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山村生活 家庭亂倫

麗子望著窗戶外紛飛的白雪,兩隻手不停在幫父親煎藥的火爐旁,交互搓弄著取暖。

母親的去逝,加上父親因砍柴而摔落山谷,讓原本貧窮的家更加清苦。家中斷續的三餐,是依賴著山邊寺廟住持--如空和尚的救濟,才不致餓死。雖然,麗子是不太願敲動著她掂著腳才構到門上的圓環,走進那個令她有些生畏的地方。但是被週遭鄰居視為災難而躲避的她,除能靠著讓那乾癟的雙手在身上撫摸以換取的食物外,麗子想不出還能有些什麼辦法來餵飽她和父親。

『如空和尚是個慈祥的人!』麗子是這麼認為著。

他除了喜歡蹲在門檻上看著麗子從小肉洞裡灑著如布幕般的金黃尿液,及偶而執意的要用他光滑的頭,替代手紙幫麗子擦拭著沾滿殘留尿液陰部的舉動,讓麗子感到羞澀與滑稽外,總是會給麗子相當多的蕃薯及白米。

自從父親出事以後,麗子就已放棄了上學的念頭,在家中努力的做著懇求來的手工。但存上許久的金錢,往往只是夠上門就診醫生的一次費用吧!

麗子不禁歎氣的看著躺在床上的父親,他的眼神還是那麼呆滯的望著屋頂,口中不停的呢喃著妻子--香織的名字。

『媽媽是幸福的!』

一想到爸爸小腹下的陰莖,一定因為懷念著媽媽勃起著,麗子嘴唇是感到乾燥的,整個人的心也開始不安的蠢動。

麗子不禁將右手輕放在自己胸前,學著大人般的愛撫著自己的胸部。手部轉動的快感,迅速的讓乳頭充血著。脹硬堅挺的豆豆,更讓她加速著手旋轉的速度。

「爸爸……」

乳尖搔癢的感覺,隨著父親撫摸著自己的情景出現在腦海中,如電流般順著神經刺激蜜洞的空虛。麗子有著更需要的感覺,挪動著手向禁忌的蜜洞前進,顫動的神經刺激著些許花蜜鑽出肉瓣中的夾縫,向外泛流。

「嗯……」

想到父親黝黑的肉棒,身體有著說不出的燥熱苦悶。麗子咬著唇,將右手伸入衣服內,一次又一次從乳下沿著稜線向乳尖用力的捏擠著。

『我真是個壞女孩……當著爸爸的面做著壞事……』

麗子瞇著眼望著床上的父親,慢慢的走過去。輕輕地掀開蓋在身上的棉被,望著挺立的肉棒,麗子抓起爸爸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噢……爸爸……」麗子輕撫著肉棒,無力的呻吟著。

想起爸爸生病後,第一次幫他洗澡的樣子,自己一如新娘子般的微紅著臉,顫抖著幫爸爸寬鬆著衣褲。麗子知道她的心是有著異常期待的興奮,雖然在褪下爸爸褲子的剎那,麗子是用雙手緊蒙著眼。

隨著幫父親身體擦拭的順序,來到讓她感到心跳加速的地方。麗子瞥過頭,憑著小手傳來的觸感,打著肥皂幫父親清理著肉棒。

抖動的陰莖,在麗子掌心中不停的跳躍著,那種觸感是奇妙的!麗子在強烈的好奇心趨使下,慢慢的轉過頭,偷望著爸爸肉棒在小手中勃起的樣子。大概是因為從小就住在山中的因素,爸爸有著七、八寸長的傲人雞巴,黝黑的肉柱加上雞蛋大小般的龜頭,像是個小孩握著拳頭般的,極欲掙出麗子的手掌之中。

麗子張大口,呆呆的望著爸爸雄偉的肉棒,躊躇著不知該如何來處理著讓她驚訝的突發狀況。不禁想起媽媽生前在深夜裡的動作,將手圍成圈圈包在爸爸的雞巴上,上下的套弄起來。

爸爸的肉棒受到久未有的刺激,變的更加灼熱腫脹。麗子根本無法用手將它滿滿的包住!加上第一次幫父親自慰的麗子,手法總是那麼笨拙,父親常因為疼痛而不停的喊叫。

麗子慌了,深恐驚動鄰居的她,只好用小口替代著雙手,費力的含著爸爸的大龜頭,努力的放入自己的喉嚨裡。麗子瞇著眼望著爸爸,看到爸爸眉頭微蹙,眼睛緊蓋著,口中不停的喊著媽媽香織的名字而射出白濁的液體時,心中有著高興的感覺。

『可憐的父親,把麗子當成媽媽吧!』

麗子將包在爸爸龜頭上的包皮,慢慢向下拉到末端,濃濃的尿騷味隨著漫出來。看著龜頭末端的稜線,有著久未清理的白垢,麗子用手指繞著,將它堆成一處。

『又該幫爸爸清理了!』

麗子伸出舌頭,將爸爸堆積的尿垢舔進口中。腥臭略帶鹹味的雜垢,有著她所愛吃的鹹魚味。小手輕撫著爸爸龜頭前端的馬眼,望著爸爸揮動的想抓住什麼的雙手。

「爸爸乖噢,麗子來幫你了!」

麗子彎著頭,一邊將爸爸的肉棒放在嘴裡不停吸吮著,一邊將自己的手放在剛長出的肉芽上搓揉。淫靡的氣氛,讓她興奮像個蛇似的扭曲著身軀。忘情的享受著亂倫的禁忌。

當然,麗子也能忘記是否有人在窗外欣賞著這一切……

「媽的,麗子這個浪蕩的女孩。真想把我的雞巴插在她的洞裡!」雄太一邊搓著自己的肉棒,一邊說著。在他肥胖的臉上,長滿了青少年的青春痘。一顆顆紅腫的,像是一盆子的紅豆。

「尤其是她將手放在白白滾滾的肉洞自慰時……可愛的小肉豆……肥肥白嫩的陰唇……我還看見它流出水……太爽了!」在一旁如雄太般的自慰的時夫,附和著說。

「啊!臭娘們,來吧……」

「插進你的小穴裡……爽死你……」

兩個人加快著手部的動作,嘴巴裡不停的嚷著。就像麗子在他們的身旁,讓他們不停的著。

空氣中迷漫著如栗子花的淫糜氣味!

「你們兩個煩不煩?!」一直縮在塌塌米邊的和彥,抬起頭來望著從麗子家偷窺後,就不停的幻想著和麗子作愛的雄太及時夫。

他知道他的心中是相當懊惱的!

麗子和他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不論在家中附近或是在學校裡,每一個人都認為他們是天生的一對,和彥也一直是這麼認為著。至少,在麗子家發生事故前,玩任何遊戲,他們都是一國的。

「喂!和彥,你也看見了,對不對?!麗子那股騷樣,把她爸爸的雞巴放在嘴裡,不停的吸著。哇!真是受不了。」雄太一邊玩著老二,一邊對著信太說。

「對嘛!和彥。尤其是麗子他爸爸射在麗子臉上時……白白的精液……麗子還把它抹在手上,放在嘴巴裡……」

時夫說完,和雄太一起邪惡的大聲笑著。

「夠了!你們……不准再說下去。」

「事實是如此嘛!」

「算了吧,和彥。我知道……你也想幹麗子,對吧!」

雄太搖著肥大的屁股走到信太身邊,惡作劇的抓著信太的雞巴。

「哇!都硬了嘛……」

「媽的!」

和彥整個人撲在雄太肥胖的身上,使勁的將拳頭打在他的身上。

他知道他不是恨雄太和時夫對麗子的幻想,只是無法接受麗子與她父親的不倫畫面。

「咚!咚!咚!」

麗子不安的敲動著門上的圓環。想到早點醫好父親的病情,麗子就想起如空和尚牽著她的手所說的。

「麗子,如果你想送你父親到大城市去看病的話,我是可以幫你的!」

麗子當然知道,這個幫忙的代價將是相當大的。

她穿著媽媽生前幫她縫製的和服,心中有著莫名的恐慌。雖然,麗子對男人的身體,已借由癡呆的父親那邊,得到些許認識。但是還是處女的她,實在不知道如空是否會將肉棒刺穿自己的薄膜,讓她成為真正的女人。

望著家中早已空然的米缸,麗子真的不想再如此生活下去。

門嘎的一聲開了。

「哦!麗子你來了。」如空望著眼前這只美麗的小綿羊,高興的笑著︰「進來吧!外面真冷。」

如空牽起麗子的小手,放在棉襖的口袋中,像老鷹擄獲獵物般,將麗子緊緊的摟在身旁,快步的向自己的廂房走去。

他喜歡聞著麗子身上的香味,那種處子專有的體香。

「白米又吃完了嗎?!」

麗子咬著下唇,默默的點點頭。

「住持,我……上次你說過你會幫我。」麗子的聲音,小的如蚊叫︰「我想……送爸爸去城裡看病。」

如空停下腳步望著麗子,他注意到麗子今天似乎特別打扮過。

略嫌窄小的和服緊緊包著發育中的身子,兩條辮子尾端綁著紅紅的蝴蝶結,順順的搭在肩上,小小又秀氣的臉蛋,有著一抹淺紅的嬌嫩。

如空的心跳動著。緊摟著麗子瘦小身子的手,開始在她的身上摸索。

「啊……不要……」麗子輕輕叫一聲,縮緊著身子。

雖然心中有著宿命的認知,而完全失去逃走的慾望。雙腿不停地顫抖,算是對即將而來的洗禮,做著最後的抗拒。

如空的手有些粗。這樣的手從麗子的小腹向大腿根部慢慢蠕動,麗子光滑皮膚的觸感,是令他感到舒適的。

「不要在這裡……求求你……饒了我吧!」麗子拚命地壓住想要撫摸她敏感肉芽的手。

「麗子,你要有著心理準備來好好的服侍,不然我會生氣噢。」

聽到如空的話,麗子緊張地抬起頭。如空的口吻雖然溫和,卻有著令她感到恐懼的聲色。

「服務的不好,我是無法幫你父親的,知道嗎?!」如空的手仍舊向麗子和服下方摸著。

「對不起……是我不好,請幫我吧……」

麗子的眼淚快要掉了下來。壓住裙子的手也放鬆力量,身體向如空靠過去,顫抖的將大腿分開。對著在這種神聖的地方,被人如此撫摸,麗子有著極度難為情的感覺。但對著敏感的陰蒂傳來一陣陣強烈的刺激,麗子不禁扭動著屁股。

「哈!哈!淫蕩的女孩,這麼快就有感覺了嘛!」如空對麗子敏銳的感受,感到滿意。

「等下會讓你扭動地更厲害!」

如空抽出放在麗子陰部的手,放在嘴裡砸了砸,品嚐著處女特有的鮮味,拉著麗子的手走進房間。

「來,把衣服脫了,坐在這裡。」如空把桌上的盆栽移到地上,拍拍桌面向麗子示意。

欣賞女人脫衣服是愉快的事,尤其是像麗子這般清秀的女孩。小小的臉上,有著嬌嫩害羞的表情,著實讓如空心動著。

「麗子,你知道該做什麼了吧!」

麗子的身子開始發抖,她當然知道她又要做著如空所謂的「盛大瀑布洗禮」了。

「冷嗎?我來加點柴火。」如空望著麗子發抖的身子,真想好好的玩弄,不禁邪惡的笑著。

「可憐的松樹,好久沒有灌溉了,今天就讓你更茂盛吧!」

如空將空裸的麗子按在桌上,下半身隨著桌子的高度整個騰空,雙腳向外猛力的拉開,以便讓陰戶更為突起。

「麗子,你可要尿準些。」他邪笑著說。

「我……尿不出來。」

「要不要我幫你啊?幫人排尿,可是我這個老和尚專門的。」

「不!不要……我……自己來。」

麗子紅著臉,憋著氣往小腹用力,但在這種情形下,總是無法順利排出。尿尿的感覺也像個玩著躲迷藏的頑皮小孩,一下子有一下子沒的。

「來,我來幫你忙。」

如空望著麗子的表情,早就按捺不住。麗子的小肉洞隨著小腹的用力,一開一縮的吸引著如空,粉紅色的嫩肉,圓圓滾滾的肥唇,再配上略帶黃色的陰毛,充份的告訴如空,這個處子是屬於他的。

如空用手將麗子的陰唇向外撥著,再將手指頭微伸到內,不停的輕敲著尿道口。

「啊!不要……我自己會……」麗子對那突來的刺激,有著急速想排出的感覺,肉穴也跟著張大。

「快!……麗子快……」如空的喘息加速,舌頭跟著指頭的動作吞吐,像只哈巴狗似的︰「來,乖乖的尿出來……」

「出……出來啦……」

金黃色的尿液,噴出的像一片布幕灑在空中。在盆栽上排完尿的麗子,有著解放後的快感,躺在桌上不禁露出舒暢表情。

「麗子,你剛剛在做什麼啊?」眼睛眨也不眨的望著小肉洞殘留的尿液,如空充滿壞意的問著。

「我……在……那個……」

「不能說那個,你應該說『麗子在這裡尿尿了』。不誠實的小孩是要受到處罰的,知道嗎?!」

「不要……麗子在這裡尿尿了。」

麗子紅著臉,想到如空和尚不知要用什麼方法來處罰她,嚇的有些發抖。殘留在體內的剩餘尿液,跟著流出肉縫,沿著桌面向下流著。

「哈!哈!很好,留尿在身體裡是不好的哦!」如空用手摸著麗子濕潤的大腿,眼睛像是要噴出火般的張大。

「麗子,你的陰戶濕淋淋的,該怎麼樣呢?」

「想……用手紙擦……」

「麗子想用手紙擦尿濕的陰戶嗎?」

「不要問了……真的羞死了……」麗子捂著臉,淫穢的詞句讓她感到莫名的燥熱。

「來,我來幫你好好的擦乾淨。」如空蹲著身子,用他光光的頭頂著麗子的陰唇,不停的摩擦著。

「不要……很髒呀……」

麗子雖然對如空的舉動不陌生,但還是無法接受這種奇怪的服務。如空頭上殘留的髮根,如小刷子般的刺激著陰唇上的嫩肉。麗子的眼開始迷濛,雙手也不禁環抱起如空的頸子。

「啊……好癢……」

「癢嗎,我幫你好好檢查檢查,看看是不是跑進蟲子……蟲子,蟲子……對啊!一定是有蟲子。」如空喃喃地說完後,跟著走出房間。

麗子的心,有著害怕的感覺,她不知道如空和尚走出去前的笑容,為什麼看起來是那麼詭異。

雖然剛才短暫的刺激,讓她有著說不出的舒服。被如空的頭部頂著磨擦的陰部,有著渴望被填滿的想法。圓厚的唇肉隨著如空頭部的轉動,竟有著滑滑的花蜜。

『我真是個壞女孩!』麗子用手摸著陰唇上的淫水,好奇的放在鼻子上面聞著。

「哈!麗子,聞起來怎麼樣?」

麗子被突然走進來的如空嚇了一跳。

「不用怕,來,吃看看吧!」如空將手上的東西放在桌上,抓著麗子的手往她的嘴裡放著。

「好吃吧!告訴我,吃你自己的淫水有什麼感覺?」

「不要……太髒了……」麗子掙扎著甩著如空的手,心中卻對自己那微酸而略帶尿騷的味道,感到有些好玩。

受到麗子淫靡的動作影響,如空像發狂似的,用他早已掉落牙齒的嘴吸著麗子的乳房,軟軟的牙床,如嬰兒小嘴吸乳似的蠕動。

「啊……那樣……快要融化……」麗子的身子跟著搖動,口中不由得發出叫聲。

「嘿嘿,你這個小淫娃。」

看到麗子激動的表情,如空順著麗子光滑的肌膚向她小腹舔去。技巧熟練的他,用舌尖上下的舔動著嫩肉,然後把臉緊緊的貼在麗子的陰部,將整個蜜穴含在嘴裡,不停地吸。

「啊……那裡……太美……」麗子忍不住抱著如空的頭,使勁的壓在自己的大腿上。

「你不是想吃自己的花蜜嗎?我餵你吃吧!」如空抬起頭來,吻著麗子。在她的嘴裡吐著殘留著的淫水,一手也尋覓著剛剛放在一旁的菜蟲。

「讓你更爽,嘿嘿!」

「不要!」麗子發現如空手上捏著的蟲子,嚇得想要從桌上撐起身子。

「不准亂動!否則,你爸爸就無法去城市。」如空一邊將縮成一堆的蟲子拉開,一邊恐嚇著麗子︰「搞不好,等下你還會謝謝我呢!」

不理會麗子臉上流露恐怖的表情,如空將蟲子放在白嫩的陰唇上,看著菜蟲伸著短小的腳想要抓住著力點,而刺激著麗子一抖一抖的,他就很興奮。

「嘿嘿!舒服吧?這只蟲子真是好命,能夠享受如此的美味。」

「噢……饒了我吧!」

受到蟲子蠕動的肉洞,有著夾雜著恐懼的快感,麗子肉縫裡的花蜜忍不住的再度泛出,而菜蟲也因著力點濕潤的關係,努力的向上方爬著。短小的爪子,抓著白色的嫩肉,不停蠕動著身子。

如空張大眼看著眼前的光景,下腹部有著久未有的陣動。

「快……快點!」如空大聲的叫著,希望能藉由眼前的景象,刺激著陽萎已久的陰莖。

如空摸著突起的肉芽,激動的扯斷掛在脖子上的念珠。望著灑落在桌子和地上的念珠,順手抓了幾顆,看到麗子蜜洞下方那緊閉的菊花蕾,是那麼可愛,不禁的將它往裡面塞入。

「好痛……不要!」

麗子痛的閉著眼睛,身體不停的在桌上左右擺著,陰戶上的蟲子也跟著掉落在地上。如空像發瘋似的,死力的按著麗子搖動的屁股,將手上剩餘的念珠一顆顆的往麗子的小屁眼裡擠。

「吃進去……統統給我吃進去!」

如空根本不理會早已痛的掉下眼淚的麗子,望著隨著手部用力按下後沒入的念珠,陰莖也一抖一抖的往上翹立。

「不要……再弄了……」

沒被開發過的肛門,突然一下子被塞入這麼多念珠,麗子痛的大聲呻吟。小腹的疼痛,也讓珠子排泄物般從直腸往屁眼上擠出。

「不准把它弄出來!聽到沒?!」如空的手在珠子即將跑出時,用將它往內按入。

受到異物塞入的肛門,疼痛的讓麗子不停的流著冷汗,秀氣的小臉扭曲著。

「哈哈!爽吧。我來讓你成為真正的女人!」

如空迅速的褪下棉袍,吐了些口水在他半舉的龜頭上,雙手將麗子的腳向外拉開後,握著龜頭傘部的末端,磨擦著微閉的細縫,然後整個身子用力的向桌面方向沉去。

麗子緊閉的小陰唇口,讓龜頭有著受到處女膜阻礙的異常快感,更赤紅了如空的雙眼,他急的用手刺激著麗子的花蒂,以便分泌些花蜜來減少被處女陰道緊包著龜頭的疼痛。

「痛……」麗子一邊哭喊著,一邊用手推著如空。

就在麗子感到心碎的同時,聞到一股腥臭的味道。

如空的身子趴了下來,在麗子的身上不停的抽搐著……

離開寺廟後的麗子,細步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中有著些許的失望,至少對男女交合的情事而言,她不明白,為何無法如母親生前那般激情。但值得欣慰的是父親即將能到城市裡治病。

麗子微紅著臉慢慢的走著,和尚留在肛門內的念珠,讓麗子無法如正常般的走路。小腹疼痛的感覺隨著走路的搖擺,讓珠子不停的相互轉動,隔著一層薄膜向前擠壓,讓蜜洞及直腸有著帶著疼痛的異常騷癢。

「不准拿出來,否則就失去幫忙的權利!」離開前如空對她恐嚇的說。

寒冷的天氣加上陰部不停的刺激,麗子感到一陣一陣的尿意。望了望週遭,麗子顧不得直腸內的珠子,加快了腳步往一邊的草叢走著。

「不要動哦!刀子是不長眼睛的。」

「你們要做……」

麗子的嘴被雄太摀住,張大著眼望著拿著刀子的雄太和時夫。更令她訝異的是她心中愛慕的人和彥,竟然也在一旁。身上的和服迅速的被解下,因害怕而僵硬著的身子,尿水如失禁般的浸濕了裡褲。

「你們看,麗子嚇的尿褲子了。」雄太伸出手,用指尖隔著濕透的內褲,撫摸著蜜洞上的花瓣。

「不是,麗子是太興奮啦!」時夫一邊撕著麗子的內褲跟著說。

「你們不要……真的不要……」麗子的眼角淌出淚水。

「別怕,我們會好好疼你的!」雄太說完,拿著手上的刀子在麗子光裸的下身來回的刮著︰「這麼多的雜草啊!不行,我來免費幫你除草。」

「啊……請饒了我吧!」

麗子全身赤裸的呈著大字型地被按在雪地上。隨著剃刀的滑動,麗子的恥毛慢慢的散落,整個白嫩的陰戶,更加突顯出來,像是與地上的雪相互比較。

「請住手吧……雄太……」對著陰戶颼颼的涼意,麗子發出悲痛的請求聲。

雙手被時夫抓著,而他的另一隻手也拿著刀子抵著麗子的脖頸。麗子對雄太的作法,是不敢抵抗的。

「喂!你真囉嗦。」雄太對麗子的哭叫,有些不悅。

「……和彥……」麗子絕望的望著她的愛人和彥,希望他能挺身救她。

和彥只是抿著嘴,默默的看著麗子。

『這是你自討的!』和彥的心中充滿著對麗子父親的妒意。

「麗子的陰戶真美。」

雄太撥落著麗子陰戶上殘留的發渣,大姆指放在麗子的肉芽上不停的轉動,整個肥胖的臉,也跟著壓在麗子的大腿上,伸出舌尖在突起的大陰唇舔動。

受到陰唇突來的刺激,麗子整個人顫抖了一下,最接近肛門口的念珠隨之向外滑出。

「……你們看,麗子的屁眼……」雄太對這種奇異的景致,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黃黑色的念珠,夾雜著些許黃色的排泄物,在白色的雪地分外明顯。

「快看看,還有沒有?」時夫跟著撲了過來,粗魯的往麗子小小菊花蕾塞著手指頭,同時向裡面摳。

「不要……別看……」麗子掙扎的轉動身體,但被肥大的雄太立即壓住。

「還有……哇!還有很多顆呢!」時夫一邊挖著直腸內的念珠,一邊興奮的說。

「和彥你看,這個蕩女和老和尚也有一手。媽的,爛貨!」雄太的手,不停的往麗子的臀部打著。

「走開!我先來。」

在一旁緊握拳頭的和彥,和彥推開雄太和時夫的軀體。心中明白麗子將從自己完美的印象中消失,匆忙的解開褲子。咬著下唇抬高下身,屁股向緊貼的大腿根部慢慢沉著。

「臭婊子,我要進去了。」和彥沙啞著聲音,望著早已流下眼淚的麗子。

硬的像是鋼條般的雞巴,從麗子的肉縫中挺進著。龜頭頂開花瓣的感覺,也讓麗子的身體跟隨著顫抖。

「……和彥……」

麗子微蹙著眉頭,雙手輕輕的擋著和彥下壓的身軀,深怕自己受不了肉壁突被貫穿的疼痛。麗子知道,和彥的肉棒是比如空來的灼熱堅挺。

「啊……痛……」在和彥整根肉棒完全沒入,麗子痛的不停的挪著屁股。

「賤女人,你會痛嗎?!」和彥加速著活塞的動作,憤憤的說。

麗子閉著雙眼,感受著肉棒在陰道內來回運動的奇妙感覺,一波波強烈的撞擊,讓麗子產生被愛人凌虐的錯亂。她沒想到肉棒插入後會是如此刺激,陰道滿滿的被雞巴填充著,子宮口的快意漸漸隨著肉棒進進出出湧上大腦。

「嗯……和彥……」

麗子的屁股隨著和彥起伏,雙手緊抱著和彥的腰,肉壁一陣陣的強烈收縮,讓和彥打了個冷顫,缺乏實際性經驗的他,如和尚般的無法持久。

「死你……」和彥咬著牙、僵直著身體,加速擺動腰部向麗子深處衝刺。

「我……出來了……」馬眼端傳來陣陣趐麻的快感,迅速的佈滿了神經,同時也讓他向麗子子宮深處,噴射著白濁的精液。

「啊……美死……」麗子感到眼前一片空白,隨著和彥滾燙的精液,也達到她快感的境界。

和彥的身子,馬上被雄太、時夫拖走。

「快點……換我!」雄太焦急的握著雞巴,粗魯的往麗子的小洞刺著。

「受不了,快幫我吹吹!」在一旁的時夫,搓揉著陰莖走到麗子身旁,將雞巴往麗子的嘴裡硬塞。

同時受到兩根肉棒侵襲的麗子,思緒開始恍惚。自己淫亂的舉動,慢慢燃起肉穴內的快感。

「嗚……插進去些……快……」麗子搖著頭,使勁的吸著時夫的雞巴,同時挺動著屁股迎接著雄太的動作。

「……快……插死淫蕩的壞女孩吧!」

麗子的聲音在山谷不停的蕩漾……

拖著疲憊的身軀,麗子搖搖晃晃的走入家中。二度被開苞的她,是真的感到疲憊無力。想到自己光裸的身軀,佈滿著黃白色的精液,麗子知道她的夢早已破滅,剩餘的僅是留在地上的那灘紅雪。

「香織……香織……」父親的手,在空中揮舞。

麗子望著,心中激憤的想要捏死躺在床上的爸爸。眼淚再度流出,她沒辦法對疼愛她的父親,做出後悔的舉動。她走到床邊,慢慢的褪下濕透的衣服,拉開父親身上的被子鑽了進去。

望著窗外剛升起的皎月,麗子心想明早將會是個難得的冬陽。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媽——兒子的綺想
再來吧,姑母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