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鄉舊事 家庭亂倫

(一)引言

我的家鄉處在一個群山環抱的地方,這裡富饒的土地給了我們豐足悠閒的日子。由於這裡非常偏遠,我們過著與世隔絕的日月。

今年夏天,在我四十歲生日的那一天,我才第一次見到了山外的人。他是一個來山裡寫作的中年作家,來到這天正趕上村裡人給我過四十歲大生日,他也跟我們一起吃了一頓豐盛的飯食。席間,他提出在村裡租一間房子住些日子,村裡人立刻鼓勵他住在我家。看著這個白白淨淨的小男人,我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在山裡,女人過了四十就完全自由了,只要把家管好,村裡人就不在指責我們的任何風流事,所以四十歲生日是一個大日子。

我在四十生日的當天就招了一個城裡來的文化人住在家裡,村裡的婆娘們羨慕得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了。每天早上都有一大堆婆娘到我家,圍著我要聽昨晚的風流事,可是我們沒有半點風流,作家只是吃飯時和我們在一起,其他時間要麼自己在屋子裡寫字,要麼一個人去湖邊散步。平時遇到時也只是禮貌的打個招呼,連一點熱辣的眼神都沒有。

平靜的日子過了七、八天後,一天中午我去給他送水果。他的房門半掩著,我推門進去,見他一個人背對著門坐在椅子上。我悄悄的走近他,驚訝的見他正在閉著眼睛手淫。一根巨大的陽具和他小小的身子很不相稱,黑黑的陽物在五指構成的環中鑽進鑽出,兩個大肉球完全露在外面,隨著手指來回晃動,我看得呆住了。他的呼吸越來越快,手指的節奏也越來越快,我感到一股熱熱的液體從我的陰縫中慢慢流了出來,我的陰液越來越多,一直流到了膝蓋處。

突然,一個水果從盤中掉到地上,發出巨大的聲響。作家一驚,身子轉向我的方向,他的陽具也直直的指向我。就在這時,一大團白白的東西從他的男根裡噴湧出來,陰莖在手指間不停的跳動,精液也一股又一股的噴出,噴灑出的白液大部份落在我的大腿根部,一小部份撒在我的褲腳和鞋面上。

我倆四目相望,二人的臉都通紅了,尷尬的僵在那裡。回過神來後,他趕忙拿過一張紙要幫我擦拭,他的手剛剛觸到我的大腿根,隔著褲子碰我的陰唇,我一下子高潮了,一大股陰液淌了出來,我的兩腿也顫抖了起來。作家意識到了不妥,只擦了一下,就把手紙遞給我。

我接過手紙,低頭看看自己的大腿,只見白白的精液在深色的褲子上特別明顯,我的愛液把大腿處弄濕了一大片。為了緩和氣氛,我一邊擦拭一邊說︰「這麼好的東西,多少女人做夢都想要,就這麼浪費了多可惜。」作家一聽,孩子般的笑了。

擦完自己,看到作家的陰莖還露在外面忘了收起來,我就用同一張紙幫他擦了起來。輕輕握住半軟半硬的陽物,我一邊擦一邊揉蹉,黑黑的東西一下子又硬了。作家站起來,緊緊的抱著我,把我拉到床邊,輕輕的放倒在他的炕上,我的衣服被一件件慢慢脫掉。

當我終於全裸在床上時,他三兩下除下自己的衣裳,一下子趴在我的身上。他硬梆梆的陰莖緊緊壓在我的陰部,可是他並不插入,而是開始親我的乳房、脖子、耳、唇。他的熱熱的唇遊遍我的上半身,當他用牙齒輕輕咬住我的乳頭時,我一下子高潮了。

然後,他開始親我的嘴唇,他的舌頭在我的口中出出進進,他的手指同時撫摸著我的陰核。山裡男人對女人都是直奔主題,最多是用手指在女人的陰道口摸幾下,摸出水來後就用陽物開始大力抽插。四十年來,從沒有一個男人像作家這樣如此溫柔的對我,半小時內我高潮了三次。

最後,他終於把他的大陰莖插入了我,我輕輕的抖了一下,集中全身精力開始享受他的插入。沒想到,他的大陽物是如此不濟,當我剛剛跟上他的節奏時,他大叫了一聲就射在了我裡邊。感覺著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裡一下下跳動,我有一絲絲遺憾。

射精後,他軟軟的陽具還放在我裡邊,整個人癱軟在我身上休息。這時我開始收縮我的陰道,用陰道緊緊包圍他的陰莖,他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我,下面又一次硬了起來。我繼續收縮著,我們倆的身子都一動不動,只有我的陰道用力摩擦他的陽物,很快的他又射了。

這時他才跟我說了第一句話︰「我只在書上看到過有的女人會縮陰術,沒想到在山裡遇到了你這樣的奇女子。」我說︰山裡人的奇事多啦,你要慢慢去發現。」

(二)作家的回鍋肉

自從和住在我家的小個子作家有了性事後,我的日子過的更加有趣了些。平日裡,我的丈夫帶著兒子去田里作農活,公公去和他的老夥伴們下棋聊天。兩個女兒上學走後,家裡就剩下我們倆人,我們每天都要親熱上一陣子。

作家的靈巧舌頭和溫熱的嘴唇讓我著迷,僅僅親吻就能讓我在他懷裡顫抖著高潮幾次。我們山裡女人從來不知道舌頭和唇能給男女性事帶來這麼大的樂趣,特別是當他用牙齒輕輕咬著我的乳頭,一隻手揉著我肥大的乳房,另一隻手在我的陰核上輕輕摩擦時,我的愛液就會一股股不斷的流下來,有時會順著小腿浸濕我的襪子。

作家說,他從不知道女人的小穴裡會流出這麼多的淫水來。當我告訴他從沒有男人像他這樣愛撫我的乳和唇時,作家大歎山裡人不曉得享受寶物,而後對我更加倍的溫柔了。

唯一的遺憾是我還沒有從作家的陽具那裡得到過真正的高潮,當他的巨大的肉條插入我的陰縫時,我整個陰道都能感到熱熱的漲滿,隨著他的抽插,我身心深處的喜悅剛被喚醒時,他就射了出來。每次我都會縮陰術把他再次喚醒,我們靜靜的躺在那裡,身子一動不動,他的軟軟的陽物被我的陰道一下下按摩著,漸漸硬了起來,然後噴發在我的裡邊。

他給這起了個名字,叫它「起死回生」,看得出,起死回生是他的最愛。雖然渴望著他的大陰莖能給我強烈持久的抽插,可是我的起死回生術能給心儀的男人帶來快感,我也心滿意足。

作家的房間和我的睡房中間還隔著一間公公的睡房,儘管離得較遠,他還是能聽到我被丈夫插得哇哇大叫的淫聲。他告訴我,自從他住在我家後,每次聽到我的淫叫,他都會給我計時間。他說我每次都會叫上半小時,有時甚至四十幾分鐘,而他的大陽具卻從沒有讓我叫過一次,他恨自己的陰莖中看不中用。我趕忙告訴他,我每次都很滿足,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和他在一起時不會叫出來。

我告訴他,男人的寶物看起來都差不多,但內裡各有巧妙。我的丈夫海海,他的身子結實得像石頭,但陽物卻比你的小很多。每次硬起來,他的陰莖會熱得燙手,而且硬得像鐵棍。我的身子早已習慣了每時每刻都在等待他的插入,每次他把他的熱硬肉棍頂在我的屁股上,用手在我的陰部胡亂摸上幾下,我的陰縫就會立刻湧出水來。然後他就翻身上來,一下子就全根沒入我的小穴裡,狠狠的抽插。

當我跟上他的節奏後,巨大的高潮就會不停地湧現,然後隨著他的一下下插入,我都會情不自禁的叫出聲來。我們就這樣全身緊繃,一句話也不說,全神貫注在雙方的寶物上。他就這樣一刻不停地猛插,連續幾十分鐘,每次我也數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次高潮。

除了剛結婚那幾年,我很少在他身上使用起死回生術,因為每次做完後他都累得散了架,馬上倒頭呼呼大睡。

雖然海海的陽具給我巨大的滿足,可是他要我的次數卻越來越少,我天天都想要,他卻每隔四、五天上我一次。可作家你的陰莖是個寶貝,它像個小氣球,一碰就硬。我天天看它在我面前硬起來,有時一天硬上三、四回,真是愛的不得了。

我說海海的東西像烈酒,喝了過癮,可是不能天天喝;作家的寶貝像水,喝起來平淡,卻天天喝得著,我要是同時有兩個丈夫就好了。作家聽後,笑罵我是淫婦。

一天中午,我正在廚房和面準備午飯,海海突然從田里返回家拿工具。他進家後不去找工具,卻直接到廚房找我來,我的雙手插在面盆裡,手上全是麵團。回頭看到海海臉漲的紅紅的,褲襠處被硬起的陽物頂起了一個大帳篷,就知道他准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什麼野女人的刺激。

我剛要說什麼,海海就走到我翹起的屁股後面,一下子把我的褲子褪到腳跟上,我的白白的屁股全露了出來。然後他脫掉自己的短褲,勃起的陰莖頂在我的陰道口處,雙手就在我的大腿根附近亂摸。我剛說不要,陰縫卻流出了大團的淫水,弄濕了他的龜頭。

他用雙手分開我的陰唇,硬硬的肉棍一下子從後邊插入我的小穴裡。我說家裡有客人,他一邊猛插,一邊說︰「怕什麼,作家又不是小孩子,這種事他早見過了。」

我彎著腰,雙手浸在麵團內,身體隨著海海的抽插而前後晃動,像是還在揉面,樣子很是滑稽。

正在這時,作家突然推門來到廚房拿東西,見到這個場景,他一下子楞在那裡。我的臉漲得通紅,雙手和屁股都被佔住了,身子動不了。海海沖作家打了個招呼,陽物卻不停地繼續抽插,而且更加猛烈,二個肉球打在我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作家愣了一會兒,然後悄悄地走到廚房最裡邊,拿起了一個熱水瓶,他慢慢的往後退著,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我的屁股,緊盯著海海的硬物在那裡一進一出。

就在這時,我突然有了高潮,一下子大聲叫了出來,作家嚇了一跳,愣住不動了。海海此時插得更深了,每插一下,我就叫一聲。我很想憋住不出聲,可是我的聲帶在這時從不聽我的控制。作家在我有節奏的叫聲中倒退著離開了廚房,不一會兒,海海大叫一聲,在我的深處射出了大量的熱液。

海海衝著我得意的笑了一笑,抽出他那軟軟的肉條,拍了拍我的屁股,為我拉上了褲子。可能不好意思馬上見到作家的面,海海拿起工具就離開了。

我正要繼續揉面,作家突然又進來了,想起剛才的場景,我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我剛說了一句「讓你見笑了」,作家就撲向我來,他像是瘋了一樣,三兩下就把我脫得精光,他自己也脫光了,也不管我手上的麵粉弄得到處都是,把我抱起放在桌子邊上。

讓我坐在那裡後,他把我的兩條腿大大的分開,我的大腿根處沾滿了丈夫的精液和我的淫水,陰毛都被黏黏的東西粘在一起,一片狼藉。我剛說「讓我先洗一下」,作家卻把頭伸向我的陰唇,整個嘴貼在我的陰道口,一下一下的舔了起來,我被完全驚呆了。

他不停的舔著我的陰毛、陰唇,所有的愛液被他舔得一乾二淨。等我回過神來時,他已經集中在我的小陰唇和陰核上,軟滑的舌頭滑過我的敏感地帶,一股燥熱從陰道深處衝到了頭頂,我興奮得大叫了出來。我的叫聲更加刺激了他,他把舌頭捲成肉條,從我的陰道口伸了進去,然後再退出來,用舌尖擦我的陰蒂。我的叫聲一陣高過一陣,我的淫水一滴一滴的流入他的口中。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拿起他的男根,一下子齊根插入我的陰戶中。他的陰莖比原來大了許多,而且非常堅硬,巨大的肉條漲滿了我的小穴。隨著他狠狠的插入,他的龜頭一下下碰著我的花心,一種從沒有過巨大快感籠罩了我的全身,我忘了我是誰,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只覺得眼前一片光明。我小聲的叫著,我的男人奮力的抽插著,我只希望這一切都不要停止。

隨著他的陽物在我的深處猛烈的跳動,他射出了他的精液,我因興奮而流下了眼淚。他保持原來的姿勢抱著我,我們一動不動的呆了很久才分開。看著他軟軟的寶貝輕輕的滑出我的陰縫,我說了一聲︰「謝謝你。」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快樂的一次。

我問他︰「你為什麼今天如此剛猛?」他告訴我,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己熟悉的女人在他面前和別人做愛,因此十分興奮,而且回鍋肉總是讓他興奮持久。我問他什麼是回鍋肉?他告訴我,女人剛剛和別的男人做完愛後,精液和淫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像回鍋肉一樣好聞。我聽後,驚得張大了嘴。

後來他告訴我,他在城裡時深愛住在對門的少婦。這個少婦經常在和丈夫做完愛後,偷偷地又溜到他家裡和他親熱,時間久了,他就愛上了回鍋肉。

從此以後,只要海海和我做愛,完事後我都會爬到作家的床上,享受一次回鍋肉帶給我的幸福時光。

作家來後一個月,我一次也沒有去我公公的床上睡過。這天,我讓公公晚上別拴門,我去找他。剛好海海這天同我親熱了一次,完事後他呼呼睡去,我披上一件短褂,連褲子也沒有穿,偷偷溜下了炕。

來到公公的房間,見公公已經準備好了,他赤身仰在床上,陽物已經半軟的豎了起來。我趕緊爬上去,趴在他身上,用雙手幫助公公的陰莖滑入我的陰道,然後翹起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起來。

我們一邊慢慢的玩著,公公一邊說我有了新情人就忘了他。我猜公公已發現了我和作家的風流事,一聲不響的只管翹動屁股。公公說︰「只要你高興,別讓海海看見就沒事。只是別太勤了,以免累壞了。」我說︰「男人們只會讓我更有精神,從不覺得累。」公公說︰「是我把你變成一個小淫婦了。」我聽了笑了起來。

自從公公上了歲數,我就沒有在他身上得到過快感,不過,想到公公年輕時對我的恩情,我還是堅持經常給他性的快樂。公公已經不會射精了,有時我要費很大的勁才能把他半軟的陰莖放入我身體內。我要不停的用起死回生術來保持他的勃起,但和他在一起讓我無比放鬆,聽著他說一些下流的笑話,讓我很滿足。

我們玩了一個多小時,公公累了,天也很晚了。我把公公的軟肉從我的肉縫裡抽出來,爬下炕,給他蓋好被子,公公立刻像孩子一樣睡著了。

我懶得再穿衣服,拿起衣裳,輕輕帶上門走了出來。剛一轉身,一個人把我抱住了,我被嚇得差一點驚叫起來。等看清是作家後,我的驚嚇變成尷尬,光著身子從公公的睡房走出來,一切解釋都沒有用了。

作家一句話也不說,拉著我就進到了他的房間。一到床邊,他把我放倒在床上,分開我的大腿,立刻親吻起我的陰部,我全身一緊,從公公身上得到的鬆弛一下子又變成興奮。我調逗著作家說︰「這可是雙味回鍋肉啊!」一句話把他的興奮變成瘋狂,我一次又一次的再歷了高潮的光明聖地。

直到天快亮了,作家才停了下來。然後他告訴我,他從廁所出來時遠遠的見我光著下身進入公公的房間,然後他就在房門口一直等我出來。想到我和公公親熱的一個多小時裡,有人在門口一直聽著,我的臉煞地臊紅了。

作家纏著我,讓我講我和公公的風流事,我說︰「天快亮了,我已連著和三個大男人做了一整夜的愛,也有點累了。關於我和公公的事,我明天一定講給你聽。」

(三)處女紅

我是18歲那年夏天嫁給海海的。海海的家離我家很近,我倆是父母訂下的兒女親,從小青梅竹馬,一起長大。海海的早已去世多年,家裡只有他和他的爸爸兩人。那時日子過得艱難,本來是要等幾年蓋好新房子後才給我們成親,18歲那年海海被征要去當兵,公公怕生意外,也想早一點抱孫子,我們就在海海臨去部隊前一個多月匆匆辦了喜事。

山裡人的喜事很簡單,村裡人都聚到新郎家吃一頓熱鬧的喜酒,天一黑人就散了。我們不灌新人酒,也不鬧洞房。知道兩個新人等了十幾年才等到這一天,就讓小夫妻早一點去爽快。

但是婚禮的第二天才是大日子,村裡人一大早又聚過來,小孩們搶喜糖,老人們找回喜宴上借用的自己家的家什,姑娘和小伙子分別等著逼問新婚之夜的細節。每個人都等著看一個物件,那就是處女紅。

處女紅是一大塊新白棉布,洞房之夜墊在新娘的屁股底下。新婚之夜新娘被開苞時流出的鮮血洩紅了白棉布,便表明她是清白之身。如果新娘早已失身,她也會用浸了雞血的棉花團矇混過去,或者刺破手指抹在白布上。

年輕人不會裝假,老練的村裡人會從新郎和新娘的眼神中看出真假來,也會從紅血的形狀上看出破綻。山裡人對風流事很寬容,但對處女紅卻懷有強烈的執著,不清白的新娘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即使成功的瞞過了別人,做假的新娘一輩子也不踏實。處女紅是山裡女人的鬼門關。

我結婚時還是處女,儘管海海天天都仔細地研究玩弄我的陰部,他從來沒有破我的身。他常常也把一支細鉛筆順著我的小陰道口逗弄我,但他指天發誓說沒有弄破我的處女膜。他對我的私處的每個細節都很熟悉,我也只好信他了。臨近開苞的大日子,我還是十分緊張。

天剛黑,喝喜酒的人就都散了。我們給公公道了晚安,就急忙進入我們的新房。說是新房,實在只是把海海爺倆住著的一間大屋用薄薄的草蓆分隔開來。公公住在外間,我們的新房在裡邊,進出要經過公公的炕前。薄薄的草牆能透過光來,任何聲音更是聽得一清二楚。

我倆進入裡間,一句話也不說,只是傻傻的互相看著。突然,海海抱起我,幾下就把我扒得精光,然後我們赤身爬到炕上。我倆曾無數次裸體相對,可今天海海像是換了個人,他沒有一點愛撫,拿起白布鋪平在一邊,把我抱起放在白布上,就立刻將我的雙腿大大的分開,然後跪在我的大腿間。之後就將火熱的鐵棍一樣硬的陰莖頂在我的陰道口,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一下子穿透了我,一股鑽心的痛從陰部竄上來。而後他便抽出他的陽物,再狠狠的一插到底,每一次我都痛得鑽心。

我沒想到期盼了十幾年的美事是如此的痛,也沒想到我的海海會對我如此粗暴。我用雙拳狠狠的捶他,他絲毫不理我,繼續在我裡邊抽插著。

一會兒後,我感到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裡猛烈地跳動,一團熱流噴在了我的深處。他靜在那裡,享受著他的噴射。陰莖的跳動停了下來,他又開始抽插,只是這次輕柔了許多。他的精液潤滑了我的陰道,他的輕柔減輕了我的痛楚,我感到一絲麻熱。

這時他的陽物變得稀軟,從我裡面滑了出來,再也插不進去了。海海把我抱起,抽出墊在我屁股下面的白布,用它擦了擦他那軟軟的肉泥,然後再擦我的穴口,之後他展給我看。只見白布的中央一大片血紅,周圍散佈著大小紅點,海海的陰莖在布的一角留下長條的白斑夾雜著條條血絲,我的穴口留下的是紅白液體洩成的粉紅。看著像畫一樣的處女紅布,我哭了。

我就這樣不停的哭,海海趴在我的身上,一邊給我擦眼淚,一邊輕輕的拍著我。過了好一會,當我漸漸止住哭泣時,我感到海海的東西在我的陰道口又硬了起來,我們鋪好白布,他又進入了我。這次他的硬棍很順利的就進去了,我沒有感到痛,只是一點點麻癢。他一下下輕柔的插入,我的麻癢漸漸擴到了全身,連腳心都麻了。過了好久他才跳動著射入我的花心,我衝他咧嘴笑了笑,感到全身的滿足。

我的麻癢剛剛退去,海海的肉棒在我裡面又硬了。他剛插了幾下,我又開始全身發麻。海海試著狠插了我一下,我的全身一震,見我如此反應,他開始大力的猛插我。我的麻癢一浪高過一浪,淫水開始不斷地流出,濕滑的感覺使海海更大力猛插我,胯下肉球砸在我的陰部發出「啪啪」的聲響,我倆都顧不上隔壁的公公了,只是使勁互相迎合。

突然,我全身像觸電一樣,一陣痙攣,同時我大叫了出來。我的叫聲嚇了海海一跳,停了下來,我想摀住嘴,可是太晚了。聽聽隔壁的公公沒什麼動靜,海海又抽插起來。不一會,我又痙攣的叫出來,海海也不管了,越插越狠、越插越快。我的淫水越來越多,整個屁股都泡濕了。我叫得也越來越頻,我想不叫,可是管不住自己的嘴。

終於,海海叫了一聲,開始了源源不斷的噴發。之後,他癱軟在我身上,休息了好一陣子。過了一會,海海動了動,支起身子又想再來。公公開始在隔壁使勁的咳杖,暗示我們天太晚了,我們只好停下,帶著巨大的滿足和一點遺憾,很快進入夢鄉。

早晨醒來,天已大亮了,我叫起海海,他一醒馬上又硬了,立刻插入我。公公這時又大聲咳杖,並隔著門說︰「村裡人快來了,要海海拿出處女紅。」我意識到公公怕我們的淫液洩濕白布,未乾的痕跡讓村裡人見笑。看來公公聽得見我們的每一個細節,這種想法讓我的臉通紅。

海海從門縫遞出我們的處女紅,回身又再插入我。不一會,院子裡陸續有人來了,海海急著洩出來,拚命的上下猛砸著我。好不容易他射出來了,來不及清洗自己,我們穿上衣服走出來。夾著滿腿的淫液,站在院裡看人們評論我的處女紅,我的臉紅到了脖根。

我的處女紅被掛在一根繩子上,大量的淫水和著鮮血在上面印出五顏六色的圖案,人們仔細的研究著每一個紋理,想像著昨晚上面的風流細節。我和海海一出門,人們就把我們分開圍起來,女孩們圍著我拷問細節︰幾次?感覺?很多問題。我只告訴他們三次,幾分鐘前的這一次不好意思說出口。說到感覺,我只說第一次痛,第二次癢,第三次進了天堂。

老人們圍著公公說,多年沒有見過這麼完美的處女紅了,公公的笑容掛在臉上。小伙子們聽海海眉飛色舞的神吹,海海的自豪也寫在臉上。只一個晚上,我從姑娘變成了少婦。看著公公和海海臉上的笑,我知道我處女的血給我在這個家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好日子開始了。

處女紅,我曾恨你、怕你;現在,我愛你,美麗的處女紅。

(四)公公的禮物

自從我的作家情人發現了我和公公的性事後,整天就纏著讓我講這一段風流事。我的公公是一個樸實山裡人,我不願意作家把他想像成一個下流的老頭,只好把這一段故事細細道來。

我剛結婚時,因丈夫海海很快要當兵走了,不讓海海再管田里的事,只一心在家陪我。我們的新房和公公的房子只隔了一層薄薄的草蓆,透光更往音。想起新婚之夜我的叫聲和公公的咳杖聲合在一起,我每次遇到公公的眼睛就臉紅。

後來,我和海海盡量在白天,等公公下田後拚命做愛,到晚上我們的精力也耗得差不多了,就不會吵到公公。海海畢竟年輕,又是新婚,精力恢復得快,有時睡到半夜醒來,他會再插我,搞得我興奮地大叫。最麻煩的是早晨,海海每天早晨一醒來,他的陽物就硬起來,早晨充足的精力讓他野性十足,插得我高潮一次接著一次,叫聲不斷,公公在外面肯定聽得一清二楚。

為了壓住我的聲音,我把枕頭壓在我的臉,我的浪聲減弱了許多,可每次我都被憋得喘不上氣來。沒辦法,為了充份享受丈夫的狂插,只好受點委屈了,連續二個早晨我都用枕頭。

第三天早晨,我咬著枕頭被海海插得浪叫了很久,完事後走出小屋,見公公正在準備早飯,我趕忙過去幫著擺桌子。海海去外面上廁所,屋裡只有我和公公倆,他盯著我微紅的臉說︰「力氣活時,氣要夠才好,不然會傷身子。」公公說︰「一家人,不用隱瞞,自然就好。」我知道他是說枕頭憋氣會傷身,讓我不用在意叫聲。我紅著臉沒說話,只輕輕點了點頭。

從此,我不管公公是否在隔壁,放開膽子充份享受著海海的狂熱野性。海海見我不害羞了,每次都更賣力地我。我這二個月真的像是在天堂裡。

很快的,海海當兵走了,我一下子從天堂掉入冰窖裡。沒有海海的灌溉,我的身體好像哪都不對勁,情緒極低。天天晚上我都哭,哭我的苦命。這樣過了十幾天,我的情緒越來越差。

一天,公公在晚飯時分突然衝我說︰「很多獨身女人都會用自己的手指代替男人,撫摸自己,讓自己舒服。」我一聽,脫口說︰「女人又沒有小雞雞,用手怎麼弄?」後一想到面前是我的公公,趕緊閉嘴。

我很小的時候,海海就常常玩我的小穴,但他只是好奇的細看,有時拿細物插進去逗弄我。他從沒長時間的撫摸過,我也從沒有體驗過觸電般的快樂。我自己從沒有玩過小穴,倒是常見海海玩他的小雞雞,直到噴出白水來,為此我常羨慕男孩子。

公公看我真的不懂,繼續緩緩的說︰「女人也有小雞雞,只是很小,藏在裡面,細心就能找到。」又說︰「順其自然,別太苦了自己,哭多了傷身子。」我默默的點了下頭,兩人就都沒話了。

當晚一躺在炕上,我就迫不及待的脫光了,然後把手朱到小穴口,仔細的找我的小雞雞。我慢慢地一點點的摸,陰道外面沒有找到任何東西,雙指分開陰唇,再仔細的摸著,在我的陰縫上部,我碰到一個像黃豆般大小的小肉肉,摸了幾下這個小肉豆,它稍大了一點,我的身體一陣麻癢,十分舒服。我持續摸著,小穴內開始有淫水出來,我摩擦得越來越快,不時地把手朱進小穴裡去沾點淫水。

突然像觸電般的快感一下子罩住了我,雖然沒有陽物插在小穴裡,但我這時的感覺與海海插入我時一樣快樂。我輕輕的叫了一下,繼續快速摩擦,連續的浪叫像是在痛苦的呻吟,但我快樂得上了天。

我讓自己快樂了四次後才肯睡去。第二早晨醒來,我馬上又開始摩擦我的小穴,雖然能清楚的聽見公公在外面走來走去做早飯的聲音,我還是呻吟了好一陣子才停下來。來到外面,公公衝我眨了下眼,笑說︰「你今天氣色好多了。」我紅著臉笑了。從此,我天天晚上用手指撫摸我的小豆豆來享受。

一晚,我在玩我的小穴時,無意間屁股頂在牆上。我和公公之間的草蓆牆很薄很軟,突然之間感到一股力量從草牆另一邊壓在我的屁股上,我停下手指的動作,集中精力把我的胖屁股壓過去,那邊立刻頂了過來,我能感覺出那是公公堅硬的屁股。隔著薄薄的草,我倆緊緊貼在一起好一陣子,我的手指又繼續在我的小穴裡出入,公公屁股的體溫帶給我許多快意。

突然,一陣有節奏的抖動通過公公的屁股傳過來,我意識到他是在用手套弄著他的陽具,我這才想起公公才四十歲,肯定經常用手指來釋放自己。漸漸地,我們身體抖動的節奏合在一起,快感佔據了我。當我叫出第二次時,他也叫了一聲,停了下來,我還不滿足,繼續插弄著自己。公公壓著我屁股的東西換成他的兩隻大手,他的手跟著我抖動的節奏大我的屁股上使勁摩擦,把我又送上呻吟的高處。

我的月事來的當天,我告訴了公公,怕他像往天那樣在牆的另一邊等著和我分享快樂,誰知他只失望的說了一句︰「海海白忙了二月。」我才知道他失望的是海海在我身上日夜耕種,卻沒讓我懷上孩子。

幾天後是我嫁過來以後的第一個生日,晚飯時分,公公遞給我一個小木盒,說是給我的禮物。我急著要打開,公公堅持要我睡覺前在看,並說︰「人像土地一樣,只要保持濕潤,將來有種子就會發出芽來。」

回到內屋,我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公公的禮物。天哪!這是一個用紫紅棗木刻成的男人的陰莖,它比海海的勃起時的陽物稍細一點,但長了許多。陰莖和二個大肉球上的紋理刻的清清楚楚,加上深紫的顏色,和真的完全一樣。肉球的後面有一個長長的把柄,上面也刻著美麗的圖案。

端詳了一會,我迫不及待的爬到炕後,一下子把它齊根插入我的小穴內,漲滿的感覺讓我想起了海海的插入。我緊握著它用力的狂插,很快的就洩了一次。這時我才想起我還沒有和公公分享我的快樂,剛要把屁股頂在牆上時,我改變了主意。

我把木陽具插入自己的小穴裡,然後在草蓆上挖了一個洞,把木陽具的把柄從小洞中伸入公公的房間。我聽到公公一陣慌亂,然後就靜了下來,老半天沒動靜。我固執的堅持著,有時把木陽具的把柄晃幾下,像是哀求。

終於,公公手的力道從木柄上傳過來,我興奮得顫慄了。公公十分緩慢地、但堅定、有節奏的用木陽具插著我,我又體驗了天堂的樂趣。從次,公公常常用這種方式讓我快樂。

我把牆洞弄大,希望公公把他的真寶貝伸過來,他只是不肯。我再把洞擴大些,把手伸到他那邊,他就躲得遠遠的。雖然木陽物連著我們倆,但公公還從來沒有碰過我身體的任何部位,我渴望著他的撫摸。

公公啊,我知道你是好人,但好人更應該快樂啊!

(五)公公的兒子

丈夫海海當兵走後,家裡就只有我和公公兩人。雖然公公每天隔著草牆用木陽具插我的小穴,他這樣做只是為了讓我保持女人的濕潤,以便海海回來時能馬上在我身上播種,但無論我怎麼引誘,他都不肯直接碰我的身體。

一天晚飯後,我覺得很乏力,回屋後直接就去睡下了。第二天早晨,公公見我很晚了還不起床,隔著門叫我,我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他覺得不對勁,推門進了我的小屋,這是我結婚以來他第一次進來。見我臉色潮紅,摸了摸我滾燙的額頭,公公嚇壞了,他趕忙熬了草藥給我餵下。

吃完了藥,我的燒退了些,但出了好多汗。公公像剝粽子一樣,把我的衣服一件件剝掉,我豐滿的身子全裸在公公的面前。他用毛巾輕輕的擦我的身體,當擦到我的兩個乳房時,他手抖了一下,擦我陰部時,他抖得更明顯了,但他還是很認真的擦著。就這樣他不停地餵我飯、餵水、餵藥,不停的擦我的身子。

身上輕快了些,我想上廁所撒尿。我們山村的廁所在院子的角落裡,離房屋很遠,公公怕我著涼,不讓我出去。公公抬起我的屁股,把我的大腿分開,把一個盆子塞在我屁股下面,一股黃黃的尿水從我的陰縫中噴湧出來,「叮叮噹噹」落在盆裡,公公緊盯著我的陰戶,眼都不眨一下。尿完了,他用手紙幫我擦乾,公公擦得很仔細,甚至用手指分開我的陰唇,仔細擦裡面的嫩肉。

以後的二天裡,公公就這樣不停地侍候著我。第三天我的燒退了,身上的力氣也大都恢復了,但為了享受公公的服侍,我賴著不起床。撒完了尿,公公幫我擦時,見我蒼白的臉色透出些許紅潤,他擦得更仔細了,手紙一下下蹭著我的陰核,我全身罩在暖暖的快意中。

偷偷的瞄了一眼公公的大腿根,見他的陽物在褲襠處頂起了個大帳篷。我拿出木陽具紅著臉遞給他說︰「我的裡邊癢,幫幫我。」公公停了手,但不去接木陽具,只說︰「你好些了,該起來活動活動。」說完就走了出去。

日子又回到原樣,一天天的過著。深秋時分,公公上山砍柴時摔傷了雙手,醫生把他的雙手全包了起來,右手還吊在脖子上。傍晚,公公在屋子裡一便又一便的轉圈子,我納悶的看著他,他突然衝我說,他想上廁所,我才想起他包著的雙手解不開褲帶。

我和他一起到了廁所,幫他掏出他的陰莖。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公公的寶貝,只見它紫黑、稍細,但極長。握住他對正目標,公公的尿液從我手中的肉條中暢快地撒了出來。終於尿完了,我握著陰莖的手仍不肯鬆開,並且稍稍用力捏了一把,公公的陽物突然暴漲,變得堅硬。我剛要仔細玩弄它,公公扭動著讓我給他提上褲子,我只好戀戀不捨的把寶貝塞了回去。從此,我天天幾次握著這根硬物卻無福消受,弄得我慾火難忍。

天冷了,我藉口為了節約燒水取暖的木柴,要公公和我一切睡覺一起洗澡,他紅著臉同意了。小屋燒得暖融融的,我在公公面前脫光了自己,剛褪下他的褲子,公公漲大的陰莖一下子蹦了出來,我的雙乳貼在他的脊背上,雙手伸到前面握住公公鐵硬燙手的陰莖慢慢套弄起來。公公小聲求我再快點,在我劇烈的摩擦中,一股白水從跳動的陽物中噴射出來,撒得老遠。

洗完澡,我們相擁著裸體躺在炕上,我的小穴渴望著公公的插入。他怕我懷孕,執意不肯插我的陰道,慾火難忍的他把寶貝插在我的小屁眼裡。屁眼內憋漲的感覺讓我想笑,但當他把木陽物同時插入我的小穴時,我快樂得叫了起來。從此公公天天用一真一假兩個陰莖插我,我們的日子過得舒服愜意。

一天,海海來信說要回來探親。讀完信,公公像瘋了一樣三兩下扒掉我的衣服,抱我上炕,把他的真寶貝狠狠的插入我的穴中。我們的身體是如此熟悉,但這是我們第一次真正的做愛,我叫著高潮了四次後,公公把他的精液噴在我的身體深處。我們天天幾次做愛,他的白漿灌溉著我,這是我們的蜜月。

我的月經遲遲沒來,我知道自己懷孕了,當我驚恐地把消息告訴公公時,公公一邊在我上面不停抽插,一面說︰「不要緊,海海快回來了。對他好點,別告訴他。」

海海探親回家,一刻也不離我,在我身上忙碌了一個月。海海回部隊後,公公又回到我的炕上。面對我越來越大的肚子,公公對我很溫柔,教會我許多做愛的姿勢。

幾個月後,我生下了兒子,看著我和公公白胖的兒子°°我丈夫的小弟弟,我發誓永遠對海海保守秘密。公公白天照顧我和兒子,晚上我們相親相愛,我感到公公才是我的真正丈夫。

我的第二個孩子是個女兒,我知道那是海海第二次探親時在我身體裡播的種子,因那段時間裡,公公一下也沒有碰過我。

第三個孩子還是女兒,她是海海和公公兩人播的種子,我永遠也不知道他們誰是真正的父親。

那時海海剛復員回到家鄉,就把我們的舊屋拆了,要蓋大房子。我們一家幾口臨時住在帳篷裡,我睡在兩個男人的中間,每當海海在我身上得到極大的滿足後,他都累得馬上呼呼大睡,這時公公就爬上我上面,用各種各樣的姿勢插我。海海的剛猛和公公的技巧,把我一次次帶入天堂,我真希望這美好的日子永不結束。當我告訴他們我又懷孕了時,兩個男人都歡喜萬分。

看我不時對公公隨便的態度,丈夫時時提醒我要孝敬公公,我連連答應著,但我內心裡早已把這個健壯的男人當成了我的另一個丈夫。

親愛的公公,我要用我的方式,孝敬你一輩子。


喜歡就讚一下!!!
1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親愛的一家亂倫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性愛小護士
媽——兒子的綺想
幫姊姊剃陰毛
少婦銷魂夜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熱門小說:
每晚姊姊睡覺之後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