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奸舅媽 強暴性虐

大舅雖一事無成,但生孩子卻又沒落人後,搞得自己家庭生活拮據。

以致常年需向啟民父母調頭寸,經年累月下來已積欠啟民家一筆可觀的數目。

況且他自己又是個好高騖遠的人,人雖已過不惑之年仍一事無成。

當年他得知啟民父母要去大陸發展時,馬上鼓動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啟民父母,讓他代為照顧啟民、以期能從啟民父母處再多拿點生活費。

啟民的父母因也考慮到啟民目前的社交圈及忽然轉學到對岸可能會發生的適應問題,所以那時才小學四年級的啟民,就展開了他在舅父家的寄養生活了。

原先講好要代為照顧啟民的大舅,因有了啟民父母給的生活費,就又開始過著他那泡舞廳小姐的日子了。

大舅媽美惠雖非自己的母親、但啟民也曾把她當成親媽一樣的看待。

美惠雖已生過三個孩子、但因只有三十出頭而身材除了微突的小腹,其實也沒變太多,所以還是有成熟女人的韻味。

一對乳房雖不是特別大但也不小、戴上乳罩後也足夠引人注目的。

大部份女人總會偏袒自己的孩子,美惠也不例外。

特別是當家中多了個外來的孩子,偏心的行徑就更加明顯。

表弟妹們的歲數都在啟民之下,所以只要這些表弟妹故意來欺侮啟民、把啟民惹惱還手時、美惠總是不問青紅皂白偏坦自己的孩子向大舅告啟民的狀、讓啟民被打罰。

美其名、這個舅媽是從沒動過啟民,但每次她只要一出嘴,啟民就有罪受。

所以這個舅母究竟好不好,就見人見智了。

漸漸的,啟民對美惠也失望了。

從此他也只是表面上做做功夫,心里已開始把她當一個沒智慧的女人看待。

啟民已上了國中後,身高長到有1米7,快比美惠高一個頭。

但在大舅家所受的不平等待遇並未減少。

本以為外公外婆從鄉下搬來住後可以幫幫自己,沒想到二老竟是典型的鄉下思想;有很嚴重的內外孫之分,所以啟民原本的指望也落空了。

有了外公外婆的進住,這些討人厭的表弟妹們愈發得寸進尺,啟民雖很想離開但因父母還無法把他轉學到大陸,所以暫時也只能耗著。

這時候的啟民早已進入青春期,身體各方面的男人征兆已很明顯。

這一夜因心情煩悶,他又來到位于浴室外的屋筵下自我排解。

心里訥悶著為什麼龜頭會越來越突出,每隔一陣子還會在夜里尿出不明的白濁黏滑液體,並且陰睫越來越大,常會無緣由的一柱擎天,陰睫旁的鳥毛也是越來越茂盛。

種種身體的變化煩著啟民,他並不清楚自己已蛻變成男人了。

這時他看到浴室的窗戶亮著燈光而且有潑水聲,霎時剛好看到了牆壁上的水管洞有些光線透出。

基于好奇心他就順著那個洞往里瞧,這一看可真讓啟民開了眼界,里面不是別人,正好是大舅媽???美惠光著身子在洗澡。

啟民邊看邊想原來女人的身體是這個樣子。

這是啟民第一次看到真正女人的身體,雖覺得怪怪的,但卻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這就是男人對女人裸體的本能生理反應。

這時的美惠啟蒙了啟民對女體的向往,當夜啟民的夢遺對像就成了美惠,夢里甚至停格在美惠那處毛蓉蓉的陰阜。

早上醒來時啟民發現又是滿褲檔的精液、但記憶里,這一次的感覺是特別舒服,愉快,簡直可以滿足形容。

雖已醒來許久,腦海里還殘余美惠的裸體影像。

從此啟民便開使以男人欣賞女人的眼光觀看美惠了,舉凡美惠的乳房、腰圍、臀部、穿著緊身褲時微突的陰埠都是啟民欣賞的目標。

甚至美惠穿著短裙蹲著做家事時,啟民也會找適當的角度窺視美惠裙底的風光。

跟完全脫光比較,包在絲質內褲里黑蓉蓉的那一片,果然也是不同凡響。

對美惠與日俱增著的欲望,讓啟民想盡辦法接觸美惠的貼身衣物。

後來他發現,美惠總是隔天早上才洗衣服。

所以當晚換下來的衣物,會全放在浴室內的洗衣籃里。

因此每當美惠洗完澡,啟民總是隨後進去洗。

因為可以拿到美惠剛從身上脫下來,還沾有新鮮成熟女體味道的褻褲。

啟民總是迫不急待地,仔細的將緊貼著美惠最隱私部位的小玩意抓在手里,將這柔軟的小三角褻褲湊近鼻子,聞著那上面糅合了美惠成熟肉體的香味、和她私處獨特的氣味、有時還能在上面得到一兩根美惠的陰毛收藏。

更令啟民興奮的是,有幾次竟然在美惠最隱私部位上發現了葵花子型的干旁濕痕,散發著一股又腥又臊,但卻令人無比興奮的氣味。

從一些色情網文上,啟民知道這是美惠陰道的分泌物——愛液。

這時,啟民會將這塊沾有美惠陰道分泌物的部位,覆蓋在自己的龜頭上套弄。

幻想摸著美惠的裸體和插入她迷人而神秘的陰阜,直至射出一波波,濃濃的精液在美惠褻褲的最隱私部位上。

幾乎只要有機會、啟民每天總是會在美惠洗澡時先視淫她、再隨後于浴室內,拿著美惠的褻褲幻想和美惠性交…。

是夜又是美惠洗澡的時候。

只見她拿著睡衣夾著她那種前面半透明的性感絲質內褲往浴室走去。

這是啟民一天中最期待的時刻,因為又可欣賞到美惠毫無遮蔽的女體。

美惠全然不知,她每天都在表演最淫褻的動作給啟民看。

利用牆壁上的水管洞,往浴室內偷窺,啟民興奮的看著美惠洗澡的動作。

這一次,當美惠起身洗陰部時,她那一處毛蓉蓉的陰阜正好對著在洞口外啟民的眼楮。

大舅媽最隱私的地方,完全暴露在啟民的眼里,看著美惠雙腿微開的站咨,拿著沾濕的毛巾,來回輕搓洗著她的陰戶。

啟民心想︰「我看到磐做了連鴨老公都沒見過的動作」啟民忽然覺得褲檔下的陰睫越來越硬、恨不得馬上進去把美惠佔有???。

啟民最初感到羞恥,看到舅媽還產生欲望覺得自己很骯,可是當想到這個女人的偏心和沒智慧時,他想「她對我都沒個長輩樣,我干嘛還一廂情願當晚輩!」,幾經交戰他就不再責備自已了。

啟民目不轉楮的看著美惠的身體,同時產生恨不得沖上去的心情,看到的不是幻想中的虛像,而是真正的肉體。

如果擁抱美惠的肉體性交不知會有什麼感覺?如果我突然進入,不知大舅媽會什麼表情?美惠陰阜的那一叢茂盛陰毛,加上她對它來回的搓洗更是讓啟民欲火大增。

他不禁喃喃自語「喔、輕輕的搓,不要把小穴搓傷了」。

啟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女人私處竟然是美惠的。

啟民可以感覺自己的肉棒勃起得比平長還大——足有十七公分長。

過幾天回家時,听表妹說下個月大舅要去大陸找啟民的父母。

啟民心想「八成又要去找我爸媽要錢了」。

大舅這一趟去至少要兩三個星期才回來,晚餐過後,啟民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一件很奇妙的事。

如果把同學給他的FM2,放一些在飲料里讓美惠喝下,豈不就可趁沒人在家時,好好的享受美惠了?想著想著啟民開始計劃了。

但每晚還是固定的隨著美惠的洗澡時間,滿足自己對她的欲望。

這已經是啟民這些日子以來的習慣,畢竟美惠已啟蒙了啟民對女體的性欲。

暑假時,學校都有童子軍的暑期活動。

啟民一得知外公外婆要回鄉下玩,而這些惹人厭的表弟妹們也已參加了暑期活動,就決定他不參加了。

反正美惠也不會叫他去、省錢嘛。

如此一來,整個房子就會只剩啟民和美惠二人,這個安排讓啟民太興奮了。

外公外婆和表弟妹們離開的第二天,剛從美容院回來的美惠剛好被啟民回家後看到,啟民覺的美惠真是格外動人。

「我一定要得到磐…」啟民邊看美惠邊想著。

當晚啟民就趁美惠洗澡時,放了幾顆FM2于冰箱里的冰水,一陣攪和後藥片溶入了水中。

此時美惠還在洗澡。

啟民就利用這個時候,再到浴室外的水管洞,看著即將到手的美肉,正在為啟民清洗她的身體。

啟民邊看邊說︰「喔,輕輕的搓,好好的洗。

等一下我就要入佧了」。

洗完後,美惠習慣性的先到冰箱倒了一杯冰水喝。

啟民從房里門縫看到豐胸美臀的美惠,喝下冰水時已欲火難耐。

啟民放入冰水的藥片因比例不對,所以已過了半小時,美惠才開始覺得四肢無力頭有點暈。

美惠因藥效已發作,懶洋洋的只穿著內褲呆坐在化妝台前的椅子,此時美惠還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但啟民從門縫凝視著,機會終于來了——,不知不覺間自己的陰睫已勃起。

因極度的興奮,龜頭已滲出透明滑滑的液體。

啟民走到美惠的房門前,輕輕握住把手,將房門推開。

美惠听到聲音,往門的方向轉頭,看到外甥赤裸裸的男體,突然出現在自己房里,驚嚇得不知該說什麼話。

很明顯的看得出來,外甥已經表現出雄性的欲望。

美惠想要趕緊站起來,去拿放在床上的睡衣遮蔽身體,但腿卻不听使喚的讓她跌坐在地上。

這時啟民見機不可失,隨即反身鎖住門,沖過去把美惠從地上攙扶起來。

美惠只著絲質性感內褲的身體全攤在啟民的懷里。

兩人肌膚的接觸,一股芳香侵入啟民的鼻孔,一直滲入啟民的體內。

啟民本想等美惠完全昏睡後再享用她,但眼見這麼誘人的美惠,啟民已滿腦子性欲。

忍不住就低下頭將自己的嘴湊上了美惠的嘴,美惠驚覺自己的嘴里多了片舌頭在翻攪但說不出話來。

「嗯……」。

美惠心里驚荒的說「不可以」。

可是她嬌柔無力的發音,听得啟民更是淫心大動,身體充滿力道,更暴露出男性的本能。

美惠身體開始產生反抗的念頭,試著要推開啟民,可是力道卻不夠。

美惠柔軟的肉體抱在啟民的懷里使啟民的欲望強烈。

美惠急忙想向後退,但因兩腿站不穩正好往床上倒。

啟民見跌躺在床上的美惠如此迷人,就不顧一切的壓了上去。

美惠還試圖抵抗,啟民並不急躁。

他從連續劇的劇情知道,只要先把身體的結合造成事實,女人就會順從了。

「不行、不行…」美惠很痛苦的說著。

啟民把臉靠在美惠的面頰,邊親她邊磨擦,美惠掙扎的身體慢慢向床的上方移動,但啟民如影隨形的跟著也往上移。

終于勃起的肉棒,壓在美惠的下腹上。

「快出去,不然我告訴你大舅」美惠低聲的威脅著。

啟民心想「幾年來就是屋稟一句話害我吃了不少苦頭,現在噥還敢對我說這一句?」反而更激起了啟民的獸性。

美惠一直說出拒絕的話,雖然穿著內褲但上半身還是赤裸的。

啟民近距離的看著美惠的雙乳,和下體那條絲質褻褲,前面透明網狀下現著烏黑茂盛的陰毛,簡直讓他興奮到了極點。

啟民干脆就強將美惠的絲質內褲拉下丟到床邊。

把美惠的雙腿叉得好開、看著美惠的陰阜。

「我要干榮」啟民低聲的說,再次壓在美惠身上、並利用身體的優勢、讓自己凶且大的肉棒抵著美惠的穴外、摩擦美惠的陰唇……啟民第一次做這種事,因過度興奮龜頭竟射出了些精液在美惠的陰唇上、並向四周擴散。

這種味道已經人事的美惠很熟悉、是男人的精液。

因藥效被大量的水稀釋,所以美惠肢體雖不听使喚,但意識還是清楚的。

她心想「慘了,只有讓丈夫插過的陰戶、此時陰唇上也沾了啟民的精液」這念頭讓美惠不知所措。

「好了,已經結束了」正當美惠心里想著已結束時,啟民用更大的力量抱緊了她。

美惠感覺陰唇開始又受到堅硬東西的壓迫。

同時啟民的腰又開始緩慢的上下活動,隨著那淫邪的動作,堅硬的肉棒更膨脹,幾乎使美惠的恥丘感到疼痛。

啟民一直用他的肉棒頂著美惠的私處、觀察美惠的反應,看出了美惠在驚愕。

啟民慢慢扭動屁股,「你不是已經完了?你不要這樣了」美惠只能像個快被馴服的女人般痛苦的說著。

美惠想把啟民從身上推開,可是又用不上力。

「大舅媽,我要插邁」啟民故意用通知的口吻對美惠說。

「不可以、我不要」美惠雖然聲音很低但很有力量。

「大舅媽、給我吧」啟民的手從握住美惠的雙手伸向乳房,美惠沒有說話,想把他的手拉開。

可是在力量上還是啟民比較大,啟民火熱的手抓緊乳房。

「不行,我是你舅媽…」美惠不斷這樣說著話。

啟民把臉埋在兩個乳房的中間,做深呼吸。

外甥的欲望已經很明顯,「舅母外甥相奸」可怕的文字出現在美惠的腦海裹。

啟民的手向下伸過去。

美惠的恥丘因為剛才啟民射出的精液變成濕滑,啟民火熱的手正撫摸著她的陰毛。

想阻止,但說不出話來。

「大舅媽、我要得到磐」啟民以命令的口吻對著美惠說。

「不行,不行……我是你舅媽」美惠軟弱的喊叫著。

啟民邊說邊愛撫著美惠的身體,美惠就像待宰的糕羊,讓外甥隨性的撫弄著身體,她只能無奈的閉上眼楮。

美惠的態度立刻傳到啟民的身上。

啟民看美惠已乖乖的不動,怕她心意動搖,迅速的抬起屁股,握著已達堅挺限度的陰睫對準美惠的陰戶。

「啊……」美惠叫出聲來、巨大的肉棒整支插入。

美惠抿著嘴唇痛苦的承受著啟民的巨棒。

「啊啊……」美惠被啟民佔有了,強烈的快感使啟民進入美惠後,狠狠的抽插。

好一陣子後、啟民雙手在舅媽的身體兩側用力支撐,上半身離開美惠直立時,看到豐滿的乳房。

再往下看,看到自己的恥毛和舅母的恥毛纏繞在一起。

啟民保持這樣的姿勢,用手探入美惠的恥毛里摸索。

「我進入了,我們終于連接在一起」對啟民來說、這時的美惠已不再是舅媽。

「她是美惠一個正被我享用的女人。

」美惠、我終于插入佧的洞了。

我不必再偷看夏咼澡——我要摑的身體吞入我整支肉棒……從今以後的身體也是我的了「想到此處啟民興奮得再用力一挺,將陰睫盡根埋入美惠那個生過討厭的表弟妹們的陰道里去、頂住美惠的花心。

有一次,啟民誤以為是美惠在洗澡而偷看時,卻看到了大舅的鳥——挺小的,大概只有啟民的三分之二吧。

所以他猜美惠的花心應該從沒被頂過,今夜他用龜頭頂了美惠那個從未被龜頭頂過的花心了。

這種感覺對美惠來說太陌生了,啟民心想」以後我也是你們這些討厭鬼的爸爸了。

因為你們的媽正像妻子般的在伺候著我「啟民勝利的微笑著。

美惠此時心情一團亂,她也意識到一個事實——身體已完全被啟民佔有了。

美惠雖已生育過,但對啟民來說,她陰道的松緊不重要。

重要的是它讓啟民得到了美惠,體驗到了與美惠性交的滿足感,總是勝過幻想、勝過自慰。

啟民以左手軸支撐、托高了美惠的頸部、右手迅速的把枕頭墊在美惠的頭下。

讓美惠的視線正好可以看到,啟民把肉棒深深插入再慢慢拉出,只剩下龜頭留在肉洞里。

陰睫的軀干沾滿了美惠陰道分泌的愛液而發出光澤。

美惠看見外甥又把肉棒深深插入自己的陰道里,這時候整個思想崩潰了。

此刻的她已是壓在身上的外甥的女人了。

啟民是下了決心要享用美惠、肉棒開始慢慢插入。

粗大的肉棒把陰唇卷入到肉洞裹,「啊…。

」看到此景美惠不得不承認,她正像個妻子在服伺丈夫般的伺候著啟民、被啟民享用著。

一下、兩下、三下…一百下…兩百下…三百下…啟民抽插著。

美惠已生過表弟妹的陰道、正承受著啟民的狠抽猛插,兩個人的呼吸和活塞運動非常美妙的配合著。

啟民將這些日子來心里所積的怨氣、及每次偷看美惠洗澡時強忍的欲火、都化為一股抽插力量。

「我終于在干榮掩、輩的蜜穴終于包住我的肉棒了,我終于把淚爬修婆般的使用了」插入、抽出、再狠狠的插入、再抽出、再狠狠的插入…。

「我要干榮……。

啊……」從後背骨開始產生強烈電流。

這時候啟民忍不住了,肉棒再度在美惠的穴里,膨脹到最大的限度而痙孿著,美惠只感覺到壓在身上的啟民一陣狂風暴雨抽插她的私處後、忽然捉住她的腰,恥骨貼著恥骨的把肉棒更深的插入她的陰道內抽送。

此時,美惠才忽然意識到事情的嚴重,啟民要射精了………美惠嚇得趕快求啟民千萬不能射在陰道里面。

「我現在是危險期、會有孩子」美惠以為啟民已有性經驗,所以告訴著啟民。

其實啟民對危險期還屬一知半解的階段,以為美惠在找借口唬他、所以根本不予理會。

美惠直哀求啟民「不要在里面出來」,問題是啟民心里也吶悶著「什麼在里面出來?」。

到目前為止他所有的性知識都來自于A片及色情小說,尚不知多數為人婦的婦女大都用「出來」這兩個字代替「射精」。

美惠只能像個小女人般的乞求啟民的恩典。

嘴巴湊上去吻住美惠的嘴、也把舌頭/ 伸入美惠的口腔內抽插。

下面更是越插越深、擒住美惠的骨盆、越往自己的鼠蹊貼靠。

終于一陣火熱的精液直奔美惠的花心。

美惠從來沒被這樣子的干過、覺得頭昏腦脹逐漸失去意識。

這時候的二個人不是舅母也不是外甥,而是為性欲瘋狂的男女。

在美惠體內得到解放泄完精的啟民、此時仍把肉棒插在美惠的穴里、並撐起上半身睜大雙眼看著美惠成熟的身體。

看著這個從不曾試圖對自己公平些的女人、終于被他奸淫、玩弄、佔有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迷倫亂常
我為兒子選淫妻
我的美母教師(珠簾篇)
媽媽楊潔敏
媽媽的陽光沙灘
愛穿絲襪的舅媽
我的淫蕩老媽和變態老妹
我在長途大巴上被迷姦
端莊的上海岳母之岳母的自白
我和宋麗的一家人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