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愛女鏢師 情色武俠

美艷的女鏢師,風騷的女僱主,這一切的一切,都跟做夢一樣,我不知道夢,什麼時候醒來,什麼時候結束了。陸淑娟在濟寧小鎮購買下來一個偏僻胡同的宅院,當作我們麒麟鏢局的宅基地。而這是一個陰森森的老宅子,有一種發霉的氣味,一種陰森森的,破舊的蜘蛛網,彼此的穿梭。

「吱吱~ 」我輕柔的推開門,而我看著倉庫,空蕩蕩的,如今的一切,都是從頭再來,思索起來,一番韻味,一種別樣的風情了。我真的想不到,自己的人生,會在山東,有了一個根本的改變了。

「謝謝兩位柳姑娘!淑娟真的不知道怎麼報答才好了!要不是你們花了30000元,這個宅子不可能買下!如果在正常的地段,這麼大的房子,起碼要好幾十萬呢!不過這裡,背後就是女囚犯得亂葬崗,稍微凌亂一點了!」淑娟撫摸自己的領口,興奮迷人,風騷挑逗了。

「不必客氣了!本來我們姐妹,還希望去江南,這麼一來,沒有銀子了,我們哪裡也去不了了!不如這樣好了,我們也留下來,跟著你們一起幹!」柳嬋娟風騷的看著我,而這個山西的婆娘,和她的姐姐不太一樣,她擁有一種含蓄的,小家碧玉的讓人愛戀,總是感覺到她很清純,其實或許未必這樣。可是我作為男人,非常甘心情願的上當了。

「好啊!柳姑娘,以後我們就是好姐妹了,我看這樣好了,乾脆我們姐妹3個人,結拜金蘭,從此同生共死,別看我的個子高,其實我今年才年芳19歲!我是88的,我屬龍!」陸淑娟在那裡,興奮的訴說而她身材高挑,一看不好像這麼年輕了。

「原來這樣~ 那麼以後,你就是我們的3 妹了~ 不過在這裡,我們兩個,就是給你幫幫忙,大事上,還要讓你這個少奶奶做主哦!」嬋娟風騷的推諉起來了,而女孩在一起,彼此的溫柔多情,非常的浪漫,看著自己的妻妾,也非常的開心了。

「我看兩個姐姐心事重重!心裡一定是喜歡張公子吧!我年齡小,可以讓著兩個姐姐!不過先說好哦!雖然我們是姐妹,可是男人這個,我對於男人很獨佔的哦!」淑娟在那裡,頑皮的看著我,摟抱我的肩膀,親吻起來了。

「這麼說吧妹妹,我們姐妹在這裡,也就是燒水做飯,幹幹下人的粗活!嗯~ 把我們兩個當你的傭人就好了!」嬋娟在那裡,非常客套了,而陸淑娟這個傻丫頭,根本沒有什麼心計了。

「真的,兩個姐姐,雖然你們買了房子,可是別說我佔你們的便宜,你們乾脆簽了賣身契賣身我們陸家!然後呢~ 就當我的腳奴!其實我身邊也不能沒有人說話聊天!從小都是別人照顧我長大的,伺候我拉屎拉尿,別看我們只是一個鏢局,可是該有的規矩,也是有的哦!下人見到小姐,是要跪著的!不知道兩個姐姐能否受到得了呢!」陸淑娟興奮的訴說起來,而她的內心不知道在幹什麼呢。

「我去跟我的姐姐商量一下!我們能被陸姑娘收留,已經非常感激了!」柳嬋娟離開這裡,而她悄然轉身,進入到一個側屋裡面了。

「別光看!打掃這裡的衛生!快一點!」陸淑娟的脾氣很暴躁,整天都是大小姐的脾氣,有時候跟你親熱了,恨不得整天貼著你,當你的小肚兜,小棉襖,如果生氣起來,大小姐架子很大。真的不知道,留下她在我的身邊,還有兩個心計非常重的柳家娘子,我的日子,恐怕越來越不好過了。

「張公子,我跟我的姐姐商量好了,如今我們是無依無靠!姐妹倆個人,浪跡江湖!本來我們打算回到水昌派總部,可是想不到那些人光顧你爭我奪,搶奪水昌派白公子的地盤!我們回去了,必定是凶多吉少,如果你們肯收留我們給我們姐妹一口飯吃,我們甘願賣身為奴!進入張家~ 」柳嬋娟跪倒在那裡,輕柔的跪倒在我們面前。

「柳姑娘這是幹什麼~ 」我趕緊過去,上前攙扶了。

「別~ 你姐姐呢~ 當我們陸家的奴才!就要這麼跪著!嗯~ 讓你姐姐出來,一起跪著!說真的,不是我嫌棄你們,你們都是被白玉郎玩弄過好幾次的人了!進入我們陸家,也是可憐你們,收留你們,賣身契簽署之後,為了表示忠心,不能這麼白白簽了~ 我們要按照陸家的規矩,用紋身在你們的背後,烙印一個女奴。這樣走到哪裡都知道是我們陸家的小奴了!也就不會再有外心了!」陸淑娟抱起胳膊,輕柔的抬起腳丫,踢打柳嬋娟。「嬋娟姐姐,我這麼做,算欺負你了嗎!」

「小姐!嬋娟不敢~ 嗯~ 能收留我們就好了!」柳嬋娟跪倒在那裡,輕柔的呻吟起來。

「那就好!這就是我們陸家的針印!」陸淑娟掏出來一個,上面佈滿纖細小針組成的印章,上面雕刻。「陸家女奴」。

我看了之後,感覺到一種萬分的興奮,一種難以形容了韻味了,甚至肉棒勃起,那種久違的興奮。我吞嚥自己的口水,看著兩個如花似玉的娘子,賣身到我這裡,而我卻無能為力。

「夠了~ 陸淑娟~ 不要總是什麼陸家!陸家~ 你來到我這裡,加入我的麒麟門,就是我張化得人了!不要跟我提什麼陸家!這兩個女奴,我收留當作愛妾了!我不許你這麼欺負她們!」

「別~ 張公子~ 在我們這裡,女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男人插嘴了!」「啪~ 」她抬起胳膊,狠狠給了我一耳光,這個潑辣風騷的山東姑娘,這種方法,非常讓我吃驚了。

「本來打算烙在身體上就可以了,你這麼說,我非要在她們如花似玉的臉蛋上,留下標記不可!我看你以後,還喜歡不!」陸淑娟拿起手中的印章,就這麼過去,準備按在柳嬋娟的臉蛋上。

「住手!」我衝過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了。「啪~ 」我給了她一拳,就這麼把她幾乎打翻了。

「你敢打我,還沒有幾天,好你個沒有良心的,我跟你拼了!」陸淑娟過來,就這麼衝動的,從架子上拿下來一把刀,在這裡舞動起來了。

「小娟,你得脾氣我實在是受不了,什麼陸家!陸家~ 我在這裡這麼說,白玉郎跟我情同手足,如今玉郎的妻妾落難,我非但收留,而且還要明媒正娶!當我的愛妾!你同意了,就留下~ 不同意,帶著你的人走!這裡房子是我們買的!」我站在那裡,氣憤萬分了,我背過胳膊,第一次感覺到打一個女孩子,我竟然打了一個女孩子,還是我的未婚妻。

「張公子!不要這樣我們這次姐妹是誠心歸順你的!為了表示忠誠,我們姐妹倆個人已經想好了,賣身到張家~ 就算為奴~ 在我們的身體上烙印~ 也是可以的!你們是主人~ 來吧~ 貂蟬準備好了,一輩子給你們當賤奴~ 」柳貂蟬輕柔的拉扯自己的衣服,露出來白嫩的胳膊,她的模樣清純無比,風騷迷人了。

「可是陸家鏢局的招牌,是我們的!我不走,要走你們走!」

「沒有見過這樣不講理的女人!還沒有過門,就這樣!看來我們,實在是沒有什麼共同語言了!走~ 」我拉扯柳貂蟬,還有嬋娟。「兩位娘子~ 我們走~ 」

「張公子,這樣不好吧!你馬上就要跟小娟結婚了!你這是幹什麼!」貂蟬在那裡,陰柔的甩動自己的袖子,一下子掙扎起來了。

「你這個妖女!我殺了你!」陸淑娟一下子過來,手持自己的刀刺殺過來了。「啪~ 」柳嬋娟衝過去,一下子下面一個掃堂腿,上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哎呦~ 」陸淑娟痛苦的身體傾斜,摔倒在地板上了。她手中的刀也飛了。

「臭丫頭!就你的三腳貓功夫!比我們姐妹差得遠!嗯~ 」柳嬋娟氣憤萬分,抬起自己的腳丫,狠狠一腳踢打在她的肚皮上。

「好疼啊,好疼啊!你打死我了~ 」陸淑娟痛苦的哼哼唧唧,呻吟起來了。

「誰是小奴~ 」嬋娟站在那裡,風騷無比了。

「啪~ 」柳貂蟬走過來,狠狠給了自己妹妹一個耳光。「嬋娟,這就是你跟新主人這麼說話的!小姐,我這個妹妹剛剛從山西的鄉下來,完全不懂事要責罰,就責罰我吧!」她輕柔的跪倒在那裡,裙子跌落在地板上了。

「柳貂蟬~ 柳嬋娟!還有陸淑娟,你們3 個女人給我聽好!我不管你們幹什麼!嗯~ 你們不走!我走~ 你們3 個人過~ 我走可以嗎~ 」我站在那裡,感覺到一種無奈,一種悲情了。

「別~ 別~ 」淑娟輕柔的站在那裡,趕緊起來了。「張公子!別走~ 別走~我跟兩個姐姐開玩笑!我~ 我一切聽你得還不好嗎~ 你可千萬別不要我!我跟你都私奔出來了我女兒家的清白,如何見人呢!」

「好!那麼我來宣佈!家裡按照長幼的順序!貂蟬為娘子,嬋娟為2 娘子!你就是我的3 娘子!你們要搞好團結!我們的麒麟門,才能繁榮興盛!我們張家,才能妻妾成群,繁榮旺盛!

「不用了我們兩個姐妹,都聽少奶奶就是了,她是妻子,我們是小妾!嬋娟~ 以後好好聽少奶奶的話!」柳貂蟬拉著自己的妹妹,一起跪倒在那裡了。

「姐姐~ 你~ 」嬋娟非常不高興,可是萬般無奈了。

「臭婊子!嗯~ 讓你給我拽!以後乖乖的,每天給我舔允腳丫!別以為功夫高了不起了!哼~ 聽到了嗎!可以不給你們紋身在臉蛋上,但是賣身為奴!必須有一個記號!包括那個男人,以後給我聽好了!我再說一遍,賣身到我這裡,就是我的奴了!連你也要紋身烙印!可以烙在你們後背上~ 也可以紋身~ 我們陸家鏢局,是響噹噹的,這裡就是分號了,為了逃避江湖追殺,你們只有忘記自己的過去,隱姓埋名,在這裡老老實實,當一個普通的美女鏢師!就好了~ 」

「啪~ 」陸淑娟過來,對準我的褲襠就是一腳,而她的大腳丫,一下子踢打的我,精水幾乎流淌下來了,或許人的骨髓裡面,都有一種渴望被奴役,被蹂躪,被摧殘的快感了。而我痛苦萬分跪倒在那裡。「是!是!我的女主人,以後乖乖當你的小奴!嗯~ 給我們紋身吧!」

「這就對了~ 乖乖的哦!把衣服掀開~ 」陸淑娟過來,脫下我的外套,掀開我裡面的衣服。她拿起那個大印,一下子蓋在我的後背上。

「啊~ 」尖銳的針刺痛我的後背,緩緩得留下來一些墨跡,形成一個綠色的刺青,上面寫著「陸家女奴」。

「呼呼~ 」我痛苦的趴在那裡,氣喘吁吁無法形容了,而這種賣身為奴的滋味,從此不再有自己的獨立人格和人生真的令人雙腿發軟,難以形容的悲涼了。

「你們姐妹倆個人長的如花似玉,這麼清純可人,還不把男人的魂魄都給勾引走了!我在你們的白嫩臉蛋上!」陸淑娟風騷的走過去,拿起手中的印記,輕柔的旋轉搖晃起來。而柳貂蟬跪在那裡,索性閉上雙眼。她抓住自己的腳踝幾乎忍受屈辱的一切了。

「算了~ 你們兩個跟我進入屋子裡面!把上衣脫下~ 在你們的脊背,分別烙一個就可以了!」陸淑娟看看,柳嬋娟而她有些懼怕,不過作為大小姐一種情懷,還是要堅持了。有時候感覺到被,紋身和烙印猶如牲口一樣賣身到陸家,從此不再做高傲的人,而是作為一個下賤的小奴,那種悲情,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而我看看如花似玉的貂蟬和嬋娟,彼此愛慕,可是一種骨髓裡面的奴性,被激發出來了,只能乖乖的,看著她們受到屈辱的蹂躪還有折磨,在身體上留下愛的印記了。

臥室

一切掛上了新買的紅布,簡單的裝修了一下就算新房了,而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以及前途都在什麼地方了。有時候甚至感覺到一種茫然,一種恨不得跪下,讓女孩反覆玩弄。從此作為奴,那種感覺也很好,你只要服從你的女主人,根本不用思考,也不用幹什麼。完全被命運和別人左右,也是一種樂趣了。在江湖上從此隱姓埋名再也不管什麼江湖事務,從此逃避一切,體會人生的悲情了。

「請新娘子。」伴隨女鏢師輕柔的喊叫,而我和陸淑娟,輕柔的進入到這裡。在這裡佈置得非常溫馨,而似乎姑娘們,也歡快的等待這個時候,大堂裡面潑灑了花瓣,一切處於一種芳香,一種幸福當中了。

「新娘子來了~ 新娘子~ 」女孩子們推搡起來,非常的幸福,非常的優雅了。

陸淑娟穿上一身紅色的新娘裙子,那是一身優雅迷人紅色旗袍,風騷性感了。她蓋上紅色的蓋頭,女孩子們清一色都是光禿禿腦袋了,剛剃光時候哭聲一片,不過現在慢慢都已經適應了,這種新的風格。一種唯美的虐待,一種陸家鏢局的新生。

根據這裡的新規矩,所有的女鏢師都要剃光頭髮,保持光頭,並且塗抹絕毛膏,只有這樣,才能對得起陸家鏢局,乾乾淨淨的作風。據說女孩子最多只能留下陰毛和腋毛,不過大清帝國,禁止女人裸體,所以這個無所知曉了。

「嗯~ 」淑娟掀開自己的蓋頭迷人的微笑起來。她166 的苗條個子,她的光頭橢圓迷人,性感的纖美優雅。她的眉毛剃光,紋眉性感。她一對迷人的丹鳳眼,風騷柔情。她的鼻子性感柔和,纖柔軟潤。她纖長的瓜子臉蛋,白淨誘惑。她的嘴唇纖柔紅韻,輕薄迷人。

她的脖頸纖潤,白軟迷人。她的肩膀骨感誘惑,性感的骨骼纖繃。她的手臂纖秀,性感的白軟美韻。她一身紅色的旗袍,她的乳房纖秀迷人,軟潤誘惑。她的腰肢纖軟優雅,性感的婀娜而下。她的骨盆方韻,骨感地美韻誘惑。她的臀部圓韻,性感的肌脂膩積。

她的大腿風騷誘惑,白軟的美韻優雅。她的小腿纖潤,纖秀的肌脂緊繃。她穿上肉色的連褲襪,性感誘惑。她穿上一雙紅色的高跟鞋,而這個19歲的姑娘,現出來一種妖嬈,一種性感。

想不到這麼快,這個曾經拿著長劍,指著我的姑娘,竟然是我的娘子了。我感覺到一種心跳加速,一種另類的幸福了。

在這裡,我們供奉女佛,而牆壁上有女佛的坐像。冉冉的香煙,一切如此的神聖莊重,以佛法的名義結合。為了女佛轉生大法而結合,為了佛法的繁衍,生育後代,充滿了神聖感。我在那裡拜堂,而跟著我們的兩個小妾,柳貂蟬和柳嬋娟,也一起蒙上紅色的蓋頭,她們站在我們後面。

作為小妾,她們的處境不妙,根據佛法教義,和大清王朝的法律,男人的第一個妻子,為正式的夫人。其餘的妻妾,都是妾室,或者奴婢都要聽從第一個妻子的命令。女佛轉生大法,規定一個男人只能擁有最多4 個妻妾。1 個妻子,3個當奴婢的小妾。而大清地律法規定是最多有3 個妻子,4 個小妾。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至少在現在我是一無所有了。

「張化~ 在正式宣佈你們結合成為夫妻之前,我想詢問你們,你們是不是自願為了女佛結合而成!」站在那裡負責證婚的女鏢師,幸福的在那裡看著我。

「我願意!」淑娟姑娘拉扯我的胳膊,幸福的點頭。「快點木頭!」「我~ 」我想說不願意,可是捆綁成為夫妻,都到這個地步了,說也完了。「願意!」

「陸淑娟小姐!你是否願意成為張化的妻子!無論是生老病死,無論是貧苦或者疾病!永遠都不放棄!」美女鏢師在那裡詢問起來。

「我願意~ 」她幸福的手捧花朵拉扯我的胳膊。「那麼用這根繩索,拴住他!還有這兩位姑娘,你們自願進入陸家,甘心為奴是嗎!」

「是的~ 」柳貂蟬和柳嬋娟也是一身優雅的紅色衣服,而她們蓋上紅色的蓋頭。雙手被羊頭形態反綁,彼此的交錯胸口,勾勒乳房。她們的捆綁,還是我的傑作。而她們根據規矩,來了之後,都跪倒在我們身後了,表示甘心成為女奴。「我們姐妹甘心成為女奴,進入張家!生死不渝!」

「好儀式可以正式開始!陸淑娟,這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你同時擁有了,丈夫,還有兩個女奴!希望你在她們身體上,留下愛的烙印!表示她們徹底的歸屬你!」美女鏢師,模仿尼姑輕柔的雙手合十。而這也是一種原始的儀式,從古代就流傳下來了。

「已經有了~ 我在她們的後背有烙印!這個~ 」陸淑娟輕柔的拿起手中的印記。

「當然了~ 後背的別人不一定看見~ 把胳膊都伸出來,其實陸家我們這個印章,雕刻很好看的!」她風騷的走過去,一把拉扯我的胳膊把我的皮衣,拉扯上去了。

「啊~ 」我疼痛的呻吟起來,想不到陸淑娟為了霸佔我,在我的兩條胳膊,分別留下兩個印記。然後回去,在柳家姐妹兩條白皙的胳膊,也留下兩個這樣的印記。她做完了才滿意的微笑了,而我發現上面寫著。

「陸淑娟賤奴」表明我們的身份,屬於她,屬於她這個女孩子,而不是陸家。

根據女佛轉生大法的教義,女人在自己的丈夫身體上留下愛的烙印,這樣將來這個男人,如果離開她,投奔別的女人,別人的女人就會發現,包括身後的女奴,都是這個幸福妻子的私人物品。可以任意的驅使和奴役,但是不能殺害。

而根據大清地律法,一旦刺青,這種紋身不能去掉否則就是犯下死罪了。而且上面的紋身標注了所屬,倘若反抗或者逃跑,也是忤逆的死罪。要切斷四肢,挖去雙眼,切割舌頭,耳朵。最終開膛剖腹而死。想到這裡,奴隸們只有乖乖的,跟著這個家庭一起生活下去了。

奴隸的孩子,世代為奴隸。而這種人類關係,也是因為女性超過男性5 倍所造成的悲劇。因為男人大部分都是去南方打工了,越是內地,越是女孩子多,男孩子少,為了家庭的維持,只能用奴隸制這種方法。

這樣作為妻子的女人,不會在意自己的丈夫,跟下等的女奴交配,因為繁衍出來的,還是奴隸。這樣壯大了家族,比什麼都划算了。

「一拜女佛!」女鏢師輕柔的雙手合十呻吟起來,而我們虔誠的跪倒在那裡,彼此的雙手合十,在那裡吟誦。「女佛保佑我們的婚姻,神聖結合成!為了佛法的誠實,善良,忍讓,忠誠!我們彼此愛慕!夫妻忠誠!如果男人有逃跑背叛,甘心忍受鞭打折磨!」我跪倒在那裡,輕柔的背誦起來。

我看著身邊,有時候產生了錯覺,我真正愛的女孩子,一個都不在我的身邊。小敏,香兒,水玲瓏,劉思薇。甚至包括李芳芳~ 我感覺到這次正式的結婚之後,我被徹底的拖入這個魔窟裡面,如果背叛,大清律法也是不許可的。如果男女離婚,除非是女人把男人休掉,但是一個被休掉的男人,身體上還有別的女人愛的烙印,誰又能去接受呢?

所以31世紀的婚姻,因為苛刻的條例,真的舉行的儀式太少,肯在自己身體上,留下一個女人愛的烙印,必須是愛得非常深刻,只有這樣,才能刻骨銘心了。而我為了躲避災禍,這麼草率,這麼盲目,把自己的青年身體,白白交待給一個19歲的姑娘,想到這裡,我甚至流淚了。

「二拜父母!」女鏢師在那裡輕柔的呻吟,而我們朝著空蕩蕩的座椅,彼此的跪拜。我感覺到一種惆悵,而陸淑娟,顯然不希望自己渾渾噩噩的父親來搗亂了。

「哭什麼,男人家,不就是過門!嗯~ 」陸淑娟風騷的在那裡,狠狠掐住我的耳朵。「哎呦~ 」我痛苦萬分,幾乎爬到在那裡了。

「夫妻對拜!」有時候我總是感覺到好奇,和3 個女孩子一起拜堂,而我的內心,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一種夢想的破滅,在這個荒蠻的山東小村子,這麼落腳生存下來,不再有江湖,不再有夢,而是過著安穩的踏實日子。這種想法,第一次這麼衝動,這麼沉溺其中,這麼的唯美了,被一個女王虐待,殘忍的折磨,想到這裡,我忍不住興奮起來了。

我尷尬的跪倒在那裡,輕柔的給淑娟跪拜。而她站在那裡,溫柔的給我鞠躬。這是地位上的不平等,而這也是31世紀一個普通家庭。根據佛法,根據大清的法律。地位最高的是一個家裡的女王。其次是一個男人,在下面還有女奴。通過這樣的關係,拉扯男人的心,絕對的對於女王服從。和女奴只是為了增加奴隸的數量和壯大家族。

我看看身體後面的貂蟬和嬋娟兩個姐妹,她們也快哭出來了。

「喝交杯酒!來~ 來~ 」一個女鏢師,輕柔的拿過來酒水。「用家裡娘子的鞋子喝酒!這才是一切!表示絕對的服從,無論從身體,還是內心!」

「嗯~ 嗯~ 」看著陸淑娟的鞋子,我感覺到一種內心的放縱,一種激情,一種心跳了。我跪倒在那裡,而我看著陸淑娟,輕柔的坐在椅子上。而在女孩子的助威當中,她脫下自己的高跟鞋。她撫摸自己的大腿,輕柔的交疊美腿。

陸淑娟雙腿纖美誘惑,充滿了少女的優雅韻味,白皙充滿彈性。她大腿後側肌肉緊繃,性感的膩積豐圓,柔和的美韻迷人。她大腿後側肌脂膩積軟潤,優雅的充滿彈性,性感誘惑。她大腿後側肌膚白軟,皮紋膩積優雅,纖繃迷人。襯托她美韻方韻誘惑,性感的扁韻優雅,緊繃柔嫩。她大腿外側纖秀柔和,性感的肌肉緊繃,纖長的美韻誘惑。她大腿外側肌脂膩積,輕柔的優雅誘惑,充滿了彈性。她大腿外側肌膚白軟,柔和的光膩迷人,性感的膩積緊繃。她大腿內側纖柔軟潤,肌脂膩積優雅,性感的緊繃迷人。她大腿內側肌肉纖繃,柔和的纖韻誘惑,性感的緊繃迷人。她大腿內側韌帶纖軟,膩積的纖秀優雅,性感美韻。

「呼呼~ 」我感覺到一種心跳,一種沉淪,嗅聞那種腳丫的臭味,甚至無法說,該說什麼才好了。我捧起她的腳丫,而我看著她38號碼的高跟鞋,而我嗅聞裡面,一種濃郁的腳丫臭味。淡淡的,還有一個女孩子腳丫的痕跡。

大清帝國,嚴禁男女性愛,看女人裸體和性交,都是死罪。就算繁殖,也只能男人把精水,噴射在就被裡面,然後女人塞入陰道。而這樣一來,玩弄女孩子的腳丫成為唯一的性愛替代品,難以形容這是什麼變態的情慾了。

「嘩嘩~ 」一個美女鏢師走過來,拿起酒罈輕柔的往裡面倒入酒水。「只有喝下女王腳丫接觸過的酒水!表示從此之後,絕對的服從,再也沒有別的想法!婚前的一切,包括那些女人,那些愛,不過都是過眼煙雲!以後好好對待你的女王!絕對的服從,無論肉體上還是精神上!」

「是~ 我的女主人~ 」而我捧起這一雙高跟鞋,大口的喝酒。「咕咕~ 咕咕~ 」我感覺到一種臭味,一種濃郁的臭味鑽入鼻孔,可是稀里糊塗的喝下去也就沒有任何問題了。

「好~ 好~ 該你們了!」那些美女鏢師,拿起陸淑娟的鞋子,輕柔的交給柳貂蟬和柳嬋娟,而她們姐妹跪在那裡,被迫低下光頭,一人一隻,悲慘的喝酒。她們扭動自己的光頭,痛苦萬分悲慘無比,可是沒有辦法,作為女奴隸,只有任由別人調教和折磨了。

在人們的撫摸,鬧新房當中,屈辱的調教開始了,而因為不能裸體,所以虐腳,舔腳,以及各種腳奴文化,成為了大清帝國性愛的重要組成部分了。第一次的調教,新婚的第一夜,有的是在喧鬧當中度過的,徹底的讓男人和女人,失去尊嚴。有的是在洞房,秘密的調教。總之難以形容了。

「好了~ 好了,拜堂之後,我們就是夫妻了~ 跟我來~ 哪裡那麼囉嗦,上炕去!」陸淑娟風騷的掀開蓋頭,她就這麼拉扯我的耳朵,拖拖拉拉,帶著我去旁邊的屋子了。在我們的身後,她牽扯手中的鐵鏈,而柳貂蟬和柳嬋娟,作為女奴,都是雙手反綁,脖頸戴上項圈,一起拉扯過去了。

「停~ 別揪扯耳朵~ 」我在那裡反抗起來。「我娘就是這麼修理我爹的,在山東這裡,女孩子說了算!我看你聽話不!別看你的功夫高!回去慢慢收拾你!」陸淑娟狠狠踢打我屁股一腳,而她揪扯自己的繩索,把我推搡的,塞入到洞房裡面。

「呼呼~ 」陰冷的風吹拂起來,而牆壁上的窟窿,剛剛塗抹一些泥巴,還有陰風灌入這裡。這是一個側室,在這裡有一個大的土炕,可以並排睡下很多人,都不成問題。裡面空蕩蕩的,一個破舊的桌子,僅此而已了。

「上床去!」陸淑娟一把推開我,自己興奮萬分了,這個小色女。「給我上床!」她一把推搡我過去,就這麼脫下自己的鞋子。「嗯~ 濟寧這裡也很缺水,本姑娘從小就不喜歡洗腳!我的絲襪穿了好幾天了!你們將就一點~ 味道是非常濃厚的!本姑娘天生就是汗腳!別嫌難聞哦!還有兩個奴才~ 一起爬行過來~ 跪在這裡~ 給我舔~ 」

她風騷的翹起自己的腳丫,銷魂蝕骨,難以形容了。「哪裡哪裡!少奶奶的模樣好似仙女,就是腳丫的氣味,也是香的~ 」柳貂蟬爬行過去,乖乖的跪倒在土炕下,我真的想不到,這麼一個美女,竟然戴上手銬,乖乖的跪倒在那裡,給人舔允腳丫。

「聽話就好了~ 嗯~ 來~ 舔這裡~ 」陸淑娟風騷的掀開自己的裙子,露出來白嫩的大腿。

「姐姐~ 」柳嬋娟興奮萬分,而她扭動自己的身體,也乖乖的趴下,就這麼扭動光禿禿的腦袋,跪在那裡了。她也是一身紅色的旗袍,更加襯托身體的嬌柔婀娜了。她風騷的搖晃自己的美腿來回的挑逗搖擺。

她腿窩弧凹纖秀,性感的肌脂軟潤柔和,美韻迷人。她腿窩肌膚白軟,韌帶纖繃性感,柔和的軟潤迷人。她膝蓋骨凸纖秀,性感的骨骼緊繃優雅,纖柔美韻。她膝蓋肌膚白軟,柔和的美韻而下,細潤迷人。她小腿腓骨纖潤而下,直挺的美韻優雅,性感柔嫩。她小腿面肌膚光膩柔和,性感的輕柔優雅,略微浮顯腿毛緊繃細嫩。她小腿面肌脂軟潤,性感的纖繃誘惑,美韻迷人。她小腿面肌肉纖繃,膩積纖細,優雅柔嫩。她小腿肚纖潤而下,性感的肌肉纖繃優雅,膩積迷人。她小腿肚肌脂膩積,纖秀的弧美性感,軟潤的優雅迷人。她小腿肚肌膚白軟,性感的柔和纖秀,美韻的細嫩迷人。她雙腿性感纖潤,充滿女性誘惑,略微浮顯腿毛。

「看什麼~ 兩個小禿頭!讓姐姐腳丫好好玩弄一下~ 」陸淑娟風騷無比,翹起自己的嫩腳,踩在柳貂蟬還有柳嬋娟,光溜溜的腦袋上,那種變態的情懷,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我感覺到羞愧萬分悲慘無比,更加多了一種淒美的韻味了。

而兩個女孩子自己光溜溜的腦袋,被女王的赤腳玩弄,那種風騷的情慾,羞辱萬分無法形容了。

「喂~ 這麼玩弄你們是不是非常舒服啊!」風騷的陸淑娟,頑皮的訴說起來。「大概下面要流水了!可是流淌不出來對吧!鴛鴦銅棒,滋味很好吧!哈哈~ 」她風騷的翹起自己的腳丫,性感的來回摩擦。「讓我好好玩弄你們兩姐妹的禿頭!跪在那裡,給我把腳底板!舔允乾淨哦!」她誘惑的晃動自己的腳丫,風騷萬分,實在是銷魂蝕骨,難以用語言來形容了。

「是我的女主人~ 」柳貂蟬反綁雙手,羞愧萬分,而她跪在那裡,戴上金屬的牙箍,而她口水流淌下來,輕柔的舔允陸淑娟的左腳。在另外一側,她的妹妹,正在舔允陸淑娟的右腳。

陸淑娟挑逗的晃動腳丫,這個小風騷,真得讓人陶醉了。她腳踝骨感纖秀,性感的膩積柔和,美韻的優雅迷人。她腳踝肌膚白軟,性感的膩積優雅,軟潤的誘惑迷人。她擁有一雙迷人的腳丫。她腳背性感的長韻優雅,骨骼緊繃誘惑,纖柔而下。她腳背肌脂平坦,性感的軟潤迷人,膩積的柔和美韻。她腳背肌膚白軟,性感的膩積纖秀,美韻的優雅迷人。她腳背青筋纖秀,肌脂細潤,柔滑迷人。她腳背纖柔細軟,性感的膩積柔和,軟潤的充滿女性的誘惑。她腳趾頭纖長優雅,輕柔的美韻迷人,纖細可愛。

「嗯~ 嗯~ 」兩個女奴跪在那裡,輕柔的翹起腳丫,虔誠的,用自己的白嫩臉蛋,貼在女王的腳底板上認真的嗅聞,認真的體會,認真地面對了。那種純情的樣子,真得讓人陶醉,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看得心驚肉跳,而我完全興奮,幾乎濕潤了自己的褲襠。

「我的腳丫是不是很臭啊!我今天故意沒有洗腳,來回奔跑!本小姐的腳丫從來不用水清洗!以後髒了!出標的時候,就是你們跪下,給我舔允乾淨哦!我天生都是汗腳,一動就出汗,可不要感覺太臭哦!」

「是~ 女主人~ 」「哎呦~ 殺了我們吧!親~ 」貂蟬興奮的搖擺自己的屁股,幾乎流水了。她痛苦萬分,大概鴛鴦銅棒折磨自己,全身慾望充滿可是只能用這種方法,發洩了。

「嗯~ 好好的保持姿勢!虔誠的貼在我的腳丫上嗅聞!」陸淑娟翹起自己的腳丫,風騷迷人,她興奮得讓兩個絕色的美女,給自己當腳奴,而這個虐戀的家庭,雖然不是我最滿意的。可是我也很滿足,怎麼說,貂蟬,嬋娟兩個姐妹,如花似玉,看得讓人心驚肉跳,忍不住一番愛撫。

「我的腳趾頭唔~ 」陸淑娟翹自己的腳丫塞入兩個女人的嘴巴裡面,而她的腳趾頭輕柔蠕動,而兩個艷女,都彼此戴上金屬的牙箍,無法嗜咬,只能乖乖的,吞嚥自己的口水,不停的舔允那個蠕動的腳丫了。那種女王的絕對控制,從肉體直到心靈,難以形容的美妙了。

她大腳趾弧軟誘惑,腳趾頭略微外翻迷人,性感的軟潤誘惑,趾肚柔和的尖秀弧翹,腳趾甲方膩誘惑,可愛迷人。她二腳趾纖軟誘惑,腳趾頭弓凸可愛,柔和的纖秀優雅。她趾肚尖秀擠並,性感的柔和軟潤,腳趾甲凸翹。她三腳趾弧軟優雅,腳趾頭性感美韻,弓繃迷人,趾肚纖秀柔和,擠並誘惑,腳趾甲性感的凸翹迷人。她四腳趾纖柔優雅,腳趾頭性感柔美,優雅的軟潤迷人,趾肚性感的風騷膩積,腳趾甲性感細嫩。她小腳趾弧凸弓軟,腳趾頭性感的弓繃迷人,纖柔的優雅誘惑,她趾肚尖秀凸韻,腳趾甲凸翹的可愛迷人。她腳趾頭間隙略大,輕柔的擠並誘惑,風騷的軟潤迷人。她前腳掌和腳趾頭略微有距離,誘惑的散發汗膩氣味。她大腳骨柔和浮顯,腳丫美韻長韻。

「嗚嗚~ 嗚嗚~ 」柳貂蟬享受起來,而在昔日,這個優雅的大小姐都是別人給自己舔允腳丫,可是今天,白玉郎倒了之後竟然跪倒在這裡,給女孩子舔允腳丫。真得難以形容,這是什麼悲情,什麼韻味,什麼可悲可歎的誘惑了。

她虔誠的扭動光頭,任由一個19歲的女鏢師,在自己的光頭上踩踏,玩弄折磨,雖然愛戀,可是不能在一起,她承受了生死離別,最終選擇了當一個卑賤的腳奴。而我知道貂蟬在故意希望自己忘卻,希望自己逃避,她希望自己能沉浸在這種被虐待的慾望之中,徹底的忘懷,忘記江湖,忘記痛苦,只是乖乖的,安心當一個腳奴。

「大小姐~ 乾淨不乾淨呢!」一身媚骨的嬋娟,這個時候搖擺自己的屁股,風騷的哼哼唧唧。她跳起自己的眉毛,感覺到大概臭味太濃於或許作為一個女孩子,她出身貧寒,可是也沒有給誰這麼舔允腳丫的,一種羞愧,一種痛苦了。

「小女奴!這麼不認真!我說停止了嗎!繼續舔允!」陸淑娟翹起自己的腳丫,在那裡風騷誘惑,挑逗萬分,真得難以形容了。她興奮的用自己的腳丫,不時地玩弄兩個絕色佳人白嫩臉蛋和光禿禿腦袋,她輕柔的抬起腳掌,仔細的按摩起來。

她前腳掌弓凸誘惑,輕柔的弧美優雅,肌脂軟潤迷人。她前腳掌肌肉弓繃,性感的充滿彈性,膩積的美韻迷人。她前腳掌肌膚紅韻,輕柔的優雅誘惑,風騷的細軟柔嫩。她側腳掌肌肉弓繃,性感的美韻優雅,柔和細潤。她側腳掌肌膚紅潤,性感的浮顯皮紋,柔和的優雅細潤。她側腳掌肌脂膩積,風騷的軟潤誘惑,膩積的充滿彈性。她外側腳面弓凸性感,輕柔的弓繃肌肉,美韻迷人。她外側腳面肌脂膩積,纖秀誘惑,弧凸美韻。她外側腳面肌膚白軟,柔和的弓繃優雅,纖柔美韻。她內側腳面弧美柔和,輕柔的弧凹誘惑,肌脂膩積美韻。她內側腳面肌肉弓繃,柔和的充滿彈性,性感誘惑。她內側腳面肌膚白軟,輕柔的軟潤誘惑,優雅細嫩。

「光禿禿的真滑溜!嗯~ 本大小姐以後要踩著你們禿頭睡覺!」她興奮的搖擺腳丫。「是~ 是~ 」柳貂蟬跪在那裡,雖然萬分的屈辱,可是沒有辦法了。

「我娘說了,對待自己的小妾,如果不好好調教,長大了將來還不翻天了!尤其對待那些比自己漂亮的!你們可知道了,我以後要好好學習功夫,將來把我們陸家鏢局的分號,發揚光大!這就足夠了。哈哈!好癢癢!好舒服哦!」她興奮起來,就這麼躺倒在土炕上,而她蠕動自己腳丫,風騷迷人,挑逗萬分,香艷無比了,這種調教,真得讓人銷魂蝕骨,讓人鬆弛內心裡面了。

「嗯~ 嗯~ 好了!好了!兩個腳奴!嗯~ 本小姐還有更好玩的!恩~ 」她輕柔的脫下自己的連褲襪把濕漉漉連褲襪,塞給我了。「你不是想嗅聞我的襪子!自己拿去好了!趴在那裡,沒有我的命令!不許起來了!」

「是~ 是~ 」我尷尬的跪在那裡,而我興奮萬分,第一天,我連女主人的腳丫都沒有碰到,被迫嘴巴裡免刁著連褲襪,襠下夾著她的高跟鞋,跪在那裡了。

「嗯~ 」陸淑娟在自己的腳丫,塗抹上蜂蜜,輕柔的翹起腳丫。「給我吃飯了~ 」她撫摸自己的嫩腳,挑逗無比了。嫩滑的蜂蜜輕柔的塗抹在白嫩的腳丫上,如此的香艷,如此的刺激如此的多情了。而這種性愛的替代,虐戀的美妙,真得令人銷魂蝕骨,我幾乎射精了。

她足弓長韻優雅,弓繃的可愛柔和,性感美韻。她腳心弧凹誘惑,性感的膩積優雅,軟潤的緊繃迷人。她腳心肌膚白軟,輕柔的美韻誘惑,略微浮顯皮紋。她腳心肌脂白軟誘惑,輕柔的充滿彈性,細嫩的美韻迷人。她腳心肌肉弓繃,性感的輕柔優雅,美韻的柔和細嫩。她腳心汗腺發達,輕柔的散發女性腳丫臭味,軟潤迷人。她腳後跟韌帶纖繃,性感的美韻而下,柔和的優雅軟潤。她腳後跟皮紋膩積,粗糙的柔和優雅,性感細潤。她腳後跟肌脂膩積,扁平的乾硬誘惑,輕柔美韻。她腳後跟肌肉緊繃,弧凸扁韻,柔和的優雅美韻。她腳後跟皮膚粗糙,略微乾裂,輕柔的紅韻迷人。

「嗯~ 好~ 好」柳貂蟬和柳嬋娟,興奮的跪在那裡,不停的舔允陸淑娟得腳丫,這種彼此的投入,甚至超過了我的想法,真的悲慘無比,挑逗迷人,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我感覺到興奮萬分。我看著,看著,忍不住自己夾並大腿摩擦一股精水噴射出來,噴射在紅色的高跟皮鞋上了。

「哈哈~ 好癢癢哦,你們兩個聽著!以後就你們伺候我舔允腳丫了!男人在哪裡給我等著,還沒有輪到你!本姑娘還小~ 才19歲,等待我玩弄夠了,在懷孕!可是兩個絕代的大美女,這麼便宜我了!給我當腳奴!不要有什麼意見哦!」

「我們不會有意見的!嗯~ 女主人,我們不會有意見的!」柳貂蟬跪在那裡,而她的淚水輕柔的順著自己的臉蛋,流淌下來,淒慘無比,可憐無比了。從昔日的大小姐,那種風花雪月的生活,到如今一個破舊宅院裡面的腳奴,這種身份的反差實在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不能逃跑,不能反抗,留下愛的印記,成為了這個家庭的一分子,沒有地位,也沒有任何人格了。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迷倫亂常
女兒小薇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心中的艷遇
成都妹妹
真實的春天,我和小姨的13年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