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老婆一起去洗浴中心的經歷 人妻熟女

新婚沒多久,因為沒錢買房,所以還跟老婆一起租了一間郊區的標準間,老婆叫小萌,今年二十四,因為是老師的關係,平時裝得文文靜靜的,但一脫光了就又騷又浪,嘿嘿,箇中滋味只有自已知道了……快過年了,這一天房東忽然上來說要查暫住證,由於這邊辦證花錢太多,我倆一直沒辦,所以商量了一下,只能出去躲一晚。

於是倆人就穿厚了衣服,帶上錢跑了出來,在附近轉了轉,因為比較偏,這段路只有一家洗浴中心,進去問了下,一晚上包房的話只有二十塊錢,很便宜,洗澡免費,於是就敲定這裡~~~~我和小萌進去一看,環境還不錯,就是平時賓館裡的感覺,乾乾淨淨的,開著暖氣。我倆還沒在外面開過房,感覺特別不一樣,忽然一陣興奮,我一把摟著小萌就親起嘴來,小萌也呻吟著主動把舌頭遞到我嘴裡攪弄著,我手伸到她的衣服裡摸著她蛇一般柔軟扭動著的腰肢,小腹一陣火熱,褲襠裡已經硬了起來~我漸漸吐出口中的嫩柔的舌尖,用硬起的雞巴緊頂著小萌的下體粗喘著道:

「老婆,現在操你吧~ 」

小萌吃吃地淫笑著,一噘嘴:「不行,還沒洗澡呢~ 」

「可它已經等不及了~ 」我把她的小手拉到褲襠處,小萌咬著唇一把抓住,然後不由瞇著眼淫蕩地嬌喘了一聲:「啊~ 怎麼已經這麼大了~ 」

我手伸到她的後面揉著她的屁股,淫笑道:「嘿嘿,不大怎麼讓你爽呢~~?」

「你好壞~~」小萌嬌羞地捶著我的肩鑽到我的懷裡。我摟著她就往床邊上蹭,她吃吃笑著一把推開我:「你猴急什麼,洗完了再要麼~ 」然後衝我媚笑著柔聲道:「洗完了今天隨便你玩兒多少次都行~~~~」

看著老婆的浪相,心癢難耐,但畢竟老婆堅持要先洗澡,只有強忍著換了衣服,老婆先把我推出去去了男浴池,打開淋浴,我心不在焉地十來分鐘洗了洗,穿著浴衣就回到了房間,老婆還沒洗完,一想著一會兒的激情就有些心癢難耐,無聊之下於是只好打開了電視……正在看著,忽然敲門聲傳來,忙打開門一看,卻是服務生,服務生先往屋裡看了一眼,然後道:「先生,您一個人?」

我懶得跟他扯,就隨便應了一聲:「是啊,有什麼事兒?」

「哦,」服務生忙笑了笑:「如果需要什麼服務請叫我一聲,那裡的服務台的電話,我們二十四小時守候。」然後暖昧地低聲道:「另外現在我們的特殊服務項目正在做優惠活動,全套一百,包夜二百……」

我心中暗自好笑:「我有老婆要什麼服務?」便道:「好吧好吧,如果我需要會打電話給你。」

把服務生趕出去,又等了二十多分鐘,小萌才穿著厚厚的浴袍回來,一看到她,我就急不可耐地撲上去,摟住親著她的小嘴兒手便伸到了她的浴袍裡,裡面光溜溜的一絲不掛,我一把就抓住了她的乳房,軟綿綿的奶子在我手裡被任意的揉捏著,小萌的乳頭迅速地在我手心裡變硬,她在我懷裡扭著呻吟著,我狂喘著粗吻著她,吐出她的香舌,從她的唇吻到她滾燙的臉蛋,再滑到她的頸,最後含住她的耳垂輕輕咬了下去……「啊~~~ 」小萌扭著渾身顫抖了一下:「好麻,好老公,繼續咬~~~ 啊~~~~麻得人家下面水兒都流出來了~~~~」

我知道耳朵是老婆的性感帶,於是整個含住又是舔,又是吮,把小萌弄得「啊啊~ 」渾身顫著浪叫……同時,我伸在她浴袍裡的手也開始直接捏住了她嫩嫩硬起的乳尖,小肉蕾在我的拇指和食指之間不停旋轉滾動著,爽得小萌十指一把摳進了我的肩膀肉裡,發浪地咬著唇扭著:「啊~ 美死了~ 好老公~~~~饒了我吧~~」

我喘著又在她奶子上摸了幾把:「好~ 我們上床去~ 」抽出手來,一把抓住小萌的屁股,往兩邊一掰,她淫蕩地呻吟了一聲扭著:「啊~ 別弄太開,水兒都弄衣服上了~~」

「什麼水兒?」我色笑著問道。

「討厭了,」小萌紅著臉一臉騷態:「當然是騷水兒嘛~ 」

「是嗎?讓我摸摸……」我手從後面把她浴袍下擺拉上來,抓揉著她肥肥的光屁股,小萌趴在我懷裡讓我摸著,我另一隻手順著她的屁股溝摸下去,還沒摸到陰部,屁眼上居然已經是粘濕一灘:「不是吧,已經這麼濕了?」

小萌嬌羞地手伸在我衣服裡在我身上亂摸著呻吟道:「還不都是你折騰的……」

「你這個小浪貨~ 」我愛得摟著她的屁股往上一提,小萌配合的雙腿分開盤到我的腰上,淫蕩地扭著:「那你喜不喜歡我浪~ ?」

「喜歡~ 當然喜歡~ 」我喘著粗氣就這樣抱著她一把把她壓到床上,伸手扯住她的衣襟往兩邊一分,兩團雪白翹翹的奶子露了出來,兩顆粉紅嬌嫩的乳頭長長地聳立著,我再也禁不住,俯身上去吮住便舔了起來……「啊~ 啊~~老公~ 舔得癢死了~~啊啊~~~ 啊~~~ 不要吸~~~ 不要吸~~~ 啊~ !」

小萌淫亂地被我舔得在床上仰天亂扭著:「老公~ 好老公~ 求求你~~不要舔了~~~啊~~~ 下面癢得受不了啦~~~ 啊~ 老公~ 屄眼兒不行了~~~ 舔我屄眼兒吧~~真的受不了啦~~~ 」

我喘著一把拉開小萌的腰帶,扯去她的浴袍,老婆已經完全赤裸一絲不掛地兩腿打開著在我面前,陰部卷卷的陰毛濕乎乎貼在私處上,小萌的大陰唇並不很肥,那裡瘦瘦的,小小嬌嫩的小陰唇已經濕乎乎地翻開著,露出裡面水嫩的淫肉,中央一股粘粘透明的液體從淫肉裡淫亂地湧出著……「老公~ 別看了~ 快舔啊~~~ 」小萌已經紅著臉受不了分著大腿呻吟著,自已用雙手把小陰唇掰開,淫靡的粉色嫩肉蠕動著吐著清泉,我粗喘著再也忍不住,抱起老婆的大腿把頭埋在她雙腿之間就舔了起來,一股又酸又騷的汁液被我用舌尖捲到口中,然後整個舌頭用力壓迫在陰部又是勾挑,又是往那花心裡插弄地舔了起來……「啊~ 啊~~~~美死了~~就是那兒~ 啊!~~~~好舒服~~浪老婆最愛老公舔屄了~~~ 」小萌淫亂地緊緊抓住床單浪叫著,渾身一陣顫動:「啊啊~~舔得小萌酸死了~~啊~~舌頭不要插進去了~~~~啊~~~ 老公的舌頭好長啊~~~ 用舌頭也可以姦小萌~~~~啊啊~~這樣好舒服~~不要停~ 不要停~~~ 美死小萌了~~~ 」

我用上齒門牙間的縫隙緊貼在小萌的陰蒂上磨蹭,舌尖則已經完全伸進她的嫩肉中向上勾挑著,有種想去用舌尖試圖接觸上齒的感覺,而且不住地左右掃弄……這下陰蒂和陰道雙重的快感讓小萌再也受不住,騷水流得順著我的下巴直淌,亂扭著一陣亂抖:「不行了不行了~~啊啊~~~ 要死了~ 要死了~~~ 啊~ !」雙手緊緊地抓住我的頭忽然如電擊般一陣陣抽搐,我只覺得舌尖被全是騷水味的穴肉包裹著一緊,一股酸酸的濃漿湧在舌尖的味蕾上,我知道小萌洩了,忙舌頭勾挑著吸吮著老婆的陰部……等我喘著爬起身來,小萌的臉潮紅著望著我:「好老公~ 弄得美死我了~ 」

我淫笑著用手指刮著滿嘴上流著透明的騷汁:「你個小騷貨,你要不美怎麼會流得把我嘴巴都淹了~~~~」

「好老公~ 對不起嘛~ 」小萌騷動著趴過來:「那就罰老婆給你舔乾淨好不好~ ?」說著伸出舌頭便在我嘴周圍舔了起來,把自已下體流出的淫水都「滋滋」

淫蕩地吸舔到嘴裡,我閉目享受著躺在她懷裡,臉貼在她軟軟的奶子上,時不時地伸出舌頭和小萌正在幫我舔的舌頭纏綿在一起,一塊兒品嚐著騷水的味道……不一會兒,小萌舔乾淨,抱著我的頭嘴對嘴就是一陣親吻,她口中又酸又騷的全是下體的味道,這種味道反而更加刺激著性慾,我的手又摸在了她的胸前,揉弄著~ 我倆親著親著開始喘息,小萌邊親著我邊伸手輕柔地剝開我的衣服,解開褲帶,一根又粗又大的雞巴仰天露了出來,小萌伸手一把抓住,渾身一顫,呻吟道:「好燙~ 」

我揉著她的奶子喘著:「換你給我舔雞巴了~ 」

小萌紅著臉把我放在床上,我把枕頭立起來當靠墊靠好,叉開雙腿,中間一根粗大的肉棒暴漲聳立著,小萌光著身子跪在我胯下俯下身去,先是用舌尖舔弄了幾下龜頭,然後舌頭纏著龜頭周圍繞動著輕輕一口將它含入口中……頓時雞巴被老婆整個小嘴熱乎乎地包住,一條舌頭體貼地在嘴裡裹著龜頭如靈蛇般卷弄,時而纏繞,時而吞吐~~~ 一陣陣快感酥麻地襲來,爽得我不由呻吟起來:「啊~~好爽~~~ 」

老婆一邊吃著我的雞巴,一邊用手撫摩著我的蛋蛋,兩個奶子因為俯身淫蕩地垂下晃動著,我正在狂亂地享受著,忽然旁邊的電話鈴「叮鈴鈴」地響了起來,我先是一怔,然後咒罵著:「早不打晚不打,他媽的這個時候打什麼電話~ 」

小萌捂著嘴吃吃地抬頭笑著:「接吧~ 看看是誰~ ?」

我只好拿起電話,沒好氣地說:「喂!」

「喂~ 您好,沒有打擾到您休息吧,是這樣,我們這裡推出特別服務優惠活動,全套100,包夜200,您看您……」電話裡傳出暖昧的男子聲音。

靠~ 我現在正在享受~ !我惡狠狠地對著電話說了句:「我不需要!」說完「啪」地把電話扣上。

「誰呀?什麼事?」小萌好奇地問。

我不由好笑,對她淫笑道:「是特別服務哦,你要不要?他們做優惠呢,全套100,包夜200……」

「哇~ 原來這麼便宜~ 」小萌驚訝地道。

我沒好氣地說:「你以為多少錢啊?」

「嘿嘿~ 我一直以為得好幾千呢~ 」

「哪有那麼貴~ 」我無語:「你說的是有的那些處女或女大學生吧~ 」說著,忽然發現她表情怪怪的,笑道:「你在想什麼?」

小萌咬著唇古怪地笑著半天沒吭聲,只盯著我看。

「我知道你肯定在想什麼鬼主意,快說!」

「我不說~ 」她臉紅紅的,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壞笑著伸出手:「你不說我可撓你了啊~~~ 」

小萌「啊」地忙夾緊了雙肘想跑開,我已經起身一把按住了她,兩個人光著身子就扭在了一處,我只管按住她在腋下亂撓著,癢得小萌咯咯直叫:「好老公,好老公,饒了我吧~ 我不敢了~~~ 」

「那還不說?」我坐在她屁股上按住她喘著。

她也亂得嬌喘著,側過臉看了我一眼,臉紅了道:「我不說,說了你又該說我騷了~~」

我在她屁股上「啪」地就打了一巴掌,小萌「啊」地也不知道是痛苦還是興奮地呻吟了一聲,我道:「快說,你不說也已經夠騷了」然後俯下身壓下來,趴在她耳邊道:「我就喜歡你騷~~」

熱氣吹得她癢得咯咯笑著埋過頭去,等了一會兒,她又扭過來臉,紅嘟嘟著道:「咱們~~要不要個包夜玩兒~~?」

我先一愣,然後笑道:「就猜著你在想什麼鬼主意,你想玩兒3p?不過這兒可只有女的~ 」

老婆紅著臉一皺鼻子:「就是女的人家才想玩兒嘛~ 人家才不想跟別的男人做~~」說完埋著頭賴皮著道:「你不要就算了,給你佔便宜的事兒還不做,不玩兒了不玩兒了~~」

我忙趴下身哄著她:「好了好了,老婆大人想玩兒那老公還不唯命是從,老公一切聽老婆的吩咐,好不好?」心裡卻是暗爽,沒想著老婆會主動要求這麼玩兒,知道小萌很騷,以前就一直對女同也很有興趣嘗試,只是沒有遇到機會,後來跟我結了婚,但心裡還是想著找這方面的刺激,與其說是找一個我玩兒,還不如是她想玩兒……不過當然,我也可以大大地揩油享受一番~~小萌仍紅著臉賴皮著:「不玩兒了不玩兒了,人家好不容易鼓足勇氣說出來的~」

我從後面摟著她吻著她耳朵:「好了好了,乖,現在是老公想玩兒,想求老婆大人同意,好不好嘛~ 」

「好~ 」小萌一下翻過身來笑道,轉變之快令人咋舌。

我恨得在她臉上捏了一把:「好了~ 我去打電話~ 」

於是拿起電話,撥通了服務台,說實話不怕丟人,畢竟沒這樣玩兒過,當時心裡是「噗通」亂跳的,看了一眼老婆,小萌也是紅著臉有些緊張的樣子,不由強自鎮定下來,畢竟是老公麼,正想咳兩嗓子整整聲音,電話那邊已經傳出聲音:「喂~ 」

「啊~ 哦~~」我一下子還沒準備過來。

「請問您需要什麼服務?」

我深吸了口氣「哦~ 咱們這裡有特殊服務吧~ ?」

「是的先生,我們現在正在做優惠活動,全套……」

「好了我已經知道了,給我叫一個包夜吧。」

「先生您親自去選嗎?」

我忙摀住話筒,對老婆消聲道:「他問要不要去選?」

小萌用力衝我點了點頭。

我拿開手:「哦~ 好的~ 去選一下吧~ 」

「好~ 先生~ 請您到服務台來,我帶您去~ 」

「哦~ 好的~ 」我「啪」放下電話,一直亂跳著的心才平復下來。

小萌也滿臉興奮地撫著胸:「好刺激啊~~你快去你快去~~」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我穿上衣服。

「挑個清純點的,比較騷騷的~~哎不對~ 還是羞羞一點的好~~」她滿臉通紅著說道。

「好~ 那我去了~ 」我摟住她親了一口,出門去了服務台。

一個服務生已經在那裡等我了,詢問了一下後,便帶我去了一個玻璃房前,就是外面可以看到裡面裡面看不到外面那種,裡面坐了一排穿著暴露的女孩,我第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一個,13號,拉直的長髮,長得水水嫩嫩的,看上去小小的身材,奶子卻很大,只紅著臉聽別人在聊天……我指了指:「13號~ 包夜~ 」

「哦~ 好的~ 請您先回房稍等,一會兒就讓她到您房裡去~ 」服務生記了一下牌,說道。

於是我下了樓,一回房間,小萌已經又把浴袍穿上,一看我回來,忙紅著臉問道:「怎麼樣怎麼樣?」

「嗯,挑了一個應該蠻符合你標準的。」我淫笑道摟住她:「哎~ 老婆~ 那~ 我一會兒能不能玩兒~~」

小萌一嘟嘴:「哼~ 想得美~ 先說好~ 摸可以~~但只准操我~ 不准操她~~~ 」

「啊?那……」

「那什麼那!」小萌刁蠻地抱住我盯著我:「都已經讓你佔這麼大便宜了,你還想怎麼樣?」

「好好~ 」我忙道:「一切聽老婆的~~」說的也是,像老婆這等尤物算是可遇不可求的了,一想到一會兒要面對著兩個光著身子的女子,不由一陣亢奮,下體漸漸又勃起了起來……小萌感覺到我下體又硬了,吃吃淫笑道:「怎麼,你興奮啊?」

我摟住她就揉摸,微喘著:「剛才還沒洩火呢~~」

正在這時,門「咚咚」被敲響了,小萌一推我,咬著唇:「快去開門~ 」

我心亂跳著忙去,鎮定了一下,打開門,只見那個小女孩已經換了一身大大的t恤,下面露著大腿,衝我甜甜地一笑:「哥哥您好~ 是您叫的我吧~ 」

「啊~ 是~ 」我忽然發現這個女孩有幼女的嫌疑,但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那~ 進來吧~ 」

我帶著她進屋反手把門關上,小女孩進屋看見小萌「啊~ 」地嚇了一跳,小萌看見小女孩臉刷地紅了,看來我沒挑錯……小女孩呆呆地看了看老婆,看了看我,很可愛木木地道:「這是~~?您是玩雙飛?這~~不是我們這兒的人吧~ ?」

「哦~ 這是我老婆~ 」我忙解釋道。讓人誤會老婆也是做妓的就不太好了。

「老婆?」小女孩呆著一伸頭,來回看看,不可思議地笑了:「你騙人,哪兒有帶著老婆出來玩兒的。」

小萌小狐狸精一樣忍不住咯咯笑著:「我就是他老婆,怎麼了?再說了,來嫖你的又不是他,是我~ 」說著,還指了指自已的鼻尖。

小女孩臉一紅,呆呆地看著小萌:「哦~ 我~ 剛才對不起~ 我頭一次遇到這種事兒~ 」她忽然手足無措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小萌興奮得忍不住衝我道:「老公,你看她好可愛啊~ 」

我也覺得小女孩很萌很可愛,就問:「我們怎麼叫你啊?」

「哦~ 叫我小昭吧~ 」小女孩撓了撓頭,看看我:「那~ 我現在該怎麼做?」

我噎住了,說實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好望向老婆,小萌也紅著臉不吭聲,直接玩兒吧,還總感覺放不開臉,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小昭很聰明,一看這樣「噗哧」一聲笑了:「要不我還按常規的服務先給你老公做,你看行不行?」

小萌咬了咬唇,也好奇地想看看所謂的服務都是什麼,就說:「那你先做,我看看都做什麼?」

小昭抿著嘴笑了笑:「那就先做毒龍吧~ 」說著衝我道:「您脫了衣服趴在床上~ 」

「好。」還是第一次在別的女孩面前脫光衣服,感覺有些刺激,我光著屁股爬在床上,小昭拿出了一塊濕巾在濕水裡沾了沾,然後上床掰開我的屁股在屁眼處輕輕地擦了擦,溫溫酥酥的很舒服……小萌好奇地在旁邊咬著指關節看著,小昭也覺得很好玩兒,也不看她忍著笑撥開長髮俯下身來,分開我的屁股露出屁眼,伸出嫩嫩的舌尖舔了上去,頓時柔軟溫熱的觸感如電流般傳過來,我不由渾身顫了一下……小萌在一旁看我很爽也樣子也湊過來,咬著唇笑:「讓我也試試…」小昭「啊」了一聲,抿著嘴閃到一邊,老婆趴過來伸出舌尖在我屁眼上就舔,小昭舔得給人感覺軟軟輕輕的,小萌就不一樣了,舌尖又是撩又是鑽弄著弄得我忍不住呻吟了起來,渾身酥麻得如觸電一般……小昭紅著臉在一旁看著,老婆頭一次給我舔屁眼,感覺又新鮮又刺激,看我這麼爽不由自已也興奮了起來,春心一開臉也放得下了,淫蕩地扭著只把舌頭伸在我屁股縫裡又吸又舔,我酥麻得不行,前面肉棒已經完全膨脹硬起,再也受不了:「老婆~ 別舔了~ 要不換前邊吧~~」

小萌喘著咯咯直笑:「怎麼?受不了啦?我還沒舔過癮呢……」說著忽然想起還有小昭在旁邊,咬著唇紅著臉忽然改口道:「那你換前邊吧~ 」

我起身翻過來,粗大的雞巴向上翹立著貼著我的肚臍,小萌紅著臉瞧了一眼小昭:「你去吃啊~ 」

小昭這才反應過來:「哦~ 」然後抿嘴笑了一下湊了過來,看著兩個女子輪番上陣,我的肉棒興奮得更硬了起來,小昭趴下身手握著我的雞巴輕輕舌頭舔著用嘴含住,看著她漂亮稚嫩的小臉勉強地含著我的大肉棒,邊嘴裡舔著邊上下抽送著,一陣陣溫熱包裹的快感從龜頭上傳來,爽得我粗喘著……特別是小昭俯下身後正好從她寬鬆的領口處,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雪白肥大的兩團奶子輕輕地晃動著,卻偏偏看不到奶頭,更是刺激~這時小萌看著別的女人在吃著自已老公的雞巴,臉更潮紅著呼吸急促,她狐狸般地壞笑了一下,轉身湊到小昭的身後,一把掀起了她裹在屁股上的t恤,下面居然是光的……小昭屁股一涼,「恩」著呻吟了一聲,正要回過頭去看,我知道老婆想幹什麼,乘機一把摸住小昭的臉:「你只管吃你的……」

小萌喘著分開小昭的屁股,被掰開的地方菊花眼下是肥厚的陰唇,中央一條細嫩的肉縫仍閉合著,小萌也是頭一次這麼近地看另一個女孩的陰部,興奮得渾身顫抖著,也顧不得太多,呼著熱氣趴上去伸出舌頭就開始舔小昭的屁眼……正在吃著我雞巴的小昭呻吟著一顫,我伸手過去喘著按住了小昭的頭開始主動拱著腰在她嘴裡操,小昭前面被我強姦著嘴巴,後面屁眼又被老婆淫蕩地亂舔著,不由「唔唔」叫著渾身顫抖了起來……只覺爽得越來越刺激,乘老婆只顧在後面舔,我乾脆起身一手伸進小昭的衣領裡一把抓住裡面那團大奶子,軟綿綿地摸得我心裡一蕩,用力揉了起來…老婆那邊也舌尖已經硬鑽進小昭的屁眼裡舔,十指興奮地深深摳進小昭的臀肉裡,我半跪著摸著小昭的奶子,粗喘著一手按頭挺著屁股在她嘴裡操著:「啊~ 好爽~~」

小昭被我夫妻兩個舔著後面插著前面更是弄得「唔~ 唔~~」叫著渾身抖個不停,雞巴在她嘴裡的快感電流般一陣陣傳來,我再也忍不住,看著小昭漂亮的臉蛋,一會反正老婆不讓操她,乾脆在她嘴裡射一炮,想著不由渾身一顫,小昭只覺得一股熱腥的濃液直糊入喉,忙「唔唔~ 」著搖頭想吐出塞滿嘴裡的肉棒,我爽著叫著按著她頭又在她嘴裡強射了兩股,被她搖頭把雞巴吐出,剛吐出來,一股白乎乎的濃精直射在她俏俏的鼻尖上,她「啊」地忙閉上眼,又衝她臉上射了一灘,肉棒才痙攣地漸漸停了下來……我狂喘著坐倒在床上:「啊~ 啊~~好爽~~」

小萌當然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在我射精的時候,她的舌頭也終於從屁眼向下滑到小昭的陰唇上,居然舔到一灘酸酸沾沾的淫水,不由春心大動,舌尖鑽開小昭的陰唇就去舔她穴裡的嫩肉,弄得小昭這才沒有力氣躲開前幾下在她嘴裡爆漿……看我高潮射完,小萌也這才停了下來,小昭也軟軟地一屁股翻身坐在床上,伸手吐著嘴裡的精液,小萌正玩兒得發騷,紅著臉湊上去道:「吐了幹嘛~ 」一把拉過小昭的手伸頭就舔,把精液都吸到嘴裡,然後推倒小昭按住就舔她臉上的精液,小昭紅著臉掙扎著:「不~ 怪癢的~~」

看著她倆玩兒,我也淫笑著上前幫手按住小昭,小萌舔完含著滿嘴的精液一口就吻在小昭的雙唇上,小昭「唔唔~ 」掙扎著想閉著嘴躲開,卻被我按住了頭,捏住下巴,小萌把一嘴的精液全吐到小昭的嘴裡,然後舌頭伸進去和小昭的舌頭攪在一處,滿嘴精液的腥味和來自老婆的強吻,讓小昭「唔~ 唔~ 」地兩條雪白的大腿亂蹬著,t恤已經蹭了上來,恰好讓我看到她彷彿和長相年齡不太相符的下體那濃濃翹起的陰毛……我忽然有種和老婆聯手強姦少女的感覺,雞巴不由又有些蠢蠢欲動~~~這時,小昭在被小萌的強吻下已經強嚥下去了幾口精液和小萌的口水,剩下的小萌也吞了下去,這才粗喘著離開小昭的雙唇,一手抓揉著小昭肥軟的奶子,呻吟著:「你奶子好大啊~ 」

小昭喘著紅著臉這才終於說出話來:「怎麼能這樣玩兒?」

「怎麼不能?」小萌嬌喘著用指尖劃著小昭漂亮的臉蛋「那你平時都是被怎麼玩兒?」

小昭咬了咬唇:「平時……都是老色鬼們,他們…都是直接摟著脫光了就弄……」

「弄?」小萌故意挑逗她,手指順著臉勾著她的下巴:「怎麼弄?」

小昭臉一下子更紅了,喘著道:「就……就是直接扒光了插我……」

小萌摸著她奶子的那隻手向下滑去,滑過陰毛,順著肥肥的陰阜向下彎著摸在小昭濕溜溜的陰部:「是不是插你這裡……?」

小昭本來紅著臉想夾緊了大腿,可被她摸到敏感處渾身一顫,小萌的指肚已經在她陰部上端的小肉粒上滑動摩擦了起來,弄得她一抖,嬌喘著大腿反而張開了開來:「是……,啊~ 好姐姐,你別玩兒我了……」

小萌已經越玩兒越起勁,指頭往下伸著「卜滋」地插進小昭的水穴裡,小昭「啊~ !」地渾身一顫,小萌嬌喘著:「我就玩兒你~ 怎麼樣,舒服吧~~是不是還沒被女人玩兒過?」

「是~ 啊~ 啊~~~~好姐姐~ 別碰那兒~~~ 啊` !」小昭稚嫩的臉龐說不出痛苦還是興奮地扭曲著。

小萌喘著手指恰到好處地在她穴裡撩逗著:「我知道~ 這裡很舒服~~對不對~~你也很騷麼~~下面流的水已經咕唧咕唧在響了~~~ 」說著,自已也興奮地咬著唇,望向我:「老公~ 我也癢~~」

我早已看得雞巴又硬了起來,喘著挺著雞巴站起身來:「老婆,這次直接插吧~~」

小萌紅著臉「恩~ 」了一聲。

我轉到她後面,扯去她的浴袍,她抬高了屁股露出中間的淫穴,我一看,小萌已經浪得一股透明的清泉從翻開淫靡的嫩肉中流出,粘條般扯著絲淌下來幾乎垂到床單上……我喘著二話不說,握著雞巴「卜唧」擠著小萌騷穴間的嫩肉就插了進去,「啊~ 」我倆爽得同時叫出聲來,穴裡又熱又緊地裹著我的肉棒,我一咬牙挺著屁股「卜滋卜滋」地就抽送了起來……「啊~ 啊~~好爽啊~~爽死啦~~老公~ 操死我~~~~被老公幹得太爽了~~~ 啊~~啊!」小萌淫亂地叫著,手指在小昭的穴內無力地時不時摳弄一下,小昭在下面正看著小萌晃著兩個奶子被姦,說不出的淫蕩,不由小穴癢得要命,又偏編被那手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摳弄,騷得咬著唇強忍著亂扭……肉棒在老婆的陰道壁裡膨脹刮動著,淫水白沫在交合處擠壓抽濺得陰毛屁眼上都是,我挺著下身「啪啪」地傳出肉體相互擊打著的聲音,中間夾雜著「卜滋卜滋」的交合聲,我狂喘著:「啊~ 老婆~ 你屄眼操著好爽~~美得要死了~~~ 啊~~」

「啊啊~~用力幹我~~老公~ 老公~~啊!!又洩了~ 又洩了~~操爛我~ 把老婆操爛吧~~~ 」我和小萌欲仙欲死地性交著,一邊淫蕩地亂叫,小昭再下面再也受不了,嬌喘著向下滑了滑抬頭吮住了小萌垂下的乳尖上,小萌剛高潮洩完,不由一顫,渾身軟了下來,抬起的屁股向下一滑癱著趴在小昭身上喘著……陰莖也順著從粘滑的陰道裡滑出,我挺著全是淫液陰精粘乎乎一片的雞巴狂喘,看著老婆癱掉一般光著身子趴在小昭身上一動不動,陰部也是被搞得白灘灘一片狼籍,而下面緊壓著的是另一個光著的陰部,濃濃的陰毛下肥嘟嘟的大陰唇上早已粘濕,小陰唇從裡面鑽出充血著翻開,粉粉的嫩肉吐著清水已經把下面床單溢濕了一片……我有種好想幹的慾望,再也忍不住,趴了過去壓在小萌的身上,用膝分開她的大腿根爬在她耳邊道:「老婆~ 舒服嗎~ ?」

下面卻調整著姿勢滑動著,手捏著雞巴龜頭已經頂在了小昭滑溜溜胯下的淫穴上……「舒服~ 被你弄死了~ 」小萌仍閉著眼喘著,而她身下的小昭則被我龜頭頂得忍不住要叫出聲來,我忙衝她使了個眼色,小昭潮紅著臉咬著唇忍住,我扭著下面在小昭的陰唇上摩蹭了幾下,屁股一挺,龜頭已經在嫩肉中找準了穴眼往裡塞去,小昭十指抓緊了床單閉眼死死地咬著下唇,陰莖一點點地往她緊緊的小穴裡插進去,直到完全沒入……裡面好緊,果然女人的穴操著還是不一樣,肉棒被完全軟軟地包住收緊著,而小萌的裡面是自已會蠕動著刮弄的感覺,我開始嘗試著抽送……這樣壓著老婆卻在姦淫著另一個女孩的身體格外的刺激,「老婆~ 」我喃喃地裝著摟著老婆的背親熱,屁股卻拱動著,雞巴在小昭陰道裡左右亂鑽著弄,我邊親著老婆細白的後頸卻看著下邊被我姦著的小昭,小昭已經被我弄得渾身顫抖咬著唇說不出話來……漸漸回復意識的小萌忽然察覺到異樣,身子下面的人不住地地顫,背上的人又扭著亂動,都是肌膚貼著肌膚不發覺才怪,微喘著就道:「你們在幹什麼?」

還是小昭機靈,紅著臉呻吟著說了句:「好姐姐~ 你們剛才弄得我好想~ 」

說著就把嘴湊上去親住小萌的嘴,小萌渾身一軟,她的手一直摸在小昭的奶子上,嘴貼著嘴一親,又是小昭主動送上來的,心裡一蕩,揉著小昭的奶子就和小昭親起嘴兒來……我乘機起身來,雞巴濕乎乎地從小昭的肉穴兒裡滑出,我分開小昭雙腿跪坐在中間,然後雙手抓住老婆雙腿向上一抬摃到雙肩上,「恩~ 」小萌吻著小昭呻吟了一聲,下體完全懸空地被我抬了起來,而她下體剛被姦得一塌糊塗的陰部已經在我面前,我把頭往前伸了伸吐出舌頭就舔了起來……「啊~ 」

下身懸空的無力感和陰唇被舐舔著的充實感帶來強烈的刺激,令小萌再也忍不住叫出聲來,但又被小昭用雙唇堵住……我的舌尖撩開小萌濕軟的陰唇鑽到淫肉中的小淫洞裡去,小萌渾身顫抖腰肢扭著,上面的嘴和下面都被舌頭填充玩弄著,騷水不由又湧了出來……我一邊扛著老婆的腿舔著她的騷屄,下面的雞巴乘機又插進小昭的穴眼裡操弄,這下姿勢沒有剛才那麼限制,我用力地刺進去就開始抽送起來……小昭大大分開著腿讓我姦淫,渾身顫著,這下可以呻吟出聲,摟著我老婆淫亂地親著喉嚨裡只管「恩恩~ 」地哼哼~~我邊用力舔著老婆的屄下面一邊賣力操著小昭,隨著我的雞巴在小昭的屄眼裡抽送得白稠的濃汁亂冒,小昭雪白的嬌軀一陣抽搐扭動,我的肉棒在她穴肉裡被一下下緊搾,我知道小昭被我姦到了高潮,被她騷肉洞裡吮著我的龜頭一緊一緊搾得再忍不住,忙從小昭穴內抽出肉棒,一手捏著暫時不讓射出邊忙放下小萌的身體,一雞巴就插入她的屄裡,小萌「啊~ 」一地聲浪叫,我這邊鬆手一股濃精就射了出來,我抱著小萌的屁股邊操邊射,狂喘叫著:「啊~ 老婆我受不了~~好爽好爽~~~ 啊~~~ 」把操小昭而射出的精液全部澆到了老婆的陰道裡……小萌浪叫著:「好老公~ 射給我~ 射給我~~~ 啊~ 裡面好熱~~~~」

然後等我射完,疲憊地喘著氣抽出,一股白濃的精液也順著從小萌被操得翻開的粉嫩穴肉裡流出……小萌喘著低頭看著忙用手接著,邊呻吟著:「討厭了~~這次怎麼這麼快就射了~~剛插進去撩起人家的興兒~~~ 」

小昭卻紅著臉滿足地抿著嘴吃吃地笑……小萌看她笑,不由嘴角一勾:「你笑什麼笑?」一把精液糊在了小昭嘴上,小昭沒防備「啊~ 」地被弄了一臉,自已一抹粘乎乎也往小萌臉上塗……兩人嘰嘰喳喳一人光著身子一人光著下身在床上亂個不停,我急忙閃到一邊,生怕禍殃池魚。

鬧了一會兒,都累了,這才取了濕巾擦臉,小萌和小昭的關係卻感覺更近了不少,小萌剛最後又被我操那幾下弄得起興兒,拉著小昭非要讓她舔陰,小昭羞羞地半推半就著爬在她胯下就舔了起來……舔得小萌發騷地亂叫,推倒小昭就把她t恤脫掉,兩人光著身子就互舔了起來,我也忍不住和小昭一起舔老婆的屄,一個鑽到穴眼裡舔酸酸嫩嫩的淫肉一個舌尖挑弄小萌的陰蒂,時不時地抽出和小昭的舌頭纏到一處舔,或者和小昭兩個舌頭緊貼著一起鑽小萌的屄眼兒,弄得小萌浪叫:「啊~ 啊~~不要弄了~~老公壞死了~~和小昭一起弄老婆~~啊啊~~~ 」

騷水再也禁不住流得我和小昭滿嘴都是,小萌被我倆弄得實在難受,忍不住起身推開我,看我的雞巴還沒有復甦,拉起小昭:「我受不了~~好妹妹~ 你和我弄~~」

「啊~ 怎麼弄~ ?」小昭也臉又有些潮紅。

小萌真的癢得難受,一把推倒小昭,抬起她的一條腿,下身湊過去陰唇貼著陰唇就蹭了起來,美得浪叫著:「啊~~好滑~~~ 好舒服啊~~~ 小昭你的屄貼著我的屄~~啊~ 你的騷水流到我的屄眼兒上了~~啊啊~~~ 美死了~~~ 」

小昭被她弄得也渾身酥軟,渾身顫著也開始發騷:「好姐姐~~酸死我了~~~別弄了~~~ 啊~~啊~~~~~ 」

我看著兩個女人光著身子下身緊貼著蹭弄,陰毛挨著陰毛,一個淡淡卷卷地貼著肉一個濃密地濕答答糾纏著,陰唇嫩嫩濕濕的四個肉片相互地「滋滋」擠弄出一灘騷水來…看得我不由一陣騷動,心癢得恨不得立馬死在這個女人堆裡,雞巴微微漲痛著又硬了起來……「啊~ 啊~~用你的小肉兒粒碰我的小肉粒~~啊~ 」小萌看著我雞巴硬起來,故意淫蕩地揉著自已的奶子,粉嫩的乳頭高高翹起被手指撩撥著……那邊小昭也捏住自已的奶頭:「啊~~好癢~~~ 啊啊~~」她的奶頭也很嫩,但比小萌的肥大,長在一對圓圓的大奶子上不往晃動……我再忍不住,衝過去站到她兩人中間摟著小萌的頭,雞巴就塞進她的嘴裡,老婆馬上淫蕩地含著我的肉棒又舔又吸,後面小昭也配合地湊上來從後面舔我的屁眼……電流般的快感前後一股股衝擊過來,爽得我「啊~~~~~ 」地叫出了聲……沒舔一會兒,小萌就扭著吐出我的肉棒,浪叫著哀求道:「好老公~ 我受不了啦~~想要你的大雞巴來操我~~~~」

「好~ 」我也喘著一把光著身子的老婆的推倒,小萌分開雪白的大腿手指掰著嫩紅全是淫水的騷屄眼兒浪著扭著呻吟道:「快~~快操進來~~~~癢得難受死了~~~ 」

我壓上她一挺腰雞巴整根沒入,小萌爽得「啊~ 」地叫著直翻白眼:「啊~~~啊啊~~~ 美~ 美死了~~~~插到心兒了~~~ 啊~~~ 快操我~~老公~~用你的大雞巴用力把老婆的屄眼操爽~~~~啊~~~ 」

我「卜滋卜滋」一陣狂插,姦淫得小萌淫蕩地浪叫著幾乎死掉,小昭在一邊看著一邊自慰著再也忍不住,終於爬過來求道:「好哥哥~~~ 好姐姐~~~~我也想要~~~ 」

她越說小萌越騷,故意被我幹得兩個奶子亂甩著淫聲浪叫:「啊~ 你哥哥的雞巴美死了~~操得姐姐好爽啊~~~~你是不是看姐姐被你哥操得爽~~也想被哥的大雞巴操啊~~?啊啊~~~~」

小昭跪在床上用力摳著自已都是騷水的屄眼兒,顫著道:「不行了~~小昭受不了啦~~~ 想要被又粗又大的雞巴插~~~ 好姐姐~~求求你~~讓哥哥的雞巴操小昭一會兒吧~~~ 」

被男人操著還被另外一個女人看得發騷著受不了,小萌不由淫蕩地下面快感愈加強烈,陰道裡忍不住酸軟,浪著喊:「啊~ 啊~~~ 不行了~~姐姐要洩了~~~姐姐要被你哥操得丟了~~~~啊~ 啊!」腰一陣觸電般上下抽動,扭著洩了出來……小萌的陰道吸得我好幾次差點把控不住又射出來,我強忍著把老婆姦到高潮,忙抽了出來,小萌紅著臉喘著渾身輕顫著享受著高潮餘韻的快感,小昭一臉渴望地看著我,我看著小萌,小萌咬著唇壞笑道:「你剛才不都已經玩兒了,還裝什麼?」

「啊~ 」我看老婆似乎沒那麼生氣,不好意思地撓頭笑了笑:「你看見了~ 」

「你們倆個把人家夾在中間還亂搞,不知道才怪~ 」小萌壞笑著,然後看著急得渾身亂扭著不敢吭聲的小昭,上去一把從背後摟住,分開她的雙腿摸著她全是淫水的陰唇:「是不是這兒騷著想讓雞巴操?恩?」

「姐~ 別摸了~ 」小昭酸軟著倒在老婆懷裡,小萌用指頭掰著小昭的小穴對我淫蕩地道:「你還不過來?」

我看老婆如此再也不顧慮,撲上去就把剛從小萌陰道裡抽出的肉棒再次插入了小昭已經騷得受不了的屄眼裡,「啊~~好美~~~~~~」小昭挺著腰一陣亂顫浪叫出聲來,我抓著她的兩個奶子痛快地雞巴在她體內抽送著,一邊伸頭去和老婆親嘴兒,小萌親著喘著道:「在老婆面前幹別的女人刺激麼~ ?」

「好刺激啊~ 老婆~ 」我舔著她的嘴唇喘著粗氣:「親著親親老婆,下面雞巴卻姦著另外一個小姑娘的屄~~~~啊~ 啊~~」

小昭被我姦得摟著我只是「啊~ 啊~~」亂叫,肉棒在下面「卜滋卜滋」抽送著她的淫穴,下面床單也不知道是淫水還是什麼已經乾濕了一大灘……小萌伸頭看著我的雞巴在小昭的陰唇間交雜著騷水濃白稠汁快速抽送,滿屋散發著一股子又騷又酸淫亂的氣味,不由嬌喘著站起身來:「屄又癢了~~你舔我屄~~」

說著,叉著腿站在我臉前,果然陰唇上又流得都是騷水,我臉爬上去就舔,舔得小萌爽得雙手抓住我的頭直叫:「啊~~好爽~~~ 老公在幹著別的女人舔著老婆的騷屄眼兒~~~ 美死了~~~ 啊~ 啊~~~~」

我一上一下邊舔邊操,下面小昭被我尻得已經連著亂抖著洩了好幾次,抬頭看著我的舌頭在小萌已經被操紅的陰部亂舔著,騷得紅著臉直顫:「哥哥~ 我又不行了~~~ 你們太淫亂了~~看得小昭受不了啦~~~ 啊~~啊!」

被小昭的屄肉夾著一陣緊吸,我的龜頭一陣酥麻,吸著小萌的陰蒂一陣亂舔,小萌也淫蕩地瘋狂浪叫著:「啊啊~~~ 酸~~酸死了~~老公~~又要洩了~~~~我們一塊洩吧~~~ 啊~~啊!」

我也不再忍,龜頭猛頂到心兒,小昭還沒喊出:「不~ 不要射裡面`~~~~ 」

龜頭頂著她的宮頸口馬眼一開,精液全部澆到了小昭的肚子裡……我們三人都粗喘著慢慢癱軟下來,小昭忙蹲著讓子宮裡的精液淌出,然後用紙巾擦拭著……一場瘋狂忘情的淫亂已經搞到了大半夜,騷亂的意識都有些混沌,我和老婆還有小昭就這樣光著身子摟著不知不覺地睡著了……第二天清晨,老婆還在迷迷糊糊地睡,我醒來時發現懷裡摟的是小昭,也在熟睡,雞巴經過昨晚的折騰強烈地漲痛著,我洗了把臉,看見床上兩個女人雪白的裸體,不由春心又有些萌動,機會難得,於是在已休息了一晚又硬起的肉棒上塗上滑滑的洗面奶,把小昭拉到床邊,掰開她的屁股「卜滋」插進去又姦淫起來,小昭被我操醒,但已經被插入,只好呻吟著任由我從後面摟著幹了一場,又射在了體內……完後,喘著躺在床上,小昭咬著唇紅臉道:「頭一次見你們夫妻這樣的,快把人家玩兒死了~~」

我壓在她身上摸著她的奶子淫笑道:「怎麼?我看你也挺爽麼?」

「去~ 」小昭羞紅了臉。忽然笑著趴過來,小聲在我耳邊道:「我屁眼還沒被人弄過,你下次來操我屁眼兒吧~ 」

看著羞得不得了,原來也是個小騷包,我當然一口答應,邊捏了她屁股一把,扭臉一看,小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了,小狐狸般笑咪咪地蜷著身子道:「那我也要~ 下次,我們一起玩插後面好不好~ ?」

「啊~ ?你~ 你什麼時候醒了~ 」我看了一眼自已軟下去的肉棒,心中暗歎道:唉,有個這樣的老婆,看來你又要多受累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洗手間的激情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