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派對 強暴性虐

永傑是那種非常出眾的男孩子,是眾多女孩子追求的白馬王子。一天他在自己的QQ遇到一個叫如如的可愛女孩,他們天南海北地愉快地聊著。永傑對女孩的印象極好,有一種相識恨晚的感覺,還有一種要見見這位聰明伶俐、活潑可愛的女孩子的慾望,於是他向姑娘提出見面的請求。

「那很容易的啦,只要你參加一個『快樂派對俱樂部』就可以了。」女孩爽快地答應著。

永傑的心狂跳。真不可思議,女孩這麼爽快就答應了。「那這個『快樂派對俱樂部』是做什麼的?」他還是有點不放心地問。

「就是年輕的美女帥哥俱樂部啦。大家在這裡盡情歡樂,吃烤肉,玩最驚險最刺激的遊戲。」「噢,都有什麼驚險刺激的遊戲?」永傑好奇地問。

「很多啦,舉個例子吧,參加派對的每個男會員都有一個特別的號碼作標記。

每次派對時,男孩子們都要被我們女孩子抽選,決定誰被加工成晚餐。他們會事先通知你是否會在晚會上列入被抽選的名單。通常,我們女孩子從三個男孩子中抽選一個,如果你被選中,你就必須被加工成美味的燒烤,被我們女孩子吃掉。」「噢,」永傑一下子來了興致,這真是一個刺激性的遊戲,被那麼多美女抽號碼挑選,而且還被製作成晚餐,最後被美女們模擬吃掉。(他根本不信會真的被吃掉。)「我可以參加這個派對嗎?」「當然啦,俱樂部永遠歡迎志願者。」永傑知道自己已經無法拒絕了。「怎麼參加?」他問。

「我會跟他們聯繫的,你跟我一起去參加下一次的派對就是了。」女孩說。

「可是,那會員編號怎麼辦?」「這個簡單,你簽署了入會協議之後,自然就有編號了。」「你是說我必須一直戴著它們嗎?」「沒錯,男生會員都必須這樣的。」「噢,是這樣。」永傑還沒有完全明白,但是他決定自己去親身體驗一下。

「每次我們的快樂派對都很棒,而且你還可以得到很強烈的刺激,還有很多其它的充滿痛苦和欣快的美妙事情都可以在俱樂部裡做。你只需要放鬆並享受就是了。」「還有性高潮!」永傑調皮地做了個鬼臉說。

女孩微笑道:「你們男孩子怎麼個個都好色呀。」「嘿嘿,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參加?到哪去參加?」「下次的晚會在後天,我們有車去接你,告訴我你的地址。」永傑覺得真的很興奮,他都不敢相信這些都是真的。晚上,他輾轉反側無法入睡,腦子裡充滿了關於快樂派對俱樂部的想像,非常渴望後天快點到來。

後天的傍晚,永傑洗了一個仔仔細細的全身淋浴,然後擦上了爽身粉。他穿上一條藍色名牌牛仔褲,白襯衣,白色旅遊鞋,渾身上下充滿大學生男孩子的青春活力。隨著時間的臨近,永傑越來越感到緊張和不安。幾分鐘之後,一輛豪華寶馬車開到了他的房前。

「嘿,永傑,你準備好了嗎?」車門打開,一個絕色女孩跳下車向永傑打招呼。只見那女孩穿一條半舊的淺藍色加厚緊身低腰牛仔褲,腳下蹬一雙黑色高統皮靴,給人一種野性美;她留著長髮,大大的眼睛,笑起來有兩個好美的酒窩;她的身材極性感,高聳的乳峰,圓翹的臀部,平坦的腹部以及極為惹火的修長而豐滿的雙腿,令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不得不想入非非。她就是永傑在qq裡認識的如如-美女如如。

「噢,準備…準備好了。」永傑看呆了,好久才回來神來。

「那,上車吧。」永傑開始懷疑他是否真的應該跟這位貌似天仙的女孩同去。

不太長的時間後,他們到達了目的地--美女俱樂部。

「程姐,這位同學是我今天帶來的新會員。」如如沖一個30歲左右的美女笑了笑說。

「好啊,辛苦啦,如如。」那個30歲的美女說著,上下打量著永傑。「如如的眼力不錯嘛,滿帥氣的小伙子。先填個表格吧。」說著遞給男孩子幾張表格,「在這裡填上你的地址和出生日期,在這裡,還有這裡簽上你的名字。」永傑認真地填了。

「好了。記住你的號碼是834號。子這樣就行了。」程姐媚笑著說,「如如,你一定知道應該把他帶到哪裡吧?」「當然了程姐,我會照料好他的。」如如笑盈盈地說。說著就帶永傑往裡走,邊走邊介紹:「來參加快樂派對必須遵守嚴格的規定。」「規定?」男孩子不解地問。

「對。就是必須完全聽從指揮。不然會受到被閹割的懲罰。」「噢。男孩子聽了,褲襠裡冒出一股涼氣。」如如帶著永傑來到一間別緻的小屋內。一條排水溝從小屋中間穿過,牆壁上整齊地嵌著瓷磚,裡面靠牆擺著好幾個攤床,每個攤床中央都擺著一些古怪的,用金屬桿交叉懸掛在頂棚上的設備,還帶有很多滑輪和其它附件。每個攤床前還有一根專用的帶噴頭橡膠水管被精心地捲在一邊。永傑不明白另外一些連接在牆壁上放在攤床後面的帶著小小園園的尖嘴的皮管是作什麼的。在對面牆邊是一排水槽,上面的鉤子和架子上掛滿了盤好的繩子,鏈子和手銬。

「同學,現在要躺到攤床上。快去吧!」如如嬌嗔道。

永傑順從地走到3號攤床邊躺了上去。一條繩子從頂棚的架子上垂下來,他併攏的手腕被牢牢地纏上了繩子。然後,如如用兩條固定在牆壁上的繩索分別綁在永傑的左右腳踝上,通過滑輪把他的雙腿向兩邊寬寬地分開。永傑現在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掙扎了。

「行了。現在開始清理你的身體。」如如說著開始解永傑的牛仔褲。永傑的心彭彭跳著,渾身的血往上湧,臉已漲得通紅。白襯衣被脫下,接著就是牛仔褲了。

如如看了男孩子的窘相,捂著小嘴笑了,邊拉開那牛仔褲的拉鎖邊說:「這是你第一次這樣嗎,同學?」「噢,嗯。」永傑不好意思地答應著。

「別緊張,參加這個派對都這樣的。」如如說著已經把永傑的牛仔褲脫下並退到兩腳踝處。男孩子的陰部完全暴露,由於過度興奮,那兩腿間的陽物已直挺挺地立著。

「哇,好性感,好棒啊!」如如看了看男孩子的那器官,不自覺地哇了一聲,「別緊張,放鬆。」說著,回過身子去攤床後面的一個桶裡抓起一把油膏。他給永傑看了看手裡的油膏:「這是我們以前晚會的副產品。烹調以後總會剩餘一些油脂的,現在用它清理你的身體。」說著她把雙手伸到永傑分開的雙腿中間,把油膏塗抹在他緊緊夾在一起的肛門裡。「放鬆點,同學,別緊張。」說著又拉過一個軟管,把它的噴嘴往永傑肛門裡塞。噴嘴的感覺又涼又硬,雖然永傑掙扎了幾下,但是它還是順利地插進了他屁眼。女孩扳下一個手柄,噴嘴在永傑的身體裡開始膨脹。水管沉重地掛在噴嘴下面,他無法把它們弄出去。如如打開水龍頭,永傑感到一股溫暖的水柱衝進了他的內臟。一會功夫他就因為肚子裡充滿了水而感到又憋又漲得很不舒服。

「快停下來…停下來,我受不了了!」永傑掙扎著說。如如只是笑了笑沒有理會他。當她最後關掉閥門的時候,永傑已經覺得他的肚子隨時都會有爆炸的可能。

「現在就這樣呆一小會,同學,好讓清洗劑發揮功效。我們希望你的腸胃都乾乾淨淨的。」「可是…可是我只是要被抽選呀。」永傑似乎有些擔心。

「當然了,所有參加抽選的男孩子都要經過這樣的處理。這樣可以避免令人不快的事情發生,而且也能節約抽選以後的時間。」如如說的不快的事情當然是指男孩子被宰殺時大小便失禁的現象。

「噢。」此時永傑也只好認憑如如擺佈了。五分鐘以後如如扳回手柄並且把噴嘴拽出永傑的身體。一股洪水從他的肛門裡噴湧而出,令小伙子感到從未有過的尷尬。溫熱的水裡充滿了清洗劑和他身體裡的污穢。更令人尷尬的是這樣的清洗又進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當然,第三次的時候,從他屁眼裡噴出的就只有水和翻著泡沫的清洗劑了。這讓如如非常的滿意,裡面已經沒有任何污穢了。如如又用水管仔細地清洗幾遍了永傑的下身。

「好了,同學。」如如說著,用一塊大浴巾迅速把永傑全身都擦的乾乾淨淨。

現在我們可以到台上去和其他男孩子一起被抽選了。說著解開了纏住永傑腳踝的繩子,順便退下了他的牛仔褲。不過他的雙手還被反銬在身後。就這樣,如如押著永傑向大廳走去。由於是一絲不掛地被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押著走,永傑感到十分羞澀,他低著頭、紅著臉向前走著。

大廳裡聚集了很多打扮入時、氣質高雅的女人,當然也有不少年輕漂亮的女孩子,顯得非常熱鬧。大廳的前面有一個檯子,檯子上已經站了十幾位年輕帥氣的男孩子。

「永傑,站到台上去吧。」永傑雖很不好意思,但還是順從地站到台上畫著標記的位置上。他還從來沒有設設想過在眾目睽睽之下全身赤裸、雙手被捆綁著的感覺。這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體驗,特別是當他聽到附近桌邊的幾個女人正在評論他的身體的時候,永傑十分害羞,頭也不敢抬,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突然,他的脖子被用力抻了一下,栓上了一個繩套,他驚訝地四下裡張望,舞台上男孩們的頭頂上有一條木製的橫樑,橫樑上墜下來許多繩套。這時他的腳脖子又被用力地抻了一下,也被綁上了繩套。

「如如,怎麼回事?」他叫起來。

「沒事,永傑。不過是例行公事罷了。我們不希望任何人在被選中後逃走。」「噢。」事到如此,永傑也只好任人宰割了。

美麗動人的主持人玲玲出場了,在場的女士們大聲地鼓起掌來。「姐妹們,抽選男生遊戲現在開始!在抽選之前,請大家盡情鑒賞這些將要奉獻給今天晚會的帥哥們。首先,按照規矩,我們必須為這些肉體評定級別並且給他們加蓋證章。

今晚程霞小姐將親自上台評鑒,大家歡迎。「又是一陣掌聲。戴著墨鏡和薄膜手套,光彩照人的霞上台了,她對所有的男孩子的胴體又是捏又是刺。永傑看到這個剛才讓自己填表格的美女姐姐向他走過來。她把她的專業評價人體的手指伸到他的屁股下面,檢測他大腿上的肌肉的質感,撫摸他的弟弟、揉捏那弟弟下面的肉囊,男孩子已驕傲地勃起了,永傑已羞得無地自容。程小姐微微一笑,表示滿意,並給打了三個」a「,也就是最高等級」aaa「級。

霞評定結束了。玲玲宣佈:「姐妹們,我非常高興的告訴大家,經程小姐鑒定,在台上的每個等待被挑選的男生都非常優秀,請向這些樂於奉獻他們美妙胴體的男士們致意。」又一陣經久不息的掌聲。

「現在我來抽選第一個號碼。」玲玲停頓了一下,抽出第一個號碼,644號。

「姐妹們,第一位,是…第644號--由琳琳小姐挑選的天南大學的阿亮同學。永傑瞥了一眼站在身邊的叫阿亮的男孩,發現他正在因為極度的激動而全身戰抖。

玲玲又舉起了一個編號。永傑也開始顫抖了,「我們今晚奉獻給晚會的下一位可愛的男生是一個新編號,由如如小姐挑選的燕北大學的永傑同學,第834號!」在聽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間,永傑打了一個冷戰,他清醒地知道自己已經無法逃避這一切,幾分鐘後,他將親身體驗這種可怕的被女生們當作食物的遊戲。人們在台下大聲喝采,但是玲玲還在繼續她的宣佈。「最後,是東海大學的家旺同學,他的號碼是347號。是由冰冰小姐挑選的。」人們又報以一陣更加熱烈的掌聲。

「下面,請各位女士們稍等一下,我們對選中的三個男孩子進行處理。」玲玲的話音剛落,琳琳、如如、冰冰走上台,在一片掌握中分別押著阿亮、永傑、家旺向處理間走去。由於雙手被交叉反綁在背後,男孩子們根本沒有機會掙扎。

他們只能順從地跟著女孩們走。

進行處理的房間和剛才清洗身體的房間很相似。房子裡鋪滿了瓷磚,一套排水溝穿過房間中央,旁邊還有好幾條小水溝。應該放攤床的地方是幾個需要上幾層台階的平台,平台上面分別安放著幾個不同的機器。旁邊的一個架子上,插滿了閃閃發亮的鋼製穿刺桿,這些鋼製的桿子大約有八英尺長,頂端被摩的尖尖的。

有一台機器看起來也挺嚇人的,永傑覺得它就是一個全自動的斷頭台。那個斷頭機有一條用金屬製成的滑道,旁邊的牆上有一排掛鉤用來吊起犧牲者。還有一台垂直安放的機器設計得很複雜。

第一個被處理的是阿亮。他和永傑一樣的年輕,一樣的英俊帥氣。琳琳把阿亮牽到一台機器邊上,男孩向永傑勇敢地微笑著。「男同學,勇敢點!」在琳琳的命令下,阿亮順從地分開雙腿跪在平台上,隨後,他的雙膝和雙肩被用皮帶緊緊地固定好。然後,她把固定阿亮腳踝和脖項的金屬銬鎖上。

阿亮試著動了動,顯然一點運動的可能都沒有,他的下巴緊緊地頂在支撐下巴的檯子上。琳琳開始用大量的新鮮的從以往宰殺的男孩子身體上提煉的油脂塗抹阿亮的下體,還有屁股,特別是肛門裡。她熟練地撫摸著男孩子的因激動已經漲到極點的陽物。阿亮發出興奮的呻吟聲。琳琳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停下撫摸男孩下體的手,拿出一根直徑有一寸左右穿刺用的不銹鋼烤肉叉,安裝在機器上,在機器的帶動下肉叉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擊聲。這是一種特製的烤肉叉,在叉的頭部有一個尖嘴,尖嘴周圍有一排收縮起來的鋼齒,按下按鈕後,一排鋒利的鋼齒開始繞著尖嘴旋轉,可以瞬間切開人的體腔。

阿亮在冰涼的鋼叉尖接觸到肛門的瞬間本能地抽搐了幾下。當永傑看到肉叉繼續緩緩地但是平穩地插入阿亮肛門時也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肉叉把男孩子的肛門向兩邊撐開,逐漸地撐大那因為浸潤了油膏而閃著亮光的肛門,直到他的整個屁眼緊緊地包裹在肉叉上。琳琳冷冷地說:「同學,現在要開始處理了。」按下一個按鈕,尖嘴很順利地從肛門插進了阿亮的直腸,一直往上。

永傑看到阿亮痛苦地掙扎著,嘴裡連連慘叫,鮮血從阿亮的肛門流了出來。

但這一切並不能阻止肉叉的插入,從腹部到胃到喉嚨,鮮血淋漓的肉叉尖端順利地從阿亮張開的嘴巴裡穿了出來,但是,閃著寒光的肉叉並沒有馬上停止,它繼續向前運動直到友亮嘴裡出來桿子約有一英尺長為止。被穿在桿子上的男孩子已經叫不出聲來,但他的身體繼續猛烈的蠕動著,不過最終他還是漸漸安靜了下來。

永傑根本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說好的遊戲表演怎麼忽然變成了真正的屠宰。接下來的一幕更令他震驚:只見那叫琳琳的美女得意地一笑,按下了一個按鈕,阿亮的肚子上忽然出現了一條隱隱約約的細細的紅線。切割刀在不斷的從他的小腹到胸腔之間來回運動,阿亮的軀體又開始劇烈地抽搐了,顯然他感覺到了極端的疼痛。

忽然間,他的腹部被徹底從裡面切開,阿亮的腸子和其它內臟一股腦從他肚子上的切口裡湧出並流進機器下面的一個收集箱裡。幾米外的永傑驚呆了。琳琳又打開插在阿亮肛門裡的尖嘴的開關,更多的腸子從他腹部的開口裡和著水流衝出來。琳琳把一把解剖用的小刀插進他的腹腔,割掉了最後留在裡面的一小節腸子。

一台自動縫紉機細細地縫合了阿亮腹部的傷口,琳琳隨後撥掉插在他肛門裡的尖嘴上的水管。兩個女服務生過來用麻繩把阿亮的一雙腳踝捆在烤肉叉上,他的膝蓋也被捆在了一起,隨後,他的那雙被反銬在背後的手腕又被用另一條麻繩攔腰固定在身上,火點著了,開始烘烤男孩子的肉體。

在琳琳處理阿亮的同時,家旺也被冰冰帶到那台立式的機器前面,命令他趴上去。馬上,家旺的雙腿就被緊緊地固定好了,當他彎下膝蓋後,他的腳踝也被一對銬子鎖住了,接著他的手腕被機器上的金屬銬子銬在了支撐他腳踝的支架背後。

現在,家旺全身無法移動了,他的姿勢有點像是豎直放置的被用捆野豬方法捆綁的獵物,不同的是他分開的雙腿下面是一台機器。冰冰在旁邊嬌笑著,調節機器的控制器。隨著家旺下身被冰冰塗好了油膏,他的屁股被掰開,桿尖移過來對準了他的肛門。冰冰把桿子向上推進到剛好牢牢地插在他的肛門裡。阿旺性感迷人地蠕動著。

冰冰馬上按下了「執行」按鈕。永傑清楚地聽到桿子刺破腸子的聲音,家旺開始尖叫著掙扎起來,一定是非常地疼的。幾分鐘後,桿尖出現在家旺張開的嘴裡,他的身體還在猛烈的抽搐,渾身在顫抖著痙攣著。忽然,機器自動地鎖住了穿刺桿的頂端,然後開始逆時針旋轉起來。永傑聽到阿旺身體內部發出一聲金屬碰擊的聲音,穿刺桿在他的腹腔裡折成了兩節。

後面的支架開始把家旺的手腕向下拉去,他的後背很利害的向後傾斜著,同時他的腹部膨脹起來。突然,機器前面出現了一把鋒利的尖刀,從家旺的肛門向上深深地切開了他的腹部。切口一直劃到他的胸骨下面。在穿刺桿的下半部份縮回來的同時,他身體裡的鮮血也隨之傾瀉而出。

接著,冰冰按下了一個開關,家旺的肛門被撐得特別開,在機器開始抽吸的時候,家旺的身體也跟著抽搐起來,隨著撲哧的一聲,男孩子的內臟一下子從管子裡被吸出並且統統掉在他屁股下面的盤子裡。與此同時,永傑看到家旺那原本直挺的下體一下子噴射出大股大股的乳白色的粘稠的液體,可以肯定家旺在極其痛苦中也達到了猛烈的高潮。機器迅速收走從他身體裡吸出來的東西,然後精細的把他的身體縫合起來。他的雙眼大大地睜著眼睛。冰冰按動了另一個手柄,穿刺桿的兩段又重新在家旺空空的腹腔裡接在了一起。

永傑現在都快要神經質了,當家旺被女服務生抬走時,他才意識到下一個該輪到自己了,想逃跑已經太遲了,他現在開始被如如帶向死亡機器。永傑趴在機器上,如如把他的脖子緊緊地固定在支架上,並且迫使他把下巴緊帖在托架上面,他明白這樣的姿勢是為了讓穿刺桿順利地從他的嘴裡刺出。他在巨大的恐懼中,忽然感到能讓如如這樣的美女宰殺自己是很興奮的事,他原本疲軟的陽物開始挺起,這種感覺好極了。

如如纖細的手指在撫摸他挺起的陽物,帶給永傑無限的快感,從而分散了因乳頭被針頭刺進的疼痛。當然,眼前這個美麗的姑娘現在可以隨心所欲地對他為所欲為。

啊!這種感覺太妙了,永傑覺得現在就死去也值得了。他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他下身的肌肉隨著猛烈的抽送而抽搐著。在他火熱的愛液噴射出來的時候,永傑全身都爆發出劇烈的快感。

接下來,女孩在他的肛門周圍和裡面塗抹了許多油脂。接著,有一個冰涼的東西碰到了他的屁眼,那是穿刺桿的尖端。它很輕易地就伸進了他的肛門,把他的屁眼極大的撐開,已經把他的下身徹底的撐開了。他知道女孩是存心這樣幹的。

忽然,他看到女孩的拇指放在了按鈕上,然後後退了一步,按下了按鈕。他能感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他感覺到了穿刺桿平穩地刺透了他的肛門,桿尖不斷進入,已經到了腹部了。他因為穿刺桿的從腹部穿過帶來的痛苦和快感而顫抖。

穿刺桿使他不由自主地用完全不同的姿勢蠕動起來,它現在成了他身體裡的中心,他現在只能繞著它旋轉。他覺得它順利地插進了他的食道。當尖端從他張開的嘴裡出來的時候,他的雙眼流下了兩行熱淚。

永傑感到女孩走過來開始啟動清理他內臟的開關。刀子在他的肚皮上劃出一條火辣辣的軌跡,突然,有什麼東西從他被剖開的傷口中掉了出去。他的肛門感到了劇烈的疼痛,水從他腹部的缺口中湧出,他所有的腸子都流出了體外。當腹部的切口被針縫合的時候,他感到腹中空空如也的奇妙感覺。他的全身,從屁眼到舌頭都向火燒一樣的劇痛,在胸脯上,機器自動從乳頭向他的身體裡注射了一種火辣辣的東西。

最糟糕的是他的雙手還在身後被緊緊的反銬著,他現在極端渴望能夠用雙臂擁抱撫摸自己的身體,雖然他知道這也不會絲毫減輕他身體裡的痛苦。他看見女孩伸過頭來向他微笑,可能是意味著他已經被收拾好可以開始炙烤了。女孩解開了捆綁他身體的皮帶,這樣他就可以更劇烈地在穿刺桿上面顫抖了,他甚至還在女孩把他的腳踝綁到穿刺桿上後還有氣無力地踢蹬了幾下雙腿。

另外一條繩索把他的雙膝捆在了一起,這樣他又無法活動了。隨後,女孩用一塊毛巾仔細地擦掉了他額頭和臉頰上的汗水和淚水,剛才因為劇烈的疼痛和興奮,永傑的全身都出了大量的汗。接著永傑感覺到一股溫暖的水柱沖刷了他的全身,好爽啊。

永傑的頭髮又被仔細地收攏,然後戴上了一個濕漉漉的發套。這一定是為了防止把他的頭髮烤焦,讓獵物在餐桌上更美麗更性感會大大刺激起食客們的食慾的。

接下來,女孩又伸手抓起了一大把涼嗖嗖,滑膩膩的油膏,把油膏塗在男孩的下體、小腹、大腿根還有胸部。這些油膏都是從以前被炙烤的男孩子們身體裡面提煉出來的,永傑身體裡的脂肪也將被提煉成這種油膏。幾個女服務生抬起了穿刺桿,她們把永傑的身體輕輕地抬到了一個巴比q火坑前。

旁邊阿亮和家旺的胴體已經在火上炙烤多時了。阿亮還在像高潮爆發時那樣不住的抽搐著,和阿亮一樣,永傑身體上的穿刺桿的兩端被輕輕地安放在烤肉坑兩端的y型支架上。一下子,他身子下面的篝火被點燃了,永傑再一次進入了強烈的高潮中。

他可以清晰地感到火焰的熱量在慢慢加熱他的下體,旁邊的幾個美女服務員在忙著在他的後背,屁股和大腿上塗抹涼嗖嗖的特製燒烤醬汁。

如如在一旁看著,似乎非常愜意。穿刺桿開始變得很燙,並且開始灼燒他的肛門。火焰還灼燒著他的陰部,那令男孩們最驕傲的器官再度勃起,下面的肉囊脹大,火苗發出的熱量就像一陣持續的電流一樣刺激著它們,忽然,他屁股一挺,一股強烈的快感湧遍全身,他做了男孩最想做的事--噴射了。朦朧中,他似乎看到如如在捂著小嘴笑:「你們看,這小子被烤成這樣了,還要幹哪種事,他可真沒出息啊。」聽了如如的話,在場的美女們都笑了。

永傑不知道自己能在篝火上堅持多久。忽然,一陣刺痛和暈眩,原來女服務生們把他在烤肉架上翻了個身,他們把涼嗖嗖的醬汁刷在他滾燙的脖項,肩膀,乳房,胳膊,腹部和小腿和雙腳上。他的後背和臀部同時也開始發燙。永傑試著動了動腳趾和肩膀,發現自己的雙腳和小腿已經開淋痺。想到一會自己將要全身失去知覺,他開始拚命地掙扎,雙手也瘋狂地抓弄。

他的身體又一次被翻轉過來,有人又把一勺油膏和醬汁塗在他身上。他漸漸感到一種沉沉的睡意湧了上來,他的眼皮無力地下垂了。朦朧中,他聽到旁邊的如如在和女服務生們評論著他的身體和味道,他的雙手還有知覺,但是已經變得有氣無力。

恍乎中,他感覺到身體下面火熱的刺痛的感覺慢慢消失了,他現在甚至有身上的刺痛感覺是被冰塊刺激出來的錯覺。他聯想起有一次冬天在室外洗溫泉,然後在熱氣騰騰的身體上擦上雪的感覺。「我還活著嗎?」永傑在心裡叫著。他試圖動動手指,發現雙手已經麻木了,他拚命集中精力才能稍微活動一下雙手。

「瞧,這小子的手已經不動了,他看來已經快不行了。」永傑聽到一個女服務生說。「嗯,15分鐘了,也烤得差不多了。」是如如的聲音。

永傑感到身體裡面的脂肪和肌肉已經開始融化,他的全身的皮膚都開始滲出融化的油脂。他覺得身體上的痛苦和欣快似乎都漸漸離開他而去,只有靈魂還徘徊在軀體中。

永傑覺得自己的身體籠罩在一片青紫色雲霧中,他很奇怪,現在他只感到陣陣寒意。遠處,隱隱約約可以聽到翻轉烤肉叉的吱吱聲和油脂滴在火苗上發出的茲茲聲,還有幾個漂亮的女孩在評論著什麼。不過,這些都顯得太遙遠了。永傑忽然忘記了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他幻想著自己正在進行著奇妙的溫水沐浴,溫暖的水珠不斷地從頭到腳滋潤著他潔白無暇的胴體,好舒服好愜意。他感到全身的肌膚都在放鬆,自己的身體從來沒有這樣感到舒適過。突然,永傑的身體開始向上升騰。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懸浮在半空中,他驚訝地睜開雙眼,然後立刻發現他自己健壯的身軀正穿在烤肉叉上被炙烤,那具軀體似乎還在本能地輕微地抽搐著。不過,那似乎已經不再是他自己的軀體了,他漂浮在空中冷靜地仔細地觀察著這個曾經屬於自己的肉體。

他的雙眼無力地半張著,蔚藍色的眼珠已經失去了光澤,雙手也無力地下垂著。他的全身都被燒烤成了焦黃色,他覺得他的身體變成這種顏色反而顯得更加性感,更加充滿了肉慾。這時,女服務生又一次翻轉了他的身體,他看見他的陰部也變成了焦黃色,微挺的下體上面塗抹的油膏正在因為熱量而茲茲冒泡。

他覺得自己的肉體真的是太出色太完美了,在被這樣處理後被美女們享用真是再合適不過了。他漸漸覺得自己的意識在慢慢減退,他遺憾自己的經歷和感受不再會有任何人知道了,這感受真是太奇妙太刺激了,美女們包括那個叫如如的女孩一會兒就要開始品嚐他肉體的滋味了。

如如看著永傑誘人的胴體,他真是他太出色了,他那性感而結實有力的肌肉令人陶醉,他胴體的滋味也一定是無與倫比的美妙,如如想著,笑了笑,拿起了刀叉,插進了永傑性感的屁股……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上錯廁所遇MM
媽——兒子的綺想
安慰心情不好的女同學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校長吃肉,我喝湯
夜色中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奸大學實習生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