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居吳姐 人妻熟女

我住在一個近二百戶的社區,左鄰右舍大家都很熟悉,有一天我休假在家,門鐘這時突然響起,我只有穿一件運動短褲去開門,原來是隔壁的陳太太,她上身穿了件吊帶背心,她的身材真的沒話說,豐乳縴腰,過來問問我在家有沒有事,說要問我一些股票如何看盤問題,我家里沒事,就趁機會問她要不要利用電腦幫她解釋一下,她說沒問題,于是我慌忙跟著她過去她家。

走進她的家,發覺她家里沒有其他人,我利用她房間里的電腦,一一解釋給她听,我的手臂不經意的踫到她的胸部,真的很有彈性,可能因是解釋的關系,她沒有為意,于是我便故意多踫幾次,她還是沒什麼反應,那時候,我弟弟已經不知不覺站立起來,當我欲火焚身的時候,發覺她的吊帶背心下沒穿胸罩,難怪這麼柔軟和有彈性,有幾次還好像踫到她的乳尖,不知道她是不是發覺了?樣子有點不同,臉開始有點紅,當我幫她解釋股市出了什麼問題,忽然電腦螢幕出了問題,我裝作一本正經的幫她看看電視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原來只是電線松脫了,只要插緊一點就沒事,我還語帶雙關的對她說「插東西要插得緊一點,如果還是不行,就要再插多幾次」誰知道她听得懂我的黃色笑話,笑了出來。

當我將螢幕恢復時,那時候我便趁機會用下身有意無意的輕輕撞擊她,隔著她的薄短裙,我能夠感到她的屁股實在很有彈性,我看到她沒有避開,當然打蛇隨棍上,繼續用下身踫觸她,忽然她問我我多久與我老婆做愛一次,她听我說完,的呼吸突然變得比較急速,臉色紅潤,低下頭來,我把握機會輕力的利用下身的轉動刺激她,還在她背後呵氣,令她後頸癢癢的,不知道她是不是開始感到有性的需要呢?

忽然說︰要我跟她作一次愛,因為她老公已經半年沒找她了,我隔著衣服都感到她的乳尖已經高高挺起,她整個人倒在我的懷中,似乎是忍不住情欲的刺激,我另一只手立即把握機會向她的下身進發,往她的短裙內一摸,她下體已經濕漉漉的,原來早已經發情了,于是我便上下其手,還伸入衣服中,直接撫摸她的身體,她的乳房真棒,質感一流,經過一陣挑逗後,陳太太滿臉通紅的回過頭來說「我快受不了!」

接著就不斷扭動身體以逃避我魔手的攻擊,听見陳太太氣喘咻咻及悅耳的呻吟,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帶她往她與她老公的床上去在床上我從背後提起她的左腿,再用我的小弟弟在陳太太小穴周圍不斷磨擦,邊吻著她美麗的頸部邊說「你老公很少踫你嗎?」陳太太用呻吟的聲調回答我那死鬼……從生下小女兒後……就在外面花天酒地……根本就……嗯……」

听見陳太太的老公以前如此暴殄天物,我心中不經一陣感慨的說「放心好了,我以後會好好疼你的」于是我將弟弟插近她的小穴里,並用一只手在陳太太雙乳不斷揉捏,期間听到陳太太不斷的呻吟「啊……啊啊……噢……喔……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喔……喔……喔……爽死我了……啊…………啊……你……弄……弄的我很……很舒服啊……啊……喔……啊……我……我不……不成了啊……啊……噢啊……啊~~~」,最後在他達到潮後,終于忍不注射進她的小穴里。

那天我在自從與陳太太在他家作愛之後,我們每星期都會去汽車旅館,享受短暫的性愛,期間有一次與她們夫妻一起去SPA ,當我們在享受SPA 時,她要老公去游泳,讓我們有機會一起到二樓休息室偷情,那天我做的好刺激,也很舒服,她也三次高潮,做愛後我跟她說︰我希望能在老公旁邊與她做愛,她說︰她會安排等到陳太太她老公生日那天,約我去她家吃飯,在她家與幾位鄰居一起聊天,她在廚房里忙著作菜招待我們,我利用機會到廚房里跟她說︰我好想今天能在她老公旁邊跟她做愛,她沒說好或不好,在吃飯的時候,她老公很高興,喝了好多酒醉到在客廳,她利用機會要求我幫她扶她老公上床,我幫她扶老公上三樓她們寢室,就迫不及待的與她擁吻,她也積極回應我,我在老公旁邊把她的衣服一件件脫去,一邊拿她老公的手摸她奶子,一邊要求她幫我口交,她好興奮,最後她忍不住要我插進小穴里,我就要她趴著,看著她老公從後面給我進去,我一面看她老公在床上睡的跟豬一樣,一邊听她叫聲,好刺激,我做了大約十五分鐘,忍不住要他用口來接我射出來的精子,她張開嘴巴把我弟弟的精液舔的好干淨呢自從在她老公面前插過她,有兩個星期沒與陳太太好好的溫存愛愛了,今天我放假在家休息,發現她好像也沒上班在家,想想已經好久沒好好玩她的小穴了,于是到她家按了下門鈴。

我到了她家客廳聊天,她抱怨我好久都不理她,我沒打算多說話,我雙手伸入陳太太低開的衣領里蕾絲的奶罩內,一把握住兩,顆豐滿渾圓富有彈性的乳房又摸又揉的,她身體像觸電似的顫抖。

我粗魯的脫去了她的上衣、奶罩,見到她那雪白豐滿成熟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來,我一手揉弄著乳房,一手伸進她的短裙,隔著三角褲撫摸著小穴,陰唇被我愛撫得十分熾熱難受,流出許多透明的淫水,把內褲弄濕了,此時把她的三角褲褪到膝邊,用手撥弄那已突起的陰核,陳太太嬌軀不斷的扭動,小嘴頻頻發出些輕微的呻吟聲。

陳太太邊呻吟,邊用手拉開我褲子拉鏈,將硬挺的肉棒握住套弄著,她雙眼中充滿著情欲,我一把將她的軀體抱了起來就往房間床方向移動,輕輕的放在床上,我先把自己的衣褲脫得精光後撲向她半裸的身體,愛撫玩弄一陣之後,再把她的短裙及三角褲全部脫了,我將她雪白的玉腿分開,用嘴先親吻那穴口,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陰唇,用牙齒輕咬陰核,我用勁吸吮咬舔著濕潤的穴肉,陳太太的小穴一股熱燙的淫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她全身陣陣顫動,彎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令小穴更為高凸,讓我更徹底的舔食她的淫水,她已被我舔得情欲高漲了,于是我將弟弟送進她的小穴,陳太太太久沒讓我進去及如此銷魂的技巧,被我這陣陣的猛插猛抽,直爽得粉臉狂擺,秀發亂飛,渾身顫抖般的淫聲浪叫著。

我家住在沈陽市大東區東面的一個小區,這里還是一片平房,現在沈陽的平房已經不多見了,我家的這片平房應該算是沈陽最後幾個棚戶區之一。

听人說這里再過個一年半載的也該快動遷了,到時候政府會給一筆錢讓住戶直接自己買樓房,這片平房的人大多數盼動遷都盼得眼楮快紅了,有的人家早已打好了算盤,先看好哪個樓盤,交訂金買下來,裝修好先住進去,等平房拆了,動遷費一下來馬上付余款。

也是,住了半輩子平房了,誰不想享受舒服的樓房啊?所以現在這片平房里已經沒有幾家有人住了,大部分的房子都搬光了家當空著,有的便出租給一些外地打工仔、民工什麼的。

我家的房子地處棚戶區的後部,再往後幾排房子就是一個工廠的高牆,我家的位置比較安靜,不像其它位置那樣一天到晚鬧個沒完,相當于這里的“風水寶地”了。

在我家房子的左邊和右邊都是空的,想是鄰居已經搬走,而空房子一時間還沒有租出去的緣故。

再往旁邊有幾家還有人在住,但也是有人的少,空著的多。

現在正值盛夏,我爸出差兩個多月了,我媽媽也去我姨家商量在她家附近買一間樓的事了,這幾天一直都是我自己住,由于左右基本上都屬于“無人區”,我的一些狐朋狗友經常三五成群的來我這里打麻將、撲克,通宵喝酒。

一天晚上正和幾個朋友在右邊的房子里喝酒,這些房子因為沒什麼家當所以也沒有鎖門,這間房子比較寬敞,所以我選擇了在這聚會。

正喝著興起呢,一個中年少婦走了進來,大叫道︰“這個小子,在這兒反天了呀!”嚇了我們幾個朋友一跳,我定楮一看,卻原來是右邊第四家的吳姐。

我笑說︰“吳姐你嚇死我們了,只是我的幾個同學聚一下,你要不要也來喝一杯?”這少婦其實已經38歲,孩子也都上初一了,不過由于她天生漂亮,年輕,再加上保養的不錯,所以快四十的女人了,皮膚還是白嫩光滑,她個子高挑,身材火辣,一對豐滿的乳房挺立在淺蘭色的短袖衫下,顯得十分明顯。

下穿黑色絲綢緊身散腿褲,更顯出圓潤的大屁股和修長健美的雙腿,腳穿一雙高跟的白色涼鞋,渾身上下有一股成熟女人的性感味道。

吳姐笑了,說︰“你得了吧,我可不喝。

我這酒量你還不知道?半瓶就倒了。

我也是睡不著覺,出來閑溜達溜達。

你們慢慢喝吧。”

我的幾個朋友都喝得臉紅舌頭直了,看見這麼個風韻騷然的大娘們都有點興奮,一起的起哄說︰“大姐進來喝一杯啊,進來喝一杯啊!”吳姐格格地笑著跑開了。

我的一個朋友老林斜著眼楮對我說︰“我說老兄,就你家這破平房里,也有這麼好的貨色啊,哈哈!”我點頭稱是。

另一個朋友老金打著飽嗝,直著舌頭說︰“這娘們兒在哪家住啊?也太騷了啊,那對大奶子,我操,讓我摸一下死了都行!”又一人道︰“我一看她雞巴就硬了,差點兒射了!”我哈哈大笑說︰“你們幾個至于嗎!不過這吳姐確實不錯。

都快四十的人了,體型還是這麼正點。

有一次她在屋里洗澡,讓我從窗簾縫里看見了,只有一個背影。

那大屁股,又圓又白,大腿還直,屁股縫里黑乎乎一片,還有一個肉包兒,老他媽好了!”這幾個家伙都是性情中人,一听完都硬得不得了,連忙說︰“我靠,是嗎?還有什麼事,再給我們講講!快!”我笑著說︰“別的也沒什麼了,她老公是開運輸車的,經常往外地跑車,一去就是半個多月,她兒子平時老在奶奶家住,就她自己在家,我估計也是悶騷型的,有一次我去她家借碟看,見她自己在家。

我為了試試她,在蹲下站起來的時候順勢捏了她大腿一下,她那時穿個短裙,大腿根都露著,我一捏她腿她像過電了似的避開,一臉的怒氣,瞪了我半天,不過還好沒罵我什麼。

哈哈。”

幾人也大笑起來,催我再講點關于她的妙事,我實在拗不過,就沒話找話題,說︰“有一次還是兩年多前,她和隔壁王大嬸閑嘮嗑,說自己有個毛病,就是睡覺太死,一睡著了就什麼聲音都听不著,什麼打雷,下雨,別人說話啊什麼的,一概充耳不聞。

有時候她老公半夜從外地回家,開門回家脫衣上床,她都不知道,半夜上廁所起來,才發現老公回來了。”

大家听了,更是哄笑起來,老金說︰“那好啊!典型的被迷奸型!今晚咱們就不走了,等她一睡著了,咱哥幾個就一起上,挨個干她個騷逼!”大家起哄著說好。

我怕這群家伙酒喝多了真鬧出什麼事來,一看表已經十點多了,便強行讓他們散局回家,這些人正在興頭上,說什麼也不肯走,被我連推帶嚇唬的攆出了胡同。

收拾完桌子,我也有些昏沉沉的,不過天氣實在是太熱了,根本睡不著覺,于是切了半個西瓜,坐在屋外的窗戶台上,邊吃西瓜解酒,邊看遠處大樓頂上的美女霓虹燈。

看著看著,忽然從心里冒出一個念頭來︰既然吳姐有睡覺沉的毛病,她老公又不在家,附近又幾乎沒人,我何不趁此機會,去她家……看看?這念頭一冒出來,馬上被理智打消了,這可是挺危險的啊!一旦被她發現了,說不定去告訴我媽,和她老公說我要非禮她,那可就完了。

于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狠吃了幾口西瓜,準備回床睡覺。

忽然听見右邊不遠處傳來開門的聲音,我抬頭一看,只見一個白花花的人影從屋里出來,卻正是吳姐,她只穿著一條白色的內褲和胸罩,正將一桶水倒在下水井里,又進了屋。

我的呼吸不禁急促起來,心跳也加快了,褲襠下面的東西也開始充血腫脹。

我心想︰反正四下無人,我去偷看看,吃不到肉,看看風景也是好的,不讓她發現就是了。

于是我鬼使神差地走向她家。

在她家窗戶下,我蹲下身子,慢慢地靠近窗簾,從窗簾的縫向里看。

她家的格局很簡單,大門里面廚房和臥室並排挨著,臥室和廳只隔一道牆,廳則與外面窗戶相連,從窗外便可以看到臥室外面的牆,牆上也有一扇窗,玻璃窗大開,臥室的門也開著,一看就能看到臥室里面。

只是屋里沒開燈,她又躺在床上,什麼也看不見。

我看了半響,什麼也沒有,覺得十分無趣,剛要起身回去,听見屋里有細微的動靜,我忙趴在窗簾縫向里努力地看,她的床是床尾朝外,起身時她的正面正好沖著我,只見吳姐從床上坐了起來,先脫下了胸罩,又曲起腿脫掉了內褲,又躺了下來。

原來她嫌熱,索性脫光了衣服裸睡。

不一會兒,就听見了她均勻的呼吸聲。

我心里像被貓撓著一樣的癢癢,大著膽子去輕輕推她的房門,大門閂著推不開,我又去推窗戶,不想咯的一聲輕響,窗戶居然被推開了一道細縫,原來窗戶並沒有閂,我心中狂跳,一看她並沒有動靜,心想︰她自己說睡覺太沉,連打雷都听不見,可別趕上我背運,出聲讓她給听見了。

我慢慢將窗戶推開有一尺來寬的縫,伸進手去將窗簾拉開,再將半邊窗戶推開,然後我先坐在窗台上,再慢慢地將雙腿邁進去,窗戶里面並沒有什麼礙事的什麼,很輕松的我就進了屋子。

里面的呼吸聲仍然均勻,顯然並沒有醒。

我心中狂喜,再慢慢的將窗戶關上,順手拉上窗簾,貓著腰走進臥室里。

臥室里擺著一張桌子,還有一張大號的席夢思床,想是兩口子在這張床上不知搞了多少回好事,吳姐全身赤裸側躺在床上,面朝牆里。

屋外的月光照進屋內,依稀可見她滿頭長發散在枕頭上,光滑的胳膊,細細的蠻腰和肥大的屁股,修長的雙腿,連成了一個起伏美妙的曲線,十分的好看,我慢慢走過去,湊近她的臉,只見她閉著眼楮,均勻地喘著氣,顯是睡得正香。

我心跳得十分厲害,生怕她忽然睜開眼楮醒過來,發現了我再大聲叫,那樣我就完了。

想起她和鄰居二嬸說的話,心道︰何不先試一試她。

于是我慢慢伸出手,輕輕貼在她正對著外面的大屁股上,她的大屁股又白又嫩,而且手感柔軟,溫熱滑膩,不禁令我渾身顫抖,像過了電一樣。

我的手就這麼放在她的屁股上不敢動彈,臉上發熱,跟做賊了似的,不過她還是沉沉的睡著,好像真的沒什麼反應,我心中高興,忽然她一翻身,我嚇的差點蹦起來,心想完了,第一個念頭就是跑!剛跑出幾步回頭一看,只見吳姐抿了抿嘴,仰臥在床上,居然輕輕的打起了呼嚕。

我定在地上,看著她足有一分鐘,她還是睡著,並沒有醒過來的意思。

原來她只是在睡夢中翻了個身而已。

我又慢慢地走了回來,坐在床邊,她平躺在床上,豐滿的身體完全展現在我的眼前。

只見她的一對乳房挺立在胸前,圓潤飽滿,乳頭紅嫩得象一顆熟透了的葡萄,微微凸起的小腹,並不象其它中年女人那樣的鼓,胯間黑黑的,看不見什麼東西,但是兩條修長的大腿根處有一個縫隙,中間似乎有個小肉饅頭一樣,听人說女人胯間腿縫大的是經常做愛,大張雙腿造成的,我的心砰砰亂跳地低下頭,舔了她的乳頭一下,見她沒有反應,便大膽地雙手捏住她的乳房輕輕揉捏起來,這對乳房又柔軟又有彈性,雖然有些松弛和下垂,但總體的手感還是十分的好。

我見她還是沉沉地睡著,便完全放開了,放肆地吻在她的嘴上,她輕輕的呼吸吹在我的臉上,真是十分的刺激,我將舌頭伸進她嘴里,她輕輕的唔了一聲,我又大膽地用舌頭攪著她的舌頭,貪婪地吸吮著她的香津,又吻又吃的搞了半天,她也沒有醒來的意思。

這下我可完全的解放自己的神經了,先脫下自己身上僅穿的一條短褲,跨在她身上,雙手把她的乳房輕輕擠住,將脹得像個特大號香腸似的雞巴夾在她的雙乳之間玩起了乳交,抽插了幾十下,我又跪在她兩腿間,將她雙腿曲起分開,埋頭到她的胯間去舔她的陰唇。

她的陰毛很多,就像個原始森林一樣,不過肥厚的大陰唇還是明顯的被我的手指摸到,我貪婪地舔咬著她的陰阜,大陰唇,小陰唇和陰道,就像好幾天沒吃過東西的餓狼一樣,這時,我听見吳姐發出了輕輕的呻吟聲,開始我還以為自己听錯了,不過在我舔她的陰唇的時候,她的的確確是在呻吟!哈哈,我才知道雖然她沒有醒,可是身體卻被我的調情刺激而自然的生出了反應,不僅如此,她的陰道還開始流出了蜜液。

那我還等什麼呢?我跪在她腿間,將她雙腿抬起放在我的胸前,把我那硬如鐵棒似的雞巴抵在她的陰道口上,“滋”地一下就插了進去。

她的陰道又熱又緊,還滑膩無比,我整個人就像要飛上天了一樣,我氣喘吁吁地搞著她的陰道,她不自主的呻吟聲越來越明顯,雖然只是嗯嗯、哼哼之類的聲音,但在這種環境下卻有另外一種刺激的感受。

我抱著她的雙腿,賣力地干著她,她下身的淫水越流越多,我抽出雞巴來,側過她的身子變成俯臥在床,我則趴在她的背上,從她屁股後面插進她的臀縫里,開始搞她。

這個姿勢一直是我最喜歡的姿勢之一,也能更深入地插入到女性的陰道深處,我雙手抓著她的手背,胯間啪啪地拍著她的屁股,大雞巴一進一出地搞著她的陰戶,我的嘴也沒閑著,輕輕地咬著她的耳垂和脖子,本來我還想再換幾個姿勢,可是這種偷情實在是太刺激了,我腰間一酸,馬眼一松,大股大股新鮮熱辣的精液噴射進了她的體內。

我渾身都是汗,氣喘如牛的射盡了最後一滴精液之後,趕快抽出雞巴,精液馬上從她的體下流了出來,我順手從床頭櫃上拿過一包紙巾將床上的精液擦淨,她依然是躺在床上,喘著氣,也不知是醒了還是依然睡著,我不敢多呆一分鐘,忙拿過自己的短褲,也沒敢穿上,一溜煙地打開窗戶跳了出去,關好窗子回到自己的屋中躺下。

等我喘勻了氣,心想她家窗戶的窗簾我好像沒有拉上,等早上起來被她發現的話說不定會懷疑到我。

于是我又爬起來走到她家窗戶下,剛要推開窗戶,透過玻璃依稀看見窗內吳姐已經坐起身子,一面用手整理亂發,一面用毛巾在擦臉,我嚇得忙滾回了屋里,關上門和窗,大氣也沒敢出,就在連驚帶嚇中悶睡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天剛放亮,我正好醒過來,去外面水井處洗了把臉,這時院子里還空無一人,我剛要擦臉,便見吳姐穿著一件白色真絲的連衣裙,手拿一個塑料臉盆向水井走來,我的心又狂跳起來,強裝著什麼事也沒有似的擦臉,吳姐的這件連衣裙十分的合身,更突顯出了她曼妙的身材來。

她來到水龍頭邊,將臉盆放在龍頭下接水,一面斜眼看著我。

我心里有鬼,眼神慌亂地看了她一眼又避開。

她一面用梳子梳頭,淡淡地說︰“小子,你說我的這件裙子好看不?”我連忙回答說︰“好看啊,真的很好看。”

她又說︰“那我不穿衣服時好看不?”我差點沒坐在地上,抬頭一看,吳姐杏眼帶電地直瞪著我,我支支唔唔地說︰“吳姐你真能逗,不穿衣服我……我哪敢看啊?”她笑了,一甩秀發,我清楚地看見她脖子上有兩個暗紅色的唇印,不用說,一定是昨晚我咬的了。

我低下頭,裝著擦臉,她看了看四周無人,忽然低下頭,輕輕地對我說︰“昨晚我真的好舒服。”

我的心差點跳了出來,抬頭見吳姐媚眼如絲,笑意吟吟地看著我。

我說︰“吳姐……姐……,我……我……”她抿嘴笑了,說︰“你太壞,幸好你姐夫出門,院里住的人又不多,要不被他們看見唇印,你和我都不好。”

我臉紅了,說︰“姐姐,是我不好。”

吳姐說︰“我不怪你。

今晚十二點,你還從窗子進來。

我等你。

小壞蛋。”

說完,她端著水盆轉身走了。

我看著她渾圓的屁股包裹在真絲裙子下,隨著她的走步一扭一扭地十分性感,像做了夢一樣。

回屋後一掐大腿很疼,說明不是夢,一股甜蜜的感覺包圍了整個身體,霎時間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當晚不用多說,我自然是準時來到了吳姐家,這一次則跟昨天又不同了,完全是兩情相悅的肉體交融,完全放縱的發泄,隨心所欲的變換姿勢,瘋狂得幾乎變態的性交,一起達到的高潮,一個多小時的原始大戰,令我終生難忘。

好日子一直持續了十幾天,直到吳姐的老公回了家,然後她們就搬出了棚戶區,至于搬到了哪里,我也沒敢問,也不知道。

過了一陣子我家也搬走了,住上新樓的感覺很好,只是幾年後,每當想起和吳姐的那十幾天性愛銷魂的日子,心底總有一股淡淡的傷感。

有時在街上看見漂亮的中年女性的好看的大屁股,不由得就會想起吳姐來。

【完】


喜歡就讚一下!!!
0 0

Tags: , , , , , , , , , , , , ,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初夜的故事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我老婆的趣事
公車遇少婦
麵攤老闆娘
學美術的悠悠
意外的一天
女兒小薇
妻子的外甥女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熱門小說:
獻給爸媽的最好禮物
我與兼職熟女的故事
我的隔壁是空嫂
小杏的亂倫生涯
淫賤的啦啦隊隊長
小少爺和他的後媽們
淫蕩的乾媽
喜歡偷情的女人
我和已婚少婦的性事
刺激的換妻