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太太 人妻熟女

深夜十二時,泥水工人李成昌仍在新界一村屋內為葉太太趕工裝修,廚房地上的紙皮石,已鋪好了意大利磁磚了。他洗了手,坐在地上背靠著牆,正在吸煙。一陣腳步聲傳來,一個二十五歲少婦像一陣醉人的微風走進廚房內,將李成昌驚呆了。

葉太太長髮披肩,身穿一件水藍色透明睡衣,睡衣短至肚臍,在燈光下,兩隻大木瓜奶一覽無遺,驕人在男人面前地挺立著。而他坐在地上,正好從她的露臍裝空隙向上望,但見兩大團白肉結實地聳立,微微向上翹起,顫巍巍地跳動看。李成昌已十分衝動了,而他的視線,正對準葉太太的下身,那雪白的大腿使人心跳加速。要命的是她下身只有一條三角褲,和他眼睛的距離只有幾尺,他清楚地看見那肥沃的三角洲和中央神秘的坑道。

「李師傅,還未完工嗎?」葉太太聲音甜美。

李成昌像犯了罪似的,慌張地站起來,由於地方小,肩膊大力碰了她的胸脯一下,兩隻豪乳便如受傷的小鹿狂奔,大肉彈跳躍了十幾下。葉太太臉一下紅了,後退一步,不安地白了他一眼。李成昌緊張,犯罪感更大,忙向她道歉,再不敢看她,走近廚房盆洗手。

葉太太見他比女人更害羞,便大膽地走近他。正想說話,他卻將水喉調至最大,水花四濺,使她的上半身全濕透了。

「我又闖禍了!」他不安地說,關上水掣,偷看葉太太時,見她正用手抹臉,而她的透明睡衣全濕,兩隻大木瓜完全凸現出來,發出醉人的香氣!在這夜深人靜之中,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有抱她求歡的衝動!

葉太太抹完臉,正好和他四目交投,嚇得她臉紅如火燒,卻不敢罵他,正想離去,忽然一隻不知名的小甲蟲飛來,停在葉太太左邊胸脯上,她尖叫著抱著他,一對又濕又熱又彈力非凡的豪乳緊壓在他身上。李成昌馬上向她舉旗致敬,剛一衝動,堅硬的陽具正好頂住她的三角地帶,使他快變成禽獸了。

葉太太羞愧地搖動著身體、正好加深了彼此性器官的磨擦,於是她慌張了,掙扎著說:「放開我!」

到了這地步,還可以放她嗎?他騙她說甲蟲仍在她身上,叫她閉上眼,等他捉走。葉太太真的閉上眼不動,李成昌將一隻手自她肚下的空隙向上伸,輕摸她兩隻大奶子,摸得葉太太不時全身農動,不敢張開眼,而呼吸都變粗了,心跳加速至兩倍!

「你做什麼?為什麼摸我。」

「甲蟲正在你身上,不要動。」

他伸手快速地進入她的內褲一摸,淫水已出,便縮回手,索性拉高她的睡衣,兩隻彈力十足的大奶子沉甸甸地抖動著。他用手把玩一隻,用口吸吮另一隻。葉太太再也忍不住了,呼吸更粗更深,輕咬嘴唇。李成昌便剝下她的內褲,扶她仰躺地上,他也脫下褲子,躺在地上的葉太太仍閉上眼,一臉醉紅,小朱唇抖動著。她的雪白的豪乳向天怒聳,在她的急速呼吸下起伏不停。而下身赤裸的她,中央坑道已是一片泥濘,並且,她的兩隻雪白大腿正有節奏地抖動著,再看她的臉,卻變成一陣紅一陣白了!她張開了兩腿,兩手緊握拳頭,像做了虧心事似地問:「那甲蟲呢?」

李成昌不回答,輕壓在她身上,一下便將陽具插入她陰道之內,使她大吃一驚,又在意料之中,正想推開他,但朱唇已被狂吻。

她伸手想打他,卻在他用力握豪乳和瘋狂她之中,使她兩手反而緊抱他,在他背上亂摸,淫叫起來了。而這時,他也忍不住向她射了精。

李成昌覺醒來,才知是發夢,褲子也濕了一大片。

時間正是深夜十一時。他睡不著,點上一支煙,想起了那個葉太太來。他和她是鄰居,一年前她和丈夫一起搬來,但最近一個月,卻不見她丈夫的跡影,而葉太太經常深夜站在村屋門外,好像等丈夫回來。他一時好奇,換好衣服,走出屋外看個究竟。路上一片死寂,只有蟲鳴和暗淡的街燈。忽然間,他似乎聽見微弱女子的呼救聲,這聲音好像是葉太太的叫聲。他拾起地上一支水管,放輕腳步,聽到接近葉太太居處附近的草堆內,有沙沙的聲響。他悄悄走近,看見一個男人將葉太太壓在地上,她的衣服已被剝光了,但不敢呼叫,只是驚慌地哭泣著。

李成昌一下水喉邇重擊在色魔肩膊上,對方慘叫一聲,腳踝和膝蓋又中了兩下。色魔吃驚地爬開,慌張地穿回褲子。

李成昌捉住色狼,但那男人說並不是想強姦她,而是葉太太引誘他,她擁抱著他叫老公。

「你胡說!」葉太大起來,衣服已破碎、只好用手掩住胸脯和下體。但那色魔卻逃入草叢消失了。

他護送葉太太入屋,才返回自己家中,直至天亮、才蒙頭入睡。

第二天下午,葉太太過來多謝他,又說她廚房裡幾塊磚破了,請他去換上新的。

李成昌買了磚,在晚上到葉太太家中工作,他一邊工作,一邊問起她文夫的近況,葉太太憂愁地說:「他已失蹤個多月了!」

「你深夜站在屋外,就等他回來嗎?」

她歎息道:「他不會回來的了。我有好幾次見他回來、高興地上前擁抱他,走近才知是另一個人!有時候,他突然出現,又消失了!」

他繼續工作,葉太太也走了。當他去廁所時,看見葉太太在客廳喝酒,粉臉紅如晚霞,真是美若天仙!

他去完廁所,經過廳時,葉太太半躺在沙發上,閉上了眼。他被一種不可抗拒的魔力吸引,悄悄走近她,看見她高聳的胸脯正一起一伏,均勻地呼吸。

忽然間,葉太太張開了眼,訝異地看著他,嚇得李成昌轉身就走。

「站住!你整個月不回來,現在又想走嗎?」葉太太走到他面前,怨恨地凝視他,拉著他的手走入房中,推他仰躺床上,剝去他的褲子,強行以小嘴吞下他的陽具,大力吸啜。李成昌無法忍受,也動手解了她的衣鈕,脫下恤衫,解了胸口,伸手摸捏她一對豐滿的大奶子。

忽然間,葉太太吐出他的肉莖,吃驚地看他,兩手掩胸道:「你是誰?為什麼在我的床上?」

李成昌吃驚地起來,想起上次那色魔的話,當時他說道:「是她引誘我,擁抱我,叫我做老公!」他又衝動又害怕,想上前向她解釋,但葉太太已經大叫救命了。若有村民入來,他水洗也不清!他只好馬上一手抱著她,一手按住她的嘴。

葉太太咬痛了他的手,又大叫救命!李成昌又驚又怒,大力打了她幾下,葉太太失去知覺,被他扶住,放在床上。

他逃走,但去而復回,認為葉太太醒來一定告發他,便索性剝光了她,壓住她一絲不掛的肉身上,吻遍她全身。

葉太太突然醒來,剛想呼叫,已被他用口封住了嘴。她動手打他,兩隻手卻被他捉住。她全力掙扎,一對大豪乳亂搖,這種景像都男人就好像在火上加油似的。

這時,她剛想咬他的嘴,而他已大力一插,將陽具完全插入她的陰道了!葉太太痛得冷汗直流,全身一震。他不理,狂吻她。奇怪的是她沒再咬他,他放了手,她也不再打他,她的手已軟了!於是他狂抽猛插,插得她兩隻大奶一子分鐘狂跳一百下以上。

葉太太已熱情地回吻他,呼叫呻吟了。於是,他大力捉住一對豪乳,向她射了精。

事後,葉太太如死人般一動也不動,也沒呼叫,只是惡毒而怨恨地看著他,靜靜地流下眼淚。

李成昌知道闖了禍,急忙穿回衣服逃回家中。他心驚肉跳,等待警察的到來。

果然有拍門聲了,他勇敢地開門,卻只見葉太太一個人。葉太太將李成昌罵得狗血淋頭之後,想了很久,說她的心很亂,暫時不會報警,條件是要他簽一張字條,承認強姦過她。李成昌被迫就,但從此卻被她捉住了痛腳,無法翻身!

他憎恨葉太太,卻對她更為迷戀,為了忘記她,他決定在短期內結婚。因為如果結了婚,將來葉太太控告他,別人也不會相信她的話。他心中早有對象,她是村內二十三歲的離婚婦人伍潔冰。本來她頗有姿色,身材亦佳,卻有個幾歲大駭子,所以沒有人追求她,為了生活,伍小姐去做低微的清潔工作,天天弄得一身污穢,滿身汗臭,更不會有人對她動心了。

李成昌先向伍潔冰的兒子入手,常接送他上學放學,又幾次帶他去吃飯,自然博得她的好感,以及接近她的機會。有一晚,他去伍小姐家中,她的兒子已入睡,而她剛洗好澡,身穿短褲和背心,乳香四溢,別有一番風昧。無論身材相貌,絕不會比葉太太遜色。她羞愧地想入房換衣服,卻被李成昌拉住,臉一下紅了。他跪在地上向她求婚,說暗戀她已很久了。

伍潔冰大驚失色,說她不舒服,請他離去。她並且走去開門,李成昌小心觀察,見她臉一直很紅,緊張得手腳有點震動,黑白分明的眼泛起奇異的柔光。

他決定孤注一擲,關上了門,擁吻她。伍潔冰大力掙扎,但她沒有打他,也沒有咬他。於是他強行剝去她的背心,使她半裸,又一手抱起她,看著她兩隻雪白的大奶子瘋狂搖動,他低頭吸吮她的乳房,用手脫她的短褲。伍潔冰掙扎的力度已減低一半,驚惶之色卻依舊。她大叫道:「你想做什麼,你瘋了嗎?」

褲子已被剝出,她全裸了。她掙脫了他走入房中。李成昌追上,自己脫去褲子。她後退,跌坐床上,大叫:「你給我滾!」

奇怪的是她己不害怕了。他追近時,輕輕一推,她就仰躺在床上,一對大豪乳急速起伏著,說道:「你再不走,我大叫的。」

但他溫柔地壓在她身上,吻她的臉,吻她的嘴,兩手摸捏她的乳房。不知為什麼?她的兩腳竟自動分開了,而她卻仍然怒視著他。他用手握住陽具,塞入她的陰道三分之一,她卻驚恐地左右搖動,在他的力壓下,竟將陽具完全插入她陰道內。伍潔冰猛地一震,仍低語道:「放開我!」

但是,她很快呻吟了,淫笑了,發瘋地將兩隻大奶奶向上挺,將下身向上迎合著。當他發洩時,她緊抱他不放。

此後兩人同居,伍潔冰更搬入李成昌家中,有消息說他們快結婚了。在一天黃昏,李成昌放工回家,經過葉太太門外,她突然像獅子一樣由屋內撲出,攔住去路,充滿仇恨和鄙視地說:「聽說你和伍潔冰同居,還要結婚!你這色魔,害人還不夠嗎?我不准你再害她,要馬上離開她,否則我拿你簽的字條去告你強姦我!」

李成昌厭惡地推開她說:「我再也不受你威脅的了!」

他大步離去,在返回家中時,卻擔憂她真的去控告他。

晚上,他和伍潔冰做了愛,她疲乏地如死豬般熟睡了,他卻在半夜醒來,為葉太太可能控告他強姦而發愁。他抽著煙,在廳內度步,走遍七百平方尺房子,當他下意識地推開另一間房時,房內竟有燈火,床上睡著個身材惹火的女人,下身赤裸,似在自慰,她竟是葉太太!她何時潛入的?他在做夢嗎?

李成昌定定神,走近一臉醉紅的葉太太面前質問道:「你來幹什麼?」

葉太太凝視他,兩頰泛起淫光,興奮地說:「老公,你終於回來了!」

她起來,將恤衫大力一脫,兩隻大豪乳如火山爆發一樣在跳躍中狂舞,使他的陽具堅硬起來。

葉太太走近他,李成昌卻避開,怕是她的陰謀,但如此天生尤物自動獻身,他又怎能抗拒呢?他的褲子被脫去了,她跪在地上用口吸吮他的陽具,使他無法忍受,抱起她放在床上,壓到她身上,正想插她,葉太太卻又突然尖叫道:「我為什麼在這裡,你這色魔,又想強姦我嗎?滾!」

她全力掙扎。

「葉太太,不要再做戲了,你入我家中,根本早知是我,你要我簽那字條,是禁止我搞第二個女人,我快和潔冰結婚,你又利用字條逼我離開她,你已愛上我了!」

「你胡說!你這壞人、色狼,我不會放過你的!」葉太太一下翻身,反坐在他的肚子上,兩隻手不停打他。她的兩隻大豪乳,也隨即跳動起來,在跳動中充滿彈力。

李成昌兩手大力握住她兩隻大奶,說道:「你丈夫已不會回來了,你缺乏安全感,需要我的保護,而且,你長時間沒有男人,已無法忍受了,哈哈!」

葉太太憤怒而切齒地說:「我要殺死你這色魔!」但他大力握著她的豪乳,使她慘叫。他放了手,叉住她的腰向上提,移近他的下身,大力一頓,利用她的重量下坐,果然使那無堅不摧的陽具大力插入她陰道之內!

葉太太大吃一驚,更憤怒地瘋狂掙扎,大叫要殺死他。她全身大汗,汗水沿著臉龐流向乳房,在肉球的狂跳下汗水濺在他身上。她心跳已加速,呼吸也粗大了,高潮也要來臨,那是她的狂動使陽具強力磨擦了她的陰核而產生了快感!事實上,葉太太的確愛上了李成昌。一個女人的心事被人揭穿,由本來受姦的淑婦變成一個引誘男人的淫婦,這羞恥心叫她如何承受,所以,雖然高潮快到,卻被她強烈的仇恨壓住了,她真有自殺的衝動,有殺死他的衝動!

當葉太太一對淫光閃閃的眼突然泛起殺機時,李成昌說:「葉太太,我很愛你,不能忘記你!但你有丈夫,我唯有和另一個女人結婚,才可以忘記你!為了你,我什麼也做的。」

葉太太的殺機突然消失,又感動又興奮地問:「你真的很愛我嗎?」

他未及回答,葉太太已狂動,兩人都高潮來臨了。她發軟伏在他身上,豪乳壓在他的胸膛,兩個人互相狂吻,彼此臉上的汗水互相滲透。

他射精了,她也像魚反肚前的淨扎,彼此快樂得要死!但是,伍潔冰已進來了,還有葉太太失蹤的丈夫,這四角關係如何解決呢?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辣媽的豆腐日記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情迷咖啡室
鄰居程姨
姦淫俏媳婦
裸睡的女兒
熱門小說:
洗手間的激情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