強烈的快感使漢洋不停的發出哼聲,射出精液。

佩珍軟綿綿的,一直不肯從床上起來。因為學習駕車的時間快到了,所以必須回訓練班。「起來!去浴室洗一洗好回駕訓班。」漢洋拉起佩珍進入浴室。

佩珍勉強站立,漢洋在佩珍身上塗抹香皂。「洩出來時也漏尿了……」用篷頭在黑毛上沖洗時,佩珍好像怕癢的扭動身體。「暖暖的很舒服……」「不會討厭嗎?」「正好相反啊!」「我也很舒服。過去和丈夫性交時,拚命的忍耐。」「該漏出來!我想你先生也一定會高興。」「會那樣嗎?」「你是噴潮的女人,那是最好的性器,不用怕羞,大大的漏出來。」「如果丈夫會高興,我倒願意試試看,可是他討厭鬧出離婚事件。如讓他知道,我要你負責!」

「絕對不會的!」漢洋給她保證,用手指撥開陰唇,插入中指把裡面的精液洗出來。「準備的紙尿片也不能用,我不穿內褲回去,開車時怕尿會尿濕駕駛座上,還是你開吧!」佩珍說。「好吧!」

漢洋付帳後,駕駛教練車離開旅館。想到助手席上的佩珍沒有穿內褲,雖然剛剛才做愛,但肉棒又抬起頭。「改日還想和你做愛……」漢洋對著佩珍看一眼。這樣可怕的秘密都被你知道了,我還能拒絕嗎?」佩珍歎一口氣,接下去說:「但不要拖拖拉拉,這種事久了一定會被發現!」「那麼再見面二次,不會再要求了!」漢洋定下次數,他不希望和駕訓班的學生發生關係的事被公開。

「能保證嗎?」佩珍叮嚀一句。「我保證!」漢洋點頭答應。「那麼下一次在星期四的下午六點吧!」「好啊!」「那個時間我在駕訓班前的公車站等你!」「知道了!」漢洋心裡重複一次時間和地點。「喂!」佩珍握著漢洋的手:「下次約會時,我也會穿紙尿片來哦!」佩珍說。「那是最好的!打開紙尿片是比脫三角褲更有性感!」「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有了紙尿片,就不用再鋪毛巾或塑料布,就可以在開放的情形能那個了!」

「原來是這個意思。但下次我會要你在上面或我從背後插入,不一定在屁股下。」「不要叫我做太奇怪的姿勢啊!」佩珍的呼吸有點急促,大概是幻想女人在上或背後的姿勢吧!

漢洋一隻手握方向盤,另一隻手伸入佩珍的裙子裡,在恥丘毛下撫摸著,那裡有新的蜜汁不停地湧出。漢洋在星期四下午六時,駕駛自己的車離開駕訓班。

佩珍一個人站在公車站前,讓佩珍上車後,開往上次去的旅館。

跑那一次已經六天。

「你的臉看起來好像很疲倦的樣子……」漢洋從佩珍的側邊看去說著。

「因為從那次後是每天啊!」

「什麼那次以後?」

「就是和你睡覺的那天晚上,因為很舒適,回去時你又把我的身體弄濕了,所以又和老公做愛。結果從那次後,丈夫每天晚上都來,星期六到星期日,還要求四次……」

「每次都漏了嗎?」

「鋪了紙尿片……」

「我說過你丈夫會高興的。」

「可是沒有想到會那樣著迷啊!」佩珍露出艷麗的眼神看著漢洋。

次數太多時,子宮形成持續充血的狀態,出現在眼上就會艷麗了。

「那麼今夜他還會要求吧?」

「因為要出差。如果早知道丈夫會這樣,今天就不和你約會了,現在真想休息……」

「那……就這樣回去嗎?」

「不用了!反正已經出來了,也想早點完成我們的約定。」佩珍懶懶的說。

漢洋伸手到佩珍的裙子,她穿了紙尿片,證明她準備和漢洋做愛,褲子裡的肉棒硬起來。漢洋讓佩珍從褲子上握住硬起來的肉棒,踩下油門。

進入旅館的房間,漢洋一面吻一面把佩珍推在床上。

脫掉褲子,拉開紙尿片的魔術帶,露出秘密的黑毛。

沒有像上次那樣漏尿,所以沒有尿的味道,但散發出悶熱的女人味,透過毛看到毛下的肌膚發紅。

「做愛是很激烈吧?」漢洋用手摸佩珍的陰毛。

「能看出來嗎?」「腫腫的還有熱度……」漢洋用手指撥開陰唇。

肉洞裡不是粉紅色,紅紅的腫起來。看完後脫去佩珍的衣服,漢洋自己也脫著精光。

把佩珍的雙腿分開得很大,用舌頭舔女人的花蕊,花蕊的粘膜也有熱度。

「今晚沒有酸味……」很體貼的用舌頭輕輕在花蕊上愛撫。「因為我在出來以前洗過澡……」佩珍說話時身體不停的彈動。

漢洋很細膩的在花蕊上用舌尖愛撫,蜜汁慢慢湧出來,一直到蜜汁流到紙尿片上,不停地用手指頭輕輕舔花蕊和花瓣,同時不忘記撫摸乳頭

佩珍的身體像被溶化時,漢洋要她把身體轉過去,這是從背後結合的姿勢。「我是不太喜歡這樣的。」佩珍雖這樣說,但還是做出漢洋要求的姿勢。

漢洋將肉棒對正佩珍的肉洞口,就從背後插入,洞裡像火一般的熾熱。漢洋用雙手抱住屁股,開始進行抽插運動。「啊……」佩珍用手抱著肚子扭動著屁股。

從肉洞流出蜜汁,但一直都沒有出現噴潮現象。

「對不起,用這種背後插入的姿勢沒洩出來過……」佩珍說。

「女人在上的姿勢呢?」

「有過幾次……」

「那麼你就到上面來吧!」漢洋鋪好紙尿片,自己仰臥在上面。

「真好笑,像嬰兒一樣……」佩珍笑起來。

「嬰兒能這樣嗎?」漢洋把沾上蜜汁而發出光澤的肉棒對向佩珍。

「嬰兒會這樣的話,媽媽們會引起慾望,說不定會強姦嬰兒了。」

佩珍一面說,一面握好肉棒導向自己的肉洞,輕輕坐下去,肉棒很順暢的進入肉洞。「啊……好舒服……」佩珍騎在漢洋的身上,開始巧妙的活動屁股。

漢洋期盼將有出現噴潮的現象,從下面配合佩珍的動作挺起屁股……

第二章偷情的經驗

「請多指教!」

當淑真第一次坐在漢洋的教練車時,漢洋的心臟跳動是不規則的。因為淑真所穿的迷你裙,幾乎能看到三角褲。她坐下去時,大腿快要露到屁股。漢洋不由得看淑真的臉。大概是二十四、五歲,從鎮定的感覺知道她是有夫之婦。淑真幼稚的臉孔,好像沒有性交經驗。說她是美女,不如用可愛形容更妥切。你今天開始要公路駕駛了,漢洋假裝看卡片偷看大腿。她大腿完美無缺,和幼稚的臉孔相反,漢洋把視線從大腿移向胸部。安全帶使乳房顯得更突出,胸部也相當有量感。方向盤顯得高一些,這表示淑真的身材嬌小。

「那麼在場內開一圈後出發吧!」漢洋催促。「是!」淑真踩下離合器,放進一檔,鬆開手煞車,開動教練車。每次淑真踩離合器,迷你裙就越來越撩起。

「這個女人也是性慾不能滿足的有夫之婦……」漢洋看著淑真的側臉,留有少女影子的臉上唯有嘴唇不相配,她的嘴唇厚又極富有性感。來駕駛班的大多是有夫之婦,都穿長褲。就是穿裙子,也穿蓋住膝的長裙。

漢洋等教練們一方是教練,一方面也是對丈夫不滿足的已婚女人最適當的畸戀對象。

開到公路上,淑真開車的動作很熟練,不像是第一次上路的人。

「你不像是第一次開車……」漢洋看著淑真的側臉說。

「因為過去我有執照,忘記更換,已經過期三年了。」淑真說話時露出雪白的牙齒。

「你可以直接去監理所申請啊!」

「算了!反正有空決定從頭開始……」

「那麼就沒有什麼教你的了。」漢洋露出訝異的表情。

說實話……我是想偷男人的……」淑真對著漢洋看一眼,說出大膽的話:「因為現在不是流行婚外情嗎?我也想試試。我這生和男人發生關係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我丈夫

「那樣不是很好嗎?」

「當然不好!只知道丈夫的身體,不覺得可憐嗎?」

「是那樣嗎?」

漢洋再度在淑真身上打量,她的身體生來就是和男人做愛:「不錯,有這樣的身體只讓丈夫一個人享用,豈不是太可惜了?」

「我聽有過婚外情的朋友說,男性的生殖器有各種形狀,大小都不一樣。」

「好像是的!我知道女性是各不相同,但男人的我還沒有比較過。」

「你沒有比較嗎?聽說真的不一樣,硬度、勃起的角度不同,持續時間也不一樣……」

眼前的斑馬線上有位老婦人走過,淑真想踩煞車,但腳滑落了,靠漢洋踩緊急煞車才能免一場車禍。「你怎麼了?」「對不起!我的腳滑掉了……」「腳滑了?」

「我的三角褲裡是洪水狀態呀!」淑真看著漢洋,她的眼睛濕潤露出慾火,還輕微充血:「你換我開車,帶我去能偷情的地方。公路教練太無聊,我們去床上教練吧!」

「我可以嗎?」「你是我喜歡的那種男人……」淑真恨不得馬上就想接吻。

「已送上門了,不能不要吧……」漢洋想著,從助手席下來。

淑真跨過排檔桿移到助手席,很清楚的看到穿褲襪的三角褲。漢洋把教練車開到一家豪華的旅館。

「啊!我終於要偷情了,心跳快要爆炸了!」淑真把手放在胸前。

「如果讓你的老公知道可不得了啦!」漢洋把車開進停車場說著。「我現在是不會想那種事的。」

淑真先走下教練車,等漢洋下車後,緊靠在漢洋的身上,緊緊摟住他:「我好像走不了……」淑真的表情很興奮。漢洋摟著淑真的臉,走進旅館到櫃檯拿鎖匙。

「請坐電梯到三樓。」女人說。按那女人的指示坐電梯上三樓,有一間房前紅燈在閃亮,就是這一間。

淑真先走進去,漢洋跟著進去後把門鎖上。淑真站著直發抖,漢洋把她的身體轉過來,抱在懷裡接吻。淑真伸出舌頭,漢洋的肉棒已勃起。

那是很長的吻。「嘻嘻……」吻後淑真不再發抖,很難為情的笑著,用屁股頂在堅硬的肉棒上。

漢洋脫下上衣,淑真鬆開他的腰帶,拉下拉煉,褲子滑落在腳下。淑真跪在漢洋前面,把臉靠近隆起的地方,從內褲上咬肉棒一部份,在那裡留下淡淡的口紅印。

「不能弄上口紅啊!被老婆看到就不好解釋了!」漢洋溫和的指責。「對不起!不習慣偷男人的女人真沒有用!等一下我給你洗……」淑真說完就把內褲拉到腳下,兇猛聳立的肉棒瞪著淑真的臉。

「好棒啊!肉莖上的血管冒出來……」淑真瞪大眼睛看肉棒,然後輕輕的伸手握住,「啊!好硬又好熱!」好像要測試硬度,不停在手裡握住。「又硬又熱!你老公也一樣吧?」

「可是硬度不一樣,好像你的硬多了!」淑真比較保守的揉搓:「就是熱度也有微妙的差異,你的至少熱一、二度……」

「和已習慣的對象性交也會低潮,硬度和熱度都會降低一點吧?」「這樣說來,對像若是我,我丈夫的硬度是馬馬虎虎了。」淑真咬下嘴唇:「而且你的這個龜頭是脹起的,插在裡面一定會刮裡面的肉。」。淑真輕輕摸龜頭。大概淑真老公的龜頭是直桶式的,沒有龜頭傘。

「我可以聞一聞嗎?」淑真抬頭看漢洋。

「好啊!但今天還沒有洗澡,味道也許強烈……」

「如果洗澡了,只能聞到香皂的味道了吧?還是不洗的好……美麗的鼻尖幾乎要碰到肉棒,做深呼吸。

「啊!這就是男人味吧?」淑真閉上眼睛,露出陶醉的表情說:「好味道!比我丈夫的味道更有男人味!」淑真每聞一下就深呼吸一次,不停的聞。

「不知道是什麼味道?」抬起頭問漢洋。

「我不知道……」漢洋搖頭。除非是特效演員,男人是沒有辦法把自己的肉莖含在嘴裡。

「我可以嘗嘗嗎?」淑真紅著臉,徵求漢洋的同意。

「請吧!」漢洋的腰向前挺,龜頭碰到柔軟的嘴唇。淑真把嘴張大,輕輕把肉棒含進嘴裡,但只能勉強讓龜頭進去。溫暖的感覺包圍著龜頭,那種感覺很舒服。

淑真用舌尖在龜頭上摩擦,「好吃!鹹味剛剛好……」淑真的嘴離開一下,口水從龜頭拉成一條線。再次把龜頭放進嘴裡,淑真就把漢洋的屁股摟住,前後搖動頭,用嘴唇愛撫肉棒。那可愛的臉又小小的那樣弄,漢洋已經有點衝動,很想射出精液。

漢洋把這種感覺告訴淑真,只要淑真說想比較男人的精液味道,就準備放射在她嘴裡。

「要和你老公的精液比一比嗎?」

「啊!不要!我不是個很貪吃的人,只有這個我無論如何也吞不下去,還不如……」淑真紅了臉有點猶豫。

「還不如什麼?」漢洋催促。

「想把這個放進去……」淑真握住肉棒低下頭。

「知道了,給你插進去吧!」漢洋讓淑真站起,帶到床上使她仰臥:「立刻插進去沒有意思,按我的方法給你做前戲吧!你來比較老公的前戲,看誰弄得好也很有意思啊!」

「我丈夫很會弄前戲!」淑真的口吻像在煽動漢洋的競爭心。

「我可不能輸給他,要看我的手腕不要?看我用舌頭和手指好好的給你又舔又摸一番……」

漢洋開始脫淑真身上的衣服。

「啊!聽到你的話我就要醉了……」淑真深深的吸一口氣。脫上衣出現粉紅色的胸罩,沒有動胸罩,先撩起迷你裙脫褲襪。雪白的大腿有一層汗,雖然可惜,但也只好脫下了。

拿住裙擺向下拉,淑真配合動作抬起屁股,順利地將裙子脫下。淑真是穿在側腰繫帶的三角褲,三角褲的布只能掩蓋恥骨的部份,陰毛很勉強的沒有從那塊布溢出來。

「這是想偷情的女人想穿的三角褲……」漢洋手指順著布邊摸過去。

「啊!好像有蟲在爬!」淑真扭動下半身。

漢洋伸手到淑真的後背,解開乳罩。取下乳罩時乳房搖動幾下,大概擅長前衡的色彩散發出奇妙的性感。

「你的身材真美!會使男人瘋狂的身軀!你的老公一定很不放心吧?」漢洋說出淑真期盼的讚美詞。

「嘻嘻!但你不能迷上我,只是想偷一口吃而已,沒有繼續下去的意思!」

「真是壞太太!」漢洋輕輕吸吮紅色的乳頭,乳暈的汗毛一張開出現粟米,在乳頭和乳暈舔一下。

「啊……」淑真的腰挺起搖動。

乳房上有女人的體臭,在兩個乳房上玩一陣後,漢洋將舌頭向黑毛移動。到達挺起的腰部,女人的體臭更強烈。

「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東西?真興奮!」漢洋一面撫摸雙乳,一面用鼻尖在女人的肉縫上摩擦。

三角褲含有濕氣,薄薄的布上有女人的體臭。漢洋用牙咬住三角褲的腰帶用力拉,另一邊也同樣的被解開。就如同打開罐裝香煙時一樣,香醇的女人體臭冒出來。

出現和三角褲的布片相同形狀的草叢,大小雖然比三角褲的布小一點,但好像經過整理,形成美好的倒三角形。草叢很茂密,幾乎看不見下面的肌膚,因為受到三角褲的壓迫,捲曲的毛緊緊貼在身上。漢洋從左方向撫摸草叢,立即變成立體狀。

漢洋拉三角褲,從屁股下取出三角褲,陷入肉縫的部份沾上粘粘的蜜液。

「她很可能是蜜液很多的女人……」漢洋將淑真的雙腿分開,在草叢下有張開口的肉縫,在窄小的肉縫裡好像密集許多道具。肉芽很發達,尖端的三分之一從包皮中露出,從洞口有蜜液快要溢出,從蜜液散發出女人的香味。

漢洋沒有立即用舌頭舔肉芽,而拿起淑真的腳用力咬腳趾。「啊……」淑真沒有想到他會咬那種地方,發出很大的哼聲。漢洋咬過每一隻腳趾後,開始舔腳掌。

「啊!那個地方……」當淑真這樣說時,漢洋已經從小腿肚舔到膝蓋的背後。

「啊!這樣……」淑真的大腿在顫抖。

漢洋從大腿內側向女陰慢慢舔上去。「我知道了……你弄得好比我丈夫弄得好……」淑真大叫。「還沒有完!這是剛開始……」

漢洋的舌頭緩慢接近肉縫。「啊……」在舌頭來到以前,肉縫已經抖抖的收縮,收縮的剎那,留在洞口的蜜液溢出,滴落在床單上。

漢洋的舌頭來到肉縫上,舌頭立刻感受到刺激,嘴裡擴散女人的味道和海水味。漢洋想用舌頭頂開通路的入口,「啊……」女人的花蕊收縮,拒絕舌頭的進入。有些女蕊能順暢接受舌頭,但淑真的女蕊緊閉不肯開啟。漢洋只好放棄,向女蕊的內側前進,最後到達肉芽,在露出約三分之一肉芽繼續用舌頭剝開包皮。

「啊!我會發瘋……」淑真抓自己的頭,身體抖抖的跳動不停地起伏。

「很會前戲的先生每次都這樣愛你吧?」漢洋推下肉芽的包皮,使肉芽露出到根部,用舌尖輕輕舔著肉。

「他只是偶爾舔而已,夫妻是不會每次都做這種淫邪的事……」淑真的肚子仍舊激烈起伏,呼吸也像快要斷氣的說。

「這是淫邪的事嗎?」漢洋每用舌尖彈一下肉芽,「啊……」淑真便大腿顫抖。

「啊!快一點進來吧!不然我會就這樣洩出來……」淑真的聲音快要哭泣。

漢洋在心裡想:「她快要洩了,就以前戲而言,還有用手指挖弄通路的最後階段。」可是漢洋決定省略,如果仔細地做下去,說不定可能開始正式插入前,淑真已暈過去。

「想用什麼姿勢?」漢洋看淑真的臉。

「你在上面吧!」淑真明確地指定正常姿勢。

漢洋壓在淑真身上,然後用手引導肉棒到通路的入口,體重加在下體上。通路的入口好像拒絕偷情似的抗拒,強力突破那裡的抗拒。

「啊……」淑真伸直雙腿,身體向後翹,漢洋順暢地進入滑潤的女體裡。

漢洋原以為淑真的身材短小,所以通路也短,但肉棒竟能完全插入到根部。

「啊!舒服得快暈過去了……」漢洋在結合的部位用力壓迫時,淑真閉上眼睛深深歎一口氣。

漢洋緩慢做抽插運動,從淑真的恥丘傳來舒暢的壓迫感,因為恥丘隆起,相對的覺得入口偏向下方。「啊!在裡面刮到了……」將插到根部的肉棒向外拉出時,淑真用強大力量夾緊肉棒,同時挺起的山丘。

「你那大龜頭在裡面刮太舒服了……」淑真用快要哭泣的聲音說。龜頭膨脹的頭腦,要將積存在肉洞裡的蜜汁刮出來,這種感覺大概使淑真感到特別舒服。

「和丈夫是沒有這種滋味的……」淑真的身體顫抖。「怎麼樣?偷吃的味道……」

「好……我會迷上的……」淑真拚命抱緊漢洋的身體。「你覺得我的身體怎麼樣?」淑真用顫抖的聲音問。

「太好了!咬緊的感覺很好!肉洞的深度也好,而且肉棒頭硬硬隆起的感覺也無話可說……」

漢洋一面說,一面慢慢插入到底後迅速拔出,這樣的運動能使膨脹的龜頭髮揮最大限的效果。「我丈夫不會用這種方法……啊……啊……」淑真抬起後背:「啊!我要洩了……」猛烈夾緊肉棒,全身不停的痙攣,她是達到高潮了。

漢洋也感到自己的煞車鬆開,「我也要射了……」漢洋抱緊嬌小的肉體,加快抽插運動。

淑真的肉洞好像要引誘漢洋放射,有節奏的收縮。在這樣的節奏中,漢洋也有節奏的放射出男人的精液。接受漢洋放射的東西後,淑真將挺起的後背跌回到床上,鬆弛全身的力量,將放射後變軟的肉棒推出。

漢洋下床走進浴室淋浴,用香皂仔細洗沾滿蜜液和精液的肉棒。手指也有女人的味道,用香皂洗淨。從浴室出來,淑真還是赤裸的仰臥,雙腿微微分開,像昏迷一樣的睡著了。「回去吧!」漢洋搖醒淑真。淑真慢慢的爬起,穿上三角褲,在腰的兩側打結。

「不去淋浴嗎?」漢洋驚訝的問。「不要!這是第一次偷情,我要把你的味道好好的帶回去。」淑真一面穿上乳罩一面搖頭。在淑真的眼下出現黑暈,好像在證明她的偷情。「老公發現我可不管。」

「不要緊,他今晚不會回家。」

「不回家?」

「說實話……」淑真對漢洋做出調皮的表情:「我不是正房,是一位議員的小老婆……」

「什麼?真的嗎?」

「驚訝了嗎?」淑真愉快的校著穿上迷你裙。「議員的小老婆忘記更換駕照?還會穿迷你裙?我不相信!是你騙我吧?漢洋呆呆的望著淑真。」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意外的一天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老婆被輪姦六小時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