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紅杏過牆來 人妻熟女

「老公啊!」身子還一顫一顫的,剛緩過氣來的老婆在我懷裡喘噓噓的嬌喊著。

「嗯?」

「你喜歡寶筠嗎?」

「喜歡啊!」

「喔,那如果…如果讓寶筠跟我們一起好不好?」老婆支支唔唔的說著。

「她不是一直都住在家裡。」

「不是啦!我是說讓她跟我們一起睡啦!」老婆像是下了一個重大決定般的半支著身子看著我說。

「唉!研究所都快畢業了還要賴著你,你不覺得不好嗎?」我頓了頓繼續說著。

「萬一將來結了婚難不成還要把寶筠的老公搬到我們床上來?」

「我不是說這個啦!」

「那你是說?」我開始瞇著眼,難不成老婆同意我…

「看你一副色樣,對啦!就是你現在想的啦!」老婆有點怪怪的說。

「嗄!你是說真的?」我有點訝異。

「嗯!」老婆側躺了下來,手指在我乳尖周圍畫著圈。

「其實我已經受不了你了。」老婆說著。

「我是說,跟你愛愛好舒服,可是你幾乎天天都要,這樣我真的受不了。」老婆有點委屈的說著。

「可是你都很快樂不是嗎?」我也側過了身子看著老婆。

「嗯,就是因為你每次都一定會讓人家不斷的來,你知不知道這樣子我很辛苦,其實我看到你就有點怕,可是你一碰到我,我又忍不住舒服起來。」

「嗄?這樣不好嗎?」

「好,但是也不好。」

「怎說?」

「你想想啊!如果你已經來了,我還繼續刺激你的頭頭你會覺得舒服嗎?」老婆嚴肅的問我

「那不一樣啊!女人可以來很多次的啊!」

「來的次數多了感覺就不對了,怎麼說呢!會有點麻麻刺刺的感覺,更何況還傷身子。」

「是嗎?那你又每次都那麼盡興?」

「老公啊!因為是你的關係啊!」

「那以後怎麼辦?」看著老婆的臉。

雖說比我大三歲,也許是保養的關係,或者是天生不易顯老的臉相,也或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在我眼裡老婆始終看起來像個30多40的漂亮女人,老婆今天這麼一提,還真的有點憔悴的感覺,眼眶也帶著點浮浮的黑色。

「老婆!對不起你啊!」我心疼的摟著老婆。

「以後我想辦法忍著盡量不碰你好了。」

「那怎麼可以!不行!」老婆立即反對著。

「不然要?」我有點摸不著頭腦。

「啊!你是想讓寶筠跟我?」我突然有點瞭解情況了。

「嗯!別…你又來了。」伸手狠狠的拍了我在她屁股上不安分的手。

「寶筠是你女兒耶,你有沒有搞錯?」我真的反應過來了。

「沒錯啊!我也問過她了。」老婆肯定的說。

「她怎麼說?」

「她哪裡好意思說話?還不是說我決定就好了。」

我不由的想到了寶筠那年輕的軀體,比起莉婷只有更銷魂。

可是,她是莉婷的女兒,我離開莉婷十年後想盡辦法找到莉婷的時候,如果不是寶筠從中幫忙我,哪裡可能重新讓莉婷回到我的懷抱,更不用說現在這樣的幸福婚姻。

而寶筠也不知道為什麼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喊我「把拔」,而對自己的親生父親則是應付性質的喊「爸爸」,更何況莉婷和我結婚的時候都已經快37歲了,雖然莉婷自己願意生個小寶寶,但是我不要,想想啊!快40歲的高齡產婦呢!對莉婷對孩子都是很大的風險啊!

從我跟莉婷重拾舊情開始,寶筠表現的就比我和莉婷都還積極,因為寶筠的乖巧,所以對於寶筠,我也是真的把她當作女兒一樣看待,雖然有時候我難免會想入非非,不過,那是一種就算是親生父親對女兒都會有的錯覺吧!

善解人意的寶筠,大多數時候是活潑開朗的,不過要是惹毛她的時候,那種刁鑽真是讓人哭笑不得。

寶筠跟我差了有20歲吧!她應該要跟能夠配的上她的男人在一起幸福的過日子,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名不正言不順的和我這個繼父廝混。

「怎麼樣嘛?老公。」老婆搖著我。

「不行。」

「為什麼?你不喜歡她?」老婆眼裡滿是疑問。

「不是喜歡,是愛她,我很愛寶筠,不過是把她當女兒一樣的,捧在手裡怕摔著,夏天怕她熱,冬天怕她冷,怕她出去受人欺負,特別是怕她讓壞男孩給騙了。」我解釋著。

「我和寶筠本來沒有血緣關係,可是我覺得如果我有孩子,這孩子的關係不會比我跟寶筠更親。」我很嚴肅的對著老婆說著。

「把拔…」不知何時,寶筠站在房門口,臉上滿臉的淚的走向我。

「你…」

寶筠突然撲到我懷裡哭了起來,抱著我不肯放。

「唉!寶筠啊!傻女兒喔。」我掙扎著坐起來抱著寶筠坐到我腿上。

「你媽咪腦筋一時不清楚,你一個研究生也跟著發傻啊?」我竭力的穩定住我自己,開玩笑,一個嬌滴滴的的年輕軀體在我懷裡不斷的磨蹭著我的分身,那是像地獄一樣的試煉啊!

「可是我就是喜歡把拔啊!」寶筠一邊抹淚一邊抽泣的說著。

「把拔也喜歡你,不過是把你當女兒一樣。」我極力的穩著說。

我現在才發現寶筠穿的是兩件式的韻律舞衣,舞衣底下顯然是什麼都沒穿,似乎是在為我準備什麼,我不知道這母女倆的真正說話內容,我現在只知道如果不壓下心火,那麼後果對我們三個人而言絕對不是我所樂見的。

我竭盡腦汁、索盡枯腸努力的與寶筠溝通著,說到最後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是總算把寶筠穩住了,至於寶筠以後要怎麼想那就不是我現在能夠控制的了。

好容易把寶筠哄了個破啼為笑送出了房門,我回過頭開始有點壓不住心中的怒火。

「你是怎麼搞的?有像你這樣做人母親的嗎?…………」我一口氣不停的數落著莉婷。

「你就不為我的身體想一想?」莉婷紅著臉,仍然微笑著。

「我…」我頓了頓。

「唉!我是真的把寶筠當女兒,除了寶筠,其它的都聽你安排吧!」我有點妥協的說著。

「看是一星期或是一個月幾次,實在不行我禁慾一段時間也可以。」我沒好氣的,拿了內衣褲準備去洗澡。

「你說的喔!我安排了你不能耍賴喔!」

感覺好像掉進某人設計的陰謀,不過管她呢!只要別把寶筠扯上我還怕了你不成。

意外的安排

我自己在幾年前經營了一家小型的網絡行銷公司(總算是學以致用吧),總算那段業務生涯沒白費,靠著以前的幾個老客戶的支持,再加上還算能抓住消費者網絡購物的心理,這家公司雖說不上是飛黃騰達,但是倒也有聲有色的經營著。

平時,我除了必要的去公司處理客戶訪談和看看公司帳目,其它時間我都是盡可能的讓公司這群小毛頭自己打理公司,倒不是放任他們,而是許多技術與商務的技巧並不是他們可以處理的;再則,如此輕鬆的公司、容易相處的老闆大概也不容易找。

我也習慣把公司的文件資料帶回家來,不是在家辦公,只是作業務多年養成的習慣,真有什麼臨時需要查核的,我也能夠立即連上公司的網絡系統仔細看。

因為日子過的輕鬆,我養成睡午覺的習慣,如果不睡,就會固定的到老婆的咖啡館找個角落坐著品嚐老婆煮的咖啡,反正公司的員工知道我固定的習慣也不怕找不到我,然後靜靜的看看書報也順便等著接老婆回家。為了方便,在我強烈的要求下,老婆也在後面隔了一個小小的員工休息室,美其名是員工休息室其實只有我跟老婆有鑰匙可以進去。

老婆的咖啡館除了中午時候的商業簡餐是生意主要來源外,另一個生意的主要來源就是來喝下午茶的家庭主婦,老婆也時常的會坐下跟這些主婦聊聊天,有時聊的起興還會把我拉過去打招呼,我雖然跟各種人都能聊,不過跟這些家庭主婦聊天那真是一種苦刑,我不是歧視她們,而是真的有被疲勞轟炸的感覺。

我一直以為那一天寶筠的事過後老婆講的話是辦開玩笑半賭氣的,不過奇怪的是,自那一天開始老婆就開始不帶胸罩了,而隱約中我居然還可以看到老婆似乎也一直帶著乳環。

本來這是我們夫妻間細虐的調情暗示,不過每當我慾火一上拉著老婆時,老婆就會要我乖乖的等,要不就是哀求我讓她休息一陣子,問她為什麼這樣穿著,她也不說,直到--

「老公啊!你要不要到休息室等我。」老婆嗲嗲的說著。

「好啊!好啊!」開玩笑,禁慾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總算有了回報了,真是天可憐見。

「不過不要開燈喔!」老婆小聲的叮囑我。

「喔!好。」放下手中的書,我樂滋滋的進了休息室關上了燈。

「不知道老婆今天怎麼突然解禁了,還玩這種遊戲。」我邊脫衣服邊期待的想著。

突然門開了,老婆一閃身的進來,害我等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今天不好好的作個回本那怎麼夠,不多說的我跳起了身摸到了門邊先就一個長長的狠吻,手上也沒閒著,開始脫老婆的衣服。

「沒聞過的香水味。」我暗想著,大概是為了給我一個驚喜,輕輕的把老婆推到了床邊,伸手想拉一拉老婆的乳環。

「咦!你什麼時候把乳環拿掉的?」我問著,老婆沒吱聲。

我開始作著第一次遇見老婆的時候所作的些輕撫動作,這是我在老婆的咖啡館裡最喜歡跟老婆玩的遊戲,一方面我喜歡這種觸感,一方面是在店裡不適合做更激烈的動作。

老婆趴在床上的身體隨著我手指的節奏不時的扭動著,不過只有從鼻子裡發出忍耐著的聲音,越來越好玩了,老婆在扮演第一次碰上我的情形。

我把老婆的雙腿用我的腳膝蓋推開,手開始在她大腿內側與會陰來回的輕撫著,老婆的鼻子理不時的傳來「哼…哼…」的聲音。

我用左手的手指輕輕的刺激著老婆的肛門,右手很輕很輕的在老婆的陰蒂與肛門之間來回的游動著,老婆大概是久沒做了,今天顯得特別緊張,肛門夾的比往常要緊,但又像是很刺激似的不住在收縮放鬆著。

我把右手換成了手掌在老婆的陰戶上輕輕的維持著來回的活動,老婆終於忍不住的翹著屁股跪趴了起來,我有點得意我的愛撫調情的技術。

我把雙手的手掌穿過陰戶的兩邊,輕輕的伸向老婆的小腹,並且朝著乳房襲去,順著勢舌頭開始進攻著老婆的小屁眼

「嗯…」老婆終於忍不住出聲了,不過好像是把頭埋在枕頭裡,嘴吧隔著枕頭所發出來的。

有出聲就好,我開始揉捏著老婆的雙乳,看來久沒做真是有點好處的,老婆今天的乳房漲的比較大呢!老婆的陰戶也開始不住的往我的下巴頂來,感覺老婆今天好像特別的騷,陰戶一和我的下巴接觸的時候就好像潰了提的河水,老婆自己磨蹭才沒幾下就已經把我的下巴給弄糊了。

奇怪的是老婆依然像是隔著枕頭不住的呻吟著,平常老婆雖然在店裡是會壓抑一點,不過也犯不著這樣啊?可能是怕我又起興按摩她的G點吧!也許老婆根本就是暗示我要按摩G點,這是我們平時在店裡不會做的事,主要就是怕老婆叫的太大聲,這樣對老婆在店裡的形象不是太好。

按照老婆的暗示,我的臉離開了老婆的下身,一樣的老方法,我開始用左手拇指服務著老婆的小浪屁,右手食指進入了熟悉的隧道中輕輕的來回藉以尋找熟悉的觸感,今天這熟悉的感覺似乎比老婆平常的淺一點。

一段時間沒做的老婆似乎特別敏感,我手指才在老婆的G點一揉,感覺老婆立即一反常態的開始渾身哆嗦,隨即,身體就向前伸展一點,似乎像是在閃躲著手指的揉弄,又像在挑逗我的手指,我們就重複著揉、哆嗦與挑逗直到老婆完全變成趴著的狀態。

在老婆無處可退的情形下我開始在老婆G點的周圍畫著圓圈,只是偶而的碰一下但並不真正的在G點上揉,老婆讓我逗弄的不住的想把雙腿夾緊,可惜我正跪在她雙腿中間,每當我一接觸到熟悉的點上,老婆就又開始不住的哆嗦。

看來禁慾一段時間還可以讓我發覺老婆另外的一種反應,我騰出左手壓住老婆的腰,右手食指和中指開始不再繞圈的在老婆的G點上不停的弄著,老婆雙腿猛夾,隔著枕頭開始發出了悶叫聲,不知道左手在哪?但是右手伸到我的右手旁不斷的輕拍著我的右手。

「不要了,我不要了…噢…嗚…」耳邊傳來老婆隔著枕頭的悶叫。

我加快了速度和力度,突然老婆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屁股向上猛翹了一點,渾身不斷的哆嗦著竟然真的尿了出來,我從沒看過老婆這樣的反應,我放鬆了速度與力度,但是仍然緩慢的揉著,老婆的尿則隨著我的揉動一陣一陣噴著,渾身則不停的哆嗦著。

我停下來,俯著身子趴到老婆上面,輕輕的將我的陰莖送入了老婆的陰戶,我很享受老婆這種體內的抽搐,在這種抽搐下我不禁摟著老婆的肩深深的頂著老婆,老婆還沒回氣,不過看得出來十分的受用。

「老婆,舒服嗎?辛苦了。」一面深深的頂住老婆慢慢的磨著,一面我在老婆的耳邊吹氣邊說著。

「老婆,你剛剪了頭髮嗎?」我很奇怪,之前不是短及肩的頭髮嗎?

老婆的陰道緊了緊,但沒有回話,看到老婆緩過了氣,我一時也不想深究,就著老婆的背我開始了抽送的活動,也實在禁慾太久了,剛抽送沒一會兒,我就開始感到腰眼有點發酸,我抽了出來,慢慢地把老婆翻了個身,抬起了老婆的雙腳放在肩上順便穩定一下生理情緒,半蹲著我又將陰莖送入了老婆的陰道開始准備一次作到底。

陰暗中看著老婆隨著我的抽送頭開始不住的搖著,好像是用小手臂捂著嘴悶悶的從鼻子裡發出越來越大的呻吟。

「看你下次敢不敢折磨我那麼久。」我一邊說著,一邊連她的陰蒂也沒放過的開始揉捏著。

老婆捂著嘴、搖著頭,腰身隨著我揉弄陰蒂不住的頂著搖著,忽然老婆哆嗦著身子陰道開始收縮著,不斷的撒著尿,我也在禁慾太久的情形下又持續抽送了一下下便趴下了身子放在了老婆的裡面,老婆也在我放出的同時扭動著弓起了身子迎接了我的高潮。

「老婆,我從來不知道你尿有這麼多耶!」我一面在老婆耳邊輕輕說著,一邊輕輕的愛撫著老婆。

老婆沒出聲,但是從肩膀的動作我看得出來老婆在吃吃的笑著,感覺老婆應該已經從高潮中平息過來,我轉過了身子躺了下來休息著。

摟著老婆正想闔上眼睛休息一下,老婆爬了起來狠狠的吻了我,然後穿上衣服一閃身又從漆黑的房間中鑽了出去。

我想想弄了這麼久也該出去了,於是在老婆出去沒多久後,我也開了燈穿上了衣服向外頭走出去,回頭看了看床上那一攤尿。

「好在衣服沒放在床上,不然就慘了。」我低聲說著。

回到我習慣的座位時老婆已經坐在我座位旁笑咪咪的看著我,桌上放著三杯剛煮好的熱咖啡。

「咦?有認識的客人嗎?」我問著。

「是啊!我們樓下的張太太。」

「哦。」

我們的大廈是雙併式的,對門鄰居是同一個電梯出入,基本上屋子的格局與房間配置與我們的相同但是方向相反,我住的20樓是頂樓,只要是我們這一邊的,除了裝潢,房子的格局與房間配置與我們的完全相同。

張太太是19樓的鄰居,35歲左右,人長的白淨漂亮,恬靜爾雅,身材與老婆差不多,有時在電梯裡碰面總是羞怯的跟我點頭打招呼。

我坐了下來,正要伸手摟住老婆疼惜一番,張太太從我後面走到桌子旁坐下來。

「小娟怎麼樣,我沒說錯吧!」老婆輕輕的抓著我摟她的手放了下來,看著張太太說著。

「嗯。」張太太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那你打賭輸了要怎麼辦?」老婆半開玩笑的笑著說。

我搞不清楚她們在說什麼,伸手抓起了書正要進入入定的狀態,突然想到老婆還是及肩的頭髮不禁抬頭看著老婆。

「你不…」我正想開口問老婆。

「臭老公,你先別打岔,小娟跟我打賭輸了我正在要賭債。」老婆笑著說。

「聽小娟說吧!」小娟是張太太的小名。

「說什麼?」我問著。

「唉!要你別打岔,反正有你好處。」

我轉頭望著小娟!咦!短髮?

小娟低著頭臉紅到了脖子上,咦?手上怎麼有齒印,印在白皙的藕臂上有點發紫,看樣子咬的不輕,我好像聯想到什麼可是不確定。

「老公。」張太太像蚊子一般的叫著。

我回頭看了看,張太太老公不是在大陸出差嗎?沒人啊?

「那麼小聲,而且這不是我們說好的呦!」老婆對著張太太說著。

「好老公…」我回過頭看到張太太紅著臉低頭偷偷的看著我。

「我…」我突然想到了,難道剛剛在休息室……

「傻老公,人家在叫你啊!」老婆用手指戳著我的頭,然後輕輕的在我耳邊說著。

那剛剛在休息室確實是張太太,我的天啊!我回想著黑暗中的情形。

難怪要用枕頭捂著嘴不出聲,難怪手上有咬痕。

我要昏了,難道說這就是老婆的安排?

「不只小娟呢!還有對門李太太喔!誰讓你老在臥室陽台弄得我大聲叫讓她們都聽到了。」

天啊!我成了牛郎了?老婆成了拉客的老鴇了!

不過想想,對門李太太的胸圍真是頗有看頭,吃慣了青菜羅卜換吃牛排也不錯啊!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辣媽的豆腐日記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鄰居程姨
姦淫俏媳婦
裸睡的女兒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