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中的淫亂早餐 人妻熟女

盛夏的天總是亮得特別早,晨光穿過窗外的綠葉,映照在伯母香閏的梳妝鏡上,反射得一室光輝,擾醒了沉睡中的我。右手一伸,想攫住伯母那對在交媾中恣意晃蕩的美乳,卻撲了個空,抬頭睜眼望了望,那副能勾引出無限欲火的完美肉體已不在身旁,正迷惑著昨夜兩條肉蟲在這張雙人大床上的一切荒淫情事是否純為春夢一場時,伯母甜美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小正,來吃早餐螺!」

伴著開門聲響,一張姣好的臉蛋探了進來,一臉的笑意︰「睡死了喔?昨天欺負了人家一晚上,今天沒戲唱了吧?快起來吃早飯,你今天答應要陪我去看早場電影的。」門關上前,伯母的臉上閃過一饉縑狹的笑,像極了調皮的小女孩,真難相信她已是個三十多歲的寡婦。

掀開氈子,發現昨夜讓伯母又愛又恨的那條肉仳進行著升旗典禮,火紅的旗桿頭都快頂到肚皮了。都說年輕就是本錢,確實是不錯,昨夜人肉大戰的疲憊感,一覺醒來已煙消雲散,股間那根肉更像是等待出柵的猛獸,精神抖擻,還微微顫抖著,似乎是昨夜接受了伯母成熟多汁的肉仳調教後,由男孩的小雞雞蛻變成了男人的武器,如今渴望著鑽進肉的最深處,吸取更多因女體高潮而泉涌不的女精。

看著跨下已備便的武器,又想到伯母方才一番揶揄,一饉邪的笑出現在我的嘴角,看來有必要讓伯母的肉體見識見識何謂精力充沛的年輕男人,有必要讓伯母的騷俜品嘗品嘗何謂金不倒的年輕男根!

懷著一肚子下流淫穢的肉欲,挺著一肉仳急速奔流的熱血,一絲不掛的來到廚房,映入眼簾的是副只圍了件小圍裙的豐美肉體,站在流理台前忙著打理早餐,那雪白全裸的背、渾圓挺翹的臀、修長白犁龐腿,無一不在柔和的晨光中,炫耀著誘人犯罪的光芒。啊!真是美麗的罪,這個罪我非犯不可!

「翠蘭姐……」一聲近似撒嬌的招呼,我將胸膛貼上了伯母的背,雙手往伯母前胸的圍裙布料下一探,手掌貼上了那對堅挺彈手的美乳,順勢用手指夾住乳頭,若有似無的夾了一下。

「啊……干什麼啦?」乳頭受到刺激的快感,嚇得伯母手一松,涂了一半果醬的土司面包和沾滿果醬的奶油刀掉在流理台上,鮮紅的草莓果醬濺向了一桌。

「跟翠蘭姐道個早安嘛!」我口里邊說,雙手邊蠢動了起來,溫柔的給兩顆巨乳充份的揉撫,不時用手指玩弄乳頭,或按或摳或搓,搞得懷里這個美婦人腰枝亂顫。

「討厭啦……別玩了……喔!!不能這樣弄人家啦……啊!!等會就要出門了……嗯……不要嘛……小正」伯母在嬌嫩的喘息聲中推拒著。

伯母若是直接喊著「好爽」、「好舒服」之類語句,也許還無法將我的獸欲撩撥到最旺盛的頂峰,但伯母此時在快感中好似享受又好似抵抗的媚態,將我的欲火加熱到幾近爆發的燃點,我決心要慢慢玩弄眼前這副成熟的女體,逼她主動開口求歡,要從她的紅唇皓齒間,听到一切有關男女歡淫的污穢字眼。昨夜的伯母熱情主動,擺布我的肉欲,操弄我的快感,利用我的肉仳歡愉的泄了七次身,今天該是輪到我「報答」伯母了。

「怎麼了??翠蘭姐,這樣弄不舒服嗎?」我湊到了伯母耳邊,輕聲的詢問,玩弄乳頭的手指稍稍加快了速度,增加了力道。

「唉喔……舒服呀……可是我們要趕早場電影,會來不及的……噢!!小正,听話,不要嘛……!」伯母喘息的頻率加快了,口中拒著,肉體卻享受著遍體流竄的快感。

「是嗎?」我淫邪的在伯母耳邊輕笑著︰「那我們辦事得辦快點才行呀!」雙手的手指在不弄痛伯母的前提下,恣意的刺激早已堅挺站立的乳頭,盡我所能將快感從指尖送入伯母的體內,同時將充血腫脹的肉棒,放入伯母的兩腿之間,將龜頭頂在春潮泛濫的旁祥,輕輕的推移我的腰,帶著那棒端的肉團在汁水淋灕的陰唇上,盡情的磨弄出更多的淫水,同時享受伯母陰唇的嫩肉愛撫肉仳的爽快感覺。

「喔……小正!你的好燙呀……哎呀!!不行呀……別再磨了……啊!」

看著懷中的伯母備受狎玩,沉淪于快感中的淫態,讓我的心中充滿了成就感,促使我更賣力的對著伯母肉體上的敏感地帶施加攻傻,期望听到伯母更急促的嬌喘,更淫蕩的呻吟。伯母內心淫穢的一面已掌控了她的身體,渴求著更強大的快感,水蛇般的縴腰輕搖著,蜜桃似的豐臀游移著,配合著我龜頭的研磨,為的是想感受到更大的刺激,為的是想用肉欲淹沒這副肉體主人的理性,以便盡情享受男根在體肉狂抽送的歡揄。

看著伯母瀕于瘋狂邊緣,我停下了動作,將肉突抽離伯母兩腿間,帶出一絲透明粘稠的淫水,沾滿了淫水的肉棒前端,在透入屋內的陽光中閃耀著淫糜的光芒。我輕輕轉過仍喘著的氣美好身軀,伯母香汗淋灕的臉上,滿布著不知是害羞或是興奮所導致的暈紅,比平常溫柔婉約的她,著實嬌艷數倍。

「要死了啦!小色胚,一大早就玩人家。」仍在喘著氣的小嘴忙不迭的嬌嗔著。

「好嘛好嘛,不玩不玩,來吃早餐吧。」我假意的應付著,當然不可能這樣就放過她的,我跨下的猛獸可正饑渴著呢!趁著她一放下戒心之際,粗暴的將伯母身上唯一遮蔽著肉體的小圍裙扯掉,在她有反應前,從草莓果醬瓶中挖出一把果醬,猛的一股腦涂在伯母胸前那對雪白的肉球上,伯母一聲尖叫,本能的將手臂提上來護住了胸,手臂上也沾了些許果醬,在她企圖用手掌阪去這團混亂時,我箍住了伯母的手腕,架開了她的雙手,展示著她白犁前胸的一片鮮紅,兩顆肉球如今變成了兩粒碩大鮮紅的蜜桃,變硬的乳頭在果醬中挺立著,攝人魂魄。

「呀……小正你神經啦??這樣亂搞,快放開我,讓我清理一下啦!」

我開始舔舐伯母手臂上的果醬,引來她的一陣反抗,伯母臉上掛著驚訝的表情,猜不透我的企圖。

「翠蘭姐,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要吃早餐呀,臣率是一直催我快吃嗎?」我斜眼望著伯母,笑淫淫的舔著她的手臂。伯母如今已知道我下一步想干什麼,更加的用力掙扎,伯母的反抗讓我更加興奮,迫不及待的向她的巨乳襲擊。

我從乳房的外圍舔舐著果醬,刻意避開了兩個可愛的乳頭,將其它部位的果醬用舌頭貪婪的刮入口中,品嘗著淫穢的甜味和體香。

「小正,快停啦,這樣好奇怪喔……啊!不要這樣舔啦……唉唷……小正,你變態,好變態喔……喔……不可以舔那里,不要嘛……你這樣舔我會……啊!」

我的舌頭終于來到了壓軸好戲,開始盡情的品嘗這兩顆鮮嫩欲滴的小果實。我放開了伯母的手,抓住兩顆肉球,恣意狎玩。吸吮一個乳頭時,手指不忘伺候另一個,左右兩個乳頭輪流的玩弄舔舐,或輕或重,時急時緩,不允許伯母有片刻從快感中休憩的機會。

「喔……小正!舔得姐姐好舒服,啊!……好爽喔,真會舔……好棒!」伯母的理性已經全被肉欲淹沒,她已不再時平時溫柔婉約的守節寡婦,她已經變成昨夜那個將我壓在床上,盡情晃動巨乳,猛力搖擺豐臀,貪戀交合之樂的淫娃。

時機快到了。我心中自忖著,拉過一把餐桌旁的高背椅,讓伯母坐了上去,伯母似乎已經領略到我即將在她肉體上的哪個部注入快感,自動的緩緩打開雙腿,腿上數道方才受虐時流下的失控水痕,反映著淫穢的白光,陰唇已半開的肉仳,汁水淋灕,極盡挑逗,桃紅色的美肉隨著伯母的嬌喘,微微顫動,若非今天決心徹底玩弄這成熟美婦,早就沖上去提起肉 棒到底了。

稍稍平復自己激動的情緒,用手指再沾了點果醬,涂菹溟伯母早已充血勃起的陰核上,故意不懷好意的讓手指在陰核不斷愛撫,抬頭欣賞伯母眉頭微皺,喘氣呻吟的美艷表情。

「喔……爽呀!小正,我的好小正,別玩姐姐了,舔我好不好?」這一刻的伯母真的好美呀!

「翠蘭姐,想要我舔嗎?舔哪里呢?翠蘭姐不說,小正可不知道呢。」操弄一個大我十多歲美女的官能快感,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優越與興奮。

「唉……就是……那里嘛,求求你,快點舔姐姐的那里!喔……我快瘋了!」伯母此時已成為可以為了肉欲拋棄一切羞恥和人格的騷貨,除了更多的快感,她生命中的其它都已不重要了。

「那里是什麼呢?翠蘭姐,臣率說清楚小正怎麼知道呢?」我亢奮的故意拖延著,讓伯母的欲望勃發到極限。

「喔……舔我的肉仳,姐姐的旁想被舔,小正!快舔我那個不停流水的騷俜!」伯母已經到極限了,這頭雌性性獸盡力張開了雙腿,期待我賜給她無限的快感。

我先輕輕用舌尖清理了陰核上的果醬,然後用舌面從你祥刮上粘滑的淫水,涂菹溟陰核上,再猛的將舌頭整個貼上去,盡情滑動,用粗糙的味蕾猛烈的刺激這顆埋藏著女人最極致快感的小果實。

「喔……喔……媽的!爽呀!爽……噢!再來!再來!別停呀!讓姐姐爽個夠呀!」修養和矜持淪為無物,肉欲和快感支配一切,伯母已化為被我征服的性獸,接下來就輪到她伺候我的獸欲了。

伯母在我強烈且毫不留情的舌舔攻勢下,泄出了今天第一次的身,乳白的女精被陰道的陣陣痙排到磐祥,我非常滿意自己的表現,湊上前去用盡情的吸吮這些古書中傳聞對男性精力有益的液體,其實我心中滿足情欲的成份居多,也不關心是否真能壯陽。伯母的身子仍是一陣一陣的痙著,滿是汗珠的臉上,充滿高潮後的潮紅,無神的雙眼表示她的思緒仍停留在方才一波強過一波的極端快感中。

待伯母稍稍回神,我將她扶下高背椅,讓這副柔若無骨的肉體跪坐在我腳邊,我站直了身,讓我己經脹得發痛的肉棒直指伯母美艷的臉龐。

「翠蘭姐,也讓我爽個夠吧。」

伯母抬頭望著我,一手溫柔的握住了龜頭,用姆指在馬眼上輕輕搓揉,用極為淫蕩的表情,著雙眼對我邪邪的微笑道︰「姐姐會讓你爽到求饒的,壞小正!」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借種
幫姊姊剃陰毛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弟弟強暴姐姐
六年級女生浴室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喝醉的姐姐
我老婆的趣事
迷倫亂常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