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腿的呻吟 人妻熟女

第一章 三美齊聚

盛夏。

雲海市的恆隆廣場前,身著清涼的女子絡繹不絕,那一雙雙修長白皙的美腿在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交織如林,如同一道亮麗的風景,有意無意的吸引著男人們駐足觀望。

那些或丑陋,或淫邪的眼楮,充斥著窺視的心理,不斷地在虛偽外表的偽裝下,暗暗搜尋著刺激誘人的畫面,就在這個時候,一位身穿紅色POLP衫的美女,踩著七寸的豹紋高跟鞋,如同女王降臨一般,氣場迫人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佔據了絕對的焦點。

美女的步姿搖曳生輝。

性感,極致的性感,一米七的身高,胸部高聳,顫顫巍巍,臀部緊繃,搖搖欲墜,長腿筆挺,婀娜輕盈,真是爆炸力十足的完美身材。每一次踏足,肉感十足的小腿都會勾勒出讓人窒息的驚艷,讓人毫不懷疑,這樣的女人,如果在床上,僅僅是一雙美腿,都足以讓男人們銷魂一夜。

柳茜清楚地知道自己這身打扮具有多麼致命的沖擊力,男人們餓狼一般的眼光讓她感到一陣陣的不適,所以慌忙向下按了按遮陽帽,低著頭快步走到了停車場。

打開奧迪A6的車門,側身倚靠在駕駛位,啟動了車子的冷氣,一只手從包包里取出水晶外殼的隻果手機撥通了電話,放在耳邊,如霧的黑發垂下來,更添幾分魅惑。

電話還未接通,柳茜忽然眉頭輕咒,想到了什麼,在車子的儲物箱里翻出來一雙絲襪,是奧地利品牌Wolford ,這種絲襪是女人們的最愛,以極致的薄和透明而聞名世界,遠遠看去,這種絲襪就像是美腿上的按摩油,泛著金屬的光澤。

柳茜懶洋洋的踢掉高跟鞋,在如玉一般光滑的美腿上穿起了黑色的絲襪,緊繃的熱褲將美臀的線條演繹的淋灕盡致,那飽滿的弧線,似乎在誘惑著異性前來愛撫蹂躪,此時再配上動人心魄的黑絲,這樣的尤物,已經可以稱之為紅顏禍水。

電話通了,那邊傳來了一個淡雅的聲音︰「小茜啊,假請好了嗎?」

「嫂子,我們真的要去接公公嗎?」柳茜手忙腳亂的迅速穿好了絲襪,關好了車門。

那邊遲疑了一下,道︰「孫平現在還在歐洲學術論壇沒有結束,估計還得一周吧,說是趕在公公過壽前回來,讓我們先去接公公過來。孫宇那邊呢,他跟你怎麼說的?」

柳茜咬了咬牙狠聲道︰「孫宇這次太過分了,說是新疆的項目離不開人,上級不放人,你說他一個搞技術的外調顧問,怎麼說的跟國家元首一樣重要啊?還讓我去籌備壽宴的準備工作,氣死我了,當初可是他大包大攬的說一切都包在他身上,結果呢,竟然讓咱們倆女兒家忙前忙後,哼,這次回來看我怎麼收拾他!」一陣輕笑聲從听筒里傳來,就像是林中白鶴的脆鳴聲。

「呵呵,小茜啊,牢騷可以發,但是你也應該體諒小宇,再說,你和他都訂婚了,給未來的公公辦壽宴,也顯得你賢惠孝順,不也很好麼?你放心,大部分事嫂子已經安排好了,你就在旁邊幫襯著就行。」

柳茜心知嫂子說的有理,只能認命的嘆了嘆氣︰「那好吧,嫂子,我現在就去檢察院接你。」

「好,到了給我電話,我們先回家一趟,取點兒必備的東西,畢竟一來回也不短。一直听孫平說他老家的」幽潭山「風景獨絕,山水如畫,這次咱們也趁機旅游一下,我可是請了一周的假。」

柳茜一听說可以好好的游玩一下,本來沉悶的心情瞬間好轉,連忙道︰「好啊好啊,哈哈,那我能不能拉我的閨蜜一起去啊?就是上次咱們一起吃飯的在我們台里做主持的白冰。」

「哦,沒問題啊,有人作伴,一路上也不寂寞啊,好了,你快點來吧,見面再說。」

柳茜心滿意足的掛了電話,一想到本來只是接公公的無聊任務變成了游山玩水,這對一年多沒出遠門的柳茜來說,可是有著十足的吸引力,更何況去的地方是以旅游聖地著稱的天南省。

奧迪A6一個漂亮的甩尾,伴隨著車輪的陣陣刺耳摩擦聲,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

而此時呢,電話那頭聲音的主人,女檢察官甦嵐,看著辦公桌上自己和丈夫在巴黎鐵塔下的幸福合影,淺淺一笑,撫摸著自己修長手指上的戒指,再聯想起一年到頭難以團聚廝守的日子,一種浩大的寂寞空虛感瞬間籠罩了全身。

甦嵐倒了一杯清茶捧在手心,扭頭望著窗外的長青樹,翹了翹因為久坐而疲憊的修長雙腿,心里暗暗想著︰也許,這次出門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什麼也不想,好好領略大自然的風物,沖淡一下抑郁的心情。

就這樣,一位性感火辣的電視台女記者柳茜,一位有著檢察院第一美人之稱的女檢察官甦嵐,還有一位未曾露面,但是卻已在雲海市被家喻戶曉的美艷女主持白冰,女神們因緣巧合的聚在了一起,開始迎接充滿未知的命運。

 

 

 

 

 

第二章 誘惑的旅途

天南省,雙河機場。

在廣播聲中,從雲海飛往天南的航班,平安抵達了。

柳茜一行人有說有笑的走出了候機大廳,這三位大美女堪比明星的容貌,即使戴了墨鏡,有意的用帽檐遮住了春色,可凹凸有致的身材依然讓她們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駐足而望。

柳茜拖著行李箱,身穿黑色雙層蕾絲連衣裙,下身依然是短而又短的熱褲,扭著不堪一握的小腰,仰著頭,一雙Fendi 黑色磨砂系帶高跟鞋「 噠 噠」的踩著機場的大理石地板,如同跳著優雅的芭蕾,乳溝深陷,狐媚又冷艷。

緊隨其後的,是美女主持白冰,她被柳茜三請五請,稀里糊涂的上了飛機,此時也只能既來之則安之,與柳茜細數著這些日子的趣事,從上飛機說到下飛機,還是有說不完的話,腳下一雙「菲拉格慕」灰色流甦高跟,氣場絲毫不弱于柳茜,將白大美女的品味彰顯而出,而36D 的傲人雙峰與素色花網露肩蝙蝠袖上衣完美契合,完美的鎖骨,瘦削的雙肩,嬌俏可愛中又帶了幾分勾魂的性感,白冰裸著雙腿,在陽光照耀下一晃一晃,白皙的讓人眼楮發暈。

甦嵐走在最後面,正在跟遠在國外的丈夫孫平發著微信。

七分牛仔褲,一雙白色運動鞋,淡藍色修身圓領T 恤,都傳達出同一層意思︰干練,簡單。只是那清涼的短發,明亮的雙眸,平靜而溫和的神色中,有一種將人據于千里之外,凜然而不可侵犯的高貴典雅。

美女們經歷了數個小時的旅程,都有些疲憊,打算先去找個酒店休整一下,再向目的地清水村進發。

不過,她們還得等一個人,一個她們不願意等卻非等不開的中年男人。

「小茜啊,你們趙台長怎麼就剛好在天南省呢,還要一起去?一路上肯定有很多不方便啊!」甦嵐等了幾分鐘,看著縴細手腕上的女士表,忽然有些不滿的問道。

柳茜紅唇開合,吁了一小口氣,臉上寫滿了身不由己的無奈︰「嫂子啊,你不知道我們台長的德行,我請假必須通過他,剛好他又在天南出差,搞一個外景旅游的欄目,到處取景呢,一听說我要去幽潭山,就說一起去,說是給我和冰冰派的任務,不然不給我們假,我實在是沒辦法啊!好嫂子,你無視他就可以了嘛。」

柳茜嘟著嘴,挽著甦嵐的胳膊,求饒的左右甩著。

「無視他?姓趙的可不是好人,哼,最好一會兒找個借口把他擋回去,不然我可受不了他那猥瑣的眼神!堂堂一個台長,好色的也太過明顯了吧!」白冰插話道,俏臉含霜,語氣里盡是憤懣,不過也只是說說而已,畢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不看僧面還得看佛面。

這時候,一位衣著不菲的胖子突然氣喘吁吁地出現在了三位美女的面前,雖是壯年,頭發卻已經禿了一半,面龐圓潤,啤酒肚,小眼楮深深凹陷,絕對是平日里縱情酒色所致,長相說不出的滑稽。

柳茜看著中年胖子,無奈的嘆了口氣,翻了個白眼,然後恭敬地叫了聲︰「趙台長好!」

一旁的白冰也趕忙打著招呼,但是明顯不怎麼樂意看見對方,柳眉輕皺,語氣中透著幾分疏離和敷衍。這個姓趙的,平常仗著在台里的身份,沒少對自己手下的美女記者主播下手,上個月有次就趁著月末加班,意圖吃白冰的豆腐,還好被白冰找借口避開了,不過在此之後,趙義好色猥瑣的印象,已經在白冰心里深深扎根了。

「這位是?」趙義的小眼楮轉個不停,從柳茜的胸部看到白冰的長腿,再看到氣質獨特的甦嵐,心里熱血澎湃,手心都被搓出了汗,即便是飽嘗美色的她,眼前這三位極品尤物,卻是從未有機會涉及的,想想這一路上能與之獨處,胯下不由得又堅硬了幾分。

「這是我嫂子甦嵐,在市檢察院工作,嫂子,這是我們台的趙義趙台長,這次正好在天南省出差。」

柳茜介紹了一下,然後甦嵐禮貌性的伸出了手,輕聲道︰「趙台長大名,久仰了!」

趙義嘿嘿一笑,慌忙伸出兩只手,死死地握住了甦嵐遞過來的小手,握了握,便知趣的松開了,嘴里正經道︰「哪里哪里?甦檢察官的大名才是如雷貫耳,雲海市的犯罪里在您的手上可是下降了很多啊,真可謂是女中豪杰啊,今天看見甦檢察官,真是聞名不如見面,比傳言中更英氣逼人啊。對了,我這次剛好在天南考察景點,不如同行,我在路上也可照看一二,不然也不安全,況且柳茜和白冰的假期我也是按出差批得,公事私事兩不誤,您看如何?」

眼見趙義的行為舉止還算得體,雖然馬屁拍的很明顯,但是也讓甦嵐心里對其印象不由好了幾分,心想也沒有小茜和白冰說的那麼不堪啊,于是也就不怎麼抗拒趙義同行的建議,畢竟都是雲海市體制內的人,多一個靠譜放心的司機,也能省不少麻煩,從這里驅車到清水村,也得大半天的路程。

于是甦嵐禮貌道︰「麻煩趙台長了!」

「不麻煩,不麻煩。來,我給你們拎行李,你們先上車,休息一下,嘿嘿,其余事都交給我!」趙義眼見目的達成,差點高興的暈過去,樂呵呵的拎著行李跟在三位大美女身後,羨煞了旁人。

趙義的小眼楮不安分的掃視著,一會兒看著白冰比電視上性感百倍的身材,在那雙高清無碼的大白腿上來回逡巡,流連忘返,一會兒看看柳茜腿上充滿異域風情的蛇紋黑絲,只想按到床上肆意揉搓,又聞聞手里殘留的甦嵐的余香,心中打著如意算盤。

一段誘惑的旅途,漸漸掀開了欲語還休的序幕。

 

 

 

 

 

 

第三章 柳大記者

趙義開著車,在傍晚趕到了清水村,一路上沒少在後視鏡上偷窺後座女神們的乍泄春光,艷福不淺。

甦嵐的公公孫大勇此時在村頭的歪脖子樹下半蹲著,抽著卷煙,心里頗有些激動,想著兩個俏兒媳要來接自己進城,就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邪火上涌,上次大兒子孫平辦婚宴,甦嵐傾國傾城的容貌就給老孫頭心里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那身段,那水靈的眼楮,還有那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足足讓老孫事後拿著兒子寄過來的結婚照片打了半個月手槍。

按說孫大勇今年五十整了,但是身形依然健碩,這是年輕時候當兵練下來的。由于老伴死得早,故而現在是獨居,但是他在清水村做村長也有半輩子了,平日里事情也多,閑來串門打打麻將嘮嘮家常,生活倒也不那麼枯燥。這次兩個兒子要給自己在城里辦五十大壽,孫大勇心里很是高興,看到後輩們出息了,他臉上也有光,更重要的是,又能看到漂亮的兒媳了,而且老二的女朋友,也就是準兒媳也要一道來,這讓他又期待又興奮。

「村長啊,您這是等誰呢?吃了沒,沒吃去俺家啊,讓俺媳婦兒整幾道小菜兒,咋樣?」一位路過的菜農趕著牛,笑呵呵的過來跟孫大勇打招呼。

「今兒算了吧,我這兒等我倆兒媳接我進城過壽呢,趕明兒我去你家里頭喝酒去。」孫大勇按滅了煙頭,頗有些擺譜的說道。

老農也沒說什麼,只想著同村不同命啊,人家倆兒子一個比一個爭氣,娶的女人也是賽過西施美過貂蟬,只能嘆了口氣,拉著牛進村了。

就這當口,趙義的車也到了,孫大勇一看就知道是兒媳到了,雙手在衣服上蹭了蹭,笑意濃濃的迎了上去。

「公公,怎麼還勞煩你出來接我們啊,我認得路的。」甦嵐也遠遠看到了矗在路中間的孫大勇,趕忙下車過來向公公問好,從小家教甚嚴的她,可不敢壞了禮數。

後面柳茜,白冰兩個嬌小姐也都下了車,孫義遠瞅著老孫頭,就覺得這老漢眼神不對,怎麼看甦嵐的感覺有些如饑似渴呢,同類相斥,孫義很相信自己的直覺,這個老貨,沒安好心。

甦嵐將眾人都介紹了一遍,孫大勇是第一次見柳茜,眼楮都看直了,暗想老二的目光比老大還毒,這那是女朋友啊,這活脫脫一個小妖精嘛,一雙豐腴筆挺的絲襪美腿,讓孫大勇年老的心徹底激活了,白花花的乳肉圓鼓鼓的聳著,似乎隨時都會破衣而出,這要是在荒郊野地,孫大勇二話不問先就地正法了再說,管她兒媳不兒媳,爽過才知道。

「好兒子,有出息。」這是孫大勇此時此刻最想說的話。

不過有了兩個個俏兒媳養眼,老孫對白冰倒也十分客氣,和趙義也禮貌的打了招呼,就帶著一行人進村了,這一路上,可沒少驚著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懶漢們,甦嵐著裝比較保守,除了看著漂亮倒也讓人沒什麼別的想法,但是柳茜和白冰兩個大美女一米七的身高,再加上妖艷的高跟鞋,那縴細柔弱,瑩白圓潤的腳踝,一扭一扭的,著實燒起了村里男人們心頭的一把火,更有甚者,當即就往自己炕上走,按住自家娘們就扒光了猛干起來,一邊干還一邊念叨︰「孫家的兒媳婦,老子操你的大白腿,老子干死你個大奶子!」

這一切,柳茜和白冰當然不知道,依然挺胸扭腰的走著,男人們的目光越火熱,她們就越高傲,誰然她們做慣了高高在上的女神呢?

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老孫頭的家了,趙義自打進了村就一直很低調,他在等機會,也在營造著自己的好印象,只要搭上線,以後機會多的是,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道理他可是深有體會。

眾人在家里天南地北的聊著,過了一會兒,甦嵐和白冰都去廚房準備晚飯了,柳茜覺得無聊,就說要出去走走,她可是第一次到自己男朋友的老家,不免有些好奇,趙義忙說他也想跟著去瞧瞧,卻被老孫頭拉著下象棋沒法脫身,只能眼睜睜看著柳茜的蛇紋黑絲美腿妖嬈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視野里。

柳茜方一出門轉過拐角,沒走幾步遠,就看到右邊角落里坐著一個黑黝黝的漢子,上半身赤裸著坐在地上,彎著腰不知在把玩著什麼。待到近處一看,原來是幾枚做工精致的塑料圓片,柳茜注意到黑漢子的表情有些木訥和青澀,人畜無害的傻笑著,心里打了一個突,「不會是智障吧?」

「喂,你叫什麼?」柳茜居高臨下的嬌聲問著,身子半彎,兩坨白嫩嫩的乳肉擠出了一個深深的溝壑,卻渾然不覺。

黑漢子听到人聲,嚇了一跳,直覺耳邊忽然傳來一個讓人又麻又癢的聲音,嘴里叫著「鬼啊,鬼啊」,本能的想跳起來掉頭就跑,沒想到正好撞在了身後柳茜的胸口,失去了平衡,抱著柳茜絆倒在了原處。

柳茜只覺自己胸口上重重的壓著一個人,兩顆大奶子都被壓得變形了,黑漢子的口水都滴在了自己雙峰上,正濕溜溜的向下滑,氣的哎呀的叫了一聲,用力推開了黑漢子。

「你個大笨蛋,跑什麼?我還能吃了你嗎?我長得很嚇人麼?」不過這個小意外卻讓柳茜確定了眼前五大三粗的黑漢子,確實腦子有問題,心里也就多了幾分同情,坐在原地揉著自己的胸口,止不住的嬌嗔道。

「我叫大牛,姐姐真好看!好漂亮的大腿。」黑漢子先是看到一雙七寸高跟鞋,兩只柔弱無骨的小腳,緊接著看到了一雙包裹著蛇紋黑色的長腿,就在自己的眼前,他甚至能聞到一絲芬芳的體香,一看身邊多了一個美如天仙的大美女,大牛裂開嘴嘿嘿的傻笑起來,同時兩腿一分,一只手就伸到了自己胯間,開始上下套弄起自己黑乎乎的陽具,這個動作行雲流水,顯然平日里沒少做。

另一只手,竟然順勢壓在柳茜的大腿上撫摸起來,雖然這名叫大牛的壯漢看起來二十多歲的樣子,但是竟然穿的是開襠褲,這一幕可看傻了未經人事的柳茜。

要說柳茜今年24的歲數,本來這方面的見識絕不會少,但是柳大美女的眼界著實太高,從小到大,真沒幾個入得了她的法眼,直到遇到了德才兼備,踏實穩重的孫宇,才敞開了芳心,認真的談起戀愛來,在男女之事這方面,雖然通過一些電影和姐妹們床頭的笑話了解了不少,但是真刀真槍她可真沒見過。

「好大的家伙啊!這要是……怎麼受得了呢!」柳茜的臉頰頓時飄起一片緋紅。

那雙大黑手還在反復的摩挲著蛇紋黑絲光滑而充滿質感的表面,從上到下,從下到上,間歇用力的揉捏幾下,曲線起伏,一個皮膚黝黑的鄉下漢子摸著一個嬌滴滴大美女的黑絲大腿,這畫面,只是看著就讓人血脈噴張。

美腿上傳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讓柳茜從震驚中清醒了過來,剛想站起來斥罵大牛兩句,忽然余光看清楚腿邊的幾枚塑料圓片,竟然是賭場用的籌碼,而讓她再熟悉不過的是,上面印著的一個暗金骷髏頭標記,赫然就與她上個月她跟蹤過的一個重大事件有著密切關聯。

這件事沒有被公開報道,因為沒有追查到源頭,本著和諧無事,不生事,不找事的原則,被領導壓了下來。

大約是上個月出的時候,台里收到一個陌生人舉報的線索,說是天南省有個地下組織,經營著賭場和販賣幼女的活動,信封里還有一些失蹤幼女的照片資料和地下組織的一些簡單資料,經查證,那些女孩都是十六七歲的年紀,也都在各地以失蹤備了案,失蹤時間都是近一兩年,柳茜本想按照陌生日提供的線索進行暗訪和報道,但是被否了,理由是相關部門已經進行了偵破,但是那家被舉報的地下賭場和組織者已經提前收到風聲,銷聲匿跡了,所以此事唯有不了了之,但是柳茜一直覺得中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私下做了不少功課。

這枚籌碼和上面的骷髏頭標志,柳茜可在資料上見過不止一次了,當下對這東西的源頭有了探究的興趣,只要順藤摸瓜,也許就能找出那個地下犯罪組織,進行全方位追蹤報道,到時候自己在台里的地位和名氣,可就不是今天可比了。

想到此處,柳茜一巴掌扇到了大牛的臉上,銀牙緊咬的站起身子,涂著粉紅指甲玉蔥一樣的手指點著大牛的額頭罵道︰「你個臭流氓,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麼?小心我找人把你關起來!」

本來柳茜是想嚇唬一下這個腦子有問題的壯漢,再從他嘴里套出幾枚籌碼的下落,沒想到話剛說了一半,大牛直接哭了起來,嘴里嚅囁著︰「不要關俺,不要關俺。」然後提起褲子就跑了開去。

柳茜氣的要死,連忙跟在後面追,這眼看到手的線索,不能白白丟掉了。但是畢竟穿的是高跟鞋,追了一會兒就漸漸被大牛甩開了,由于老孫頭家住的地方是村子的最里頭,後面就是村子的後山了,柳茜眼看著大牛一溜煙的跑到了半山腰的一個小房子里,只能在心里不停的暗罵著這個白痴,一肚子窩火的往山上爬去。

沒想到被人非禮了不算,反過來還得追著非禮的人爬這麼高,這讓柳茜有種捏死對方的沖動。

到了小茅屋,看著屋子周圍破落荒蕪的模樣,知道這就是這個傻大個住的地方,心想對方還真是可憐,連最起碼的生活用具都沒有,剛才那無禮的舉動,可能也是沒有人管教才至于此,畢竟雖然腦子有點問題,男人的本能還是有的,況且自己這性感惹火的打扮,想到這里,柳茜心里的火氣也就消了大半,而且對于籌碼的來歷,還得從這個傻大個的嘴里問出來。

大牛站在屋子里,從門縫里向外望著,眼神里有些恐懼,顯然是被剛才柳茜的話嚇到了。

看到傻大個這個樣子,柳茜柔聲道︰「你叫大牛是吧,來,給姐姐把門打開,我問你幾個問題,你要答對了,姐姐給你買好吃的,怎麼樣啊?」

「不要!姐姐打大牛,還要把俺關起來,姐姐是壞人!」大牛抹了一把眼淚,堅決的說道。

柳茜氣的吐了一口氣,這明明是自己被佔了便宜,怎麼到最後還成了壞人了,但是沒辦法,對付一個傻子,威逼是沒有用的,那麼剩下的,也就只有利誘了。

「姐姐剛才是在打你臉上的蚊子,把你關起來也是和你開玩笑嘛,乖,把門打開,讓姐姐進屋去問你幾個問題就走,或者你說你想要什麼,姐姐買給你!」要按照柳茜目空一切的性格,說出這番話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這條線索一定得搞到,也許能救下很多無辜少女,在這一方面,柳大記者一向明白大理,況且她也不想把這個機會讓給別人。

「大牛什麼都不要,就想摸姐姐的大腿!不然不讓進!」大牛酣聲酣氣的說著,一雙大牛眼盯著柳茜的美腿不肯松開。

柳茜一听,頓時氣結,心想難道還要犧牲色相,不管轉念再想,剛才也被這傻大個摸過了,況且自己也只需要問出籌碼的來歷就好,不需要多少時間,她是個火爆脾氣,不想和這個傻子在這里耗時間,況且對方是個傻子,剛才就被自己嚇得半死,也沒本事將自己怎麼樣。于是當機立斷道︰「好吧,你把門打開,姐姐讓你摸,但是你得告訴我你玩的那幾個籌碼是從哪里來的?」

「真的?姐姐說話算數?」大牛嘿嘿的笑著,搓著手,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起來。

「說話算數,你快開門!」柳茜寒著臉,無可奈何地答道,心里只能用挽救失蹤少女的借口安慰自己。

門打開了,柳茜利索的閃進了屋子,一股男人的汗臭味瞬間滲進了鼻子,柳茜眉頭一緊,厭惡的揮了揮手,想驅散這刺鼻的味道。

大牛愣愣的在對面站著,看著美腿的主人進了屋子,甕聲說道︰「姐姐坐到凳子上,把腿伸過來,俺要摸!」

柳茜搬過來一個有些殘破的靠背凳,坐下來曲著修長的雙腿,臉上長長的睫毛一閃一閃,眼神有意無意的避開著大牛的下體,紅唇輕啟,吐氣如蘭,正色道︰「姐姐的腿讓你摸可以,但是你必須回答姐姐的問題,知道麼?」

大牛不住的點頭,說道︰「先讓俺摸,俺就听話!」

眼見著山里人的狡黠,柳茜徹底沒法子了,只有答應對方了,心想這傻大個腦子有問題,怎麼在這方面就這麼難對付,唉,就忍一忍吧,權當照顧殘疾人了。

一條比例協調,骨骼完美的蛇紋黑色大腿就這樣施施然的伸到了黑漢子大牛的身前,每靠近一寸,大牛的呼吸就會快上幾分,直到大腿的曲線變的筆直,高跟鞋的鞋跟點到了大牛的胸肌上,小腳來回的打著圈,用鞋面摩擦著大牛的胸口。

大牛再也忍不住了,雙手狠狠地將這只美腳抱住,貼到自己的鼻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姐姐的腳真香!」大牛傻乎乎的說道。

柳茜不以為然的哼了一聲,深深吸了一口氣全做鎮定,胸部的乳溝顯得更深了。

雙眸閃動,拋過去一個媚眼兒,柳茜聲線誘惑的說道︰「姐姐的腿,美麼?現在,姐姐要問你問題了哦!」

大牛的大肉棒這時候已經徹底勃起了,龜頭處流出了些許粘粘的白色液體,空氣中的氣味,漸漸淫靡了起來。

而小山村的黃昏,才剛剛開始。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姦淫俏媳婦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局長與老婆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