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換妻的嘗試 人妻熟女

我們參加換妻遊戲是在網上預約的,我丈夫雖然早就蠢蠢欲動,但由於我的猶疑和反對,始終沒有成行。

最後還是網友「tt」和「心情」都鼓勵我去參加。

他們說:「女人一生不應該只與一個男人有性關係,只要你不反感,就應該去嘗試一下其他男人帶給你的性交感受。」

我認為有道理,勉強同意了。

那是一對年輕漂亮而又真誠的夫婦。

見到他們--陳先生和陳太太,是在天津的一家川味飯館,我們約好到了天津後一切都聽他們安排。

得知我們喜辛辣,他們很精心地請我們吃麻辣火鍋。

看見他們招手,我們面對面的坐下去,開始只談談天氣,談天津與北京的氣候差異。

後來男人們的話題轉到兩岸關係上,我和陳太太則不太自然,比較沉默。

我不敢看陳先生,我覺得表情會洩露自己的失望,一時間我像是從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意念的下墜感使我的思想清晰起來。

我的直感告訴我,我們更適合做朋友,而不適合做性夥伴。

吃完飯一起去唱歌,大家都輕鬆地忘記了自己原本是要做什麼。

丈夫很開心,喝著啤酒,唱著記憶裡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戀愛的季節。

他一手拿著麥克風,一手挽著我,嘴裡唱著「最愛是你……」

迷離的眼神讓我感動。

後來他和陳太太很親暱地對唱,他們都暢快淋漓。

我則不同,在昏暗的燈光下,找不出一點點感覺,聽到的情歌也只是一種美妙的音符。

也許大家都不知道此刻該做什麼或者不該做什麼,就這樣坦然地打發著時間。

大約十一點半,我們一起坐出租車去他們家裡。

這是一個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室內簡潔溫馨。

我從客廳穿過去,外面有一個大大的陽台,夜風很溫良,我擁擠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鬆。

陳先生也走上陽台挨著我站著,說了幾句話,無非是我很漂亮,身材好,一見到我就很喜歡之類的話,還用手挽住我的腰。

我突然變得緊張,找個借口轉身回到房間看電視去了。

坐了一會兒,我提出去洗澡,丈夫給我取來睡裙。 ‑

我一再叮嚀他:「我不想穿這件太暴露的粉紅色睡裙,至少第一天不想。」

但他說:「我喜歡這件,我認為這件睡裙最有女人味,最能突出你的女性美。」

其實我知道他是為了在外人面前顯示一下自己老婆的風采,滿足一點作男人的虛榮心罷了。

當我洗完澡出來時,看到自己露出的半個胸,隱約可見的乳暈和私處,還有半裸的大腿,我滿臉緋紅,雙手掩著,趕忙坐在丈夫旁邊。

大家都輪著洗澡,其餘的人都比較沉默,那時有個台在播《射鵰英雄傳》。

燈光很明亮,彼此不可能有一絲絲暇想,我們都本分地坐在客廳看電視,幾乎不說一句話,一直到凌晨一點多。

最後,還是女主人打破了沉靜,她拿來一沓安全套,關掉電視,調暗了客廳的燈光,擰開音響,大家終於心照不宣的笑了。

陳太太很漂亮,眉目清秀,原本披肩發被盤在頭上,穿的也很暴露,身體凹凸有致,玲瓏窈窕,超短的白色睡裙,越發襯出她嬌媚襲人。

丈夫一定很高興,我卻有些勉強。

陳先生與網上看到的不太一樣,連毛鬍子沒有刮,有點土匪氣的樣子,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可是燈暗了,視覺上的壓力小了很多,音響在輕柔地播放著浪漫的小提琴曲。

我們開始營造一種噯昧,大家擠坐在一張大沙發裡,肌膚相互挨著,可以方便彼此有一些小動作。 ‑

陳先生摟住我,讓我靠在他的肩上,右手從我的胸部慢慢伸進睡裙握住我的乳房。

我沒有拒絕,任他輕揉,這時情景控制了一切。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把頭向上仰望,他順勢吻了我的脖子,一種異樣的激情油然而生,我輕輕一笑,我想我的笑一定很性感傳情,因為我的下面濕了。

我看見丈夫很規矩地坐著,我突然覺得這樣很對不起陳太太,就用胳膊提醒了一下他。

那時的我是輕鬆的,也許是身體短暫的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寬容與接納。

丈夫觸摸了一下陳太太的臉,她立刻抓住丈夫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丈夫俯下身吻她,她很快回應,閉上眼睛迎接著他,丈夫的手順著她的大腿伸了進去……

後來,我們分別進了兩個房間。 ­

我和陳先生進了一間裝修豪華的大臥房,他立刻不由分說地褪去我的睡裙,赤裸裸的把我擁倒在床上,他壓在我身上,喘著粗氣吻我。

我不想和他貼得太緊,撐起了他,又怕他尷尬,便輕撫他的胸部。

他拉住我的手順著他的腹部向下摸,我搖了搖頭,縮回了手。

他沒有勉強我,反而很專心地撫摸我的全身、吸吮我的乳房、舔弄我的陰部。

我知道他不會口交,但我還是不斷地挺起臀部去配合他。

漸漸地我的情緒開始放鬆,下面越來越濕,胸部也有了明顯的起伏。

他看到我的反應,停了下來,就在我的兩腿之間,把我的雙腿抬起,分在他的左右。

我知道他要進入我的身體了,不由地緊閉雙眼等待著第一次「吃禁果」。

果然,我的陰部被來回蹭了幾下,一個不屬於我丈夫的,但卻一樣堅挺的東西猛的由外向裡地撐開了我,衝進了我的聖地。

「啊……」我有些衝動,輕輕地叫了一聲,的確很充實、刺激、享受、恍如夢幻一般。性,又一次給了我震撼,我此時只想溶化在這銷魂的一刻。

我有些衝動,輕輕地叫了一聲,的確很充實、刺激、享受、恍如夢幻一般。

性,又一次給了我震撼,我此時只想溶化在這銷魂的一刻。

我慢慢地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正在我上面,與我的身體交織相融、在我體內出出進進的陳先生,心裡竟然顫抖了一下,感覺開始變得陌生。

我歷來對陌生的東西有恐懼感,我努力用新鮮感去代替它……

大概是習慣不同或者其它原因,雖然他動作的時間足夠長,但我所夢幻的快感並沒有和他如約而至。

他射精時我還沒有盡興,感到有些鬱悶。

他也有點沮喪,遲遲不肯從我的身體裡拔出來,於是我對他說:「挺好的。」

在整個過程中,陳先生有點分心,也許一直惦念著他的太太,或者怕她會突然進來。

我的頭偏向一邊,一面承接著他的抽送,一面理解地笑著。

陳太太過來看我們了,見到我們剛剛結束時陳先生壓在上面,還插在我身體裡的樣子,只一眼,又跑了出去,出去以後她就哭了。

這使我想到了自己,我知道他們也做完了,可奇怪的是我沒有一滴眼淚,甚至找不出悲傷的影子。

後來我和丈夫還有陳先生都去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淚使這個遊戲中感情的成分加重。

我覺得真實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沉醉於肉體上的快樂,那會使我們覺得悲哀,甚至我們會開始懷疑自己對待愛情的態度。

女人總是有些敏感,我很愛憐她,就像愛憐我自己。

於是我讓丈夫抱著她,那個我熟悉的溫暖的懷抱,其實這一刻我也很需要它,只是我沒有說出來。

我從後面摟住丈夫,頭貼在他的背上,感覺他背部的溫度,我不忍離開。

我們就這樣彼此擁著,很長時間陳太太的情緒才穩定下來。

我和她都認為,雖然在這個遊戲中男人得到的快樂多於女人,但既然我們已經開始了,又何必溢於言表呢?

我表現得很友好,她含著淚水的笑也很迷人。

分別沖完澡,我們又重新坐回到客廳,大家商量著晚上怎麼睡。

其實在洗澡時我就對丈夫明確說了:「我不想整個晚上都和陳先生在一起。」

這是真的,當時我並沒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著別的女人過一整夜,我只是從我自身願望出發而強烈要求的。

他們在討論時都在盡量遮掩自己的態度。

當然,明確地表達出來肯定會或多或少地傷害到我脆弱的靈魂。

我笑著說:「我實在是不習慣和陌生人睡。」

如果開著燈,大家會看到我坦誠的、絲毫不加掩飾的微笑。

他們其實並不贊同我,因此他們還在討論。

「你們決定,我隨便。」

他們三個人都這樣說,也許他們都期待一種新的睡眠感覺。

我突然有一種悲哀,情緒很低落,但又很執拗。

「還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習慣。」

我堅持,他們只好同意了,因為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進到房間,不可避免地發生了衝突。

我怒火中燒,充分表現出我的自私、任性、缺乏理智和蠻不講理。

我責怪丈夫不顧及我的感受,責怪他不疼惜我,責怪他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愛我,責怪他的種種不是。

我刁鑽古怪的問題,詰問得他有口難辯,我打他,掐他,擰他,我讓他發誓說「愛我」……

我背過身去,雙手抱肩,頭髮寂寞地垂在胸前。

我淚流滿面,鼻息沉重不堪,我覺得性慾的發瀉一旦主宰了人性,能使一切都變得脆弱。

我悲傷、恐懼、孤獨、無助。

我想到任何一個值得我懷念的男人和鼓勵我來換妻的網友:我想到小張,就非常想在凌晨三點鐘發短信告訴他,想到他純潔到單調的情感,我知道他會說「世界還是純淨些好」,我就懷念以往純淨的生活。

想到小唐,想到小王,想到小隋,想到只在網上見過面的網友「tt」和「心情」。

那時隨便任何一個向我表示過關心的人,都可能成為我傾訴的對象,我的眼淚已經打濕了鬢角的頭髮。

這時,陳先生推門進來了,對丈夫說:「我們換一下睡吧。」

我一聽非常非常不高興,背對著他們沒說一句話。

我的鼻息聲讓他覺出了異樣,於是他問我丈夫:「怎麼了?」

丈夫說:「哭了。」

他問:「為什麼?」

丈夫說:「大概不適應吧,撒嬌呢!」

於是他說:「那你們睡吧。」

陳先生走了,我故作平靜地說:「失望了吧?陳太太那麼漂亮迷人,摟著睡一夜多好啊!要不你過去,我一個人睡挺好,我不會生氣的,真的。」

丈夫憨笑,他用力抱我,我掙脫,他就使勁抱,我再掙脫,他再抱。

終於,我很委屈地鑽進他的懷裡,數說著他種種的不是,並且哭得一塌糊塗。 ‑

他哄了我一陣,便開始吻我,從嘴唇、肩膀、乳房、腹部、陰部,慢慢地回到耳垂,那是我最敏感的地帶,我全身一震,慾望異常猛烈地湧動起來。

我回吻他,臉上還掛著淚珠。

我伸手托起那個剛剛還進入過陳太太身體的「傢伙」,狠狠地捏了一把。

他也在我的陰部撫弄,我破涕而笑。

隨後我把那「傢伙」含到嘴裡吸吮起來,勃起後,我分開腿,擺出了姿勢。

我還沒來得及喘上一口氣,丈夫已經插到了我的盡頭。

我雙手摟住他的脖子,雙腿糾纏住他的臀部,使他盡可能深的留在我的體內。

我顛狂般地發瀉,一掃剛才的鬱悶。

只幾分鐘,我便一陣抽搐之後癱軟在丈夫的懷抱裡,在丈夫不斷的「玩弄」下我連續出現高潮。

我們做的淋漓盡致,出了一身的汗,但又隨即沉沉睡去。

我還是依舊的姿勢,從背後緊緊地抱著他,以前總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自從幾年前我懷孕後,丈夫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壓,就一直保持這樣的睡姿,所以,兩年來這個就變成了我們最佳的入睡姿勢。

早上醒來時已經十點多了,我親吻丈夫,他很興奮,完全勃起。

我就勸他去隔壁房間,他笑笑說:「不去。」

我知道他是說給我聽的,但還是挺高興的。

女人就這一點傻,經不住好話,我的心情自然而然地好了起來。

他過去了,很快,陳先生過來了。

我雖然還是被動地接受他,可由於心情好,身體自然產生了渴望而濕潤。

我主動亮出乳房向他挑逗,還去套弄他的陰莖,使它迅速膨脹,再為它帶上安全套,我把雙腿抱起來,陰部完全曝露給他。

說實話,我真的希望他能帶給我異樣的感覺。

但是我又失望了,他還是那一套,先撫摸我,再吻我,然後進入。

再後來就在我的身體裡機械地抽送,有時他也會揉捏幾下我的乳頭,但我的反應反而越來越少。

有幾次他趴在我身上緊緊地摟住我,試圖吻我,都被我側過臉去無聲地拒絕了。

我雙手攤開躺著,任憑身體跟隨他的出入被帶著一上一下聳動著。

我的情緒卻越來越不好,不但沒了新鮮感,連慾望也蕩然無存。

我走神了,我在想陳先生和他的太太做愛與和我做愛會有什麼不同的感覺?不都是插進來又抽出去地摩擦嗎?真可笑,但我笑不出來。

後來,我們都感到索然,他沒有射精就匆匆結束了。

陳先生還是很牽掛他的妻子,問我:「他們做完了沒有?」

我讓他去看看,他問:「你去不去?」

我沒有那個勇氣。

他就過去了,一會兒就回來了。

我問:「他們做完了沒有?」

他說:「好像做完了。」

於是,我穿上衣服,心裡一陣發緊,但還是勇敢地去看了。

丈夫坐在床邊,陳太太也坐著,兩人有一定的距離。

看見我過來,他們笑了。

我問:「你們怎麼樣?還好嗎?」

丈夫說:「不行了,有壓力,硬不了。」

我問:「怎麼會?剛才還……」

我沒好意思說出口。

他說:「老擔心有人過來。」

我說:「我可不是有意要過來的,是他說你們做完了我才過來的。」

我的解釋是正確的,但是正確的解釋恰恰為我的真實想法作了很好的掩護,我還是很自私的,也很情緒化,只是沒有像陳太太那樣外露。

於是,大家起床,洗漱。

然後男人們下樓買菜,我在客廳看電視,陳太太在上網。

後來男人們做飯,她幫忙打下手,我則在裡間上網。

看見「tt 」和「心情」在線,我就像是遇見了親人,無法言說的委屈一下子湧了上來。

是他們鼓勵我來換妻的,我告訴他們經過和感覺。

他們安慰我,開導我,要我放鬆、投入,還指點我如何與陌生男人交融。

無論怎樣他們都是為我好,那是一天裡我得到的最好的禮物。

「心情」甚至還打電話過來安慰我,聽我傾訴。

丈夫見我在聊天,很寬容地笑笑,他知道我在尋找安慰,那是他所不能給的。

吃飯的時候陳先生很熱心地為大家盛飯、夾菜、倒飲料,以至於飯後主動收拾碗筷,不讓我們動手。

他是個好丈夫,陳太太真幸福。

午飯後,陳太太和陳先生別出心裁,要在房間裡做愛,讓丈夫替他們攝像,當時我極其寬容地對丈夫說:「你們三個來吧,我幫你們攝。」

丈夫搖搖頭,讓我們一起看他們。

我的心情才算少了許多壓抑。

他們很投入,尤其是陳太太,喘著大氣,就好像我們不存在一樣。

陳太太是一個性慾極強的女人,只要男人一碰她就會動情。

陳先生比跟我做的時候輕鬆得多,有時他會停下抽送,在她的身體裡來回轉動磨擦,或趴下去吻她,或用手掐掐她的乳頭,揪揪她的陰毛,揉揉她的臀部,搞得她肆無忌憚地嗷嗷直叫。

我這時才仔細看了陳先生的裸體,他的胸部、腹肌、大腿、臀部、甚至陰莖都顯得很威武。我想做愛時的男人大概都一樣。

後來他們建議我們也做,說是一起錄。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於是我們兩家人在一張床上各自做著各自的,井水不犯河水。

我很舒服,看到他們正用後進式,就突發奇想,要求在上面,既可以自己做又方便看到陳太太撅屁股的樣子,身體和視覺的刺激都要。

丈夫輕車熟路,使我很快就進入了佳境,一陣痙攣之後便暈倒在他身上。

我喜歡這樣,我很愛我的丈夫,在這一刻裡我只能接受這樣的愛。

後來,大家覺得這樣做有悖於我們的初衷,是啊,4p哪有這樣子的?

於是,我們很自然地換了一下。

我正在興頭,眼看著丈夫從我的身體裡拔出,又進入陳太太的身體裡,心裡不免有些惘然。

既然是4p,當然會換人,只好故作微笑地示意丈夫:做吧。

丈夫看到我的鼓勵,乾脆用手指頂著陳太太陰道的內沿向裡深入探索,很快就找到了她的敏感點。

再繼續做,陳太太的叫聲和動作都明顯增大,地動山搖般的晃動,雙手在丈夫的背後亂抓。

陳先生轉過臉問她舒服嗎?

她沒有顧上回答。

我相信我丈夫的能力,他和誰做愛,誰就能奪得頭彩。

我呢,卻像一個台下的觀眾,一動也不想動。

當著自己的丈夫和另一個女人的面,與她的丈夫搞得昏天黑地的,我還不能完全沒有障礙,毫無心理負擔。

我本來高漲的情緒急速下降,陳先生把我的雙腿抬起、劈開摁著,賣力的在我的身體裡抽動,每一下都能頂到我的底部,下面也有了一些爽快,但我的注意力怎麼也集中不起來,總在丈夫和陳太太身上。

被撕裂的慾望使我感受不到更進一步的性衝動。

陳先生射了,我鬆了一口氣,暗示丈夫,他回看了我一眼,也很快射了。

陳太太躺在床上大口喘著粗氣,很久沒有力氣動一下,陳先生一直在旁邊輕撫她,親吻她,好憐香惜玉啊!

一下午我們都在休息。

晚飯陳先生做的是稀飯和幾樣小菜,我們吃得不錯,有說有笑,飯後陳太太有事情要忙就去了裡間。

我們三個則在外頭看碟,是《鋼琴師》,雖然很早以前就聽說過了,但今天才第一次看,果然很好看。

他們家好片子很多,陳先生有收藏這個的嗜好。

那時的場景很美好,我坐在他們中間,緊挨著丈夫和陳先生,面前是陳先生切好的西瓜,沒有燈光,僅是電視屏幕的光線隨著劇情一閃一閃的,我們很愉快地交談著。

陳先生的手指輕輕地在我的臀部摩挲,隔著睡裙,很隨意,可我卻動情了。

《鋼琴師》放完了,陳先生去換一個片子。

這時,丈夫的手指探到我的下身,沿著毛摸下去,他驚奇地看著我,我知道他是在問我為什麼下邊已濕成一片,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他會意,手指就不老實了,還壞笑。

我不由自主地扭動著身體,上身向陳先生傾斜了過去。

陳先生順勢迎合我,雙手接在我的胸部,握住我的乳房,我很陶醉,陰部開始抽搐。

陳先生突然站起來,不容分說地將我掀翻,我跪在沙發上,臀部被撅起來,他撩起我的裙子,從後面異常兇猛地插入了我的身體。

「喔……」我悶悶地叫了一聲。

丈夫在前邊也加大了動作,他褪下褲子,強按頭的把陰莖送進我的嘴裡。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風情萬種,因為我同時很自如地在兩個男人面前表現著。

或許是在沙發上,或許陳先生還在想著自己的妻子,反正是無疾而終。

等陳太太聽到動靜出來時,我們已經很規矩的坐在那兒看電視了。

不過她走近後很驚奇地問陳先生:「你的褲子呢?」

陳先生很尷尬。 ‑

陳太太看了一眼茶几上的安全套,不說話了,轉身就走,看得出來她生氣了。

我什麼也不說,裝傻。同時我發現丈夫也沒來得及穿上褲子,笑了。丈夫問我舒服嗎?我含笑垂下眼,羞澀地點了點頭。我告訴他,我喜歡不期而遇的刺激。

陳太太進了臥室,陳先生也進去了。

一會兒,我覺得陳太太需要安慰,於是我們也一起進去了。

陳太太躺在床上,陳先生在電腦上聊天,興致很高,正要求和網友視頻裸聊。

對方也是兩男兩女,相對要保守一些,於是我和丈夫也加入煽動對方。

後來他們倆到床上去纏綿給網友看,由我們倆繼續在電腦前鼓動。

最後他們同意做一場,我們和對方都脫光衣服,每人輪流躺在在視頻前讓另外三個人撫摸。

當我被撫摸時,異常亢奮。

尤其是陳太太用四肢撐住身體,在我的正上方用她的兩個乳頭在我的乳頭上輕輕地來回碰撞,我們的陰毛也相互摩擦著,我情不自禁地大喘起來,渾身發抖,性慾如波濤洶湧,迫不及待地要求做愛。

不過我們還是自己人和自己人做,雖然是在同一張床上。

我在丈夫純熟的性技巧下很快就崩潰了。

我想至少有三對人看到了我高潮時的醜態百出。

快要結束時,為了給別人證明精彩,他們決定再換一下。

陳太太很高亢地叫著,陳先生拉著她的手說:「舒服去吧,寶貝!」

又在她的手背上連續親吻。

我和丈夫對視了一下,我扭過頭去,不好說什麼。

陳先生又來到了我的上面,一下子就進入了我的身體。

我在剛才高潮的作用下感覺比前幾次要好得多,我主動抬起臀迎合他,配合他的每一次進入,但還是不能共同享受陳先生的興奮。

陳先生的情緒也受到影響,雖然一直在我的身體裡抽送,但沒有射出來。

丈夫也心領神會地只抽送了幾十下,說是安全套破了,也許,反正沒有結果。

網友說很刺激,我想任何人看了都會這樣說。感官上的東西往往會掩蓋住很多不易察覺的細節,比如我給每個網友都投去羞澀地一笑,他們只會聯想到嫵媚。

就是這樣,不怪誰,也怪不得誰。

夜深人靜,我在房間裡等待睡覺,隱約聽到丈夫和陳先生在外屋嘀嘀咕咕,好像是在說我什麼,我有些詫異。

一會兒,他們進來了,手裡拿著繩子,我還沒回過神來就被他們摁翻在床上,雙手被擰到背後,我大叫一聲,嘴巴迅速被一隻大手堵住。

我拚命地掙扎反抗,扭動臀部,兩腿亂蹬。 ‑

可我怎麼可能是兩個大男人的對手呢?

三下兩下,我就被制服,上衣被扯開,內褲也被拉到大腿處,他們左右配合,把我結結實實的五花大綁起來,連腿也被捆住,我雙膝跪著,頭朝下屁股向上撅在床上。

丈夫去了陳太太的房間。

陳先生把我拽到床中間繼續拉緊繩索。

反綁的雙手被使勁向上拉到極點後繫緊,我的上身連扭動一下都不可能了。

他開始把我的衣服扯掉,使我赤裸裸的,我只能挺幾下屁股,蹬幾下腿就放棄了反抗。

隨後他用毛巾塞進我的嘴裡,擺弄我趴下,大腿被完全分開。

為了方便「虐待」,他用兩個枕頭把我的腹部墊高,使臀部撅起來朝向他。

他貪婪地揪我的陰毛,在我的陰部和臀部來回使勁兒地拿捏,完全沒有原來那種溫良恭儉讓的樣子。

我的胳膊被緊緊地反綁住,勒的像粽子一樣趴在那裡任其擺佈,一動也不能動,想叫又叫不出來,渾身充滿了緊縛感,乳房被壓在身下,像充了氣一樣格外豐滿。

我知道我的臉很燙,因為我強忍著微微發顫的陰部已經濕得快要噴出水來。

我們非常完美地做了一次,我完全不能自制,瘋狂、淫蕩、又哭、又笑、高潮迭起,被勒緊的身體顯得格外敏感。

隨著他強暴式的抽送,我一次次痙攣,一次次昏厥,從陰部和全身傳來的令人陶醉的一陣陣酥麻感使大腦一片空白。

我的靈魂就像長了翅膀,始終飛翔在天堂的上空。我真的很釋放很釋放,我快要舒服死了。

他們不用再向我解釋什麼,因為我意外地獲得了一次欲仙欲死的性愛。

我終於接納陳先生了,我也無暇再想其它,性慾徹底征服了我,我們相擁著同榻而臥,睡得很香,連一個夢也沒有,一直到中午才起床。

吃了午飯,陳太太有事要出去,我和她握手告別,在我的提議下丈夫和她擁抱告別。

兩點鐘,我和丈夫向陳先生辭別,我也擁抱了他。

美麗的天津,我們在午後的悶熱中離開了。

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我們就經歷了婚姻中最具挑戰性的一件事情。

腦子裡還是那些不熟悉的街景,還是那個陌生而溫馨的家,還是那些一幕幕清晰的畫面。

我已經又坐在自己家裡,依偎著微弱的電腦的光亮,用回憶來催醒自己。

我對「tt」說:「看見丈夫背上陳太太抓的斑痕我很難過。」 ­

那時我真的是很在意,但現在我又將一切寬容過去了。

記得臨走時我對陳先生說:「其實我們都沒有做到完美,那就是這兩天我們應該像換一個伴侶一樣對待另一方。但是我們都太在乎自己的另一半了,所以很拘束。」

陳先生說:「其實這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這樣反而大家更容易接受一些。」

我總是理論上的巨人,行動中的矮子。

其實,整個過程中最反覆無常的就數我了,既隨心所欲,還不懂掩飾。

走出他們家門,我才開始後悔沒有和陳太太好好聊聊。

她是個既感情豐富又很有包容性的女人,性格上比我成熟多了。

我很喜歡陳太太,她是唯一一個與我有過親密接觸的女性。

我永遠記得我睡了她的婚床,還有她的丈夫,我們其實應該是很知己的朋友。

4p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遊戲,我鼓足了勇氣參與了,收穫到的卻是與丈夫和諧的性愛,當然還有一絲絲遠去的不快。

沒有一件事可以同時對四個人來說都是美好的,沒有一點瑕疵的。

再來看3p,我覺得那個時候女人是最放縱的,不隱瞞地說,我後來單獨地與兩個男人做了一次,我被他們搞得我幾乎瘋掉。

至於捆綁和「虐待」,我想女人在做愛前都應該試試,這沒有什麼可齷齪的。

緊縛感可以刺激和積蓄女人的慾望和能量,但當它爆發時帶來的是前所未有的快感,簡直是波瀾壯闊、洶湧澎湃,任何女人都無法抵擋。

所以,現在我們經常在家裡玩捆綁和「虐待」。

換妻遊戲不是對愛情、婚姻、家庭的改變,而是挑戰與鞏固。

誰都必須面對誘惑,性慾是人體所固有的,不會與愛同生同滅。

比如說,你所愛的人不在你身邊,你也會莫名奇妙地產生性慾。

發瀉性慾卻要因人而異,有人比較直白,有人則比較忸怩。

不強扭,不壓抑,一切水到渠成。

因此,怎樣正視性慾才是最重要的。

遺憾也罷,幸福也罷,經歷了,過去了,也明白了。

人人都說第一步難以跨出去,但是跨出去了也就出去了。

從這一步走到另一步,再回過頭去看,才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理解就不需要語言了。

短短的兩天,我突然什麼都嘗試過了,內心得到滿足後反而極度不安,就像是偷吃東西的小孩貪多了嘴似的,很惶恐。

所以,我希望自己有很安靜的生活,或者說是用靜觀的態度來看生活。

在我們的生活中,必然感受和體會各類不同的經歷與過程,這期間需要感性的主導來滿足自我的肉體慾望,也同樣需要理性的支撐來判斷和分析。

人既需要性,更需要愛。雖然愛與性可以短暫分割,而相愛的人卻永遠無法分離。理論與實踐就是這樣反覆論證的。

我們都應該好好溫習一下愛情,好好親近一下家人和孩子,感受一切存在與生命過程中的真實,這比什麼都重要!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淫蕩的酒店領班
我為兒子選淫妻
在KTV插同班女生
公寓管理員
賤女友先被別人開苞後被內射
超淫的兩姊妹
情傾天資國色兩母女
我在KTV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親愛的一家亂倫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