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牆天使 人妻熟女

文侖和智賢在日本東丸實習了兩年,在李展濠的幫助下,半年之前,紫薇和她媽媽駱貴芳已移居到香港,其表妹茵茵自然也一起同來。

兩個月後,紫薇和文侖終於結婚了。

而駱貴芳依然和茵茵住在一起,紫薇婚後,已遷離李展濠送給駱貴芳的半山區豪宅,另送了一層豪宅給紫薇,作為她和文侖的結婚禮物。

紫薇和文侖婚後,搬到這個位於大坑道的新居,這個單位面積極廣,足有五千餘平方尺,除客飯廳和主人套房外,還有三個房間,兩個工人房,李展濠同時替他們請了兩個家傭,卻是一對夫婦,男的叫阿貴,是個年近四十的中年人,而阿貴的妻子,叫作阿萍,是個三十出頭的婦人,紫薇和文侖都稱呼她做貴嫂。

結婚後的紫薇,在文侖的疼愛下,讓她感覺人生是多麼美好和幸福。當然,紫薇也很愛他,但唯一令紫薇不滿的,卻是文侖不讓她繼續工作,要她整天獨個兒呆在家,在這些日子裡,可說把紫薇悶死了!幸好母親駱貴芳也常來探望紫薇,還不時住上一兩天,使她多少能調劑一下這悶得發瘋的心情。

說到茵茵,雖然她還和志賢在一起,但她那活潑俏皮的性子,至今還沒有改過來,一張嘴巴,依然像彩雀一樣,鎮日裡吱喳個不停,依舊不時和志賢倒倒氣,鬥鬥嘴。饒是這樣,似乎二人卻樂此不疲,瞧來他們是命中注定,就是一對俏冤家。

哈!說到茵茵的性福,可就和往日不同了,自從她來到香港後,茵茵身邊的蜂蜂蝶蝶,早就飛得一乾二淨,叫她想不收斂也不行。前時在日本的時候,茵茵常掛在口邊的一日三次郎,今日連個影兒也沒有了,紫薇也不禁為她這個浪女而感到辛苦!

但紫薇回想到自己,確也不該這樣稱呼她。紫薇自和文侖一起後,在這兩年間,她何嘗不是搖身一變,變成一個縱情縱慾的浪女。尤其在婚後,她漸漸感到自己潛在體內的性慾,竟變得愈來愈熾熱旺盛,終日需索無度,甚至可用「慾求不滿」來形容。

最終,她在一個驟然而來的情況下,卻做出一件越軌的事情來。

婚後不久,駱貴芳時常對她暗示,希望她和文侖盡快生個小孩子,得個乖孫兒抱一抱,但二人卻全沒這個意思,暫時實不急於要什麼小孩子。

而文侖在李氏集團裡,始終上不了董事局的主幹位置,可能是被他的預知超能力所累,若在生意的秘密上來看,他這種持異的超能力,李展濠對他不免存著一點顧慮!但他在集團裡,已是飲食部的頂尖兒人物,可謂是數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總經理高職了。

今晚文侖吃完晚飯,正埋頭在房間的電腦前,他自從登上這個高職,公作便忙得不可開交,文侖不時會把公事帶回家中,總要耗上一兩個鍾才能停止,這種事情,對他而言已成為習慣了。

文侖也知道紫薇最怕的是一個「悶」字,而且紫薇每日見他回來,總是愛賴在他身邊鑽,向他撒嬌歪纏。文侖為了每晚能多陪這個嬌妻,便把手提電腦帶到房裡來,再不躲在書房裡工作。這一點確令紫薇非常感動,也讓她知道,文侖是多麼地注重她。

這個主人套房相當大,約有七百多平方尺,並一個異常寬敞的豪華浴室,鋪就了雪白色的雲石地台,牆身嵌有名貴的雕花瓷磚,鍍金的水嚨頭,全自動水力按摸浴池,讓人躺仰在其中,充分享受到一股滿足的舒服感。便因為擁有這樣一個完美的房間,紫薇除了吃飯或招呼朋友外,這個房間便成為她日常的小天地,極少會到外面的客飯廳閒晃。

在一個舒服的熱水浴後,紫薇從浴室走出來,見文侖正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腦屏幕,手裡卻敲著身前的鍵盤。紫薇一面用毛巾抹著濕淋淋的秀髮,一面向丈夫緩緩走去。

文侖感到她的接近,停下手上的工作,回過頭來向她微笑道:「過來,坐在我這裡。」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紫薇望見他那對深邃而充滿慾望的目光,便知道他要什麼!文侖這份率直的熱情,使紫薇永遠無法抗拒他,這也是她眷戀文侖的地方,更何況的紫薇,確正有此需要。紫薇把毛巾放在矮櫃上,順從地橫坐在他大腿上,雙手親熱地圍上他脖子:「怎麼了,你工作還沒做完,便想纏人家。」「難道你不想要我麼?唔……」文侖性感的嘴唇,已印上她的櫻唇。

真是好甜美,文侖的吻,總會讓紫薇深深陶醉,且又如此地炙熱有力,充滿著性慾的索求。他的溫暖、味道和神奇的男人氣息,在在都能夠把她寧靜的思緒淹沒,逐漸成為他的俘虜。

二人的舌頭貪婪地纏繞在一起,彼此在對方的口腔裡挑逗往來,紫薇緊緊攀附著他,同時感到他的大手已握住她一隻乳房,正在溫柔而緩慢地搓捏著。

每晚沐浴後,紫薇早已習慣不戴胸罩,身上只披著一件寬大誘人的浴衣,隨時方便丈夫來淫樂。紫薇更知丈夫的喜好,總愛撫玩她的乳房。文侖常對她說,握著她的乳房,卻是一種莫大的享受。

確實,紫薇在結婚後,她原本已美得讓人心悸的清純俏臉,這時更多添了幾分嫵媚,確讓任何男人看見,總不捨把視線離開她。而她這副好身段,也顯得更是豐滿迷人,纖腰豐乳,比婚前更見突出。而她胸前一對美乳,除了渾圓飽挺外,握在手裡,卻充滿著青春的彈性,在在的優點,紫薇當然比誰都清楚,但出在文侖的口中,多少也令她感到有份自豪和滿足。

當文侖另一隻手摸向她雙腿時,紫薇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顫。她突然強忍體內的慾火,竟按住他那貪婪的大手,送上一個迷人的笑容,柔聲道:「你還沒洗白白,渾身都是汗味,穢巴巴的,你想和我搖搖,便得快去給我洗個乾乾淨淨。」「弄完再洗吧,我等不及了!」怪手又再度伸向她胯間,還不羈地用手指在她的柔嫩處按抑著。「唔……」紫薇呻吟了一下,她知道再這樣弄下去,自己體內的原始慾火,必然一發不可收拾。

「文侖不要嘛,乖……聽我的說話,洗完澡再給你弄好麼?」再次按住他的手,讓他不能得逞。

文侖不情不願的聳聳肩,把她輕輕推開。紫薇站了起來,好讓他離開,豈料文侖突然把她橫身抱起。

這驟然而來的粗魯舉動,令紫薇輕呼了起來,她明白文侖所圖,知他是要抱自己到床上去,心中也不由暗暗一喜。

幾秒鐘後,紫薇發覺是想錯了,原來文侖竟把她抱進浴室去,才一放下她,便動手把她的浴衣扯了下來,讓紫薇全身赤條條的站在他身前。沒過多久,文侖也和她一樣看齊,身上已是寸絲不掛,彼此裸裎相對。

看來文侖是急不及待了,他沒有跨進浴池,拉著紫薇來到蓮花蓬,在溫熱的水花下,不但沒有沖掉文侖體內的慾火,反而令他慾念更趨熾烈。

紫薇望向丈夫那昂首亢奮的陰莖,見他早已筆直朝天立起,立即令她興奮不已。文侖卓立在她身前,要求紫薇為他吸吮。

這時的紫薇己是淫慾橫生,自當不會拒絕他的要求。不知為何,每當紫薇望見男人粗壯的陽具,就有一股想要含玩的感覺。紫薇實在愛死他這根好寶貝了!

她望著這條巨龍,心裡不由暗自想道:「這根讓她欲仙欲死的大陽具,雖然龜頭不及他的大,但粗長確也不輸於他呢!」她一想到那個男人,一股淫火猛然暴升,子宮竟然酥癢起來,淫水也不自控地洶湧而出。

紫薇乖乖的蹲在地上,跪在他跟前,文侖自動分開雙腿,像有意向她誇耀自己的巨大般。紫薇不再猶豫,伸出纖手把他握住,一上一下為他套動起來,而另一隻纖手,卻撫摸著他的陰囊,一面仰頭向前,含住他的陰莖。

只見紫薇用雙唇緊緊箍住他,靈活的舌頭,俏皮地攪動著他的龜頭。紫薇坦白承認,確很喜歡用口玩弄男人的龜頭,尤其是能把他弄出陽精來。

文侖的陽具確也不少,總把她的小嘴填得堂堂滿滿,紫薇知道文侖憐愛她,決不像那個男人,用他的巨物粗暴地頂撞,狠命深插她喉頭。但那種猶如受難的感覺,卻令她極度的沉醉。

在紫薇心中,對文侖這份斯文得過份的憐愛,不免又恨又愛。恨的是他不夠激情,愛的是他那股溫柔,而這兩方面,都是讓女人最想擁有的。

文侖喜歡紫薇的嘴唇自由發揮,每當紫薇用舌尖舔他馬眼時,文侖總會發出滿意的輕歎,隨著紫薇的吸吮,同時會發出舒服的「啊……嗯……」呻吟聲。

今日也不例外,只見他顫著聲音,喘息道:「啊!好爽……你的小嘴總是弄得這麼舒服,我已經被你吃上癮了!」紫薇聽到他的說話,不禁抬起頭來,溫柔地向他報以一笑。丈夫的讚美,確實令她感到特別甜蜜,畢竟文侖是她的丈夫,不同那個男人,但她每當想起那人時,紫薇卻不敢否認自己不喜歡他,便是這個原因,她對文侖的不忠,不免深感愧疚,只是她實在身不由己,自從和那男人好後,他的舉動,他的言語,還有他那驚人的技巧和性耐力,著著足以今她深深迷醉,那個深淵猶如無底深潭般,竟已愈墮愈深,似乎再也不能自拔了!

這時的紫薇再難忍受了,陰道的淫水,已開始氾濫成災,她站起來,面對面擁抱住他,淫蕩地用那傲人的乳峰抵向他胸膛,擺動上身磨蹭他。紫薇因淫火大盛,乳頭早已發硬起來,這樣一磨,登時被擠壓得左右滾動。雙乳帶來的快感,讓紫薇不由「啊!」的叫了一聲,實在太舒服了。這份快感,讓她幾乎忘了形骸,口裡叫道:「文侖,快來插我,用你的大陽具填滿紫薇的陰道。」文侖聽後也不禁一怔,雖然彼此已是夫妻,但紫薇向來文靜秀雅,這種淫詞浪語,決不像出自這個溫文清純,出塵如仙的美女口中。可是最近這個月來,紫薇平素的靦腆矜持,卻不知跑到那裡去?

他心裡雖是這樣想,卻也不甚縈懷,只道她深愛著自己,所以會這樣。況且夫妻床上之事,本來就該盡情放縱,無須有什麼顧忌才是。文侖又怎會料到,紫薇的言行驟變,卻是來自另外一個男人。

文侖抱她在懷,紫薇已急不及待地主動抬起一條腿,圍纏到他腰肢。文侖配合她的舉動,用手抬著紫薇的大腿,而紫薇卻淫蕩地握住他堅挺的陰莖,不住在自已嫩唇處抑磨,接著把他的龜頭往內一塞,推進自己的身體裡,緊窄的花穴,已把那龜頭箍住:「把你的陽具抽進來,紫薇受不住了!」只見文侖微微一笑,腰桿用力一挺,便把陰莖插進半根。

被陽具深入的脹滿感覺,令紫薇爽得渾身一顫,她配合地一揍,陰莖已頂到深處,一股快樂的滿足呻吟,立即響遍浴室。

文侖抬著她腿臀,不停地反反覆覆抽戳。

紫薇雙手緊緊圍住他脖子,而文侖每一深投,均直頂進她的子宮裡。紫薇本來就天生淺窄,總是無法全部容納他的巨大,但他的深入,往往能激進她的子宮頸,撐開她深處的嫩肉。而這種深進的方式,卻是紫薇自己的要求。

她還記得,文侖第一次闖進子宮頸,她痛得淚水狂滾,卻死命地屏息忍受著,但到得後來,已成為她一種無尚的享受。

這時的紫薇,正感受到他的強猛衝擊,使她的身體在他懷裡波動著,這種猛烈的感覺,太令人興奮了,紫薇美得全身發燙,不得不放蕩地呻吟,腦袋也漸感頭暈目眩。隨覺文侖抵緊住她的子宮,射出熱情的精液。紫薇渾身一爽,跟住也丟了,漸漸癱軟了下來。二人稍作休息,再在浴缸來個鴛鴦戲水,才恩恩愛愛地裸擁著離開浴室。

他們來到寬大的床上,文侖讓她安靜地仰躺下來,接著溫柔地在她身上移動。文侖那溫熱的雙唇,吻遍了她白潤如雪的肌膚。紫薇忘情地將他抱緊,好讓自己能感到彼此狂烈的心跳。文侖的雙唇,終於貼上她的唇,柔軟的舌頭進入彼此的口中,需渴地吸取對方的甜蜜。

良久的熾熱擁吻,終於讓二人融為一體,徹底地感受對方的生理反應,挑起彼此強烈的慾望,文侖的手已滑上她的乳房,繼而敏感的乳頭,赤落在他手指中,令紫薇再不顧一切地回應他,挺起自己的豐乳,熱情地接受他的把玩。

文侖很溫柔,讓她能清楚地享受被撫摸的暢快滋味,也讓她感受到被丈夫寵愛的幸福。

紫薇開始感到渾身燥熱,他硬挺的陽具,已被她用緊閉的雙腿夾住。紫薇輕輕地用腿側搓動他,使他呻吟起來:「紫薇,你想叫我發狂嗎,我已經忍得很辛苦了!」他粗嗄沙啞的聲音,確讓紫薇瞭解他的痛苦和難耐。

文侖突然翻身而起,騎在她身上,而他這個位置,使紫薇清楚地看到他那過人的陰莖,他真的很粗長,雖然她到目前為止,還只是接受過三個男人,一個是在日本認識的洋平,一個就是那個今她死去活來的男人,其次便是她深愛的丈夫文侖。

洋平便不用說了,他的傢伙,實在無法和文侖相比,而那個男人,雖然龜頭巨大,但論粗長堅硬,卻和文侖不分上下,各有所長。紫薇和茵茵閒聊時,每當談及男人的那話兒,在她口中所說的比例,他已知道文侖和那人的份量,在東方人而言,已是相當不錯了。

這時,文侖正托起她一隻乳房,用他的龜頭撞擊她的乳尖。紫薇看見他這淫霏的舉動,心中又是一蕩,瞪大眼睛望著他的龜頭,顫聲道:「啊!好癢。」本已發硬的乳頭,這時更顯挺立,她不甘示弱,雙手不住撫摸他的大腿根,用小手托起他的陰囊,輕輕地搓玩著。文侖受她這樣一弄,樂得閉上眼晴呻吟起來。

紫薇知道他舒服,更是愈益放肆玩弄他,還以另外一隻手,代替了文侖握住陽莖的大手,把他的馬眼擠擦自己的乳頭。

文侖這回可受不了,他轉過身來,伏到她胯間,鼻尖已碰上她的陰唇,紫薇打從心裡就喜歡男人為自己口交,每當男人柔軟的舌頭闖進陰道時,那種激烈感,在在都令她快要瘋狂。文侖分開她雙腿,開始舔她的陰戶,同時把跨在紫薇身上的臀部提高,粗長碩大的陰莖,正好抵在紫菽的臉頰上。她當然不會放過這美點,馬上握住他陽具,已見他的馬眼滲出淚滴,惹得她興奮異常,忙以舌尖把他舔抹掉,接著張大櫻唇,把龜頭含進嘴中,晃著腦袋為他套弄起來。

隨覺文侖的舌頭已深進她陰道,就像陽具出入般,自動抽插起來。紫薇不由低嗚一聲,清楚地感到由腿間傳來的磨折快感,而且快速地蔓延到全身。

紫薇難以按忍體內的快感,她需要文侖粗大的陰莖,瘋狂地插弄她、填滿她,忙喘氣道:「幹我,紫薇要你的肉棒,不要舌頭。」紫薇握住他的陰莖叫著。

當文侖跪坐在她胯間時,紫薇再次握住他陰莖,對準自己雙腿間的幽穴:「文侖來吧,我愛你。」文侖聽得心頭發熱,抬起她雙腿,緩慢地進入她早已濕淋淋的陰道,一下子便插到她的最深處,再拉出她的陰道口,忽地文侖一個用力深進,直撞到她的子宮處。

紫薇的慾望馬上得到充實的緩解,身子也不自禁顫慄起來。

文侖開始奮勇挺動,強而有力的腰肢,一挺一抽的,肉棒每一次抽插,均抽離她的陰門,把她的陰道撐開又復合,又再次彼撐開,在紫薇滑潤的甬道不停地進出。

這種感覺實在太美妙了,讓紫薇感到說不出的舒爽。只見淫水開始不斷湧現,從她的腿根往下慢慢流瀉,高漲的情慾,使她不自覺地抬高臀部,同時雙腿圍上他那強橫的腰臀,更方便文侖深入她,戳刺她那嬌嫩花蕊。

天啊!紫薇心裡喊叫,文侖的溫柔抽插,不慢也不快,節奏相當適中,讓她更能清晰地享受被陽具擁刮的樂趣,也讓她感到陰道被龜頭廝磨的蠕動。紫薇併攏起雙腿,她知文侖喜歡自己這樣擠壓他,而這樣縮緊陰道,也令她得到更強烈的快感。沒過多久,紫薇已給他操得頭昏魂消,飛到雲端去似的。

文侖望著眼前嬌美迷人的愛妻,胸前那對渾圓的美乳,在自己激刺下,不住上下顫晃,幻著一浪浪誘人的乳波,不由看得慾火焚身,連忙伸出雙手,捏玩著那對晃動的乳房。這樣無疑更大增紫薇的快感,終於高潮來臨了,大量的陰精,由她深處狂湧而出。

但文侖仍沒有滿足,大概剛才他已射了一次吧,今回的耐力,變得特別持久猛烈。紫薇被他狂插一輪,淫慾再度給他弄起,叫道:「啊……文侖,你好厲害,快要插死紫薇了!再要深一些,插進我的子宮去……讓我感受你的龜頭闖入!」再過片刻,紫薇已是渾身乏力,軟軟的仰躺著,只張開雙腿,任由文倫操幹,而她的雙乳,也因他的把玩下更見堅挺,放蕩地引誘著文侖向她摧殘。

就在紫薇迷失在快感的當兒,忽覺文侖把陽具抽離她的身軀,紫薇正感奇怪,文侖的肉具又用力地撐開她的陰唇,直插到最深處,再次這樣又抽離又深進,不停地反覆這動作,而那股力度,卻比剛才重猛得多了。紫薇登時被他幹得慾火重生,把一雙腿兒大大的分開,配合著他的陰莖更徹底地抽插。

「啊唷……好美啊……萬萬不要停……用你的大陽具出力插我……紫薇快要美死了!」她開始放浪地叫囂。 

紫薇確實太興奮了,一浪浪的快樂電流劃過她全身,劃過她體內每一個細胞,接下來文侖不再插離她身體,改用正常方式在她陰道插弄,但頻律卻愈插愈快。紫薇知道他快要完蛋了,就在文侖用力緊握她雙乳時,龜頭已抵住她子宮。紫薇清楚地感到,文侖炙熱的肉棒正在她體內不停地跳動,緊接著另一股灼熱的液體,突然激射而出,恰巧填補了她的失落和空虛。

二人緊緊的擁抱著,讓也沒有動,而文侖的陰莖,仍是留在她體內。紫薇很滿意這種感覺,她能感受他在自己體內的軟化。

文侖把頭埋在她乳溝,不住地喘息,而紫薇也是渾身無力,但她知道,自己和文侖必須要再次淋浴,沖淨身上的汗水,才能好好睡一覺!

浴後二人臥回床上,紫薇親暱地依偎著文侖。剛才共浴之時,文侖卻對她說,明天一早便要去日本,回東丸辦點緊要事。自從文侖在日本實習回來後,每月總要返回日本東丸一次,一般只須兩三天便能回來,對紫薇來說,她已是見怪不怪,便問道:「今次你要留多少天?」文侖輕撫著她的秀髮,徐徐說道:「今次會留多一陣子,因廣州的店子將要營業,也是國內首間分店,有很多事必須要和東丸辦妥,相信要六七天吧,但你放心,我每日自會給你電話,若有要事找我,給電話到太陽神太子飯店找我便行。」紫薇點頭嗯了一聲,又道:「今次去這麼久,讓我給你收拾一下行李吧。」待她直要起身,卻被文侖拉了回來。

只聽文侖道:「不用了,到時需要什麼,我自己買就可以了。睡吧,明早乘七點鐘飛機,我六點前便要趕到機場。」紫薇無言可說,把誘人的身子趴在他身側,不用多久,二人已進入夢鄉。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