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父異母的姐姐 家庭亂倫

陳玉琳是我同父異母的姐姐,她今年25,大我一歲,雖然她年紀尚輕,由於她媽媽(我繼母)的關係,她已經是一間大公司的總經理了。

她可算是一個名符其實的女強人,她的冷靜與理智和她處理事情的果決,可是很多男人都遙不可及的;而且她有一副令所有男人為之顛倒的面容與身材,169的身高、挺立而圓滾的34C胸部、輕盈的23吋小蠻腰,尤其是她超短迷你裙下高翹的35吋美臀更是讓人想入非非。

只是她總是喜歡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令人看得就討厭,連我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都畏懼她的威嚴三分,要不是因為她讓我在公司當個主任級的幹部,我還真的不想甩她,不過看在優厚薪水的份上,就算她過分了點我也只有摸摸鼻子了。

不過說真的,每次看到她在開會或者訓話甚至是發飆,我心裡都會想:不也是個女人嘛,如果讓我逮到機會的話,一定幹得你叫爽又叫哥哥。

今天接到父親的電話,原來是繼母在國外的分公司要成立,要父親陪她到國外的分公司去走一趟,所以父親他要我搬回家去住,因為他們出國後家裡只剩下姐姐一人在家,繼母又不放心,深怕家裡沒有男人,萬一她女兒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也好有個照應,我當然是很快的答應了這事,因為我將可跟我夢寐以求的姐姐同居了。

計劃剛下班回到了家裡,心情異常的興奮,因為今天是我搬來與姐姐同居的第一天。我回房間拿了換洗用具到浴室去淋浴,一進浴室我東看西看的,並沒有看到我想要找的東西,以為會發現姐姐換洗的內衣褲的,心裡感到些許的失望。

洗完澡後我就到客廳去看電視,看著看著,姐姐也回來了,她一進客廳看了我一下,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買了一些東西,過來一起吃吧。」說完便走向餐桌,我點著頭回應著姐姐。

在用餐的過程中,我倆總是不發一語,終於我打破沉默,微笑著說:「姐,你好漂亮喔!」姐姐只是看了我一眼,仍然繼續用餐,我又說道:「姐,你知道 嗎?公司有很多男同事都很喜歡你的說。」

姐姐依然不發一語的繼續用餐。我心想:你屌什麼屌?老是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樣,早晚讓你栽在我手上!心裡計劃著如何馴服這匹野馬。想著想著,姐姐已經用餐完畢起身走向房間去了。

過沒多久,姐姐帶著換洗衣物準備淋浴去了,這時候各位網友一定想著說我會去偷窺吧?跟大家說,我並沒有,因為我有著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要為以後的計劃出去買點道具,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

姐姐已經在浴室淋浴了,我大聲的向浴室喊道:「姐,我出去買個東西喔!」

然後飛快的跑了出去。翌日早上,姐姐出門去上班了,我興奮地拿出昨天偷偷帶出去請鎖匠幫我複製的鑰匙,大大方方的打開了姐姐的房間,然後把我昨天買的針孔攝影機偷偷的 安裝上去。

裝好之後我興奮地想走出房間時,意外的竟發現了在化裝台旁邊的內褲,我伸手去撿起來看了一下,難怪那天我在浴室找不到姐姐換洗的內衣褲,原來她都丟在房間啊,也許是怕讓我看到吧!我一邊手淫,一邊將姐姐的三角褲湊在鼻邊及雞巴上廝磨,幻想著姐姐的陰唇貼著我雞巴在廝磨,由於太過興奮,沒有兩下我就把精子給射在姐姐的三角褲上。

為了怕被發現,我把上面的精液給擦拭乾淨後再放回原地,然後陸續到浴室以及客廳安裝其餘的兩部針孔,準備的工作都差不多了,再來就是等著看好戲。

晚上七點,我洗完澡在客廳看著電視,姐姐剛好回來,她連看我都不看的就進房間去了,簡直把我當作空氣。於是我馬上回到房間把監視系統打開,看到姐姐正解開了胸罩,她那引人遐思的乳房,圓滾而堅挺,紅豆般大小的粉紅色乳頭像是再向我招手一般,看到這裡,我褲襠裡的小弟弟已經怒張跋扈的舉起來了。

接下來姐姐更脫下了她那最後的防線,姐姐的陰毛非常稀疏,而且長得很有型,應該是有修飾過吧!姐姐隨手把內褲往化妝台旁的地上一丟,套上一件寬大的T恤走出房門,天啊!姐姐的T恤裡面什麼都沒有。姐姐走出房門後直接往浴室進去,原來姐姐為了怕內衣褲丟在浴室被我發現,在要進浴室之前就把內衣褲先脫下來丟在房裡啊。

我在房間裡看著監視系統裡的姐姐淋浴,越看越是興奮,真想馬上衝進浴室去上了姐姐。洗完澡後姐姐從浴室出來,這時候我早就在客廳等著姐姐了,我看姐姐一走出來也不管她願不願意,就拉著她的手往客廳的椅子上坐,沒等她開口我就先說了:「姐,一起來看片吧,這是我今天去租的,很好看的。」

我順便倒了一杯飲料遞給姐姐(想也知道這杯飲料已經被我動過手腳了):「姐,喝杯飲料吧!」

姐姐一臉茫然的看著我,我怕姐姐有所懷疑,所以便轉移她的注意力,說:「姐,我知道平時我在公司表現不是很好,但是希望姐姐能多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做給姐姐的。」

姐姐聽我這麼一說,喝了一口飲料,然後一副正經八百的對我說:「在公司姐姐也不想對你嚴苛,只是你是我弟弟,做得好是理所當然,做不好的話你叫姐姐的面子往哪擺?畢竟姐姐是總經理,總不能包庇你吧!讓你當上主任是因為你是我的弟弟,希望你真的能好好表現,不要丟了姐姐的面子。」

平時她根本不跟我說話的,這次一說教就說了半個多鐘頭。

我頻頻點頭說: 「是的,姐姐,我一定不會讓你丟臉的。」

這個時候,我又倒了第二杯飲料遞給姐姐,我說:「姐,我是找你一起來看片子的,別一直說教吧,況且現在是在家裡。」姐姐拿起飲料又喝了幾口,我說:「姐,陪我一起看片吧,難得姐姐有時間陪我,好嗎?」姐姐還是一副很威嚴的說:「嗯,就陪你看完這部片子吧,看完早點睡覺,明天還要上班。」我給予姐姐一個微笑,然後把錄影帶放下去。姐姐可能已經忘了她還沒回房間去穿上內衣褲吧,其實我早就準備好了,在電視的旁邊有一面鏡子,鏡子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姐姐最神秘的三角地帶。

大約過了半個鐘頭吧,姐姐一直在變換著坐姿,我想應該是藥效開始發作了吧,姐姐的腳一直再左右交換交叉,我看著姐姐問道:「姐,身體不舒服嗎?要我帶你去給醫生看嗎?」姐姐還是一副威嚴的模樣說:「沒事的。」不過我看得出來她肯定很難過。

我看著鏡子裡面姐姐的雙腳在變換交叉著,汗水濕透了姐姐的T恤,隱約看到姐姐的乳頭從衣服上面映了出來,我看也差不多了,就跟姐姐說:「姐,我看如果你不舒服先去睡覺吧,我也睏了,我們都先去睡吧,明天回來在看好嗎?」姐姐簡單的回了一個字:「嗯。」我跟姐姐道聲晚安後就回房間去了。我一回房馬上打開監視器,看到姐姐進入浴室急忙的拉起了T恤,坐在馬桶上,馬上傳來的是一陣尿液的衝擊聲,從畫面上看得出來姐姐在享受那尿液從陰道衝擊出來的快感。

這時候姐姐拿著衛生紙擦向她的陰戶,一下又一下的擦拭,好像擦拭不完的樣子,不,姐姐是在享受衛生紙擦拭陰唇的快感。姐姐把衛生紙給丟了,左手撫摸起自己的胸部,右手手指則在她最神秘的地方撫摸著,我胸有成竹地看著監視系統裡的姐姐,呵呵,女人終究是女人,剛才在我面前還一副威嚴的樣子,想不到現在卻一個人在浴室自慰了起來。

姐姐由於藥效發作的關係,獨自在浴室享受著自慰所帶來的快感,而我盯著監視系統,也正準備著第二波的行動。我拿起了電話撥著姐姐房間的專機號碼,正在享受自慰快感的姐姐突然被突如其來的電話聲響給拉回了現實,姐姐的專機大多都是用來聯絡生意用的,所以再怎樣她一定會放棄現在的動作去接電話的。

姐姐帶點興奮的餘韻跑回房間接起了電話:「喂!你好,我是陳玉琳,請問哪位?」我把聲音壓低的說:「玉琳嗎?」我從監視系統上看著姐姐的一舉一動。「嗯,我是玉琳,你是....?」

「我是一個非常仰幕你的人。」

 姐姐有點不耐煩的說了:「先生,如果有事的話請你快說好嗎?我想要休息了。」

「先聽我說,你知道你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性幻想對象嗎?我常幻想著撫摸你白皙的肌膚,撫摸你....」

還沒說完,姐姐就掛斷電話了。我再次撥了電話,姐姐又接起了電話,我說:「玉琳,別掛我電話啊,我幻想著和你做愛的情景...」「你再打來的話我就報警了!」姐姐再次掛斷電話。我知道她不會把電話拿起來的,因為這電話是公事上重要的聯絡電話,我再撥打了進去,姐姐不耐煩的接了起來說:「你到底想怎樣?」我不理會她,繼續的說著:「你知道嗎?我現在邊跟你說電話,邊揉搓著我的肉棒,那種感覺好舒服。我在想著你光著身子的模樣,一邊想一邊打手槍,很過癮的。」姐姐沒再說話了,只見到她專注地拿著話筒默默不語。

「我幻想我正撫摸著你圓滾而堅挺的胸部,我的雙手貼上了你那豐滿又富有彈性的乳房,我小心翼翼地揉搓著、搓著、搓著.....你那紅豆般的粉紅色乳頭已經挺立起來了,我的手指適中地捏玩著你那已經挺立起的淺粉紅乳頭,我時而小力、時而大力的捏著...」我隱約已經聽到姐姐急促的呼吸聲,我邊說電話,邊注意監視系統上姐姐的一舉一動:「玉琳,你是不是感到很興奮啊?」

姐姐並沒有回應,還是一樣拿著話筒默默不語,從監視系統上面,我看到姐姐的雙腳一直再交互的廝磨(姐姐平常自視甚高,很少跟男人交往的,性生活少的她,平時也只好靠著工作的忙碌來沖淡她對性的衝動)。

「你是不是有種想自慰的衝動啊?想的話就做吧,你旁邊應該沒人吧?大膽地去做吧。先輕輕地揉搓你自己的胸部,沒人會看見的,你可以幻想著我在愛撫你,被一個未曾謀面的陌生人撫摸著你的全身。」

姐姐雖然還是默默不語,但是從監視器上面我看到姐姐已經開始有動作了,她左手拿著電話,右手已經下意識地撫摸著自己的胸部。見到機不可失,我當然繼續說著一些挑起姐姐情慾的字語,只見姐姐由撫摸漸漸轉為搓揉,而乳頭也已經興奮的挺立起來,姐的手指正繞著乳頭的週圍騷動著,還不時的去揉捏乳頭。

我靈機一動,又說了:「玉琳,張開你的雙腳,我要撫摸你的陰唇,親吻你那美麗的陰唇。」姐姐在下意識的驅使之下慢慢地張開了雙腿,我清楚的看到姐姐稀疏的陰毛下已經氾濫成災,濕了一大片。「玉琳,把三角褲脫了,我要親吻你美麗的陰唇。」(雖然我知道姐姐沒穿內褲,但也是要假裝一下。)姐姐還是一樣不發一語,儘管她已經興奮到如此程度。

「玉琳,說話好嗎?我想聽你的聲音,聽著你的聲音,會讓我很興奮的。好嗎?」姐姐終於打破沉默免強的擠出一個字:「嗯。」「你內褲脫下了嗎?」「脫了。」姐姐簡單扼要的回了我這兩個字,真是太興奮了!「那你慢慢地張開雙腿,讓我好好的愛你、親吻你。」「嗯。」姐姐還是簡單的回了一個字,不過這已經叫我興奮不已了。

此時姐姐早已將電話設定成擴音模式,左手揉搓著胸部,右手則摸索著她神祕的三角地帶。我把監視器放大特寫出姐姐的下體,姐姐的陰戶非常的肥嫩,色澤淺粉帶紅的,大腿根處更是白皙,小小的陰唇上面沾滿了姐姐的淫液,還反射出點點的微光,真是叫人興奮。姐姐的中指輕輕的撫摸著陰核上方,慢慢的畫著圓圈,速度也越來越快。「玉琳,你現在正在撫摸哪裡?」「下....下面。」「你的手指有進去嗎?」「沒....有...」「把手指放進去,幻想是我的手指在你的身體進出。」

姐姐聽完後,便慢慢把中指放在陰道口上廝磨,然後小心翼翼地插了進去,「啊....」在手指頭的第一節進入道陰道裡面,姐姐下意識地發出了聲音。

「玉琳,張開你的雙腿靠近話筒,然後再慢慢地抽插,我要聽聽你下面的聲音。」姐姐左手拿起電話放到陰戶的前面,右手的中指繼續不斷地進入,此時美麗的陰戶湧出大量的淫液,包圍了整個陰戶,使整個陰戶變得模糊淫濕,姐姐的中指也開始慢慢地抽插著,話筒傳來中指與陰唇插撞的淫靡聲:「啾...啾...」

姐姐抽插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大,更開始忘情地擺動她的豐臀配合著手指的抽插,連無名指也加入了戰局,兩根手指在陰戶理面進進出出的,「啾...啾...」但姐姐好像還不滿足似的用左手拇指把陰蒂的包皮翻開,中指的指腹搓揉著她最敏感的陰蒂,在規則的搓揉之下,陰蒂也漲大了。

姐姐不停抽插著陰戶與搓揉著陰蒂,兩隻手忙得不可開交,屁股也配合著手指的抽插晃動得越來越厲害,雖然都已經興奮成這樣了,但是姐姐還是強忍著聲音。

 「玉琳,你是不是想要有個東西來填滿你的陰戶?」「嗯...」「你家裡有紅酒嗎?」(姐姐一向有喝紅酒的習慣。) 「嗯,有。」「你去拿一瓶紅酒來。」「嗯。」姐姐停止了動作,把手指從陰道裡面拔了出來,「嗯...」手指離 開那美麗陰戶的同時也牽出了絲絲的愛液。

姐姐站了起來,走出房間往冰箱去拿了一瓶紅酒,快樂的泉源不斷地從陰道往大腿流了下來,還有些許的愛液滴落在地板上面。「我拿來了。」「把它打開。」我說道。 「嗯。打開了,再來呢?」「把瓶口往陰道裡面插進去。」

「這...」姐姐明顯有些許的不願意。「快插進去,會很快樂的,真的,慢慢把她放進去。快!」我催促著說。「嗯。」姐姐飲了幾口紅酒,然後把瓶口往自己的陰戶慢慢地廝磨著,冰涼的紅酒瓶碰著了那美麗的陰道口,淺粉紅的陰唇顫抖著,好像既期待又害怕的樣子。瓶口慢慢的沒入了美麗的陰道口裡,「嗯...」姐姐顫抖地發出了興奮的聲音。

「插進去了嗎?」「插進去了。」「有什麼感覺?」「很冰...很..涼...」「現在你慢慢的抽插,幻想著我的肉棒在你的肉穴中翻攪。」姐姐兩手拿著酒瓶慢慢地做起了活塞運動,動作由淺至深、由慢至快,「嗯...呀...」姐姐終於忍不住地發出了歡愉的聲音。姐姐開始下意識地扭動起她的臀部,嘴裡還不住的發出歡愉哼聲,陰戶裡也開始大量地分泌出濃濃的淫液。「舒服嗎?」「嗯...舒服...」「你陰戶裡面有什麼感覺呢?」「縮得好緊..好...舒服..」「喜歡這樣的感覺嗎?」「喜..歡...嗯...啊...」「那我以後每天都打給你好嗎?」「嗯...好..好...」姐姐的呼吸變得更加急促,酒瓶的抽插也越來越快了,我感覺出姐姐即將要高潮了。

姐姐開始瘋狂地扭動著肥臀,白嫩的屁股不停地加速擺動著,「啊..嗯..啊..」姐姐終於開始忘情地呻吟起來。

「要高潮了嗎?」「嗯..是..的..啊..」「那就讓她出來吧!」「嗯...啊..舒服..好舒服...」姐姐放縱地呻吟著,也加快了酒瓶的抽插動作,肥臀更是快速地挺向酒瓶,配合著酒瓶的抽插擺動著。

「啊...受不了了..我想要..出來了..嗯..好爽..好爽啊..我不行..了...」姐姐瘋狂地擺動著腰肢,頭左右的往兩邊甩動,酒瓶與陰唇插撞的聲響也越來越大,「啾..啾..啾..」姐姐已經邊臨瘋狂了。我感覺我手裡的肉棒也蓄勢待發了,於是加速揉動著我的肉棒,想跟姐姐一起攀上高潮,「說,說你要我,說你要我插你。快!說你要我的肉棒,說!」我以命令的口吻說著。

「嗯..我要你..給我...把你的肉棒給我..我要你插我..啊..快插我...快..求你..我要洩了..啊..嗯..我要飛了..快..啊不行了..嗯...啊..」姐姐瘋狂似的呻吟著,突然整個人弓起了腰,頭往後一仰,「啊..嗯..出來了...」一聲的喊叫,雙腳間美麗的陰唇中噴灑出一道黃金色的液體,「噗滋..噗..滋噗..」金黃色的液體由陰唇與瓶口邊往四週噴灑而出,有如水舞般的奇景持續的在噴灑著,隨著姐姐尿液的噴灑,我也一股作氣的將精子噴灑而出。

「嗯..啊...」呻吟聲由強轉弱,酒瓶還插在那美麗的陰道裡,尿液持續地噴灑了將近三十秒之久也停止了。平靜之後傳來的是姐姐的喘息聲,粉淺色的陰唇還在微微顫抖著持續興奮中,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在呼吸著,在兩片陰唇的細縫中清楚的看到緩緩流出的淫液與尿液,浸濕了整片地板,地板上整灘的淫液與尿液,摻雜的淫靡味道環繞著整個房間。(我當然是聞不到,這只是假想。)

此時的姐姐還閉著雙眼在享受那高潮後所帶來的餘韻,想不到我如此高貴且高傲的姐姐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根本無法想像她在公司那副威嚴的模樣與剛剛那副淫蕩的畫面,真叫人無法串連。我讓姐姐安靜的享受那高潮後的餘韻,看著她臉上還帶著滿足的微笑呢!大約過了十五分鐘後,我說話了:「舒服嗎?」在餘韻當中甦醒過來的姐姐拿起了話筒,虛脫的回應道:「嗯,很舒服。」「明天早上我會再打給你,我有東西要送給你。」姐姐輕聲的回答:「嗯,好的。」「早點睡吧,早上等我電話。」話說完我就把電話掛了。

姐姐恍恍惚惚的掛了電話,也沒有起來洗澡就昏昏睡著了。

翌日早上,我虛脫的爬了起來,整晚反覆看著姐姐昨晚的淫蕩錄畫,都不知道自己打了幾槍了,沒辦法,姐姐實在是太美了,昨天姐姐高潮失禁的畫面到現在還一直深映在我腦海裡面。

此時我望向監視器,看到姐姐慵懶的拿著盥洗用具走向了浴室去做淋浴,趁著她洗澡的時候,我偷偷的跑到她的房間去。房間門一開,一陣淫靡的腥味衝鼻而來,想必是昨天姐姐的尿液與淫液摻雜的味道,看著姐姐凌亂的房間與淫靡的腥臭味,內心裡又鼓起了一陣莫名的衝動,我彎下腰拿起了昨晚與姐姐親密過的紅酒瓶,不自主的把鼻子靠上酒瓶去,一陣腥香的味道撲鼻而來,我伸出舌頭舔著瓶口,然後仰起酒瓶,把摻雜著尿液與淫液的紅酒一飲而盡,那味道真是說不出的甜美,尤其是摻雜著如此美女淫液的紅酒。為了怕被姐姐發現,我把紅酒瓶放回原地,小心翼翼的帶上門把,走回房間去準備進行下一步計劃。

沒多久姐姐洗完澡後從浴室回到了房間,開始整理頭髮與服裝。大約過了半個鐘頭,姐姐也已經把服裝儀容整理好了,看著美麗高貴的姐姐又恢復了一副威嚴的樣子,我心裡又萌起了想整她的慾望。

姐姐把要帶的東西都準備好後卻遲遲沒有出門,而且坐在床上好像再等待什麼似的。呵呵,沒錯,姐姐一定是在等待著我的電話,我拿起了電話,撥著姐姐的專機號碼。 姐姐匆忙的拿起了電話應聲道:「喂,你好,我是玉琳,請問哪位?」

我一樣以昨晚那低沉的聲音回應姐姐:「早安,親愛的。」姐姐並沒有掛我電話,而且帶點甜蜜的回了我一句:「你也早安。」此時我心中無比的興奮,可見她多渴望接到我的電話。「還不知道要怎麼稱呼你?」姐姐在詢問我的名字,呵呵,她已經慢慢上鉤了。「你暫時先稱呼我哥哥吧,或叫我親愛的也可以。時候到了,我自然會告訴你的。」姐姐些許失望的又詢問道:「我認識你嗎?又或者你是我公司的職員?」 「我是你公司的職員,但是你不會記得我這微不足到的小職員的。」我回答道。

姐姐有著些許著急的又追問道:「你是負責哪個部門的?」

「親愛的,這不是重點,我說過,時候到了你自然會明白。」我以溫柔的聲音說著,「昨晚還快樂吧?」我問道。姐姐羞澀的回答道:「嗯。」「今天還想要嗎?」我追問道,姐姐默默不語,沒有回答。「對了,昨晚說要送你禮物的,你到你家的門口外面,地上有個包裹,你把它拿進來,那是給你的。」「嗯,你等等。」姐姐回答道。很快的姐姐拿了包裹回來,再度拿起話筒說道:「嗯,我拿進來了。」「把包裹打開,看看喜不喜歡?」姐姐把包裹打了開來,「這...」姐姐面有難色的看著東西。「這是給你的驚喜,裡面有一支電動按摩棒跟跳跳蛋,還附帶一個耳機。你先把耳機戴上,那隻耳機能夠直接與我對話,然後把那隻跳跳蛋放進你的私處裡面,完成後你就可以去上班了。」

姐姐一聽到這裡,整個人傻了起來。過了幾秒鐘,姐姐大聲說道:「你這個變態,我才不會陪你玩這種遊戲!」她「喀」的一聲把電話給掛掉了。我著急得不知所措,想不到會弄巧成拙,正在焦急的時候,我發現到監視器裡的動作,姐姐雖然生氣的把電話掛了,但不知何時她已經把耳機給裝上了,而且又拿起了跳蛋,兩隻眼睛直看著跳蛋,好像是在猶豫該不該放進去吧,此時的我,心中又燃起了些許希\r望的燈火。過了大約十分鐘,姐姐看看手錶(應該是在留意時間,因為今天公司要開早會,可能深怕時間來不急吧),突然姐姐拉起了那包裹著她高翹豐臀的迷你裙,然後一手把內褲掰開,慢慢的將跳跳蛋擠進陰道裡面,「嗯...」姐姐呻吟了一聲,可能是跳跳蛋進去的時候帶給她些許的快感吧!(因為姐已經裝上了耳機,所以我會聽見她的聲音。)

姐姐把內褲覆蓋回去後,拉下的短裙,匆忙的拿起公事包就走出房門往公司去了。哇,真是太爽了!想不到她嘴裡說變態,結果不也是戴了上去!我也要趕快出門了,再不出門就趕不上公司的早會了。我匆忙的跑進了會議室(這下糟糕了,要不是遇上臨檢,我也不會耽擱了時間,等等可有一頓難堪了),一進會議室,所有同事的目光的投向了我,然而白板前站著一個身穿白色連身超短迷你裙的美女,可是這時候的她可不美,而且很可怕(她就是我姐姐)。

我連忙點頭問早:「總經理早。」姐姐冷眼看著我,然後厲聲說道:「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然到你不知道今天要開早會嗎?」我低著頭連忙道不是,因為我知道姐姐的個性,解釋得再多都是沒用的。「公司所有的同仁都在等著你一個人開會,你倒很了不起啊!你這個主任我看你是不想當了吧?」說完姐姐便轉身向財務部的吳經理說道:「吳經理,紀錄 一下,陳主任這個月的全勤全部給她扣除下來。」

(哇靠,不會吧?只不過遲到了七分多鐘,就把我整個月的全勤給扣掉啊?哇!金價五告雖。)

「陳主任,希望你能記取這次教訓,以後再有會議的話,請你早些到達。」姐姐用那快要殺死人的眼光對著我說著。「是的,總經理。」我回答道。

(屌啊,你在屌啊,我倒看你能夠屌多久!你越潑辣我就越喜歡,呵呵呵!)我小跑步的走向講台前側的座位去(這個位置能很清楚的看到姐姐,因為我是會議記錄,所以這個位置都是我在坐的,也因為我是會議記錄,所以大家都等著我才能開會),我坐下以後,姐姐也開始了會議,述說著上個月的業績檢討與這個月的業績方針。這時候我小心翼翼的把手伸進了我的口袋,然後開啟了耳機,啟動了跳跳蛋的遙控器,「啊....」姐姐腳軟了一下差點跌倒,嘴裡發出了微弱的聲音。(因為耳機的關係,我能夠很清楚的聽到姐姐的聲音,當然也包括她的呼吸聲。)跳跳蛋開始在姐姐的陰道裡面跳動著,注意的話,還能夠聽到從陰道裡面傳出來的「嗡嗡」聲。

姐姐開始有點不自在了,但是她不愧是女強人,還是裝著若無其事地講述著會議內容。我當然不可能讓她好過了,敢扣我全勤,看我怎麼整你!我把跳跳蛋的強度再增強了一級,只見姐姐強忍著跳蛋所帶來的歡愉,繼續地開著會議。

想不到姐姐這麼能忍啊,好吧,我就再增強一級!我把按鈕一按,姐姐的腳突然緊張的夾了起來,姐姐東張西望的,應該是在找我吧,不過她不可能會知道玩弄她的竟然會是我。呵呵,緊張吧?你越緊張我就越興奮。姐姐還是一樣強忍著跳蛋的襲擊,講述著會議內容,我就這樣以三級的強震讓姐姐開了大半個鐘頭的會。

會議中姐姐的雙腳不斷地夾緊,不斷地交叉廝磨。也許別人沒有注意到吧,因為姐姐是站在講台的後面,以別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姐姐的上半身,而我是坐在講台的前側,所以能夠看得一清二楚,最離譜的是姐姐的淫液已經從大腿內側流到小腿下來了。我看到姐姐的腳在顫抖,呼吸也越來越急促,連述說會議內容都會有些許的顫抖,她的秘書曾多次要她下去休息,但是身為女強人的她怎麼可能會臨陣退縮呢?又過了約十五分鐘,姐姐現在依然在述說著會議上的內容,不同的是,現在姐姐是把身子整個靠在講台上支撐著。她還真能忍,一樣裝著若無其事,但是下半身卻騙不了人的,從大腿內側流下的淫液已經在地板上濕了一整灘。

我發覺姐姐藉由述說會議的動作在講台後面前後移動,兩隻腳一直不停地交錯,我很專注地看著姐姐的大腿處,發現姐姐的大腿正抽搐得非常厲害,而且兩腳停下來時還抖個不停,淫液也開始更大量地從大腿深處流了下來。依我看姐姐應該是快要高潮了,只是她都一直強忍著不讓自己洩出來。如果她在講台上面高潮的話,不知道會是怎樣的畫面?一想到這裡我就更加的興奮。我把手身進了口袋,再次的按下按鈕,把跳蛋調整到四級的強度,突然姐姐的說話停止了,而且兩腳夾得緊緊的,下半身整個顫抖得非常厲害,姐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照理說她應該要高潮了,怎麼還能忍住啊?姐姐大概強忍了一分鐘之久,再次開始會議。

我可真服了她了,不過以她高傲的個性,她怎麼可能會在這麼多人前面洩身呢?不過就算她忍功一流,也敵不過我跳蛋的襲擊,此時我腦海閃過了一個念頭,我用耳機低沉的輕聲說著:「想在大家面前高潮嗎?」姐姐突然整個人緊張了起來,小聲的回了我:「不,不要。」「真的不要嗎?在那麼多人面前高潮的話會很興奮的喔!」我再調整更強一下。「不,不要。求求你不要了,這裡人那麼多,不要好嗎?」姐姐輕聲回答我後,又開始述著說會議內容,可能是深怕別人注意到吧!「要我答應你可以,把你的內褲褪到膝蓋上,我給你五秒鐘考慮,五秒後你沒褪下內褲,我就讓你在大家面前高潮。」姐姐雖然百般不願,但也只有照辦。

現在會議剛好進行到各幹部的報告與檢討,所以姐姐她不用說話,只要站在講台上面聽取報告,姐姐用右手慢慢地把內褲褪到膝蓋上面,此時我看到姐姐稀疏的陰毛下一遍模糊。內褲不脫還好,一脫下來我看到跳蛋因為淫液直流的關係,從姐姐的兩片陰唇中間溜出了三分之一,姐姐發覺到深怕跳蛋落下,本能反應地屁股一夾,又把跳蛋吸了進去;但是不一會,跳蛋就又從那美麗的陰唇中吐出了些許,就這樣,一直反覆著,又吞又吐、 又吞又吐的.......

陰道的淫液已經由流下來便成滴下來了,我隱約能聽到淫液滴下的聲音「滴答滴答」地作響。姐姐一雙大腿開始嚴重地發生痙攣,全身一直在顫抖著,「停..止...好嗎?」姐姐顫抖而小聲的說著。「要洩了是嗎?那就讓它洩啊!」話一說完,我馬上把跳蛋的強度增加到五級,「啊....」姐姐突然把頭往後仰起,大叫一聲就跌坐在地上。同仁們要靠過去看到底怎樣的時候,姐姐大叫道:「不要過來!通通回座位繼續開會。我休息一下,不要管我。」不愧是總經理,一聲令下沒人敢靠過去。

姐姐會下聲嚇阻是因為她的內褲還掛在膝蓋上面,要不是因為講台遮著的關係,早就讓人發現了。我專注著姐姐的一舉一動,姐姐還在喘息,從她紊亂的呼吸中我可以知道高潮還持續在發酵,姐全身顫抖得利害,陰戶更是淫濕不堪。

姐姐閉起眼睛在那麼多人的面前享受著高潮所帶來的餘韻,我想也許她是不甘放過這餘韻所帶來的強烈快感吧,所以遲遲不肯起身,甚至內褲也都還掛在膝蓋上。跳跳蛋持續地在她的陰道裡面抖動翻攪,大約過了五分鐘,姐姐小心翼翼地拉起了內褲,緩緩的站了起來繼續會議,直到會議結束,她才匆匆離開。離開後,我看著她快步地回到她的辦公室,更下令取消她今日的所有行程,我馬上也回到我自己的辦公室內,把先前安裝在她辦公室的針孔監視器打開來。

姐姐一回到辦公室後馬上把門反鎖上,然後拉起她那超短的迷你裙,褪下了濕濡不堪的內褲,整個人往沙發上躺了下去。哇靠,不會吧?我以為姐姐會馬上把跳蛋給拿掉的,想不到姐姐不但沒取出跳蛋,還在辦公室裡忘情地自慰起來,可能是剛剛在會議上被我挑起了情慾吧!姐姐的左手不規則地揉搓著她那豐滿圓滾的乳房,右手則扳開了她的雞掰, 用手掌瘋狂的壓迫、揉搓、捏擠,「嗯...啊...好爽啊...嗯...」姐姐歇斯底里的呻吟了起來,而她的豐臀更像是不能滿足似的上下搖擺挺動,整個畫面只有「淫靡」兩個字可以形容,原來姐姐的內心裡是這麼淫蕩啊!

突然,耳機那端傳來了姐姐的淫聲:「哥哥..你在...哪..我想見..你...嗯..我受不了了...我要你...快...」想不到姐姐竟然開口說要見我,「你想見我嗎?」我問著姐姐。「嗯..想見你..我想見你...我好難過...好奇怪...啊..」「你是要我插你吧?」我繼續問著姐姐。

「啊..是的..我要你...插我..我受不了了..快出來..插我..好嗎..啊..」「好吧,那你現在到陽台上去等我,我等等就到。」「嗯...好..好...我等你...快來啊!」


喜歡就讚一下!!!
2 0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