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波人妻 人妻熟女

文仔,今年22歲,父親因經商失敗欠下一大筆債務而受不了打擊自殺,所以家中只剩下母親及姐姐。母親怕文仔年輕氣盛,遇債主上門追債時與文仔發生衝突,便文仔租了一間房間要文仔住進去。

德如是一位年輕寡婦,今年30歲左右,大家都叫佢德如姐,她丈夫因生病去世,留下了一棟房村屋給她,房子空房間多所以都租給女性房客。好是一名新聞女主播,經常可以在電視新聞看到她。

因與文仔的阿姨是鄰居,文仔又是小阿姨的侄子,在小阿姨的拜託下,德如破例把三樓後面的一間房子租出,於是文仔便成為本棟房子裡唯一的男房客了。

白天文仔就讀大學,晚上則在餐廳打工以賺取學費,於是就在這樣的環境生活了半年,直到某天……

今天因學校老師臨時請假,所以很早就回來了,回來後原本想睡個覺,但又想起昨晚在鴨寮街逛夜市時在攤子上買了一隻解碼器,於是打開電視轉至cable台觀看成人影片。

六月中午的天氣熱得實在很令人受不了。文仔打開房門到浴室沖個涼,浴室門半開著,水花順著門縫濺了出來;此時德如正好從百貨公司購物回來,正想回房休息一下,聽到文仔的房間內有水聲以為是文仔忘記關水喉就去上課了,便把東西放好之後,來到文仔的門口拿出鑰匙打開房門進入把水關掉,卻發現房門沒鎖,就在打開房門的同時,迎面看到的卻是電視正在播放一部成人影片。

德如整個人都呆住了,自從丈夫過世後她整整有二年沒看過成人影片,現在德如被那些激情場面迷惑了,螢幕上做愛的動作愈來愈激烈,德如的內心不禁湧起一股衝動,在猶豫不決中,自己的雙腳卻不由自主的來到浴室門口旁邊。

其實德如進來時,文仔早就從浴室內朦朦霧霧的鏡子中看到她了,只是很好奇︰既然知道文仔在房間時為何還不離開?當她悄悄的走到浴室門口時,文仔確實很驚訝,同時文仔也明白了德如不離開的原因︰一個三十出頭的成熟女人正是性慾強盛的時候,況且還是個寡婦。

於是文仔心中突然有了一個好玩且試驗性的想法,那就是整整她。

德如的眼神貪婪的盯著文仔懸掛在胯下的肉棒,正像條巨大、邪惡的蟒蛇似地一抖一抖的蠕動著。見到這光景,文仔想德如陰戶一定暖暖濕濕的,淫水從洞裡溢出了。文仔故意用力清洗搓揉著身體的每一部份,而文仔的肉棒也壞壞的隨著搖動而劇烈的上下抖動,看起來好邪惡、好巨大,往下的動作,更讓德如看得驚奇的大張著嘴巴,文仔伸手握住肉棒,開始上下的搓揉、玩弄自己半軟的大肉棒自慰。

雖然,文仔明知這是非常可怕且可惡的舉動,但德如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不去偷窺,德如激動的渾身乏力,只得把身體倚住牆壁支撐著,眼睛則像快掉出來似的盯視著文仔那個邪惡、又讓人迷戀的壞東西。

文仔實在不敢相信德如竟然呆在那兒,睜著眼睛凝視文仔玩弄自己的肉棒,而且就在她的面前漸漸地變硬、漸漸地變硬、變硬……變硬……變硬……只見德如的胸口起伏得厲害,雙手不時握拳又放開,可以看得出來她心裡正在高低起伏不停。

德如看得渾身慾火,下體濕淋淋的,大量的淫水不僅僅滲濕了整個胯部的褲襠,而且正緩緩地、緩緩地往大腿內側流下。儘管文仔心中暗暗譴責自己如此的邪惡,但德如就是無法將視線移開,無法不貪婪地看文仔緩緩的套弄那又粗又大的陽物。

雖然德如想離開,但她的腿卻不聽使喚的釘在那兒,於是文仔故意開始快速、用力的上下搓揉,並輕聲舒服呻吟起來︰「嗯……嗯……啊……啊……好舒服……嗯…… 啊……德如姐……你好正呀!等我撲死你啦……嗯……嗯……你……嗯……晚晚打飛機都比哂你……啊……裡都是了你……啊……啊……」

這一來對德如的沖激更大,更令她心裡慌亂,她甚且清楚的聽到文仔的手往下滑弄時、和腹部相碰的肌肉撞擊聲,視覺的刺激加上心靈的衝擊,把德如的慾火煽惑的洶湧澎湃,也讓強力隱藏的秘密欲情潰堤、奔騰而出,全身火熱,只盼望文仔能夠把那邪惡的巨蟒猛猛插入她難過的私處裡。

文仔的老二是如此的巨大、如此的堅挺、如此的需要。德如不知不覺被文仔導入慾望深淵、渴望得到大的潤澤時,她的血液倏地凝固,幾乎喘不過氣的快昏厥過去;她知道自己不能夠再繼續偷窺下去了,她怕自己會失去控制,怕自己會沉溺在這性慾的大海中,於是勉強的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當德如離開文仔的房間時,文仔知道計劃成功了,文仔相信德如的腦海中一定忘不了文仔那條巨大、邪惡的蟒蛇肉棒。

當晚下班後,文仔發現德如的房間一直沒有開燈,通常文仔下班經過她的門口總會聽到電視的聲音,文仔想中午的情景一定給了她很大的刺激。德如今年不過30歲,由於年輕又加上並沒有生過小孩,所以德如的肌膚特別細膩和白皙,聽小阿姨說,德如在未嫁給房東先生時是一位女主播,因房東先生是位醫生,因為一次訪問認識了德如,所以德如的身裁及臉孔自然不在話下,而德如一直是新聞之花。

文仔躺在床上回想這半年的點點滴滴……德如這裡有門禁超過晚上十二點時便會把門鎖起來,某天因有事很晚才回來,回到住處時已超過門禁時間,外面又下著雨,在不得已的情況之,只好按門鈴麻煩德如幫文仔開門。

或許那晚德如真的是太累了或是沒注意,只穿了一身鵝黃色半透明或許應該說是透明的蕾絲睡衣下來幫文仔開門。透明的睡衣裡面,清楚的可以看見呈半鍾狀沒戴胸罩的35C堅挺巨乳和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褲,透過兩層薄紗,濃密的黑色陰毛在那件又窄又小的黑色蕾絲網狀鏤空三角褲,若隱若現呈現在文仔的面前,那晚害文仔打了兩次手槍才入睡。

為了證實德如是不是一個淫蕩且渴求性慾的寡婦,文仔擬定一個引誘的姦淫計劃。首先文仔必須把文仔的日記內容全部更換,上面全是寫滿了文仔是如何的喜歡她,如何的迷戀,才把文仔的日記及文仔收藏的小說放在文仔床頭邊的抽屜。直到半夜三點多,第一步計劃完成後文仔才倒頭大睡。

隔天早上,文仔故意把文仔的抽屜打開一半才去上學。中午下課正要進門時,剛巧碰上了德如,德如一反常態的笑臉迎人的對文仔打招呼 ︰「啊!放學了嗎?」平常德如只是對文仔點個頭,沒想到今天居然對文仔這麼親切。文仔趕緊衝到房間查看,沒想到抽屜是合上的,德如一定是偷看過文仔的日記,而且也開始對文仔有好感了於是文仔決定大膽的實行第二步計劃,文仔拿著早已準備好的工具箱來到樓下,告訴德如因為樓頂的有線電視線路有點問題,想整理一下線路,於是文仔順便問她想不想看免費的有線電視(因為文仔是電子科的所以偷接線路不是問題),沒想到德如一口便答應了。

文仔進入她的閨房,自從文仔搬來半年多,從沒有機會欣賞房東太太的香閨。一進房門打開燈光後,眼前豪華的套房設備差點把文仔看呆了,紅色的毛毯,五彩繽紛的水晶吊燈點綴著昏黃的燈光,席夢絲上鋪著純白色的床罩,上面放著兩個繡著鳳凰的蠶絲枕頭,總之豪華的氣氛自然不在話下。

文仔一面施工鋪線,一面繯視著四處周圍環境,德如看文仔滿身大汗,便問文仔︰「文仔,你渴不渴?要不要喝飲料啊?」一等德如離開買飲料時,文仔便趁機搜尋德如的衣櫃,因為一個女人是否慾念強烈,可從所穿著的內衣褲判斷出來。

一打開抽屜就令文仔大吃一驚,德如的三角褲竟有上百條之多,各式各樣的性感內褲,琳琅滿目,美不勝收,真的可以用萬國旗來形容,比百貨公司擺設的花色還要花俏、還要性感。文仔拿起幾件看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文仔禁不住下體撐了起來,花樣繁多的三角褲和胸罩堆裡,有的甚至只有幾條絲繩連著一小片比手掌還要小的布塊,有的透明得穿了跟沒穿一樣……

文仔從德如的內衣褲判斷德如一定是個欲求強盛,但卻又極力在壓抑著,也許這是她這輩子最大的一個密秘吧!趁著德如買飲料還未回來之前,文仔從工具箱內拿出了預藏的『針孔攝影機』及『無線mic』,架設好後,德如正好回來,一番動作完成後總算完成。德如連忙道謝,並說改天要下廚燒幾道好菜請文仔吃,之後文仔便急著上班去了。

晚上下班後,文仔馬不停蹄的趕回住處,馬上打開文仔的電視驗收下午的成果,哇!德如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好一幅美麗的春宮圖。第一次那麼清楚仔細的飽覽德如的身裁,德如赤裸裸凹凸有致的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瓏剔透,豐盈雪白的肌膚、那對白嫩高挺、豐碩柔軟的乳房、紅暈鮮嫩的小奶頭、白嫩圓滑的圓臀,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那凸起的恥丘和濃黑的陰毛卻是無比的魅惑。

德如渾身的冰肌玉膚令文仔看得慾火亢奮無法抗拒!只見德如一手撫摸著高聳的雙乳,一手則撫摸著那早已經濕濡濡的陰核,口中不停的呻吟︰「哦……好……好舒服……好爽……文仔頂唔順啦…………」

德如整個人軟綿綿的躺在床上,下體氾濫的蜜汁還騷癢著穴內,德如手撫摸著下體滿足自,嘴裡不停的哼著︰「嗚……好難頂丫……大條d丫!」一面哼哼唧唧一面從枕頭下摸出一支黑色電動假陽具,往自己的穴口一插……「啊……文仔呀……想要……你……肉棒……啊……文仔……好硬的 喔……好大的……文仔要你…………喔……」

德如微蹙雙眉、兩眼緊閉,手握假陽具更快的進出陰道,不久全身一陣抽 洩了出來。

文仔一面看著德如自己手淫,胯下的巨物早已經不聽使喚的暴漲,文仔也不得不握著老二自己解決,不過文仔可以確定德如已經對文仔有所需求,所以文仔決定實行誘惑的計劃來到德如。

這晚是中秋節,媽媽要文仔回家打邊爐,全家人聚在一起好不快樂,於是便多喝了兩杯。

回到住處時還差十分就十二點了,一進門正巧遇見了德如,每晚十二點時德如都會下來關窗,一見文仔剛進來便說︰「文仔,你今晚回來的比較晚,去左邊丫?」

文仔急忙笑著回答說︰「今晚是中秋節,回家裡打邊爐。」或許是多喝了兩杯的關係,文仔走起路來有點搖晃,一個不小心就跌倒了。德如一見文仔跌倒,急忙走過來扶住文仔的右臂說︰「文仔,你喝了很多酒嗎?怎麼滿身都是酒味的。」

文仔用含糊似的語調回答︰「沒有啦!文仔只是喝了兩杯而已。」

「什麼才兩杯而已?你看你連站都站不穩了。來,文仔扶你到房間去睡吧!」

其實文仔並沒有醉,文仔是故意假裝醉了,因為文仔已經決定今晚誘惑德如,因為今晚正逢中秋節,正所謂「月滿人團圓」,在這麼充滿離愁的節日,德如一定會觸感傷情,其心防是最脆弱最彷惶的,也是最容易下手的。

就在德如扶文仔上樓時,文仔才發覺德如今晚套穿了一件淡藍色薄紗用腰帶綁著的寬鬆,在昏暗的燈光照射下可以隱約看見她的乳房,或許因為沒戴胸罩的關係,整個乳房更顯得堅挺柔美,而乳暈呈現出粉紅色的光彩,或許是德如沒生過小孩的關係吧!

她下面穿著一件鵝黃色的絲質蕾絲三角褲,是那種只用兩條細線綁著的那種小丁字褲,誘人的連陰戶私處都包不住的性感,讓文仔看得老二不由得直撐撐的抬頭。

來到文仔的床邊,文仔馬上假裝想吐的樣子,德如見狀立即扶著文仔來到廁所馬桶旁。一陣嘔吐後,文仔又拉開褲襠拉煉小便,德如連忙手一鬆的放開文仔,害文仔跌了一跤,弄的全身濕搭搭的一看文仔跌倒,德如才又馬上過來扶文仔一把,就在德如扶文仔起來時驚呼了一聲︰「啊!」原來德如藉著跌倒時偷偷把文仔的老二從褲襠裡掏了出來,看到文仔昂首的直挺挺的肉棒,心中不由得燃起多年來的慾望……

「文仔,你摔傷了沒有,真是對不起,文仔一時不小心才……」

此時文仔假裝已經酒醉睡著了,德如一見文仔沒反應,便把文仔扶回床上讓文仔睡覺,但德如的眼神卻一直離不開文仔六寸的陽具。

「文仔……文仔……文仔……」德如喚了文仔幾聲並且輕搖了文仔幾下,發現文仔一直沒反應,除了呆呆的望著文仔的陽具之外,一直在文仔的床邊徘徊的走著,直到十多分鐘後,德如來到文仔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替文仔脫掉全身衣褲。這時文仔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的瞄著德如,文仔從她的眼神中可以感覺出充滿著火一般的慾念。

德如用玉手撫摸文仔的胸膛一會後便俯首到文仔的胯下,此刻她朱唇輕啟,首先用舌尖在龜頭上端刺激文仔的馬眼,接著舔著香菇帽沿;怎麼看她也不像是許久沒做愛的人,由於德如吹蕭的技巧堪稱純熟,真的實在太舒服了,文仔眉頭不由自主皺起,幾乎快要舒坦的喊出,可是又怕驚動德如,只好強忍著。

德如塗抹口紅的嘴唇緊密的貼在肉棒邊緣,接著她伸出舌尖舔著龜頭馬眼,右手同時極有韻律的套弄著肉棒,透過兩腿間舔著文仔的睪丸,讓文仔簡直快要忍受不了了。

其實文仔真不敢奢望德如會這樣舔著陽具的,文仔偷瞄了一下,只見德如閉起眼睛專注的替文仔口交,或許德如認為文仔已經睡著,或跟本不理文仔會否突然醒來,還是她舔的實在是太專心一時忘情,只見德如一手扶著文仔的肉棒拚命的上下套弄,另一手則一件一件的脫掉她的睡衣及那件誘人的內褲。

不但如此,她還彎下身軀,把她的臀部向上一擺,整個人的姿勢已呈現69式,德如的肥臀隨著律動頗有節奏的顫動著,一雙巨乳左右搖擺,臀部配合上下起伏不停輕微擺動,如天鵝絨般的肉壁早已流著黏稠的愛液,一時之間淫蕩姿態煞是讓文仔難以把持。

文仔見時機已經成熟,索性兩手撫摸德如的肥臀並伸出舌頭舔著陰核,德如整個人彷彿遭受電擊,身子一震整個人跳了起來。德如很吃驚的看著文仔說︰「……你你……不是醉了嗎?」

或許她真的是嚇呆了,連說起話來都結結巴巴的,文仔怕德如因驚嚇而離開,於是文仔決定不讓她有考慮的機會,並且揭露她的秘密來攻破她的心房。

文仔將德如緊緊抱住,一手在她豐滿堅挺的大乳房上握著、搓揉著,另一手伸到她的陰戶處緩緩的摸著、挖著、扣著。

「德如,其實文仔並沒有醉,從頭到尾你的一舉一動文仔都看得清清楚楚,德如,你實在太美了,美得讓文仔愛上了你,文仔會讓你舒服的。自從房東先生過世後你一定很寂寞、孤單吧?讓文仔來安慰你,你以後不要再用那根假肉棒來自慰了。」

德如一聽假肉棒的秘密竟被文仔發現了,立時自覺羞慚得滿臉通紅的說︰「你……怎麼知……有假……的秘密?」

「文仔怎麼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當你用它自慰時,嘴裡都喊著什麼人的名字呢?」

德如更是滿臉嬌羞的說︰「難道……你偷看………唔……」

文仔二話不說,吻上了德如嘴唇,不再讓她繼續說下去,德如也把舌頭伸進文仔的口中翻攪,鼻孔「嗯嗯……」的哼著。

於是文仔更沒有顧忌的更加大膽加速文仔的挑逗及愛撫,「嗯……啊……嗯……恩……………」德如的聲音愈來愈淫蕩,讓文仔差點克制不住要抬起她的雙腿,狠狠的將陽具 , 插入小穴裡面。

德如被文仔弄得渾身趐麻酸軟,漸漸地身體開始不安的扭動著,嘴裡也開始發出叫春般的呻吟聲,她的手也自然的伸到文仔的胯下……「啊……啊……不要……不……啊……啊……」隨著文仔將手指伸進德如的陰道,她像夢囈般的浪叫著,文仔分開她的雙腿,哇!德如的的陰唇正緩緩的流下淫水,文仔爬上床將臉貼上陰戶,用舌頭頂開那大陰唇,不斷的舔著德如的小穴。

「啊……啊……啊……好……好……」德如終於忍不住說了聲好。文仔更加賣力的用舌頭舔吮,兩手往上伸緊握著雙乳拚命的用力揉捏。

十分鐘後,德如的身體突地一陣僵直,臀部往上抬起,接著又狠狠的放下,洩了,德如已經達到高潮了。隨後德如的小穴不斷的抖動著,每抖一下就溢出一股淫水,不一會整片床單都濕了。

一旦心房打開,辦起事情也比較方便多了,原始肉慾戰勝了理智、倫理,長期獨守空閨的她沉浸於文仔煽情的攻勢。

半響後德如不勝嬌羞、粉臉通紅、媚眼微閉輕柔的嬌呼道︰「啊……文仔……..好舒服……」

文仔一聽知道德如動了春心,樂得動作更加快,拋棄了羞恥心的德如感覺到她那肥穴嫩深處就像蟲爬蟻咬似的又難受又舒服,說不出的快感全身蕩漾迴旋著。於是文仔將德如的雙腿挪開,握著文仔的肉棒放在德如的陰核上緩慢的磨蹭著,點燃的慾火情焰,促使德如爆發風騷淫蕩的本能,她浪吟嬌哼、朱唇微啟,頻頻發出銷魂的叫春聲︰「喔……喔………好……好舒服……你……」

德如被文仔逗得癢入心底,陣陣快感電流般地襲來,肥臀不停的扭動往上挺、左右扭擺著,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小穴更為凸出,正處於興奮的狀態,急需要大肉棒來一頓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洩她心中高昂的慾火,看德如騷媚淫蕩飢渴難耐的神情,文仔不再猶豫的對準穴口猛地插進去。

「滋!」的一聲直搗到底,大龜頭頂住德如的花心深處,文仔覺得房東太太的小穴裡又暖又緊,穴裡嫩肉把肉棒包得緊緊真是舒服。或許德如未生育過且久未挨插,嬌喘呼呼的說︰「啊喲!你…….啊……你的肉棒…….大…………」

德如的小穴天生就又小又緊,看她楚楚可人的樣子使人於心不忍,不禁流露出疼惜的神情對德如說︰「德如……不知道你的小穴是那麼緊窄……讓你受不了……請原諒……」

「文仔……現在輕點兒抽插……別太用力文仔怕……怕受不了……」

房東先生過世多年讓她夜夜獨守空閨、孤枕難眠,芳心飽受寂寞煎熬,如今卻突然被夢寐以求的肉棒抽插著,真是讓她一時受不了。

為了使德如能適應肉棒的抽插及快感,文仔先使出九淺一深或九深一淺忽左忽右地猛插著。大約一百多下後,德如原本緊抱文仔的雙手移動來到文仔的臀上,隨著上下起伏的動作而猛力的壓著,她浪吟嬌哼、檀口微啟,頻頻發出銷魂蝕骨的呻吟︰「喔……喔……好……好舒服……受不了了……你……啊……」強忍的歡愉終於轉為治蕩的歡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亂的她已再無法矜持,顫聲浪哼不已︰「嗯……唔……啊…………你再……再用力點……」

文仔故意停止抽動大肉棒。連番用力抽插肉棒,粗大的肉棒在德如那已被淫水濕潤的小穴如入無人之境地抽送著。

「喔……喔……親…………用力插……啊……哼……妙極了……嗯……哼……」德如瞇住含春的媚眼,激動的將雪白的脖子向後仰去,頻頻從小嘴發出甜美誘人的叫床聲,她那肥臀竟隨著文仔的抽插不停地挺著、迎著。

「哎喲………你的那個好……粗…………」德如擺動著頭,開始胡天亂地的呻吟著。

「……好舒服……喔……喔……文仔……要幹死你……要天天……唔……幹你……幹死你。」文仔拚命的像頭野獸用力的插、再插,愈插愈快、愈快愈插……

德如的小穴在文仔粗大的肉棒勇猛的衝刺下,連呼快活已把貞節之事拋之九宵雲外,腦海裡只充滿著魚水之歡的喜悅。

文仔的肉棒被德如那又窄又緊的小穴夾得舒暢無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動臀部使肉棒在德如肥穴嫩 裡迴旋著。德如的小穴被文仔又燙又硬的大肉棒磨得舒服無比,盡情發揮淫蕩的本性,再顧不得羞恥,只舒爽得呻吟浪叫著。

德如興奮的雙手緊緊摟住文仔,高抬的雙腳緊緊勾住文仔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文仔肉棒的旋磨,她已陶醉在文仔年少健壯的精力中!小穴深深套住肉棒如此密旋磨是她過去與老公做愛時不曾享受過的快感。

德如已被文仔撩得香汗淋淋、媚眼微閉、姣美的粉臉上顯現出性滿足的歡悅,小嘴中只懂哼哼唧唧的呻吟︰「哎喲……好爽………喔……文仔受……受不了啊……喔……哎喲……你的東西太……太勁了……」德如放蕩淫穢的呻吟聲從她那性感誘惑的艷紅小嘴頻頻發出,滑潺潺的淫水不斷向外溢出沾濕了床單。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