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吧辣媽 家庭亂倫

『阿俊,你來了阿,今天要玩幾小時呢?』一個櫃台小姐親切的對我說,那笑容非常可鞠,聲音像水鈴般的甜美,人長的粉嫩白皙,穿著一席內襯的絲織白領衣,制式的藍色短背心,搭上那短到膝蓋的緊身藍裙,還配上一雙長馬靴,這樣的打扮,總會讓我留意到她修長的美腿,如果是第一次來的客人,一定會以為她是店請來的小姐,其實我一年前來店時也是這麼認為,但那是一年前,對于常來光顧的我而言,現在我早已是這店的常客,由于迷上了網吧,家更有些閑錢,因此也就常常流連這里,因此這女人的身分我再也熟悉不過了。

『真姨,現在才一大清早,又輪到磐哨店了阿。』我隨機的找了話題,隨手將坐椅移出,接著找離吧台最近的機台坐了下來。真姨?沒錯!不用懷疑,我起初也不敢相信,這看起來大約二十多歲的小姐,其實已經有三十七歲,不只人長的美,應對也相當宜,光從外表實在很難相信她是網吧的老板娘,說到這,因真姨年輕時給男人欺騙,這期間有了身孕,她不顧家人的反對,硬是要將肚子的孩子生下來,她默默離開家,一路刻苦耐勞,就找了間地方住了下來,起初能做些小吃,後來也學做了美發,而現在大家跟著流行走,網吧相當盛行,因此真姨也就將這多年來所掙的錢拿來投資網吧,真說她是女強人也不為過,人美,頭腦更好,令我也不得不佩服她。

真姨的兒子已經二十一歲了,他的名字叫阿生,年齡只比我小四歲,算來阿生還滿會讀書的,跟靠著家有錢,整天游手好閑的我卻截然不同,阿生在半年前考進了某知名企業,也進了社會,一躍成了名副其實的新鮮人,而最令人羨慕的,是他還有位美麗的女友,她名字叫小澄,為了節省金錢花費,網吧除了真姨外,也只能請了另外兩名工讀生,而小澄也非常體貼細心,她每天拿固定的工資,且會輪班幫忙,因店有小澄和真姨,所以這間網吧的客源也相當廣泛,兩人一下子成了店的招牌,當然這也是我常常光顧的原因,畢竟有的玩,又有兩位美女可以養眼,何樂而不為呢。

看到我坐了下來,真姨笑笑的說。『嗯,剛剛小茹才下班不久,也就輪到我顧著店,說到你,每次都選擇離吧台最近的位置,也不知道這位置有什麼好,能讓你喜歡坐這。』看到我坐著相同位置,真姨笑笑的問說。

『嘿嘿~真姨,其實我是為了看店的第一大美人才一大早趕來的呢。』我使著壞眼色,神秘兮兮的說著,眼神也看向真姨。

真姨不解般的撫著臉,訕訕說。『真是的……店每天就這麼幾個人,哪來的什麼第一大美人呢……』真姨明白我意有所指,卻還是紅著臉要我說白。

『嘿嘿~店的金字美人招牌,除了真姨之外還有誰呢,我就是因為真姨的美,才一早趕來的嘛。』我的語氣雖顯的不雅,但真姨也早已見怪不怪,雖感覺不到誠懇,但誰都知道那話意有幾分真誠,畢竟喜歡人贊美是女人的天性,何況是位美人,真姨雖然听了不以為意,卻又面帶笑意的洗著盤子,雖然臉頰紅暈一片,但是表情卻有幾分羞弛。

『你呦……就是嘴皮會說,也不想想真姨多大年紀了,我看你是想吃真姨做的早餐才是真。』真姨洗著盤子,不忘讓自己有台階下,向來與年輕人接觸多,表情也像個小女人般的可愛,美麗的臉龐,加上小女人的舉止,一時讓我看的有些心動,連我的小小俊也有些動容,忍不住抬起頭來,但畢竟她是阿生的媽,我也只能盡力壓下自己的遐思,我回過神不忘打趣的騷騷頭說。『嘻嘻~什麼事情都瞞不過真姨的法眼。』

洗了盤子,真姨笑著對我說︰『你先玩會吧,我先幫你煮碗蛋面去。』真姨說完後離開了櫃台,機會已經來臨,我左顧右看,確定四下無人後,也不忘偷偷將眼光瞄向真姨的背影,真姨的藍裙緊緊的裹住臀部,細的蠻腰身材非常有弧度,如果用雙手從後抱著蠻腰,那感覺一定非常的好,再看看,底下那短到不行的緊身藍裙,那穿著長襪褲的誘人美腿,光滑般的襯托住美腿曲線,在配上了穿著的馬靴,那一步一步優雅的步伐,那情景可真是會引人遐想,不枉我大清早趕來,果真是沒有白費,看著真姨的背影,那外表實在看不出實際年齡,反正清晨網吧沒有人在,夜貓也都早早睡回籠,結果我成了清晨的鳥兒,果真是有蟲吃,現在誰也不知道,這每天的早晨便成了我與真姨的小小約會。

看到真姨的背影漸漸離去,我才磨拳擦掌的打開機台,準備讓我的巨炮俊仔大發炮威,目前我的巨炮俊仔,可是絕色女魔這款游戲的第一人,身份已達至獵魔女等級,不論是裝備武器,就算是金錢也是這游戲屬一屬二的富有,嘿嘿~誰能知道這光鮮耀眼的第一強者,竟是每天不需做事,只待在網吧看著美女的色魔。

看到我的巨炮俊仔不停脫光仙姬衣服拿取寶物時,我打到興起,卻沒注意到一陣面香味參雜著女人香味撲鼻而來,真姨將面放在我右手邊,人也坐著我旁邊,看到我認真的模樣,真姨也好奇的看著機台,看著我的巨炮轟炸,一下子圍在我身邊的幾位仙姬便被炸光了衣服,接著便躺在床上任我宰割,我的巨炮便輪番上陣,讓那些仙姬欲死欲活,接著便交出了價格不一的寶物,果然有頂尖裝備的獵魔女高手就是不一樣,嘿嘿~

正當我收刮著寶物時,才發覺真姨竟叉著腿坐在我旁邊,而她早已羞紅著臉,眼光不敢看著我,慘了!真姨本來就少看我玩游戲,誰知道這新游戲一推出,讓我等級狂生,也讓我偷偷灌錄的絕色游戲被真姨看到,此時在真姨面前我成了色魔,讓我一下子垮了臉。

『阿俊……你慢慢吃,我還有些碗盤沒洗好。』真姨羞的站起身,腳跟沒挺好,身體一下子往我身上跌落,突如其來,我顧不得巨炮俊仔旁邊是不是還有仙姬,趕緊雙手扶住真姨的腰,真姨的雙腿一下子跨坐在我的大腿上面,小巨炮受了刺激,我的小俊仔在也忍受不住,一下子挺了起來,因跨坐在我身上的緣故,真姨身上的香味也撲鼻而來。

真姨的藍裙扯高了些,兩側光滑的大腿一下子落坐在我眼前,看著大腿落坐眼前,絲襪褲滑滑的磨蹭著我的大腿,我興起反應,一時間雙手竟貼在真姨的大腿上,我手緊張的不知如何是好,貼了會後,見真姨還沒反應,我心便放膽了些,慢慢撫摸著,上下其手,真姨羞的不知如何是好,雖然知道這發生的太突然,但也許是沒人的關旁,我膽子變得更大,也不管有什麼後果,眼神盯著真姨的兩側大腿,接著便漸漸地往上移動,真姨害羞的什麼也沒說,但雙手阻止了我繼續往上發展,可是那是禁不住我雙手的貪婪,一陣旋後,真姨掙扎的力道減了下來,那大腿也漸漸的便任由我雙手來撫摸著,看著真姨困擾的表情,我心竟泛起了些許快感,難道游戲的世界也可以帶到現實中,撫著真姨的大腿,我的心理一陣快意淹沒了我的理智。

 

(2)

躺在床上,我感到非常口渴,我想下樓去喝杯水,于是便緩慢翻起身來,不想吵醒還熟睡在我身旁的女友小澄。

『嗯……阿生……還沒天亮……你要去哪呢……?』本以為不會吵到小澄,但小澄還是醒了過來問著我說。

房間開著冷氣,我溫柔的幫小澄蓋上被子說。『可能是冷氣太強了,我感覺有些口渴,想下樓喝杯水去。』我解釋著,小澄應了聲後又緩緩睡去,晚上穿著透氣睡衣,但還是感覺有些悶,我拿起杯子,便走下樓去。

走到樓下,我想老媽應該還在顧店,這時間我想應該也沒什麼客人,所以穿著睡衣拖鞋也不怕被人瞧見,剛走近吧台想去飲水,卻听到機台開啟的聲音,而且仔細一听,還有些喙鶘縮縮的摩擦聲,這麼晚了,還有誰會來玩,難道是阿俊嗎?我看了看空無一人的店,奇怪,老媽去了哪?有些警覺性的我,不假思索的循著聲音來源找去,發現到吧台轉角的左側,那有台機台開啟,那是阿俊常坐的老位置,而且最令我不敢相信的!是老媽竟坐在阿俊這弳伙的大腿上。

阿俊這弳伙在干什麼!為什麼開著游戲不玩,反而讓我老媽坐在他腿上,我想到這,也緊緊握住了拳頭,腦中一時充滿怒火,本想就沖了出去,但我怕或許是誤會引起,因此也耐著性子看著下去。

阿俊兩手貼著老媽的雙腿,然後開始揉了起來,他雙手往兩側迂,順著大腿滑了幾下後,又順著大腿內側往面迂,阿俊抬起老媽的雙腿,讓老媽的馬靴靠往自己後背,接著面對老媽,從後扯起老媽的短裙,扯了上來後,豐臀內的緊身絲襪褲更讓老媽顯的異常誘人,阿俊將老媽的美臀捏了幾下,左手也往大腿內側揉著,老媽兩手擋在裙口上,臉早已紅了一大片,看到此我已知道阿俊想干什麼,這並非什麼誤會,而是這謐伙想強奸老媽,我看到阿俊雙手的一舉一動,心中是又氣又怒,但不可避免的,我的下面竟硬了起來,我不知道有多久沒如此的興奮,每次跟小澄作愛,也只是草草了事,雖然小澄善解人意,並沒有埋怨我,但我明白的,小澄也需要性愛,因此這反倒讓我自己非常不能諒解自己。

在心中一陣回想後,我眼光馬上又趕緊回到阿俊和老媽身上,只見到阿俊早已離開椅子,而老媽卻依然坐著椅上,阿俊雙手脫下了老媽的馬靴,接著便抬高老媽的美腿吻了起來,阿俊從腳跟吻到腳底,老媽眯著眼,有點無力的將兩手往後滕著,似乎想順著阿俊的親吻來得到舒服。

也許現在沒人,阿俊和老媽也不知道我正在看著她們,我心忘了什麼似的,看到這,我下面竟逐漸膨脹著,腦中早已忘了救老媽的事,我忍不住了,將睡褲和內褲脫了一半,接著便掏起我下面膨脹的小弟握了起來,看著阿俊不斷做著傷害老媽的舉動,我手的小弟握了更緊,手也不斷套合著小弟,這時阿俊將老媽的大腿抬到他的肩膀,接著他的臉靠在了老媽的私處上,我雖然看不清楚阿俊的嘴臉,但從老媽眯著眼,從上到下充滿舒服的表情也可以知道阿俊的嘴巴讓老媽非常受用,看著阿俊靠在老媽的私處不斷舔弄,我手的小弟套合的更快了。

阿俊從老媽的大腿左側拉開了拉,短裙便一下子滑了下去,阿俊脫下老媽的背心後,接著又將白領衣的扣子解開,像撥雲見日一般,老媽白皙的身子上,只剩下那胸衣和裹在絲襪褲的純粉紅內褲,層層的包裝下,漸漸地剝落,老媽羞弛的表情,加上魔鬼的細身材,真的比什麼時候看到都還美,第一次見到老媽如此模樣,我的手握的更緊湊,心也像快跳出來了一樣。

阿俊解下了老媽的胸衣後,白透鮮紅的乳頭露了出來,這時阿俊早已將老媽的乳頭放在嘴吸了起來,而阿俊的右手也順著老媽的私處不停逗弄。

『阿……俊……不……要……不……要……這……樣……』老媽細如蚊般的小聲說著,但臉上的表情卻和話意不一,臉上充滿著愉悅,長發也有些飄散,阿俊讓老媽兩處受潮,兩邊的乳頭吸了又吃,吃了又咬,私處更被阿俊的右手逗的讓雙腿發軟,絲襪褲的顏色有些濕潤,內褲想必已經留了許多水,就算阿俊現在想做什麼,似乎也無法避免了。

繞了三更頭,阿俊讓老媽躺著椅上,接著掰開雙腿,將絲襪褲撕下多處,老媽腦中早已像登天一般,不知道接下來會如何,阿俊握著自己自豪的小弟,接著摩擦著老媽的臀股,接著道。『真姨,你現在是我的俘虜,我的仙姬,我作夢也想不到,我現在竟然能跟最愛的真姨一起做愛,這是無法避免的,真姨,我要你,我要你成為我的,為我生下孩子,一個貨真價實的小孩。』

听著阿俊煽情的說著,他一邊動作,雙手抬著老媽的雙腿,邊搖晃著屁股,將一道又一道的抽合動作不斷擺弄,老媽淚如雨下,不知是興奮還是痛苦,只感覺臉上表情非常雜,但在阿俊抽合的擺弄下,表情卻又感到舒服,看到如此情形,我不知是生氣還是傷心,只感覺小弟套合的越快,配合著阿俊的抽合動作,老媽舒服的表情,在阿俊最後的長喊聲下,將一道道濃純的白精射入了老媽的體內,而我的小弟,也瞬間感覺一片空虛,將自己濃綢的精液射了出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和網絡女孩做愛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處女膜的眼淚
弟弟強暴姐姐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