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之老娘夠騷 人妻熟女

我叫阿歡,今年滿十九歲,正在讀大一。我知道自己很帥,也很酷,所以有蠻多女生喜歡我,想泡我,可我卻瞧不上她們,我只對那些成熟的女性感興趣。也許這跟我從小就失去了母親有關系,我不否認我有戀母情結。

我的現任情人叫馬丹娜。她已經年近四十了,有老公,還有小孩。她的相貌一般,但身材非常魔鬼,有豪華的乳房和龐大的臀部。除此之外,她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受虐狂,她經常自備道具,請我去折磨她。

其實,「每個女人都崇拜法西斯分子,臉上掛著長靴,野蠻的心長在野獸身上……」這句話是席爾維亞。普拉斯說的。這家伙把自個兒的腦袋伸進烤箱里自殺了,我懷疑我有朝一日也會像他一樣瘋狂——如果我繼續跟馬丹娜鬼混下去的話。

馬丹娜在市中心租了一間廉價的地下室,把它作為我們幽會和放縱情欲的場所。地下室里沒有床,只有厚重的淺色地毯,那上面布滿了精液和淫水的斑痕,同時散發著一股酸臭的氣味。

周末,我用鑰匙擰開地下室的大門,馬丹娜已經在里面恭候多時了。她戴著筆直垂肩的銀色假發,穿薄若蟬翼的黑色吊帶裙,雪白的臉上印著兩片驚心動魄的紅嘴唇。她笑眯眯地看著我,手里拿著一個鐵盒子。

我問她︰「今天打算玩什麼把戲?」她打開盒蓋,里面是一排閃動藍色鋒芒的鋼針。

「你該不是想要我……用這玩意兒扎你吧?」

「寶貝!你真聰明!」馬丹娜的眼楮里蕩漾著淫蕩的光︰「過來,讓我檢查一下你的狀態……」

我靠近她,她跪在我的面前,解開我的皮帶,脫下我的長褲和內褲,「越來越犀利了!」馬丹娜親了親大龜頭︰「好臭!臭烘烘,你大概一個禮拜沒洗澡了吧!」

我微微一笑︰「等著你來幫它洗呀!」

馬丹娜輕輕地嘆氣︰「唉,沒辦法……誰叫我喜歡你這臭東西呢?」

她開始舔我的龜頭,舔去那些殘留在龜稜底下的白色精渣。說實話,我對口交已經麻木了,只有變態的行為才能喚起我的性欲。

「馬丹娜……我剛拉過屎,還沒擦屁股,你順便幫我舔乾淨吧!」說罷,我推倒她,讓她平躺在地毯上,然後我蹲下來……我的屁眼兒正對著她那猩紅的嘴巴︰「你吃晚飯了嗎?如果沒吃,我的肚子里還有一些。」

馬丹娜不做聲,用兩片濕潤溫暖的嘴唇堵住我,又吐出靈活的舌尖兒舔我。我渾身酥軟︰「哦!好舒服!」

這座地下室並非完全地隱藏在地下,它有一小截玻璃窗露在外面。天黑的時候,窗外閃爍變幻著五顏六色的霓虹燈光,還有各種款式的鞋子和各種類型的小腿來來回回。有一次我看見某人蹲下來系鞋帶,如果他的腰再彎一點,腦袋再側一點,便會目睹我和馬丹娜的活春宮。這種擔心導致我精神緊張,亦使我更加亢奮,我會變得無比強大和無比凶猛。

我扒去馬丹娜的吊帶裙,她里面空蕩無物,她像一條大白蛇似的橫臥在地毯上,兩只乳房跟隨著呼吸一起一伏……我喜歡軟綿綿的乳房,還有像黑草莓一樣的大奶頭,它們給予我滑膩柔韌的手感。

我的屁眼兒已經離開了馬丹娜的嘴巴︰「把針遞給我。」馬丹娜拈起一根鋼針︰「你舍得扎嗎?」我呼哧呼哧地喘氣︰「總有一天我會殺了你!」馬丹娜咯咯地笑︰「我情願死在你手上……記著,我死了以後,要把我的皮剝下來,做成內褲,我要挨著你的雞雞和蛋蛋……」她一邊說,一邊將我拉進懷里,我的臉緊貼著她的乳溝……我嗅到成熟女人特有的酸甜氣味。

「把我的肉放在雪櫃里,每天吃一點。你不是說我的旁孰肥嗎?那最好拿來清蒸。」

我用鋼針尖輕輕地扎了扎她的黑奶頭,她身子一顫,隨即繃緊了肌肉︰「寶貝,我先喂你點兒奶吃……」我听話地張開嘴,讓她用沉甸甸的大乳房堵塞我。

「好吃嗎?」忽然之間,我覺得自己返回了童年,我懶洋洋地依偎在媽媽的懷抱里,吧唧吧唧地吸吮著芳香的乳汁;媽媽一邊喂奶,一邊把弄我的雞雞……一股溫暖的熱力靜悄悄地在我體內蔓延。

我是在一個私人派對上認識馬丹娜的,她那身過于精致的打扮和左顧右盼的眼神,使我一瞬間就明白了她需要什麼。我知道像馬丹娜這樣的女人看似端莊嫻靜,其實骨子里淫蕩不羈,但我沒有料到她的淫蕩大大地超乎了我的想像。

我們的第一次發生在停車場。那是個初秋的深夜,馬丹娜開車送我回學生公寓,結果車開到半路就因為突發的情欲而熄火了。馬丹娜像八爪魚似的纏上來,吻我,叫我摸她的旁,問我喜不喜歡玩她,喜不喜歡搞逆來順受的女人。問話的同時,她也摸我……結果把她嚇得夠嗆!她說就連黑鬼都沒我巨大。她說她這輩子都在尋找真正的「偉哥」——現在終于被她找著了。

然後她從工具箱里取出一根使用乾電池的按摩棒。我笑問︰「有了真貨還要贗品做什麼?」她說︰「待會兒你會明白的……」接下來她在上面要我,她一邊快活地顛簸,一邊在我耳邊說下流話。

約摸十分鐘後,她把按摩棒遞給我,叫我用這根東西插她的屁眼兒,她說︰「寶貝,你弄死我吧!我身上的洞全都屬于你……」

馬丹娜攤開四肢,綻放成一個雪白耀眼的「大」字︰「……寶貝,你弄死我吧……我是你的。」

我用拇指和中指拈著銳利的針︰「扎你的大奶頭,好不好?」馬丹娜柔媚地微笑︰「好啊……別手軟,用力呀!」我點頭,手中的鋼針一顫,針尖刺入黑色肉蕾。

「哦……喔!」馬丹娜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母雞,打嗓子眼兒里憋出疼痛的呻吟。我撒手,看著額角微微沁汗的她︰「痛嗎?」馬丹娜眼波朦朧︰「快,接著來……」她把針盒遞給我︰「寶貝……我的乖寶貝……」

我的右手又拈起一枚鋼針︰「听著,痛也不許叫喚!」馬丹娜用雪白的門牙咬著紅潤的下嘴唇︰「嗯……」我伸出左手,捏著另一粒黑奶頭,把它捏得變了形,然後右手的針很仔細地深入。

「唔唔……」馬丹娜強忍劇痛,她的手指甲使勁地撓著地毯,還有兩條淚水像毛毛蟲似的爬出眼眶。

但我的心里竟然沒有絲毫的憐憫,相反,我喜歡折磨女人,喜歡見到她們婉轉哀啼的柔弱樣子。也許世上的男人都隱藏著施虐的欲望,而女人則渴望被虐。前者在過程中獲得征服的快感,後者在過程中享受被侵犯的喜悅。

我跪在馬丹娜身旁,我的手掌掠過她的小腹,那里蓬勃著烏黑發亮的陰毛,像徵著女人的旺盛性欲。

我記得馬丹娜問過我︰「寶貝,我的陰毛是不是太多了?用不用我把它剃乾淨?」我說︰「不用剃。它很漂亮,讓你看起來很健康。」

是的,馬丹娜不但有一叢健康潤澤的陰毛,還有一個健康豐腴的旁。此刻我彎腰低頭,向馬丹娜的「黑毛大鮑魚」行注目禮。她的「鮑魚」總是很饑渴的樣子,一見到大雞巴就合不攏嘴——往外翻著紅嫩嫩水汪汪的肉。相比之下,她的大陰唇顏色偏深,像涂了一層青紫色的唇膏;十幾根彎彎曲曲的黑毛點綴在陰唇兩側,為這個貪婪的陰戶平添了幾分俏皮。

馬丹娜的嘶啞嗓音在我耳畔響起︰「寶貝,我的旁室癢好癢,你趕快操我一會兒吧!」我費力地咽了口唾沫︰「不!我有更好的辦法……」

我拈起第三根針……針尖挑開陰唇,顫巍巍地對準了嬌嫩的凸起。那個凸起叫做陰蒂,是女人的快樂神經源,是最脆弱的興奮點……馬丹娜的雙腿簌簌地發抖︰「啊……不!寶貝……不要……」

我手指一捻,鋼針旋轉著入肉,馬丹娜發出一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身子像蝦米一般弓起。

我站著,居高臨下,俯視馬丹娜。

她淚流滿面,鼻翼翕動……嘴唇咬得發青而臉色漲紅……

三根縴細、銳利的鋼針分別深入左右乳頭及陰蒂,這種滋味我想一定不太好受。不過令我感到奇怪的是︰竟然沒見血。

我俯身,抓住馬丹娜的足踝,把她的兩條腿提起來。然後,我穩穩地站成丁字步,我的前腳掌踏著她的陰戶,用腳趾頭揉她。同時,我也吸吮她的腳趾,還用下巴上的胡茬刮她的腳心。她很快地止住了啜泣,繼而柔媚地呻吟。

我喘著粗氣︰「舒不舒服?」

馬丹娜淚眼婆娑地看著我︰「寶貝……你操我吧……我受不了……」

我笑了︰「你他媽的真是天生的騷貨……好吧,讓我來心巰你!」

馬丹娜的眼神發亮了︰「哦!寶貝,快點吧!」

窗外閃爍著霓虹燈光。我不知道此刻的天空里有沒有星星月亮,其實那與我無關,我的宇宙只是這間小小的地下室——一個年輕的男人和一個成熟的女人,在玩一種天體運動的游戲。

電燈泡在我的頭頂上方無風自動,我們的影子在粉牆上飄忽搖曳……像翩翩起舞的灰色幽靈。

 

喜歡虐待的老娘2

喜歡虐待的老娘2馬丹娜仰面朝天,她的膝彎架在我的肩膀上,她說我的雞巴實在太長,只有采用這種性交體位才能讓雞巴完全地插入。

「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容納你的!」馬丹娜不無自豪地說︰「你太棒了寶貝!我可不想浪費資源。」

馬丹娜雖然生過小孩,但因為是剖腹產,所以她的陰道一點兒都不松弛,依然富有彈性。她還有一樣好處,那就是淫水充足,她的旁室似一汪洋大海,源源不絕的分泌……有時候我真想永遠地操著她︰「馬丹娜你知道嗎?你有一個能滋潤男人的好旁,我的雞巴每次插了進去里面,就不想出來。」

龜頭嵌入陰道的一剎那是最令我感到快樂的瞬間,我喜歡就這麼著停滯十來秒,讓久渴欲飲的馬丹娜神魂顛倒。她的旁損像鯉魚嘴一樣,吸啜著雞巴進入滑膩溫暖的隧道里。「哦……我的小寶貝……」馬丹娜捧著我的臉頰,眼神淒楚︰「你不想操麻嗎?操吧!我會讓你爽上天的。」

于是我的雞巴向前猛沖……我那堅挺如鐵的肉楔子惡狠狠地打穿、打透了陰道。馬丹娜魂飛魄散,兩只快活的腳後跟使勁地擂我的脊梁骨,「哦……喔……大雞巴……大雞巴!」她摟著我的脖子,沒命似的親我︰「哦……大雞巴……我美死了……」

「你等著,還有更美的事兒……」說罷,我咬牙切齒地操她,越操越狂野,越操頻率越快……地下室里充斥著清脆的身體撞擊聲、「撲哧撲哧」的皮肉摩擦聲、粗重如牛的大口喘氣聲,和時而喜悅時而痛楚的婉轉啼叫聲。

最後我們一同達到靈魂出竅的境界……這是性生活的最高境界……猶如大劑量的海洛英在血管里呼呼流竄……猶如熱氣騰騰的嗎啡燻烤著大腦……反正天地都不存在,宇宙是一片空白……我只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射精!射精!不顧一切地激射……我要讓自己的精液在子宮壁上淋灕,繼而淹沒她的五髒六腑……然後我們又一同昏死過去。

「寶貝……你的大雞巴可真厲害呀!」

「操得你舒不舒服?」

「不知道……我只曉得自己死過好幾次了……」

「嘿嘿……你想死嗎?」

「想。我覺得最美的死法……就是讓你操死我……」

「我可不想這麼做……」

「是嗎寶貝?你愛不愛我?」

「愛你……親愛的。」

「可我會老的……等我老了,你就不想操我了……」

「也許吧……誰去想以後的事兒呢?」

「你說得對……我們沒有以後。」

「是啊……」

「所以,就多操我幾次……把我操上天堂……」

我直起腰桿,撤出疲軟的陰睫。我低頭一看,哦上帝!我怎麼把馬丹娜操成了這個樣子!實在是有些……慘不忍睹!

原來適才的瘋狂使陰蒂破裂出血了,馬丹娜的旁變成一個濕淋淋的血洞,還有一些乳白的精液正緩緩地溢出陰道……紅白相間,使她的胯下蔓延著驚心動魄的景色。

馬丹娜卻毫不介意︰「沒關系,已經不怎麼痛了。」她欠起上身,用手掌掂了掂我的沉甸甸︰「好在沒弄髒我的寶貝……」

我的雞巴一直在馬丹娜的旁出直至射精,所有血跡都被精液和淫水洗乾淨了,所以,只有陰毛上染了些紅色。馬丹娜小心翼翼地剝開包皮,剝出渾圓細嫩的龜頭︰「真漂亮……真可愛!」她愛不釋手,仔細把玩了一會兒,接著再次含住,用舌頭舔,用上下兩排牙齒輕輕地咬。

于是我又勃起了……我興奮地撕扯著她的銀色假發,啞著嗓子喊︰「馬丹娜……轉過身去……我想操你的屁眼兒!」

馬丹娜跟別的女人不一樣,她的屁眼兒好像不能閑著,總喜歡往里面塞點東西,比如按摩棒,或者電動跳蚤。我曾經問過她為什麼,她笑著回答說習慣了,不弄它就癢癢。

在認識馬丹娜之前我也操過另一個女人的屁眼兒。對方是我同學他媽,是個老寡婦,約摸四十來歲,肉懶醒圬,我這麼粗壯的家伙插進去居然沒啥感覺,可見她寬敞到何種程度!她見我興味索然,便主動地邀請我走她的後門。

說實話,那次是我的「肛交處女炮」,所以打得特別緊張,打得很不舒服。尤其是才打到一半的時候,那老寡婦突然殺豬般嚎叫起來,嚇得我險些陽痿。我問她怎麼了,她尷尬地說︰「你把我的大便操出來了……」

那次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我對女人的屁眼不感興趣,直至遇見馬丹娜。

我要再度說明馬丹娜跟別的女人不一樣。也許是經常鍛煉的緣故吧,她的屁眼兒往里凹,凹成一個合不攏的黑洞,凹成一個漏斗,甚至凹得連那枚菊花蕾都看不見了。在黑洞周圍染著一圈乳暈般的咖啡色,襯托得兩瓣屁股蛋格外雪白。

馬丹娜屢屢誘惑我嘗試一下她的後庭,但老寡婦的惡作劇使我耿耿于懷,我一直不肯屈就。後來某日,也是在這個地下室里,馬丹娜像現在這樣匍匐在地毯上撅著肥臀屁眼朝天,她遞給我一瓶嬰兒潤膚油,叫我往她屁眼里倒,然後自己動手,往里面塞進一顆牛奶糖。她瞟著我,滿臉嫵媚︰「寶貝……別客氣,叫你的大雞雞進去吃糖……」

我被她的誠意打動,于是再度挺身走險。沒想到這一操不可收拾……我終于發現了一條交通順暢的「便道」。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性愛小護士
再來吧,姑母
弟弟強暴姐姐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辣媽的豆腐日記
日月斬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學姐邱淑媞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借種
刺激的換妻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喜歡偷情的女人
淫蕩的乾媽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杏的亂倫生涯
我的隔壁是空嫂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