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底女警 強暴性虐

第一章 任務

今天是小美到警局上班的第三天,由於她是剛從警校畢業,所以,這兩天她無事可做,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以往的案例。

前不久,小美剛過了22歲的生日,她的青春靚麗,使警局裡的同事羨慕不已。她身材苗條、性感,36英吋的胸部顯得玲瓏可愛,襯衫的第二、三顆扭扣被兩個堅挺的乳房撐得很緊,扣子中間的衣襟也被撐開,隨著小美的走動,有時隱約可見裡面黑色的文胸,未被罩杯罩住的雙乳,有節奏的上下顫動,她的腰部很細,臀部微微上翹,腿部也呈現出完美的曲線。

一個同事向小美走過來,「麗莎警官叫你去她的辦公室,說是有一個任務要交給你。」

小美聽到這個消息,自是高興不已,心想:「剛報到三天,就可以施展我在學校學到的本領了,一定要圓滿完成任務。」

其實,小美自進入警校的第一天起,就想著早點與惡勢力作鬥爭了。

她迫不及待地要瞭解任務的具體情況,便快步穿過走廊,來到了麗莎警官的辦公室門前。

「報告--」

「請進」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屋裡傳了出來。

小美滿面春光的進來,「麗莎警官,您好!」

麗莎示意她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直說吧,因為你是新來的,新面孔,所以上級考慮由你來執行這次臥底任務,查找漢森博士的犯罪證據。」麗莎說著,隨手按了一下遙控器,液晶屏幕上開始播放有關漢森博士的資料。

漢森博士是一個黑社會組織的頭目,四十多歲,個子較高,但並不能說是魁梧,面容和善,愛吸雪茄煙,一點不像想像中的黑幫老大。由於他與政界重要人物關係甚密,給警方調查其從事軍火、毒品等非法交易帶來極大困難。

這次任務是讓小美打入該組織內部,拿到有力的犯罪證據。

「這是你第一次執行任務,你可以拒絕接受。」

「不,我接受!不管多麼危險。」

「讓你扮演一個妓女,你願意嗎?」

「妓女?」

「是的,你必須先進入藍色夜總會,那是漢森常去的地方,然後再伺機接近他,設法進入他的私人住宅,從而獲取證據。」

小美想了片刻,決定接受任務。

麗莎提醒小美,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但不管怎樣,也不能說出自己的身份。

小美點了點頭。

麗莎將必要的武器和通訊工具交給了小美,其中有一把微型手槍、一個口紅樣的移動電話、一些現金、證件……並告訴她,不到萬不得已,不要使用。

「從現在開始,你就要獨立行動,我們會派人幫助你,今晚就去藍色夜總會應聘。」

第二章 應召

小美走出警局,計劃著自己的任務,仔細想著將要發生每一個細節。

她來到一家大型時裝店,選購任務中所需的服裝。

這家時裝店專買性感服裝,是妓女們常去購物的地方。小美以前只是聽說,但從沒去過,這是第一次進來。這裡的一切對她都是新鮮的,除了性感的服飾外,還有許多性活動用品、避孕藥品和物品之類的東西,都是她頭一次看到,比如塑膠的假陰莖、假陰道、假乳房,還有鞭子、鋼針、繃帶、消毒藥水等,她更不知道是作什麼用的。

她只管挑選自己的服裝,沒有再去看其它的東西。

她來到內衣專買,這裡有各式各樣的文胸,有無肩帶前掛扣的、半透明的、蕾絲褸空的、高彈力的;還有許多底褲,有很細的、有平腳的、有只在隱私處有一塊小布而其它均為細帶的、加厚的、防止性騷擾而帶鎖的……。服務小姐為她挑選了幾款36d 的文胸和各種底褲,小美一一進行了試穿,簡直象專門為她定做的一樣。這些內衣把她的身材勾勒的纖巧豐滿、曲線玲瓏、性感十足。

小美又買了幾身套裝,均是緊身型,由於她身材纖細,而又曲線突出,穿上這樣的衣服更是好看。一套是深藍色中袖連衣裙式服裝,一條拉鏈貫穿上下,小立領。穿上後,胸部十分突出,腹部扁平,臀部微翹,裙子在襠部下二寸,坐下後,一不注意就會露出內褲。另一套是上衣為女式收腰西裝,裙子是前面有一個開叉的超短窄裙,叉開在右大腿正前,當右腿向前邁步時,直到大腿根部都看得清清楚楚。最性感的一套是上衣為一件半透明黃色短袖襯衫,下面是一條平腳白色短褲,穿上後,襯衫與短褲間足有二十公分毫無遮擋,將小美那平坦的小腹和性感的肚臍展露無餘。

她還買了大衣、風衣、熱褲。

她被一家高跟鞋店深深的吸引住了,這裡都是超高跟的性感鞋子。她試了幾雙37碼的鞋後,買下了一雙6 英吋高的紅色pump,一雙跟高9 英吋、底厚2 英吋透明拖鞋式涼鞋,一雙跟8 英吋只有前臉和後跟的黑色高跟鞋。小美的腳背高而窄,足弓彎而深,腳趾纖細整齊,尤其是穿上這雙7 英吋高的高跟鞋,腳背與小腿成為一條直線,與地面垂直,腳背曲線向前突出,足弓的弧度更加迷人。由於腳趾與腳面已超過90度,走起路來,腿必須繃得很直,後腳抬起時,由於不能再讓腳趾彎曲,就必需向上高抬腿,落下時讓鞋子前掌與高跟同時著地,再加上扭胯,才能行走自如。這雙鞋子,讓小美一下子長高了18公分,顯得她更是婷婷玉立、楚楚動人。

她買好了衣服,已經是黃昏時分。她回到家中,換上了那套連衣裙裝,穿上7 英吋高跟鞋,走上了街頭。

穿著這麼高的高跟鞋,全身的重量只集中在一小部分腳掌上,走起路來,的確很累,不過,她從沒有引來過這麼多對她注視的目光,她心裡很高興,受這點苦,值得。

她叫了計程車,直接來到藍色夜總會,這時還不到18:00,沒有正式開門。

她推門進去,被一個大個子警衛攔住。

「小姐,還沒有開門呢!請不要進來。」

「哦,我是來找工作的,可以嗎?」

「那跟我來吧!」

小美跟著那個大個子走到了舞台旁。

「老闆,又來了一個小姐要找份活幹。」

一個臉上有刀疤的人轉過身來,上下打量了一下小美。問到:「什麼都幹嗎?」

「什麼都行?只要能掙點錢」小美滿不在乎的說道,假裝的很鎮靜,這都是從電影上學來的。

「你能跳舞嗎?」

「能!」

「上台去跳一個。」

小美走上台,跳起了性感熱辣的脫衣舞。她穿著如此高的高跟鞋,在台上競走得如此自如,舞跳得也是撩人心動。再加上她那俏麗的面容,沒有一個男人不能不為她心動。

夜總會老闆立刻決定要她在這裡跳舞。

第三章 初遇漢森

晚上,小美穿上了夜總會的服裝,在台上表演。

她身穿一件36d 黑色有肩帶文胸、一條黑色超短裙、白色內褲,白色透明8英吋高跟拖鞋。小美經常做出高抬腿、跳躍、奔跑等動作,使得裙罷飄起,露出白色內褲,最後還將裙子脫掉,讓觀眾直接看到她那半透明的內褲。

這時,漢森博士走了進來,一下子就被小美的舞姿引住了。一曲跳完,小美便被漢森包下,到一個包間去跳舞。

小美走進包房,一眼便認出了漢森。漢森只知道小美是個新來的舞女。小美專門為漢森跳了一支熱舞,受到了漢森的讚揚,並給了小美一筆數額不小的小費。

凌晨,工作完後,小美來到化妝間,這裡有名妓女正在無事可做,見到了小美,便與她搭話。

「你是新來的吧?」

「今天剛來。」

「你這麼小巧的胸部,幹這行不行的,至少要有38英吋才吃香。」

「我看你要戴38d 的胸罩吧?」

「哦,我要38e 的胸罩。」

「是嗎?真讓我羨慕!」

「你也想讓你的乳房長大點兒嗎?」

「那當然了。」

「用用這個吧!」那個妓女遞過一個瓶子。「每天兩次,把它抹在乳房上,揉搓30分鐘,很快你的乳房就會大起來,而且比現在更堅挺。」

小美接過來看著。

那個妓女接著說:「你要是在跳舞時,加上一些動作就會更加引人了,比如你把乳罩解開後,不要讓它掉下來,而是用雙手握住它,並且揉搓你的雙乳;還有你應該加上點把手伸進內褲裡上下磨擦的動作;還有許多,你應該多想想男人愛看什麼!你還是先用用這個吧。」

妓女指著那個瓶子。

「好的。」

小美解開了胸罩的扣子,雙只乳房立刻彈了出來。她用手將瓶子裡的藥膏抹在了乳房上,然後在那個妓女的指導下開始揉搓。她感到雙乳很熱,並且有點發脹。

從那以後,小美每天都在用著這種藥膏,沒過幾日,她原來36d 的胸罩已經很難扣上扣子了,一部分乳房好像要溢了出來,她只好又買了一件37d 的胸罩。

兩個星期過去了,漢森博士每晚必到。小美的乳房也在藥膏的作用下,迅速的變成38d 了。

第四章 潛入魔窟

漢森對小美越來越喜歡了,他曾經讓人去查小美的底細,也未查出什麼。

漢森決定今天叫小美去他家裡表演,因為晚上在他的別墅裡有一個私人聚會。

小美高興的接受了。

小美身穿一條白色超短褲和一件白色超彈力掉帶背心,腳上穿著一雙白色厚底高跟拖鞋,這雙鞋的鞋面採用了透明材料,鞋跟有8 英吋高,前部的鞋底厚1英吋,使得小美的一雙完美的腳部曲線展露無疑。

在去漢森別墅之前,小美借口去洗手間的機會,用口紅式的移動電話將這一情況通知了麗莎。而後,她便上了漢森的高級轎車。

漢森的別墅建在郊區,是一個很大、很深的院落,裡面的建築全為白色。室內的裝潢十分的考究。

晚上的聚會按時開始,小美也在餐後跳了幾曲。在開始了交際舞曲後,她趁機去查找漢森的犯罪證據。

她走上了三樓,看到走廊盡頭的一扇門與眾不同,於是她便走了過去。輕輕的推開了門,裡面很黑,她打開自己帶來的小手電,看到了一排書架。她想:「這可能是漢森的書房,證據可能就在書架裡。」

小美用手電照著書架,走了過去。剛剛走到靠近書架的地方,就聽見「啪」的一聲。她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當她想再次向前走時,才發現右腳被什麼東西夾住了。然後她本能地用力向上抬了一下右腳,才感覺到了一股劇烈的疼痛,她深深地呵了一口氣,才沒有喊出聲來。她用手電一照,才知道自己的腳被一個夾子夾住了。由於她的鞋跟很高,腳背與地面幾乎垂直,六根鉛筆粗的釘子從前向後,穿透了她的腳掌,也穿透了高跟鞋豎起部分的鞋底。釘子是特製的,上面布滿了倒刺,釘子尾部有一個平頭。她想用手弄開夾子,可是太緊了。血已經從她的腳面和腳心處流了出來,染紅了白色的高跟鞋。她用手一摸,又粘又熱。她已經知道情況不妙,腳上的傷越來越疼。

只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燈一下子亮了,進來了幾個保鏢樣的人。其中一個身材魁梧的就是漢森的貼身護衛,名叫托尼。

「你在幹什麼?」托尼問到。

「沒什麼,只是隨便走走。」小美表現地很冷靜。

「隨便走走?」托尼打開了夾子,把小美的腳拿了出來,可是那六顆鋼釘,還留在小美那纖細的腳上。

小美被帶到了漢森的辦公室,由於她的腳傷很疼,使得她走起路來,不敢用力,有時只是單腳跳。她的腳現在已是血紅一片了。

漢森問到:「你在找什麼?是誰派你來的?」

「是你叫我來的。」

「老實點,說實話。」

「是你叫我來為你跳舞的。」小美又重複了一遍。

「你給我雙腳跳。」

「我穿著這麼高的高跟鞋,腳上又有傷,怎麼跳?」

「快跳,不然我用槍打穿你另一隻腳。」漢森用槍指著小美的左腳。

小美只好用力跳起,落下時,受傷的腳一著地,便疼痛難忍,不要說是有傷,就是沒傷,穿著8 英吋高的高跟鞋雙腳跳,也是相當的難受的事。

小美跳了幾下後,漢森又讓她轉圈跑。

小美害怕吃槍子,只好忍著劇痛跑了起來。穿著高跟鞋跑步,十分難受,她想把鞋脫掉,可是腳和鞋被釘在了一起。她每跑一步,釘子就會在她的傷口中晃動一下,她感到鑽心的疼。跑了幾十步後,她實在跑不動了,靠牆蹲下,用手捂著傷腳。

「叫醫生來!」漢森喊了一句。

基姆醫生從門外走了進來,對著漢森說了一聲:「先生!」

「你為這位小姐包紮一下。」漢森指著小美吩咐道。

基姆看了一眼小美的傷,叫她坐到沙發上,把右腳放在茶几上,對她說:「我得先把釘子拔出來,可能會很痛。」

小美點了一下頭,上牙咬住了下嘴唇。

只見基姆醫生從箱子裡拿出了一瓶酒精棉球,用鑷子夾著,將小美腳上的血跡清除一下,好看清傷口的情況。棉球裡滲著好多酒精,每擦一下,都會擠出一些,這些酒精鑽進了小美腳上的傷口中,使小美疼痛難忍。

稍微消毒後,基姆拿出一把醫用鉗子,捏住一根釘子,向外拔。由於釘子上有倒刺,很難順利的拔出來,只能旋轉著往一點一點的拉。這時,小美十分堅強,實在是疼得有點受不了了,才發出一絲的呻吟聲,但只有離她最近的基姆醫生能夠聽到。

每拔出一根釘子,小美都要吐一口涼氣。她自己用手使勁按住自己的右腿,不讓它移動。

終於六根釘子全都被拔了出來,小美的右腳上留下了六個血窟窿。基姆慢慢地把小美的腳從鞋裡拿出來,放在一塊疊得很厚的白色紗布上。

基姆告訴小美,對這樣的傷口,必須嚴格的消毒,要她再忍耐一下。

隨後,基姆從一個小瓶子裡取出了一小條浸滿了消毒水的紗布條,用鑷子夾著,從腳面上塞進了其中一個傷口,一直穿過了腳掌,從腳心一面穿出來。這是小美從來沒有感受過的疼痛,鑽心的疼痛,這使她喊了出來,她不敢再看她是傷口,把頭高高的抬起,看著屋頂,心裡想著,這樣的痛苦,快點過去。

基姆一根根的穿著紗布條,六個傷口中,都穿上了紗布條,並且他將每一條紗布條在傷口中反覆的拉動,以使傷口被徹底的消毒。然後,基姆將一條條血紅的紗布條拉了出來。

為了保險,基姆又拿出了注射器,吸入了防破傷風的藥水。將針頭直接插進了傷口中注射。小美的傷口被針頭不斷的紮著,針頭中射出了刺激性很強的藥水,這種滋味,從小美的面部表情上就能看出來。

經過了嚴格的消毒後,基姆拿來兩小塊淡黃色紗布,分別貼在小美腳心和腳背的傷口上,再用繃帶纏上。纏的時候很用力,使紗布緊緊的貼在傷口上,並對小美說:「緊一點,不然你的腳會腫得很大,包紮好以後,趕緊穿上鞋,可能會很疼,不然,一旦腫起來,你就不可能在一兩天內穿上鞋了。」

漢森給小美選了一雙只露腳後跟的黑色高跟鞋,鞋面一直到了腳面最高的地方,鞋跟有7 英吋。

小美慢慢地將自己的腳往鞋裡穿,她繃著腳尖,小心的穿進去。可是由於繃帶的厚度,穿進去很緊。她把腳慢慢放到地上,一咬牙,使勁往裡一踩,這才穿進去。穿進去後,她覺得實在太緊了,腳上的傷口又脹又疼,還是一跳一跳的疼。但她一想,萬一腳腫起來,不能穿鞋,找機會逃跑也難了,只好橫下心來,挨過去。

漢森對小美說:「感覺怎麼樣?走走試試!」

小美只好站起身來,向前走。她每走一步,都相當的吃力,有傷的腳一落地,就疼得沒有力氣,直想摔倒。

「快說吧!說了,我給你打點麻藥。」

「我沒什麼可說的。」

漢森走過來,看著小美性感的身體,「我有辦法讓你說。」

「給我拿豐乳針來。」漢森吩咐道。

一個侍人拿來了一個托盤,上面放著一個注射器,針頭有五、六厘米長。

漢森博士拿過注射器,推出了裡面的空氣,對著小美的左乳,隔著胸罩就是一針,針頭全部插了進去,小美大叫一聲,疼得皺起了眉頭。漢森推了一半藥水,而後拔出來,又刺進了她的右乳,將其餘的藥水推了進去。

在針頭拔出的地方,小美那白色的胸罩被染紅了一小片。

「你說不說?」

「我沒什麼可說的。」

漢森博士給托尼使了個眼色,托尼就拿來了一塊長條形木板。他讓兩個男的抓住小美的胳膊,把她貼在牆上。托尼用木條用力的拍在小美的雙乳上。

小美知道自己越是哭叫,他們就越高興,所以,她強忍著劇痛,不喊出來。

小美漸漸覺得自己的乳房被打的腫了起來,低頭看到兩個乳房已經是粉紅色的了,胸罩緊緊的繃在外面。

這時,漢森從一個小盒子裡取出了一樣東西,帶在手上。小美一看,便嚇得全身哆嗦。那是一個打架時用的暗器,戴在手上,握拳後,朝前有三個手指粗細圓筒型刀刃,前端很尖,帶有倒勾。

漢森走到了小美面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快說!」

「不說!」

漢森將拳頭打在了小美的左乳上,又立即拔出,三個血柱一下子噴了出來,在她左乳乳頭的外側,自上而下出現了三個血洞,不斷的往外流血。

「說不說?」

小美咬著牙,搖了搖頭,她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來了。

漢森又是幾拳,小美的每個乳房上又多了幾個血洞洞,鮮血染紅了她的白色文胸,一直流到了腿上,滴在地上。

小美用雙手,隔著胸罩,緊緊地按住胸前的傷口,以防流血過多。她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雙乳在發脹,而且有很強烈的性慾望。

她不斷用手揉搓著乳房,一碰就疼,不碰就很癢很脹。

漢森看出了小美現在狀況,對她說:「這是豐乳針起作用了,這種豐乳方法的副作用就是能夠使未生育過的女孩子產生乳汁,而且有很強的性慾望。」

小美聽了之後,感到很害羞,但自己的乳房又脹得難受,她只好當著眾人,摘下文胸,用力的擠壓乳房。這一擠,不但真的擠出了乳汁,而且傷口也流出了血水。每擠一下,她都要忍受著鑽心的疼痛,可是,每擠完一下,她的乳房的腫脹感就好一點。

漢森突然走過來,揮起拳頭,就往小美兩腿之間打去,而且是連續打了幾下。當小美反過味來,她是陰部已是血肉模糊,白色的底褲,被染得紅了一片,幾個傷口還正在往外噴著血柱。她下意識地用一隻手摀住了襠部,一下子坐在了地上。血流從小美的手指之間流了出來,好像一點也止不住似的。她咬著牙,用手緊緊地按住雙腿之間最重要的部位,緊閉雙眼,兩眉緊鎖,忍受著巨大的痛感。

漢森對小美笑著說:「你是不是想找個東西,往你的陰道裡插一插呀?」

小美這才感覺到,陰道裡真是又疼又癢,性慾很強。

漢森拿來了一瓶威士忌,將瓶口對著桌子邊用力一敲,瓶蓋連著一部分瓶頸被敲掉了,玻璃瓶出現了一圈鋒利的玻璃尖。漢森一手撕下了小美的內褲,一手把酒瓶往小美的陰道裡捅,並且反覆得抽拉。瓶口的稜角很尖,每捅一下,都會對小美的陰道造成劃傷,可是她在這巨痛中,得到了性的滿足。酒隨著破碎的瓶口流進了她的陰道,剌激著她的傷口,叫她痛不欲生。她這時只能是躺在地上,雙手捂著乳房,毫無反抗之力,不斷的發出「哈!--哈!--嗯!--哈--!」的叫聲。而且一聲比一聲高,直到那個酒瓶裡的酒都流完了,漢森才將瓶子拔了出來,這時,小美的陰道裡不斷的往外湧出紅色的液體。

漢森對小美說,這種藥每天只需要一針,就可以讓她每幾個小時就會產生一次極強烈的性慾望。然後,他又吩咐基姆,給小美治傷。

小美疼得已經不能說出話了,只是張大了嘴,在大口的喘氣。

基姆讓小美躺在地上,用鑷子夾起了一個浸滿了藥水的棉球,對小美說:「乳房上最好不用麻藥,那樣可能會影響你敏感部位對性刺激的反應,你要忍著點,這點傷沒關係的,我用這種藥處理好你的傷口,不會留下傷疤的,可是會很疼,你要忍住。」說完,另一隻手將一快疊好的毛巾放到小美口裡,讓她咬住。接著,就用鑷子將棉球捅進了一個傷口中。由於每一個傷口都有食指那麼深,鑷子伸進去一大半才能到底。每一個傷口都要用棉球反覆進出消毒三次,而且每次都要換一個棉球。棉球一捅進去,就會將傷口中的膿血擠出來一些。軟軟的棉球,加上刺激性很強的藥水,在小美的傷口中拉動,再加上乳房本來就是女孩子身上最嬌弱、最敏感的地方,這樣的方式,使小美感到火火辣辣的疼痛,毛巾被咬得很緊,頭上冒著漢珠,嗓子裡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由於小美乳房上的傷口有十幾個,基姆用了快半個小時才處理完。基姆將兩塊疊得差不多三厘米厚的紗布,輕輕地放在小美那兩個遍佈傷口,而且腫得很高的乳房上,再用一包很寬的繃帶,將兩塊紗布固定。包紮好後,小美的乳房被一道道的紗布包裹了起來,就像兩座小雪山。

處理好小美胸部的傷口後,基姆讓小美躺平,把腿向上彎曲,向兩邊打開,以方便清理她陰部的傷口。

由於這裡傷口的形成與胸部一樣,基姆也用同樣的處理辦法為深深的傷口消毒,只是這裡比胸部更加敏感,在清理了幾個傷口之後,陰道裡流出了大量的粘液和血水。基姆斷定小美的陰道裡也有大量的傷口。

基姆處裡完外面的傷口後,用紗布擰成了一個大約三十厘米長、五六厘米粗的紗布捧,蘸滿了藥水後,直接插入了小美的陰道。

「哈----」小美叫了一聲。

基姆將紗布棒來回抽拉了幾次,大量的血水流了出來。這下子疼得小美臉都白了。

然後,基姆又做了一根短一些的紗布棒,全部插入了小美的陰道,並對小美說:「你陰道裡的傷口可能很多,這樣做是防止陰道裡相對的傷口長到一起。」

基姆最後拿了一塊三厘米厚的長方形紗布,放在小美兩腿之間的傷口上,又拿來了一個白色高彈力三角內褲,給她穿上,是為了讓紗布緊緊的貼在傷口上。這個三角褲的彈力超強,緊緊地把紗布壓在小美的傷口上,沒有被三角褲壓住的部分紗布,從大腿內側的襠部順著大腿翻出。

傷口處理好後,小美被安排在一個客房中休息。

漢森命令小美自己走進去。小美只好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一步步的走向客房,她每走一步,兩腿之間就會磨擦一次,疼得她只好用手緊緊地捂著襠部,相比之下,腳上的傷好像已經不算什麼了。她每走一步,疼得她就要倒吸一口氣,停一下再走下一步。

走進房間,她看到桌子上已經擺滿了豐盛的食品,筋疲力盡的小美確實有些餓了。

漢森對她說了一句:「好好享用吧!」便把門關上,走了。

小美便開始吃那些好吃的食物。

吃飽後,她便平躺到了床上。

第五章 漫長的一夜

小美只能平躺在床上,這樣傷口才會好受一些。她用目光打量著這間客房,一切都顯得那麼的豪華,這是她平生第一次住這麼好的房子,可也是她第一次這麼痛苦的經歷。

她對這裡十分好奇,強忍著傷痛,起來在屋子裡看看,想找到逃脫的辦法。

她打開衣櫃,看到裡面全是女人的服飾,有不同號碼的文胸、各色的睡衣、各式各樣的高跟鞋,以及高檔女式套裝等等。她又看看浴室、陽台。

這時,她的胸部再一次開始發脹,漸漸地覺得繃帶越來越緊,使她的傷口越來越疼,她有點受不了了。

她來到浴室,站在洗漱台前,對著鏡子,用手一圈圈的將胸前的繃帶解開,露出了兩塊被鮮血浸紅了的紗布,這紗布貼在她那兩個有些誇張的、稍顯巨大的乳房上,由於傷口上血液的凝結,才沒有掉下來。

現在,小美的乳房感覺沒有了繃帶的束縛,好受了一點,可能也因為沒有了束縛,腫脹得好像更快了。

她的兩個乳房越脹越大,裡面好像又一次充滿了乳汁,使她不得不用手去把它們擠出來。

小美用雙手握住自己的左乳,咬著牙,用力一擠,奶水和著血水、膿水一齊被擠了出來,粘在乳房上面的紗布也掉了下來,整個乳房展現在小美前面的鏡子裡。

小美看到了自己的乳房和上面的傷口,有些不忍再看,可是脹痛還在繼續,她只好再用手擠。每擠一次,她都要忍受著巨痛,每擠一次,大量的乳汁和血水都會順著乳頭和傷口流出,流進面盆中。

大約擠了八九下,她覺得已經不脹了,而後,用同樣的方式,將右乳的奶水擠了出來。

小美的乳房再一次柔軟了下來,也富有彈性了。她拿了兩塊雪白的毛巾,疊成方形,蓋在兩個乳房上,用左手和小臂按住,再到衣櫃裡找了最大號碼--42英吋--的文胸,將毛巾固定在胸部。即使是這麼大的文胸,她也是用了好大的力氣,才能剛好扣上的。

小美慢慢地走回床上,躺下,沒有脫鞋。她怕脫了鞋,腳會腫起來,她現在已經感覺到腳已經腫了,面且傷口仍在一跳一跳得疼。

半夜,基姆來到小美的房間,要給她換藥。

基姆看到小美躺在床上,已經睡著,可能是因為白天漢森折磨她時,耗費了她太多的精力,帶著這樣傷痛也能睡著。

基姆叫醒了小美,對她說:「我給你換換藥,你先醒醒。」

說著,便解開了小美的文胸。這時小美剛剛醒來,還未清醒,本能地反抗了一下,結裡雙手剛一抱緊胸前,就感到了劇烈的痛疼,下一子清醒了過來,看到基姆,也平靜了下來。

基姆看到兩塊毛巾已快被血水浸透,便小心的用手掀起來,可是已經與傷口上的血凝在了一起,基姆對小美說:「毛巾是不能用來包紮傷口的,它不衛生,我必須把它取下來。」小美把她剛才做的事告訴了基姆。

基姆用酒精棉球,濕潤著毛巾與傷口的結合處,小心的揭著毛巾。小美咬著牙堅持著,有幾處,由於粘得太緊,小美幾乎疼得坐了起來。好不容易才拿下來一塊毛巾,基姆剛開始揭第二塊毛巾,就被小美阻止了。

「基姆醫生,你快點把它揭下來吧,我受不了了。」

「那你可要忍住呀!」

話音未落,基姆一下把那塊毛巾撕了下來。

小美這次跟著撕毛巾的方向坐了起來,大口地喘著氣,睜大了眼睛,沒有喊出來。

血,順著她那兩個碩大的乳房滴下來,滴大她雪白的大腿上。

基姆扶著小美慢慢躺下,用酒精給傷口消了毒,再用兩塊厚厚的紗布蓋在傷口上,用文胸將其固定。

接著,基姆把小美的內褲脫下來,慢慢地掀起了陰部的紗布,再用手捏住陰道裡的紗布棒,往外拉。可能是由於血液凝在紗布上的原故,沒有拉動。

小美疼得直冒漢。

基姆再次向外猛得一拉,終於拉了出來。小美啊得大叫了一聲。紗布棒完全是紅色的了。

基姆將一根蘸滿藥水紗布棒塞進了受傷的陰道裡面,塞進去時,比拔出來時,更讓小美難受,因為新的藥水刺激性更大。

基姆處理好陰部的傷口後,也同樣蓋上了一塊厚紗布。再給她穿好內褲。

最後,基姆把小美受傷的右腳拿起來,脫下了鞋,看到腳上的繃帶已經被血染紅了,便小心翼翼解開來。

基姆用酒精清理了一下傷口,每當棉球接觸傷口時,小美都疼得繃緊了身上每一根神經,腳趾全都翹了起來。

基姆再次用紗布包紮好了傷口,白白的紗布前面,露出了整齊的五個腳趾。

基姆對小美說:「好了,你的腳不會再腫了,可以不穿鞋子睡覺了。好好休息吧!」

小美這時才長吐了口氣,安心地躺在床上,又睡著了。

第六章 獲救

小美清晨醒來,感覺稍稍好一些了,起了床,自己慢慢的走到了衛生間,洗漱一番後,在衣櫃裡找了一件黑色皮套裝,上衣是緊身拉鏈衫,下衣是短褲。

小美先穿上衣,由於她的胸部過大,又加上厚厚的紗布,在拉鏈拉到胸部時,有些緊張,但她還是強忍著疼痛,吸了一口氣,把拉鏈拉了上來。短褲也很瘦,小美先把短褲提上來,再一點點的將拉鏈拉上,將厚厚的、柔軟的紗布都擠了進去。這樣,不管是胸部,還是襠部的傷口,都與紗布緊緊地貼在一起,減少了活動時紗布與傷口之間的磨擦。

小美又挑一雙只有前半部有鞋面的7 英吋高跟拖鞋,以便受傷的腳好穿進去。

她穿好鞋,在鏡子前面打量著自己,一點也看不出那裡有傷,只是覺得自己的身材簡直是太性感了,可以說是到了誇張的程度,高聳的胸部,非常向前突出,看起來足有44英吋,修長的美腿,顯示出她苗條的身材,再加上一身緊身裝束和高跟鞋,以及露出的白析的腳踝和足跟,處處迷人。

這時,一個僕人進來告訴小美,漢森博士在花園等她一起吃早餐。

小美艱難地跟著僕人走到花園,看到漢森正在一個桌前等她,桌上擺滿了早點。

「早安!昨晚過得怎麼樣?」漢森說。

「很好。」小美說到,看也不看漢森,就坐下吃起早點來了。

麗莎一夜都沒有收到小美的消息,知道她現在處境危險,但又不想暴露小美的身份,以防打草驚蛇,讓漢森知道了警局正在對他調查,決定自己來救小美。

小美正吃著東西,忽然聽到了撞擊聲,只見一輛摩托車向自己開過來,騎車人高喊:「小美--,快上車--」。

小美一下子就聽出了麗莎的聲音,馬上站起來。摩托車已開到她身邊。她小跑兩步,跨上車的後座,抱住了麗莎。

她剛一坐下,麗莎馬上加速,朝大門飛去。

小美這才感覺到,陰部的傷口很疼,隨著車子的顛簸,陰道裡的紗布棒也上下跳動,讓她疼痛難忍。

車子還沒到大門口,前面就出來了幾個戴墨鏡的人,手裡拿著衝鋒鎗,朝她們射擊。

麗莎駕車,左右躲閃。一隻手掏手槍還擊。小美的胸部不斷地撞到麗莎的後背,只好咬牙忍著。

麗莎擊中了其中一個人,但終於沒有躲過去,被一顆子彈擊中了胸部,摔倒了,車子滑了出來。

麗莎和小美都被抓住了。

漢森過來,摘掉麗莎的頭盔,看到了麗莎俏麗的臉蛋,又扯開了她的上衣,看到她戴著一副銀色金屬胸罩,這是麗莎為了防身所穿的。這件胸罩起了作用,否則,麗莎早就被那子彈射穿了,現在子彈只是嵌在她左邊的乳房裡,沒有傷到她的內藏。

漢森叫人拿來了醫藥箱,要親自給麗莎治傷。漢拿下了麗莎的胸罩,又用攝子夾起了一個酒精棉球,一下子捅進了她乳房上的彈空裡,問道:「是誰派你們來的?」麗莎閉上眼不回答,漢森又將攝子往傷口裡捅了捅,接著問了同樣的問題,麗莎還是沒有回答。

漢森取出了棉球,又將攝子伸進傷口裡,在裡面絞來絞去,尋打著那顆子彈。

麗莎疼得滿頭大汗,手被別人按著無法動彈,但還是忍著不叫一聲。

漢森又伸進手術刀,在裡面剜來剜去,血不斷地從傷口裡冒出來,麗莎終於忍不住了,叫了出來。

漢森再把攝子伸進傷口裡,把那顆子彈夾了出來,最後把一塊厚厚的紗布放在她的乳房上。

漢森叫人拿來一套女裝,叫麗莎穿上。

麗莎用胸罩將紗布固定在傷口上,又穿上短袖上衣。

漢森要求麗莎把皮裙和高跟鞋也換上,否則就會打她。

麗莎不願意,漢森就讓打手們動手,脫下了麗莎的褲子和運動鞋,換上超短皮裙和高跟鞋。

那雙高跟鞋只有前面有兩根白色細帶子,跟有7 英吋,打手們在給麗莎穿鞋的時候,由於反抗得太激烈,麗莎把那高跟鞋僅有的兩根細帶子弄斷了。

漢森走過來,叫打手們把麗莎按在椅子上,拿來了幾個帶刺的粗釘子和一把錘子。漢森把鞋放在麗莎腳底下,把釘子一個個地釘進了她的腳背,釘子穿過麗莎的腳掌和鞋底。麗莎大叫著,可是自己一動也不能動,釘子一個個被釘了進去,鮮血不斷的流了出來。

漢森在麗莎的右腳上釘了五個釘子,停了下來,給她穿上了左腳的鞋後,叫她站起來走幾步。

麗莎想逃跑。打手一放開她,她就向外跑,可是還沒跑兩步,腳就疼得受不了了,倒在地上。只好慢慢站起來,走向倒在一邊的小美,隨著走動,釘子上的刺把傷口越磨越大,磨得血肉模糊。

「還想跑?」漢森冷笑著說,「把勞拉叫來。」

勞拉經常作為秘書跟隨漢森去談生意,由於勞拉身材苗條且豐滿,又因面貌可人,便可以進出那些不讓男保鏢進入的場核。其實,勞拉是一個心狠手辣的打手。

「給我好好教訓教訓這位女士!」漢森指著麗莎說道。

「好的。」

勞拉脫倒黑色風衣,內穿一件白衣襯衫,下穿一條白色皮製短褲,腳穿一雙白色方跟細帶涼鞋,鞋跟足有6 英吋。

麗莎主動走上來迎戰,勞拉也打量著麗莎。女人最知道女人的弱點,勞拉上來就是一腳,直踢麗莎陰部。麗莎頓時倒地,手捂陰部,面部表情顯得極為痛苦和忿恨,雙眼直盯著勞拉。勞拉上前又是幾腳,踢得麗莎卷作一團。

小美想上去幫忙,卻被幾個打手按住了,打手們藉機撫摸著小美的乳房和大腿。

勞拉把麗莎拉起來,狠狠地給了她一拳,打得麗莎嘴角出血,向後倒去。

麗莎倒下時,碰倒了剛才小美吃早點的桌子,一個葡萄酒瓶壓在了她的身下。她用手握住酒瓶,一動不動,只等勞拉過來。

勞拉見麗莎不動,便走過來看個究竟,卻沒想到她剛走到麗莎面前,麗莎便手持酒瓶,就砸向她的右腳腳背。勞拉還沒來及躲避,酒瓶已經在她的腳面上碎了,她的腳面立刻冒出血來。就在勞拉無意識地蹲下用手捂傷口時,麗莎又用手裡剩餘的帶著利刃的酒瓶,朝著勞拉的心藏刺來。勞拉一腳將麗莎踢開,可那個酒瓶卻留在了她那豐滿的左乳上。只因酒瓶的玻璃刃不夠長,沒能傷及內藏,但仍是深深的扎進了勞拉的乳房中,血順著瓶口不斷地往外流。

漢森過來表示要她停手,勞拉卻好像不想認輸,用右手猛得拔掉酒瓶,血一下子噴湧而出,她從桌子上拿了一塊白毛巾,解開衣扣,將毛巾塞進胸罩裡,用來止血。她又拿了一塊白色餐巾,蓋在腳面的傷口上,繞過鞋底,緊緊地打了一個結,把鞋牢牢地綁在腳上。

這時,麗莎已經站了起來。勞拉氣沖沖地朝著麗莎走了過來,「你還敢刺我?給你的厲害的」。

麗莎和勞拉扭打在一起,不一會,啊--的一聲。大家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只見血順著勞拉白析的大腿流了下來。

麗莎叫勞拉站起來,自己也吃力的站起來,這時眾人才看清楚,麗莎手裡拿著一把餐刀和兩把餐叉,攥在一起,插入了勞拉的襠部,餐叉只露著叉柄,餐刀還有一段刀刃在外面,勞拉白色的皮短褲,被血浸紅了一片。

麗莎喊道:「放了小美!讓我們走,不然……」她用手將刀叉在勞拉的傷口裡絞動了一下,疼得勞拉大叫了起來。

漢森叫旁邊人讓開,放小美和麗莎走。

麗莎拉著勞拉當人質,手不斷地轉動著刀叉,以防勞拉反抗。

勞拉疼得痛不欲生,血不斷地流下來,染紅了兩條腿的內側。

麗莎和小美帶著傷,艱難地一步一步地倒著向外撤。

托尼想上前阻止,漢森不讓。

麗莎和小美走到了一輛汽車前,見裡面有鑰匙,便叫小美上車發動,自己從另一邊上車,看形勢已定,便拔出勞拉襠部的刀叉,將其推開,血從勞拉的陰部噴射而出,車子一下子衝了出去。

這時,托尼抱怨漢森沒有讓他阻止麗莎的行為,叫她們跑了。漢森說道:「要是不讓她們跑了,怎麼會知道她們是什麼人呢?托尼,你找個人,跟蹤她們,給我查清楚。」

小美的腳傷很重,但她只能忍痛開車,只是在踩制動時,要強忍著痛才行。

小美和麗莎就這樣逃脫了。這對於小美來說真是一次身心的折磨,誰知道以後她還會不會遇到比這還殘酷的考驗呢?


喜歡就讚一下!!!
0 1

Tags: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處女膜的眼淚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喝醉的姐姐
情迷咖啡室
姦淫俏媳婦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局長與老婆
超級淫蕩女高中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