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愛你 家庭亂倫

外面風雨交加,媽媽從醫院回來的很晚,她的身體幾乎已經濕透了。我家住的面積還行,廁所和浴室是分開的,八十平米左右。

媽媽一進門就開始換衣服,由于是夏天,穿的很少,但她並不避諱我,因為現在的我不僅僅是她的兒子了,近一年來她已能很自然的在我面前赤身裸體了。

我拿著媽媽的睡衣,等到媽媽脫光自己的時候不失時機的用睡衣包住媽媽。兩只手自然的在媽媽身後捧著媽媽渾圓的兩個 片。

媽媽欣慰的看了我一眼,扭了扭屁股,臉上輕輕起了紅暈︰「吃飯了沒有媽媽去做?」

「吃了。」我把媽媽摟在懷里︰「爸爸怎麼樣了?」

「唉……快不行了,醫生說最多還能堅持一個月。」媽媽臉上閃過一絲憂慮。

「媽,你別太擔心了。」

「但什麼心?都快兩年了,媽媽早有準備了,你不是也一樣?他早晚要走的,擔心也沒有用。倒是你讓媽擔心,都一個星期了,媽擔心你吃不好睡不好。」

「我沒事,媽,我吃的很好,就是睡不好。」我干脆把兩只手伸進媽媽睡衣里去撫摩媽媽那光滑柔軟的屁股。

媽媽一點反對的意思也沒有流露,她溫順的靠在我懷里用細嫩的手在我鼻子上輕輕一擰︰「瞅你那沒出息的樣,這才一個星期。媽不在家你就不能去找那個小騷貨?媽又不是不讓你她!」

「我去了,可湊巧姐她來身上了。」

「來身上怎麼了,媽來身上不一樣讓你……你就心疼你姐,媽就該活受罪?」

「不是,媽……是我姐,她非讓我戴套兒,我戴套兒了幾下一點也不舒服就……」

「你以前不總是戴套兒她?現在怎麼反而覺得不舒服了?」

「我也不知道,我總覺得姐她不如你緊。」

「混小子,你可的小心,千萬別射在里面,她和媽不一樣,媽也是圖個省事兒,沒想到你小子會這麼喜歡不戴套兒那股子舒服勁兒。」

「媽,只要你肯給我,戴套兒我也喜歡。」

「去!就嘴兒甜,嘴上說的好听,你呀,都快一年了,你媽戴了幾次套兒?

一上床就不是你了,還戴套兒呢,掐著雞巴就,那股勁兒啊,狠不能把整個身子都進去。」

「我那是舒服的!」

「屁話!男人還有不舒服的?可舒服也不能那麼哇,也不管媽疼不疼一上來就猛往里捅!」

「可媽後來還讓我使勁兒呢!」

「那是後來,一開始不行,後來媽不是潤滑了嘛。反正你就是不听話,媽跟你說了多少回了,溫柔一點不一樣很舒服?你總是說還沒過癮就射,你一上來就那麼猛,不快才怪呢!」

「我那知道判還有這麼多學問。」

「媽讓你了一年了,你是沒哪個心不會體諒人。」

媽用手在我腦門子上一戳︰「看你把媽壞了誰還讓你!」

「嘻嘻!還有我姐。」

「瞎嘻嘻……你姐說了她也受不了你一上來就惡很狠的。」

「嘻嘻,媽,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好舒服好快樂好過癮,姐和你一比差多了。」

「吃吃……壞小子,少給媽灌迷魂湯了,媽去沙發坐一會兒,在醫院里累死了。」

「我抱你!」

我抱起媽媽就像一個丈夫抱著妻子一樣。可我在抱媽媽的同時我硬硬的雞巴頂到了媽媽的腰,媽媽立刻感覺到了。

「吃吃……兒子,你還是抱媽上床吧。」

我立刻明白了媽媽的意思「媽,我不著急。」

「怎麼不急,雞巴硬邦邦明明著急,走吧,上床去。」

「哎!」我抱著媽媽往臥室里走去……「你呀,媽是你的女人,還這麼客氣。」

「媽,我是不忍心,您不是很累嗎?」

「沒事的,你都一個星期沒了,媽知道你想. 」

「媽,您真好。」

「吃吃……兒子,你就別不好意思了,媽和你這麼久,媽了解你,媽在家的時候你天天,這都一個星期了,不想才怪呢。」

「嘻嘻……媽,我都快憋瘋了。」

「活該,就不會打個電話?不用一刻鐘媽就能趕回來,媽還以為這些天你姐她能過來伺候你。」

說話間我已把媽媽輕輕放在床上,媽往床里面挪了挪︰「把關門關緊,叉上!」

「怕什麼,爸在醫院,除了我姐沒人能進來。」可我還是轉身把門給叉上了。

「吃吃……說的也是,媽是習慣了老和你偷偷摸摸的。」媽這麼說著,一面把身上唯一的睡衣脫掉了……我飛快的爬上床去摟媽媽︰「嘍!」

「噓!……冤家……瞎嚷嚷什麼?也不怕別人听見。」

「嘻嘻……媽,這樓上樓下到歲數的男男女女誰不?」

「放屁!人家男人的是老婆,那是天經地義,你呢?……」媽擰了我一把美目瞪了我一眼︰「冤家……你的可是你的親媽,能一樣嗎?你和媽是在亂倫,這要是讓別人知道了可沒法活了。說了多少遍了?就是不知道小心!」

「媽,我知道錯了還不行嘛。」說著,我就去分媽媽的那雙雪白的大腿,媽媽沒有絲毫拒絕的意思,很主動的分開雙腿,媽媽那肥厚的鮮嫩的陰戶不由得讓我直咽口水,畢竟我一個星期沒它了,我激動的渾身發抖迫不及待的亮出我硬邦邦的雞巴就要……「等等……」媽媽捉住我的雞巴……「咋了?媽……」

「吃吃……看你急的……洗過沒有?」

「洗過了了呀!」我要抓狂了︰「我天天都洗的。」

「那就好,吃吃……養成習慣講衛生有什麼不好?不洗干淨操麻女人最容易得婦科病的。」說著,媽媽把我的雞巴拉到胯間對準自己的旁︰「吧……」

于是我輕輕一挺雞巴,媽媽的旁邵定了我的雞巴,一股溫暖濕熱的感覺立刻順著我的雞巴包圍了我……「喔!小祖宗!……輕點兒……輕點兒!……」

「啊……」我呻吟著繼續往媽媽銀里推……直到我的雞巴整個都進媽的旁玄。

「哦……」媽媽眉頭皺在一起,很顯然我痛了她。

「媽,疼嗎?」我問到,可雞巴卻死死的頂住媽媽,我的感覺很棒,就像媽媽說的,恨不能整個身體都鑽進媽媽那養我生我的通道。

那種感覺是那麼美妙,我一向認為的時候第一下感覺非常的好,渾身都透著舒服讓我飄飄然,在這方面媽媽和我姐似乎都知道我的偏愛,盡管都嘴里叫輕點兒,卻決不會惱我約束我,只不過我感覺姐的疼痛感要比媽媽厲害,我一下子進她里時她都會「哎呀」的叫一聲,相比之下媽則含蓄得多。

媽的手在撫弄著我的後腦勺,而我正饑渴的含著媽的一只奶頭兒咂著這是我過程中的必修課。媽身上總是特別干淨,最起碼我是這麼認為的,媽的奶子只是其中一部分,媽身上的每一個部位我都喜歡,我摸我親吻我舔媽都不在意我最喜歡舔媽媽的屁股,媽就趴著讓我舔,舔著舔著我還會把媽媽翻過來舔媽的大腿然後順著大腿根兒就舔著媽的旁掩……

今天我沒這麼做不是我不想,是因為眼下我的雞巴著急。我隨即無法控制的緊緊的摟著媽了起來,也不顧媽的感受力量很大,深深的進去,抽出,然後再深深的進去……

「啊,媽……真舒服啊……媽……啊……真好啊……」我醉心的體會著的快感,此時此刻我腦子就只有媽那肥嫩的旁掩。

媽則緊緊閉上了眼,雙手安詳的放在枕頭兩旁臉紅紅的扭向一側,媽顯然還不能自然的面對我,但媽身體的姿勢很正宗我可以盡情的蹂躪她用我的雞巴鑽進她體內索取我一直向往的暢美感覺。

「哦……哦……哦……」媽的呻吟輕而短促,時斷時續。

「兒子,輕點……哦……別急……」

「媽!好舒服啊!」我用力的挺著雞巴頂抽著。十幾下後媽的旁瞎始被我的有了響聲。這響聲既陌生又熟悉,我喜歡這種聲音,我曾經多次听到過這種聲音,三年前我便經常偷偷的跑到爸媽臥室門口偷听。我記得爸媽有一次霓的對話就是于此有關。我在門口听到這種操麻特有的「滋……滋……」聲。

「老公,輕點啊。」

「老婆,我越使勁尾越舒服。」

「老公,不是我不讓你使勁,我怕兒子听見,聲音太大了呀。」

「沒事,他還小,不懂大人的事兒。」

「不小了,還是小心點好,老公,把雞巴拔出去我擦擦再. 」

「擦什麼擦,我就喜歡你似里面這一包水兒,老婆,你使使勁兒再放些給我。」

「還放,都流出來了,床單子都濕了。」

「沒事老婆,只要你讓我小兒,明天我洗床單子。」

「你說的啊,老公,我可從來不缺這東西。」

「好,真好,老婆……我的就是你這包水兒,啊……舒服啊……啊呀老婆……我狠不得死在你小澤里面,老婆,你的小啾艴緊。我好幾天操了,啊呀——真他媽舒服啊……」

「瞅你那沒出息的樣,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除了還是,女人長了這玩意算倒了霉整天挨你們. 」媽對爸說的話也對我說過,可說歸說,可每當我恬不知恥的爬到她床上她就沒了主見,用她的話說,我就是她的克星,她發她的牢騷,我只管做我的,揉奶子抓 摳祥,不亦樂乎,別看媽在這方面有經驗,可女人的共同之處不容改變,只要我雞巴一進她里她就立刻軟不留丟的躺在我身下老老實實的挨我。「老婆,你別不高興,我完了給你磕頭都行。」

我現在非常能理解爸的感受,因為我一直在享用著他的女人我媽,媽只有一個,臣也只有一個,爸了,我也了。

那個舒服勁真是沒的說,和我爸比起來我對媽的旁題著迷,簡直就是頻繁加瘋狂。

有時媽也曾想約束我,但最終還是拗不過我,畢竟媽疼我,我是她的心肝寶貝兒,況且任何事都有個過程,女人畢竟是懦弱的,像媽那樣正派的女人也一樣,這其中最關鍵的是我,我是她一生當中最重要的人,爸和姐所有的人都無法和我相比,我的膽大妄為撕破了媽的尊嚴和貞潔。

男人喜歡用雞巴去征服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媽是漂亮的,凡是見過她的人都會毫不吝惜的贊美她,盡管她已經四十歲了,可走在大街上回頭率總是第一,可沒有人知道一個像她那樣表面清新高雅的女人會同她的親生兒子一起背上亂倫的包袱。

「滋……滋……」

這操麻龐聲音真的讓我痴狂,我好興奮好高興,因為這聲音是我制造的,我也能像爸一樣把媽的旁的「滋滋」作響,我也能被媽用那一包水兒所滋潤。

「媽,我愛你,永遠都愛你。」

「別說話,媽知道你喜歡,媽不會讓你失望。」

媽的話沒錯,我和媽的這種關系已經一年多了,在床上,媽從沒讓我失望過,媽只要張開腿就行了,不需要配合,她只要用她那肥嫩透滑總裝著一包水兒的旁踢著我的雞巴就夠了,媽的小啾兒,讓我痴迷,我覺得簡直就是「天下第一」,我不知道天底下有多少人像我一樣自己親生母親的旁,但我認為他們會有和我一樣的感受。

媽的旁孰,暖暖的包裹著我的雞巴,我就那麼著,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旁,快感強烈的侵襲著我使我的臉都變的扭曲,媽感覺到了,經驗告訴她我快要射精了。

「哦……哦……兒子……是不是要射了?」

「媽,啊……我不想射……我還想……啊……」我想控制我自己,卻怎麼也停不下來,因為災美妙的快感已經讓我完全喪失了理性。

「吃吃……」媽把臉埋在我懷里︰「傻小子,別逞強了。」

我雙手撐著床一面呼哧呼哧喘著氣一面把雞巴往媽的旁玄深深的,媽的奶子在我身下一蕩一蕩的︰「媽,太快了,好舒服啊。」

「吃吃……你好幾天沒了又這麼不停的……吃吃,肯定快。」

「媽……太舒服了,我停不下來。」

「那就別停,射就射了吧。」

「媽……啊……你有感覺嗎?」

「有……吃吃……媽挺舒服的,想射就射,別管媽。」

「媽……啊……啊……射在里面行嗎?啊……」

「行啊,回頭媽吃藥,吃吃……又不是第一次,喔……」

媽的話剛完,我便死死的頂住媽的下身「啊……」了一聲渾身顫抖著雞巴在媽的旁玄突突的開始射精。媽也低低的呻吟了一聲,一雙柔滑的胳膊用力的環抱住我的脖頸,雞巴上傳來我熟悉的那種被熱乎乎的旁一下一下收縮束緊的奇妙無比的快感。我喜歡這種感覺,這感覺姐也曾給過我,但在這方面媽經驗豐富,每夾我一下都會讓我感到快樂的要死。我輕輕的在媽泛著潮紅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媽嫵媚的看了我一眼︰「吃吃……舒服嗎?」

「舒服死了啊。」我由衷的贊嘆著。意猶未盡的挺著已經微軟的雞巴在媽的旁玄又送了幾送。

「吃吃,兒子,都軟了還. 」

「沒夠啊……」我繼續磨蹭,快感依舊強烈,忽然媽推了我一把︰「流——流出來了,快!……快!」一面從脖子下面抽出枕巾,我家的枕巾都是純棉的,媽經常來不及作準備就被我按倒在床上,媽的旁的確總是一包水兒,起來撲哧撲哧直響,我特喜歡听這聲兒,媽就由著我性子讓我雞巴整個的抽出來在進去,這樣一來往往把媽銀里的淫水都拖帶出來順著媽 溝子流。

媽愛干淨,一感覺到流了就趕忙就地取材抽枕巾讓我把雞巴抽出來擦,但我大部分時間都是繼續她不肯停下來,所以媽總說我不听話、犯混。但她也沒辦法,只好照舊大張著腿挨到我完了再擦。

我忙撐起上身,臉上笑著惡做劇般的看著媽。媽扭曲著潔淨的身子吃力的挺腰把枕巾塞到臀下捂到我們的交和處,我常常懷疑,媽怎麼能被我壓在身下還能做這麼高難的動作,換了我我絕對做不到,但這也證明了媽身體的柔韌性。

「看什麼!都舒服了,還不把雞巴拔出去。」

「不拔!」我耍性子。

「不拔媽怎麼擦!快……又流了!」

媽順手在我屁股上輕輕給了一巴掌︰「你雞巴小了就堵不住了,快,听話!濕忽忽怪難受的,媽擦完了你再進來。」

「真的?媽,一會我還想。」

「媽什麼時候騙過你,乖!听話,要不一會媽不讓了。」

「好吧!」但我還向再來一下,于是用力的把雞巴往媽銀里一,媽給來了個冷不防︰「你!」但我立刻把雞巴「啵!」的一聲拔了出去從媽身上下來。

「小祖宗!」媽顧不得埋怨我,忙用枕巾捂住搛,坐起身下了床晃著雪白的屁股往廁所跑。一面嘴里道︰「你也去把雞巴洗洗。」

「洗什麼洗。」我嘴里咕囊著,可還是不情願的去了浴室,我擔心媽生氣,在床上我可以在媽身上盡情享受的樂趣,可一下了床她就變成我老媽,更何況一會我還要再求媽讓我,先前說了,只要能媽的旁,叫我干什麼我都願意,不就洗洗雞巴嘛。媽就這樣,我倆睡在一張床上已經一年了,剛開始時除了她在有月經的時候不讓我。

基本上平常只要媽的月經一停,我天天都要,媽從不反對,只是在次數上有限制,說我還在長個子怕傷了我的身體。當然,帶套是免不了的,安全第一,畢竟她我媽,這麼天天睡在一塊,本身就見不得人。可不記得哪天我忘了,只記得那天媽找不著套了。媽數落我說我一盒避孕套不到三天就用光了,又怪自己記性差忘了買。

我說怎麼辦,媽說要不今天別了,我那里肯?要知道雖然我第一次她沒戴套,可那次是我偷偷給她下了安眠藥趁她熟睡時強奸她,本就緊張,過程很短,甚至還沒有被她滋潤就射了,如今機會來了豈能放過?

我死皮賴臉的非要,半開玩笑的把媽摁倒在床上一面扒她的內褲一面摸她已經濕潤了的旁,媽笑著擰我在我身下掙扎,可對于輕車熟路的我已經不起作用,我把雙腿硬撐在媽雙腿間往媽身上一趴雞巴就瞅準了位置一下捅了進去。

媽哎吆了一聲感嘆般的道︰「你這愛的冤家小祖宗啊!」我記得那是媽第一次叫我祖宗,從那以後每當我發起狠來狂猛的她時她都會叫我小祖宗,還別說,她那麼一叫我就會憐香惜玉般放松下來把動作放輕。

我就那麼著媽的旁,真正感覺到不戴套的確不同凡響,那要比隔了一層要舒服的多,肉貼著肉,雞巴被暢滑的淫水浸泡滋潤著渾身有說不出的痛快。

媽也很主動的的大張開雙腿胯部敞露給我順從的開始迎合我容納我,在快射精的時候我有些緊張,媽感覺到了,溫柔的對我說︰「兒子,射在里面吧,射在里面你舒服。」

我說行嗎?媽說行啊,反正都這麼了不行又能怎樣,明天去買套再買點藥吃。

我問什麼藥,媽說當然是避孕藥。我一下來了心情對媽說,那媽你以後天天就吃藥得了我覺得不戴套好舒服,媽說你想的倒美。

媽說這話的時候我恰好射精了,我死死的抱著媽的屁股用力的頂著媽的旁射的很舒服很爽快。從此我就喜歡上了不戴套,那一夜我了媽六次之多,媽也徹底放開了自己服從了我一夜一直到我射光了我的精液。

甚至第二天早晨我還想媽一次,媽就又張了腿讓又生龍活虎的我,盡管她已經很疲憊充滿了困意,媽迷迷糊糊的一面挨著我一面對我說︰「小祖宗,你要把媽死了……吧……媽讓你,媽讓你舒服……你這愛的祖宗吆……夠了媽,快去買套買藥,媽讓你的起不來了呀……」

我說媽,你吃了藥我還要. 媽說行啊,說我豁上了她也豁上了說只要我想就讓我個夠。我的確買了避孕藥,但我沒買避孕套,因為我覺得我和媽之間已經不再需要避孕套了,最起碼我不想再戴著那破套媽的旁。回到家媽吃了藥才放心和我摟在一起熟睡,一直睡到中午,媽要起來,我抱著要,沒辦法,媽就又張了腿讓我。

後來媽去淋浴做飯,吃飯的時候對我說叟都讓我得腫起來了,又問我為什麼沒買套,我說我以後不戴套了,氣的媽又擰我。到了晚上我依舊生龍活虎的媽的旁,媽說以後我不戴套就不戴吧,可是得有個節制,不能這麼沒夠的旁。

從那以後我和媽瘦就不戴套了,媽吃藥還有個好處,那就是不來月經,這更方便了我,只是媽對我說老吃避孕藥會發胖,我對媽說我不管,可事實上這麼久了,媽的身材依舊苗條比起漂亮的姐一點也不差。

至于我姐我得戴套她,這我倒不用擔心,姐是護士,心和媽一樣細,她有時回娘家住幾天,之前會跑到性用品店買幾盒避孕套再來,為什麼要買那麼多,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很能干,她回來三天我就她三天,她住一個禮拜我就七天不閑著。一盒那里夠用,實際上我和媽用的套大部分都是姐買的,這也是心細的姐為什麼會發現我和媽也的原因。

因為她發現避孕套少了,而爸住院一年多了,媽是不該有性生活的。姐到是很看的開,有一次我和姐趁媽去醫院看爸在姐原來的房間里旁,姐一面挨著我一面問我︰「弟,你是不是和媽也了。」

我嚇了一跳問她是怎麼知道的,姐說她買給我用的避孕套牌子變了,可不,剩下的我和媽全用了。

姐說︰「弟,我不管你,媽也怪可憐的。」

我問「媽怎麼可憐了?」

姐就對我說爸的病,我也是那時候才知道爸得了那種病以後就不行了。

我當時一听高興壞了,正和了我的心意,爸他不行了那媽的旁誣完全是我的了!我還一直耿耿于懷媽為盡一個妻子的義務也讓爸早,這下我可放了心了。

于是我更開心的姐的旁,姐笑話我說我頂了爸的缺替爸媽的旁。我就使勁的著姐說姐你呢,姐臉紅了貓在我身下說︰「弟,姐愛你,姐愛讓你。」

我又問「姐夫怎麼辦?」

姐說她為了我和姐夫離婚都可以。

後來還真說著了,姐和姐夫離了婚搬回了家。一輩子都和媽一樣守著我沒再嫁,爸剛死我就中了大獎,我們搬到了很遠的另外一個城市一直和媽住在一起,而我和姐結了婚,有了個兒子,竟然很正常聰明極了,小家伙很像我,身上流著亂倫的血液,十六歲那年仿效我給他媽吃了兩片安眠藥了我姐老婆。姐老婆接受了和媽一樣的命運一直和兒子保持著性關系。

對此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姐老婆對我很尊重,每次讓兒子之前都絕對會經過我的同意,我反對姐老婆就決不允許,如果我同意,姐老婆也會主動的脫了衣服先伺候我才肯跑到兒子房間讓兒子。對此姐老婆有說法,說我有「優先權」,媽也很贊同。

只不過有一次姐老婆透露給我說兒子想打他奶奶的主意,我惱怒了,定了規矩,姐老婆楞是一個月不讓兒子,這決不容姑息,除了我誰也不能踫媽。這事我和媽瘦的時候說了,媽的說法是︰還不是像了你了?但那臭小子,門都沒有。這都是後來的話了。

先前說了,姐知道了我和媽也,而我也把我和姐瘦的事和媽說了,高興的是媽並不反對,畢竟她也和我有一腿,但事情的公開化是有一次晚上媽去醫院了。我等不急就在客廳的沙發上姐,恰好媽從醫院回來,媽一開門就看見了。姐嚇壞了,掙扎著剛要從我身下起來,媽卻說了︰「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玩你們的吧,我做飯去。」媽往廚房走,一面又回頭問︰「戴套了沒有。」

我說戴了,把雞巴從姐壘描拽出來亮給媽看。媽說我不要臉。那天晚上可把我忙壞了,看電視的時候媽說要先去睡,姐就從沙發縫里掏出個避孕套給我使眼色,我當然明白,過去姐身邊姐給我戴了套。媽前腳進了臥室我後腳就跟進去了,媽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管,抱媽上了床就,媽說戴套,我說姐給我戴了,媽說這浪蹄子,然後就張開腿讓我了。

完了媽,出來時姐也去躺下了,于是又跑到姐房里竅,完了姐覺得還不過癮就跑回媽房里又,的時候媽說︰「小祖宗啊,完這個那個兩頭跑,你也不怕累著。」我就說︰「媽,要不你讓姐過來我一塊得了。」

媽說︰「想死你,想就這麼,在一塊也得一個個,省得怪別扭的。兩淹都是你的,想媽就過來,想你姐就過去。你就吧,累死你這個愛的小祖宗。」

說起來,我那時候媽的旁是要戴套的,現在卻不需要了,但每次完 都得洗洗,媽洗,我也得洗,這是愛干淨的媽定的規矩,改變不了。

晚上媽真的沒回醫院,反正有姐在醫院,我們都很放心,所以我們在床上也沒有什麼後顧之憂。第一次很快我就射精了,那決不是緊張,而是因為好幾天沒和媽干過才這樣。媽特理解我,和我一年多的通奸使她對我很了解,端來熱水給我洗雞巴,洗著洗著就又硬了。

媽要去倒水我沒讓去,把媽拉上床胡亂的到處摸,嘴也不閑著咂媽的奶頭,媽也不反對,她吃吃的笑著默契的張開腿把淚露給我,我就又趴到媽身上開始。這回我很放松,不停的著媽,媽迎合著我,讓我的很舒服,快射精的時候媽對我說不想射就停一停,我居然及時的克制住了自己,把雞巴在媽銀里停止了抽動。     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看來和媽一年多的性生活已經使我有了長足的進步。

「舒服嗎?」媽問。

「舒服,真舒服!你呢媽?」我由衷的道。一面去吻媽的小嘴兒。

媽臉上泛著紅潮溫柔的回吻著︰「媽也挺舒服的。」

「媽,剛才我差點射出來,幸虧你。」

「吃吃,壞小子,你就知道一個勁的,媽又不是沒教過你,舒服勁一上來就什麼都不管了,就這麼著別動,和媽說回兒話」

「好,媽!是不是因為我還年輕的事兒。」

「吃吃……那也不是,壞小子,媽都給你一年多了,其實你吃吃……其實你已經很不錯了。」

「真的?媽,那為什麼我總十來分鐘就想射?」

「小祖宗!十來分鐘還少啊,這很正常,書上說男人倀果不停頓就是這個時間,除非……」

「除非什麼?媽,告訴我。」

「除非……吃吃……除非男人老了。」

「為什麼?」

「媽也不知道,吃吃……反正書上這麼說的︰說男人老了快感度就會降低,的時候體力跟不上就會一會停一會,相對的時間就會長一些,媽覺得挺有道理的。」

「原來如此,媽,那我爸呢?我倆誰時間長。」

「吃吃……壞小子,就知道你會這麼問,一開始你還不行,不過媽覺得你比你爸還能……吃吃……」

「哈哈,媽!這麼說我比爸厲害!」

「壞小子,別這麼說你爸,咱就夠對不起你爸了。」

「嘻嘻……媽,你說爸要知道我也和他一樣你的旁損怎麼樣」

「什麼感覺?小祖宗,他本來就快不行了,要讓他知道媽讓你還不立刻就氣的吐血而死啊。」

「這到也是,千萬不能讓爸知道。」

「廢話!小祖宗,不僅僅你爸,你姐知道了沒辦法,除了你姐任何人都不能知道。」

「放心吧媽,等爸走了以後你就是我的了。你不會改嫁吧?」

「小祖宗!」媽抱緊了我︰「媽現在就是你的了,臣都讓你了還不就是你的?改嫁,改什麼嫁,那些臭男人媽想想都惡心,你爸走了媽就跟你過,媽給你做飯,媽給你洗衣服,將來你結婚有了孩子,媽還要給你看孩子。」

「我不要!」我斬釘截鐵的說。

「你不要?!媽睜著美麗的大眼楮,我甚至感覺到她的顫抖。

「嘻嘻……媽!我不要你那麼辛苦,我只要你做一件事情。」

「小祖宗!嚇死媽了。」媽立刻明白了我的話,臉上洋溢者幸福的微笑︰「兒子,只要你不嫌媽老,媽就一直讓你……吃吃……」

「媽不老,媽在我眼里永遠不會老,答應我,我要永遠你的旁。」

「好兒子。」媽感動的摟著我的脖子在我耳邊輕語︰「媽答應你,媽是你的,臣也是你的,你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想怎麼就怎麼,你爸走了,媽就一輩子守著只你讓你一個人,媽願意讓你,你把媽死了媽也願意。」

「媽,我要把能你死了才怪呢,我會先死,在媽的旁玄舒服死!」

「吃吃……媽不讓你死,你死了媽也死,媽只讓你邗服。」

「沒關系,媽,我邗服死了也心甘,我們下輩子就不當母子當夫妻,我還要你的旁。」

「好,媽下輩子給你當老婆,媽的旁巳是你的,媽還讓你。」

「媽,我愛你!」

「吃吃……」媽用手指頭在我腦門子上一戳︰「厚臉皮!少給媽灌迷魂湯,媽知道你愛的到底是什麼。」

「嘻嘻!是什麼媽?」

「冤家!就喜歡听媽嘴里說不要臉的話,讓媽也跟著你不要臉,和你爸一個德行!」

「媽,你和爸也這樣嗎?」我興趣昂然︰「媽,講給我听听。」

「吃吃,听什麼听,夫妻之間行房就那麼回事嘛。」

「我好想听,媽,講給我听,你和爸怎麼的?」

「還能怎麼?就這麼唄。」

媽仰起頭將油亮的長發都完全盤到枕頭的一面,嬌好的面龐透著遐意。因為還沒射精,我的雞巴在媽的旁玄依舊硬棒,但媽沒有絲毫的不快和怨言。一年多來,經過我的不懈努力和孜孜不倦的反復蹂躪已經把媽的矜持和個性消磨得差不多了,在日常生活中我尊重她,她是一個慈祥的母親,可一旦我把她哄上床,那她就只是一個溫柔順從的女人,從強迫到被接受,我漸漸贏得了媽的芳心。

或許不應該用「淫蕩」這個詞來形容媽,但和我上床的時候媽的確很縱容我遷就我,每當我在她身上放縱的奸淫著她時,那她羞紅的嬌容便是世界上最好看的面孔,而我與她的交合之聲再加上她嬌喘連連的呻吟,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音樂。在床上,成熟而又溫順的媽能讓我欲仙欲死,我現在特能理解「裙間跨下巰,男人做鬼也風流」這句話的含意。

我對媽的小啾兒簡直達到了痴迷的程度,我喜歡黑夜不喜歡白天,因為一到夜晚我就可以和媽同床共枕,我就可以媽的小啾兒,我也不知道媽對我怎麼有那麼大吸引力,我特喜歡雞巴在媽銀里那種感覺,而媽溫柔的一晚三兩次給我,有時明明媽已經讓我很滿足了,可我還有想再的感覺,媽經常去清洗完下身回來我的雞巴依舊是硬的,媽的做法是哄我睡。

而我基本上是不肯的,媽就會側著身面對我把一條大腿遞給我由我連光屁股一塊兒抱著把玩,這姿勢明擺著,那雞巴感覺好像沖著媽的旁,可要把雞巴進玄吁可就費勁了,我以前試過幾次都不行,因為這姿勢很難貼緊,一只手必須緊緊的撈著媽的屁股往上湊,而另一只手壓在身下派不上用場,那雞巴一個勁在媽銀蘺邊溜達就是戳不進去。

但我明明知道書上有這種的姿勢,不過媽還是以她的溫柔和充滿了愛意的的嬌慣使得我再度施展淫欲,媽有經驗是無用質疑的,她顯然用這種姿勢伺候過爸,只是因為我是她兒子,所以她無法完全拋卻一個母親應有的矜持罷了,直到現在每當我去扒她的內褲她都會害羞,為了滿足我的喜好說的那些什麼「比臘、雞巴啊」的話也要閉著眼把臉埋進我的脖頸下不肯面對面的說給我听。

可我偏偏喜歡這種感覺,喜歡看媽始終害羞,媽羞臊的樣子更能激發我的淫欲一次又一次不厭倦的去她的小啾兒,我也漸漸的不滿足只用那種男女之間最常用的做愛姿勢,媽能做的只能是把她那秒美的小啾兒無私的奉獻給我,我不會媽也只能教給我,媽說往下點,抱著我的頭輕輕往下壓,我很聰明,最起碼已經懂得了雞巴要往里需要一個角度,于是我就往下,臉恰好貼在媽雪白豐挺的奶子上。

于是我就含住一個香滑的乳頭,接著我的雞巴被媽拿著輕拉,我配合的迎湊,然後媽就那麼巧妙的扭了扭細腰把手抽了回來,在我後腰粉膩的小腿部分那麼一帶,我的雞巴就感覺被媽銀里熱乎乎的嫩肉兒包圍了,而我那撈著媽屁股的手是不能放的,要一直這麼撈緊了媽半個臀片,我要頂,往媽小銀兒最深處頂,越深就越舒服……

說起來有些事情你沒有經歷過,而一旦你有了這種經歷那麼就很容易的學會了,雖然我現在自己也能順利的進入媽的身體,但媽大部分是幫我進入,我猜她怕我情急之下弄錯了地方,實際上我對她的屁眼沒興趣。我決不是覺得媽的屁眼髒,媽屁股的每一部分都是干淨的,我認為正常的人不該這麼做,女人的是女人的旁蓉隱要去屁眼?

我覺得那才是變態,盡管我和媽在亂倫,但我們不變態,我們只是做了別的母子之間不敢做的事,我和媽是毫無置疑是相愛的,又有誰規定母子之間不可以用身體取悅對方,我們做了,我和媽都是快樂的。我們不管別人,我們只管我們自己,我們也不影響別人不會對社會造成任何危害,我們要相守著自己的秘密將快樂進行到底。

我不想任何人影響我們,我甚至相信會有和我們同樣的家庭在發生著同樣的事情,那就放心好了,首先,我贊同!如果你愛上了自己的親生母親也能夠得到她的愛,那你和我同樣幸福,而且我認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女性能像母親一樣為你無私的默默奉獻,在床上同樣如此,母親給你的性的快樂會空前絕後無人可比,因為母親只有一個,她的肉體和你的肉體本就是一個肉體的兩分,如果能夠再次結合為一體那注定會歡樂交融無可比擬。

我現在經常和媽用這種姿勢,這麼互相側臥著摟抱在一起撫摸著,接著吻,很自然的我們就默契的開始交和,只是這種姿勢男女雙方都很容易受累,所以我和媽往往只做一會兒然後就會換我們常用的姿勢,其實說起來男女們都很清楚,做愛還是用那種男人趴在張開腿女人身上的姿勢最好,互相都能自由的發揮和配合,結合的部位也比較深,快感很強烈。

那種由女人騎在男人身上的姿勢也不錯,如果還要選擇另外一種姿勢的話那就是女人撅著屁股讓男人在後面,我很想問問媽肯不肯讓我從她屁股後面她,但一直沒敢。

媽屬于那種什麼都不「大」類型的女人,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很勻稱和恰倒好處,用他們的話叫「增一分閑胖,減一分閑瘦」她的奶子白白的很結實豐滿,我甚至懷疑她未曾哺乳過我,她的乳暈加奶頭竟還微微朝上翹翹著。我經常趁沒人的時候摸媽的奶子,但上了床我都是用嘴來享用。

我對媽的屁股情有獨衷,穿褲子時媽好像是屬于那種小屁股類型的女人,我恰恰喜歡這樣的女人可一旦她為我深情裸露時她的小屁股便不小了,那渾圓雪白的樣子非常可愛,觸手細膩光滑而又柔軟,我不僅撫摸,我還用嘴親吻,幾乎是當成每天的任務,媽一開始是不讓的,可時間久了她也不管了,她常常對我說︰冤家,媽銀都讓你了,媽管不了你,你也別太不像話。

可我那管得了我自己?到後來發展到我連她的旁撲親了,媽當然不讓了,說髒,但我覺得沒什麼騷味兒,一點也不覺得髒,相反我認為媽值得我這麼做,她能用她的旁為我帶來那麼多快樂我親親她的旁又有什麼不可以?媽笑話我說我不要臉,說我和爸一樣沒骨氣,我才知道原來爸也這麼干過。

我就對媽說︰「媽,爸和你干過什麼,我就和你干什麼,和你在一起我就不要臉,你就是我的一切,是我的生命。」

「媽還是那句話,媽管不了你了,媽沒資格管你,媽讓兒子,媽也不要臉。」

我就笑著說︰「媽,不是你讓我,是我非要你的旁。」

媽說︰「那還不一樣?你媽,媽挨,你呀,是個害人的小祖宗。」

我說︰「媽,我是個愛的祖宗。」

媽說︰「一樣,反正不是個東西。」

我說︰「媽,我愛就不是東西,那爸呢?那別的男人呢,不都鋪嗎?」

媽說︰「人家的事兒管咱什麼,瞎操心,媽說你不是東西是說你不正常,自己親媽的旁,自己親姐的旁。」

我就笑︰「媽,不知道自己的媽那是他們彪。再說了,媽,林子大了什麼鳥兒沒有?說不定有好多人和咱一樣,沒人知道罷了!」

媽說︰「當兒子的都自己的媽那不亂了套了?」

我說︰「亂什麼套?舒服就行,我要當老天爺就規定當兒子的都得自己的媽。」

媽說︰「說的和真的似的,叫你這麼一弄當媽的讓兒子飭成了天經地義了。」

我說︰「對!對!天經地義,媽,沒听說嗎?真理都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媽,咱倆就是真理!」

媽說︰「真理個屁呀!你就混吧。」

媽說的對,我的確混,可我認了,而且沉迷其中不覺得後悔,每天晚上我都生龍活虎的蹂躪著媽,興趣始終未曾減退。

已經很晚了,大概媽也感覺到了︰「小祖宗,不早了該睡了,媽明天還得去醫院。」

「媽,我還沒射呢。」我怕媽叫我下去,忙又挺著雞巴起來。

「冤家,媽那次沒讓你射出來?」媽挺動著腰身迎合我︰「兒子,媽不是不舍得讓你,媽是怕你傷了身子。」

「那你呢媽,你不怕傷身子?」

「冤家,媽是女人,休息休息就好了,男人可不行,整大了掏空了身子就補不回來了,得細水長流不能只顧著舒服就老玩兒。」

「媽,我有分寸,沒事兒。」

「噗滋……噗滋……」媽的旁十分暢滑,雞巴每一下都會響。

媽呻吟著︰「兒子,深點兒……對……媽使勁夾著你,一會兒就出來了。」

有經驗的女人在床上的確不一樣,不僅僅肢體上能夠善解人意的配合你,她決不是只張開腿那麼簡單,這是無法形容的,只有體會過才能理解,成熟的女人從里到外都會給你至美的享受。媽的小啾熱乎乎的,里面的嫩肉暖暖的包裹著、擠壓著、滋潤著我的雞巴,每一次抽送都異常緊湊,仿佛有被吸住了的感覺,舒服極了。

姐在這方面也很不錯,畢竟她也是結過婚的人,可要和媽比起來卻不如媽那麼熟練自如,這就是女人的區別,女人不僅僅是漂亮就夠了,一個好女人要懂得如何在床上伺候男人如何讓男人快樂讓男人樂不思蜀。

「兒子……媽夾的緊不緊?」

「緊!媽……好緊,起來好舒服啊……啊……」我的呻吟決不是夸張,是真的很舒服,我已經有快射精的感覺,渾身都快樂的在顫抖。

「差不多了是不是?」媽愛憐的撫著我的屁股。

「啊……」我點點頭,臉都因為快樂而扭曲。

「吃吃……堅持不住就射吧。」媽溫柔的笑著說。

「媽,我要使勁你!」我咬著牙,嘴上這麼問,雞巴卻已經在媽的旁玄榆力抽送。

「不要緊,吧!……啊……媽受的了。」媽的眉頭緊皺,顯然我能給她造成楚痛,但我知道這種痛楚對她來說是那麼心甘情願,因為她沒有一絲要阻止我這麼做的意思,相反她的腿此時此刻張的更開,挺著縴腰把小騷俜兒仰起來更加使我方便的撈著她屁股勇猛的旁。

「啊!……啊!……」我的呻吟透著快樂的顫抖,極力的控制我自己不用手去抓握媽那雪白渾圓的屁股,我怕媽疼,二來我不舍得,對我來說它同樣重要,它也是我誘人的最愛。

「媽!……好媽媽……好舒服啊!……苯真好啊!……媽!……媽!我不行了!……我要射了!……啊!……啊!……」

「啊……射吧……射吧兒子……給媽……媽要……在媽銀里面射,在潢里面射舒服!」媽這麼鼓勵著我。

她知道我喜歡她這麼大膽說叟崽什麼的,讓人覺得很刺激。于是我很快就射精了,我頂住媽的旁,射的很痛快,而媽也習慣我這麼做了,她緊緊的摟著我的脖子,雙腿在我屁股後面交叉著幫我更用力的挺到她的最深處,直到我把精液射完媽的小啾兒都一直牢牢箍住我雞巴的根部,而里面的感覺更棒,熱乎乎的嫩肉一縮一縮的讓人有說不出的暢美。

在我印象中只有一次沒有把精液射在媽銀里面,那次是因為避孕套用光了,為了追求那更美妙的肉貼著肉的旁快樂媽為了我開始吃避孕藥,我可以放心大膽的把雞巴進媽小啾兒的最深處痛痛快快的射精,避孕套便只是我和姐的專利了。

其實媽曾對我說過,避孕藥也並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但不管怎樣媽還是同意我每次都射在她里,我姐到是鼓動我對我說︰「弟,沒事兒,你放心大膽的媽,出了事兒還有姐呢。」說的也是,姐是護士,這點事對她來說再簡單不過了。

不過我也問過姐,問她為什麼不肯和媽一樣吃避孕藥讓我,姐說︰姐不行,姐將來還要生孩子,等姐生完孩子姐也吃藥你怎麼姐的旁撲行。

事實上姐沒生孩子就開始讓我不戴套兒了,也就是我和姐結婚的哪天晚上,當然,沒有人知道我們是親姐弟倆,因為我們那時已經在另外一個城市了。

哪天晚上姐對我說︰弟,別戴套了,就這麼. 我當然高興,挺著雞巴就,姐從來沒那麼主動,我很舒服,沒戴套的雞巴在姐熱乎乎的小啾里歡快的進出著,姐一直呻吟,但臉上始終帶著微笑。

「姐,你今天對我怎麼這麼好?」

「吃吃……弟,姐現在是你老婆了,以後姐就得听你的,你想,姐就得讓你,只讓你一個人. 」

「無條件的?」我問。

「當然無條件了!弟,我是你老婆你是我老公,老公老婆的旁天經地義,弟喜歡似天天讓弟,還得舒服了才行,弟,我要讓你的不舒服就不是個好老婆,你就打我、罵我,罰姐給你下跪。」

「姐,你怎麼還叫我弟,以後叫我老公!」

「噢,對不起老公,我老忘!」

「嘻嘻,老婆,你今天怎麼不讓我戴套你?」

「吃吃……老公,今天是我們大喜的日子,人家想讓你好好舒服舒服,老公,喜歡嗎?」

「!喜歡是喜歡,射精的時候咋辦?」

「吃吃……老公,你喜歡射在潢里面那就射在我摑里面!」

「哇,老婆,懷上了咋辦,咱倆可是近親結婚!」

「懷上了我就給你生,放心吧老公,我查過資料,咱的孩子不一定是畸形,好多近親結婚生的孩子可聰明了。」

「真的?」

「真的,老公,你以後就放心的在我摑里射,等咱有了孩子我就吃避孕藥再也不讓你戴套了。」

「太好了老婆!你早就該像媽那樣了!」我猛往姐腕玄冽戳。

「吃吃……老公,看你高興的,老公,忘了告訴你,媽她昨天去醫院里做了結扎。」

「結扎?結扎是什麼玩意?」其實我心里明白。

「吃吃……老公,結扎就是把輸卵管扎死了,扎死以後就不排卵了……老公,我說的明白點,以後啊你再媽的旁吟就不用吃藥了。」

「那很好啊,老婆,要不等咱有了孩子你也結扎的了。」

「行啊,老公,你說咋辦就咋辦,我什麼都听你的,其實吃藥並不好,有的人吃藥人發胖。」

「老婆,你說咱倆結婚了以後媽咋辦?」

「媽當然和咱住一起了,老公,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管你,你想干嘛都行,我知道你喜歡媽,媽是你第一個女人,老公,你和媽瘦不吃醋,真的。」

「那就好,老婆,你的小啾兒也不錯。」

「吃吃……老公,你這麼說我高興死了。」

「那老婆你讓我使勁兒!」

「吧,吧老公,你怎麼我我都願意,啊……啊……」我一鼓作氣把姐的直哼哼,等我痛快的射出來時她渾身癱軟只有喘氣的份兒了,本來姐想去洗洗我反對她還真听話。

過了個十幾分鐘我又硬起來,姐就又擺好了姿勢讓我,用她的話說這叫盡義務老婆就得這麼伺候自己的男人,我當然高興,以前我想和她都得看她臉色,現在反過來了,只要我願意只要我喜歡那我就可以盡情的個夠。

說實話,姐讓我的很舒服很過癮,她完完全全的把自己當成我的妻子,沒有隱瞞沒有保留,姐去端來熱水給我沖洗雞巴,洗著洗著我又硬起來,于是姐體貼的問我︰「老公,是不是還想?」

「你說呢?」我儼然一副丈夫的樣子。

「你了我兩次了老公,我怕你累著。」

「那我不了老婆,你睡吧。」

「好吧老公,你要還想就叫醒我伺候你。」

姐其實也累了,溫柔的趴在我懷里︰「老公,你辛苦了。」

「辛苦什麼呀,老婆,你不是不知道我喜歡似。」

「吃吃……老公,那我天天伺候你。」姐溫柔的用小手握著我的雞巴︰「老公,我愛你。」

那是我和姐結婚的第一天,說起來很令人難忘,可不知為什麼心里老覺得少了點什麼,後來才感覺到是因為我已習慣抱著媽睡覺的緣故,由此我更加認為媽為我付出的實在太多,我和媽雖然不是夫妻,可媽分明就是我老婆,每天晚上深情的依偎著我無私的讓我享用她的身體,她讓我覺得已經離不開她了,我不否認姐也能讓我快樂十足,但媽給我的感覺真的是無法替代。

說起來這都是以後的事,眼下爸還在醫院里躺著呢。只是這好象和我沒關系一樣,我照樣整天開心,放假嘛,不玩干什麼。到是這些日子姐和姐夫的婚姻似乎走到了盡頭。

姐干脆搬回來住了,一來照顧我二來幫媽料理家務,這樣可好了,我正求之不得呢,我卻沒有想到我是造成姐家庭破裂的主要原因。姐似乎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一如以往的痛愛我,我也就更加放肆了,每天都要求她讓我,反正在自己家里,關上門就沒人知道,姐又事事順著我仿佛比媽還慣我,很少不答應我,用她自己的話說那就是反正都過了。

以至于後來她居然和媽的口吻相似的對我說︰「弟,你怎麼這麼愛。」可說歸說,她還是照樣讓我. 姐夫一開始還來看看,後來就不來了,我問為什麼,姐說的話讓我著實開心︰「瞅他那熊樣吧。」我說怎麼了?

姐紅著臉說︰「受不了了唄!」我當然明白姐的話逗姐︰「姐,我不介意的。」

「門兒都沒有,都簽了字還死不要臉的好意思來。」

我這才知道姐已經離了婚了,感慨的抱著姐,姐偎依在我懷里輕聲道︰「弟,姐是你的人了,不能在給別人了。」我立刻便豪情狀語的說︰「姐,我要你一輩子。」姐感動的極了︰「弟,姐跟你一輩子,你叫姐干啥都行。」

姐這麼一說我立刻就來了興趣︰「姐,那咱慶祝一下吧。」

姐說行啊怎麼慶祝的當口我就開始去解姐的褲腰帶,姐立刻明白了,也不拒絕我順從的幫著我脫光了自己躺好了姿勢……我姐的時候姐笑,我問姐笑什麼,姐說︰「用這種方式慶祝,虧你想的出來。」

從姐回來後基本上我再沒過那種連著好幾天沒有女人的生活,媽和姐也是心照不宣,兩個人很默契的來往與家和醫院之間,星期一,醫院傳來口信,爸真的不行了,我跑到醫院,爸看了我很久說︰「我有本日記在床底下。」然後就閉了眼。

幾乎一個星期家里都在忙著辦爸的喪事,媽和姐自然也冷落了我,整天哭的和個淚人似的,我也很識趣,沒敢向她們提上床要求。到是姐知道事理,星期六晚上吃過飯媽在廚房刷碗,姐悄悄對我說︰「弟,爸剛死,這陣子你就先委屈委屈,別去踫媽的身子。」

我問姐是不是媽不讓我踫了,姐說︰「媽對我說了,說剛死了男人的寡婦不吉利,讓你忍幾天。」

「姐,我都憋了好幾天了!你和媽商量商量,我受不了了。」

「吃吃!」姐笑︰「看你的電視吧。」說著姐進了廚房。我連忙偷偷的潛到廚房門口。里面媽和姐的對話很清楚……「媽,都快一個星期了,弟他……」

「知道。」媽說︰「我也擔心他不听話非得要呢。」

「媽,弟他早就著急了。」

「吃吃,浪蹄子,是你弟弟急還是你急啊。」

「媽!人家和你說正經的。」

「正經?死丫頭,咱家里的事兒還正經呢,吃吃……要不……今天晚上你就給他吧。」

「我才不討人嫌呢,人家想自己的媽。」

「你弟他這麼說的?」

「媽,我能看出來。」

「是嗎?吃吃……這小子,這才幾天就受不了了。」

「媽,算了吧,爸已經走了,你就別忌諱什麼了,弟還會在乎嗎?」

「他當然不在乎了,我要不給他臉色看,他早就……」

「哎呀媽呀,反正都了嘛,都是他的。」

「吃吃,說是這麼說,可媽……吃吃……媽也知道他憋的慌,他要偷偷的跑到媽那兒媽也就給他了,媽總不能先……吃吃……」

「媽,那今天晚上你就答應了?」

「答應什麼!浪蹄子,今天晚上你伺候他,媽等明天。」

「為什麼媽?」

「為什麼?吃吃,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都好幾天沒了,晚上肯定弄個沒夠兒,不知道得弄幾回呢!」

「吃吃……媽,怕什麼,弟他听話呢,從不變著法子折騰,你會受不了嗎?」

「吃吃……倒不是受不了,媽沒少挨他,用一個姿勢他就滿意,一回一回的,媽是心疼他整宿不睡覺。」

「嘻嘻,媽,難道你就不想?」

「想什麼?死丫頭,你以為媽和你那麼不要臉,這才幾天就忍不住想要了。」

「吃吃,媽,不是我想要,是弟他想要我,我不給他他就鬧騰。」

「那也是你慣的,你就心軟,他要你就給?」

「那怎麼成我慣的了?媽,我要不知道弟和你……我也不敢呢。」

「那還不是他告訴你的?」

「才不是呢!」姐替我辯白︰「是我自己看出來的。」

「你怎麼看出來的?」

「吃吃,有一次趕在媽在醫院照顧爸,弟要裝好套用光了,我就去買了一盒,當天晚上用了兩個,隔了一天弟又要,我給弟戴套的時候……」

「不會吧,我買的和你是一個牌子的,盒子上的畫都一樣。」我猜媽這時的臉一定紅紅的。

「吃吃,媽,不是你買錯了,是我買錯了。」

「你買錯了?」媽不明白。

「是啊,我買的時候挑了挑,我知道弟是用38號的,我卻拿錯了,結果哪天晚上弟一個勁說不舒服嫌勒的慌,起來一看原來是36號的,原想第二天再買盒合適的,卻又忙忘了。隔了一天那次衣服都脫了才想起來沒買,我要穿衣服下樓去買弟不讓,急著想不戴套兒弄,我說不行,他就說要不還用34號的湊合湊合,給他戴的時候就覺有點不對,弟的時候也沒說勒的慌。

躺了一會兒弟又要,我就仔細看了看,一看還有五個36號兩個38號的,我很奇怪,而且我都習慣一個一個撕著用的,那些套子應該都連在一起的,可那兩個38號是分開的,正奇怪時弟催我,我就沒多想,又拿了一個38號的給他用了,吃吃,後來我發現套子有時會突然少了,家里又沒有別人,我就開始慢慢觀察。」

「死丫頭!」

「哎吆,媽,不敢了疼啊。」

「活該!討厭,你和你弟一樣不是個好東西。」

「媽,打擊面也太廣了吧,我和媽一樣是個受害者!」

「誰和你一樣!死丫頭,媽沒你那麼多花花腸子。」

「我咋了?」姐不解。

「你淨教給他些沒用的,年紀輕輕的,那些撅著屁股的姿勢……」

「吃吃,媽,那可不是我教的,網上什麼都有,弟看也看會了。」

「你也依著他?不害臊,他讓你騎他,你就騎?」

「吃吃,媽,還不都一樣?弟喜歡我就听他的。再說了媽,都什麼年代了,現在誰還只用一個姿勢啊,人家還口交的呢。」

「好了好了,越說越不像了,那有什麼用?媽又不是……吃吃……到頭來還是那種姿勢最管用,做這種事還是他們男人女人在上面終究是不方便。」

「吃吃,媽,說方便還是你方便,弟老埋怨我給他帶套兒。」

「死丫頭,這也和媽比,媽這歲數兒的女人不都這樣?」

「那您以前和弟澎怎麼還戴套兒?」

「唉,那不是不放心嗎,其實我每次都吃藥的,我也覺得沒必要,自從有了你弟以後我和你爸那個都是吃藥,可我就是擔心,現在的東西質量都不好,萬一破了、掉了怎麼辦?就算不會那麼巧,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瘋起來就抓著你屁股一個勁的,說起來也怪我,哪天我吃藥讓他看見了,說了幾句好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就依著他沒給他戴套兒,從那以後他就再也不肯戴套了。」

「吃吃,媽,換了我我也不戴,再怎麼也是隔了一層兒啊。」

「死丫頭,有本事你也不給他戴,他舒服了才好媽倒也省心了,也不用三天兩頭往我屋里跑。」

「拉倒吧媽,弟早和我說了,弟說他一輩子都離不開媽了。媽,你別閑我說話難听,爸他已經走了,咱家里的事咱自己知道,你也別顧及什麼了。」

「死丫頭,不是還有你嗎?」

「我?媽,我也好幾天沒讓弟踫我了。」

「是嗎?我以為這幾天你弟有你伺候呢。」

「我那敢那媽!您不發話,我怎麼好意思。」

「吃吃,也怪我,說起來你和你弟媽清楚,媽只是沒那心情,你爸剛死,換了你你怎麼做?媽只不過是讓他忍幾天,過了這幾天還得讓他吃吃……」

「媽,那今天晚上?」

「吃吃……死丫頭,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說起來都是他的人了,他自己不主動點,難道讓我這個當媽的往他屋里跑?」媽說這話的聲音挺大,顯然是想讓我听到。可突然姐和媽的聲音又變小了,我豎起了耳朵。

「媽,我這陣子怎麼胖了。」

「胖什麼呀,咱家沒有胖人。」

「媽,胖了不好,弟他不會不喜歡吧?」

「懂什麼,死丫頭,瘦了好?瘦了會讓男人覺得硌得慌。」

「媽,你說如果有一天弟他想不戴套我咋辦?」

「那就別戴了,媽這有藥。死丫頭,是不是因為媽不用他戴套,想和媽比比?」

「不是,媽,弟總是對我說和媽瘦不用戴套可舒服了,那意思不明擺著嗎。」

「臭小子,的了便宜賣乖,他還說什麼了。」

「吃吃……媽,他說媽的旁不管什麼時候總是一包水兒。」

「吃吃,女人站里不都一包水兒?沒水兒男人怎麼,干巴巴的也不舒服啊!」

「不是,媽,弟說我沒你的多。」

「死丫頭,要那麼多干嘛,夠用就行了,那玩意趕著興奮了就會多一點,無所謂的。」

「媽,你是不是有什麼技巧啊?」

「媽有什麼技巧,吃吃……媽說了你可別笑話,媽也不知道怎麼就是特別多,以前和你爸時就這樣,原以為慢慢兒年紀大了就會少一些,沒想到還是老樣子,說起來也不是好事兒。」

「怎麼不是好事呢?媽,咕唧咕唧的響,弟他特喜歡听。」

「他是喜歡听,吃吃,男人有幾個不喜歡听?死丫頭!浪丟丟的,你的不響嗎?」

「吃吃,怎麼不響,媽,響就響唄,弟喜歡我就喜歡。」

「討厭,你這麼浪,挨的時候不響才怪呢,吃吃!」

「媽,這不叫浪,這叫愛,我愛弟,我向弟發過誓以後我只屬于他一個人的,我的一切都是他的。」

「好了,好了,別發騷了。」听得出,媽的言語中透著醋意。說實話我還真擔心媽會不高興,畢竟媽在我心里才是最重要的。

「媽,你不會怪我吧。」顯然姐也能听出來。

「媽怪你什麼?你和你弟倆是你情我願,媽可不想管也管不了。再說,我這個當媽的還不是都是他的人?」

「媽,我知道,你也不容易,爸的病我知道,是不能的。您也還年輕呢。」

「吃吃,傻丫頭,你倒看的明白,其實你爸年輕哪會也行呢。」

「真的?」姐來了興趣。

「當然真的,要不你和你弟那來的?」

「這倒是真的,媽,您好偉大。」

「什麼呀偉大不偉大的,就那麼回事唄,哪時候生活也不好,晚上吃飽了沒事干,你爸隔三差五的就得弄,吃吃,媽也不管,當老婆的還能不讓?你也是過來人,男人又有誰不喜歡似?」

「媽,後來呢?」

「吃吃,什麼後來,後來就一直那樣唄,你爸他不行了也是這三五年,一開始媽還給他,後來真的不行了,你爸他弄完一次一個星期都反不過來,媽就勸他,說不是不讓他,是他身體不適合再弄了,你爸他很鬧心,可沒辦法,兩年前就徹底停了。」

「吃吃,媽,你和弟也有兩年了吧?」

「吃吃,媽就知道你會問這些,說起來媽一輩子也不會忘,就是前年你弟過十六歲生日那天。」

「那是差不多兩年了,再有兩個月弟就滿十八歲了,媽你和弟是怎麼……吃吃……誰主動的?」

「死丫頭,明知顧問,媽主動嗎?唉,說起來也真是的,媽也不知道那天是因為你爸的病還是怎麼的,心情也不好,喝了兩杯啤酒就睡的死死的,等醒過來什麼也晚了。」

「後來呢媽?」

「後來?後來就這樣了,媽狠很煽了他兩個大耳光,他也老實了,可媽還能怎麼樣,這種事傳出去媽和你弟都沒法活,家丑不可外揚媽一橫心,算了,還是由他順其自然吧,過了幾天媽就原諒了他……吃吃……沒想到當天晚上他就又死起白臉的,媽心一軟就……」

「媽,我覺得你沒做錯。」

「傻丫頭,錯也錯了,現在說什麼也晚了,媽當時就是想……吃吃……哪傻小子第一次就那麼給了我,我睡著的時候他還不知道怎麼瞎弄的呢。」

「是啊媽,說不定弟他根本沒弄進去。」

「怎麼沒弄進去,弄沒弄咱做女人的還能感覺不到?再說媽身子里有他的東西!」

「吃吃,媽,他倒省事兒,要懷上了咋辦。」

「他懂個屁!直到現在還哪樣。」

「媽,男人就是圖個舒服!」

「舒服也不能不計後果,媽可小心了,快兩年了從沒出過事!」

「媽,你不是帶上環了嗎?」

「戴上環了媽以後也吃藥,萬無一失嘛!你也得小心。」

「放心吧媽,」***********************************

 

 

 

 

以下由gsbkb更新***********************************

每當媽讓我早點睡時我就會料到晚上會發生什麼,我自然會听話的早早躺下睡覺,因為我巴不得他們這麼做。今個星期六就像今天晚上,我不僅假裝睡著了,甚至還打了一小會呼嚕。

我在等,感覺等了好久,就在我真的要睡著了的時候我听到媽拉床遮簾的聲音。

「不用拉呀,大夏天兒怪熱的。」爸說。

「不拉怎麼行,嫌熱就別玩。」媽小聲說。

「好,拉,拉吧。」爸趕緊低聲下氣的說。「嗤喇——」

「啪!」是媽拖鞋掉在地上的聲音。我這才大膽的睜開眼,盯著離我的床不到兩米顫動著的粉紅遮簾。

「去!急什麼!吃吃——不要臉!這麼大歲數了還吃——」媽的聲音很輕,但瞞不過我的耳朵。

「唔——滋!——啵!——」這是爸發出的聲音,就像我吮吸冰棍時發出的聲音。

「哎呀!你又——輕點兒——你怎麼每次非得——也不嫌騷——」

「不騷!」爸的聲音發悶︰「一點也不騷——」

「好了!——好了——你又不急了是不是?——趕快點——明天還得早早起來給孩子做飯呢。」

「來了!來了!——從前面還是從後面?」

「從前面。」

「好。」

「輕點兒!輕點兒!——哦——」

「啊!——真舒服啊!——」爸的呻吟充滿讓我憧憬的快樂。

「小點聲!」媽小聲說。

「沒事兒!睡著了,啊!——」

「你叫喚什麼!就不能忍著點兒?」

「你不懂,舒服啊老婆,我整天在外面勞累就是為了回來討你個好兒回來有汔,讓我好好你的小啾兒。」

「討厭!我是你老婆,又不是不讓你,你們男人啊,一上床就變的沒出息!」

「,老婆,還不是為了你的旁隱!這就叫為累為死為忙活一輩子,老婆,我這輩子能找你這麼個老婆,死也值了。」

爸說的沒錯兒,到目前為止我還真就沒發現媽這個年紀比媽長的還漂亮的女人,白白淨淨,身材也沒的說,媽上街男人沒有不回頭的,女人們也羨慕更多的是嫉妒,電視台曾來人和媽商量拍內衣廣告,媽雖然因為怕露身體拒絕了,但這無疑是說明媽的確是個大美人。

就連我和姐都跟媽沾光,不說我,姐可是市重點高中有名的第一校花。

「你說的——好象人家的老婆不長似的——還不一樣的?舒服就行了唄。」

「那可不一樣老婆,西施和東施能一樣嘛。」

「好了,說不過你,喜歡——吧。」

「啊呀——老婆,每一下都舒服,這弳里面一年四季一個溫度雞巴要能老待在里邊還不得舒服死了。」

「吃吃——樣吧,你雞巴還少待了你?這就那麼好?搞不懂你們男人,,為了眼奸女人的事兒都能干出來。」

「好,好極了。」

,你就沒夠吧你,都挨了你快二十年了。「

「老婆,我還得你二十年。」

「拉倒吧你,再過二十年我就六十了,想把我死啊你。」

「沒問題老婆,就你這身體七十歲也沒問題,啊——舒服!」

「真的假的,這人到六十了還行?吃吃——」

「當然了,沒听說吃雞吃雞脖兒老婆兒嘛。」

「吃吃——討厭,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就算我們女人行,你們男人到了那歲數還能行嗎?」

「怎麼不行,哈哈,昨天我回家看爸媽,我沒敲門,進門就喊,你猜怎麼著?

結果吧媽衣衫不整的出來了,臉紅的和什麼似的。「

「天!不會吧,你爸都那麼大歲數了還好這口兒,他能行嗎?」

「那你說咋回事?爸媽肯定聘了。」

「吃吃——我不信,說不定還沒就讓你給沖了。」

「哈哈,這到有可能,說起來我媽怎麼都不像六十多歲的人。」

「吃吃——怎麼——你是不是想你媽?」

「嘻嘻,說實話,我年輕哪會就喜歡我媽,我媽讓我我就. 」

「樣吧,怪不得我看你媽看你那眼神都不對,說不定她早讓你了,老實說!」媽這麼一說我還真就想起有一次我看見爸摸奶屁股來著,那時我才九歲。

「沒有,老婆,你別胡思亂想,我看你爸瞅你你那眼神還不對呢,難道你也讓你爸給了?」

「王的林你!你給我下去!」

「哎呀老婆這不開玩笑嘛!」

「開什麼玩笑,我的旁誣則過!我跟你的時候還是處女呢!」媽一生氣說起自己的旁忻掩。

「對對!老婆,你的旁對是我開的苞兒,你這弳好著呢,我怎麼舍得讓別人,你這弳一夾呀,魂兒都快飛了。」

「吃吃——討厭!——你給我輕點兒!」

「好好,輕點兒。」——「老婆,你說萬一有一天我不行了咋辦?」

「那我就讓別人——吃吃——」

「那可不行!」

「我也開玩笑呢,老公,放心吧,你要不行了我就把淚軀死。」

「那也不行,我說了你這弳好著呢,縫死了多可惜。」

「吃吃——那咋辦?別說——我看見那些男人色咪咪的眼神我都覺得惡心。」

「嘻嘻,老婆,我給你找個人!」

「討厭,說的和真的似的,誰?」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誰?」媽這麼問時,我的心撲通撲通直跳。果然爸說「你兒子。」

「王的林你又來了!」

「開玩笑,開玩笑。」

「討厭——快吧你!」

「別催別催,我快射了。」

「滋——滋——」我又听到吮冰棍發出的那種聲音,但我相信這絕對不是吧用嘴弄出的聲音。「

「老婆,你的旁,水兒還是這麼多!」

「知道還這麼使勁兒,也不怕兒子听見。」

「這樣邗服啊——啊——」

「你別整個的抽,來回弄就不響了。」

「這我知道,可我忍不住,舒服啊——再說你還沒高潮呢。」

「什麼高潮不高潮的,你舒服了就行,你快點,我還沒吃藥呢。」

「沒事兒,完了再吃,一樣。」

「滋——啵——滋——啵——」

「啊!——啊!——啊!——」我听到爸發顫的呻吟聲。——過了一會兒我看見媽把頭伸出簾子外面看向我這邊,我連忙閉上眼繼續裝睡。

媽下了床輕手輕腳的從床底下拖出一盆水,又把旁邊的暖瓶拿起來掂了掂然後往盆里倒了些熱水。

就著昏暗的月光我看見媽光著白滑滑的屁股蹲在水盆上用手望自己跨間撩著水,心里想著媽的旁,媽,水不涼吧,那暖瓶本來是空著的,是我有心灌滿的,因為我怕涼水激壞了你啊,媽,我比爸愛你。我這麼想著,媽又上了床拉死了簾子。

我又听到爸在說話。

「我說的事兒你考慮一下。」

「什麼事?」

「你兒子的事兒。」

「吃吃——行!明天星期天多睡會兒,你去加你的班,你走的時候把兒子叫過來,我讓他,你不吃醋不是,我到要看看兒子那根兒小雞巴能不能我的旁。」

我能,媽我能,我心里狂喊。

「小雞巴!你這當媽的不知道我還不知道?」

「又咋了?」

「咋了?我前天還和他一起洗澡來著,那雞巴一點兒不比我小。」

「不會吧,他才十七歲。」

「,不信你拭拭就知道了,包你澤里面滿滿的。」

「吃吃,拭就拭,就是比你大我也不怕,你加你的班,晚上也別回來,回來也沒有用,你一走我就讓兒子,晚上我就和兒子睡一起我當著你的面兒讓兒子不讓你. 」

「哈哈,你放心,我年輕哪會兒一晚上了你六回,我兒子也沒問題,就這麼說定了。」

「定你媽了個!」

「又惱了!不和你說了。」

「媽了個的,完了是不是!什麼東西!我告訴你,只要兒子稀罕我,說不定有一天我還真就讓我兒子,那時候你想我的旁災則得問我兒子同意不同意!」

「老子有的是!」

「那好,從明天開始你就再別踫我!回家去你媽的老旁!」

「你管不著!」

這時我覺得我該出聲了,分明這麼大的聲音我再裝听不見就露餡了︰「媽!

你們吵什麼呢!「

「沒事兒兒子,睡吧。什麼東西!」後面是沖爸說的。

媽穿上睡衣下了床走過來一下子躺到我身邊︰「今天媽就和你一起睡,睡吧,乖!」我興奮極了。

「能干點兒什麼最好!」爸又叫喚,不知道怎麼也起來了,他穿上衣服,看樣子要走。

「干就干!乖。」媽從來一和我說話就很溫柔︰「睡吧!」

「爸,你去那。」

「我去你奶奶家。」爸沒好氣的說著開開門就走了。

「走了就別回來!兒子咱到大床睡去!」媽拉我起來,我求之不得心里樂開了花。半夜媽哭的讓我心煩,顯然媽還想著爸,這讓我很上火,明明摟著我的媽心卻不在我身上。

那一刻我幾乎把爸摸奶屁股的事兒說給媽听,或許是太晚了,迷迷忽忽的我就睡著了。

【全文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迷倫亂常
聖誕節我火辣的妹妹
超辣的乾姐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全家樂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裸睡的女兒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